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二百一十九章 人算不如天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二百一十九章 人算不如天算字體大小: A+
     

    曾國藩沒料錯,對於湖北軍隊始終沒有大舉進兵江西這一點,滿清朝廷裏是有些聲音,之前咸豐大帝要求官文擴軍,打的也是想從湖北調兵東下鎮壓太平軍的主意。

    不過對吳超越來說還好,按照滿清朝廷的行政制度,總督主管軍事,巡撫主管民政,是否派遣軍隊出省作戰是總督說了算,巡撫只有建議權而沒有決策權,所以這份壓力是壓在花沙納身上,吳超越有良心可以幫花沙納分擔點,沒良心不管不問花沙納也拿吳超越沒辦法。——順便說一句,因爲湖北新軍的編制屬於撫標,是吳超越的直屬軍隊,即便是花沙納也沒權力調動差遣。

    人品還沒爛到極點的吳超越當然還算有點良心,收到楊文定請求派兵增援九江戰場的書信後,吳超越馬上就拿着書信找到了花沙納,建議花沙納派遣王國才率領駐紮在田家鎮的三千多綠營兵東下增援九江戰場,既給曾國藩幫忙,也給滿清朝廷一個交代。

    一向對吳超越言聽計從的花沙納難得沒有立即答應,盤算了片刻後,花沙納還對吳超越說道:“慰亭,出動湖北綠營增援九江戰場,是匡扶大清江山的好事,按理來說老夫不該阻攔。但老夫必須問你一句,我們如果這麼做了,會不會導致長毛再次發起西征,爲我們湖廣又招來刀兵之災?”

    知道花沙納是不想又把戰火燒到家門口,吳超越坦然回答,說道:“有這個可能,但這個可能非常的小,長毛的主力目前正在蘇南蘇北不斷的攻城掠地,倉促之間很難回師,那一帶又是出了名的富庶之地,以長毛的泥腿子性格,叫他們放下嘴邊的肥肉回頭來啃硬骨頭,可能也非常小。”

    說罷,爲了將來的下一步計劃,吳超越又補充了一句,說道:“而且這也是一個鞏固湖廣安全的大好機會,九江湖口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我們如果能夠乘機拿下這兩座城池並牢牢控制在手裏,那麼等於就是在湖廣之外建立起了一座外圍屏障,不但可以緩衝作用,還可以我們確保與江西的聯絡暢通無阻,進可攻,退可守,完全掌握長江中游的戰略主動權。”

    雖然不懂軍事,然而花沙納確實是個難得的能吏,稍一盤算就又提出了兩個問題,“那麼,我們有沒有可能拿下九江和湖口?還有,出動王國才那七個營的兵馬夠不夠?”

    吳超越用手指頭指住了地圖上的湖口,說道:“只要我們能先拿下湖口,那麼九江必破。王國才的兵馬雖然不算多,但是他到了九江後只需要負責幫助湘軍圍困九江,讓湘軍可以騰出手來大舉進攻湖口,想來也勉強夠用。”

    “那就出兵吧。”花沙納想都不想就吩咐道:“穩妥點,除了出動田家鎮駐軍外,另外再給王國纔派三千鄂勇去幫忙,軍事上你拿手,這事你安排,老夫只管簽字用印。”

    有了花沙納的全力支持,吳超越當然是毫不客氣的馬上調兵遣將,先是馬上去令王國纔出兵,又從官文和花沙納先後組建的臨時工鄂勇中挑選出了六個比較象樣的營出來,做爲第二批增援軍隊派遣出省。同時吳超越自然少不得明令這些鄂勇由王國才直接指揮,不給曾老師乘機籠絡和收買他們的機會。

    除此之外,爲了避免楊秀清誤會,吳超越自然少不得暗中聯絡容閎,讓容閎向一直與大冶鐵廠保持祕密貿易往來的太平軍透風,說明這次出兵是爲了給滿清朝廷一個交代。又暗示說楊秀清如果有什麼看不順眼的人,可以儘管放到西線來。

    王國才帶着七個營的綠營兵抵達九江戰場增援後,曾老師也只好無可奈何的同意了式字營單獨南下,然而李文安父子歡天喜地的帶着式字營先行南下江西腹地揀功勞後,曾老師卻還是斷然拒絕了先打湖口的戰術建議,堅持要先打九江後打湖口。而在給花沙納和吳超越的書信上,曾老師還乘機提出了前線軍隊營伍繁雜、號令不一這個大問題,建議設立一個前線總指揮,統一號令以便作戰。

    曾國藩的這個要求讓脾氣甚好的花沙納都翻了白眼,向吳超越嘆息說道:“慰亭,老夫終於明白你爲什麼無法和曾部堂無法相處了,也終於明白在湖南的時候,湖南綠營衝進你老師的家裏開槍傷人駱撫臺也裝做不知道了,就你老師這脾氣,不管是放到了那個省份,那個省的督撫都容不下他啊!”

    “花制臺,這還只是開始,將來還有我們受的。”吳超越苦笑連連,說道:“說句不好聽的,花制臺你得保養好身體,以後我這位老師氣你的事還多着呢。”

    “言之有理,老夫是得先做好這個心理準備。”花沙納也開了一個玩笑,然後才向吳超越問道:“我們想趕緊九江湖口拱衛湖北安全,你老師想乘機控制我們派去的援軍,如之奈何?”

    吳超越皺眉,遲疑着答道:“不好辦,我是太清楚老師的脾氣了,我們不做出讓步把援軍交給他指揮,他是絕對不會按我們的要求打。可是要把援軍交給他指揮,我們先派去的十三個營,以後只怕大半都得姓了曾,晚輩這次是真沒辦法了。”

    “既然沒辦法,那就別浪費力氣去想辦法。”花沙納揮揮手,冷笑說道:“曾部堂不是想和我們比拼耐心嗎?那就比,了不起就是多耗點銀子錢糧,老夫就不相信了,他曾部堂就不怕被人蔘一個曠日綿歲、勞師糜餉的罪名。”

    官場老吏花沙納有這個耐心和信心,年輕氣盛的吳超越卻沒這樣的耐心,尤其是吳超越現在的目的是想盡快弄死曾老師解決隱患,還有收編曾國藩麾下那羣精兵強將,在這樣的情況下,吳超越當然不想讓曾老師繼續用什麼結硬寨打呆仗的安全戰術,只有讓曾老師趕緊動起來,採取一些比較激進冒險的戰術,這樣愛最符合吳超越的目的和利益。

    絞盡腦汁的同時,吳超越當然一直保持着和前線的密切聯繫,隨時掌握九江湖口戰場的一舉一動,而楊文定和王國才也表現得十分稱職,不但每日一報前線軍情,還派出了大量的斥候偵察前線敵情,勘探山川地理,讓吳超越身在湖北省城也可以對前線情況瞭如指掌,給了吳超越遙控指揮九江戰場的機會。

    在此期間,吳超越向英國人訂購的兩條蒸汽明輪炮船,終於在小包令的親自押送下送到了湖北省城,同時到來的,還有聶士成之母,以及吳超越的正妻楊玉茹和從沒見過面的女兒——上海已經淪爲孤島,隨時可能面臨戰火之災,反倒是湖北省城這邊更加安全,吳老買辦才堅持讓聶母把孫媳和曾孫女給送到了這裏來。

    親夠了僥倖沒有過於遺傳自己乾瘦特徵的女兒,吳超越這纔想起向小包令道謝,而小包令則一邊謙虛,一邊拿出了一張銀行存單遞給吳超越,微笑着說道:“吳,這是阿禮國先生託我帶給你的。”

    “阿禮國先生給我銀子幹什麼?”

    翻看着那張上海有利銀行開出的、數額不菲的存單,吳超越稀裏糊塗,小包令則操着益發嫺熟的漢語笑道:“吳,你還真是一位視金錢如糞土的紳士,難道你忘了,你和阿禮國先生簽定得有一份共同勘探金礦的合同?那上面可清楚寫着,你在發現的那座金礦裏,可以獲得百分之三的利潤。”

    “我真忘了。”吳超越一拍腦袋,然後忙向小包令道謝道:“感謝你,親愛的包令先生,請務必替我轉告阿禮國先生,替我感謝他的高尚品德,我都已經忘了的事,他不但一直記着,還主動給我送來了銀子。”

    “沒問題,我一定替把話帶到。”小包令一口答應,然後又微笑說道:“吳,我可以向你保證,我也是一位品德高尚的人,也非常希望能與你簽定一份類似的合同。”

    吳超越會意,笑着問道:“親愛的包令先生,你也對投資勘探和開採金礦有興趣?”

    “當然,在這個世界上,對黃金不感興趣的人恐怕還沒有。”小包令笑笑,說道:“吳,想必你也知道,我的父親是香港總督兼駐華全權公使,有權力調動整個東亞的英國軍隊和艦隊,你如果和我簽訂這麼一份合同,辦事可以直接許多。”

    吳超越眨巴着三角眼不說話,心裏所盤算的,當然是南非那個導致布爾戰爭爆發的超大型金礦。小包令則微笑不說話,知道吳超越是聰明人,更知道吳超越現在絕不敢拒絕自己提出的要求。結果也被小包令料中,權衡了一下利弊之後,吳超越果然答道:“我只知道最後一處了,但是那個金礦不在東亞,甚至不在亞洲。”

    “沒關係。”小包令笑着說道:“吳,難道你忘了,我們英國有個稱號叫做日不落帝國,只要是在地球上就行。”

    “找到那座金礦,你們就要變成日落帝國了,十一個國家聯手坑你們!”吳超越在心裏嘀咕,嘴上則笑道:“親愛的包令先生,這件事不必急,我們慢慢商量,快請進城吧,我已經叫人在巡撫衙門裏準備了豐盛的宴會爲你接風洗塵。”

    小包令爽朗大笑,立即接受了吳超越的邀請,結果進城的路上,小包令又提出自己親自來漢口的另外一個來意,就是希望能在漢口建立一座領事館,吳超越則答應可以替小包令向滿清朝廷提出請求,又笑着說只要自己還在湖北,漢口有沒有領事館其實都一個樣,小包令含笑承認這點,與吳超越言談極歡。

    註定是忙碌的一天,忙完洋人忙水師,忙完老婆忙孩子,好不容易忙到晚上準備休息的時候,還沒等吳超越進到楊玉茹房間補交積欠多日的公糧,親兵則又報告說有曾國藩的信使求見。吳超越一聽大怒,沒好氣的吼道:“叫他明天再來!絕對是戰船火炮的事,說不定還想打我剛弄到手的蒸汽炮船主意,我這位老師,沒治了!”

    被吳超越料定,辛苦補交了一夜的公糧之後,第二天見到曾老師派來的信使時,信使呈上的書信上,曾老師果然問起了吳超越承諾的戰船火炮移交時間,又拐彎抹角的打聽蒸汽炮船的價格和裝備情況,話裏話外都是想要學生白送他幾條蒸汽炮船的意思。

    揮手打發了信使下去等回信,然後吳超越才衝趙烈文嘆息道:“完了,我這位老師真的徹底沒救了,天天花着我的銀子吃着我的糧食,不好好打仗就算了,還貪心不足的想要我白送他幾條蒸汽炮船,他真以外我的銀子是憑白無故從天上掉下來的?”

    趙烈文也長長嘆息了一聲,再沒有任何興趣和吳超越談起這個已經重複了不知道多少次的話題,只是問道:“那你打算怎麼辦?”

    吳超越抿動着嘴脣盤算,片刻後,吳超越咬了咬牙,惡狠狠說道:“不能再繼續慣着我這位老師了,替我回信給他,別提任何關於戰船火炮的事,只是把我們之前討論出來那個攻打湖口的戰術告訴他,他會心裏明白!他如果裝糊塗,就讓楊文定直接提出來!”

    有楊文定和王國才的情報支持,吳超越和趙烈文早就想好了如何拿下湖口的辦法,這個辦法則是針對湖口的特殊地形和太平軍的軍隊部署而制訂——太平軍湖口守將黃文金爲確保封鎖航道,主力並沒有駐紮在湖口城內,選擇了駐紮在石鐘山的山腰,水師駐紮山下水面,又在隔水相望的梅家洲駐軍一支,水陸聯手倒是嚴密封鎖住了航道。然而王國才提供的斥候探報則明確指出,太平軍並不重視石鐘山的山頂防禦,同時後山也有多條道路可以直達山頂,湘軍只要派出一支軍隊登陸,在交戰之際突出奇兵搶佔石鐘山的山頂,就可以居高臨下直搗太平軍的營地,從背後攻擊太平軍的臨江炮臺。(歷史上李續賓攻破湖口的戰術。)

    這些地形特點是吳超越讓王國纔再三確認了的,同時王國才提供的情報還顯示,張家壩一帶有樹林適合埋伏,也有道路可以迂迴到石鐘山的背後。

    趙烈文代筆這個詳細到連登陸進兵路線都清楚列明的作戰計劃送到九江前線後,沒能再從忤逆門生那裏討要到好處的曾國藩果然裝了糊塗,故意沒把這個作戰計劃拿出來給衆將討論。而楊文定等了兩天不見動靜後,便遵照孫女婿的命令,越俎代庖在湘軍衆將齊聚的會議上提了出來,建議曾國藩採納。

    面對着這個成功把握很大的作戰計劃,沒有一個異姓湘軍將領不動心贊同,就連曾國荃都躍躍欲試,力勸曾國藩接受,並自告奮勇去擔任奇襲先鋒。然而曾國藩卻仍然還是連連搖頭,說道:“太冒險了,倘若被長毛識破,我們派去奇襲的軍隊就馬上會身陷重圍,有全軍覆沒之險。尤其是我們的水上力量並不佔優勢,計劃倘若失敗,連接應登陸軍隊回營都難。”

    湘軍衆將還是堅持,但曾國藩還是不聽,楊文定出面力勸時,曾國藩還慢悠悠的說道:“實力不足,沒這個把握。除非慰亭派出他的督標水師給我幫忙,也許還有點成功的機會。”

    楊文定無可奈何的把曾國藩的答覆用書信送到吳超越面前時,繞是吳超越也算是修煉出頗深城府,也終於忍不住砸了桌子罵了娘,“老東西!你這個寧死不吃虧,拼命佔便宜的性格,是不是一輩子都不想改了?得寸進尺,蹬鼻子上臉!喂不飽的白眼狼!”

    “慰亭,你老師不打,我們打!”趙烈文也是徹底的忍無可忍,提議道:“用不着你親自出馬,把我們的作戰計劃告訴給黃遠龍(黃大傻),叫他出動第二兵團就足夠了!實在不行,叫我們的水師出手,配合劉坤一的莊字營也有把握!”

    吳超越並沒有立即採納趙烈文的憤怒提議,原因是吳超越擔心自己出動湖北新軍攻打太平軍,有可能會導致楊秀清的誤會,破壞好不容易形成的主力之間兩不相犯的有利局面,招來太平軍主力反撲,被迫迎戰白白便宜滿清朝廷。

    “稟撫臺,花制臺派人送來了一張紙條,說是請你過目。”

    突然響起的親兵聲音,打斷了吳超越試圖聯絡楊秀清知會出兵目的的盤算,很是疑惑花沙納怎麼會給自己遞小紙條的同時,吳超越趕緊接過親兵遞來的紙條,結果打開只看得一眼,吳超越馬上就是全身一震,然後又立即放聲大笑了起來,“哈哈哈哈!天助我也,曾老師,這次我看你怎麼辦!”

    “什麼事這麼高興?”趙烈文很是疑惑的湊了上來,結果只看得一眼,趙烈文也忍不住瘋狂大笑了起來,“人算不如天算!曾部堂,這次看你怎麼辦!”

    讓吳超越和趙烈文雙雙狂笑的紙條上只有區區五個字——曾麟書病危。



    上一頁 ←    → 下一頁

    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
    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