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一百九十二章 搬起石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一百九十二章 搬起石頭字體大小: A+
     

    田家鎮那頓暴打,讓一直對有錢師兄吳超越充滿羨慕嫉妒恨的好師弟李元度心中只剩下了恨,奄奄一息的向曾國藩哭訴完了他被毒打的前後經過,李元度又掙扎着拉起曾國藩的手,流淚說道:“恩師,學生思來想去,覺得這件事肯定是吳師兄在幕後主使,是他故意放的風,也是他故意煽動湖北水師的士卒主動請戰,拿學生當替死鬼即將水師士卒拼死而戰。不然的話,他的士兵那能不要命到搖着火藥衝進長毛水師自爆?八十個人只活着回來十一個?”

    “恩師,如果是朝廷要學生犧牲,你要學生犧牲,那麼學生肯定連眉頭都不眨一下,讓兵士把學生活活打死都不眨一下眼睛!可他吳超越算什麼東西,他憑什麼要拿學生的命給他當墊腳石?恩師,你要爲學生做主,爲學生討還公道啊!”

    聽着心愛弟子的哭訴,曾國藩心亂如麻,是既把忤逆門生吳超越恨到了骨子裏,又心疼得力弟子得到如此悽慘的下場——肋骨斷了七根,雙手五處骨折,左腳小腿骨連膝關節都被打成了粉碎性骨折,就算能救回來,下半輩子也只能是扶着柺杖走路。而且軍醫還明確告訴曾國藩,李元度其實還沒有度過危險期,仍然還存在傷重而死的可能性。

    隨口安慰安撫心愛弟子的同時,曾國藩不是沒動過心思繼續彈劾忤逆弟子草菅人命,爲了打勝仗故意犧牲候補官員。可是曾國藩心裏又非常清楚,別說這事很難抓到證據證明是吳超越在背後策劃、指使和煽動;就算真能抓到什麼鐵證,有田家鎮大捷和石祥禎的首級放在那裏,滿清朝廷也絕對不會爲了一個候補知縣的小命追究忤逆門生吳超越,相反還有可能故意犧牲李元度以安撫吳超越!

    暗歎了一聲後,強忍着胸中怒火,曾國藩只能是又向李元度問起與富阿吉接觸的情況,得知富阿吉已經返回湖北省城繼續尋找收拾趙烈文的證據後,曾國藩的心情這才稍微好受些,雖對膏粱子弟富阿吉並不是特別有信心,卻也多少生出了一點希望,暗道:“但願蒼天庇佑,讓富阿吉那個蠢貨能夠找到足夠整死趙烈文的把柄,趙烈文一出事,小畜生那裏肯定得亂陣腳,他的方寸一亂,本帥就有機會報仇雪恨了。”

    連曾國藩都沒有想到奇蹟居然真會出現,幸福也會來得如此之快,事隔僅兩天,武昌府那邊就傳來了準確消息,說是富阿吉抓到了趙烈文收受賄賂的鐵證,曾國藩大喜之餘也沒遲疑,馬上就加強了對田家鎮戰場的監視,等待吳超越做出反應。再然後,更讓曾國藩欣喜若狂的消息又迅速傳來——忤逆門生吳超越爲了幫助趙烈文脫罪,竟然已經在臨陣之際隨同趙烈文一起返回了湖北省城!

    大喜過後,只盤算了不到半分鐘,曾國藩馬上就向幾個心腹幕僚問道:“九江長毛那邊有沒有什麼新動靜?有沒有出兵跡象?”

    “有。”郭嵩燾飛快回答道:“石逆自敗退回九江後,一邊全力收攏敗軍,一邊派人傳令安慶,抽調安徽長毛兵馬西進九江集結,又籌集船隻、火藥和糧食運來九江備戰,並在軍中公然揚言要再打田家鎮找吳超越報仇雪恨。此外還有比較可靠的消息,秦日綱和羅大綱等長毛賊將都十分反對石達開再徵湖北,然而石逆根本不聽,爲此還已經起了衝突紛爭。”

    “天助我也!”

    曾國藩大聲叫好,馬上又開動起腦筋如何把握和利用好這個機會,那邊的劉蓉是曾國藩知己,猜到曾國藩心思,便小心翼翼的問道:“大帥,你該不會想要彈劾吳超越擅離職守,置湖北邊境安危於不顧吧?”

    “當然不是。”曾國藩想都不想就搖頭說道:“且不說如此彈劾未必能夠奏效,就算朝廷真的追究原因,姓吳那小子也可以督運糧草軍需和組織援軍之類的藉口搪塞,傷他皮毛都難。”

    “那大帥打算怎麼辦?”劉蓉好奇問道。

    “上摺子,請朝廷準允發起九江決戰。”曾國藩微笑答道:“向朝廷稟明九江長毛現在的情況是援軍未至兵力稀少,士氣低落且軍心沮喪,彈指可滅,正適合乘勝追擊合圍九江生擒石逆,請朝廷允許姓吳那小子率軍出省,與我軍聯手合擊九江長毛。然後嘛,只要石逆再次出兵田家鎮,不管田家鎮能不能守得住……。”

    “吳超越都坐實了錯失戰機臨陣離職的罪名!”劉蓉替曾國藩補充,然而劉蓉卻還有一些擔心,又向曾國藩問道:“但是大帥,如果石逆沒有繼續出兵田家鎮怎麼辦?”

    “長毛的細作斥候難道都是傻子?”曾國藩微笑反問道:“姓吳那小子離開田家鎮返回湖北省城這麼重要的消息,能不被長毛的細作斥候捅到石達開那裏?”

    劉蓉恍然大悟了,趕緊向曾國藩豎起了大拇指,曾國藩則一邊提筆寫摺子,一邊微笑着衝劉蓉吩咐道:“孟容,別閒着,你也替本帥給姓吳那小子寫一道書信,讓他以朝廷大事爲重,抓住戰機先斬後奏統帥兵馬出鄂,與我軍攜手夾擊九江長毛。然後這道書信不管是追到那裏,都一定要送到那小子手裏。”

    劉蓉微笑應諾,立即提筆做書,曾國藩則又派人傳令湘軍各營,讓湘軍各營加強守備只守不出,沒有自己的命令不許擅自向太平軍發起進攻,變相鼓勵石達開放心再次出兵湖北。而與此同時,曾國藩自然下令加強了對九江太平軍的監視,耐心只是等待石達開再次去找忤逆門生報仇雪恨的天大好消息。

    …………

    如曾國藩所料,吳超越大模大樣離開田家鎮前線返回湖北省城的重要消息,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就被太平軍細作奏報到了石達開的面前,而再三確認了吳超越確實已經登船離開了田家鎮前線後,石達開也沒做任何的遲疑,馬上就召集了太平軍西路軍衆將,決議再次發起西征,親自率軍再次攻打湖北。

    很可惜,在這個可遇而不可求的天賜良機面前,大概是因爲被吳超越給徹底打怕了,不要說之前就堅決反對進兵湖北的秦日綱和羅大綱等重要將領,就連賴桂英和石達開的族弟石鎮吉這一次都站到了石達開的對立面。一起力勸石達開從全局着想,不要再爲了報仇一意孤行的去打湖北,打毫無把握之仗,建議集中優勢兵力,先幹掉已經奄奄一息的湘軍,拿下幾乎已成孤城的南昌,然後再圖謀進兵湖北不遲。

    真理永遠都是掌握在少數人手中,面對着麾下衆將的一致反對,石達開也終於向衆人吐露了實情,坦率直言說自己決意一再出兵湖北,絕不止是爲了替兄長報仇和爲自己泄憤,而是爲了把最危險的敵人吳超越扼殺在萌芽狀態,不給吳超越在湖北壯大的機會。同時石達開還給麾下衆將分析了給吳超越時間在湖北壯大後的可怕後果——真給了吳超越時間壯大發展,那太平軍不但再沒有任何機會西取湖廣產糧重地的機會,太平天國版圖的西面也將出現一個無比可怕和危險的敵人,隨時都可以順長江而下,拔九江克安慶,繼而直抵南京城下,太平天國的西線也將永無寧日!

    最後,石達開還更加坦率承認自己上一次發起西征的確犯了輕敵錯誤,更選擇錯了西征戰術,決心汲取教訓這次不再走陸路去和吳超越在陸地上硬碰硬,決心只率水師西征,先殲滅目前仍然十分孱弱的吳軍水師,然後再憑藉水路之利直搗湖北腹地,讓吳超越首尾難顧,處處告急,不以攻城掠地爲目標,只求徹底擾亂湖北,逼迫和引誘滿清朝廷自毀長城幹掉吳超越這個可怕小妖!

    末了,石達開又直接對衆將說道:“你們放心,本王不會傻到置江西戰場於不顧,獨自深入湖北腹地,本王這次出征,只要幹掉超越小妖的水師,然後就馬上返回九江主持江西大局,把擾亂湖北的任務交給別人執行!”

    石達開都已經把話說到了這個地步,還無比誠懇的承認了他之前犯的錯誤,秦日綱和羅大綱等部下也不好多說什麼,只能是點頭同意。當下石達開立即調兵遣將,抽調精銳水師組織船隊,準備親自率領水師精銳主力再進湖北,然而就在湖北紙老虎吳小買辦即將遭到天遣的關鍵時刻,帳外卻又有傳令兵來報,奏道:“啓稟翼王五千歲,東王九千歲派遣助天侯劉紹廷及國宗洪仁玕爲使,前來傳達東王鈞旨與天父聖旨,請你立即召見。”

    太平天國早期五王中,唯一不信天父下凡跳大神那一套的也就是石達開,然而沒辦法,楊秀清是太平天國事實上的真正領導人,石達開的權力基礎又是建立在太平天國的統治基礎之上。所以心裏再是不屑,石達開還是按規矩率領衆將官親自迎出營門,把楊秀清的心腹劉紹廷和洪秀全的族弟洪仁玕給請進了營內大帳落座。

    再接下來,讓石達開幾乎氣爆肚皮的事發生了,纔剛向劉紹廷和洪仁玕問起他們的來意,劉紹廷就拿出了一份詔書,象唱戲一樣的高聲念道:“東王九千歲鈞旨,天父聖訓,聖神電通軍主將翼王跪接。”

    直到石達開滿肚子不樂意的率衆跪下,劉紹廷才又唱道:“東王九千歲說,天父下凡,聖訓達開,爾是失心瘋了,爲何執意兩次攻打超越小妖,兩戰兩敗後還要去尋第三敗?朕老子爺對爾早有訓示,超越小妖得外洋妖助,妖氣正盛,即便朕老子爺也要讓他三分,爾去戰他,就如螳臂當車,蚍蜉撼樹,決無勝算,爾爲何就是不聽?速速收兵,不可再去攻打超越小妖!朕迴天矣!”

    劉紹廷還沒把戲詞唱完,石達開就已經直起了身子,雙手緊握拳頭眼中盡是怒火,那邊洪仁玕一看不妙,趕緊提醒道:“翼王五千歲,這是天父下凡的聖訓,請唱遵命。東王九千歲還有書信和口信給你。”

    咬牙切齒了許久,考慮軍隊的團結和凝聚力基礎,石達開這才放棄了當場戳穿楊秀清裝神弄鬼假把戲的打算,老老實實的磕頭唱了一聲遵命。然後石達開馬上跳了起來,衝洪仁玕吼道:“東王的書信在那?告訴我,爲什麼不准我去進攻湖北?”

    洪仁玕不答,只是懇求與石達開單獨談話,石達開無奈,只能是把洪仁玕和劉紹廷領進了後帳,然後也是到了沒有其他外人在場的時候,洪仁玕才從懷中拿出了楊秀清的書信,說道:“翼王五千歲,東王九千歲知道你一定很難理解他爲什麼要阻止你出兵,直接下令制止你出兵,你也很可能不會聽從,所以才被迫請天父下凡降旨,也讓下官這個當事人來告訴你一個真相,一個你絕對不敢相信的真相!”

    “什麼真相我不敢相信?”石達開一邊接信一邊憤怒問道。

    “翼王五千歲,事實上,超越小妖根本就沒想過要打我們,而且東王九千歲懷疑,超越小妖很可能想和我們聯手。”

    洪仁玕只用了一句話,就讓石達開徹底變了臉色,滿腔的怒氣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則是無盡的震驚與驚奇…………

    …………

    石達開在後帳中張口結舌的聽着洪仁玕的祕密陳述的時候,秦日綱和羅大綱等人當然也在前帳裏面面相覷,竊竊私議,都是很不明白與石達開關係極好的楊秀清爲什麼會下這麼一個武斷命令,禁止石達開出兵爲他的胞兄石祥禎報仇和爲自己雪恥?議論間,基本素質比較低的太平軍衆將還紛紛打起了賭,賭石達開是否會聽從楊秀清的這條命令。

    賭石達開會依令行事的只有賴桂英一個人,原因是賴桂英的姐姐是洪秀全的寵妃,對太平天國最高層的內幕瞭解得比較多,知道石達開和楊秀清關係十分親密,楊秀清從沒拿天父下凡的把戲整治過石達開,石達開也對楊秀清的態度比較敬重,彼此間都儘量保持和諧相處,所以楊秀清這道命令雖然武斷無理,石達開卻很可能會賣楊秀清的面子聽從這條命令。

    其他人全都爭先恐後的把銀子押到了石達開會抗令這邊,理由是石達開一向對楊秀清是聽宣不聽調,只是戰略大方向上聽從楊秀清指揮,其他的全都是石達開自己說了算,同時湖北目前的局勢和石達開對吳超越的仇恨,也註定了石達開不會善罷甘休。而看到賴桂英獨自一人把銀子押到反方,太平軍衆將還紛紛開口嘲笑,“賴檢點,你如果真是銀子多得沒地方放了,那我們幫你分擔點吧。”

    嬉笑間,終於有人發現石達開已經揹着手走出了後帳,趕緊各回位置時再想收銀子已經來不及了,只能是任由銀子放在賴桂英面前的案几上。而石達開也很瞭解太平軍衆將的秉性,只大概看得那一大一小兩堆銀子一眼,就淡淡說道:“是不是在賭是否出兵湖北?賭不出兵的贏了。”

    “什麼?!”賴桂英喜笑顏開的時候,其他的太平軍將領卻都已經跳了起來,驚叫問道:“翼王五千歲,你真不打湖北了?”

    “不打了。”石達開神情複雜的說道:“東王九千歲要拉着我賭一把更大的,我想了想,決定陪他一起賭。所以,不出兵湖北了。”

    賴桂英歡呼着摟銀子的時候,石達開則又大吼道:“都別楞着了!集結的兵馬戰船別解散,糧草軍需也用不着卸船,隨本王去打吳城!東王九千歲不許我找超越小妖報仇,我不能不聽,但你們怎麼都得隨本王把超越小妖老師曾國藩拿下來,祭奠我的兄長和在湖北陣亡的天國將士!”

    …………

    用手指頭用力掏了掏自己的耳朵,曾國藩衝來送信的斥候大吼問道:“再說一遍,本帥剛纔沒聽清楚,石逆重新組織了兵馬後,出兵的方向是那裏?”

    “回大帥,是吳城!”斥候哭喪着臉回答道:“石逆大軍兵分兩路,水陸並進,南下是往吳城這邊殺來!還有,長毛軍中還直接高喊口號——踏平吳城鎮,生擒曾老妖!”

    曾國藩張口結舌,劉蓉、郭嵩燾、羅澤南和曾國荃等人個個目瞪口呆,過了許久後,劉蓉和羅澤南等人才異口同聲的慘叫道:“石達開瘋了?田家鎮近在咫尺,吳超越又回了湖北省城,他不乘機去打田家鎮,怎麼偏偏捨近求遠來打我們?”

    沒人能回答這個問題,無法理解原因之下,曾國藩等人也只能是趕緊商議對策,然後曾國荃也馬上就建議道:“兄長,應該放棄吳城去有糧處,吳城小鎮糧草稀缺,鄱陽湖水路又被長毛水師控制,我們就算採取守勢也會出現糧草問題。乘着長毛軍隊還沒殺到,趕緊轉移到有糧處堅守再說。”

    衆人紛紛附和,都建議曾國藩趕緊率軍轉移,到有糧處就糧——雖說曾國藩現在已經和江西巡撫陳啓邁徹底撕破了臉皮,但是在大敵當前的情況下,借陳啓邁一百個膽子都不敢故意斷湘軍的糧草。

    要求立即放棄吳城向有糧處轉移的呼聲一浪高過一浪,可憐的曾老師卻是滿臉痛苦的不敢吭聲,最後還是在衆人的一再追問下,咱們可憐的曾老師才哭喪着臉說道:“不能轉移啊,我前幾天才上表朝廷,說是九江長毛已經彈指可破,覆滅在即,還請朝廷讓吳超越率軍出省,助我一舉殲滅九江長毛。這摺子上的墨還沒幹,朝廷就又聽說我害怕長毛主動轉移,那我……,那我豈不是馬上就背上了一個誑言欺君的大罪了?”

    湘軍文武徹底無語,可憐的曾老師在別無選擇之下,也只能是下令全軍立即加固營防準備迎戰,同時向附近府縣求援請調糧草,打算無論如何都要先頂上一段時間再說。然而曾老師的噩夢卻遠遠沒有結束,就在同一天傍晚,武昌府突然又傳來急報,告訴了曾老師富阿吉已經被閻敬銘出賣被捕的壞消息,同時壞消息還明確指出,富阿吉已經供認他是收受了李元度的賄賂而故意栽贓陷害趙烈文,髒銀和幫助李元度提供現銀賄賂的人證也已經被吳超越拿下!

    如遭雷擊,一屁股跌坐在帥椅上半天不吭聲,好不容易回過神來後,心狠手辣的曾老師第一個念頭就是想趕緊幹掉李元度滅口,以免被李元度牽扯出自己。然而轉念一想後,曾老師卻又立即放棄了這個打算——李元度和自己的關係盡人皆知,即便他一直是打着胡林翼的招牌和富阿吉勾搭,殺了他後朝廷還要查辦胡林翼,胡林翼喊起撞天屈,白白損失一員得力大將不說,滿清朝廷的調查目標肯定還要繼續指向自己!

    “只能是說服次青背起所有黑鍋了,好在他被吳超越縱兵毒打,設計陷害那小子順理成章。大不了多出點銀子安撫他的家人,徹底堵住他的嘴……。”

    心裏剛拿定了這個主意,曾國藩站了正準備去親自說服心愛門生李元度,帳外卻先進來了一個親兵,行禮說道:“大帥,壞消息,李元度李大人聽說長毛出兵吳城,氣急交加下口吐鮮血,人已經快不行了。郎中讓小的給你報信,問你是否想見李大人最後一面?”

    又是一屁股坐回了帥椅上,目光呆滯的發楞了許久,可憐的曾老師終於帶着哭腔喊出了一句,“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
    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