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三百一十四章 扶搖直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三百一十四章 扶搖直上字體大小: A+
     

    咸豐十年正月二十一日,公元一八六零年二月十二日清晨,滿清咸豐大帝愛新覺羅·奕詝病逝於熱河行宮,結束了他不滿二十九歲短暫而又醜陋的一生。

    咸豐大帝是滿清最後一個通過密詔立儲繼承皇位的皇帝,也是滿清最後一個掌握真正實權的皇帝,然而很悲哀的是,對於他只差三天就滿十年的執政作爲,就連他的基本盤八旗滿人都評價不高,把他稱爲了無遠見、無膽識、無才能、無作爲的四無皇帝,執政期間所做的一切不但沒能扭轉滿清皇朝的衰退衰弱,相反還嚴重的激化了本就十分激烈的社會及民族矛盾,導致滿清皇朝的風雨飄搖,根基搖動,更給多災多難的中華民族造成了更多的苦難壓迫,可謂死有餘辜。

    即便如此,咸豐大帝仍然被他的奴才走狗們厚顏無恥的冠以了清文宗這個廟號,諡號協天翊運執中垂謨懋德振武聖孝淵恭端仁寬敏莊儉顯皇帝,還成功的躲過了中華民族對他滔天罪行的審判懲罰,得以全屍而終。

    在惡貫滿盈前的最後時刻,咸豐大帝還別出心裁的爲他兒子設計了一個特殊的輔政制度,讓以載垣、端華和肅順爲首的顧命八大臣主持政務,替他兒子管理朝廷和地方,又讓他的兩個老婆、也就是在歷史上小有名氣的慈安太后和在歷史上聲名顯赫的慈禧太后控制聖旨印章,掌握最終決定權。

    咸豐大帝的用意對滿清朝廷來說當然很好,這麼做可以避免顧命大臣擅權獨斷,徹底架空他只有三歲多的兒子,保證繼承了他罪惡基因的兒子將來可以收回朝廷大權,也避免出現類似鰲拜之類的專橫權臣。同時也讓他的兩個老婆只有決定權而沒有處理具體政務的權力,避免後宮干政,也避免出現武則天那樣的女人攝政奪位情況。

    然而,咸豐大帝卻萬萬沒有料到的是,他自以爲得意的這個辦法不但沒有收到他所期望的效果,相反卻更加激化了他那兩個老婆和肅順集團本就存在的尖銳矛盾,接連導致了一連串權力鬥爭的衝突,甚至流血衝突。

    剛開始時還好,不管是收殮咸豐大帝的屍體還是安排各種葬禮儀式,肅順集團和兩宮皇太后都還知道收斂,各自忍讓沒發生任何不愉快,甚至就連肅順等人把載淳的帝號定爲兩宮皇太后極不滿意的祺祥二字,慈安和慈禧也都閉上嘴巴沒做任何反對,也以此換來了肅順等人對鬼子六到熱河行宮叩謁咸豐大帝梓宮一事的批准和同意,獲得了與外援接觸和互通音信的機會。

    慈安和慈禧的極力忍讓並沒有讓肅順等人知道收斂,再接下來,肅順的另一個奏請就讓慈安再也無法忍耐了——肅順竟然要封死黨吳超越爲湖廣兩江總督,欽差大臣,節制湖南、湖北、江西、安徽和江蘇五省兵馬,以即這五個省份除鎮守將軍外的所有文武官員,包括節制這五個省身份的所有巡撫及提督!

    “肅中堂,吳超越到底和你是什麼關係?”慈安太后忍無可忍的問道:“一口氣讓他節制五個省的兵馬和文武官員,你乾脆把大清江山送給他算了!我大清自開國以來,幾時出現過權力如此之大的總督?”

    “太后恕罪,微臣與吳超越毫無關係,微臣這麼做,一切都是爲了大清江山。”肅順不卑不亢的說道:“現今長毛猖獗,東南半壁淪陷,賊勢已然擴大到了山東腹地,大清江山危在旦夕。而今之計,惟有重用大清最爲驍勇善戰的能臣吳超越,委之以兩江湖廣大權,方能扶大廈之將傾,救社稷於危難!”

    “但也給他的權力太大了吧?”慈安太后憤怒說道:“是!哀家也知道,吳超越的確能征善戰屢破長毛,是大清在中原戰場上的中流砥柱!但是他再能幹,也不可能一口氣把五個省的大權一起交給他吧?”

    “太后,這也是形勢所迫啊。”肅順辯解道:“現今大清的地方財政已經各省自主,朝廷的正稅錢糧連給洋人的賠款和維持朝廷正常運轉都不夠,拿不出一兩銀子一顆糧食給吳超越練兵作戰,他以湖北一省之力,如何能敵得過長毛的百萬賊兵,東南半壁的財富錢糧?”

    “所以微臣認爲,要想平定長毛,惟一的辦法就是兩江湖廣之地盡數委以忠誠可靠且能征善戰的吳超越,使之集合五省之力剿匪平叛,大清江山方可迎來轉機!如若不然,僅湖北一省之力,吳超越再是能幹,也只能是象現在一樣,最多隻能做到力保湖北不失,西南穩定,而無法揮師東進,直搗賊巢!”

    把所有賭注押在吳超越一個人身上的肅順嘴巴快要說幹,慈安太后卻還是不聽,仍然不肯答應把這麼大的權力交給一個臣子。那邊的慈禧卻是突然咳嗽了一聲,聲音溫柔的說道:“姐姐,妹妹覺得肅中堂的話頗有道理,惟今之計,的確只有把五省大權交與吳超越,方能克敵平叛,剿平長毛。”

    肅順和慈安一起驚訝的看向慈禧時,慈禧又微笑說道:“肅中堂,你的提議只有一點哀家覺得不妥,哀家認爲讓吳超越節制湖廣兩江五省自巡撫和提鎮以下的文武官員即可,巡撫和提鎮不可使之節制。”

    “至於原因嘛,當然是我大清有規制,總督雖然位居巡撫之上,卻無權節制巡撫,倘若讓吳超越把五省巡撫和提督一起節制了,那不但違反了朝廷規制,也的確讓吳超越的權力有些過大。肅中堂,你以爲如何?”

    書中說明,慈禧這一手其實就是歷史上她用來對付曾國藩的,讓曾國藩督辦江蘇、安徽、江西和浙江四省軍務,節制這四個省份巡撫、提督和鎮守將軍以下的所有文武官員,表面上倒是對曾國藩恩寵有加,讓曾國藩更加賣命和忠心。

    然而實際上呢,因爲不能節制巡撫,被曾國藩保舉爲江蘇巡撫的李鴻章和同樣被曾國藩保舉爲浙江巡撫的左宗棠卻迅速反水,擺脫了曾國藩控制自行其事,成爲了滿清朝廷用來牽制和防範曾國藩造反的馬前卒。而被曾國藩保舉爲江西巡撫的林則徐女婿沈葆楨更是喊出了贛財贛用的口號,拒絕爲湘軍提供軍餉,讓曾國藩大罵其爲恩將仇報的白眼狼,可還是拿沈葆楨毫無辦法。

    對吳超越來說很幸運,肅順對吳超越的喜愛和信任遠在曾國藩之上,又一直認定吳超越這些年來在軍事上收穫不大是因爲官文和花沙納的先後掣肘,更深知如果不能讓吳超越節制各省巡撫就無法集合五省錢糧用於戰事。所以在把平定太平軍起義的所有賭注全部押在了吳超越一個人身上的情況下,肅順斷然拒絕了慈禧的提議,並公然說道:“西太后恕罪,臣不敢附和此議。”

    “微臣認爲,倘若吳超越無權節制巡撫,兩江湖廣之地便會令出多門,使各省地方官員無所適從,生出推委扯皮之弊,惟有能使吳超越節制除鎮守將軍外的所有五省官員,方可使大清五省之力聚爲一體,合爲一拳,如臂使指的剿滅長毛。”

    慈禧沉吟,知道如果繼續斷然拒絕的話,不但會導致和肅順的直接翻臉,還會激怒在地方上手握重兵的吳超越,在將來導致更加難以預料的危險後果。所以盤算了一下之後,慈禧對肅順說道:“肅中堂,那這樣如何,容我與姐姐稍做商議,然後再給你答覆?”

    見慈禧沒有斷然拒絕,肅順當然也沒有逼着慈安和慈禧當場決斷,立即一口答應。然後還是在肅順告辭離開之後,慈禧纔對慈安說道:“姐姐,我覺得爲了穩住肅順,讓他不生出疑心,應該答應他的奏請。”

    “妹妹,你糊塗了?”慈安白了慈禧一眼,說道:“吳超越是肅順的死黨,還要答應把這麼大的權力交給他?”

    “姐姐,請聽我細說。”慈禧沉聲說道:“第一,肅順要給吳超越的權力表面上看很大,實際上並不大,因爲江蘇和安徽這兩個省份已經基本落入長毛之手,江西也有一部分實際上是被長毛控制,吳超越在這三個身份的權力再大也只是虛名一個,除非吳超越把這些地方奪回來,否則就休想真正的管理和控制這些地方。”

    “妹妹甚至還可以肯定,這也正是肅順的真正用意。”慈禧又補充道:“肅順故意把實際上根本無法控制的兩江交給吳超越,就是想鼓勵吳超越全力東進,爲他自己奪回失地,也爲朝廷奪回失地。”

    慈安盤算了許久,這才勉強點了點頭,承認就算真讓吳超越控制五省,其實吳超越的權力也並不算太大。然後慈禧又說道:“第二嘛,正因爲吳超越是肅順的死黨,我們纔要全力的穩住他,要讓他認爲我們對他要比肅順更好,認爲即便沒有肅順在朝,他也有我們給他做靠山。這樣的話,他纔可以容忍肅順失權。”

    說到這,慈禧壓低了聲音,說道:“如若不然,倘若我們既堵住了吳超越的晉升之路,又把他的靠山肅順逐出朝廷,他就有可能狗急跳牆,公然反抗朝廷,甚至乘機打出清君側之類的旗號,與朝廷武力相見。如此一來,大清江山就真的是危如累卵了。”

    想到如果把吳超越逼得舉旗造反的恐怖後果,慈安下意識的打了一個寒戰,又盤算了片刻才問道:“但是吳超越如果尾大難掉怎麼辦?”

    “他現在實際上就已經尾大難掉了。”慈禧指出道:“湖北兵馬甲於中原,先皇又把四川交給了他的妻祖父署理,兵精糧足,朝廷實際上已經很難再有力制約於他。對於這樣的人,一味逼迫註定只能使他與朝廷越行越遠,只能採取懷柔安撫,使之掉以輕心,然後或是徐徐收權,散其黨羽,使之就範;或是以計擒之,直接捕殺,方爲上策。”

    又考慮了許久,在不願把吳超越徹底逼到對立面的情況下,慈安這才勉強點了點頭,說道:“好吧,待下次與肅順見面,就答應他的奏請,先把吳超越穩住再說。”

    “姐姐,這個人情得我們做。”

    慈禧微微一笑,立即提筆擬旨,以兩宮皇太后的口氣給吳超越封了湖廣兩江總督的驚人頭銜,授權吳超越節制五省兵馬及巡撫提督,又額外贈送了吳超越一個太子少保的虛銜,親手蓋上了自己替載淳掌管的同道堂印章。慈安見了醒悟,忙拿出御賞印章蓋上,還稱讚道:“還是妹妹細心,如此一來,吳超越就得領我們姐妹的情了。”

    “不止如此,我還要乘機離間肅順和吳超越。”慈禧微笑說道:“肅順是聰明人,看到這道詔書,肯定會明白我們是在故意拉攏吳超越,就算他對吳超越再信任,也必然會有些警惕懷疑,只要他對吳超越生出了疑心,我們就有機會讓他和吳超越反目了。”

    “那妹妹打算怎麼做?”慈安趕緊問道。

    慈禧抿嘴一笑,又提筆做書,給吳超越寫了一道問候書信,敘述了一番自家與吳超越的舊情,又感謝了吳超越當初在當塗對她父親和妹妹的救命之恩,然後又說了一些當今時政,最後又問候了吳超越的家人,要吳超越務必給自己回一道書信,讓自己知道吳超越現在的情況。

    末了,慈禧把書信封好交給安德海,吩咐道:“先派人把這道書信送去湖北,然後再在宮裏放出風聲,就說我寫了一道很重要的書信給吳超越,務必要讓肅順的人知道這道書信的存在。”

    安德海恭聲唱諾,立即依令而行,慈安則拍手叫好,連誇慈禧聰明,說只要肅順去信追問書信內容,吳超越和肅順之間就非得生出隔閡不可。慈禧則連聲謙虛,又十分遺憾的說道:“只可惜現在真不能把吳超越逼急了,不然的話,我還真想效仿曹孟德抹書間韓遂,讓吳超越和肅順直接翻臉。”

    工於心計的慈禧確實很擅長抓住敵人的弱點,看到慈安和慈禧以她們的名譽封吳超越爲湖廣兩江總督的詔書後,肅順果然馬上就明白了兩宮皇太后是準備挖他的牆角,而再當侍衛密報說慈禧和吳超越有暗中的書信往來後,肅順對吳超越再信任難免也有一些擔憂了,“小兔崽子,老子對你可是把心都挖出來了,你該不會當了白眼狼吧?”

    順便說一句,肅順也知道吳超越和慈禧早就有暗中勾結,還知道慈禧沒少在咸豐大帝的耳朵邊爲吳超越吹枕頭風,所以不管看吳超越再順眼,肅順也難免有些擔心吳超越會和慈禧勾搭成奸。

    再接着,在慈安和慈禧的祕密授意之下,熱河行宮裏又發生了一件大事——御史高延祜上書,奏請兩宮太后垂簾聽政,事實上替載淳掌握皇權。慈安和慈禧也乘機把這道奏疏放到肅順等顧命八大臣面前,試探顧命八大臣對自己們掌權的態度。結果回答慈安和慈禧的,卻是顧命八大臣的異口同聲!

    “按祖宗家法,高延祜當立斬!大清祖制,後宮不得干政!高延祜膽大包天,竟敢奏請實施破壞我大清祖制之事,如此亂臣賊子,不殺難以正國法!”

    摸清楚了顧命八大臣的立場態度,立即讓步答應不用高延祜之言的同時,慈安和慈禧心裏都明白,知道自己們要象母雞司晨,就非得除掉顧命八大臣不可了。

    結果就是湊巧,恰好就在這一天,恭郡王鬼子六披麻戴孝的來到了熱河行宮,爲慈安和慈禧送來了最強有力的幫助。然而就在慈安和慈禧滿心歡喜的設法與鬼子六見面密談之時,她們卻又做夢都沒有想到的是,吳超越的幫兇代言人郭嵩燾也恰好在這一天來到了熱河。



    上一頁 ←    → 下一頁

    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
    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