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三百五十六章 上屋抽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三百五十六章 上屋抽梯字體大小: A+
     

    萬沒想到太平天國會主動派人來香港,第二天洪仁玕突然出現在李泰國面前時,李泰國難免被洪仁玕殺了一個措手不及,再強笑着問起洪仁玕的來意時,洪仁玕的回答也再度讓李泰國手足無措——洪仁玕直接了當的說道:“親愛的李泰國先生,我是收到情報,說京城裏的清妖打算出更高的價格從你手裏買走我們太平軍訂購的艦隊,所以才特地從天京趕來香港,代表我太平天國的東王萬歲與你交涉聯絡,要求你遵守貴國與我國之間的合法合同,將艦隊按照原價出售給我們。”

    “親愛的洪,你們的消息挺靈通的嘛,前不久才發生的事,想不到你們就已經知道了。”李泰國強笑說道。

    “李泰國先生,不要小看我們太平軍的情報能力。”

    洪仁玕還算有點演技,笑得十分自信,就好象這個情報真的是太平軍細作自己發現的一樣。笑罷,洪仁玕又開門見山的說道:“李泰國先生,既然你沒有否認,這麼說,京城清妖真的和你聯絡買船了?”

    “親愛的洪,不錯,的確有這麼一件事。”李泰國還是勉強的點頭,又強笑說道:“不過你放心,我們英國人都是遵守商業信譽的人,我已經當面拒絕了京城代表。”

    “感謝你,親愛的李泰國先生。”洪仁玕道謝,又直接說道:“那麼李泰國先生,請問我們訂購的艦隊什麼時候能夠到達香港?我這一次是專門來接船的,打算和我們訂購的艦隊一起返回天京,然後在天京向你們支付剩餘貨款,並保證不會少一兩銀子。”

    “艦隊就快到了。”李泰國又被迫說了一句實話,然後才假惺惺的說道:“但是親愛的洪,十分抱歉,因爲成本上漲,我們英國官方必須把艦隊的價格上調一些。還有因爲幾個特殊的原因,我們英國官方還決定增加一些附加條件,你們必須全部無條件答應,然後我們才能把艦隊出售給你們。”

    “哦,那你們打算漲多少價,還有要增加什麼附加條件?”洪仁玕不動聲色的問道。

    李泰國有些爲難,原本李泰國是打算先和清軍或者吳軍談妥價碼,然後隨着艦隊到了南京再和太平軍攤牌,如果太平軍不接受自己的敲詐勒索,就馬上帶着船隊去京城或者武漢賣一個好價錢。這樣一來,自己就用不着被以老包令爲首的香港官員知道太多詳情,對國內可以想怎麼鬼扯就怎麼鬼扯,敲詐到的鉅額錢財也可以放心落袋,不必擔心再被上司和同僚敲詐。

    “這時候不能攤牌,這時候攤牌如果洪仁玕鬧起來,被其他的英國人知道,甚至是被老包令知道過問,我就不好交代了。”

    心裏迅速拿定了主意,李泰國也馬上藉口新的合同還沒擬定,拒絕現在就告訴洪仁玕具體的價格變化和新增的附加條件,表示一切等艦隊到了南京再說。結果洪仁玕一聽馬上就不幹了,直接抗議道:“李泰國先生,且不說你臨時漲價違背了我們與巴夏禮先生簽訂的合法合同,具體你要漲多少價,增加多少附加條件,你爲什麼也不肯告訴我?”

    “這是我的自由,我有權決定在什麼時候告訴你們具體的價格變化。”李泰國露出了無賴臉嘴。

    很可惜,李泰國耍無賴找錯了人,洪仁玕是既不象滿清官員那麼畏洋人如虎,又長期定居香港知道如何和洋人打交道,馬上就大聲答道:“那我也有自由要求你遵守合同,無條件把艦隊按照原訂價格出售給我們,否則你就要按照合同,雙倍賠償我們的定金!”

    “巴夏禮先生和你們簽訂的合同,有很多細節問題,需要重新談判。”李泰國冷笑說道。

    “那現在就談,我有東王殿下的聖旨授權,是太平天國的全權代表。”洪仁玕同樣冷笑,說道:“不管你要談什麼都可以,只要合情合理,我可以代表太平天國接受。”

    “但我現在不想談。”李泰國傲慢答道。

    “那你什麼時候想談?”洪仁玕追問道。

    “等艦隊到了你們的京城再說。”李泰國回答得很乾脆,還直接下了逐客令,說道:“洪先生,請離開吧,我還有公務要辦,就不留你了,有什麼事等艦隊到了南京再說。”

    李泰國拒絕立即對太平軍攤牌這點當然有些出乎龔橙的預料,讓龔橙打算通過香港報紙揭露李泰國無恥貪婪面目的計劃落空,不過沒關係,李泰國的這個反應又讓龔橙馬上猜出了他的另一個目的——想瞞着香港政府獨吞這筆鉅款,也送給了龔橙整治李泰國的一個更好機會。所以洪仁玕祕密把消息送到郭嵩燾和龔橙面前後,龔橙也馬上把計劃稍做調整,通知洪仁玕按計行事……

    就在洪仁玕開始動手的時候,在歷史上被西方史學家都稱爲吸血艦隊的阿思本艦隊終於還是抵達了香港碼頭,收到消息後,郭嵩燾和龔橙也在第一時間趕到了碼頭參觀這支艦隊。

    還別說,這支艦隊雖然是以英國海軍的退役戰船居多,可是無論噸位還是火力,實力都足以單挑亞洲任何一個國家的海軍水師主力,尤其是那兩條在英國海軍中都裝備不多的小型鐵殼蒸汽炮船,更是讓郭嵩燾看得直流口水,下定決心要建議吳超越採購和仿造,也馬上決定去找李泰國,讓李泰國領着自己上船參觀。

    “用得着找什麼李泰國?我們直接去找阿思本不就行了?”龔橙覺得郭嵩燾去找李泰國完全不過是多此一舉,又說道:“我們繞開李泰國去和阿思本聯繫,說不定還能乘機瞭解更多情況。”

    “我們不認識阿思本,他會見我們嗎?”郭嵩燾疑惑問道。

    “笨,帶份禮物再表明你的身份不就行了?”龔橙呵斥道:“洋人從英國上萬裏的來中國是圖什麼?還不是圖發財撈銀子?送份豐厚的禮物,再告訴阿思本說你是吳大帥的代表,他不見你我龔字倒着寫。”

    抱着姑且一試的態度,郭嵩燾便咬牙從楊秀清送給自己的古玩中挑出了一個漢朝玉斗,跑到了阿思本艦隊的旗艦面前表明身份求見,又含淚送上見面禮。然後還別說,剛從英國皇家海軍退役的阿思本還真的馬上就下令把郭嵩燾和龔橙請上了船,郭嵩燾見到他時,他也正在把玩那隻精美的玉斗。

    “親愛的吳,實在是太感謝了,想不到你能送我這麼一件珍貴的禮物,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件文物的中文名字應該是叫玉斗吧?”

    阿思本嫺熟的漢語單詞讓郭嵩燾十分意外,也讓郭嵩燾好奇問起阿思本爲什麼會這麼熟悉中國文武,結果阿思本的回答讓郭嵩燾異常無奈——阿思本竟然參加過兩次鴉片戰爭,雖然受編制所限,沒能參與搶劫圓明園,卻在其他英國強盜那裏見過無數的中國文物,所以才能一口說出郭嵩燾禮物的名字。

    不過也好,至少識貨的阿思本因此馬上對郭嵩燾和龔橙充滿了好感,不但親自帶着郭嵩燾和龔橙參觀艦隊,親自介紹船上的設施和裝備,還直接了當的問起郭嵩燾是否代表吳超越來購買這支艦隊?龔橙則搶着給出了肯定答覆,然後才用嫺熟的英語說道:“但是沒辦法,你們這支艦隊是答應賣給太平軍的,只怕我們想買也買不到。”

    “沒關係,只要你們有誠意就行。”阿思本很坦白的答道:“我早就和李泰國商量好了,不管是湖北的吳元帥,還是京城清軍,誰出的價格高,我們就把這支艦隊賣給誰。”

    郭嵩燾和龔橙悄悄交換眼色的時候,阿思本卻又迫不及待的鼓動起吳軍僱傭他從英國帶來的所有水兵,說他帶來的水手不但個個都是身經百戰的英國海軍老兵,不少人還接受英國海軍的技術培訓,隨便拉出一個就可以在中國目前的水師中擔任技術教官一職。而郭嵩燾和龔橙通過仔細觀察發現阿思本還真不是在吹牛,他從英國帶來的士兵中還真有不少是技術兵,在中國千金難尋的海戰技術人才。

    郭嵩燾和龔橙對這支艦隊心裏大概有底的時候,意外突然出現,李泰國竟然領着他們曾經在京城裏見過的滿清軍機大臣文祥登上了阿思本艦隊。結果仇人見面,當然是各自眼紅,互不搭理。

    乘着阿思本去和文祥說話的機會,龔橙悄悄把郭嵩燾拉到了一邊,低聲說道:“筠仙,出點血,派人去買一些酒肉過來犒勞阿思本的軍隊。”

    “你傻了?無緣無故的犒勞別人的軍隊幹什麼?”郭嵩燾沒好氣的問道。

    “你才傻!這麼好的機會,你也捨得錯過?”龔橙更沒好氣的呵斥道:“如果你是文祥和李泰國,看到我們湖北軍隊花這麼大的代價拉攏阿思本的軍隊,能不相信我們鐵了心要買下這支艦隊嗎?別怕花錢,花的銀子記在帳上,回去要楊秀清報銷,我們這麼幫他,我就不信他會吝嗇這點錢!”

    郭嵩燾恍然大悟,趕緊在龔橙的指點下故意當着文祥和李泰國的面向阿思本提出犒軍要求,表示希望送一些酒肉上船,犒勞阿思本的八百多部下。結果阿思本一聽當然是眉開眼笑,馬上一口答應,李泰國心中大喜,文祥卻是臉色鐵青。

    犒勞了阿思本艦隊的士兵後,郭嵩燾和龔橙回到吳軍駐港辦事處時,龔橙藏在吳軍假報價清單裏的頭髮果然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郭嵩燾和龔橙見了心中暗喜,也沒聲張,只是又悄悄藏進去了一根頭髮,然後就不再理會。

    次日,郭嵩燾和龔橙又故意在街上游覽了一天,傍晚回到吳軍辦事處時,也再次驚喜發現第二根頭髮果然已經消失,然後龔橙馬上衝郭嵩燾笑道:“沒咱們什麼事了,等着看好戲吧。”

    的確沒郭嵩燾和龔橙什麼事了,然而李泰國的麻煩卻突然來了——第二天的下午,在香港影響力排名第二的《德臣西報》突然刊登新聞,報道了他違反合約私自向太平軍提出加價要求的事,也把他拒絕和洪仁玕在香港談判的事抖了出來,強烈質問李泰國此舉是否合法,事前有沒有上報英國國內政府,並質疑李泰國拒絕在香港談判的真正原因,要求香港政府派員監督這次談判,以免英國政府的經濟利益受損,危及英國商人在太平軍控制地的商業利益。

    報紙剛把事件公開,李泰國也馬上就坐不住了,只能是趕緊派人去要求《德臣西報》收回尚未出售的報紙,停止報道此事。可惜他一個小小的外交參贊既無錢又無權,已經被洪仁玕拿銀子餵飽的《德臣西報》和香港新聞審查官當然沒有鳥他,《德臣西報》不但繼續出售,同樣收了洪仁玕銀子的《香港船頭貨價報》和《中外新報》也先後刊登了此事,還公開質疑李泰國此舉有中飽私囊之嫌。

    事隔僅一天,李泰國的麻煩就又來了——香港總督老包令派人把他叫到了港督府,並且把報紙直接摔到了李泰國的面前,要求李泰國當面向他解釋原因。

    還好,已經祕密得知吳軍報價的李泰國還有張牌可打,就是祕密向老包令承諾分給他三成好處,並直接明說這麼肥的羊牯不宰白不宰。而老包令也被龔橙料中,在可以坐享其成的情況下,果然默許了李泰國敲竹槓——不過老包令卻要分走一半敲詐到的贓款。

    雖然心裏流淚的答應了老包令的敲竹槓,但是有了老包令的默許之後,李泰國也放膽了許多,馬上就主動找到文祥提出新的報價,要求滿清朝廷以一百萬兩銀子的價格買下阿思本艦隊,附加條件則是四年軍費八百萬兩,給自己和阿思本每人提供一座佔地十五畝以上的京城宅院,以及任命自己爲滿清海軍大臣。

    讓李泰國萬分詫異的是,前段時間還對阿思本艦隊望眼欲穿的文祥竟然連討價還價都省了,直接一口拒絕了李泰國的新報價,還明確表態道:“李泰國先生,艦隊我們決定不買了,實在太貴,我們買不起。”

    “這價格你還嫌貴?”李泰國十分驚訝的問,又說道:“文祥先生,我可是看在你的面子纔給你這個機會,你知道你們的湖北叛軍開出了什麼樣的價格購買這支艦隊嗎?你如果不買,這支艦隊可就要被湖北叛軍的代表買走了啊?”

    “就是因爲知道吳超越那邊開出的價格,所以本官才殺了腦袋都不敢買。”

    文祥心中嘀咕,嘴上則答道:“李泰國先生,十分感謝你的好意,但是沒辦法,我們大清朝廷實在拿不出這麼多的銀子,也承擔不了這麼巨大的軍費,所以只能放棄購買。”

    不肯死心的李泰國又把軍費降到了六百萬兩,但文祥還是斷然拒絕,李泰國無奈,也只好扔下幾句威脅滿清朝廷的狠話揚長而去。結果看着李泰國氣沖沖離開的背影,文祥還在心裏哼道:“吳超越那個逆賊喜歡當冤大頭讓他當去,他真把這支艦隊買走,楊秀清那個逆賊說不定就會和他翻臉。本官與其和吳超越逆賊鷸蚌相爭,讓你們洋鬼子漁翁得利,倒還不如主動退出,讓吳超越和楊秀清這兩個逆賊狗咬狗去。”

    滿清朝廷不肯當冤大頭之後,李泰國當然也只好來找郭嵩燾當這個冤大頭,然而郭嵩燾卻堅持要求李泰國先和太平軍談判出一個結果,確定了終止這筆買賣再和李泰國談,還不管李泰國如何的威逼利誘都不肯鬆口。

    所有壓力都壓到了可憐的李泰國先生一個人的身上,輿論譴責,商人集團抗議,老包令催促,夢想來中國發財的阿思本艦隊官兵更是個個破口大罵,逼着李泰國儘快兌現承諾,同時洪仁玕那邊也是一口咬定必須在香港展開談判,並要求港督府派人監督,最有可能當冤大頭的吳軍方面則是死活不肯鬆口舉行購船談判,必須要李泰國先和太平軍談出一個結果。

    最後仍然還是吳超越幫了太平軍一把,老包令派人告訴李泰國,說是英國特使克拉倫敦率領着英國使節團近日就要抵達香港,途徑香港去湖北訪問,與吳超越商量正式結盟和建交。所以老包令要求李泰國務必要在英國使節團抵達香港之前解決阿思本艦隊問題,不然的話,一旦被英國首相巴麥尊的心腹克拉倫敦和隨行的英國本土記者知道這件事,就是老包令也得受牽連!——順便說一句,英國國內盯上香港總督這個肥差的可不是一個兩個,在克里米亞戰爭中爲英國外交縱橫立下汗馬功勞的克拉倫敦也是其中之一。

    迫於無奈,李泰國只能是硬着頭皮和洪仁玕展開了正式談判,同時因爲在場有港督府官員和記者監督的緣故,李泰國還被迫主動做出了大幅度讓步,主動把軍費砍到每年一百萬兩。然而即便如此,洪仁玕還是斷然拒絕,僅答應把船價上漲到一百萬兩,其他的附加條件一個都不答應,全部按照既定合同執行。

    公開談判的結果是李泰國再一次被報紙罵成了臭狗屎,無不質問李泰國敲詐勒索到的贓款歸宿,焦頭爛額的李泰國也只好再次找到了郭嵩燾,表示只要吳軍承擔四年五百萬兩銀子的軍費和同意其他附加條件,就馬上結束和太平軍的談判,立即把艦隊賣給吳軍。郭嵩燾則大搖其頭,說道:“太高了,實不相瞞,除了一百萬兩銀子買下艦隊這條可以商量外,軍費我們絕對不會考慮承擔。我們之前買的六條蒸汽炮船,可都沒說什麼承擔軍費,我要是敢答應這一點,吳大帥會宰了我。”

    李泰國目瞪口呆,然後乾脆說道:“可是就我收到的消息,你們決定承擔四年五百萬兩銀子啊?”

    “我們什麼決定承擔這麼高的軍費了?”

    郭嵩燾和龔橙一起目瞪口呆,急紅眼的李泰國則也是豁了出去,乾脆直接在郭嵩燾的書桌上翻出了那份報價清單,結果郭嵩燾和龔橙看了都是一起大吃一驚,一起驚叫道:“這東西那來的?我們怎麼從來沒見過?”

    “絕對是京城亂黨搞的鬼,他們悄悄潛入我們的辦事處,把這份假報價藏在了這裏。”龔橙又氣急敗壞的嚷嚷道:“清妖想離間我們和你們英國之間的關係,所以就藏了這麼一份假清單!”

    “文祥搞的鬼?他怎麼離間?”

    李泰國徹底暈頭轉向了,結果就在這個時候,老包令的部下卻直接找到了吳軍辦事處,把李泰國從吳軍辦事處提溜到了港督府,然後老包令拍着桌子吼道:“我限你在一天之內結束談判,把那支該死的艦隊賣給太平軍,否則我就撤你的職,把你趕回英國!”

    “總督大人,爲什麼要這麼急?”李泰國怯生生的問。

    “後天克拉倫敦的使節團就要抵達香港!”老包令咆哮着說出了一個原因,另一個原因則是洪仁玕私下裏承諾,只要老包令逼着李泰國不帶附加條件的以一百萬兩銀子的價格賣給太平軍,洪仁玕就送給老包令十萬兩銀子。

    最後,太平軍最終還是以一百萬兩銀子的價格買下了這支足以影響對清戰局的艦隊,李泰國也沒能逼着太平軍同意他開出的任何條件。結果談判結束的當天晚上,憤怒的阿思本艦隊官兵就在阿思本的親自率領包圍了李泰國的住所,把騙得他們白跑一趟中國的李泰國狂扁一頓。

    還是在李泰國被打成了重傷之後,早就趕到現場的郭嵩燾才站了出來勸解,承諾以同樣的薪水僱傭所有被太平軍退貨的英國水兵去湖北任職,擔任吳軍的技術教官;又開出比太平軍更高一些的價格,聘請其實很有水平的阿思本到湖北去擔任海軍學校校長,幫助吳軍培訓海軍士兵,以同樣不算高的價格替吳超越弄到了大把寶貴技術人才。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娛樂圈:天後歸來三寸人間重燃全知全能者超品醫仙
    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