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二百七十六章 天京事變的收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二百七十六章 天京事變的收場字體大小: A+
     

    吳超越給楊秀清的書信內容大家都知道,就是直陳楊秀清近來的所作所爲是自取其禍,遲早會引發洪秀全對楊秀清生出殺心,並大膽推測石達開所部主力前段時間的詭異調動目的就是爲了幹掉楊秀清。末了則是勸楊秀清幹掉洪秀全,率衆來降——最後這句話,則當然是寫給滿清朝廷看的。

    如果吳超越這道書信是在天京事變之前送到楊秀清面前,那麼不用說,楊秀清的反應除了肯定會加強對洪秀全的防範之外,再有就是肯定會大罵吳超越挑撥離間,妄圖分裂太平天國。然而誰也沒有想到的是,吳超越這道書信恰好是在天京事變發生的當天晚上送到南京城,又是在楊秀清控制了局面卻還沒來得及幹掉洪秀全這個時間段裏送到了楊秀清面前,所引發的後果就完全超出了吳超越此前的所有預料了。

    根本無法描述楊秀清看到這道書信時心裏的震驚程度,驚疑之下,楊秀清甚至還開始懷疑這是洪仁玕在搞鬼,以至於忍不住向洪仁玕喝問道:“這道書信,真是超越小妖派人送來的?不是你昨天晚上僞造的?”

    “東王,小候僞造超越小妖的書信幹什麼?”洪仁玕滿頭霧水,只能如實回答道:“這道書信千真萬確是超越小妖派人送來的,送信的是一個香港傳教士,他目前還在小候的家裏,東王九千歲你如果不信,可以馬上把信使叫來詢問。”

    凝視了洪仁玕半晌,見洪仁玕的神情不似作僞,楊秀清這纔有些失魂落魄的說道:“超越小妖是神仙,怎麼什麼事都被他給料中了?”

    “東王九千歲,超越小妖把什麼料中了?”

    見楊秀清神情怪異,旁邊的侯謙芳忙好奇問起原因,楊秀清順手把書信遞給侯謙芳觀看時,侯謙芳便也很快就忍不住瞪大了眼睛,根本不敢相信世上還能有這樣的奇事,千里之外的吳超越,竟然能夠準確預料到天京城中會發生內訌,洪秀全和楊秀清會反目成仇。

    難以置信間,楊秀清再仔細反思自己近來的各種倒行逆施和專橫跋扈時,也難得的隱隱有些後悔,開始明白昨夜的內訌火併,其實自己也要負很大一部分責任,是自己把洪秀全逼到了這個地步,也是自己對石達開欺壓過甚,把石達開逼上了洪秀全的賊船。

    這時,楊秀清的四弟楊轉清親自來報,說是被楊軍包圍的天王府中打出白旗,洪秀全親自出面喊話,要求與楊秀清當面談判,還說只要楊秀清同意放他一條生路,什麼條件都可以商量。

    “這時候想起什麼條件可以商量了?昨天晚上如果不是天父庇佑,讓你洪秀全得了手,你能讓本王什麼條件都可以商量?”

    楊秀清不屑的冷哼,極度鄙夷洪秀全的見風使舵,那邊楊轉清也慫恿道:“東王,別聽他的,直接下令進攻,把天王府殺一個雞犬不留,你自己做天王萬歲!”

    “候爺,你在說什麼?”旁邊至今還矇在鼓裏的洪仁玕驚叫,“爲什麼要殺了天王?天王不是被反賊挾持麼?爲什麼要連他也殺?”

    楊轉清冷笑不答,那邊一向殺伐果斷的楊秀清則難得有些猶豫,洪仁玕則趕緊又大叫道:“東王九千歲,東王九千歲!千萬不能殺天王,千萬不能殺天王啊!殺了天王,天國怎麼辦?你自己當天王,天國的將士能服你麼?尤其是外面那些帶兵的將領,他們如果因爲這件事造起了反,天國不是馬上就完了?”

    楊轉清聽得大怒,擡腿就一腳踹在洪仁玕肚子上,楊秀清卻是全身一震,在洪仁玕的提醒下猛的想起了一個大問題——殺了洪秀全,太平天國怎麼辦?率軍在外的大小將領不服自己把洪秀全取而代之,起兵造反怎麼辦?

    這裏也得爲楊秀清喊一聲冤,不管再是如何的驕橫跋扈,擅權獨斷,楊秀清此前還真沒有過什麼幹掉洪秀全自己當老大的心思,原因也很簡單,一是太平天國的軍政大權實際上掌握在楊秀清手中,當不當所謂的天王根本無所謂。

    二是太平天國的政權基礎是建立在拜上帝教的信仰基礎之上,而洪秀全不僅是拜上帝教的教主還是創始人,是太平天國貨真價實的精神領袖,幹掉了他太平天國肯定會出現內亂分裂,所以楊秀清纔不願動手,允許洪秀全繼續冒充耶穌二弟招搖撞騙——反正楊秀清只要願意,隨時都可以變成上帝當洪秀全的老爸。

    再順便說一句,千萬別說楊秀清沒有政治頭腦,再是燒炭工人出身的土包子,沒點政治頭腦楊秀清能混到今天?能把洪秀全架空到不得不依靠外軍發起政變的可憐地步?

    擔心後果的楊秀清心中猶豫的時候,那邊楊轉清已經拔出了刀準備親自幹掉叫嚷不休的洪仁玕,楊秀清下意識的開口喝道:“住手!”

    楊轉清驚訝回頭詢問原因,楊秀清卻不理他,只是向洪仁玕說道:“洪國宗,事情到了這一步,本王也不瞞你了,實話告訴你,昨天晚上是你族兄天王萬歲勾結石達開要殺我,有人向我告密,我被迫還手,才把事情弄到了現在這個地步。” щщщ ●Tтkǎ n ●C ○

    大概把昨夜的內訌真相告訴了洪仁玕後,楊秀清又冷笑着向洪仁玕問道:“你說,我現在應該把你的族兄怎麼辦?”

    張口結舌了許久,好不容易回過神來後,再細一盤算了片刻,接受過一定西方文化教育的洪仁玕答道:“東王九千歲,我覺得你現在最好是接受天王的投降,饒他不死,剝奪他所有的權力,繼續尊他爲天王萬歲,由你完全掌握天國的一切大小權力。”

    “本王爲什麼要這麼做?”楊秀清問道。

    “避免天國分裂!”洪仁玕大聲說道:“東王九千歲,你現在想殺天王的確比碾死一隻螞蟻還容易,但是你如果殺了他,石達開會第一個帶着軍隊討伐你,其他統兵在外的天國將領也會紛紛效仿,到了那時候清妖也一定會來趁火打劫,東王九千歲你如何招架?”

    “所以東王,我認爲你現在最好的辦法是饒天王不死,剝奪他的權力,讓他繼續住在天王府裏不許他出來,由你完全掌握一切權力。只有這樣,你纔有希望把石達開拉回來,讓他重新聽令於你,避免你和他刀兵相見,也讓其他的天國將領對你心悅誠服,繼續在你的指揮下衝鋒陷陣,攻城掠地,推翻滿清驅逐韃虜,一統天下萬萬年!”

    說罷,洪仁玕垂下頭,又說道:“我這麼建議,雖然是出自想要活命的私心,但也真的是爲了東王九千歲你好,殺了天王萬歲,對東王九千歲你只有一利,卻有百害。”

    楊秀清沉默,旁邊的心腹侯謙芳則湊到了他的耳邊,低聲說道:“東王,洪仁玕的話雖是私心,卻也是正理,只有繼續留下天王萬歲,提前逃跑的石達開才找不到理由造反,也有希望把他重新拉回來。不然的話,他在高郵的主力,很可能會馬上起兵謀反,到時候我們就算用不着怕,也肯定會元氣大傷。”

    楊秀清故意問洪仁玕如何處置洪秀全,實際上心裏就已經存着接受洪秀全投降避免分裂的心思,再聽了洪仁玕和侯謙芳的理智建議,楊秀清便也很快拿定了主意,向洪仁玕吩咐道:“去告訴洪秀全,想投降活命可以,三個條件,少一個都不行!”

    “第一,天王府裏所有人放下武器投降,除了洪秀全本人以外,所有人都接受關押審訊!視罪行輕重處置!”

    “第二,洪秀全下罪己詔,明發天國各地,承認他是受了邪魔妖術,昨天晚上發生的事由他負責!命令天朝各將安分守己,繼續接受本王的號令指揮,命令石達開立即返回天京向我謝罪。”

    “第三,封本王爲東王萬歲,從今往後,天國的大小事務由我一人決斷,天王不再頒發聖旨,一切以東王聖旨爲準!”

    說罷,楊秀清又補充了一句,說道:“告訴洪秀全,只要他答應這三個條件,我就保他和他的兒子不死,他和他的兒子也可以繼續住在天王府裏,衣食用度,丫鬟美女,我也絕不會少了他們的。”

    “但有一點,他和他的兒子,沒有我的允許,不許走出天王府一步,也不許和任何外人見面!”

    洪仁玕一聽大喜,趕緊連聲答應,然後趕緊在楊秀清衛士的押解下趕往天王府勸說洪秀全投降。旁邊的楊轉清則心有不甘,忙提醒道:“東王,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這時候不殺了洪秀全,以後只怕他還會有異心!”

    “現在不能殺,絕對不能殺。”楊秀清冷靜的搖頭,說道:“這時候殺了洪秀全,天國必然大亂,還會白白便宜清妖,讓我們的日子更不好過。暫時留他一命,等以後再慢慢收拾他。”

    楊轉清無奈的退下後,楊秀清則又重新拿起了吳超越的書信觀看,心中暗道:“超越小妖,恐怕這也是你的真正目的吧,你也不希望我們天國徹底內亂,對不對?”

    …………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回去楊秀清,他的三個條件,我全都答應!”

    這是洪秀全咬着牙齒給出的答覆,結果洪仁玕和其他人聽了都是大喜,洪秀全的兩個禍害兄長洪仁發和洪仁達卻是大聲嚷嚷,說道:“天王萬歲,不能投降,不能投降啊,要是楊秀清騙我們放下武器後,突然又下毒手怎麼辦?我們豈不都是死路一條了?”

    “不投降還不是死路一條?”洪秀全也露出一點領袖氣質,說道:“楊秀清的軍隊把天王府包圍得水泄不通,只要他一聲令下,馬上就能殺進來把我們全部幹掉。與其白白送死,不如放下武器投降,這樣還有活命的希望!”

    “天王,我們還可以堅守待援。”洪仁達趕緊說道:“等翼王六千歲的援軍,他的主力大軍就在高郵,要不了幾天就能殺到天京救我們!”

    洪秀全稍稍有些動搖時,洪仁玕趕緊說道:“天王,先不說你們的兵力能不能堅守到翼王六千歲的援軍抵達,就是糧食你們也不夠吧?天王萬歲,請不要忘了史書的趙武靈王,他可是活活餓死在了沙丘宮裏,這個故事還是我小時候你對我說的。”

    已經習慣了享受榮華富貴和錦衣玉食,一想到活活餓死的滋味,洪秀全難免全身一顫,當下洪秀全也沒敢再聽兩個禍害兄長的勸阻,立即下令所有天王府守軍放下武器,打開宮門向率軍守侯在外的楊元清投降。結果也還別說,楊秀清還真兌現了自己的諾言,堅決阻止了三個弟弟乘機處死洪秀全的企圖,還在大局落定之後進了一趟天王府,與洪秀全見了一面。

    再接着,也是到了這個時候,在楊秀清的冷嘲熱諷中,還有在洪秀全的曲意奉承中,天京事變的一個重要真相才徹底展露了出來,洪秀全決意發動政變奪權,竟然是因爲楊秀清的親信陳承容向洪秀全告密——說楊秀清準備先逼洪秀全封他爲萬歲,再殺害洪秀全謀朝篡位!

    從洪秀全得知這一情況,大吃一驚的楊秀清當然是馬上派人押來之前被楊潤清擒獲的陳承容,當着洪秀全的面拷打審問。結果一番毒打下來,陳承容也終於交代了實情,說他是因爲受過楊秀清的杖責懷恨在心,又不滿楊秀清故意重處他情同手足的好友秦日綱,所以纔在洪秀全的面前誣告楊秀清謀反,並親自爲洪秀全出謀劃策發起天京政變,妄圖借洪秀全的手弄死楊秀清報仇雪恨!(很靠譜的史實噢。)

    終於明白了整個事情的幕後真相,楊秀清當然是暴跳如雷,立即下令把陳承容全家五馬分屍,洪秀全也是後悔不迭,跺着腳連聲大吼,“逆賊!逆賊!你誤了天國,誤了朕!你這個逆賊,就是把你滿門九族凌遲處死,也難消朕的心頭之怒!”

    再怎麼後悔也晚了,大權已經交出去,小命也已經被楊秀清徹底捏在手裏,別無選擇之下,洪秀全也只好乖乖的頒佈罪己詔,承認自己是中了邪魔妖術,誤聽了小人之言,誤會楊秀清心存反意,這才釀成了天京內亂之禍。同時又按照楊秀清的要求,親筆給石達開寫了一道書信,向石達開道出一切真相,要求石達開返回天京向楊秀清謝罪。

    再順便說一句,在洪秀全親自提筆書寫罪己詔的時候,一直侍侯在旁的洪仁玕又小心翼翼的向楊秀清提出了一個建議,說道:“東王萬歲,不妨請天王萬歲在罪己詔上再加上一條,就說是天父顯靈降詔,說天王萬歲是中了超越小妖親自施展的邪魔妖術,故而做出糊塗之舉,把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歸罪一部分在超越小妖的身上。”

    “爲什麼?”楊秀清疑惑問道。

    “幫超越小妖立功,送他一份功勞。”洪仁玕答道:“上次東王你決定再徵田家鎮,已經和超越小妖撕破了臉皮,斷絕了暗中聯繫,故意送他這麼一份功勞,既賣了個人情給他方便以後聯絡,又可以幫他控制更多的清妖軍隊,誘使他更早謀反。”

    “就這麼辦!”楊秀清大力點頭,先是喝令洪秀全依計行事,還吩咐洪秀全在詔書上把吳超越罵得越惡毒越號,又在心裏說道:“超越小妖,你寄書向我告警,我送你一份功勞,算是還你人情!”

    儘管天京之變是以比較和平的方式收場,但造成的後果還是相當惡劣,首先就是手握重兵的石達開根本不敢相信楊秀清的示好誠意,遲遲不肯返回南京與楊秀清當面和解的同時,還下令召回了正在圍攻徐州的軍隊,全面退守淮水防線,給了北線清軍更多的喘息機會,軍心士氣也受到了嚴重影響。

    僵持了許久後,還是在洪仁玕的不斷來回奔波勸說下,還有在楊秀清主動派人把石達開之母石周氏送到了石達開軍中表示誠意,以及詳細瞭解了南京城中的目前情況後,石達開這才終於相信了楊秀清的和解誠意,重新回到南京城中與老友楊秀清及洪秀全見面,冰釋前嫌的同時,也表態願意繼續接受楊秀清的號令指揮。還算能夠汲取教訓的楊秀清則也當面向石達開和石達開的岳父黃玉昆謝罪,又封了石達開爲翼王八千歲,大爲緩解了與石達開之間一度無比惡劣的關係。

    很可惜,碎過的瓶子就算粘補得再好,裂痕也永遠不可能消失,此事過後,楊秀清和石達開之間還是存有了互相猜忌之心,只是因爲惡劣的形勢而被迫深藏心底,暫時繼續聯手合作。還有其他地方的太平軍在收到了消息之後,也不可避免受到了嚴重影響,本來就大爲放慢的擴張勢頭更加受阻,多條戰線還因此被迫收縮,一度佔據上風的戰略局勢徹底轉變爲與清軍僵持。

    還有最後,因爲查出洪秀全的兩個禍害哥哥也在天京之變沒少煽風點火,挑撥離間,楊秀清還是下令處死了洪仁發和洪仁達這兩個禍害及他們全家,與洪秀全結下不解之仇,也讓洪秀全心中的恨意更深,爲太平軍將來的更進一步分裂留下禍根。

    太平天國的勢頭突然由盛轉衰,咸豐大帝當然在北京城裏樂得手舞足蹈,對吳超越的離間妙計大加讚賞,尤其是在看到洪秀全被迫明發太平軍各處控制地的罪己詔後,看到了洪秀全在罪己詔上對吳超越的種種惡毒詛咒,咸豐大帝更是對吳超越寵愛到了極點,降旨道:“告訴吳愛卿,今後只要再有離間機會,不必請旨,直接設法離間長毛髮匪就是了!朕一萬個信得過他!”

    得意之餘,咸豐大帝當然也沒忘了鼓勵吳超越延續之前的好習慣,不分地域的越境剿匪平寇,乘着太平軍內亂的大好機會多奪回一些失陷城地,也多剿滅一些太平軍隊伍。同時肅順也是在書信上如此鼓勵吳超越,要求吳超越趁火打劫趕快出兵再立點功勞,讓自己可以在朝廷裏更有力的爲吳超越撐腰說話。

    事有意外,咸豐大帝和肅順大概做夢都想不到的是,他們鼓勵吳超越趕緊趁火打劫的時候,有人卻在吳超越的面前發出警告,要求吳超越剋制用兵,不要在這個時候發力過猛——這個人還居然是咸豐大帝頗爲信任的花沙納花老狐狸。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
    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