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三百零八章 鬼子六的努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三百零八章 鬼子六的努力字體大小: A+
     

    愛新覺羅·奕訢之所以在歷史上名號鬼子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擅長和洋人打交道,能夠部分接受當時的確遠超中國的西方先進文化和制度,並主張學習西方的先進文化技術,後來甚至還學會了一點外語,所以才被迂腐保守的晚清士大夫和被奴化教育洗腦洗得最嚴重的京城百姓尊稱爲鬼子六,也把他一手組建的總理各國事務衙門稱爲鬼使衙門。

    也正因爲如此,當俄羅斯公使伊格納季耶夫對鬼子六詳細介紹了現代外交的重要性之後,鬼子六也很快就發現了吳超越包藏的禍心,甚至還結合滿清朝廷目前的特殊情況,隱約猜到了吳超越甚至還想依靠外交大權控制整個滿清的通商口岸,徹底壟斷滿清朝廷和西方列強的溝通聯絡渠道。

    做爲根正苗紅的野豬皮子孫,鬼子六當然不願讓滿清朝廷的外交大權被吳超越掌握,更不想讓吳超越成爲滿清朝廷的對外喉舌,讓吳超越可以代表滿清朝廷對西方列強發言說話,這麼做不但會讓誣告自己謀反的吳超越權力更大,更加小醜跳樑,還相當之危險。所以鬼子六也沒遲疑,乘着滿清外交部還沒正式建立在湖北省城,趕緊找到了自己的五哥七弟,向他們介紹情況併發出警告,力勸他們上書咸豐大帝,讓咸豐大帝收回成命,也收回重要的外交大權。

    很可惜,惇王爺和醇王爺根本就不明白一個主權國家的外交權力有多重要,不管鬼子六用再簡單直白的方式介紹解釋,惇王爺和醇王爺都始終只認定一點——咸豐大帝不想讓洋鬼子住在京城裏,勸咸豐大帝改主意又同意讓洋人常駐京城是找死!最後被鬼子六纏得煩了,惇王爺還對鬼子六說道:“六弟,既然你覺得讓洋人公使常駐湖北不妥,那你乾脆親自去一趟熱河拜見皇兄,當面向皇兄介紹你說的這些情況,請皇兄收回成命。”

    猶豫了許久,爲了野豬皮家族的江山永固,即便明知道會有可能觸怒咸豐大帝,鬼子六還是懇請目前擔任監國的惇王爺允許自己北上熱河,惇王爺倒也沒遲疑,馬上就給鬼子六找了一個北上的藉口,讓鬼子六到熱河拜見咸豐大帝,也順便奏請咸豐大帝確定還朝之期,以便安排迎接。

    帶着惇王爺交託的公務,鬼子六第二天就起程北上,並在三天多時間後順利趕到了熱河,然而在熱河行宮的門前,鬼子六請求立即覲見咸豐大帝的請求,卻遭到了行在總管大臣肅順的斷然拒絕。不但如此,肅順還十分不悅的向鬼子六問道:“六爺,你身爲皇子,沒有聖旨爲什麼要擅自離開京城?難道你不知道,這是違反祖宗家法的事?”

    “是惇王爺讓我代表他和醇王爺來給萬歲請安,懇請皇上儘快還朝回京。”鬼子六忍氣吞聲的回答道。

    “可有奏疏?”肅順大模大樣的問,鬼子六趕緊拿出了惇王爺的摺子後,肅順先是一努嘴叫人接下來,然後又吩咐道:“回館驛休息去吧,皇上如果下旨召見,我會派人去傳你。”

    連親王爵位都已經被擄了,鬼子六當然不敢和肅順抗辯,乖乖回了館驛休息侯命,然而讓鬼子六奇怪的是,他在館驛裏足足等了兩天,竟然都沒有等到任何消息。鬼子六覺得奇怪,便又一次跑到了行宮門前求見,結果這次卻是連肅順都沒有見到,就被肅順派出來的侍衛給攆回了館驛繼續等待。

    “肅順這是在幹什麼?該不會五哥的摺子,他到現在都還沒有進呈給皇兄吧?”

    在館驛裏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第二天的中午時分,驛館外突然有人來報,說是有故人求見,在熱河沒什麼熟人的鬼子六滿頭霧水,但還是下令召見,結果很快的,一個平民打扮的男子就被領到了鬼子六的面前,接着再仔細看清那人模樣時,鬼子六更是大吃一驚,脫口說道:“安……!”

    鬼子六的驚呼被穿着百姓衣服的養心殿太監總管安德海用眼色和手勢打斷,醒悟過來後,鬼子六趕緊命從人守住門窗,然後才低聲問道:“安公公,你怎麼親自來了?還怎麼打扮成了這樣?”

    “六爺,奴才現在是不得不小心啊。”安德海倒也沒隱晦,一見面就哭訴起了自己目前的悲慘處境,說自己到了熱河後因爲沒了養心殿可以管理,就被一向不和的太監總管韓來玉乘機排擠出了咸豐大帝的身邊,安德海不得已,只能是請求與自己熟識的懿貴妃把自己要到她的身邊侍侯,這才重新獲得了偶爾能在咸豐大帝面前露臉請安的諂媚機會。

    鬼子六當然沒心思去關心太監奴才之間的權力爭鬥,只是立即問起安德海的來意,安德海也這才說道:“六爺,是懿主子叫奴才來的,奴才昨天看到你在行宮門前等候,就對懿主子說了這件事。結果昨天晚上是懿主子伺候主子就寢,期間主子壓根就沒提起過六爺你來熱河的事,懿主子覺得奇怪,就派奴才來這裏向你直接打聽消息了。”

    “皇兄真的不知道我已經到了熱河?”

    鬼子六聽了臉色一變,趕緊把自己來熱河已經三天的情況告訴了安德海,又說了自己請肅順代爲遞交奏摺的事。結果安德海聽了頗是咬牙,說道:“還真被懿主子給猜中了,果然是肅中堂搞的鬼,故意不讓主子知道六爺你來了熱河,不想讓你們見面。”

    “那皇嫂可知道肅順爲什麼不想讓我見到皇兄?”鬼子六趕緊問道。

    “這個懿主子沒說。”安德海搖頭,又說道:“但奴才愚見,肅中堂或許是怕六爺你和主子見面之後,主子會賞還你爵位差使。因爲主子在懿主子面前已經好幾次提起過六爺你,誇六爺你這次不顧戴罪之身主動請纓,挺身而出幫五爺、七爺和洋鬼子談判,做事很有擔當,似乎有賞還你王爵和重新任用你的打算。”

    鬼子六恍然大悟,也對肅順益發的咬牙切齒——爲了不給自己東山再起的機會,還真是什麼手段都用得出來啊!

    暗恨之後,鬼子六當然是馬上懇請安德海給自己的皇嫂懿貴妃帶話,請嫂子設法讓皇兄知道自己已經到了熱河下旨召見,安德海一口答應,然後趕緊告辭離開。在分手時,鬼子六又順口問了一下咸豐大帝現在的情況,結果安德海的皺眉回答讓鬼子六心中一緊。

    “主子現在的情況不太好,龍體有些染恙,不光酒喝得越來越多,還把益壽如意膏抽得越來越厲害,不管誰勸主子都不肯聽。懿主子擔心……。”

    “擔心什麼?”鬼子六趕緊追問。

    “奴才不敢說,六爺你心裏明白就是了。”

    安德海的回答讓鬼子六心中又是一緊,讓鬼子六忍不住在心裏驚呼了一句,“難道皇兄已經病到了有駕崩的可能?不會那麼快吧?”

    …………

    有直通枕頭邊的進言渠道就是方便,也不知道懿貴妃用了手段,纔到了第二天上午,行宮就傳來旨意,讓鬼子六去行宮見駕。鬼子六領命大喜,忙換了正裝隨傳旨太監入宮,在肅順和載垣等人冷漠敵視的目光中被領進了熱河行宮的煙波致爽殿,終於見到了來到熱河已經兩個月的咸豐大帝。

    自打被吳超越誣告謀反關入宗人府後,鬼子六已經有半年多時間沒能再見到咸豐大帝,結果這次見面看清楚了咸豐大帝的模樣後,鬼子六馬上就大吃了一驚——才半年多沒見,咸豐大帝的模樣變得都有些讓鬼子六不敢認了,整整瘦了一圈不說,臉上的皮膚也明顯灰暗了許多,顴骨突出,雙頰內陷,模樣象足了一個京城裏常見的鴉片煙鬼,還是把鴉片抽得十分嚴重那種煙鬼。

    還有更讓鬼子六心驚肉跳的事,正在聽戲的咸豐大帝面前不但公然擺着鴉片煙槍和酒壺酒杯,懷裏還摟着一個裹着小腳的漂亮女子,見了鬼子六磕頭也不放開那女子,還對那女子調笑道:“寶貝,給你介紹一下,他就是朕的六弟奕訢,快叫六爺。”

    那女子起身想要給鬼子六見禮,咸豐大帝卻一把按住她,瘦手拍打着那女子的身體,微笑着衝鬼子六說道:“六弟,什麼時候到的熱河,爲什麼不直接來行宮給朕請安?”

    沒等鬼子六回答,肅順就搶着說道:“主子,六爺來熱河已經有幾天時間了,前幾天主子你龍體欠安,政事又多,奴才就沒急着稟報,想等主子你有空時再奏稟。”

    “原來是這樣。”

    咸豐大帝點了點頭,也沒追究肅順的貽誤奏報,只是招呼鬼子六坐下,然後才向鬼子問起來意,鬼子六忙把替五哥七弟向咸豐大帝請安的事說了,又說了想奏請咸豐大帝趕快回朝的事。咸豐大帝則搖頭說道:“老五老七的心意朕領了,但是朕在熱河住得挺好,洋人剛走,京城情況尚未完全安定,朕還不想急着回去。”

    鬼子六再次堅持,可咸豐大帝堅決不聽,然後還主動撇開了這個話題,說道:“五弟七弟奏報,你這次不但主動站出來給他們幫忙和洋人談判,還在談判中幹得不錯,沒丟我天朝顏面,辛苦你了。這樣吧,朕封你爲恭郡王,議和副大臣,和老七一起繼續給老五幫忙,儘快把洋人遞交國書的事解決了,也把和羅剎國談判的事結了,讓羅剎公使也住到湖北去,把差事辦漂亮,然後朕再賞還你親王。”

    鬼子六趕緊離席謝恩,說了許多話的咸豐大帝則迫不及待的拿起了鴉片槍吞雲吐霧,一邊大口大口抽着上好的印度鴉片,一邊隨口說道:“沒什麼事就跪安吧,來人,賜恭郡王御膳一席。”

    知道一旦離開就很難再有見到咸豐大帝的機會,鬼子六沒敢浪費皇嫂好不容易爲自己爭取到的寶貴機會,不顧肅順和載垣等吳超越的鐵桿靠山在場,趕緊磕頭請求發言,也乘機把外交大權的重要性報告給了咸豐大帝,力請咸豐大帝收回成命,不要讓西洋公使常駐京城,也奏請不要在湖北設立總理各國事務衙門,更不要把這個衙門交給吳超越掌管。

    很可惜,雖然咸豐大帝一向猜忌和擔心吳超越會有異心,然而咸豐大帝卻更不願意讓洋人住在北京,所以即便覺得鬼子六的擔心有點道理,咸豐大帝卻重重吸了一口鴉片煙,吐着煙說道:“讓洋人公使常駐湖北省城,是都在條約上籤了的事,洋人也答應了,就別再節外生枝了。至於總理各國事務衙門的事,先讓吳愛卿搞起來,先把和洋人打交道那些條條款款都理順了,朕自然會另派重臣掌管這個衙門。”

    鬼子六萬分無奈的時候,肅順卻乘機進言,冠冕堂皇的說道:“主子,既然英法美三夷公使都已經同意常駐湖北了,那奴才認爲,主子不妨現在就下道旨意,讓吳超越在湖北立即着手創辦這個衙門,如此一來,等於就是堵住了羅剎國公使的嘴,讓他想不常駐湖北都不行。”

    “愛卿所言,正合朕意。”咸豐大帝滿意領旨,說道:“即刻下旨,令吳愛卿在湖北創建總理諸國事務衙門,設總理大臣監管,讓吳愛卿暫時兼任,另着禮部及理藩院派人到湖北協助吳愛卿辦理此事,儘快擬出具體章程,然後報軍機處批准。”

    肅順等人歡天喜地的領旨,鬼子六卻是心中狂吼,“肅順,你這個王八蛋!你真想亡了我大清江山是不是?吳超越那個狗蠻子又是署理湖廣總督,又是實領湖北巡撫的職權,掌錢掌兵還要把外交大權交給他,他如果真的起兵造反?誰還你能製得住他?誰還能製得住他?”

    巧得就好象是提前安排好的一樣,鬼子六垂頭喪氣的離開煙波致爽殿時,正好碰上他嫂子之一的懿貴妃抱着咸豐大帝唯一的兒子載淳路過附近,鬼子六慌忙上前請安,懿貴妃含笑讓鬼子六起身,與鬼子六寒暄着互相問候,又叫載淳給鬼子六行禮,教年僅三歲的載淳叫鬼子六六叔,親熱得就好象真是嫂子和小叔子說話一樣。

    懿貴妃這麼做當然不是無的放矢,乘着逐步遠離侍衛的機會,懿貴妃低聲說了一句,“是皇后把你來熱河的事告訴了皇上,她也對肅順不滿,別急着走,我們會讓小安子再和你聯絡。”

    聽到這話,鬼子六眼睛一亮,微微點了點頭。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至尊劍皇
    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