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三百三十五章 寧與長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三百三十五章 寧與長毛字體大小: A+
     

    好事多磨,與吳超越的全權代表周文賢多次討價還價之後,楊秀清終於還是在太平軍和吳軍的互不侵犯條約上籤了字,正式同意了結束與吳軍長年以來的敵對局面,宣佈與吳軍化敵爲友,聯手討伐滿清朝廷。

    這是一個雙方都極具誠意的和平條約,彼此都做出巨大讓步,吳超越答應逐步削減九江駐軍,同意讓太平軍在吳軍軍事重地湋源口建立辦事處,讓太平軍隨時監視自軍水師的動靜,主動放棄突然偷襲下游的機會,也敞開了向太平軍供應熟鐵和各種工業品,以及向時常受糧荒困擾的太平軍出售糧食。

    投桃報李,楊秀清同意讓吳軍的非武裝船隊自由通航於長江下游,也答應與吳軍同時削減湖口一帶的駐軍,彼此間以現有控制地爲界,允許百姓及商人自由往來與雙方控制地,互不武力侵犯,即便遇到什麼爭端,也只能是優先通過談判協商解決,首先動用武力者必須向另一方做出賠償。而對於目前還被滿清朝廷控制的土地城池,吳超越和楊秀清則約定誰手快歸誰,誰打下來是誰的,另一方絕不能再以武力奪取。

    除此之外,楊秀清和吳超越還簽署了一份祕密條約,約定那一支軍隊先攻佔京城,另一方就得低頭稱臣納貢,主動服輸。

    被慈禧料中,楊秀清的確懂得什麼是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的道理,爲了優先對付共同的敵人滿清朝廷,在條約上簽字的當天,楊秀清就以詔書形式把這道條約明發太平軍控制地各處,明確要求各地的太平軍將領約束軍隊,嚴厲禁止再與吳軍發生任何的武力衝突,並且制訂了嚴格軍法處置主動挑起與吳軍衝突的太平軍將領,確保互不侵犯條約能夠成爲得到實行。

    還是被慈禧料中,儘管楊秀清拿出了誠意與吳超越和解,也得到了石達開和李秀成等開明將領的全力支持,歡呼擁戴。可是吳超越此前與太平軍結下的血海深仇卻不是一紙條約所能化解,收到幾乎是在收到詔書的第一時間,林鳳翔、曾立昌、李開芳和石鎮吉等太平軍大將就紛紛上書表示抗議,反對楊秀清忘記太平軍與吳超越之間的深仇大恨,更對吳超越的和平誠意表示了嚴重質疑——吳超越此前對太平軍玩得那些無恥手段可是讓他們至今還心有餘悸。逼得楊秀清只能是趕緊一一回書答覆,介紹吳超越此前對太平軍的多番暗助,費盡口水的替吳超越辯解洗白,勸說太平軍衆將拋棄前嫌,與吳超越攜手抗清。

    林鳳翔和曾立昌等人還算是好的,他們只是記掛吳超越此前殘殺他們同伴和部下的仇恨,一時之間難以接受和大仇人吳超越化敵爲友的殘酷事實。太平軍各路統兵將領之中,對此最爲感到悲憤的還是與吳超越有着殺兄之仇韋俊,以至於接到了楊秀清詔書的時候,韋俊的第一反應就是放聲大吼,“怎麼可能?東王萬歲怎麼能答應和超越小妖和解?”

    反覆確認了詔書不假之後,韋俊還又放聲大哭,痛哭今生無法再爲兄長報仇,死活不能理解楊秀清爲什麼會做這麼殘忍的決定?而更不幸的是,目前與韋俊搭檔守衛湖口的林啓榮雖然是當之無愧的抗清英雄,卻又因爲老上司羅大綱被吳軍殺害的緣故,一直念念不忘要爲捨命掩護自己脫險的羅大綱報仇,也同樣無法接受楊秀清的這個決定,與韋俊互相影響,一起痛不欲生,害得還算理智的韋俊副手鍾廷生怎麼勸都勸不住。

    與此同時,做爲誘發吳軍和太平軍全面開戰的重要一環,滿清朝廷也迅速出手了,被火線任命爲安徽巡撫的翁心存派遣使者,攜帶着重禮和翁心存的親筆書信祕密來到了湖口,直接把貴重禮物和書信遞交給了韋俊。而在書信上,翁心存不但極力勸說韋俊率領太平軍投降滿清朝廷,還一再提醒韋俊千萬不要忘了殺兄之仇,直接指出楊秀清與吳超越和解是出賣韋俊,慫恿韋俊加入清軍繼續與吳軍戰鬥,親手爲韋昌輝報仇。

    還算好,韋俊再是痛恨吳超越入骨,卻也始終對太平天國忠心耿耿,不但立即拿下了使者,還直接派人把清軍密使送到南京交給楊秀清,以示自己對太平天國的忠心不二。然而韋俊卻做夢都沒有想到的是,頭一天才把翁心存密使押走,第二天竟然又有人自稱是滿清朝廷的江西巡撫馬秀儒的使者,直接跑到了他的駐地門前求見,說是有要事稟報。

    “清妖吃錯藥了?怎麼會一再派人來收買本國宗?他們就那麼瞧不起本國宗,覺得本國宗是那見利忘義的卑鄙小人?還有林啓榮是幹什麼吃的,怎麼會一再讓清妖的細作混進湖口?把門口的清妖細作拿下,押到法場斬首!”

    憤怒於清軍對自己的小覷之餘,韋俊便也做出了一個稍稍出乎清軍預料之外的決定,下了命令當衆處斬馬秀儒的使者,藉以證明自己的心跡。同時韋俊還十分憤怒的下令召見負責陸上防禦的林啓榮,準備訓斥林啓榮一頓,讓林啓榮加強對清軍細作的防範。

    不一刻,林啓榮被傳到韋俊的面前,可是不等韋俊開口呵斥,林啓榮卻搶先問道:“國宗,押往法場那個清妖細作是怎麼回事?你怎麼見都不見就下令殺他?”

    “本國宗爲什麼要見他?”韋俊沒好氣的呵斥道。

    “那個清妖細作說是來替清妖江西巡撫馬秀儒來獻城的,想請我們去接管南昌城。”林啓榮有些疑惑的說道:“這事不管是真是假,國宗你起碼應該問個清楚吧?”

    “來請我們去接管南昌城?怎麼可能?”韋俊這一驚非同小可。

    “那個清妖細作在路上一直喊冤,說是來獻南昌城,請我們派軍隊去接管城池”林啓榮答道:“我在路上聽到,就趕緊攔住了劊子手,過來給你報信了。”

    韋俊張口結舌,半晌纔回過神來,趕緊下令把那個清軍細作帶回來與自己見面。結果那個倒黴的細作被押回韋俊面前後,還真的向韋俊呈上了一道江西巡撫馬秀儒的親筆書信,說明馬秀儒寧願把江西省城南昌獻給太平軍也不願交給叛賊吳超越的態度立場,請求韋俊立即派遣一軍前往南昌接管城池,還說只要太平軍一到,南昌清軍就馬上打開城門向太平軍投降。

    “國宗,我家撫臺大人說,現在南昌的外圍屏障都已經被吳賊叛軍控制,南昌孤城已經不可能守得住了,他久食朝廷俸祿,世受國恩,寧可把南昌城獻給你們,也不願讓給辜恩負義的大清逆賊吳超越。所以只要你們的軍隊一到,我們就馬上開城向你們投降。”

    “事成之後,我家撫臺大人也不要任何賞賜,只要你們允許他帶着家人回北方向朝廷請罪,允許不願加入你們的南昌官軍出城離開,我家撫臺大人就已經心滿意足了。”

    聽了清軍使者的哭訴,又看了馬秀儒的親筆書信,韋俊、林啓榮和鍾廷生等太平軍將領難免既是疑惑,也多少有些心中狂喜,然後韋俊自然少不得將信將疑的問道:“真的假的?馬秀儒那個清妖,就這麼好心,寧願把南昌獻給我們,也不願讓給超越小妖?”

    “韋國宗,我家撫臺大人是真心的啊。”清軍使者哭喊道:“他之前拒絕了和吳超越逆賊一起造反,又斷了吳賊軍隊的前線糧草,吳賊軍隊恨他入骨,如果讓吳賊軍隊打進了南昌城,我家撫臺大人肯定就死定了。只有請你們去接管南昌城,我家撫臺大人才有希望保住活命啊!”

    “還有,國宗,我們現在還有什麼資格騙你?豐城和撫州都已經被吳賊軍隊攻破了,我們從吉安、贛州和袁州調來的援軍也被吳賊軍隊打退了,南昌轉眼就有可能被吳賊軍隊攻破,我們還騙你們去幹什麼?”

    覺得清軍使者的話還算有些道理,韋俊便也命令士兵先把他帶了下去酒食款待,然後才向林啓榮和鍾廷生問起意見,結果林啓榮首先答道:“我覺得不假,清妖巡撫馬秀儒現在已經沒資格再騙我們了,而且他把我們騙過去也沒有任何的意義,超越小妖的軍隊已經包圍了南昌城,清妖的各路援軍都被殺退,我們去接管南昌除了提防超越小妖突然翻臉之外,根本就不用擔心清妖的什麼埋伏。”

    “不錯,從目前的形勢上來看,清妖巡撫主動請求獻出南昌城,應該不可能是什麼誘敵之計。”鍾廷生也點了點頭,然後才皺眉說道:“不過我總是覺得有點古怪,馬秀儒那個清妖,怎麼會突然想到把南昌獻給我們?”

    “剛纔那個清妖使者不是說得很明白?”韋俊有些不耐煩的說道:“他之前把超越小妖得罪得太狠,還斷了糧草得罪了正在打南昌的吳賊軍隊,他落到超越小妖的手裏肯定是死路一條,只有投降我們他纔有希望活命。”

    鍾廷生還是有些將信將疑,林啓榮則建議道:“韋國宗,既然如此,我們爲什麼不去碰碰運氣?分出一支水師進鄱陽湖,走贛江水道直接去南昌接管城防,如果馬秀儒那個清妖的獻城投降,我們不就等於是白揀了一座省城?”

    韋俊大爲心動,立即點頭表示可以考慮,另一邊的鐘廷生則趕緊提醒道:“國宗,別忘了超越小妖的軍隊正在打南昌城,我們去接管南昌,他們如果不樂意怎麼辦?”

    聽到這話,韋俊稍微動搖了一下,然而稍一盤算後,韋俊卻立即罵出了一句髒話,“去他孃的!東王萬歲和超越小妖簽定的條約說得很清楚,清妖的土地城池誰手快歸誰,清妖巡撫願意把南昌城獻給我們,關他超越小妖屁事?”

    說罷,韋俊還有恨恨的補充了一句,“如果超越小妖動武更好,正好讓東王萬歲看清楚他是什麼人,看東王萬歲還逼不逼着我們和超越小妖化敵爲友?!”

    拿定了主意,韋俊便也不顧鍾廷生的一再勸阻,當即決定派遣一千二百水師乘船趕往南昌接收城池,同時爲了防備吳軍方面警覺和阻攔,韋俊還特意安排了一個使者過湖去和駐紮在九江的吳軍聯繫,聲稱太平軍水師南下是去給駐紮在安仁的太平軍石鎮吉部運送補給,請求吳軍不要誤解自軍的行動。

    緊鑼密鼓的準備中,去和吳軍大將劉坤一、鮑超聯繫的使者很快帶來了吳軍的答覆,廩生出身的讀書人劉坤一不但明確表示絕不會干涉太平軍的正常軍事行動,還給韋俊等人送上了一份禮物,表示希望能與太平軍更進一步擴大友好往來。

    “狗清妖,鬼才願意和你們友好往來!”

    冷笑着把劉坤一的親筆書信撕得粉碎,韋俊這才向負責這次任務的親信大將朱長春交代了具體的行動計劃,安排朱長春掐算好時間出發,順理成章的在夜色降臨時趕到贛江入江口,然後藉着夜色掩護駛入贛江直奔南昌城。路上遇到吳軍斥候小船則聲稱是去幫助吳軍攻打南昌,儘可能的迷惑吳軍判斷,全速趕到南昌城下接管城池,然後再告訴吳軍是在路上遇到了清軍的請降使者才這麼做。

    除此之外,韋俊自然少不得交代朱長春,說如果這是清軍的誘敵之計,那就不必客氣,馬上厚着臉皮向城外的吳軍請求救援——如果吳軍不救也可以乘機找楊秀清告狀。朱長春領命,又問道:“國宗,如果超越小妖的軍隊對我們開火怎麼辦?”

    “堅決還擊!”韋俊脫口回答,又稍一盤算後,韋俊卻又還算謹慎的叮囑了一句,道:“記住,如果超越小妖的軍隊沒開槍,你絕不能開第一槍!否則東王萬歲那裏我們沒辦法交代。”

    接受了韋俊交代的命令之後,第二天快到正午時,朱長春就領着太平軍船隊從湖口張帆出發,在吳軍水師的眼皮子底下大搖大擺駛入鄱陽湖深處,期間吳軍水師也兌現了之前的承諾,沒有做任何的阻攔,毫不猶豫的讓路放行。

    一路暢通無阻,太平軍船隊十分順利在天色將黑時抵達了贛江入湖口,探明岸上沒有敵情之後,朱長春再一聲令下,船隊便立即轉進了贛江,搖擼划槳的全速趕往南昌方向。同時還是到了這個時候,朱長春才向所部太平軍將士知會了自軍此行的真正目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修真歸來在都市玄界之門萌物遇上高富帥:101
    天官賜福霸仙絕殺琴帝大帝姬顫抖吧渣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