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三百七十四章 授敵以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三百七十四章 授敵以計字體大小: A+
     

    文言文和歷史課一樣的稀爛,吳超越親筆寫給大侄女慈禧的書信當然是半文半白,還用上了剛傳入中國不久的標點符號,全文如下:

    “罪臣湖廣兩江總督吳超越百拜西太后,太后千歲千歲千千歲,叩首,並請祺祥皇帝安,並斗膽叩請太后代罪臣向醇王福晉問安。

    西太后,前番罪臣冒昧寄書,始終未見迴音,又聽聞西太后你與東太后聯名頒詔,明文宣誓有提及與罪臣言和者立斬,罪臣便立即明白,知道太后你與東太后定然是被奕訢、僧格林沁等亂臣賊子脅迫,爲祺祥皇帝的性命安全着想,不得已而被迫頒佈該詔。

    奕訢與僧格林沁等逆賊欺君犯上,罪不容誅,待罪臣親自提兵北上、殺入京城勤王救駕之時,定當將這些逆賊凌遲處死,挫骨揚灰,爲祺祥皇帝與兩位太后報仇雪恥!

    西太后,臣絕無反心,興兵討逆完全是被奕訢、僧格林沁與綿愉等逆賊逼迫,不得已而爲之。臣亦絕無排滿排蒙之意,起兵之後,臣不但仍然任用滿蒙文武官員,還一直努力約束部下,禁止濫殺滿蒙旗人,荊州之事,完全是荊州將軍綿洵受奕訢等逆賊指使,殘害屠殺荊州各族百姓,激發百姓報復,當時若非臣之部下救援,荊州旗人定然無一倖免。奕訢等逆賊爲求富貴權勢,不惜犧牲荊州全城旗人污衊罪臣反滿屠滿,罪惡罄竹難書,望西太后明查。

    西太后,臣此前曾經斗膽向你提出過三個罷兵臣服的條件將永遠生效,無論何時何地,太后你與東太后只要願意,隨時都可以派人來與罪臣談判,或者也可以讓罪臣派人前往京城談判。

    臣也知道太后你與東太后的苦衷,知道京畿與直隸兵權盡被奕訢等逆賊掌握,你們若是同意談判,奕訢等逆賊定然會狗急跳牆再次發動政變,甚至有可能殺害兩宮太后與祺祥皇帝,篡位登基。所以臣絕不敢強求兩位太后立即給出答覆,也請兩位太后慎保貴體,待時機成熟之時,再與罪臣聯絡不遲。

    太后,臣深知篡權諸賊之中以奕訢爲首,諸賊之中最奸狡最狠毒的逆賊也正是奕訢,奕訢慶父不死,大清國難未已!若能先誅奕訢,篡權諸賊便將羣龍無首,覆手可滅!

    若兩位太后有意誅殺此賊,臣有一計可斬奕訢,據臣所知,羅剎國狼子野心,早有吞併大清東北與西北之意,奕訢逆賊也久蓄出賣大清疆土自保之心。既如此,兩位太后不妨故意使奕訢向羅剎國借兵,奕訢逆賊定然替羅剎國爲虎作倀,逼迫朝割讓大清疆土,兩位太后便可乘機將奕訢削職奪權,另派朝臣向羅剎借兵。

    微臣敢斷言,兩位太后即便是在疆土上不做任何讓步,羅剎國在大清朝廷危難之際也定然出兵救援!屆時,奕訢逆賊賣國求榮的無恥面目昭然於天下,百姓憤怒,朝野震動,兩位太后再下詔賜死奕訢名正言順,奕訢縱然有心作亂,他的同黨幫兇也定然顧忌人心背離,不敢依從,擒殺奕訢,便可易如反掌!

    請西太后一定要相信罪臣的判斷,那怕大清朝廷不讓半寸土地,羅剎國也絕不會對大清朝廷見死不救!因爲罪臣已經斷然拒絕了羅剎國提出的一切無恥要求,太平天國的楊秀清也和羅剎國素無往來,並對羅剎國奪佔我大清外興安嶺土地一事恨之入骨,發誓必報此仇,羅剎國在大清已經只剩下你們這唯一選擇,爲了他們在遠東的利益,他們絕不會容許你們被太平天國消滅,只能是不惜代價的幫助你們抵禦楊秀清的進攻。

    打個粗俗的比方,羅剎國就好象一個來大清做生意的商人,大清的三家店鋪中,罪臣和楊秀清的店鋪都對他下了逐客令,他如果想買賣貨物,就只能是和太后你們這最後一家店鋪做生意。請太后你想想,羅剎國是否還會允許楊秀清砸掉你們這最後一家店鋪,讓他在大清再找不到做買賣的對象?

    所以太后,絕對用不着害怕羅剎國的要挾威脅,你甚至還可以反過來威脅羅剎國,就說羅剎國如果不借兵借武器,你們就讓軍隊對罪臣放下武器,讓罪臣進京接替奕訢逆賊主政!臣敢斷言,羅剎國絕不願也不敢讓這一情況出現!

    太后,罪臣真的是爲了大清的江山領土才說這麼多掏心窩子的話,罪臣也不怕奕訢逆賊借羅剎兵對付我,罪臣只是希望你與東太后千萬別被羅剎國和奕訢的威脅嚇倒,稀裏糊塗的讓出了大片疆土,那罪臣將來誅殺奕訢等賊之後,再想爲大清朝廷奪回北方領土,必然難如登天。

    太后,罪臣之心可昭日月,罪臣起兵勤王討逆,全爲誅殺奕訢與僧格林沁等篡權逆賊,絕無半點窺視帝位之意,望太后明查。此致,罪臣吳超越再拜。”

    文筆疏懶的吳超越難得親自提筆寫這麼長的書信,原因真不是吳超越想坑楊秀清,故意指點滿清朝廷如何向俄國人借兵對付太平軍。而是吳超越的確害怕政變集團腦袋進水,在沙俄的恐嚇威脅下又簽訂什麼賣國條約,把幾十上百萬平方公里的北方土地割讓給了沙俄,將來吳軍就算一統天下,再想把這些土地要回來肯定是難如登天——就好象外蒙一樣。所以吳超越只能是儘自己的最大努力,搶在太平軍還沒有和自己發起聯手北伐之前,給慈禧指點一下對付沙俄的辦法。

    當然,趙烈文和閻敬銘等人也對吳超越的這一做法十分擔心,擔心這麼做不但起不了阻攔作用,甚至還有可能收到反效果,讓滿清朝廷在談判桌上對沙俄做出更大讓步。吳超越卻頗有信心,說道:“放心,我那個大侄女很聰明,她就算懷疑我是在騙她和俄國人翻臉,也起碼會先試一試,試出了效果,她也就知道該怎麼做了。”

    …………

    被吳超越料中,文筆和書法同樣慘不忍睹的書信被桂祥送進宮後,慈禧雖然對吳超越在書信中的無恥狡辯和蠱惑嗤之以鼻,也非常懷疑吳超越寫這道書信是想騙她和沙俄翻臉,斷絕滿清朝廷目前唯一的外部援助。然而反覆看了幾次之後,慈禧卻還是多少有些動心,想試一試吳超越的建議——畢竟,東北的熊掌、猴頭菇和鰉魚都是慈禧飯桌上的常客,做爲晚清第一吃貨,慈禧即便不爲疆界領土着想,也要考慮一下自己的飯菜供應問題。

    也挺湊巧,吳超越在這道書信上並沒有起慈禧和慈安之間那些齷齪事,再加上慈安此前有過交代,慈禧盤算再三之後,還把吳超越這道書信交給了慈安觀看。結果慈安一看馬上就大爲動心,說道:“妹妹,吳超越這個逆賊說得挺有道理的,對羅剎人來說,現在想在大清做生意就只剩下我們這最後一家了,他們如果還想在大清做買賣,就絕對不會眼睜睜的看着我們被吳賊或者長毛打敗,那怕我們讓步不大,他們也會選擇出兵。”

    “怕就怕這是吳超越那個逆賊的詭計,騙我們主動和羅剎國斷交。”慈禧皺眉說道:“畢竟在和洋人打交道這方面,我們誰都沒他更精通。”

    “先試一試。”慈安提議道:“我們先在談判桌上強硬一些,然後看羅剎人的反應,他們如果真的象吳超越逆賊分析的一樣,那怕不要土地也會給我們幫忙,那我們就堅決不讓步。如果吳超越是騙我們,羅剎國的態度變得更強硬,那我們再重新掉頭也不遲。”

    “不能這麼試。”慈禧搖頭,說道:“我們現在有求於羅剎人,態度突然強硬了然後又被迫回去求他們,只會給羅剎人更加敲竹槓的機會,得用一個巧妙的辦法,既不激怒羅剎人,又可以摸清楚羅剎人對我們真正的態度。”

    “那用什麼辦法?”慈安趕緊問道。

    慈禧沒有急着回答,又沉思了許久之後,慈禧才說道:“這麼辦,先把老六和羅剎人談判的差使撤了,換文祥去和羅剎人談判,讓文祥在談判中故意走**風聲,就說我們有收拾老六換取與吳超越逆賊和解的打算,然後看羅剎人的反應,就知道吳超越逆賊到底是什麼目的了。”

    慈安一聽叫好,當即拍板採納,慈禧則又說道:“姐姐,這事必須得讓老六也知道,一是要讓他知道突然撤換他的原因,二是羅剎人如果真不願意看到吳超越進京主政,要想做什麼文章肯定要在老六身上下手,讓老六站在我們這邊,我們才能知道羅剎人的真正態度,將來還可以讓老六繼續和我們唱雙簧,逼羅剎人出兵。”

    …………

    鬼子六知道自己突然被撤掉對俄談判差使的原因,目前正在京城裏翹着二郎腿等着敲竹槓的伊格納季耶夫卻滿頭霧水,以至於滿清朝廷的新任總理各國事務大臣文祥跑到伊格納季耶夫面前宣佈接手談判任務時,伊格納季耶夫還向前不久才從香港回來的文祥問道:“文中堂,恭王爺出什麼事了?你們爲什麼要突然撤換他?”

    “不瞞貴使,我國的兩宮皇太后對恭王爺向貴國借兵助剿一事的談判進展緩慢十分不滿,所以決定撤換他,換本官接手。”

    文祥按照慈安和慈禧的指點回答,結果伊格納季耶夫一聽冷笑,說道:“文中堂,談判進展緩慢的問題不是出在恭王爺一個人身上,他已經相當努力了,是你們的朝廷不肯做出具有誠意的讓步,所以談判才遲遲沒有結果。”

    “伊格納季耶夫先生,我們的讓步還不夠誠意?”文祥哭喪着臉說道:“除了再次割讓庫頁島之外,我們還答應承擔所有軍費,支付報酬,負責承擔貴國參戰士兵的撫卹金,開放北部多個邊市和遼東半島的好幾個港口,這樣你們還不滿足?”

    “遠遠不夠!”伊格納季耶夫斬釘截鐵的答道:“除了這些,我們還要外蒙,還要東北,還有西北!不然的話,我們絕不出兵!”

    “伊格納季耶夫先生,你們要得實在太多了,能不能再讓點步?”文祥小心翼翼的問道。

    “絕不讓步!”伊格納季耶夫回答得更加斬釘截鐵,還威脅道:“就我所知,貴國的叛軍太平軍已經向英國購買了一支實力不俗的艦隊,隨時可能通過海路北上,直接攻打天津和北京,如果真出現了這樣的情況,我看你們怎麼辦?!”

    已經有了一些外交經驗的文祥滿面惶恐,佯裝失言道:“如果真是那樣,兩位太后可能就沒辦法,只能是去找吳超越談判了。”

    “你說什麼?!”精通漢語的伊格納季耶夫大驚問道。

    “我沒說什麼。”文祥趕緊捂嘴,說道:“我就隨口說說,伊格納季耶夫先生你不必當真。”

    “你們要找吳超越談判?”伊格納季耶夫的聲音更加兇狠了,惡狠狠說道:“你們知不知道,吳超越那個混蛋不但要當你們清國的皇帝,還想要你們的命?!”

    “伊格納季耶夫先生,別說得這麼可怕。”文祥辯解道:“其實我們兩宮皇太后心裏都非常清楚,吳超越造反是被恭王爺給逼的,他嚴重得罪過恭王爺,在朝廷裏的靠山肅順又被恭王爺殺了,他如果不造反,恭王爺下一個殺的人肯定是他,所以他沒得選擇,只能是造反。”

    偷看着伊格納季耶夫的神情反應,文祥又故做神祕的壓低了一些聲音,說道:“伊格納季耶夫先生,其實在我們大清的朝廷裏,早就有想招撫吳超越逆賊的聲音了。因爲吳超越那個逆賊雖然反叛,但一直都自認是大清的臣子,仍然承認我們大清的皇帝和兩宮皇太后是他的主子,既不象長毛髮匪那樣的濫殺旗人,還在起兵檄文裏明確列出了戰犯名單,表示餘者一律不究,所以很多我的同僚都認爲,我們有希望和吳超越逆賊談判和解。”

    伊格納季耶夫的臉色明顯有些難看,轉動了幾下眼珠子之後,伊格納季耶夫還直接問道:“那你們爲什麼不直接找吳超越談判?”

    “因爲吳超越那個逆賊肯定要朝廷賜死恭王爺,還肯定要進京主政,說不定還要搞什麼君主立憲,所以我們兩宮皇太后纔沒答應。”文祥一攤手,然後又有些欲言又止的說道:“不過從兩位太后突然撤掉恭王爺差使這點來看,恐怕她們……,唉。”

    伊格納季耶夫沒再多問,文祥也沒再多說什麼,約定了下次談判的時間後就告辭離去,留下伊格納季耶夫在新建成的俄國公使館裏咬牙切齒,低聲詛咒……

    …………

    是夜,鬼子六心情複雜的在自己家裏迎來了伊格納季耶夫的突然到訪,交談中,伊格納季耶夫只是假惺惺的問候了幾句突然被罷差的鬼子六,然後就直接說道:“恭王爺,你沒有覺得你突然被要求退出談判,是一個極其危險的信號嗎?我可是早就聽說了,貴國的朝廷裏,早就有犧牲你換取與吳超越逆賊的呼聲。”

    按照慈安和慈禧的要求,鬼子六坦然點頭,說道:“不錯,我也在擔心這點,事實上就在吳超越逆賊突破黃河打進山西的時候,我就已經非常擔心了。”

    “那你打算怎麼辦?”伊格納季耶夫單刀直入的問道。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鬼子六表情痛苦的回答道:“如果犧牲我真能換來吳超越的臣服歸順,爲了大清江山,我也認了。”

    “恭,你千萬不能犯傻!”伊格納季耶夫趕緊說道:“吳超越那個逆賊是什麼人,你比我更清楚,他不但想要你的命,更想要你們清國的最高統治權!你們和他談判,用你們清國的話來就是與虎謀皮!”

    “可我能怎麼辦?”鬼子六苦笑說道:“兩位皇嫂如果堅持要這麼做,我也只能是乖乖的服毒自盡,免得吳超越進京主政之後,讓我死得更慘。”

    “恭,你放心,我會幫你。”伊格納季耶夫拍拍鬼子六的肩膀,微笑說道:“我會拒絕與文祥談判,要求你們的朝廷重新任命你爲談判代表,然後到了談判桌上,我也會對你做出一些更有誠意的讓步,再然後等我們俄國出兵幫你們穩住了局面,你就什麼都用不着擔心了。”

    看着伊格納季耶夫那張充滿誠意的親切笑臉,鬼子六的腦海裏不由自主的冒出了一個現代名詞——紙老虎!

    徹底識破伊格納季耶夫外強中乾真面目的同時,鬼子六的心裏也更加犯愁,暗道:“連羅剎人的態度立場都被吳超越那個逆賊料中了,這下子我那兩位嫂子肯定在和吳賊談判的事上更動搖了,這她們如果真的和吳賊有什麼暗中交易,我的腦袋肯定第一個保不住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食全酒美絕天武帝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
    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無相仙訣猛卒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