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二百七十七章 再幫大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二百七十七章 再幫大忙字體大小: A+
     

    花沙納老狐狸要求吳超越剋制的起因,源於吳超越決定調整湖廣的東線軍事部署,把駐守田家鎮的三千鄂勇再次派往九江,劃歸曹炎忠指揮,同時把在漢陽招募的兩千鄂勇派往湋源口,劃歸黃大傻指揮。

    吳超越這麼做的目的大家肯定都看得出來,就是乘着花老狐狸病重無法理事,還有都興阿因爲九江之敗被貶爲襄陽水師總兵,乘機讓自己的親信心腹掌握更多兵權,貪污官文和花沙納先後辛苦組建的湖北團練。用的冠冕堂皇藉口則是想要乘着太平軍內訌的機會,增兵東線準備發起收復江西失地的戰事。

    臥病在牀的花老狐狸有沒有看出來吳超越是想乘機貪污軍隊不知道,但是聽說了吳超越準備發起收復江西失地的戰事後,花老狐狸卻特意派人把吳超越請到了病牀面前,向吳超越提出建議道:“慰亭,增兵江西收復失地,老夫不反對。”

    “但老夫覺得,在這段時間裏乘機收復江西南部的淪陷失地就差不多了,千萬不要猛攻湖口和彭澤這一線,更不要尋思乘機進兵安徽,兵臨安慶,最好是循序漸進,先逐步把贛南失地奪回來,然後再圖謀收復長毛重兵屯駐的贛東北失地。”

    雖說壓根就沒想過乘機進攻湖口逼江西太平軍主力和自己拼命,然而聽了花沙納的建議後,吳超越還是覺得十分奇怪,便問道:“花爺爺,爲什麼?”

    “別把長**急了,逼到被迫同仇敵愾的地步。”

    花沙納咳嗽着說道:“江寧城裏發生的事,老夫已經知道了,你的離間計的確不錯,雖然沒能讓長毛公然分裂和反目成仇,卻也讓長毛各僞王一度刀兵相見,留下無法彌補的裂痕,還使得楊逆被迫軟禁洪逆,行權臣欺君的悖逆之事,長毛諸將目前雖尚無公開反應,但心中必然不服,洪逆一有機會,也必然會圖謀誅殺楊逆,奪回大權。”

    “在這樣的情況下,倘若發逆形勢穩定,戰場壓力不大,那麼不服楊逆欺主的長毛賊將必然會生出異心,或是對楊逆陽奉陰違,擴大矛盾,或是尋思勤王救主,殺楊復洪,甚至公然起兵反叛,與忠於楊逆的長毛刀兵相見,也未可知。”

    說到這裏,的確病得不輕的花老狐狸又忍不住咳嗽了一通,好不容易緩過氣來後,老狐狸又喘着粗氣說道:“但是在這個時候,你如果全力沿江東下,奪湖口彭澤直抵安慶,威逼逆賊僞都天京的門戶,那麼長毛諸賊爲了自保,很有可能就會選擇拋棄宿怨,攜手合作,同仇敵愾與我們血戰到底。”

    “如此一來,楊逆髮匪便可以乘機籠絡人心,夯實基礎,若是再能僥倖打上幾個勝仗,那麼楊逆髮匪必然將聲威大振,人心所向,成功渡過囚主奪權人心動盪這個難關。”

    “尤其還有一點,慰亭你之前屢敗長毛,斬殺長毛各僞王僞候的親信眷屬數不勝數,各路長毛從上到下都恨你入骨,見你用兵東進,長毛諸將必生同仇敵愾之心,拋棄前嫌齊心協力的可能必然更大。”

    聲音微弱的說到這裏,花老狐狸又微微一笑,說道:“這就叫急之則相救,緩之則相爭。論行軍打仗,十個老夫加在一起也不是慰亭你的對手,但是說到爭權奪利鬥心眼,老夫還有點自信。所以慰亭,千萬別犯糊塗,千萬別反倒幫了楊逆秀清。”

    吳超越默默點頭,承認花老狐狸所分析的很有道理,心裏所琢磨的,當然是與花老狐狸的期望截然相反——如何幫助好兄弟楊秀清渡過這個難關,逼着太平軍諸將在形勢危急的情況下被迫向楊秀清靠攏,給楊秀清整合太平軍諸路兵馬的機會。

    怎麼幫楊秀清的辦法花沙納已經說得很清楚了,但吳超越還真不想強攻到安慶城下這個辦法,一是不想引起花老狐狸的反感和懷疑,二是不願讓過多的嫡系軍隊遠離湖北,在將來時機出現時錯失良機。而在仔細盤算了一段時間後,一個虛張聲勢的戰略欺騙計劃,便浮現在了吳超越的腦海之中。

    吳超越虛張聲勢之計具體是這樣,首先是調集重兵屯駐九江,製造各種假象讓太平軍以爲自己要大舉殺入安徽,給太平軍制造巨大壓力的同時,乘機出兵襲取太平軍兵力較爲空虛的贛南州府,扶持楊文定接任江西巡撫,也乘機控制江西的軍隊和地方。

    咸豐大帝和肅順一起提出的鼓勵和要求,給了吳超越合情合理的實施此事的藉口,在部分隱瞞了行動計劃的情況下,吳超越先是說服了花沙納同意自己大量增兵九江,然後立即調兵遣將安排出徵,一口氣派出了三個營的吳軍水師,以隨時可以藉口返回漢口船塢整修的三條蒸汽戰船爲作戰主力,派往九江增援。

    一同被派往九江的還有劉坤一的莊字營,此外又把原本打算派往湋源口的兩千鄂勇也派往九江,一併劃歸楊文定和曹炎忠指揮,密令楊文定製造準備大舉進攻湖口的假象,同時分兵南下,奪回被太平軍攻佔的吉安和撫州等地,搶功勞也搶地盤。

    還別說,即便吳超越並沒有真正乘機攻打湖口的打算,但光是憑吳超越的兵力調動就足以讓湖口的江西太平軍主力緊張萬分,因爲九江這邊的清軍本來就實力十分強勁,既有吳軍曹炎忠兵團,又有蕭啓江的團練和王國才的綠營,此外還有都興阿的水師助戰,在實力上與整個江西的太平軍主力相比都不落下風。

    在這樣的情況下,吳超越又一口氣給九江派來了五千鄂勇、莊字營和三條蒸汽炮船後,九江的清軍便在實力方面徹底壓倒了江西太平軍,還是無論水上力量和陸上力量都處於絕對上風。所以探得吳超越這些調動之後,不但韋俊、賴桂英和黃文金等太平軍將領認定吳超越要趁火打劫,就連遠在南京的楊秀清和已經返回高郵的石達開也嚇了一大跳,全都反覆無常的吳超越又要拿他們開刀,攻取湖口安慶打開進兵南京的道路。

    有壓力就有動力,面對吳超越的大兵壓境,原本還對楊秀清奪權一事窩火萬分的洪秀全大舅子賴桂英再不敢生出什麼異心,老老實實的上奏表示願意接受楊秀清的號令指揮,一邊向楊秀清求援一邊積極備戰。而石達開也開始考慮回守安慶,防備吳超越乘機襲取他苦心經營多年的大本營,並主動上表與楊秀清協商此事。

    與此同時,已經和大冶工業基地恢復了祕密聯繫的楊秀清也知道了吳超越此番進兵的真正目的是想幫他,雖說對吳超越的用意還十分的將信將疑,但楊秀清還是抓住了這個機會向太平軍各將示好,一邊表態一定會全力救援湖口重鎮,一邊立即同意石達開回援安慶,確保天京上游和安徽根據地的安全。再接着,楊秀清當然也通過密使向吳超越發出警告,說吳超越如果真敢打安慶的主意,太平軍主力一定以死相拼!

    與此同時,左宗棠露臉的機會當然也再次到來,從楊文定那裏得知了吳超越的真正用意後,左宗棠雖然沒有反對吳超越的聲東擊南戰略,卻也忍不住嘲笑了一通吳超越的榆木腦袋,冷笑道:“久聞吳撫臺善於用兵,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重兵囤積九江是可以嚇住江西的長毛主力,但是把這麼多兵馬布置在九江一地,他也不嫌太過浪費?”

    “難道季高先生有更好的妙計?”

    早就習慣了左宗棠惡劣性格的楊文定也沒計較,只是好奇問起左宗棠的主意,左宗棠則傲然答道:“當然有!真要是想佈置佯攻安慶的假象,逼迫江西長毛全力回援贛東北乘機南下,最好的辦法不是什麼把所有兵力都部署到九江一地,而是應該突出奇兵,攻取太湖!如此一來,長毛就算想不認定我們要打安慶都難!”

    “太湖?!太湖在江蘇啊?遠隔千里,我們怎麼突出奇兵?”

    逼着吳超越迎娶自己孫女時恰好就是江蘇巡撫的楊文定頓時傻了眼睛,結果楊文定的這句蠢話自然也招來了左宗棠的一通怒吼咆哮,“楊臬臺,虧你還是現在的江西按察使,連地圖都不會背麼?誰說要打江蘇的太湖了?我說的是太湖縣!安慶府的太湖縣!”

    咆哮着,左宗棠又拿來了地圖,指着安慶府太湖縣吼道:“看到沒有?就在這裏!太湖縣與宿松比鄰,宿松又和湖北的黃梅接壤,這兩座城池都在朝廷控制之中,劉坤一從蘄州出兵走陸路東進,可以暢通無阻的直接趕到宿松城下,然後搶在長毛做出反應之前,迅速北上攻取太湖縣!”

    “只要拿下了這個城池,我們的軍隊就可以隨時沿馬路河東下進皖水,繼而一路暢通無阻的直抵安慶城下!長毛也必然認爲我們要攻取安慶,想不把注意力集中到安慶、彭澤和湖口這一線都難!”

    仔細看了地圖沙盤,見黃梅到太湖之間雖沒有水路可以運送糧草彈藥,卻地勢平坦沒有山嶺阻隔,即便用車馬運糧供給太湖戰場也問題不大,楊文定便點了點頭,說道:“好,我這就寫信給慰亭,讓他改令劉坤一經黃梅、宿松奇襲太湖。”

    “兵貴神速,別浪費時間了。”左宗棠冷冷說道:“吳超越在命令中說得很清楚,劉坤一到了九江是聽你指揮,既然如此,何必再浪費時間去徵求吳超越的意見,你直接命令劉坤一奇襲太湖就是了,至於他的後勤補給,我來安排。”

    不敢違抗太上臬臺左宗棠的命令,楊文定只能是乖乖照辦,趕緊派人與已經出發東下的劉坤一聯繫,命令他改變進兵路線去打太湖。結果也還算好,自加入吳超越麾下後就一直沒什麼突出表現的劉坤一正閒得發慌,一看有這種建奇功立偉業的機會,便也沒做任何推辭,更沒抱怨什麼朝令夕改和運糧車輛不足,歡天喜地的就帶着已經擴建爲兩千人的莊字營在武穴登陸,只攜帶了兩天糧草就直接北上,楊文定則同時以書信請求黃梅縣令爲劉坤一供應糧草車輛不提。

    楊文定和吳超越的天下人都知道,黃梅縣令當然不敢對楊文定的借糧借車要求放半個屁,不但連夜給劉坤一準備了足夠的糧草和車輛,還很會拍馬屁的向民間強借了一些毛驢騾子給劉坤一運糧。而在黃梅獲得了充糧草車輛的補給之後,輕裝上陣的劉坤一軍便在沒有任何公文的情況下直接走出湖北,進入了安徽境內。

    劉坤一的運氣不錯,雖說宿松這邊的地方官府在法令上要得先徵求安徽巡撫的同意,或者看到湖北巡撫衙門和湖廣總督衙門開出的公文,才能允許劉坤一軍越過宿松北上,然而地處偏遠的宿松小縣能夠堅持到今天還沒被太平軍拿下,完全就是沾了和湖北接壤還靠得很近的光,太平軍怕湖北清軍出兵救援纔沒敢來找宿松的麻煩。所以劉坤一隻是打了一個招呼,還知道感恩的宿松縣令就假裝已經看到了吳超越看出的公文讓路放行,還派了嚮導給劉坤一帶路和翻譯民間方言。

    於是,就在太平軍的目光集中到了重兵營集的九江戰場上時,當劉坤一帶着莊字營突然殺進太湖太平軍的防區時,駐守太湖的石達開部將張洛成當然是大吃一驚,趕緊一邊向安慶告急求援,一邊還算理智的沒敢野外交戰,果斷選擇了閉城堅守。

    即便殺了太平軍一個措手不及,太湖這一戰劉坤一還是打得相當吃力,因爲太湖縣雖小,守軍也不多,卻是一個四面環水的險要地勢,莊字營的將士又沒能來得及準備充足的攻城器械,所以兩次攻城都沒能得手,都被太平軍擋在了太湖城下。劉坤一效仿吳超越使用的火藥炸城門戰術,也因爲太平軍守備完善,及時用沙包土袋封堵城門沒能成功。

    太湖奇襲戰進展不夠順利的消息傳到九江時,楊文定倒是大爲惋惜,左宗棠卻是不以爲然,冷笑說道:“急什麼?劉坤一軍裝備的全是擊針槍,攻堅不利那就圍城打援,野戰裏劉坤一還用得怕長毛了?”

    冷笑完了,左宗棠又迅速做出調整,一邊命令劉坤一更改戰術,放棄攻城圍點打援,一邊給劉坤一安排後續軍隊,保護糧草彈藥的供應道路,在吳超越的計劃之外開闢太湖偏師戰場,逼着太平軍救援太湖和加強安慶的兵力。

    左宗棠的擅做主張雖然沒能勝利得手,卻也無意中幫吳超越實現了真正的目的,鑑於太湖告急和清軍重兵屯駐九江戰場,石達開不得不選擇率領主力回援安慶,也被迫和楊秀清繼續齊心協力,拋棄前嫌共抗吳超越。然後隨着王國才、蕭啓江和劉銘傳的三路湖北兵馬南下,位居江西腹地的賴桂英也徹底死了擺脫楊秀清單幹的心思,乖乖的一再向楊秀清上書表忠,繼續接受楊秀清的號令指揮。

    與此同時,湖南南部的戰場上也發生了巨大變化,招架不住馮三保和湘軍、楚勇的窮追猛打,石鎮吉所部主力不得不放棄湖南撤回江西,又在石達開的書信勸說下同樣向楊秀清上書表忠。而楊秀清則也抓緊時間安撫石鎮吉,用石鎮吉的兵馬救援賴桂英補強江西腹地的兵力,又調動活動於浙江西南部的曾立昌部增援江西,同時再次派遣密使與吳超越聯絡,質問吳超越爲什麼如此咄咄逼人?

    楊秀清的親筆書信通過容閎這條渠道送到吳超越面前後,吳超越很是無奈的用密碼書信回覆容閎,要容閎告訴楊秀清,道:“我也是被逼的,我必須得給滿清朝廷一個交代,你如果信得過我,就放棄江西腹地退守東北部,事成之後,我馬上解除對太湖的包圍,楊文定也可以乘機坐上江西巡撫的位置,到時候江西也實際上是被我控制,我們之間就可以名正言順的相安無事,背靠背取暖了。”

    “再有,你犯什麼傻把戰線拉得這麼長?賴桂英是洪秀全的大舅子,石鎮吉是石達開的同族兄弟,讓他們遠離你還手握重兵,你敢放心?”

    楊秀清能不能成全吳超越扶持楊文定當上江西巡撫的目的暫時還不知道,藉着把石鎮吉趕出湖南的機會,吳超越倒是很順利的就把自己的老丈人馮三保扶上了湖南提督的寶座,同時又通過李家兄弟牢牢控制住了湘軍和楚勇的經濟命脈,遏制住了他們的發展勢頭,徹底鞏固了自己中原軍事力量第一的老大地位。

    事實上已經是中原老大,朝廷裏的無冕宰相肅順又把自己視爲親若子侄,唯一能在地方上壓得住自己的上司花老狐狸還已經病入膏肓,湖廣大權也已經實際掌握,還有希望通過白手套控制江西。形勢一片大好,可吳超越還是有些悶悶不樂,因爲即便到了這個地步,吳超越都還無法擺脫滿清奴才體制的束縛,在真正意義上放開手腳大幹一場,更找不到什麼理由、藉口和機會正式起兵,手裏的權力再大,實力再強,也仍然還是得爲野豬皮家族打工,所以吳超越自然也高興不起來。

    “只能是指望英法聯軍幫忙,好在小包令那邊已經有消息,英法兩國都決定增兵報仇。雖然有些對不起直隸北京的漢人百姓,但長痛不如短痛,所以,洋鬼子,快來吧。”

    按照正常的歷史進程,英法聯軍殺進北京把咸豐大帝攆到熱河殘害兔子,的確是吳超越擺脫滿清朝廷控制的最好機會,好在吳超越已經收到準確消息證實英法兩國正在積極謀劃再次攻打北京,這個重要歷史事件出現變動的可能不大。可吳超越沒有料到的是,就在形勢大好機會即將出現的關鍵時刻,一場可能導致自己前功盡棄的巨大危機,正在無聲無息的悄悄襲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
    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