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三百二十二章 起兵第一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三百二十二章 起兵第一槍字體大小: A+
     

    楊嶽斌主動向吳超越的座船發起進攻完全是被逼的,此前因爲收編湘軍的事,楊嶽斌、胡林翼等湘軍頑固派本來就和吳超越鬧得極不愉快,這會在心懷鬼胎的情況下,看到李鴻章和崇恩先後一去不返,又聽到吳超越要他過去磕頭的命令,害怕被吳超越誘捕的楊嶽斌在極度恐懼下爲了自保,也就下達了衝擊吳超越旗艦奪船的命令。

    其實這也是楊嶽斌唯一的機會,在碧波萬頃的洞庭湖水面上和吳超越的三條蒸汽炮艇對決,以拖罟船和軍用舢板爲主力戰船的湖南水師無論是戰是逃,都絕無任何得手希望,惟有乘着吳軍的三條蒸汽炮艇同樣降帆下錨的機會,迅速衝上前去打近舷戰,湖南水師纔有那麼一點獲勝希望。

    “吳制臺的水師出了奸細,打着吳制臺的帥旗綁架了崇撫臺準備獻給長毛!衝上去奪船,救回崇撫臺!”

    這是楊嶽斌在倉促之間想出來的動手藉口,結果也還別說,靠着曾國藩此前留下來的嚴格軍紀,以湘軍水師殘部爲骨幹組建的湖南水師還真的立即執行命令,毫不猶豫的張帆划槳,靠着一陣突然刮來的東南大風,向吳軍水師的三條蒸汽炮船道德號、勇敢號和勝利號發起了衝鋒。而與此同時,吳軍的蒸汽炮艇除了鍋爐還在保持低速運轉外,連船錨都還沒來得及收起。

    “快!快!快!全速衝鋒,絕不能給長毛奸細的火輪船起錨加速的機會!打旗號,所有拖罟船對着敵人旗艦開炮!打!”

    楊嶽斌很清楚自己只有一個機會,所以除了不斷大吼命令全速前進外,還讓自己乘坐的拖罟船旗艦衝在了最前面,並果斷下令集中炮火對着吳超越的旗艦道德號開炮,妄圖先下手爲強一舉幹掉吳軍旗艦,搶佔先機!

    驚天動地的炮火聲在波濤盪漾的洞庭湖上回蕩,湖南水師的十餘條拖罟船接連開炮間,還真有不少的炮彈打中了吳軍旗艦道德號,然而很可惜,湖南水師的小口徑炮彈打在排水量達到六百噸以上的道德號船身上,基本上就和撓癢癢沒多少區別,連包裹銅皮的船舷都很難洞穿,即便是先開了炮,也沒能對道德號造成多大影響,訓練有素的吳軍水手也不慌不忙,一邊收帆一邊加大鍋爐火力,同時開炮還擊。

    咚!咚!咚!接二連三的恐怖巨響中,吳軍蒸汽炮艇也轟出了第一波輪射,儘管只有六門船首炮參與了輪射,也只有四發炮彈轟中了三條敵船,可是三十二磅重的實心炮彈卻象鐵拳一樣,直接洞穿了三條敵船的船舷直入船艙,接連穿過多個船艙方纔停下,瞬間重創敵船,也殺死殺傷了大量的敵船水手。

    早就知道自軍的炮火絕拼不過吳軍蒸汽炮艇,楊嶽斌對此也沒有過於驚訝,鷹隼一般的眼睛死死盯着的只是道德號,心中默默計算距離,雙手緊握拳頭,掌心盡是汗水,心裏也不斷祈禱,“一定要靠上去!一定要靠上去!”

    呼嘯飛來的康格里夫火箭很快就粉碎了楊嶽斌的美夢,同樣是斬首戰術,吳軍水師發射的五支火箭全都是衝着楊嶽斌的旗艦而來,兩支火箭準確命中楊嶽斌旗艦,箭頭上攜帶苦味酸火藥猛烈炸開間,楊嶽斌的旗艦船帆和船舷上也迅速燃起了沖天大火。另外三支火箭則越過楊嶽斌旗艦打進湖南水師的舢板船隊中,直接炸翻了兩條湖南水師的舢板。

    湖南水師仍然還有希望,吳軍的三條蒸汽炮船仍然還在加速之中,可好幾條湖南水師的軍用舢板已經逼近了道德號船舷的五十米之內。但還是可惜,道德號上突然大量投出的苦味酸手雷,卻又提醒了楊嶽斌另一件大事——以吳超越貪生怕死的惡劣性格,隨行的吳軍將士那有不全部武裝到牙齒的道理?

    手雷爆炸,幾條軍用舢板不是東倒西歪,就是直接粉碎冒煙,同時甲板上的吳超越親兵也不斷扣動扳機,用高精度米尼槍打出一顆接一顆的子彈,接連命中湘軍水手的同時,也讓楊嶽斌知道了一條傳言的確存在——吳超越的身邊,有一隊神槍手保護。

    徹底粉碎楊嶽斌所有希望的還是吳軍蒸汽炮艇的船速全開,馬力全開之後,在靜水無風環境中最高時速可以達到八節的吳軍蒸汽炮艇根本就用不着開炮浪費火藥和炮彈,僅僅只憑航行中帶起的波浪,就足以直接掀翻鄰近的湖南水師舢板,也不給敵人任何近舷作戰的機會。三條蒸汽炮船以品字形衝鋒間,就象三條脫弦利箭一樣,直接扎穿了湖南水師的龐大船隊,沒有開炮,光憑帶起的波浪,就直接掀翻了十幾條湖南水師舢板。

    在吳軍蒸汽炮艇絕對的噸位和船速優勢面前,湖南水師幾乎是在眨眼之間就鑄定了敗局,追不上打不着,逃不了更沒有任何的辦法能對吳軍蒸汽船形成那怕一點威脅,轉眼隊形大亂。同時吳軍的蒸汽炮船也不斷的精確開火,接連命中湖南水師僅有那十幾條拖罟船,受到重創的拖罟船接連帶傷逃出戰場,吳軍炮船也不做理會,只是逐漸集中火力轟擊楊嶽斌的旗艦,早已帶傷的楊嶽斌座船很快就千瘡百孔,迅速失去機動能力。

    知道敗局已定,楊嶽斌當然馬上打起了乘坐小船逃命的主意,然而就在他準備換船的時候,吳軍的勇敢號卻已經直接衝了過來,無比橫蠻的憑藉噸位優勢直接撞翻了試圖靠近他坐船的湘軍舢板,高喊着擒拿逆賊楊嶽斌的口號不斷開槍射擊,射殺楊嶽斌身邊的湘軍水手,也不斷投彈驅逐周圍的敵人小船。

    來不及換船,更來不及直接更換身上的顯眼將領服裝,楊嶽斌只能是直接跳進水中妄圖泅渡逃命,然而勇敢號上也隨之跳下了幾名水手,游泳撲向楊嶽斌,幾個水手還舉起手槍對着楊嶽斌吼,“投降不殺!”

    “哈哈!”楊嶽斌一邊奮力遊向不遠處的一條舢板,一邊狂笑罵道:“一幫白癡,有本事開槍啊,看你能不能打得響!”

    砰砰兩聲,金屬彈殼的史密斯手槍射擊間,楊嶽斌的屁股和肩膀接連中彈,冒出兩團血花,楊嶽斌也頓時就傻了眼睛,“這幫白癡手裏的洋槍,怎麼不怕水?”

    打傷了楊嶽斌讓他速度下降後,吳軍水手又接連開槍,打死打跑了周圍的其他敵人,輕而易舉的追上了楊嶽斌,也更加輕鬆的把他按進水裏灌了一肚子湖水,直接把他灌暈過去才把他拖回勇敢號,直接生擒了這個爲了個人利益而執意把湘軍殘部拉下苦海的湘軍將領,也幾乎是不費吹灰之力就讓羣龍無首的湖南水師土崩瓦解,自行崩潰。

    確認了生擒楊嶽斌的消息後,吳超越又聽從李鴻章的建議,讓徐來指揮蒸汽炮艇盯住了崇恩帶來的那三條官船,先以火炮毀其風帆,繼而開槍射殺甲板上拒絕投降的水手,跳舷奪船,同樣是沒費多少力氣就俘虜了那三條官船和崇恩的心腹何紹基。再接着,吳超越又立即命令道:“搜查這三條船,把所有公文都拿來給我!”

    被吳超越和李鴻章料中,在有備而來的崇恩座船臥艙之中,吳軍將士果然很快就找到了慈安和慈禧聯名頒佈的那道密詔。而看完了密詔之後,吳超越的臉色也頓時變成了鐵青色,重重一拳砸在了桌子上,心中說道:“只能是趕緊動手了。”

    知情識趣的李鴻章和戴文節都沒看那道密詔,也都沒敢問密詔內容,只是耐心等待吳超越的決定。而吳超越盤算了片刻之後,很快就怒吼道:“打旗號,返回湖北!”

    指揮蒸汽炮艇的徐來領命,立即出艙傳令,吳超越卻又衝戴文節吩咐道:“文節,擬文,第一道,以我湖廣兩江總督的名譽下文五省,所有軍隊全面戒備,無我命令,任何人不得調動一兵一卒!第二道給馮三保,告訴他崇恩謀反已經被我拿下,令他署理湖南巡撫,接管長沙擒拿胡林翼、阿克敦和凌方,就地解散湖南撫標,有反抗者,無論是誰,一律格殺勿論!”

    “慰亭,長沙那邊的情況我熟,讓我去給馮軍門幫忙吧。”李鴻章沉聲說道:“還有,我的兄長李瀚章還在長沙城裏,也不知道洞庭湖這邊的事,我得去救他!”

    吳超越稍一盤算,馬上就點了點頭,說道:“我派道德號保護你去,幫我岳父拿下長沙控制了局勢後,你隨道德號回湖北省城來見我,讓你的兄長給我岳父幫忙。”

    李鴻章拱手領命,又小心翼翼的提醒道:“慰亭,你也要小心,別忘了荊州那邊的鎮守軍隊,綿老將軍不受你節制,不會聽你的指揮。”

    吳超越點頭,也這才明白,其實自己的好兄弟李鴻章也早就看出自己懷有異心。——不過這也不奇怪,事實上湖廣地方上早就有不少人看出吳超越有擁兵自重的嫌疑。

    …………

    有船速和火力的優勢,吳超越返回湖北的路上當然就算有危險也不怕,所以我們還是先來看看李鴻章這邊的情況。攜帶着吳超越給馮三保的公文命令和崇恩的巡撫大印登上了道德號之後,同樣是靠着船速方面的優勢,道德號很輕鬆的就超過了先行逃走的湖南水師敗軍,即便對湘江水道不是十分熟悉,也很輕鬆的在第二天清晨、同時也是三月初三的清晨回到了長沙,見到了已經依令住進湘勇營中的馮三保。而與此同時,同樣是駐守在長沙城外的湖南撫標連崇恩已經被擒的事都還不知道。

    性格有些固執的馮三保一度有些不敢相信女婿會下這樣的命令,李鴻章則直接指出道:“馮軍門,這時候絕對不能猶豫,崇恩謀反試圖殺害慰亭,他的撫標肯定早有準備,你如果遲疑猶豫,讓湖南撫標先動了手,那你就算不怕也肯定要吃不小的虧,只能是先下手爲強,立即執行慰亭的總督憲令!”

    畢竟是正式的五省總督公文,同時公文還是來自女婿之手,雖然還是覺得難以理解,馮三保卻還是馬上召集湘勇衆將,公佈了崇恩謀反被吳超越拿下的驚人消息,然後一邊分兵進駐長沙城內接管城防,一邊親自率軍去擒拿胡林翼、阿克敦和凌方等人。

    馮三保的行動進行得並不是十分順利,因爲胡林翼這邊的動作也非常之快,雖然胡林翼等人並沒有收到崇恩被擒的消息,可是光看到勇敢號開到長沙城下,胡林翼、阿克敦和凌方等人也已經猜到情況不妙,也馬上執行了崇恩此前留下的應變計劃——阿克敦和凌方率領崇恩撫標舊部進城接管城防,張貼榜文宣稱馮三保謀反。胡林翼則親自率領湘軍出動,殺奔湘勇營地擒拿馮三保,妄圖殺馮三保一個措手不及。

    很可惜,事實上湘軍和湘勇都碰上了措手不及的情況,阿克敦和凌方率軍從北門入城,還沒全部進城,馮三保的副手吳軍老人黃崇經就已經帶着湘勇開始從長沙南門進城,又幾乎同時是在長沙知府衙門的門前碰面,兩軍相接湖南撫標匆忙開火,黃崇經被迫揮師迎戰,與阿克敦、凌方的軍隊在長沙街頭乒乒乓乓打成一團,長沙城裏也頓時一片大亂。

    而與此同時,馮三保帶着湘勇以逆時針的路線迂迴殺向湘軍營地時,又恰好和胡林翼在長沙東門外碰了面,兩軍相接,湘勇打前鋒的江忠濟堅決執行命令,搶先開火也逼得胡林翼被迫還擊迎戰,長沙城外的城下町同樣是迅速大亂。

    混戰的結果是武器裝備佔據絕對優勢的湘勇迅速佔了上風,黃崇經在城裏很快就把從沒上過戰場的湖南撫標打得滿地找牙,很輕鬆的就打死了阿克敦,迫使凌方帶着敗兵從北門出城逃命。而湘軍這邊的情況也大同小異,武器裝備處於絕對劣勢,士氣鬥志和兵員素質更不是鼎盛時間可比,光憑江忠濟的前部就直接擊敗了湘軍,迫使胡林翼只能是趕緊帶着湘軍逃回撫標駐地,與凌方的敗軍據營死守,靠着營防優勢纔好不容易穩定了局面。

    有軍政天才李鴻章幫忙,政治能力不是很高的馮三保倒是省了不少的力,聽取李鴻章的建議一邊封鎖長沙諸門搜捕殘敵,張貼蓋有湖南巡撫大印的榜文聲稱崇恩謀反,搶佔輿論先機的同時也穩定人心。一邊暫時停止攻打湖南撫標的營地,調集軍隊先把胡林翼等人重重包圍,然後纔派人持書進營,規定時限讓胡林翼和凌方等人放下武器投降,不然就開炮轟擊湖南撫標的營地。

    馮三保派出的使者見到胡林翼時,已經抱病多年的胡林翼早已在連驚帶怕之下奄奄一息,咯血不斷,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指着馮三保的使者只是咳嗽吐血,“你們,好大膽,造……,造反……。”

    “造反的是你們!”馮三保使者理直氣壯的反駁,大聲說道:“崇恩謀反,已被吳制臺拿下!吳制臺親自下令逮捕你們,放下武器投降,保你們不死!若是繼續執迷不悟,一切後果由你們自行承擔!”

    說起來也的確丟人,面對着馮三保和李鴻章的好心招降,包括八旗滿人凌方都選擇了放下武器投降,但是胡林翼卻還是斷然拒絕,與少部分湘軍將領士卒繼續據營死守,到了時限仍然不肯放下武器。馮三保也是迫於無奈,只能是下令開炮,轟擊以胡林翼爲首領的湘軍殘部。

    隆隆炮聲中,忠於胡林翼的湘軍士卒不斷倒下死傷,胡林翼也咯出了更多的鮮血,最終在看到湘勇列隊殺到近前時,胡林翼重重吐出了一口鮮血,腦袋垂下,喃喃說出了人生中的最後一句話,“皇上,臣盡忠了。”

    的確很荒唐,連吳超越都沒有想到的是,自己的起兵第一槍竟然會是打在湘軍殘部的頭上,還打死了湘軍名將胡林翼,對此還頗有那麼一些愧疚。然而吳超越的歷史如果能做好點,或許就會有任何的內疚……

    因爲,在曾國藩起兵之初,湘軍的紀律之嚴格其實絕不遜於凍死不拆屋的岳家軍,從不濫殺無辜,**擄掠,湘軍將領畢金科所部在甚至被迫挖草根剝樹皮充飢的情況下,仍然沒有強搶老百姓的一顆糧食。湘軍首度攻破武漢時,太平軍的童子軍不願被俘受辱,紛紛跳江自殺,湘軍將士還在曾國藩的指揮下跳入江中救人,救出了七百多名無辜的孩子。

    然而到了曾國藩丁憂回鄉之後,在胡林翼暫時擔任湘軍主帥期間,湘軍的軍紀卻迅速敗壞,製造出了駭人聽聞的九江大屠殺,首開了湘軍的屠城之先。結果胡林翼倒是靠着成噸的漢人鮮血坐穩了湖北巡撫的位置,獲得了咸豐大帝的絕對信任,既掌兵又掌錢,可是曾國藩到了再復出之時,湘軍的軍紀卻再也無法約束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
    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