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二百零八章 偏袒包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二百零八章 偏袒包庇字體大小: A+
     

    打外戰不行,清軍打內戰和窩裏橫的本事卻厲害得讓人難以想象,湘軍還在湖南時,曾國藩因爲參倒副將清德得罪了湖南提督鮑起豹,蓄意報復的鮑起豹暗中慫恿並默許下,湖南綠營兵竟然衝進曾國藩的住處開槍,打傷多人還差點打死了曾國藩!事後那些綠營兵居然還沒有一個人受到處罰!至於清軍各部各營私底下的衝突毆鬥和刀槍相向,那更是數都數不過來了。

    慣例如此,又有吳超越和僧格林沁的種種恩怨糾葛攙雜,湖北軍隊和僧王軍一同聚集在桐柏城下,如果還能做到友好相處不起爭端,那就真的只能說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即便雙方主帥都沒有公然慫恿,即便兩支軍隊相距十里安營,湖北將士和僧王軍的士卒卻仍然還是生出了糾紛,還直接鬧出了人命。

    首先鬧事的當然是一向驕橫慣了的僧王軍士卒,巡邏相遇的時候,僧王軍的巡哨騎兵故意策馬飛奔,把泥漿濺到吳軍巡哨步兵的臉上身上,吳軍士兵找他們理論,僧王軍士卒卻破口大罵漢蠻子,並且用馬鞭抽吳軍士卒,吳軍士卒大怒,把肇事者從馬上揪了下來暴打,餘下的僧王軍士卒也馬上加入羣毆,混戰中僧王軍士兵首先動刀,從背後捅死了一個叫陳心冠的吳軍氏族,吳軍士卒悲憤下動用火槍,一通亂槍把殺人者直接打成蜂窩煤,也嚇得其他僧王軍騎兵撒腿就跑,連馬都不敢要的就直接跑回大營向僧王爺告狀。

    再接着,不等暴跳如雷的僧王爺決定如何報仇雪恨,早就憋着壞要蓄意挑撥矛盾仇恨的吳超越卻搶先找上了門來,帶着吳軍步騎軍隊在僧王軍營前狂叫怒吼,逼着僧王爺交出尋釁滋事的僧軍士兵,處理他們的上司並賠償陳心冠的撫卹金!位高爵重的僧王爺差點沒氣昏過去,大怒下也是帶着軍隊出營,和吳超越刀對刀槍對槍的當衆破口大罵。

    互相揭短的大罵是誰也不肯退讓一步,僧王爺死活不肯交出肇事者,吳超越則咬定了是僧王軍先挑事,逼着僧王爺一定得交人賠銀子,還直接用馬鞭指着僧王爺的鼻子大罵,“僧格林沁,你再是什麼王爺又怎麼樣?北京不是大都了,我就不信朝廷會偏袒包庇你!你今天要是不交人,老子今天晚上就寫奏摺彈劾你,請皇上和朝廷主持公道!”

    如果不是很清楚自軍絕對幹不過湖北新軍,僧格林沁絕對能帶着軍隊和吳超越直接打起來。但就是因爲不敢和吳超越打,又自信滿清朝廷一定會站在自己一邊,僧王爺強壓住了心頭衝動,同樣揚言要彈劾吳超越的累累罪行,吳超越乘機對自軍將士大吼,“弟兄們,既然僧格林沁要惡人先告狀,那我就陪他告到底,看朝廷和皇上怎麼收拾他!走,收兵回營寫摺子去!”

    說罷,暫時還沒力量和滿清朝廷直接翻臉的吳超越轉身就走,帶着麾下將士回營後,吳超越還不顧自己的文言文和書法全都無比稀爛,馬上就親自寫了一道摺子彈劾僧格林沁縱容士卒尋釁滋事殺害自軍將士幷包庇肇事者,要求滿清朝廷和咸豐大帝爲自己主持公道,連夜用驛馬發出。那邊僧王爺也同樣寫了一道摺子彈劾吳超越以下犯上,縱容士卒殺害他的部下,以及作戰不力致使龔得樹逃走等累累罪行,同樣是連夜用驛馬發出不提。

    發生這麼大的衝突,吳超越當然不可能再和僧王爺繼續並肩作戰,休息了一夜過後,第二天吳超越就帶着湖北軍隊走桐柏山道回到了平市鎮,又見面就把事情經過告訴給了趙烈文。趙烈文聽了則是連聲叫苦,說道:“慰亭,你怎麼犯這樣的糊塗?你難道不知道你的書法文筆有些拿不出手,你的摺子能把事情說清楚麼?你的摺子語焉不詳又錯字百出,僧王爺的摺子條分縷析言簡意賅,一起送到了皇上面前,皇上會向着誰?”

    “我要的就是這效果。”吳超越心中嘀咕,嘴上則答道:“我昨天是氣急了,沒事,你再替我寫一道摺子,我再發出去就行。對了,順便把僧王爺搶功攔道的事也寫上去,多彈劾他一條貽誤戰機致敵逃竄的罪名。”

    趙烈文無可奈何的點頭答應,不忍心直接打擊吳超越,只是在心裏暗暗說道:“慰亭,你最好還是別指望朝廷和皇上這次會站在你一邊,人家僧王爺可是扎薩克多羅郡王,又是先皇留下來的顧命大臣,爵高位重,家族和皇室世代通婚,朝廷吃錯藥了纔會收拾他討好你。”

    …………

    先來看看滿清朝廷這邊的反應,吳超越和僧格林沁同一天發出的奏摺送到京城時,咸豐大帝正在另一件新發生的事愁眉不展並憂心忡忡——去年黃河改道後,洪水形成了大面積的河灘與窪地,爲蝗蟲提供了理想的產卵地,今年的北方又偏偏乾旱少雨,十分適合蝗蟲生長繁殖,所以入夏後,山東大地上馬上就是蝗災四起,啃光了無數的農田麥苗,糧食大規模減產已成定局——雖說咸豐大帝並不在乎餓死幾萬或者幾十萬百姓,可是把這些饑民逼到太平軍那邊就麻煩大了。

    天災不斷,人禍又跑來湊熱鬧,再看到吳超越和僧格林沁互相彈劾的奏摺,本來就肝火旺盛的咸豐大帝當然是更加的怒不可遏,拍着僞龍案大吼大叫,“混帳!兩個該死的混帳!大清天下都成什麼樣了,還不知道齊心協力,還要窩裏鬥打橫拳,朕的江山社稷,遲早要敗在你們這些混帳手裏,遲早要敗在你們狗奴才手裏!”

    咸豐大帝氣成了這個德行,在場的文武官員當然是只能趕緊雙膝跪下,整齊高呼臣等有罪,然而咸豐大帝的火氣卻仍然不消,又拿起了吳超越那道錯漏百出的奏摺大罵,“這個吳超越,都是堂堂一省巡撫了,寫個摺子竟然還是狗屁不通,錯字滿篇,你是連私塾都沒上過?寫的字能難看得象狗爬一樣?”

    “皇上,吳超越明知自己胸無點墨,卻故意親筆做書,有故意戲弄君上之嫌,請陛下明查。”

    僧王爺的靠山惠郡王乘機下爛藥,但還好,吳超越的大靠山肅順也在場,馬上就說道:“五王爺,戲弄君上太過了吧?吳超越明知道自己文筆不行,卻仍然還堅持親筆作書,明顯就是氣憤太過,顧不得去考慮其他的事。”

    “他氣憤?僧王就不氣憤了?”綿愉不依不饒,說道:“他的士卒不但也殺了僧王的麾下將士,還親自帶着軍隊跑去僧王的軍營門前鬧事,不敬尊長,目無親貴,他還能有理了?”

    在這件事上就連肅順都不敢給吳超越幫忙,連蒙制漢一向都是滿清朝廷的國策,吳超越雖是實權巡撫,爵位卻比僧格林沁低着不止一級,肅順真要是敢說吳超越冒犯僧格林沁是做得好做得對,別說八旗王公絕不會答應,就是咸豐大帝也不會答應。所以肅順再是怎麼的想給吳超越幫忙,在這點上也只能是乖乖閉嘴。

    成功堵住了肅順的臭嘴後,惠老王爺當然是得意洋洋的又向咸豐大帝進讒,說道:“皇上,老臣認爲這件事不管誰對誰錯,吳超越首先跑不掉一個張揚跋扈的罪名,仗着有點軍功就敢目無親貴,長此以往下去,如何了得?”

    細一想覺得是不能助長這樣的風氣,咸豐大帝也沒猶豫,喝道:“傳旨,湖北巡撫吳超越目無親貴,以下犯上,着即罰俸一年,摘掉一支花翎,以示薄懲!”

    穆蔭和文慶等滿人軍機歡天喜地的領旨時,肅順和載垣等人都難免是臉色一變,趕緊提醒道:“主子,吳超越在摺子裏說得很明白,是僧王爺的士卒先動手殺人,僧王理虧不受罰,吳超越反倒受罰,這吳超越會怎麼想?湖北的大清將士又會怎麼想?”

    “朕是罰他不敬尊長親貴,冒犯郡王!”咸豐大帝沒好氣的喝道:“僧王的麾下士卒殺了人,他的士卒不也殺了僧王的士兵?扯平了,這事誰也不追究!”

    肅順心中叫苦,可又不敢繼續再勸,只能是拿定主意準備給吳超越寫封書信安慰一下,此外肅順心裏也有些抱怨,暗道:“小混蛋,你惹誰不好?怎麼偏偏就惹了僧格林沁?他也是你能扳得倒的?”

    偏袒僧王爺收拾吳超越的旨意當天就發出去了,然後過了兩天,趙烈文代筆那道奏摺又送到京城了。看完了趙烈文條分縷析、義正言辭譴責僧王爺惡行的奏摺,咸豐大帝心裏也多少有些後悔,這才知道在這件事上僧王爺確實理虧得厲害,一度想要收回之前發出的旨意,但是隻稍微動搖了一下,咸豐大帝又打消了這個念頭。

    “得敲打一下吳超越這小子,這件事上他再是佔理,當衆冒犯郡王這點也不能饒,要是朕麾下的功臣們都象他一樣不敬王公,那朝廷的威嚴何存?滿蒙和睦共治漢人的國策如何執行?給他點小教訓,讓他知道一下尊卑有序也好。”

    …………

    咸豐大帝的聖旨送到吳超越面前時,和僧王爺公開翻了臉的吳超越已然帶着軍隊撤回了襄陽駐地,聽完了咸豐大帝故意偏袒僧王爺的聖旨,吳超越一言不發。直到打發走了傳旨官員後,吳超越才衝到自軍營地的操場裏對天連續開槍,驚動全營將士,再等將士紛紛雲集時,吳超越當然是嚎啕大哭,一邊哭一邊罵,傷心號哭被僧王軍殺害的自軍將士,又痛罵自己無能,不能爲被害將士討回公道,更大罵僧格林沁仗勢欺人,蒼天不公,救惡懲善反助惡人。

    知道了詳細的事情經過,又親眼看到了吳超越傷心痛哭的悽慘模樣,吳軍將士當然是個個咬牙切齒,罵聲不絕,雖都是隻罵僧格林沁,心中真正痛恨的卻是滿清朝廷。而成功的在自軍將士心中埋下了仇恨的種子後,吳超越又下令祭奠被僧王軍殺害的士卒陳心冠,當衆發誓一定要爲陳心冠討還這個公道,並自掏腰包撫卹陳心冠的家人,換來了吳軍將士的誓死效忠。

    是夜,吳超越讓自軍士卒痛飲美酒,並在酒席場上繼續痛罵,結果頗爲意外的是,收到消息的都興阿竟然也領着包括多隆阿在內的幾名部將來到了吳軍營地,一邊安慰吳超越一邊大罵僧格林沁的蠻橫欺人。聽都興阿等人的罵聲似乎不象做假,吳超越疑惑問起都興阿的出身時,都興阿如實相告,說自己和這幾個心腹部將其實也都是打虎兒人,世世代代都替滿人在東北戍邊,在冰天雪地裏吃苦受罪,艱難生存,還連進關和自由遷居的資格都沒有,這次完全就是託了太平天國的福,才被兵力不足的滿清朝廷調進關內參戰,否則恐怕直到老死都沒機會見識中原的繁華富庶。

    終於明白了自己爲什麼覺得都興阿不象滿人那麼噁心討厭後,歷史稀爛的吳超越當然是拉着都興阿等達斡爾族將領痛飲,一邊喝酒一邊打聽都興阿等人的真正來歷,也這才知道打虎兒人其實是契丹後裔,之前聚居在黑龍江境內,通古斯野豬皮興起後被強行徵爲奴隸,給滿人當牛做馬受盡屈辱,卻仍然還受到不公平待遇,社會地位遠不及和滿人穿一條褲子的蒙古八旗。

    讓吳超越更加歡喜的還在後面,提起了打虎兒人的屈辱往事和關外的苦難生活時,都興阿等人還紛紛流下了淚水,痛哭仍然還在關外艱辛生活的同族同胞,以及他們在滿人蒙奸面前遭受的歧視羞辱,貶低打壓。吳超越則是一邊陪着都興阿、多隆阿等達斡爾族同胞流淚,一邊在心中暗道:“好,有門,都有希望爭取!”

    “以後僧格林沁的人只要敢來湖北,逮住由頭就給我打!打出人命,本官負責!”

    吳超越在大醉中頒佈這道命令被吳軍將士銘記在心,還事隔僅一天,吳軍將士就逮住了這樣的機會,在襄陽碼頭上抓到了一個來湖北走私鴉片的僧格林沁軍把總,二話不說先把那個倒黴把總和他的隨從打了一個半死,沒收貨物的同時,吳超越還故意讓士卒押解那個倒黴把總遊街示衆,藉以羞辱僧格林沁。

    吳超越的激烈反應當然讓僧格林沁惱羞成怒,也驚動了坐鎮省城的湖廣總督官文,同時因爲世代被滿清朝廷奴役的緣故,都興阿麾下的打虎兒將領也不是鐵板一塊,吳超越在吳軍營中指桑罵槐發泄對滿清朝廷不滿這件事,也幾乎同時就傳到了官文耳朵裏。

    雖然貪財好色,但受命監視駱秉章和吳超越這兩個漢人能臣的官文卻十分盡職盡責,覺得情況不對就趕緊向咸豐大帝寫密摺打小報告,奏報吳超越在這件事上的反應和態度,提醒咸豐大帝吳超越已經開始有對滿清朝廷不滿的苗頭。

    官文的小報告讓咸豐大帝惱怒異常,咸豐大帝知道吳超越在這件事上受了委屈,但咸豐大帝也是必須得維護滿蒙貴胄的權威才被迫偏袒僧格林沁,但咸豐大帝真沒想到吳超越的反應竟然會這麼強烈,還敢指桑罵槐公開發泄對滿清朝廷的不滿,震怒之下,咸豐大帝便第一次生出了主動整治吳超越的念頭。

    對吳超越來說還好,咸豐大帝現在還真不能隨便擼掉吳超越,一是師出無名,二是吳超越北上剿捻期間,太平軍的作戰主力已經大量回援寧鎮戰場,正在和清軍的江南江北大營打得天翻地覆,戰事激烈異常,這個時候擼掉能征善戰的吳超越,無異於就是自毀長城。所以思來想去,咸豐大帝還是決定先給吳超越一個教訓,讓吳超越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想教訓吳超越必須得先抓把柄由頭,這個光榮任務當然被咸豐大帝交給了與吳超越同城辦公的湖廣總督官文,也用不着直接授意,在硃批裏暗示官文一句想要知道吳超越在湖北的政績功過足矣。然而咸豐大帝卻萬萬沒想到的是,他的這個暗示卻給官文出了一個大難題——因爲官文手裏並沒有任何關於吳超越的把柄。

    官文確實抓不住吳超越的把柄,吳超越是把撫標擴建到了十五個營不假,然而在這個地方督撫個個手握重兵的戰亂年代,吳超越這點直屬兵力根本就毫不起眼,沒超過任何省份的巡撫。吳超越也保舉了一些官員直接授以實職,然而和大肆提拔湖南籍官員的駱秉章比起來,吳超越的保舉數量連一半都不到,官文想在這上面入手同樣找不到道理。

    至於什麼貪污瀆職就更別說了,滿清官員中能夠自己掏腰包貼補藩庫的極品就吳超越這麼一個,任差勤勉能夠累得當衆昏倒,施政得當愛民如子,演技精湛親民形象深入人心,官文敢在這方面污衊吳超越,湖北的百姓首先就得不答應。所以翻過來倒過去的琢磨了許久,官文就楞是找不到一條可以整治吳超越的罪名。

    對官文來說也還算好,就在他絞盡腦汁雞蛋裏挑骨頭的時候,襄陽府那邊突然傳來了一個好消息——吳超越的軍隊之中,竟然出現了兩個金髮碧眼的外國洋人,其中一個還被吳超越聘爲了軍事教官。

    “還好,終於還是有把柄了。”鬆了口氣的同時,官文也沒做任何的遲疑,馬上就給僧格林沁去了一道書信,讓僧格林沁也知道這件事,借僧格林沁之手彈劾吳超越,然後坐等咸豐大帝降下聖旨讓自己出面查辦此事,給吳超越敲警鐘。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
    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