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三百四十三章 北伐受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三百四十三章 北伐受阻字體大小: A+
     

    即便沒有抽調太多的一線精銳西進雲貴作戰,可雲貴戰場的特殊情況卻註定了吳超越要不斷往裏面砸錢砸糧,賠本賺吆喝的消耗彈藥軍需,自然也就沒有力量大舉北上,和太平軍一起與滿清軍隊逐鹿中原。

    不過對於中原戰場吳超越也沒閒着,除了打着清君側的無恥旗號不斷招攬尚未投降的南陽府諸縣歸順,試圖構建方城山防線外,也十分關心太平軍的北伐情況,不斷通過各種明暗渠道收集山東戰場的消息,瞭解太平軍的北伐進展程度。

    很可惜,因爲各種原因,這次指揮太平軍北伐的太平天國名將石達開讓吳超越大失所望了一把,在後方沒有什麼威脅的情況下,石達開竟然始終無法突破山東清軍的沂蒙防線,被清軍成功擋在泰安以南,無法再北上一步。

    泰安府被滿清名臣駱秉章經營多年,又有背依泰山山脈的地形優勢,石達開難以攻克泰安直搗濟南這點吳超越可以理解,然而攻堅受阻之後石達開的應對選擇就讓吳超越無法接受了。

    如果換成了是吳超越指揮太平軍北伐,打不下泰安,吳超越肯定是選擇掉頭向西,帶着主力沿京杭運河北上,先取東平聊城,然後再揮師東進猛攻濟南。如此,因爲黃河改道而報廢的京杭運河固然無法承擔運糧重任,卻可以憑藉河道削弱清軍優勢騎兵的機動優勢,逼迫清軍和太平軍在濟南展開戰略決戰,再接着太平軍即便打不贏這場決戰,也可以拼掉山東清軍的元氣,爲太平軍數量衆多的後續軍隊創造戰機,光靠不斷消耗都能把日薄西山的滿清朝廷耗死。

    很可惜,石達開偏偏選擇了分出兩路偏師襲擾濟南兩翼,妄圖逼迫清軍分兵迎戰,削弱清軍兩翼之兵,然後再攻取泰安。

    當然,這也不能算是石達開的失誤,在騎兵不足和運河報廢的情況下,石達開率領大軍北上當然得提防清軍斷他糧道,進兵是得慎重行事,不拔掉泰安這顆威脅主力糧道的硬釘子是隱患極大。同時兩翼之兵如果能夠成功誘使清軍主力出城野戰,發揮太平軍的野戰之長,也未必不是一步妙棋。

    可是讓石達開和吳超越一起大失所望的是,真正的老狐狸駱秉章一眼就看穿了石達開的目的打算,全力加強東平一帶的防禦憑藉城池只守不戰,不管率領太平軍西路偏師的陳玉成如何挑釁引誘,就是隻躲在城裏不出來,讓石達開誘使清軍決戰的美夢徹底落空。

    與西路相反,太平軍的東路偏師倒是進展順利,在駱秉章的有意放縱之下,石達開愛將何名標很輕鬆就突破了九女關攻佔蒙陰,攻打新泰雖然受阻,可是又探到清軍在沂水守備空虛,遂繼續東進襲取沂水,也真的順利拿下了沂水。再接着,太平軍又只用小股部隊就拿下了穆陵關,刀鋒直指青州府腹地,大喜過望的何名標也馬上派人向石達開請求增派援軍,準備大舉進攻青州府城。

    青州府城就是益都,自古就是山東重鎮,錢糧豐足,徐達北伐時明軍就是先取益都後攻濟南,太平天國諸王中文化最高的石達開知道這件事,看到東路進展如此順利,石達開當然就生出了效仿徐達的心思,果斷派遣賴裕新率軍東進增援何名標,也在不知不覺間,把重創山東清軍的希望寄託在了東線。

    受道路距離的限制,半個多月後吳超越才知道石達開的這一調動,也立即懷疑石達開上了老狐狸駱秉章的惡當,太平軍的東路軍有覆滅之險。然後吳超越只稍一盤算,馬上就讓幕僚提筆代書給楊秀清寫信,建議楊秀清出面干涉,阻止石達開進兵青州。

    “告訴楊秀清,千萬不能打青州,那裏和石達開的主力駐地兗州距離太遠,一旦有閃失,石達開的主力很難救援他的東路偏師。石達開的東路與其北上打青州,倒還不如南下掃蕩沂州的殘餘府縣,夯實他石達開的後方。”

    “石達開要想奪取濟南,最有把握的進兵路線還是東平、聊城這條路,糧道受清軍騎兵威脅不用怕,李開芳和捻軍有的是騎兵可以幫忙。替我建議楊秀清調動捻軍東進給石達開助陣,專門幫石達開對付勝保的騎兵。”

    “如此一來,運氣好的話,石達開說不定還能逼得滿清朝廷抽調直隸軍隊南下增援,到時候石達開以逸待勞,幹掉僧格林沁那個蠢貨易如反掌。然後直隸空虛,戰略主動權就在石達開手裏了。”

    還是在幕僚提筆做書的時候,幕僚長趙烈文才微笑着向吳超越問道:“慰亭,就這麼無私?你就不怕太平軍真的搶在你前面打下北京城,逼着你向楊秀清稱臣?”

    “楊秀清比滿清朝廷好對付。”吳超越微笑答道:“太平軍現在的整體實力是很強,但內部問題太多,楊秀清就算真的拿下了北京城,也約束控制不了局面,太平軍的內部問題遲早會全面爆發。到時候我們再想收拾各自爲戰的太平軍易如反掌,遠比對付內部凝聚力更強的滿清朝廷容易。”

    “但如果石達開北伐失利,那楊秀清的麻煩就大了,說不定太平軍的內部問題就會提前爆發。”吳超越又說道:“如果真是那樣,那我們也得跟着倒黴,不受楊秀清控制約束的太平軍隨時可能在背後捅我們一刀,還有滿清朝廷也肯定會集中力量優先對付我們,因爲內亂的太平軍已經無法對他們形成致命威脅,他們可以放手這麼幹。”

    趙烈文點了點頭,說道:“的確如此,太平軍的內部問題遲早會爆發,但是對我們來說,太平軍內亂目前還絕不能出現,最好是在先替我們把滿清朝廷攆出關外後再爆發。”

    “希望楊秀清能聽我的建議,也希望他能調得動捻軍給石達開幫這個忙。”吳超越還是有些擔心,嘆道:“不然的話,我也就只能是指望石達開不至於全軍潰敗,能夠繼續守得住魯南蘇北了。”

    …………

    吳超越也有些小看了一些軍事天才楊秀清,用不着吳超越提醒,早在收到石達開往東路投入重兵的消息時,楊秀清同樣已經看出這是一個陷阱,立即去文石達開,要求石達開慎重進兵青州,和吳超越不謀而合的要求石達開的東路軍回師魯南,夯實太平軍的北線。

    再收到了吳超越的書信後,楊秀清當然也有些驚訝,笑罵了一句想不到超越小妖竟然會和本王想到一點,然後楊秀清難免又有些苦笑,自言自語的說道:“超越小妖,你以爲調動捻軍騎兵給石達開幫忙這點,本王就沒有考慮過嗎?你又那能知道,捻軍五旗不是本王說能調動就能調動的?”

    書中說明,楊秀清的確沒辦法調得動捻軍,因爲捻軍只是接受太平天國的冊封,對太平天國只聽宣不聽調,同時捻軍內部也是各行其事,被太平天國封爲成天義的捻軍盟主張樂行僅僅只能指揮本部黃旗兵馬,同樣無法號令指揮捻軍其他四旗。所以吳超越指望楊秀清能夠調動捻軍騎兵主力給石達開幫忙,實在是有些強人所難,也嚴重高估了楊秀清對捻軍五旗的控制力。

    也不能說吳超越的書信完全無用,見亦敵亦友的好兄弟吳超越都覺得必須要有捻軍幫忙才能完成北伐大業,此前早已經發現清軍騎兵對石達開糧道威脅過大的楊秀清也發了狠,採納洪仁玕的建議,乾脆直接下詔冊封張樂行爲沃王千歲,賞賜紋銀二十萬兩,並許諾攻下濟南後把城中一半錢糧送給捻軍,要求張樂行出兵東進,幫助石達開對付清軍騎兵。

    還別說,楊秀清的重金誘惑還真起到了作用,收到了楊秀清派人送來的銀子和詔書後,很講義氣的張樂行不但馬上答應了出兵,還親自出面說服了捻軍黑旗總旗主蘇天福也出兵幫忙,聯合對太平天國忠心耿耿的李開芳共計出動上萬騎兵東進,日夜兼程的殺來山東給石達開幫忙。然而很可惜的是,捻軍騎兵纔剛走到宿州,山東那邊就已經傳來消息,說是石達開的東路軍已經敗了。

    石達開敗在固執起見,執意要引誘山東野外決戰,相信何名標即便遭到清軍的頑強阻擊,也有能力堅持到賴裕新的援軍抵達。在已經收到楊秀清告警書信的情況下,石達開仍然沒有下令制止何名標北上,然而石達開卻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駱秉章的胃口不止何名標這一支太平軍,還包括石達開派給何名標的援軍。

    沒有遭到過太多戰亂破壞的青州府腹地成了駱秉章的香餌,貪圖白沙、五井、新寨和治原等集鎮的錢糧,沒等援軍趕到,何名標就已經迫不及待分兵北上劫掠,清軍則接連詐敗故意丟了這些市集,讓何名標覺得青州府的清軍同樣不堪一擊,剛收到賴裕新率軍來源的消息,就急匆匆的帶着東路軍北上去打臨朐縣,徹底落入了駱秉章的陷阱。

    再接着,青州清軍繼續扮豬吃老虎,故意不敢出兵去救臨朐,任由何名標軍圍攻臨朐小城,也耐心等到了太平軍的援軍抵達,加入攻打臨朐的戰鬥。然後在何名標久攻不下師老人疲和賴裕新軍長途跋涉而來的這個節骨眼上,清軍的猛烈反擊就突然展開了,還是讓太平軍無比傻眼的從彌河上首先開始——已經劃歸駱秉章指揮的吳全美軍換乘小船,突然從彌河下游殺來,出現在了太平軍的側翼。

    精心掐算好的時間在心理上重創了太平軍,何名標和賴裕新纔剛把陣勢排開準備迎戰吳全美,北面距離不遠的青州城中又突然殺出了清軍悍將袁保恆,同時另一名清軍悍將張國樑也帶一支精銳騎兵從東面的昌樂城中突然殺出,三路夾擊太平軍,戰事未開,太平軍在心理上就已經處於了絕對下風——知道自軍已經落入了陷阱。

    措手不及之下,太平軍先是連輸兩陣,然後被迫向南敗退,結果到了這個時候,本就有些過節的何名標和賴裕新又突然爆發矛盾(史實人際關係),全都不願殿後,全都搶着走在前面,造成了太平軍的撤退順序混亂,給了清軍在戰前都不敢想的天賜良機。一場追擊戰下來,何名標與賴裕新兩軍同時損失慘重,還沒等逃過穆陵關就已經丟光了糧草輜重,清軍方面則在袁保恆和張國樑的率領下緊追不捨,攆着太平軍的屁股窮追猛打,逼得太平軍連沂水城都不敢進就直接西逃,清軍乘勢收復沂水,並在追擊中生擒何名標,打出了一場酣暢淋漓的漂亮反擊戰。

    太平軍東路軍慘敗的消息傳開,山東清軍當然是士氣大振,本就進展不順的太平軍則是軍心大沮,益發失去北伐信心,不聽良言的石達開本人更是羞愧難當,不得不上奏楊秀清自請處分。

    這時,太平軍的內部問題也開始浮現,本來就對石達開十分猜忌,又惱怒石達開不聽命令堅持北上青州,楊秀清幾乎就打算藉此剝奪石達開的兵權,換上比較聽話的吉文元指揮北伐。侯裕寬和楊元清等鼠目寸光之輩也力勸楊秀清這麼做,虧得洪仁玕一再勸說,提醒楊秀清說石達開的嫡系軍隊絕不可能聽從吉文元的命令,強行撤換石達開只會導致北線太平軍分裂,白白便宜山東清軍,好說歹說纔沒讓楊秀清立即幹出蠢事。

    讓楊秀清十分意外的是,過了一段時間後,吳超越竟然也送來了一道書信給石達開求情,指出勝敗不過兵家常事,力勸楊秀清不要因爲損失一路偏師而重懲石達開。同時吳超越竟然還建議楊秀清調整北線戰略,別再急着攻克濟南直搗京城,不妨先掃蕩魯南諸府,奪取山東南部的大小城池,反過來向老狐狸駱秉章施加壓力,促使滿清朝廷逼迫山東清軍出兵反攻,爲太平軍迎得戰機。

    整整考慮了一個晚上,楊秀清才決定採納吳超越的建議,暫時停止死活不順的大舉北上,改爲掃蕩魯南夯實,逐步削弱滿清朝廷的生存空間。同時爲了避免北線分裂,楊秀清又回書安撫石達開,表示絕不追究這次小挫,絲毫不提石達開的抗命之事,僅僅只是要求石達開重懲賴裕新的亂軍之罪。

    一向脾氣暴躁的楊秀清都這麼通情達理了,脾氣要好得多的石達開自然是感恩戴德,一邊把親信賴裕新重打一百軍棍,一邊調整北線軍隊,不再急着北上,改爲以主力對峙,以機動兵力攻取山東北部的清軍城池,反過來逼迫清軍出兵救援魯南。

    通過楊秀清的直接回書知道了太平軍的北線情況後,一直在擔心太平軍內部問題提前爆發的吳超越這才鬆了口氣,微笑說道:“打不垮駱秉章不要緊,只要穩住陣腳別出岔子就行。河北山東已經被戰火洪水廢了,我大侄女那邊就只有山西可以收得上一點錢糧,既得打仗又得養那些八旗大爺,太平軍只要能穩住,耗就能把我大侄女耗死。”

    在這一點上,吳超越也有些小看了自己的大侄女慈禧,儘管主力戰場趨於平靜,山東南部的州府縣城接連被太平軍攻佔,滿清朝廷內部的確是出現了要求駱秉章和勝保出兵反擊的聲音。然而慈禧卻斷然站到了駱秉章和勝保的一邊,道:“駱秉章和勝保已經做得夠好了,只要他們能夠穩住山東腹地,不給長毛北上的機會就行!”

    “用不着救山東南部那些州縣,哀家雖然不懂軍事,卻也知道用兵打仗不能計較一城一地之得失,只要駱秉章和勝保能擋住長毛北上,他們就算丟光了山東南部所有城池都沒關係!時間,大清朝廷現在需要時間緩過這口氣,然後纔有希望等到洋人出兵,長毛內亂,吳賊和長毛狗咬狗!”

    斬釘截鐵的拒絕了逼迫駱秉章和勝保出兵反攻的建議後,慈禧也盯上了被俘後變節投降的石達開部將何名標,不但沒象死鬼老公一樣把何名標殘酷處死,還力排衆議給何名標封了一個正五品守備的官職,並且親自去文駱秉章,要駱秉章用好何名標這顆棋子,爭取讓內部裂痕密佈的太平軍徹底四分五裂。

    其實也用不着慈禧親自吩咐,老奸巨滑的駱秉章早就已經打起了離間山東太平軍的主意,也早早就讓何名標暗中寄書給不受石達開節制的吉文元,聲稱說自己是被迫降清,但仍然對太平天國忠心不二,有心想要尋機反正,只是害怕石達開庇護親信賴裕新會把他殺人滅口,所以不敢再歸石達開,只能懇求吉文元接納。

    書信被其他被俘變節的太平軍士兵送到吉文元面前後,吉文元果然中計,立即回信表示隨時歡迎何名標歸來,也明白告訴何名標說自己一定在石達開面前保得何名標周全。駱秉章得書大喜,當即安排何名標帶着一些被俘的太平軍士兵逃出清軍營地去投奔吉文元,同時派清軍士兵化裝成石達開部下在路上伏擊,口口聲聲說是奉了石達開之令截殺何名標等人,並且公開揚言要全部殺人滅口。然後何名標重新逃回清軍營地,兩個太平軍士兵則在清軍的有意放縱之下逃到吉文元軍中報信。

    如此一來,石達開當然是長一百張嘴也說不清楚了,勃然大怒的吉文元立即派人找石達開問罪,石達開矢口否認的同時也暗怒吉文元挖他牆角,與吉文元吵了一架。山東太平軍從此自然將帥失和,同時吉文元還向楊秀清報告此事不提。

    山東太平軍內部失和的同時,山東清軍的力量卻得到了極大加強,在鬼子六等人的努力下,滿清朝廷終於還是從沙俄西伯利亞總督穆拉維約夫手裏購買到了六千支裏治步槍和二十門先進火炮。槍炮和配套彈藥運到京城後,儘管僧王爺和京城禁軍都厚着臉皮開口索要,慈禧卻拉着慈安斷然拒絕,毫不猶豫的決定這些槍炮彈藥全部運到山東,交給駱秉章的軍隊裝備。駱秉章感激涕零,卻又要求滿清朝廷嚴密封鎖消息,準備拿這批軍火給山東太平軍一個驚喜…………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帝姬顫抖吧渣爹聖尊異世重生全才大明星霸道大叔寵甜妻
    網游之帝皇歸來大劍神萬界圓夢師伏天氏我要做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