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三百八十二章 長毛之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三百八十二章 長毛之友字體大小: A+
     

    攻打大沽口的失敗本來就讓楊元清顏面掃地,再當得知石達開屯軍軍糧城其實是個假消息之後,楊元清更是羞慚萬分,太平軍全軍上下也無不質疑楊元清的統帥能力,暗中大罵楊元清愚蠢無能者不在少數。

    還好,託僧王爺及時救援的福,太平軍這一戰損失還不算太大,最爲關鍵的蒸汽炮船艦隊也還有一戰之力,同時強烈要求儘快進兵的太平軍老將朱錫琨也可以替楊秀清背鍋,所以楊元清也沒客氣,馬上就把中計上當導致戰敗的責任全部推給朱錫琨,當衆把朱錫坤重打了一百軍棍就算了結此事。

    再接着,帶着艦隊撤回到了祁口母豬港之後,楊元清當然是馬上派人尋找和聯絡石達開軍。然而很遺憾,因爲清軍的嚴密封鎖,還有太平軍不得直隸百姓支持的緣故,楊元清僅僅只是探得石達開軍西進到了直隸腹地,卻始終無法與石達開取得聯絡,所以楊元清也就只能是在母豬港一邊破口大罵石達開,一邊靠着不多的隨軍糧食等待石達開東進會合。

    與此同時,雖然石達開軍的軍糧不足問題仍然沒有完全解決,也無法得知楊元清軍的準確情報,但是推算時間估計楊元清肯定已經到了,石達開軍也已經在有意識的向東轉移,一邊全力收集糧草,一邊儘量收集關於楊元清軍的情報。結果也還算走運,李開芳所部的太平軍騎兵無意中截到了一道清軍公文,讓石達開知道了楊元清目前正屯兵母豬港的消息,然後石達開也毫不遲疑,馬上就帶着主力從安州趕來母豬港與會合。

    石達開的向東移動當然讓滿清朝廷萬分恐慌,在沒能用駱秉章的計策重創太平軍水師的前提下,滿清朝廷當然不願看到石達開與楊元清會師一處。所以慈安、慈禧和鬼子六也沒猶豫,馬上就抽調僧王爺的滿蒙騎兵南下,任命僧王爺爲欽差大臣負責主持全局,阻攔石達開與楊元清會師。

    所以輪到咱們才智卓越的僧王爺大顯身手了,帶着萬餘騎兵纔剛開始南下,僧王爺馬上就以前敵總指揮的身份下令,要求勝保率領騎兵迂迴到前方正面攔截石達開主力,爲山東新軍和直隸清軍陳國瑞部迂迴到石達開前方爭取時間,然後三支軍隊聯手攔截,等自己率軍趕到,再和石達開打一場正面決戰。

    “僧格林沁,我操你孃的十八代祖宗!你到底會不會打仗?叫老子的騎兵打陣地戰正面攔截,你叫老子怎麼攔?下馬挖工事攔截?還是正面衝擊長毛的主力大隊攔截?”

    僧王爺的高明指揮差點沒讓勝保將軍氣昏過去,然而沒辦法,僧王爺現在是欽差大臣全軍主帥,敗保將軍在和吳超越穿一條褲子時又把僧王爺得罪得不淺,如果敢抗命只會白白給僧王爺乘機行軍法的機會。所以勝保別無選擇,只能是放棄駱秉章指點的尾隨騷擾戰術,全速迂迴到石達開的前方,與石達開正面交戰。

    “清妖騎兵腦袋進水了?敢搶到我軍前方正面攔截?這不是給本王送人頭麼?!”

    與勝保將軍完全相反,石達開倒是對僧王爺的這個戰術高舉雙手支持,歡呼過後,一直逮不到野戰機會的石達開毫不客氣,馬上就指揮軍隊向勝保用騎兵組建的防禦陣地發起進攻,勝保將軍別無選擇,只能是硬着頭皮指揮所部騎兵正面衝擊,妄圖擊潰太平軍的步兵,完成僧王爺交代的任務。

    激戰的結果是勝保將軍欲哭無淚,他麾下的六千多軍隊雖然全部是騎兵,卻還沒有換裝先進武器,同時又不擅長打近身白刃戰,只能是拿着原始火繩槍衝近五六十米內輪流開槍,結果自然被石達開軍大量裝備的米尼槍、卡賓槍和遂發槍打得死傷慘重,抽得滿地找牙,白白死傷大量的寶貴騎兵,卻仍然擋不住太平軍步兵的緩緩推進。

    更慘的還在後面,激戰了大半天之後,瞄準了勝保軍騎兵戰馬體力下降和輪換作戰軍隊時出現些許混亂的機會,石達開一聲令下,李開芳所部的兩千餘太平軍騎兵立即發起衝鋒,從側翼突襲出現混亂的清軍騎兵隊伍,還全都是隻開一槍就換上馬刀,衝入清軍騎兵人羣中打白刃戰。

    太平軍的整體素質確實在下降,蛻化嚴重的清軍也的確在實戰中逐漸的重新復甦,然而不管如何的此消彼長,在近身打白刃戰這個方面,太平軍仍然還是明顯勝過清軍許多,所以很快的,想要擊潰太平軍的勝保將軍就反過來被太平軍給擊潰了,大罵着僧王爺的瞎指揮狼狽而逃了。

    不過勝保將軍倒也不是白辛苦,靠着清軍騎兵的阻攔遲滯,清軍步兵也追到了太平軍主力的背後,不知道清軍意圖的石達開也一度準備掉頭迎戰,然而謀士張遂謀卻提醒道:“翼王,如果清妖象以前一樣,一打就跑怎麼辦?與其浪費時間,倒不如讓騎兵殿後,全軍繼續東進,先和楊國宗會師再說。”

    石達開很明智的採納了張遂謀的建議,結果就無意中買到了雙色球的頭獎——與石達開仇視似海的山東新軍不敢違抗僧王爺的鈞旨,被迫全速前進,迂迴到石達開的前方正面攔截。再然後,石達開當然是紅着眼睛大吼,“擊針槍隊,上!給老子報仇!報仇!”

    輪到率領山東新軍的張國樑和袁保恆欲哭無淚了,山東新軍裝備的裏治步槍雖然是膛線槍,射擊精度比擊針槍高,使用的庫利科夫子彈也在造型上比擊針槍的橄欖形彈頭先進,然而卻因爲是前裝槍的緣故,在射速上被擊針槍甩開了十八條街,線形戰術火槍對射,純粹是給太平軍送人頭刷經驗!

    激戰中,太平軍將士只是排成兩排橫隊輪流開槍射擊,火力上就把使用三段射的山東新軍完全壓制,很多山東新軍的將士都只獲得一次開槍的機會,就被太平軍的擊針槍密集火力放倒,無數山東新軍的士兵在裝火藥時就被太平軍的擊針槍打中,更多的山東新軍將士在保持站姿用特製棍棒推送子彈時被太平軍士兵打死。心願得償的石達開放聲狂笑,張國樑和袁保恆卻是流着眼淚不斷問候僧王爺的孃親。

    最後,在陣亡了八百餘人之後,山東新軍連衝鋒都不敢發起,直接就撤退逃跑,李開芳大笑着率領太平軍騎兵發起衝鋒追擊,瘋狂砍殺奔跑中無法裝填彈藥的山東新軍,無師自通的使出目前西方軍隊流行的變形版砧錘戰術,直接殺潰了山東新軍。也逼得勝保只能是趕緊帶着清軍騎兵過來掩護山東新軍逃命,又被迫和李開芳打了一場清軍騎兵最不擅長的近身白刃戰。

    被僧王爺坑慘了的還有直隸清軍陳國瑞部,雖然石達開的重點主攻目標是老仇人山東新軍,負責對付他們的是太平軍李世賢部,壓力比較小,然而看到山東新軍潰敗之後,軍心受到影響的陳國瑞部也很快被李世賢,同樣損失不小。

    事後,通過審問俘虜得知了清軍突然發瘋打野戰的原因後,從來沒信過拜上帝教的石達開第一件事就是對天禱告,跪求天父以他的無上神力保佑,讓僧王爺永遠擔任清軍主帥,讓滿清朝廷最好是把京城清軍也劃歸太平軍的好朋友僧王爺指揮。

    還是與石達開完全相反,勝保、張國樑和袁保恆等人卻是流着眼淚用鮮血寫了一道摺子,強烈要求滿清朝廷撤換僧王爺,另換一個靠譜點的主帥。

    託了僧王爺的福,幸運重創了一直陰魂不散的勝保軍和山東新軍之後,壓力大減的太平軍東進速度立即大爲提高,前前後後總共只用了三天時間,就從保定府東進到了天津府境內。最後還是因爲僧王爺親自率軍攔住道路,石達開軍才被迫在運河西岸停住腳步,與僧王爺的大軍對峙於唐官屯,勝保和張國樑等人尾隨而來,屯兵在太平軍背後。

    這時,滿清朝廷也對勝保等人的血書給出了答覆,然而對勝保等人來說很遺憾——考慮到僧王爺的高貴血統和他在祺祥政變中立下的汗馬功勞,慈安、慈禧和鬼子六等人決定給僧王爺最後一個機會,仍然還是讓僧王爺繼續擔任直隸剿匪戰事的總司令,準備等打完了唐官屯這一戰再說。

    “沒辦法了,看來是絕對攔不住長毛會師了,只希望我們運氣好點,別被長毛把腦袋砍去當夜壺用。”

    勝保、張國樑、袁保恆和陳國瑞等清軍將領都是這麼認定,可是沒辦法,在被滿清奴化政策徹底洗腦的情況下,勝保等人還是隻能乖乖的接受僧王爺的指揮調遣,聽從僧王爺的號令行事。

    還別說,僧王爺對於唐官屯會戰的戰術安排其實還相當靠譜——針對石達開急於東進與楊元清會戰這一點,僧王爺決定採取半渡而擊的戰術計劃,故意先讓一部份太平軍越過運河,然後出動滿蒙騎兵突襲,逼迫太平軍不斷過河救援,待太平軍的後隊空虛之後,再讓山東新軍從背後正面,勝保和陳國瑞從兩翼一起衝鋒,四面合擊太平軍。然而……

    然而僧王爺卻忘了一件事,運河不是長江和黃河,甚至不是水流有急有緩的普通河流,而是水流平緩的人工河,處處都適合橫渡。同時還是因爲黃河改道而水量大減的廢棄運河!所以……

    所以,當太平軍將士在石達開的指揮下,將大量的土石沙包扔進運河填平河段的時候,僧王爺就傻了眼睛了,“直接填河造路?!石達開這個泥腿蠻子,居然能想出這樣的辦法?!”

    再次感謝僧王爺,爲了阻攔太平軍填河造路,僧王爺派出了他麾下的滿蒙騎兵跑到運河岸邊開槍,和太平軍打遠距離對射戰,結果不但主動暴露了他的軍隊已經大量裝備西方武器的重要情況,還給了太平軍步兵在不必擔心遭到騎兵突襲的情況下盡情射擊的機會——拿步兵換騎兵,石達開當然是一百個樂意,一萬個願意。

    事還沒完,僧王爺又很快發現,他心愛的滿蒙勇士竟然連火槍對射都幹不過太平軍——雖然不是象吳軍狙擊手那樣經過嚴格訓練,然而經過多年的實戰鍛鍊之後,太平軍隊伍裏還是涌現出不少的神槍手和熟練射手,槍法射技甩過僧王爺麾下那些養尊處優的滿蒙大爺八條街都不止,再加上僧王爺看不上吳軍和太平軍這些土包子喜歡修築的地堡羊馬牆,清軍騎兵缺乏土石掩護擋槍……

    所以隔河對射,僧王爺仍然還是在給石達開送人頭。

    如同爆豆一般的連綿槍聲中,輪流衝鋒上前開槍的清軍騎兵就象當初的八里橋之戰一樣,接連不斷的被太平軍的火槍放倒打翻,人喊馬嘶,嚎叫不絕。而他們在衝鋒中打出的槍子不是偏出目標十萬八千里,就是打在地面、河裏和天上,對躲在土石沙包後開槍的太平軍將士幾無任何威脅。石達開和太平軍衆將個個眉開眼笑,太平軍士兵也是驚喜萬分,沒有一個人不在感激運河對岸指揮清軍作戰的僧王爺。

    不過也沒多大關係,僧王爺還有充足炮灰可以用,一聲令下之後,勝保、張國樑和陳國瑞等清軍將領也只好流着眼淚再次向太平軍陣地發起進攻,被迫和實力超過自己的太平軍主力打野外決戰。

    然後很自然的,石達開又拿擊針槍隊替自己狠狠出了一口惡氣,再次教訓了曾經讓自己灰頭土臉的山東新軍;曾立昌則用子彈加刺刀迎接勝保將軍,讓勝保將軍又一次碰了一個頭破血流;可憐的陳國瑞陳總兵則被太平軍柿子揀軟的捏,先是被韋俊踩在地上盡情摩擦,然後又被李開芳攆着屁股跑。

    唐官屯會戰的結果是清軍四路合圍,四路潰敗——用土石沙包填平了運河之後,大步過河的太平軍且走且戰,接連多次擊退僧王爺的衝鋒射擊,幾乎是大搖大擺的向東挺進。等得心頭冒火的楊元清也派軍隊西進接應,和石達開聯手讓僧王爺知道了死字怎麼寫。

    勝利在母豬港會師之後,海陸兩路的太平軍當然是歡聲如雷,士氣大振,然而讓石達開萬萬沒有料到的是,當太平軍將士還在持續歡呼的時候,楊元清就已經拿出了楊秀清的東王詔書,迫不及待的宣佈了他對石達開軍的節制指揮權。

    聽完了楊元清朗讀的楊秀清詔書之後,石達開臉上的肌肉抽搐了許久才平息下來,無比勉強的叩首接旨,然後石達開又在心裏說道:“算我還楊阿秀的人情,誰叫上次山東大敗之後,楊阿秀幫了我那麼多,又是給我軍隊又是給我彈藥武器。也但願楊元清爭氣點,千萬別浪費了我好不容易打出來的有利局勢。”

    太平軍更換了指揮大腦,清軍也換了,唐官屯之戰結束後纔過去兩天,吳超越的老上司官文就帶着滿清朝廷的聖旨匆匆趕到了唐官屯,當着清軍衆將的面向太平軍的恩人僧格林沁僧王爺朗讀道……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欽差大臣、科爾沁郡王僧格林沁,才堪大用,正可報效國家,邃料竟患足疾,步履維艱,難勝職任,着即調回京城休養,以示體惜。所部兵馬即刻移歸領侍衛內大臣官文統率,節制各路兵馬之權亦一併移交。欽此。”

    “臣僧格林沁領旨謝恩,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飛快謝完了恩,患了足疾的僧王爺鐵青着臉衝出大帳了,腳步速度還比說話速度更加飛快。張國樑、勝保和袁保恆等人卻是眼淚汪汪,一起向拿着聖旨的官文連連磕頭,泣不成聲,“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諸位將軍快快請起,今後我可就要什麼都仰仗你們了,你們放心,我一定會尊重你們的意見,絕對不會瞎指揮亂打仗,也絕對不會再讓你們受半點委屈。”



    上一頁 ←    → 下一頁

    猛卒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盜墓筆記續9飛升之後Boss兇猛:老公,喂
    賊警網游之劍逝我的專屬夢境游戲獵寶計劃:特寵追妻一加功夫聖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