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三百一十七章 祺祥政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三百一十七章 祺祥政變字體大小: A+
     

    僧格林沁僧王爺的確乖巧和識時務,不知道從那裏知道了鬼子六和慈安的事後,竟然還跑到了首席顧命大臣載垣的面前,建議載垣以此爲由,廢掉一向與載垣、肅順等人不和的鬼子六郡王爵位,關進宗人府永遠圈禁。

    “僧王爺,如果本王沒有記錯的話,你和恭王爺好象關係不算太差啊?”載垣故作詫異,微笑問道:“怎麼?今天會這樣的翻臉無情?”

    “載王爺恕罪,小王絕非翻臉無情。”僧王爺恭敬說道:“實在是恭王爺此番作爲太過讓人心寒,假扮薩滿潛入行宮也就罷了,竟然還與東太后在寢宮密談,如此胡作非爲,若不嚴懲,國法何存?”

    說罷,僧王爺還又壓低了聲音補充了一句,說道:“載王爺,而且小王還懷疑,恭王爺這麼做,很有可能是衝着你們八位顧命大臣,還請王爺小心。”

    載垣點了點頭,謝了一句領了僧王爺的人情,然後才說道:“僧王爺所言確實有理,但是沒辦法,當時唯一在場的太監已經服毒自殺,恭王爺和東太后又一口咬定他們只是敘叔嫂之情,想嚴辦恭王爺沒有證據啊。”

    “恭王爺假扮薩滿進宮,還和東太后在深宮密談,這不就是現成的罪證嗎?”僧王爺很奇怪的問道。

    “那先皇的身後清譽還要不要了?”載垣白了僧王爺一眼,說道:“這事如果公諸於衆,民間會有什麼傳言?先皇豈不是要身後蒙羞?”

    得載垣提醒,僧王爺這才猛的想起這種事確實不能公開,趕緊抽了自己一個嘴巴,連聲向載王爺道罪。然而僧王爺卻還是不肯罷休,又壓低了聲音說道:“載王爺,小王愚見,不能明着治恭王爺的罪也沒關係,我們可以暗着來,在私底下解決掉這個隱患。”

    “私底下?什麼意思?”載垣警惕的問道。

    “載王爺,千萬不要小看了恭王爺。”僧王爺沉聲說道:“先皇的幾個兄弟之中,就數他的才智最高,心機最深,而且還最擅長隱忍,被吳超越吳撫臺揭發他有異心之後,他仍然能輕鬆脫罪,擺脫牢獄之災,又藉着洋人入寇京師的機會東山再起,這樣的人若不早除,日後必爲禍患!”

    載垣盤算着不說話了,僧王爺察言觀色,便又壓低了聲音,說道:“載王爺,如果你們不願親自動手,小王可以代勞。回京之時,只要王爺你們讓小王押解恭王爺回京,小王可以擔保恭王爺回不到京城。”

    載垣還是不說話,心中卻多少有些動搖——借僧王爺的手幹掉危險的鬼子六,這樣的好事載垣當然求之不得。

    “載王爺!給小王這個機會吧!”

    見載垣遲遲不下決心,僧王爺乾脆撲通一聲向載垣雙膝跪下,語氣誠懇的說道:“載王爺,小王知道我以前多有不是,對你們多有冒犯,還和肅中堂的得意門生吳超越吳制臺齷齪不斷,但小王這次真的是誠心悔改,求王爺給小王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求王爺給我一個證明心跡的機會!”

    說罷,僧王爺還衝載垣連連磕頭,願納投名狀的決心情真意切。而載垣轉着眼睛盤算間,又突然想起了肅順之前提醒自己要注意京畿兵權的事,考慮到京畿一帶的兵權就在僧王爺的手中,載垣還是雙手攙起了僧王爺,微笑說道:“僧王爺,過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你的心跡本王也明白了。別急,等扶靈回京的時候再說。”

    見載垣沒有開口拒絕,僧王爺頓時大喜,忙向載垣連聲道謝,不斷阿諛表忠,又更加誠懇的懇求載垣在肅順面前替自己多多美言,讓肅順也給自己一個謝罪改過的機會。和肅順穿一條褲子的載垣一口答應,與僧王爺攀談了許久方散。

    忙碌中,時間很快就到了二月二十二這天,在距離起靈回京只剩下了一天時間的情況下,載垣突然以鬼子六獲罪之身不配隨同梓宮回京爲藉口,決定把鬼子六暫時移交給計劃中走在隊伍最後的察哈爾騎兵押解。端華和肅順兩個死黨對此表示不解時,載垣也在才把僧王爺的祕密提議告訴給了端華和肅順。

    “僧格林沁那個蠢貨有這麼好心?”肅順有些將信將疑,說道:“他就不怕受到牽連?這事就算不是他親自動手,他也跑不掉一個護送不力的罪啊?”

    “他沒得選擇。”載垣得意說道:“因爲慰亭的事,他之前沒少得罪咱們,這會他要是再不趕緊給我們做點事賣點力,別說他的職位了,就是他的爵位也保不住。”

    “我覺得可行。”端華也說道:“僧格林沁真要是這麼做了,以後他的身家性命就全部捏在我們手裏,用不着再擔心他反水不忠。他要是不敢抓住我們給他的這個機會,我們收拾他也名正言順。”

    考慮到僧王爺手中的京畿兵權,還有僧王爺身後龐大的蒙古勢力,肅順猶豫了片刻,便也點了點頭,說道:“好吧,就這麼辦,給他這個機會。”

    於是乎,已經被軟禁了不少時間的鬼子六很快就被移交給了僧王爺的軍隊看管,爲了在將來徹底撇清關係,載垣等人還故意沒派景壽麾下的御前侍衛到僧王爺軍中監視,直接把鬼子六交給僧王爺了事,僧王爺對此心領神會,請侍衛帶話讓載垣等人放心。

    二月二十三,規模龐大扶靈隊伍正式起靈回京,前鋒營和神機營居前開路,驍騎營和神機營居後爲第二隊,第三隊是御前侍衛所保護的咸豐棺材,顧命八大臣、兩宮皇太后和文武百官隨同,第四隊則是八旗步軍營,僧王爺的察哈爾騎走在最後。一路敲敲打打,浩浩蕩蕩,還動不動就停下來舉行什麼狗屁儀式,倒也十分熱鬧歡騰。

    回京路上的第一天倒是十分平靜,沒有發生任何的意外,然而休息了一夜過後,第二天正準備啓程時,慈禧卻突然派人把載垣和端華請到了面前,讓載垣和端華看到了正在慈安懷裏的祺祥大帝載淳,語帶歉意的說道:“載王爺,端王爺,有件事需得麻煩你們一下,皇上昨天下午一直哭過不停,太醫說這是因爲皇上年紀太小,不適應山裏的天氣,得趕緊換個環境,不然耽擱下去,龍體恐怕就會受到影響。”

    仔細看了被慈安抱着的載淳,見他神情的確有些萎靡,眼角帶着淚痕的依偎在慈安的懷裏低哼,似乎真的很不舒服。對滿清朝廷忠心耿耿的載垣和端華倒也不敢怠慢,忙向慈禧問道:“太后,那怎麼辦?”

    “王爺,要不這樣吧,反正我和東太后兩個婦道人家留下也幫不了你們什麼忙。”慈禧提議道:“不如請二位王爺派一隊侍衛給我們,讓我們先回京城休息如何?”

    “這……。”

    載垣和端華有些爲難,慈禧則又說道:“王爺,扶靈回京的路最少還要走六天,皇上如果一直這樣肯定受不了。還有,別說皇上了,一路上的各種折騰就是我和東太后婦道人家也有些受不了,所以我想我和東太后還是帶着皇上先走吧,這樣最多隻要三、四天時間就能到京城,讓皇上在宮裏好生休息如何?”

    慈禧故意只宣載垣和端華來說話,原因就是載垣和端華對滿清江山最忠心也最好說話,不象肅順那麼固執、暴躁和難纏。結果也不出慈禧所料,低聲商議了幾句後,載垣果然很勉強的點了點頭,說道:“既然皇上和西太后都想先走,臣等這就給你們安排侍衛和車駕。只不過東太后……。”

    “皇上離不開東太后。”慈禧接過話頭,聲音溫柔的說道:“皇上是哀家和東太后共同撫養長大的,除了我們倆誰也哄不住他,所以東太后最好也和我們一起先回京城。”

    說罷,慈禧還又微笑着向載垣說道:“載王爺放心,有哀家在,不會有事的。”

    這段時間以來與慈禧的友好合作,早已讓載垣和端華徹底放下了對慈禧的戒心,又看到載淳依偎在慈安的懷裏關係的確親密,載垣和端華便也不再多說什麼,立即就點頭答應,也馬上給兩宮太后和載淳安排了一隊御前侍衛,保護她們先行回京。

    在此期間,軍機處的章京領班曹毓英也不知道是吃錯了什麼藥,故意用一大堆急需處理的政務纏住了顧命大臣集團中最難纏的肅順。所以肅順還是在看到慈禧等人的鳳輦越衆上前之後,才趕緊放下手裏的差使,找到載垣和端華等人詢問原因,結果得知事情經過後,肅順心中難免有些生疑,忙向載垣等人問道:“西太后就這麼急?就算她和我們一起走,也耽擱不了幾天時間啊?”

    “皇上不習慣這麼走走停停,西太后怕他受不了。”載垣隨口回答,又安慰道:“沒事,保護她們回京的是御前侍衛,不會出什麼問題的。”

    肅順還是有些不放心,然而慈禧等人既然已經先走,肅順如果又改口逼着她們停下來同行,未免又顯得過於不敬。所以肅順無奈,也只好點了點頭,然後纔有些不滿的對載垣和端華說道:“以後再有這種事,最好先和我商量一下。”

    …………

    肅順沒有再和載垣、端華等鐵桿死黨商量類似情況的機會了,離開了扶靈隊伍後,慈禧藉口祺祥大帝載淳需要,不但要求一路馬不停蹄的急行前進,還走了小路捷徑加快速度。除此之外,期間慈禧還隨便找了一個藉口,給帶隊的侍衛首領安巴額圖琿封了一個副都統的官職,換得了安巴額圖琿的感激涕零,無條件執行慈禧的疾行命令。

    就這樣,僅僅只用了三天時間,慈禧和慈安就帶着載淳回到了京城,留守在京城裏的惇王爺和醇王爺也馬上把慈禧一行人迎進早被他們嚴密控制的大內。然後還沒等在紫禁城裏把屁股坐穩,慈禧馬上就向醇王爺問道:“六爺到了沒有?”

    慈禧這麼關心鬼子六當然不是擔心小叔子的生命安全,而是因爲鬼子六知道慈禧大部分的政變計劃,還知道那些人是這次政變的主力,慈禧纔不得不防着鬼子六沒能走脫,被肅順等人提前知道了機密。好在醇王爺馬上就回答道:“剛被僧王爺的人祕密送回了恭王府,臣弟已經派人去通知他了,估計一會就能進宮。”

    “很好。”慈禧鬆了口氣,又喝道:“傳兩宮懿旨,宣綿愉、彭蘊章、文祥、沈兆霖、寶鋆及前大學士桂良入宮覲見!”

    太監飛奔出宮去傳旨之後,已經換上郡王朝服的鬼子六很快就被太監領到了慈安和慈禧面前,叔嫂重逢時,鬼子六和慈安、慈禧都是淚溼衣衫,無不慶幸此番死中求活的計劃得手,一起成功擺脫顧命八大臣的控制和威脅。末了,慈安還向慈禧流淚說道:“多虧了妹妹以屈求伸的妙計,不然的話,我們姐妹和恭王爺恐怕誰都回不到京城了。”

    “姐姐,現在還不是慶祝的時候。”慈禧抹着眼淚說道:“我們得馬上公佈肅順等亂臣賊子的罪狀,搶佔道義先機,還得馬上調動京畿駐軍去逮捕載垣和肅順這幫賊子,不能有絲毫的大意。”

    慈安含淚點頭時,另一邊的惇王爺和醇王爺則迫不及待的說道:“兩位太后放心,惠老王爺,僧王爺的麾下諸將,還有直隸總督恆福和直隸提督樂善,都已經上書向你們和皇上表示效忠,你們只要一道詔書,京城和直隸的所有軍隊馬上聽從你們的號令。”

    慈安和慈禧一聽大喜,忙讓醇王爺親自提筆擬旨,徵兆直隸兵馬聽用。結果也是到了這個時候,鬼子六才逮到機會開口問道:“兩位太后,吳超越那裏怎麼辦?那天我們正要商議如何對付這個狗奴才就被打斷了,得趕緊想個辦法防範這個狗奴才狗急跳牆啊。”

    “放心,我們早有安排。”慈禧微微一笑,笑容有些猙獰的說道:“湖南巡撫崇恩會替我們收拾他!順利的話,不等吳超越知道肅順這邊的情況,崇恩那邊就已經把他逮捕了!”

    “崇恩有把握嗎?”鬼子六趕緊又問道。

    “只要崇愛卿依本宮的妙計行事,就一定有把握。”慈禧自信的回答,又更加自信的說道:“而且就算崇愛卿沒能得手,吳超越也定然不知我們想要除掉他,還可以用其他辦法繼續對付他!”

    是日,慈安、慈禧與一干沒能躋身顧命之列的文武官員商議至深夜方歇。次日一早,慈安和慈禧又下令敲響景陽鍾,召集在京所有文武官員入朝,當朝宣佈了肅順集團的兩個罪狀——第一,不肯盡心和議,導致咸豐北狩,京城受擾!第二,擅改懿旨,阻撓垂簾!

    除此之外,慈安和慈禧又當朝頒詔,還鬼子六親王爵,封議政王,領班軍機大臣,還彭蘊章和文祥軍機大臣職務,沈兆霖、寶鋆和桂良三人同進軍機處,另起爐竈火速建立起了一套政治班底。同時頒詔解除顧命八大臣的一切職務,封醇王爺爲步軍統領接管禁軍兵權,兼管前鋒營,任欽差大臣負責逮捕肅順等人,僧格林沁副之!

    還別說,慈安和慈禧的這個決定,還真獲得了京城裏無數軍民百姓的擁戴支持!——至少滿城裏的大街小巷中到處都是載歌載舞,歡聲如雷!

    “皇太后聖明!皇上聖明!停了我們旗人糧餉給漢人的肅順,就該千刀萬剮,凌遲處死!”



    上一頁 ←    → 下一頁

    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
    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