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二百三十一章 熱鬧的除夕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二百三十一章 熱鬧的除夕夜字體大小: A+
     

    歷史上能夠堅守九江超過六年,被湘軍包圍一年多斷糧斷援還拒不投降,九江太平軍將士的素質和意志自然值得讓人稱道。

    也正是因爲如此,即便是在大年三十的除夕夜晚上,本應該閤家團圓歡聚一堂的夜裏,九江的太平軍將士仍然沒有放鬆該有的警惕,所以清軍方面纔剛剛開始全力挖掘南門這邊的地道,立即就被聽甕裏的太平軍將士所發現,也馬上呈報到了正在逐營安撫將士的羅大綱和林啓榮等人面前。

    清軍選擇在除夕夜發起進攻,這點並不讓羅大綱和林啓榮驚訝,惟獨讓羅大綱和林啓榮震驚的是,聽甕所確認的清軍地道位置,竟然距離九江城牆已經不到二十步!這也就是說,清軍只要連夜全力挖掘和準備充足,那麼快的話下半夜,最遲也就是明天清晨,清軍就能把火藥埋到城牆下引爆!

    “陳天發是幹什麼吃的?爲什麼清妖的地道挖到這麼近了才發現?早幹什麼去了?”

    “秦丞相,這事應該和陳總制無關,我幾次巡視南門,聽甕裏始終都沒有動靜,這點我可以做證。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清妖應該是用小鋤頭小鏟慢慢挖掘,儘量少發出聲音,所以我們的聽甕都成了擺設。”

    聽了林啓榮的分析覺得有理,羅大綱倒也沒有再去計較南門守將陳天發的貽誤軍機之罪,只是急匆匆率領林啓榮等將趕來九江南門這邊,親臨前線主持大局,同時急令土營出動,趕赴南門侯命。

    戌時正剛過,羅大綱等人順利趕至事發現場,聽甕中的挖掘聲音早已清晰可聞,並且頻率密集,很明顯清軍決心要在今夜把地道城牆腳下。得出這個判斷,羅大綱不敢怠慢,趕緊向土營營官喝問道:“有沒有把握在清妖把地道挖到城牆下之前,搶先讓我們的地道連通清妖地道?”

    “回丞相,距離太近,來不及了。”土營營官答道:“如果是在清妖安裝火藥包時連通,或許還有點希望。”

    “那就馬上動手!”

    羅大綱一揮手下令,匆匆趕來的太平軍講師也立即揮動鋤頭鐵釺,在事先勘探好的位置奮力挖掘起地道,同時其他的土營將士也馬上準備起了柴火風箱等灌煙之物。但羅大綱卻並不敢把所有指望都寄託到土營將士身上,又趕緊命令南門守軍搶建城內工事,準備土石沙袋和塞門刀車等必備之物,以便清軍的地道爆破搶先得手時修補城牆和堵塞缺口。

    “羅丞相,應該再調集一支精兵做預備隊,多備火藥包。”林啓榮建議道:“倘若清妖真的搶先炸開城牆,我們就一邊用火藥包炸退清妖,一邊搶修城牆。”

    “這事你親自負責。”羅大綱很信任林啓榮的帶兵能力,又囑咐道:“火藥包做好防火保護,別象在湖口一樣,被清妖的火箭妖火提前引燃。”

    林啓榮答應,立即返回自軍駐地,組織嫡系精銳過來給南門守軍幫忙。羅大綱則十分心細的一邊派快船給湖口的秦日綱送信,讓他做好出兵救援的準備,一邊派人加強對九江東南角那條地道的監聽,提防清軍也連夜挖掘那條地道直通城牆下方。然後羅大綱才親自登上南門城牆,眺望觀察清軍營地的動靜。

    紛飛的雪花和漆黑的夜色給羅大綱的窺探帶了很大困擾,舉着單筒望遠鏡眺望了半天,羅大綱都沒有發現清軍方面有什麼異常舉動,然而越是這樣,羅大綱心中就越是不安,隱隱覺得有一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感覺。

    突然間,羅大綱還又覺得似乎有什麼地方不對勁,然而究竟是什麼地方不對勁,羅大綱一時半會之間卻又想不出來……

    ………………

    其實,羅大綱就算能夠察覺什麼地方不對勁也來不及了,藉着雪花和黑夜的掩護,酉時二刻就已經出動的吳軍第三兵團曹炎忠部,已經沿着湘軍之前挖掘的深壕行進,不聲不響的迂迴到了九江東門外,準備實行左宗棠所交代的爆破攻城計劃。——順便說一句,湘軍包圍九江的壕溝可是深寬都是兩丈!(史實數據)

    很巧,當初在天津時負責用爆破戰術炸開城門的吳軍大將恰好就是曹炎忠,輕車熟路之下,曹炎忠指揮起來自然是得心應手,先是把一百人的突擊隊分爲五隊,分好順序輪流上前,然後又命令劉銘傳率領擅長巷戰近身戰的銘字營率先越出壕溝列隊侯命,擔任攻城先鋒。餘下三個營的吳軍將士則繼續隱藏在湘軍留下的壕溝中,盡最大努力避免被太平軍提前察覺。

    這一切都安排好後,五個爆破組立即先後出擊,藉着夜色掩護悄悄摸向九江城下,而此刻九江東門上仍然是燈火寥寥,雖有幾支巡邏隊不斷在城上來回巡哨,無奈天色太黑,雪花太大,所以直到五個吳軍爆破組摸過護城河的石橋,潛藏到了城下光線黑暗處,太平軍方面都還沒有發現吳軍的存在。

    不能及時發現敵情的下場當然是在突變面前措手不及,第一爆破組迅速將裝滿苦味酸炸藥的堅固木箱放到東門下後,點燃引線就立即逃到遠處蹲下躲避衝擊波,引線迅速燃燒到了盡頭,苦味酸炸藥也立即發出了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

    “轟隆!”

    “轟隆!轟隆!轟隆!轟隆隆!”

    九江東門的外門化爲齏粉的同時,聽到東門方向傳來的巨響,東到團魚坡、西至景星湖之間的上百座清軍炮臺也先後點燃火炮引線,將一枚一枚實心炮彈與少許開花炮彈打進九江城內,突然大規模炮擊的同時也製造無數巨響,干擾和影響太平軍的注意力,盡最大可能掩護吳軍奇襲九江東門。

    左宗棠這一手似乎沒收到什麼效果,黑夜之中爆炸聲過於明顯,東門的爆炸聲又是明顯先於清軍炮臺,所以即便清軍以火炮掩護吳軍奇襲東門,剛聽到東門首先傳來的爆炸聲時,羅大綱就馬上明白東門危險了,也頓時就明白究竟是那裏不對勁了——清軍如果真想用地道爆破攻城,就不會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加緊挖掘地道,讓自軍搶先知道他們的打算!

    шшш ◆Tтká n ◆¢ o

    “該死的清妖,太狡猾了!快,快,叫林啓榮馬上去增援東門!南門這邊,另外調一支軍隊來這邊補防!回丞相府,傳令全軍,立即集結備戰,所有將領到丞相府侯命!”

    喜歡自比諸葛亮的左宗棠確實是花樣百出,羅大綱大概是做夢都想不到的是,吳軍奇襲東門和清軍突然大規模炮轟九江城,其實都是在掩護左宗棠真正的殺手鐗!

    聽到爆炸聲音,九江東南角那最後一條清軍的地道,也立即開始全力挖掘!

    結果炮聲隆隆,人喊馬嘶,太平軍埋設在九江東南角的聽甕徹底失去效果,自然也沒辦法發現清軍的第三條地道正在飛快逼近九江城下…………

    情況過於混亂,先來看看九江東門這邊的情況,事發太過突然,措手不及的太平軍東門守軍李天開所部將士甚至還來不及放下甕城裏的千斤閘,吳軍第二爆破組就已經衝進了甕城之內,幾乎是飛一般的把裝滿苦味酸的木箱放到了甕城內第二道城門的門下,點上引線飛快逃開,又是一聲巨響過後,九江東城的第二道城門也再次化爲了木屑狀態。

    也是到了這個時候,如夢初醒的太平軍將士才終於想起放下內外兩道千斤閘,同時向甕城裏投擲火把照明,尋找敵人蹤跡。然而千斤閘落地後,吳軍第三爆破組立即上前,故技重施以苦味酸火藥爆破,輕而易舉的就炸碎了太平軍的第一道千斤閘。

    結果還是到了吳軍第四爆破組去炸九江東門的最後一道千斤閘時,城裏的太平軍將士纔想起對着城門甬道里開槍開火,好好歹歹打死打傷了幾個吳軍將士,然而吳軍將士則是早有準備,一邊蹲爬避彈,一邊以可以連發的左輪槍還擊,掩護爆破手爬行上前,將火藥箱帶到千斤閘下點火引燃。

    還是被左宗棠料定,雖有苦味酸火藥這個利器,然而因爲爆破手點燃引線後需要後撤逃開的緣故,火藥箱暫時無人保護,一個眼尖的太平軍士兵搶先看到冒着火星的引線,冒着中彈和粉身碎骨的危險衝了上來,從千斤閘的縫隙中伸出手,一把揪斷了導火線,暫時保住了九江東門的最後一道千斤閘。

    左宗棠唯一沒料到的是吳軍爆破手的反應,看到導火線被切斷,訓練有素的吳軍爆破手立即採取第二方案——向炸藥箱接連投出了多枚苦味酸手雷!

    苦味酸炸藥的坑爹特性想必就不用羅嗦了,猛烈爆炸中,能夠附在鋼鐵上燃燒的苦味酸火焰幾乎是在瞬間重新引燃了引線,又是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後,九江東門的最後一道千斤閘也失去了作用,被炸得七零八落,漫天飛舞。

    與此同時,劉銘傳率領的吳軍前鋒也已經發起了衝鋒進攻,踏着過河石橋大步衝過護城河,吶喊着衝進連渣滓都沒剩多少的九江東門,頂着槍林彈雨衝過甕城,衝進九江城內。後面的曹炎忠也立即率領吳軍主力越出壕溝,在城外開闊出重整隊列,準備跟隨劉銘傳軍殺進城內。

    東門爆破順利得手的消息送到左宗棠的面前後,一直和楊文定在營中高地觀戰的左宗棠只是眉毛揚了一揚,然後自言自語的說道:“想不到這麼順利,難怪號稱常勝不敗,吳小子調教士卒確實有一套,比他老師強出十倍都不止。不過嘛,很可惜,曹炎忠還是拿不到首功。”

    “季高先生,爲什麼?”旁邊的楊文定好奇問道。

    “巷戰。”戰事順利心情好,左宗棠便隨口解釋了一句,說道:“長毛在九江盤踞了這麼久,肯定已經在城裏修建了大量的巷戰工事,城門過於狹窄,向城內投入兵力不便,城牆至高點又被長毛控制,曹炎忠想一舉殺入城內取得首功,比登天還難。”

    “那你還故意派曹炎忠去?”楊文定委屈的心裏嘀咕,暗道:“這一次,老夫孫女婿的嫡系精銳,傷亡不會小了。”

    看出楊文定的委屈,左宗棠又補充道:“楊道臺,你一定擔心曹將軍他們的傷亡大吧?但我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除了戰鬥力有保證的湖北新軍外,你麾下的其他軍隊誰也挑不起這個重擔,我也是信得過他們才讓他們啃硬骨頭。”

    說罷,左宗棠稍一盤算,又命令蕭啓江派遣兩個營的楚勇去給曹炎忠幫忙,並對率隊的蕭啓江副手胡中和叮囑道:“去了東門後,你暫時接受曹炎忠的指揮,讓他在適當時候派遣你的軍隊進城參戰。也明白告訴他,我不是讓你去搶他的功勞,是他的壓力太大,他的背後和側翼,雖時有可能會出現湖口長毛的援軍,他必須留下充足兵力做預備隊,還有保護後方和側翼。”

    胡中和領命而去後,左宗棠才重新坐下,端起茶碗衝楊文定說道:“楊道臺,用不着一直站着看,適當休息下,九江這場大戰現在還只是開始,什麼時候結束還誰都不知道。再說了,在這裏也看不到馬上就要打響的水上戰場。”

    …………

    水上戰場的確馬上就要打響了,剛接到羅大綱的快船告警,秦日綱就已經下令太平軍的水師主力全部登船備戰,此前賴桂英雖然已經帶着太平軍陸師主力去了南方攻打饒州府,石鎮吉所部的太平軍將士則也同時全面備戰,隨時準備登船過河增援九江戰場。

    這時,秦日綱理所當然的想到了羅大綱兩天前提出的建議,眼珠子只是一轉,秦日綱馬上就下令立即佈置一支假的運兵船隊,又命令韋俊率領一支小拔船隊保護假運兵船立即出發,駛向九江引誘吳軍水師大舉出動,還向韋俊叮囑道:“記住,能直接誘出超越小妖的水師當然最好,如果清妖太過狡猾,只派小池口的清妖水師出擊,那也沒多少關係,你馬上迎上去纏住清妖水師,運兵船解除武裝奇襲清妖的小池口水營,不給清妖撤回小池口自保的機會,逼着吳妖水師出兵救他們。只要吳妖水師出動,我馬上親自率領主力出動去給你幫忙。”

    韋俊領命而去後,秦日綱又對石鎮吉吩咐道:“石總制,如果真到了你必須過湖增援的時候,你的軍隊在高家村三聖寺那一帶登陸,那裏已經繞開了清妖的姜家灣營地,距離九江雖然還有點遠,但水流緩慢適合船隻靠岸,北面又有我們的梅家洲駐軍炮火掩護,最是安全不過。”

    石鎮吉點頭答應,秦日綱這才又把目光轉向西面,自言自語的說道:“羅大綱,林啓榮,爭點氣啊,那怕打巷戰也要頂住。只要能把超越小妖的水師騙出來,你在陸地上就算打輸了,我也可以從容回師救你過江。”

    …………

    率先出動的太平軍假運兵船隊成功騙過了清軍的水上偵察船,光是看到那些吃水極深速度慢的長龍船拖罟船,清軍水師斥候就馬上認定那是太平軍的運兵船,也馬上就把情況稟報到了左宗棠的面前。

    得知太平軍運兵過江,左宗棠不動聲色,耐心只是等候水上的後續探報,倒是旁邊的掛名主帥楊文定急不可耐,馬上就對左宗棠說道:“季高先生,是否該讓鮑超的水師出動了?長毛運兵過江,我們的水師那怕只打沉幾條,也可以幹掉不少長毛啊?”

    “別急,再等等。”左宗棠不動聲色的搖頭,還敲起了二郎腿才端起香茶細品,彷彿絲毫不把益發激烈的九江東門戰事和敵人援軍逼近放在心上。

    最後,還是在確認了太平軍運兵船隊越過了梅家洲西進的情況後,左宗棠才放下一直在搖晃的二郎腿,微笑說道:“果然是假的,不過也好,你們自行分兵,我這次就更有把握了。”

    “什麼是假的?”楊文定疑惑問道:“季高先生,你說什麼是假的?”

    “當然是說長毛的運兵船隊是假的。”左宗棠笑得十分開心,說道:“我們在姜家灣派駐有綠營兵,攔住了楊家場到九江的道路,長毛要想運兵過江增援,最理想的登陸地點是三聖寺到陳家塘那一帶,或者直接到九江北門外登陸,直接進城參戰。”

    “現在九江城裏的長毛兵力充足,還不需要湖口長毛進城增援,又故意放棄了另一個最合適的登陸地點,他們的運兵船隊不是假的是什麼?跑到餘家園和彭家灣這邊來登陸,長毛就不怕他們的援軍還沒下完船,湖北新軍的快炮就已經打到他們的頭上了?”

    “那長毛派一支假的運兵船隊來幹什麼?”楊文定更加疑惑問道。

    “楊道臺,和你說話真是太累了。”左宗棠嘆了口氣,說道:“長毛派出假的運兵船隊,目的當然是想騙我們水師出動了,能騙出我們在單家洲的主力水師當然最好,長毛水師主力傾巢出動,只要幹掉吳超越的撫標水師,長江中游的制江權就全是他們的,丟了九江都划算值得。”

    “如果騙不出吳超越的撫標水師,把鮑超的水師騙出來也行,把裝在長龍船、拖罟船和快蟹船上的沙包石頭往江裏一扔,運兵船馬上就能變成戰船,配合長毛的小拔船隊,馬上就能對鮑超形成絕對優勢,到時候鮑超告急,王孚他們救還是不救?”

    難得耐心的仔細給楊文定解釋了一通,然後左宗棠也不管楊文定是否聽得懂,馬上就對水上信使吩咐道:“去給鮑超傳令,繼續閉營死守,確認發現長毛的第二支運兵船隊,又收到南岸信號,馬上出兵突襲長毛的第二支運兵船隊!那纔是真的運兵船隊!”



    上一頁 ←    → 下一頁

    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
    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