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三百零四章 我們的考古習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三百零四章 我們的考古習慣字體大小: A+
     

    英法兩國向惇王爺兄弟提出的不平等條約,與歷史上的《中英北京條約》和《中法國際條約》基本相同,主要內容就是新開包括天津在內的一堆通商口岸,賠給英法兩國各八百萬兩銀子,把九龍半島割給英國,允許熱心傳教事業的法國人在滿清各省購買和租賃土地,自由建造教堂,允許英法兩國招募華工出國。

    變動最大的一條來自湖北方面的努力,把允許各國公使常駐北京改爲了常駐湖北漢口,在湖北省城設立總理各國事務衙門,專職負責與各國公使交涉聯絡,幫助西方各國與滿清朝廷溝通交流,處理滿清朝廷的一切外交事務。

    因爲知道吳超越在外交方面好打交道,又熟悉西方的文化風俗與政治制度,與吳超越交流溝通遠比與任何滿清官員容易高效,英法兩國很勉強的同意了改動這一條,但又提出了一個補充條件,就是要由英法兩國公使當面向咸豐大帝遞交國書。

    咸豐大帝遲遲沒有下旨讓惇王爺兄弟在條約上簽字就是因爲這一條,但並不是因爲吳超越無恥竊取滿清朝廷的外交大權——還完全相反,咸豐大帝對吳超越主動獻計讓各國公使常駐湖北這點非常高興,連誇吳超越忠心懂事,還早早就決定讓吳超越兼任外務大臣掌管總理衙門,替朝廷去和洋人打交道。

    真正讓咸豐大帝痛恨的是英法兩國在這一條提出的附加條件——讓英法兩國公使向他當面遞交國書!咸豐大帝不肯和洋人見面!不願意的原因有兩個,一是洋人拜見他時不會下跪磕頭,有損他的威嚴!二是咸豐大帝擔心洋人這麼多年來無數次提出想和他見面是不安好心,是想乘機謀王刺駕幹掉他!

    正因爲如此,咸豐大帝才一再密諭惇王爺兄弟,要求他們無論如何要抹掉這一條,否則就絕不允許簽約。

    惇王爺和醇王爺兄弟巴不得咸豐大帝下這樣的旨意,因爲談判一旦達成,在賣國條約上簽字的就得是他們這對難兄難弟,留下千古的罵名,所以惇王爺和醇王爺最希望的就是把談判時間拖得越長越好,拖到咸豐大帝覺得他們辦事無能,另換一個欽差大臣來背這口黑鍋,籤這份賣國條約。

    再所以,在經過近一個月時間的漫長談判之後,在洋人已經絕不可能再做出任何讓步的情況下,也在英法聯軍霸佔着京城的情況下,惇王爺和醇王爺還是遲遲不肯在條約上簽字,還不斷派人到熱河活動,嘗試勸說咸豐大帝另換談判代表。

    託了英法聯軍還算講點道理的福,惇王爺和醇王爺的手下人還可以憑藉證件自由出入恭王府傳遞信息,所以在黃勝、郭嵩燾和龔橙三人密談的第二天下午時,惇王爺兄弟和鬼子六就已經知道了英法聯軍開始搶劫圓明園的消息,還知道圓明園主管大臣文豐因爲攔不住洋人行劫,已經跳了福海自殺。

    對此,惇王爺倆兄弟和鬼子六雖然多少有些心疼,卻也並不怎麼在意——反正圓明園裏面的東西不歸他們所有。年僅十九歲的醇王爺還選擇性遺忘他祖上入關時的豐功偉績,哼哼道:“洋鬼子,果然暴露了你們不通禮儀的無恥本質!化外蠻夷!”

    “幸虧只是搶圓明園,沒搶紫禁城。”惇王爺也拍着胸口說道:“洋鬼子搶了圓明園,咱們還可以藉口圓明園在城外,說沒辦法來不及顧及,要是讓洋鬼子搶了紫禁城,咱們可就沒辦法向皇兄交代了。”

    只有鬼子六沒吭聲,但也在心裏說道:“搶就搶吧,反正園子裏面的東西都是皇兄一個人的,洋鬼子搶得再多也和我沒什麼關係。雖然有點對不起皇兄,但最好洋人搶東西的時候再放幾把火,給皇兄一個教訓,逼着他直接下聖旨簽約,這樣我們就不用擔心背黑鍋,我也可以靠着這個機會東山再起了。”

    當然,也不能說惇王爺三兄弟完全不管圓明園的死活,至少惇王爺又向信使隨便問了問具體的搶劫情況,當得知除了英法聯軍之外,還有許多附近的海淀百姓也加入了搶劫行列,還自願幫洋人運送搶到珠寶文物換取洋人同意他們也分好處時,惇王爺頓時就暴跳如雷了,怒吼道:“這些漢蠻子,簡直就是無法無天,竟然敢幫洋人搶圓明園?領頭的漢蠻子是誰問清楚沒有,等事情了結,本王要他全家死光光!”

    “問清楚了。”信使如實答道:“是內務府正藍旗的一個旗奴,叫李崇年,幫着洋人搶圓明園的也幾乎都是旗人。還有,聽圓明園裏逃出來的太監說,前幾天就已經不斷有旗人跑進圓明園裏偷搶了。”

    聽到這話,惇王爺的表情當然是要多尷尬有多尷尬了,半晌才訕訕罵道:“這些狗奴才,窮瘋了,爲了撈點銀子,連主子都能賣。”

    “也怪肅順。”醇王爺掉轉槍口,說道:“他斷了咱們旗人的鐵桿莊稼,咱們旗人過不下去了纔沒得選擇,不然的話,那會出現這樣的事?”

    惇王爺大點其頭,也是認爲砍掉旗人錢糧俸祿供給前線的肅順應該承擔首責,與醇王爺你一言我一語只是唾罵肅順的專橫跋扈,欺滿擡漢,恨肅順恨得蛋疼的鬼子六雖然沒有開口附和,卻也在心裏暗暗琢磨——能不能讓咸豐大帝覺得八旗子弟之所以幫着洋人搶圓明園,全是因爲肅順的本末倒置,苛刻滿蒙旗人?

    惇王爺和醇王爺罵肅順罵得正起勁的時候,門外突然有人來報,說是英國公使普魯斯與法國公使布爾布隆聯袂求見,來向惇王爺兄弟遞交外交照會。已經逐漸熟悉西方外交規矩的惇王爺三兄弟不敢怠慢,趕緊一起來到大堂,與普魯斯和布爾布隆見面。

    普魯斯和布爾布隆明顯是有備而來,與惇王爺三兄弟見面後沒有寒暄幾句,立即就拿出了一份英法兩國公使聯名的外交照會,由漢語嫺熟的布爾布隆說道:“密斯特惇,密斯特醇,貴國有句話,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目前的局勢,並非一日集成,我英法兩國公使今日向貴國政府提出正式照會如下。”

    “鑑於貴國全權代表在議和談判中一再敷衍搪塞,以及貴國軍隊無理扣押及殺害英法兩國外交人員的野蠻行徑,英國全權代表額爾金將軍與法國全權代表葛羅將軍會議決定,向貴國頒佈最後通牒。”

    “倘若五天之內,貴國朝廷仍不接受英國政府與法國政府提出的修約要求,在《英清北京條約》與《法清北京條約》上正式簽字,英法聯軍便將燒燬圓明園,並且出兵遵化,對貴國曆代先皇的陵墓進行全面徹底的考古研究,以報復貴國皇帝此前下令逮捕並虐待英法外交人員的野蠻行爲,並以此督促貴國朝廷儘快接受西方文明國家和平之誠意!”

    聽到布爾布隆威脅說要火燒圓明園時,惇王爺和醇王爺的嘴角只是動了動,並沒有任何的異常反應,鬼子六還忍不住心中一喜。然而再當布爾布隆揚言說要到遵化去考古時,惇王爺三兄弟難免都有些發愣,布爾布隆纔剛把照會念完,惇王爺三兄弟便馬上就問道:“布爾布隆先生,你說去遵化考古研究?什麼是考古研究?”

    “就是挖開貴國先皇順治、康熙、雍正、乾隆、嘉慶及道光的六座陵墓,研究其中的文物陪葬品,以及貴國曆代先皇的屍體安葬情況。”

    布爾布隆彬彬有禮的回答還沒說完,惇王爺、鬼子六和醇王爺就已經紅着眼睛撲了上來,早有準備的布爾布隆立即後退間,隨行的法軍士兵也立即用長短火槍指住了惇王爺三兄弟,用法語大聲喝止。然後布爾布隆才微笑着說道:“密斯特惇,你們不必着急,請放心,我們沒有污辱屍體的習慣,你們祖先的棺柩和遺體不會受到任何傷害,我們會按照我們的習慣處理。”

    “你們想把我們先皇的遺體怎麼樣?”惇王爺血紅着眼睛咆哮問道。

    “我們法國的習慣是換個地方安葬,就象對待拿破崙皇帝的棺柩一樣,遷移到我們認爲更合適的地方安葬。”布爾布隆彬彬有禮的回答道:“另外,如果遇到陵墓難以打開的情況,我們的習慣是用大炮轟,就象當初拿破崙皇帝陛下在埃及用大炮打掉獅身人面像的鼻子一樣。”

    “我們英國的習慣是帶回本土,進行更進一步的科學研究,然後再決定是收藏進大英帝國的博物館,還是賣給我們英國的私人收藏家。”普魯斯更加有禮貌的說道:“請放心,我們一定會善待貴國先皇的遺體,就象對待埃及法老的木乃伊和石棺一樣,以最先進的技術保護及收藏。”

    “布爾布隆先生,普魯斯先生,你們知不知道如果你們這麼做了,我們大清的皇上和朝廷一定會和你們血戰到底?!”鬼子六也紅着眼睛怒吼道。

    “奕訢先生,這是你們的自由,我們尊重你們的選擇。”布爾布隆微笑着回答,又更加彬彬有禮的說道:“最後通牒已經下達,我們的使命也已經完成,先告辭了,我們等你們的好消息。”

    說罷,布爾布隆把最後通牒交給了士兵,讓士兵硬塞進惇王爺的手裏,然後轉身就走。那邊普魯斯則微笑着說道:“密斯特惇,請儘快做出明智的選擇,因爲我們英國軍隊的統帥額爾金伯爵先生,他的家族一向都對文物收藏十分感興趣,他的父親老額爾金伯爵在雅典時,可是幾乎把整座帕特農神廟搬到了英國。”

    “額爾金先生完美繼承了他父親的興趣愛好。”龔橙的僱主普魯斯又微笑着補充了一句,道:“所以崇年·李先生提議對貴國先皇的陵墓進行考古發掘後,額爾金先生非常的感興趣,非常希望能夠在他蘇格蘭的莊園裏收藏幾具東方法老的木乃伊。”

    奸笑着說完,普魯斯也大步走了,留下惇王爺三兄弟在原地大眼對小眼,個個面如土色,過了許久後,惇王爺三兄弟還異口同聲的怒吼出聲,“李崇年!你這個狗奴才,不把你千刀萬剮,凌遲處死,難消本王心頭之恨!”

    咆哮過後,鬼子六也再不敢繼續玩花樣,只能是趕緊對惇王爺和醇王爺說道:“五哥七弟,這事不能耽擱,必須馬上向皇兄稟報,請皇兄定奪!不然的話,洋人一旦真的到了遵化發掘皇陵,我們三兄弟就不但是愧對朝廷,還愧對大清列祖列宗了!”

    惇王爺和醇王爺一起點頭如雞啄米,趕緊讓鬼子六代筆給咸豐大帝寫摺子的同時,又一起在心裏說道:“那怕皇兄不同意籤,我們也得籤,簽了只是捱罵背黑鍋,不籤的話如果洋人真挖了皇陵,我們這黑鍋就背得更大了!”

    再接着,很自然的,當快馬帶着惇王爺三兄弟的奏報和英法聯軍的最後通牒趕到了熱河後,咸豐大帝當然是當場癱在僞龍椅上,在場的肅順和載垣等文武大臣也沒有一個不是臉色蒼白,全身顫抖,半晌都發不出任何聲音。還是過了許久後,穆蔭才首先回過神來,大吼道:“皇上,和洋鬼子拼了!調集大清天下的所有兵馬,和洋鬼子拼了!”

    “拼你娘個頭!”

    穆蔭的馬屁拍到了馬腿上,換來了咸豐大帝的破口大罵,還有歇斯底里的怒吼,“調集全天下的兵馬?七天之內,各省兵馬能趕得到遵化保護皇陵麼?滾!滾出去!”

    穆蔭手腳並用的逃向殿外間,身後又很快響起了咸豐大帝更加歇斯底里的咆哮,“籤!叫奕誴和奕譞馬上籤!絕不能洋鬼子碰到遵化皇陵的一草一木!絕對不能讓洋鬼子碰到朕先祖陵墓的一草一木!!”

    就這樣,在別無選擇的情況下,咸豐大帝只能是被迫同意了接受英法公使當面遞交國書,惇王爺和醇王爺這對難兄難弟也只能是硬着頭皮背上黑鍋,在賣國條約上籤上了自己的名字。結果英法公使對此倒是鬆了口氣,對國內政府有了交代,的確很喜歡考古工作的額爾金卻是萬分遺憾,還對惇王爺兄弟說道:“密斯特惇,密斯特醇,我就把你們祖先的陵墓打開看一看,不拿任何東西,你們能否答應讓我滿足一下好奇心?”

    “額爾金將軍,你就是叫我們的福晉陪你過夜都行,但絕對不能動我們的皇陵!絕對不能動我們的皇陵啊!”這是惇王爺和醇王爺哭着喊着的回答。

    順便交代一句,因爲惇王爺兩兄弟是在最後通牒的時限之前簽署了條約,在圓明園裏已經撈得盆滿鉢滿的英法聯軍便也兌現承諾,沒再放火焚燒圓明園,萬園之園的圓明園也以此逃過了劫難。而給英法聯軍帶路搶圓明園的旗人李崇年在同樣大撈了一把之後,也十分聰明的早早就逃出了京城,逃到了山東蓬萊隱居,還改了個姓,姓了個門裏有字的姓。

    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因爲北京條約中有一條是允許英法公使當面向咸豐大帝遞交國書,還是不想和英法公使見面的咸豐大帝便遲遲不肯返回京城,再次指示惇王爺兄弟與洋人交涉敷衍,設法避免與洋人見面,迴鑾之期一拖再拖,還因爲逐漸喜歡上了在熱河的生活,越來越不想返回京城,也和歷史一樣,在熱河縱情於酒色鴉片,身體情況逐漸的迅速惡化。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
    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