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三百二十四章 共同開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三百二十四章 共同開發字體大小: A+
     

    出於控制軍隊的需要,三月初十下午的接近晚飯時分,吳超越纔在連牌匾都來不及更換的大元帥府裏擺設宴席,召集直系兵團的重要將領錢威、王孚和徐來等人,還有鄂勇將領丁汝昌、彭玉麟、多隆阿和李續賓兄弟,與衆將一起吃飯,也隨便向他們介紹自己決定起兵清君側的事。

    早就聽到傳言說吳超越要這麼做,湖北衆將當然誰都沒有過於驚訝,跟隨吳超越多年的錢威和王孚等人也馬上單膝跪下,立誓誓死追隨吳超越,彭玉麟和李續賓兄弟等湘軍老人和從太平軍那邊投降過來的丁汝昌也同樣表明心跡,發誓永遠追隨吳超越,絕不背叛。惟有旗人將領多隆阿保持沉默,沒有吭聲表態支持,但也沒跳起來要和吳超越拼命。——拼也絕對拼不過,吳超越的親兵隊重點關照的就是他。

    “多謝各位將軍對我的不離不棄,都請起吧,你們放心,此事若成,我定不辜負你們其中任何一人!你們的榮華富貴,官職爵位,全部包在我的身上!”

    許下重諾鼓勵幫兇走狗放心爲自己賣命之後,吳超越先是招呼衆人起身,然後才轉向了多隆阿,語氣誠懇的說道:“多將軍,我知道做爲一個旗人,你肯定還難接受我這個決定,也肯定不想追隨我起兵清君側,和你的旗人同族刀兵相見,我不怪你。”

    “所以,多將軍,你如果能夠理解我,知道我這麼做是爲了替朝廷撥亂反正,剪除朝中奸黨,願意留下,我對你也絕不相負,事成之後,我也肯定回報你以高官顯爵。你如果不能理解我,懷疑我這麼做是因爲我自己想當皇帝,認爲我是在謀反作亂,那你也可以隨時離開,我派人送你出境,讓你去你想去的地方。”

    多隆阿擡頭,心情複雜的看了吳超越一眼,然後才說道:“吳制臺,末將說句掏心窩子的話,我的確絕不願意和其他的朝廷官軍刀兵相見。可我又知道你決定清君側沒有做錯,兩宮皇太后勾結朝廷奸佞,破壞大清後宮不得干政的祖制,又動用軍隊圍攻先皇靈柩,抓捕先皇親封的顧命大臣,我也恨不得食她們之肉,寢她們之皮!但是……。”

    “但是什麼?”吳超越追問道。

    “但我擔心吳大人你如果真的打到京城,會自己做皇帝。”多隆阿坦然說道:“如果真是那樣,我幫着你興兵討逆,也就成了背叛朝廷和背叛旗人的無恥叛徒了,這點我絕對不能接受。”

    “多將軍,這點你就太小看我了。”吳超越語氣更加誠懇的說道:“我如果真有反心,想造反當皇帝,又何必要打什麼清君側的旗號?現在直接就自立爲帝不是更方便?多將軍若是不信,明天我的靖難檄文就要明發天下,你可以看看我在檄文之上是否立誓絕不窺視帝位?”

    “大人你真不是爲了自己當皇帝?”

    多隆阿還是有些將信將疑,吳超越則是毫不猶豫,馬上就發了一個又毒又重的誓,聲稱自己絕沒有想當皇帝的心思,然後才又在肚子裏說道:“我只是說不想當皇帝,可沒說不想當國王、總統或者主席。”

    聽了吳超越的毒誓,多隆阿疑心稍解,但又問道:“吳制臺,那你打算如何處置旗人百姓?是順者昌,逆者亡?還是不分青紅皁白的一味屠殺?”

    吳超越沉默了一下,然後纔回答道:“多將軍,這樣吧,我決定在明天或者後天就要派遣一支軍隊前往荊州,去和荊州將軍綿洵聯絡,要求他率領荊州八旗駐軍加入我的勤王隊伍。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話,荊州八旗兵肯定不會接受我的命令,我們之間肯定只能是武力說話,到了那個時候,你可以親眼看一看荊州八旗駐軍是怎麼做,我又是怎麼做,然後你就知道答案了,可以不?”

    問完了,吳超越又補充了一句,說道:“到時候,多將軍你可以選擇進荊州滿城和旗人並肩作戰,也可以乘船前往四川去投奔你的老上司都興阿,無論你做什麼樣的選擇,我都絕不會阻攔。”

    盤算了一下,在的確十分好奇的情況下,多隆阿點了點頭,說道:“好吧,我先去荊州走一趟,然後再給大人你答覆。”

    說罷,多隆阿又主動請求交出手中的鄂勇兵權,吳超越也沒拒絕,一邊暫時收回多隆阿的兵權,一邊親自提筆給多隆阿寫了一道通行令,讓多隆阿可以在攜帶家眷的情況下任意進出武漢城,通過任何的吳軍關卡。末了,吳超越又更加誠懇的說道:“多將軍,你如果一定要走,不妨提前打個招呼,我派人給你安排車船舟馬,也給你一筆路費。”

    “多謝吳制臺,末將倘若決心要走,定然提前知會,絕不做不辭而別之人。”多隆阿向吳超越單膝跪下,拱手道謝。

    次日一早,咸豐十年的三月十一上午,吳超越的討逆檄文正式頒佈!在檄文上,吳超越歷數政變集團的三大罪惡,第一,違背咸豐遺詔,捕拿八大顧命大臣篡權奪政,惑亂朝綱!第二,兩宮垂簾,違背滿清後宮不得干政的祖制!第三,縱兵圍攻咸豐梓宮,刀槍傷及咸豐靈柩,罪在不赦!

    檄文稱慈安慈禧爲禍國妖婦,列奕誴、奕訢、奕譞、僧格林沁、桂良、文祥與綿愉等人爲亂臣賊首,號召天下豪傑羣起討伐,同時吳超越又自封兼任總理天下勤王討逆兵馬大元帥,要求各省督撫提鎮及文武官員接受自己的號令指揮,聚集在自己的旗幟之下誅殺奸臣,清君側救國難,撥亂反正還朝綱之清明!

    除此之外,檄文上還有兩條重要內容必須提及,第一就是吳超越發誓自己此舉絕非窺視帝位,事成之後絕對會把政權歸還給祺祥大帝,又說自己若違此誓,天下英雄可盡討之,盡誅之!

    第二條則是無恥奸計,吳超越聲稱說考慮到逆賊勢大,鬼子六等亂臣賊子又拘禁祺祥於深宮,挾天子以令諸侯,各省督撫或有被其暫時矇蔽者,或有被賊勢所迫者,不得不暫時棲身逆賊帳下。討逆大元吳大人通情達理,允許他們暫時僞裝投敵留住有用之身,待時機成熟之時再與討逆大軍裏應外合,大破賊逆!然後既絕不追究他們的從逆之舉,也定然論功行賞,從重嘉獎!

    通俗的話來說,就是吳超越准許自己控制地之外的所有人可以暫時站在兩宮太后和鬼子六那邊,先保住小命,然後等吳軍殺到時再倒戈起義,加入吳超越的討逆大軍。在不把外省官員逼到絕路的情況下,給他們留下一個騎牆觀望的機會,最大限度的減輕吳軍所承受的阻力和壓力。

    還別說,吳超越的這道檄文雖然虛僞無恥得讓明眼人作嘔,但列舉的政變集團的三大罪行卻是貨真價實,無可辯駁,不但被許多人所接受,甚至就連吳超越那個正義感超強的丈母孃聶氏都堅決站在了女婿一邊,鼓勵吳超越放心討逆勤王,一定要殺進朝廷裏的亂臣賊子,也要求她的聽話兒子聶士成堅決追隨妹夫,與鬼子六集團的叛軍血戰到底!

    聽完了兇悍丈母孃的訓話,吳超越又趕緊回到了大堂,大堂之上,英法美俄四國的公使都已經應邀到場,準備接受吳超越以滿清外交部長身份宣佈的對外公告。

    “各位尊敬的公使先生,我不得不遺憾的告訴你們,我國京城之中發生了一次可恥的宮廷政變,以恭郡王愛新覺羅·奕訢爲首的政變集團,勾結違揹我大清法律的兩宮太后,武力逮捕了我國咸豐皇帝任命的輔政內閣成員,無恥竊取了我國朝廷權力,組建了一個卑鄙的非法政權。”

    “現在,我謹以大清咸豐皇帝任命的總理各國事務大臣的身份,宣佈北京目前的政權爲非法無效,請求西方諸國斷絕與他們的一切外交往來。並宣佈組建以我爲首的合法的臨時清國政府,請求西方諸國予以承認。”

    “做爲回報,我組建的臨時政府將無條件承認西元一八六零年三月二十日之前,我國前合法政府與西方各國簽訂的一切外交條約,並繼承西元一八六零年三月二十日之前我國合法政府所承諾的對外賠款,承諾繼續按期歸還,如有延遲,則以我國前合法政府與你們所簽訂的條約之規定支付利息,直至全部歸還完畢。”

    “除此之外,我謹代表清國臨時政府鄭重承諾,我臨時政府消滅清國京城的非法政權之後,將向西方諸國開放全部疆土,允許西方諸國商人及人民持護照自由遊覽、傳教、經商及投資。並承諾引入西方先進之制度、文化及科技,逐步改革憲政,廢除一切不合理之舊法,使我國成爲正常之文明國家。”

    和歷史上的孫大炮蔣委員長一樣,即便心裏不樂意,但是爲了爭取西方列強的支持和中立,吳超越卻還是硬着頭皮答應繼承滿清政府之前與西方列強簽訂的一系列不平等條約,答應繼續替咸豐大帝還錢,也主動做出了一些看似賣國的讓步,表明自己絕不會傷害西方列強在華利益的態度和立場。

    這樣的表態還是收到了吳超越所希望的效果,見吳超越在外交照會上正式承諾繼承條約及賠款,還有承諾全面開放中國市場,國內正被經濟危機所困擾英國公使普魯斯和美國公使華若翰馬上就正式表態,答應替吳超越向本國政府轉遞照會,請示本國政府的態度。法國公使布爾布隆則只是質疑了幾句吳超越臨時政府的合法性,就同樣答應向國內報告和請示,還答應盡力說服國內承認吳超越所組建的臨時政府。

    最難纏的當然是胃口大得如同無底洞的沙俄公使伊格納季耶夫,伊格納季耶夫除了強烈質疑湖北臨時政府的合法性之外,又向吳超越問道:“親愛的吳,既然你代表貴國臨時政府承諾繼承西方各國與貴國前合法政府所有簽訂之條約,那麼是否包括《璦琿條約》?又是否能在《璦琿條約》的基礎之上,對我國與貴國的疆土劃分做更進一步的調整?”

    吳超越萬分爲難,因爲《璦琿條約》是黑龍江將軍奕山在沒有經過滿清朝廷同意的情況下,私自與沙俄方面簽訂的賣國條約,把黑龍江以北大片疆土和吳超越好不容易請英法要回來的庫頁島割讓給了沙俄,滿清朝廷之前一直沒有承認,二鴉戰爭時伊格納季耶夫以調和需要報酬爲藉口,要求滿清朝廷承認這道條約,滿清朝廷也正式下文同意通過談判承認這個條約。

    二鴉戰爭後,吳超越爲了挽救這上百萬平方公里的寶貴土地,通過肅順爭取到了和沙俄談判的機會,也一直藉口沒有獲得滿清朝廷的批准,始終沒有鬆口答應承認《璦琿條約》,伊格納季耶夫對此一直表示強烈不滿。這會吳超越如果再繼續再斷然拒絕,沙俄方面自然是會毫不猶豫的站在鬼子六那邊。

    當然也絕不能答應,吳超越背不起這個黑鍋不說,伊格納季耶夫還在話裏留下了圈套,吳超越一旦答應就得被迫和伊格納季耶夫重新談判疆界劃分,到時候伊格納季耶夫自然會繼續獅子大開口,逼着吳超越割讓更多的土地。

    還好,吳超越之前曾經考慮過一個折中方案,這會正好可以拿出來敷衍,所以稍一盤算後,吳超越很快就開口回答道:“尊敬的伊格納季耶夫先生,十分抱歉,因爲我國咸豐皇帝突然病逝,臨終前並未下旨批准《璦琿條約》,同時我國新皇帝祺祥皇帝也被非法政府拘押,我無法與祺祥皇帝取得聯絡,不知道他對《璦琿條約》的態度,所以無法回答關於《璦琿條約》的問題。”

    “這麼說,我就只能是到京城去問貴國的新皇帝了?”伊格納季耶夫彬彬有禮的笑容中盡是猙獰。

    “我認爲沒這個必要。”吳超越微笑回答道:“第一,我相信我組建的湖北臨時政府,很快就能消滅京城裏的非法政權,救出被非法政權關押的祺祥皇帝,直接向祺祥皇帝徵求意見。第二,在此期間,關於《璦琿條約》中所涉及到的土地,我有一個肯定會讓伊格納季耶夫先生你滿意的提議。”

    “哦,吳先生請說。”伊格納季耶夫多少來了點興趣。

    “擱置爭議,共同開發。”吳超越拋出了一個後世名詞,振振有辭的說道:“我建議,在我國臨時政府消滅北京非法政權的這個期間,由貴我兩國的政府及人民共同開發《璦琿條約》所涉及之土地,待我國合法的臨時政府取得勝利,正式接管我國主權之後,再通過外交談判解決土地的歸屬權。”

    “也就是說,《璦琿條約》所涉及的土地,暫時由貴我兩國共有了?”伊格納季耶夫聽明白了吳超越的意思。

    “對。”吳超越點頭,又說道:“當然,做爲補償,我國將向貴國支付因爲內戰而延誤的談判費用,以及貴國因爲無法獲得《璦琿條約》所涉及之土地的完整主權的損失費用,我提議是每年十萬兩白銀,由我國臨時政府承擔。”

    “還有。”吳超越又補充道:“貴國在《璦琿條約》所涉及之土地上進行的開發投資,倘若所涉土地將來在談判中劃歸我國,我國政府也將予以全額退還。尊敬的伊格納季耶夫先生,我這個提議,你非常滿意吧?”

    逼着奕山在《璦琿條約》上簽字之後,沙俄軍隊實際上早就霸佔了所涉土地的,缺的也就是滿清政府正式承認疆界劃分而已。這會吳超越僅僅只是要求延遲談判並沒有斷然拒絕,同時還答應每年補償給沙俄十萬兩銀子,這樣的好事伊格納季耶夫當然頗爲動心。所以考慮了片刻之後,伊格納季耶夫同樣答應向國內徵求意見,也接受吳超越的要求,承諾盡力說服國內承認吳超越的湖北臨時政府爲清國合法政權。

    好不敷衍過關之後,吳超越也悄悄的鬆了口氣,暗道:“每年十萬兩銀子雖然心疼,但只要保住要回來的希望就行。窮時共同開發,達則自古以來,禮義廉就是沒最後那個字,後清外交的手段,我也得學一學。”

    和沙俄公使談判受的氣,吳超越當然發泄到了肯定不會聽話的荊州將軍綿老將軍身上,就在同一天,吳超越便派遣了王孚率領以兩條中型蒸汽炮船爲作戰主力的一支湖北水師西進,保護載有三千湖北軍隊的運兵船隊,前往荊州向綿愉傳令,以勤王討逆大元帥的身份要求綿愉率領荊州八旗駐軍加入自己麾下,北上討伐鬼子六集團。

    “我估計綿愉接受命令的可能很小,他如果斷然拒絕,立即開炮攻城,武力拿下荊州滿城!反抗者,一律格殺勿論!投降者自決去留,願意留下就乖乖交稅納糧,共赴國難!不願留下的,允許他們攜帶個人財物滾回北方!”



    上一頁 ←    → 下一頁

    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
    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鳳囚凰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