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二百六十三章 勝利時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二百六十三章 勝利時刻字體大小: A+
     

    指揮着蒸汽炮船向吳軍水師旗艦發起衝擊的太平軍將領叫做洪衛,官職是師帥,金田起義前就跟着羅大綱在廣東揭陽縣的茭塘水面上混飯吃,最是精於水上作戰,加入太平軍後也一直在水師裏任職,積功升至師帥,又因爲作戰勇猛和忠誠可靠,成功擊敗了無數競爭者,幸運成爲了太平軍僅有的三名蒸汽炮船船長之一。

    在與吳軍水師四大主力戰船的激戰中,洪衛從一開始就沒想過要專門針對吳軍水師旗艦忠誠號,韋俊的戰術計劃也是優先幹掉吳軍水師的兩條蒸汽炮船,然後考慮如何對待機動力較差的忠誠號和仁義號。

    除此之外,把蒸汽炮船視爲心肝寶貝的洪衛更從沒想過什麼駕船衝擊敵船,那怕這個時代的蒸汽炮船船首處都裝有鐵質撞角,專門用來在戰鬥中撞擊敵船,洪衛也捨不得拿心頭肉撞擊敵人,怕的就是在撞船過程中出現什麼意外,傷到了自己的心肝寶貝心頭肉。而突然象打了雞血一樣的指揮座船撞擊吳軍旗艦忠誠號,則完全是一個意外。

    這個意外就是戰機實在太好了,吳軍旗艦忠誠號的指揮官也不知道是吃錯藥,還是腦袋進了水,在江面上一直盯着太平軍的另一條蒸汽炮船不放,死命追趕也不知道是在想幹什麼,結果那條蒸汽船沒追上,還無意中把船尾側部暴露在了洪衛座船的撞角前方!

    忠誠號既是負責指揮的吳軍水師旗艦,船上又坐着太平軍不共戴天的大仇人吳超越,如果能幹掉忠誠號,洪衛不但可以搗毀吳軍水師的指揮系統,還也很大的機會和希望幹掉吳超越爲無數犧牲將士報仇。而更妙的是,因爲此前被太平軍的蒸汽炮船連續暴菊,忠誠號的船尾受創相當不輕,洪衛指揮的蒸汽炮船隻要一個撞擊,至少有六七成的希望可以一下子幹掉忠誠號!

    這麼好的機會放在面前,不管再是怎麼的愛惜蒸汽炮船洪衛也忍不住了,一聲令下之後,他的座船威武號立即馬力全開,以最快速度衝向忠誠號的船尾。與此同時,讓洪衛更加喜出望外的事發生了,衝鋒時,一陣凜冽夜風正好從他的威武號後方吹來,風帆半張的威武號頓時船速更快,衝擊威力也註定更大!

    “風帆全開!衝上去,撞沉忠誠號!幹掉超越小妖!爲羅丞相和我們的將士報仇——!”

    嘶吼出了這道命令的同時,洪衛也在望遠鏡中隱約看到吳軍水手正在忠誠號上往下扔着什麼,只是天色已黑,看不清楚吳軍水手到底在扔什麼。不過也沒關係,那些東西落水之後,並沒有發生任何的異常,怎麼看怎麼不象能對威武號形成任何威脅,所以洪衛也沒去理會,一雙銳利明亮的丹鳳眼,死死盯着的,也是忠誠號那受創嚴重的船尾!

    忠誠號在笨拙的轉動船帆,妄圖借風逃離,然而不管吳軍將士如何的努力,過於沉重的忠誠號還是無法在短時間內提升船速,擺脫威武號的追擊,鍋爐與風帆全開的威武號又如同一支離弦之箭一般,飛一樣的撞向罪孽深重的忠誠號船尾側翼處,船距迅速縮小,一百五十米!一百二十米!一百米!八十米!

    “賭對了!”

    當船距迅速縮小到五十米之內時,神情堅毅的洪衛心中自語了一句,知道自己的撞船決定賭對了,重創乃至直接幹掉吳軍旗艦已經十拿九穩了,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威武號的左側明輪處,卻突然傳來了一陣異常聲音,高速行駛中的威武號也勢頭一頓,船身就好象被一股巨力在左面拍了一下,一下子就把船尾甩向了反方向不少。

    “出什麼事了?”

    洪衛大驚失色的時候,威武號右面的明輪處也突然傳來古怪聲響,就好象有什麼攪住了半露在水面上的明輪葉片上一樣,突然轉動吃力,全船速度也爲之大降。再接着,洪仁玕從香港高價僱傭來那些洋人也象發瘋一樣的慘叫了起來,聽不懂外語的洪衛趕緊向翻譯問道:“出什麼事了?那些洋鬼子在鬼叫什麼?”

    “明輪葉片被東西絞住了!”翻譯臉無人色的回答道:“洋鬼子叫趕緊停船熄火,不然葉片有可能被絞斷!”

    翻譯的話還沒說完,洪衛的臉上就已經半點血色了,顧不得再去撞擊已經近在咫尺的吳軍旗艦,大吼大叫着只是命令熄火停船,可是這時候已經太晚了太晚了,首先被纏住左側明輪處突然又傳來了一連串的木材斷裂聲音,一直被明輪帶動的水花也徹底消失不見。

    “左邊的明輪葉片已經被絞斷了?!”洪衛心中閃過這個念頭時,更悲慘的事又發生了——威武號的右邊明輪,竟然在尚未停機的情況下自行停止了轉動,葉片和轉軸一起發出巨大的古怪聲響。

    “洪將軍,洋人說,威武號左邊的明輪葉片被絞斷了,有人在江水裏扔了無數漁網,那些漁網纏住了我們的明輪葉片,我們的馬力又開到了最大,葉片就被絞斷了。還有,右邊的葉片和轉軸也被漁網纏緊了,必須回港徹底清除漁網後才能開動,不然的話,肯定也要被絞斷。”

    翻譯的話還沒有說完,洪衛就已經一屁股坐在甲板上,也終於明白吳軍水手之前往長江裏扔了些什麼了,再接着,撕心裂肺的慘叫聲,也在威武號的甲板上回蕩了起來,“超越小妖,你缺德啊!”

    威武號突然失去了蒸汽動力,船速大減之下,整個戰場的形勢也隨之出現了巨大的改變,太平軍再也無法以三打二壓着吳軍的兩條蒸汽炮船打,以二敵二之下,吳軍的蒸汽炮船壓力大減,吳超越也趕緊打旗號命令蒸汽炮船向自己靠攏,尋求忠誠號和仁義號的炮火掩護,同時也讓坐鎮仁義號的吳大賽找機會用漁網陣再幹掉一條敵人的蒸汽炮船。

    很可惜,吳軍沒這個機會了,吃了大虧的洪衛已經讓人打出危險旗號向韋俊告急,而韋俊雖然不明白威武號爲什麼會突然船速大降,卻還是很小心的暫時脫離戰場,同時打出旗號讓餘下兩條戰船向自己靠攏。

    旗號打出,另一條蒸汽炮船倒是很輕鬆的就轉頭與旗艦會合,失去了蒸汽動力的威武號卻只能是艱難的憑藉風帆轉向,緩緩駛向旗艦所在的方向。吳超越則是毫不客氣,立即指揮戰船上前合圍威武號,還打出旗號命令仁義號和忠誠號聯手與威武號打近舷戰,爭取俘虜威武號。

    見情況不妙,韋俊趕緊帶着兩條蒸汽炮船衝上來營救威武號,吳軍的兩條蒸汽炮船則雙雙撲上,以猛烈炮火轟擊韋俊兩船,還在旗艦的旗號指揮下直接使出了苦味酸炮彈,逼迫韋俊等船遠離。

    這時,忠誠號和仁義號的風帆優勢又體現了出來,雖說這個時代的蒸汽炮船都是混合動力,威武號上同樣安裝了風帆助航,然而在船帆數量卻又少於全靠風力吃飯的忠誠號和仁義號,憑藉風力行駛間速度不及忠誠號和仁義號,沒過多少時間就被忠誠號和仁義號左右包夾,炮火隆隆,猛轟威武號的左右六門炮臺,吳軍水手居高臨下,對着威武號的甲板接連開槍,迫不及待的大聲高吼,“投降不殺!投降不殺!”

    此時此刻,韋俊的眼睛當然都紅了,爲了救出被包圍的威武號,顧不得有可能被吳軍苦味酸炮彈命中,硬帶着兩條蒸汽炮船直衝過來,結果很不幸的是,旗艦天國號首先被一枚苦味酸炮彈命中船艙,炮彈入艙爆炸,引發熊熊大火,接着另一條蒸汽炮船氣節號也被苦味酸炮彈打中了船舷,同樣受創不輕。

    此時此刻,韋俊除了關心威武號的安全之外,也在肚子裏把洪仁玕的祖先十八代問候了一個遍——怎麼就不買些苦味酸炮彈回來給太平軍水師用?然而韋俊並不知道的是,洪仁玕不是沒打過苦味酸炮彈的主意,但因爲採用苦味酸炸藥的時間不長,英國方面目前生產的苦味酸炮彈連裝備歐洲的皇家海軍都不夠,當時香港的英軍又因爲亞羅號事件和滿清朝廷翻了臉,當然不敢把數量十分稀少的苦味酸炮彈賣給洪仁玕。

    就象甲午海戰一樣,正是因爲炮火威力方面的差別,在艦艇實力基本相等的情況下,太平軍的兩條蒸汽炮船還是在炮戰中處於了下風,接連被苦味酸炮彈命中起火,即便噸位大船身大一時還扛得住,可是船身受損還是不輕,鬥志遠沒有正宗太平軍頑強的洋人僱傭兵也紛紛警告,“韋,敵人的炮彈有燃燒彈效果,我們是木質船身太過吃虧,再不盡快撤出戰場的話,天國號和氣節號也可能保不住!”

    韋俊何嘗不知道這麼對拼炮火自己太吃虧,韋俊也曾考慮過硬衝過去,用投擲型苦味酸武器和吳軍蒸汽炮船對拼,然而考慮到吳軍的苦味酸手雷鐵定比自軍只多不少,韋俊卻又鼓不起這個勇氣——丟掉一條蒸汽炮船,對太平軍來說或許還可以承受,丟掉兩條三條,那麼就算可以逃回去,洪秀全和楊秀清也鐵定會剝掉韋俊的皮了。

    還是在吳軍舢板船隊的密集燈火出現在上游遠處時,韋俊才下定決心下令撤退,同時又讓旗號臺用火把打出旗號,命令洪衛毀船逃命,寧可自行燒燬威武號,也絕不把威武號留給吳超越!

    自毀戰船的旗號打得稍微晚了一些,在用火炮摧毀了威武號的炮臺後,忠誠號又以鉤索戰術拉住了威武號的船身貼舷而戰,在戰友的火槍掩護下,許多吳軍水手已經冒險跳上了威武號的甲板,以左輪槍和刀斧等近戰武器與太平軍展開戰鬥,目的也不爲別的,就是爲了俘虜這條寶貴戰船!所以即便了望手看到了旗艦的旗號,也及時把命令轉達到洪衛的面前,太平軍再想輕鬆自毀戰船也沒那麼容易了。

    儘管萬分不捨,忠心耿耿的洪衛還是親手拿起火把,點燃了威武船身上的易燃物,吳超越在忠誠號上一看急了,忙吼道:“快,上船,上船救火殺人!爲了抓一條蒸汽炮船,老子的道德號和勇敢號捆住手腳白白多捱了好幾十炮,要是讓長毛把這條船燒了,那老子不是虧大了?!”

    聽到吳超越餓狼一般的嚎叫,從來就很有血性的吳軍水師將士紛紛冒着落江危險跳下船舷,跳上威武號的甲板加入戰鬥,爲了節約時間還直接操起了刀子撲向敵人,與正在燒船的太平軍水手展開近身白刃戰,那邊仁義號也同樣用鉤索鉤住了威武號的船身,跳船奪舷加入戰鬥。

    見甲板上戰事危急,洪衛咬了咬牙,乾脆悶頭衝進了被吳軍實心炮彈轟擊得七零八落的船艙,直接衝進彈藥庫點火炸船,然而就在洪衛踢開艙門,要把火把扔到火藥桶上的時候,旁邊幾個早就看出不妙的洋人僱傭兵卻衝了上來,兩個按住洪衛,一個搶走洪衛的火把,用英語吼叫道:“你要幹什麼?你要殺了我們?”

    洪衛當然聽不懂洋人的話,只是掙扎着吼叫道:“放開我!放開我!我要炸了這條船,這條船絕對不能落到超越小妖的手裏!”

    掙扎無用,洋人僱傭兵人高馬大,把洪衛死死按在了甲板上,另一個洋人僱傭兵爲了謹慎起見,還把洪衛帶來的火把從炮彈轟出的缺口處扔進了長江。末了,幾個洋人僱傭兵還商量道:“要不,向清國的士兵投降吧,投降雖然可恥,但總比丟命強。”

    爲了錢才賣命的洋人僱傭兵紛紛叫好,還更加無恥的僱主洪衛給捆了起來,一邊牢牢看住至關重要的彈藥庫,一邊等待吳軍到來時投降。

    洋人僱傭兵並沒有等待多少時間,靠着捨死忘生的衝殺,吳軍水師士兵已然基本肅清了甲板上的敵人,開始喊着投降不殺的口號向船艙內衝殺,船艙裏的太平軍士兵雖然也有不少人負隅頑抗,但吃虧在近戰武器不及吳軍士兵,即便靠着對艙形的熟悉也殺了一些吳軍士兵,卻基本上都是剛得手就馬上被吳軍士兵的左輪槍打死,抵抗得再頑強都還是無法擋住吳軍將士的不斷前進。

    終於,到了午夜時分時,吳軍水師將士終於還是徹底肅清了艙內殘敵,成功繳獲了受損嚴重卻仍然可以修復使用的威武號,捷報傳到吳超越面前後,吳超越激動得直接躺在甲板上大張五肢,對着夜空上的繁星吶喊,“值得了!總算是他孃的值得了!從現在開始,長江中游就我是老大了,再不用擔心長毛水師殺進我的腹地了!”

    “對了,我們抓到這條蒸汽炮船,修復後給我改名叫勝利號!紀念這場來之不易的勝利,也紀念這個我們再也不怕被長毛水師欺負的勝利時刻!”

    吳超越倒是激動歡呼了,太平軍那邊卻是徹底傻了,當威武號被吳軍水師成功繳獲的消息傳到湖口時,韋俊當場就吐了血,繼而流下了眼淚,悲憤傷心,絕不亞於當初韋昌輝被吳超越無恥殺害的時刻。

    更悲憤的還是楊秀清,當得知威武號被好兄弟吳超越搶走後,楊秀清氣得當場就翻了桌子,怒吼帶哭,“超越小妖,韋俊,你們還本王的威武號!還本王的威武號!”

    太平軍那邊會傷心到什麼樣的地步,吳超越當然不會操心,成功搶到了威武號後,吳超越第一件事就是下令收兵,急匆匆的拖着威武號返回田家鎮維修。同時因爲吳軍四大主力戰船都受創不輕的緣故,吳超越還決定把吳軍水師全部撤回省城,到漢口新建成的大型船塢中徹底翻修四大主力戰船和威武號,田家鎮到九江之間的航線保護任務,則被吳超越很不要臉的一腳踢給了正在重新整編換裝中的湖北水師。

    期間,還是在趙烈文等人的提醒下,樂昏了頭的吳超越纔想起還要寫摺子向咸豐大帝報捷,結果就在吳超越要求趙烈文儘量誇耀自己這一次的輝煌戰果時,留守省城的閻敬銘卻突然派人給吳超越轉來了一道加急邸報,讓吳超越知道了一個驚人消息——滿清朝廷的軍隊,竟然在大沽口打敗了英法聯軍!迫使英法船隊撤回了廣州!

    “竟然打勝了?怎麼可能?”歷史稀爛的吳超越張口結舌之餘,也忍不住生出了後怕,暗道:“謝天謝地,幸虧我這次沉住了氣沒有起兵,不然的話,我現在可就樂大了。”

    慶幸自己的理智之餘,吳超越又盤算了一下,便對趙烈文吩咐道:“惠甫,報捷的摺子得加上一些內容,把我們俘虜長毛威武號的過程儘量詳細介紹,說明是因爲洋人叛變纔給了我們俘虜敵船的機會,也強調一下我堅持只用大清士兵駕駛火輪船是因爲信不過洋人,知道洋人不講道德靠不住。這段用點心,儘量寫漂亮點,要有理有力有節!”

    給吳超越當了這麼多年的幫兇,趙烈文當然摸清楚了吳超越那點花花腸子,也馬上明白了吳超越此舉的用意,微笑問道:“怎麼?慰亭,怕了?”

    “怕了。”吳超越老實點頭,說道:“大沽口那裏意外打了勝仗,朝廷裏肯定是歡天喜地,又要不把洋人放在眼裏,我這個時候如果不趕緊和洋人劃清界限,不是自找倒黴是什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
    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