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二百八十四章 被懷疑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二百八十四章 被懷疑了字體大小: A+
     

    沒過多少時間,吳超越也乖乖的主動送來了關於周秀英一案的具報請罪折,然而看都不用看,咸豐大帝就敢料定吳超越的奏報和吳老買辦、周秀英的陳述絕對一般無二,肯定是把身上的責任推得乾乾淨淨,先給周秀英戴一頂改邪歸正、棄暗投明的高帽子,然後再讓周秀英背一條膽怯棄職的輕罪。

    結果這次咸豐大帝也難得的英明神武了一把,具報折上,吳超越果然一口咬定周秀英在小刀會起義期間被自己招降成功,受自己之命潛伏在長毛軍中充當內應,設法刺殺曾立昌等太平軍重要人物,自己攻破蘇州後命令周秀英設法刺殺曾立昌,然後就失去了聯繫。

    除此之外,吳超越還厚顏無恥的宣稱說自己和周秀英發生關係,是爲了讓周秀英對大清朝廷死心塌地,不得已的犧牲色相,只是沒想到自己的槍法太準,某方面的能力太過強大,一下子就給老吳家鼓搗出一個男丁來。然後吳超越才裝模作樣的就自己的生活作風問題向咸豐大帝做了檢討,承認自己也有不對的地方,表示願意虛心接受咸豐大帝的任何批評教育,痛改前非,保證不犯類似錯誤。

    “狗東西,真把朕當傻子耍?你和姓周那個女髮匪在牀上做的事說的話,只要你們知道,這會你們中間又有吳健彰那個老不死牽線搭橋,通風報信,你們當然是想怎麼說就怎麼說了!”

    咸豐大帝心裏窩火,可是又無可奈何,因爲咸豐大帝很清楚,除非是上海那邊發生奇蹟,否則自己是絕對不可能知道周秀英案的真正幕後真相。而現在兩江總督何桂清和江蘇巡撫薛煥等人爲了討好吳老買辦,居然找藉口直接把周秀英給軟禁在吳老買辦家裏,擺明了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指望這些漢蠻子查出真相,當然還不如指望公雞下蛋或者母雞打鳴更簡單靠譜一些。

    果不其然,當北京城被咸豐八年的冬雪銀裝素裹的時候,上海那邊送來了何桂清和薛煥的聯名奏摺時,在摺子上,何桂清和薛煥果然選擇了極力爲周秀英開脫罪名,一口咬定周秀英的確接受過吳超越的招撫歸降,向吳超越呈報了許多當時上海戰場的太平軍軍情,幫助吳超越離間曾立昌和劉麗川得手,在清軍收復上海縣城一戰中不無微功。後來只不過因爲畏懼刺殺曾立昌的難度太過巨大,這才主動又切斷了和吳超越的聯繫。

    除此之外,何桂清和薛煥倒也拿出了一些乾貨證明周秀英早早就和太平軍一刀兩斷,呈上了兩個被俘楊秀清衛士的口供,證明楊秀清直接把周秀英視爲太平軍叛徒,試圖綁架周秀英母子爲人質,也不過是想借此要挾太平軍的死敵吳超越。同時何、薛二人還呈上了無數人證口供,證明楊秀清的心腹衛士王正山在被包圍後,曾經拿吳超越私生子爲人質要挾,試圖殺死吳老買辦和吳超越的私生子,間接證明了太平軍對吳超越的仇視態度。

    何桂清和薛煥拿出的乾貨雖然也還夠分量,然而疑心病極重的咸豐大帝卻還是不信,那怕肅順和載垣等人極力爲吳超越說好話,心愛寵妃也再一次向咸豐大帝指出,說水至清則無魚,點到好處難得糊塗,千萬不能爲了這樣的小事傷了功臣之心。但咸豐大帝一向迷糊的第六感卻難得靈驗了一次,還是覺得這事沒那麼簡單,吳家祖孫和周秀英肯定隱瞞了什麼重要情況。

    也是湊巧,數日之後,又發生了一件與吳超越有關的軍情大事——江西按察使楊文定紅旗報捷,說是在他的英明指揮之下,記名道員蕭啓江在武昌總兵王國才所部的配合下,經過連番苦戰,終於攻克江西省的撫州重鎮,一舉切斷了太平軍在江西腹地的東西聯繫。同時記名道員劉銘傳也在阻擊戰中多次打敗太平軍援軍,功勞同樣不小,懇請咸豐大帝給予嘉獎,此外楊文定又隨手保舉了一些立功將士不提。

    如果換成了往常,在新年即將到來之時收到這麼一份捷報,咸豐大帝肯定是龍顏大悅,鳥生魚湯,也絕不會吝嗇一些虛職封賞——所以歷史上湘軍在江西安徽時連看軍營大門的哨官都是掛着二品頭銜。然而這一次卻不同,因爲就在頭一天晚上,咸豐大帝搶先收到了江西巡撫文俊的一道密摺,指責吳超越故意扶持妻祖父專以湖北精兵強將幫助楊文定立功,又哭訴楊文定的不聽指揮,爲了搶功此前故意不肯出兵南下,導致江西腹地糜爛,請求咸豐大帝爲他做主。

    咸豐大帝知道文俊很可能是在惡人先告狀,也知道江西的戰局糜爛是治境無能的文俊要擔主要責任,但咸豐大帝卻非常認同文俊提出的一點——吳超越的確是在拼命扶持楊文定升官,吳超越也很可能想通過裙帶關係掌握更多的權力和軍隊土地。

    也正是因爲這點,所以在收到撫州大捷的喜訊之後,在滿朝歡騰和有許多官員乘機力請咸豐大帝重用楊文定的情況下,咸豐大帝卻還是斷然拒絕了肅順親自提出的升任楊文定爲江西巡撫的建議,還振振有辭的說道:“楊愛卿此番的功勞雖然不小,但他畢竟有前罪在身,目前又只是按察使,越級升遷未免過於超拔,依朕之見,升楊愛卿爲江西布政使足矣。”

    提議難得被駁回一次的肅順有些傻眼,忙又小心翼翼的說道:“皇上,楊文定從按察使任上直升巡撫,或許過於超拔,然而江西糜爛,全省近半府縣被長毛盤踞,現任巡撫文俊在責難逃。現今朝廷收復撫州,切斷江西長毛的東西聯繫,正宜窮追猛打,一舉收復所有失土,如果能有一名有經驗、有能力也有威望的官員取代文俊撥亂反正,可收事半功倍之效啊。”

    “愛卿所言極是。”咸豐大帝點頭,說道:“文俊無能,致使江西半省淪陷,朕也早就恨不得食他之肉,寢他之皮,這個時候江西官軍正在楊愛卿的指揮下大舉反攻,是應該趕緊撤掉文俊,免得他又拖了前線後腿。”

    認同了肅順撤掉文俊的建議,咸豐大帝又馬上說道:“這樣吧,讓湖北布政使馬秀儒升任江西巡撫,馬愛卿輔助吳愛卿治鄂期間,吏治清明,理財有方,湖北百姓能夠在強寇環繞之下安家樂業,飽腹謳歌,馬愛卿功不可沒。由他接替文俊擔任江西巡撫,安撫屢受戰火之災的江西百姓,正合朕意。”

    肅順隱隱嗅到了一些不妙,忙又問道:“主子,那馬秀儒調任江西巡撫之後,湖北布政使一職,是否由湖北按察使李卿谷就地接任?”

    “調山西布政使吉祥接任。”咸豐大帝想都不想回答了肅順的問題,又隨口安排了一個滿人官員升任吉祥,繼續替自己監視同樣手握兵權的山西巡撫王慶雲,還有王慶雲的死黨山西團練總辦徐繼畬。

    “壞了,主子是早有成算。”

    肅順心中叫苦,知道咸豐大帝這些人事調動是早有準備,那怕是自己也毫無可能讓咸豐大帝收回成命。結果也不出所料,再緊接着,咸豐大帝再安排給撫州大捷的立功將士封賞時,果然比平時吝嗇小氣了許多,就連三次擊退賴桂英主力的劉銘傳,也僅僅只是把虛銜升了一級,掛了三品銜了事。還有在湖北提督出缺的情況下,這次表現得相當不錯的王國才也沒能成功補上這個缺。

    “主子吃錯藥了?怎麼會突然決定加強對小兔崽子的監視掣肘?”

    肅順心裏更加叫苦了,既明白咸豐大帝這麼安排是爲了加強對吳超越的監視,卻又不明白咸豐大帝爲什麼會對吳超越疑心這麼重?而再細一盤算後,肅順也馬上就聯想到前不久才發生的周秀英案,心中也難免鬱悶,暗道:“主子,如果你真是因爲小兔崽子搞了一個女髮匪就這麼懷疑他,那你這個皇帝的心眼也未免太小了吧?和其他官員在背地搞的那些齷齪事比起來,小兔崽子絕對算得上是一個道德君子啊。”

    …………

    咸豐大帝對撫州大捷的封賞決定,還有突然做出的湖北江西兩省人事調整,同樣讓吳超越也大吃一驚,打破腦袋也不明白咸豐大帝在如此有利的形勢下,爲什麼還不肯讓真正掌握江西精銳的楊文定接任江西巡撫,如臂使指的收復江西淪陷土地,非要調不懂軍事的馬秀儒去江西繼續瞎折騰?

    “難道是因爲秀英的事,野豬皮家族對我起了疑心?應該是這樣,不然的話,找不到任何理由。還好,從爺爺的書信來看,秀英還沒把所有的真相告訴他,走漏風聲的可能微乎其微。”

    和吳超越得出同樣結論的,還有吳超越的心腹趙烈文和閻敬銘,也全都拐彎抹角的向吳超越提出警告,要吳超越在近期內儘量收斂一些,不要再引起滿清朝廷和咸豐大帝的警覺,貽誤了就地接任湖廣總督的大事。吳超越點頭受教後,忙又向對京城情況比較熟悉的閻敬銘問道:“丹初,關於吉祥這個人,你可熟悉?”

    “不熟,只知道他是滿州鑲藍旗人,字履安。”閻敬銘搖頭,又苦笑說道:“但是慰亭,山西來的布政使,你最好不要抱任何指望。那個位置上要是有什麼清官的話,祁太谷三縣的晉商就不會個個富可敵國了,朝廷和俄羅斯的貿易關稅銀,每年也不至於只收那麼一點點了。”

    吳超越無奈的聳聳肩膀,說道:“來吧,只要別動漢口、大冶和銀圓這三樣,他想怎麼樣就怎麼樣,敢動這三項,馬上要他好看!”

    自信的說完,吳超越又皺眉說道:“只可惜了楊文定,付出了這麼大的代價,竟然還沒能把他扶上去,看來我們想間接控制江西的事,又得繼續往後延一延了。”

    “楊老大人還不是被你連累的?搞什麼女人不好,非要搞女髮匪?”

    趙烈文心中腹誹了一句,然後才微笑說道:“慰亭,依我看未必,皇上不肯讓楊老大人接任江西巡撫,卻非要把馬秀儒馬藩臺調到江西巡撫,雖出乎我們的預料,對你來說卻未必不是一個更好的機會,操作得好的話,說不定可以立即拿下江西,然後又讓楊老大人再掌握一個其他省份。”

    “什麼意思?”吳超越趕緊問道。

    “馬藩臺絕不會樂意這個安排。”趙烈文微笑說道:“且不說將來你接任湖廣總督之後,論資排輩應該輪到馬藩臺接任湖北巡撫。就算馬藩臺不指望接任湖北巡撫,他也絕不樂意從湖北布政使任上高升江西巡撫!”

    “江西現在有什麼?除了滿地的髮匪,遍地的難民,堆積如山的軍務,馬藩臺到了江西還能撈得到什麼?而且江西現在又到處都在打仗,稍有不慎,馬上就是黑鍋上身,頂戴落地,馬藩臺想在江西坐穩位置,絕對不是那麼容易。”

    吳超越聽了盤算,很快就領會了趙烈文的意思,問道:“惠甫,你的意思是說,讓我抓緊時間和馬藩臺達成聯盟,借他之手控制江西?”

    趙烈文點點頭,說道:“馬藩臺不是傻子,肯定知道他坐到江西巡撫那個火山口上,想坐穩位置,就必須仰仗楊老大人的扶持,事實上也是仰仗你在幕後的支持,這時候向他伸出友誼之手,他肯定不會拒絕,還一定會對你感激不盡。”

    吳超越稍做盤算,又馬上就命令吳大賽派人去請馬秀儒今天晚上到自己家裏吃飯,然而吳大賽纔剛答應,還沒來得及派出使者,門外卻搶先進來了一個親兵,向吳超越行禮奏道:“稟撫臺大人,總督衙門的戴師爺派人來報,說是花制臺病情加重,戴師爺擔心他撐不過這一關,請你立即過去。”

    “什麼?我馬上就去!”

    吳超越大吃一驚,趕緊收回了宴請馬秀儒的決定,立即安排出行準備去探望花沙納的情況,同時吳超越的心裏也暗暗叫苦,暗道:“花老狐狸,這時候你可千萬不能出什麼事啊,野豬皮九世纔剛明顯對我生出疑心,你又突然斷了氣,我接任湖廣總督的事恐怕就懸了。”

    “慰亭,英國名醫雒魏林先生這會就在漢口,應該立即派人接他去總督衙門,幫着搶救花制臺。”

    趙烈文在一旁建議,又低聲說道:“無論如何要幫花制臺撐過這一關,不然的話,皇上未必會在這個時候讓你就地接任湖廣總督。”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
    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