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一百八十一章 慘烈首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一百八十一章 慘烈首戰字體大小: A+
     

    很是不明白不堪一擊的吳軍水師那來的勇氣敢主動脫離陸師保護,主動發起決戰,但戰機這麼難得,穩操勝算的石祥禎還是沒有遲疑,馬上就下令全軍準備出擊,還惡狠狠說道:“來得好!超越小妖,既然你的水師想找死,本國宗成全你!”

    太平軍斥候沒探錯消息,全員登船的吳軍水師將士確實已經收到了發起決戰的命令,而且太平軍斥候如果再等一等,肯定還能給石祥禎帶去一個更好的消息——不顧水陸將士的強烈反對,吳超越還是毅然親自登上了吳軍水師旗艦忠誠號,親自監督水師將士展開這場力量對比懸殊的水上決戰,並且將自己那面張牙舞爪的吳字帥旗高高懸掛在了忠誠號的桅杆上。

    親眼看到吳超越在吳軍將士的強烈反對聲中昂首登上了忠誠號,奉命來查辦趙烈文的富阿吉先是張口結舌,接下來的第一個念頭則是,“太好了!最好是讓長毛把這個小蠻子生擒活捉,千刀萬剮!”

    還有李元度這邊,即便與吳超越是同出一門的師兄弟,收到了隨從報來的吳超越親自登船督戰的消息後,正躺在病牀上微弱呻吟的李元度第一反應當然不是祈禱上天保佑師兄旗開得勝,而是發自內心的希望吳軍水師全軍覆沒,“那兩條破船老子不要了!只要長毛爭氣,把吳狗水兵全部殺光宰絕,給我報仇雪恨,我就心滿意足了!還有……,吳慰亭,也死得越慘越好!”

    在獲勝希望萬分渺茫的情況下,上午九時左右,一支由兩條小拔船和六條小划船組成的吳軍水師船隊率先離開吳王廟水面,越過已經被太平軍水師大半破壞的鐵索航線,張帆駛向下游主動向太平軍水師發起進攻。

    守衛鐵索的清軍士兵主動放棄了被太平軍破壞殆盡的水上工事,全部退上陸地歸隊,駐紮在南北兩岸的吳軍陸師與輔助作戰的清軍綠營也是傾巢出動,結陣保護住仍然能在水戰中發揮作用的兩岸炮臺,也隨時準備接應靠岸求援的吳軍水師將士。

    “豈曰無衣?與子同袍。王於興師,修我戈矛。與子同仇!

    豈曰無衣?與子同澤。王於興師,修我矛戟。與子偕作!

    豈曰無衣?與子同裳。王於興師,修我甲兵。與子偕行!”

    嘹亮的軍歌聲中,幾乎註定必敗的吳軍水師主力傾巢出動,在鐵索防線上遊三裏處排開戰陣,忠誠號與仁義號間隔半里橫向下錨,小划船呈弧形保護住這兩條主力戰艦的近舷,小拔船居前一字橫向排開,擔任前隊。而更瘋狂的是,在戰船數量遠遠不如敵人的情況下,爲了彌補水上力量的不足,吳軍水師把擔任聯絡偵察任務的雙人快船也拉到了戰場上參與作戰,呈魚鱗狀排列在了忠誠號與仁義號的背後。

    排兵佈陣期間,吳軍水師將士的動作一如既往的笨拙緩慢,仍然還是出現了操作不當而自行碰撞的情況,但是吳軍水師的大小船隻上卻再沒有了怒罵聲與抱怨聲,有的只是嘹亮軍歌與視死如歸的剛毅神情。同時吳軍水師將士還清楚知道,開戰之後,那怕到了敵我戰船糾纏交織的時候,長江兩岸的吳軍炮臺也將繼續開炮,把炮彈轟進船羣,無差別火力覆蓋!

    是人都有七情六慾,也有不少的吳軍水師將士存着貪生怕死的念頭,可是看到吳超越那面張牙舞爪的吳字大旗高高懸掛在忠誠號的桅杆上迎風飄展,又看到乾瘦如柴卻一向愛護士卒的吳超越高高站在忠誠號的船首,膽怯怕死與緊張畏懼等等負面情緒卻又在這些吳軍水師將士的身上消失,“怕個球!腦袋掉了碗大的疤,巡撫都不怕死,我們這些當小兵的還用怕?!”

    這時,擔任誘敵任務的吳軍水師前鋒船隊已經在下游和太平軍水師幹上了,成功誘使太平軍水師前隊發起衝鋒後,由兩條小拔船和六條小划船組成的吳軍水師前隊立即掉頭撤退,然而卻吃虧在經驗不足和技術不夠嫺熟,沒能搶在太平軍水師近舷前全部掉頭撤走,一條小拔船被太平軍水師重重包圍,船上的十名吳軍水師將士又是開炮開槍又是投擲手雷彈,卻還是無法殺出太平軍船隊的包圍,又看到太平軍水師士兵紛紛跳上自船甲板,指揮這條小拔船的吳軍水師什長把心一橫,乾脆大吼道:“弟兄們,盡忠的時候到了!陰曹地府見!”

    大吼着,那吳軍什長一拉手中最後的一枚手雷彈,與鄰近的幾名太平軍士兵同歸於盡,餘下幾名吳軍水兵也吼叫着紛紛抱住一個敵人滾下長江,扭打着與敵人同歸於盡。

    戰況傳到石祥禎面前,驚詫於吳軍水師將士高昂鬥志的同時,石祥禎也頓時明白吳軍水師這是真的要和自軍拼命了,這一戰絕不會象想象中那麼輕鬆。但是懸殊巨大的實力放在那裏,石祥禎仍然還是毫不猶豫的下令全軍進攻,繼續殺向已經失去了鐵索保護的吳軍水師主力。

    “和老子玩同歸於盡這手?你們還太嫩了點,老子帶着天國將士和清妖打死戰的時候,你們還沒生出來!”這是石祥禎此時此刻的心裏話。

    十時許,吳軍水師的主力與太平軍水師主力終於遙遙看到了對方的存在,這也確實是一場實力懸殊巨大的水上決戰,連同幾乎沒有任何戰鬥力的輕便小船在內,吳軍水師的大小船隻也僅僅只是一百出頭,而太平軍水師的大中小型戰船卻足足超過了八百條,輕便小船難以計數,密密麻麻幾乎遮掩江面,光是數量就讓人望而生畏。

    擔任誘敵任務的吳軍先鋒船隊在先後損失了兩條戰船後,已然越過了殘破不堪的鐵索防線,逃回主力船隊歸陣,兩岸的吳軍炮臺也已經先後發出怒吼,以火力覆蓋追擊他們的太平軍水師前隊,雖然固定炮臺對太平軍水師的小型戰船威脅不大,但也成功的攪亂了太平軍水師前鋒的隊形,迫使他們暫時退後重新整隊,也等候石祥禎的下一步命令。

    石祥禎的旗艦是一條從湘軍水師那裏繳獲來的拖罟船,僅能在船首和船尾裝備四門火炮,火力在可以裝備五十門火炮的吳軍主力戰艦忠誠號和仁義號面前連提鞋子都不配。但也正是因爲如此,站在船首用望遠鏡眺望着吳軍那兩條龐大戰艦,外號鐵公雞的石祥禎眼中難免盡是貪念,即便明知道大舉向前會遭到吳軍炮臺的火力覆蓋,石祥禎還是大聲吼道:“打旗號,全軍突擊!和清妖船隊拼一個你死我活!”

    “國宗,清妖船隊所在的位置,可在清妖火炮的射程中。”旁邊的部將提醒道:“得防着清妖是故意誘敵,把我們誘到對他們有利的戰場上,乘機用火炮重創我們。”

    “這我能不知道?”石祥禎輕鬆的說道:“來吧,我們的船小,清妖的火炮除非走****運纔可能打中我們,等他們給我們造成重創,我們早就把清妖的水師全殲了。”

    說罷,石祥禎又迫不及待的吩咐道:“傳令各船,儘可能不要對清妖那兩條大船用火攻,儘量奪舷登甲板,給我把那兩條好船搶過來!”

    總攻旗號打出,鬥志昂揚的太平軍水師將士搖擼划槳,全力發起衝鋒,一條條大小戰船如同一支支離弦之箭,風馳電逝一般的殺向吳軍水師主力的所在。兩岸的吳軍炮臺瘋狂開火,拼命把各種炮彈轟擊進太平軍的水師船隊中,也多少蒙中幾條太平軍水師戰船,卻還是阻攔不了太平軍水師的衝鋒腳步。

    終於,大批的太平軍水師船隻越過了殘破的鐵索防線,欺進吳軍水師的火炮射程內,吳軍水師的大小戰船也同時開火,百炮轟鳴,隆隆炮火聲中,三面受彈的太平軍船隊終於出現了一些混亂,然而經驗豐富的太平軍水師卻馬上向兩翼伸展,避開炮火向吳軍水師的兩翼同時挺進。見此情景,吳軍水師主將王孚難免是大喜過望,忙向吳超越說道:“撫臺,被你料中了,長毛的船隊果然向我們的兩翼延伸了。”

    吳超越並不說話,只是點了點頭,一隻綠豆小眼,也只是通過單筒望遠鏡緊緊盯着南來的太平軍水師船隊,盯着懸掛着石祥禎帥旗的太平軍水師旗艦,還是在親眼看到了石祥禎乘座那條拖罟船在大量太平軍水師戰船的簇擁下,越過多少還能起到一點殘餘作用的鐵索防線,吳超越才鬆了口氣,吩咐道:“動手,按原訂計劃打。水戰你比我精,接下來就看你的了。”

    王孚興奮的大聲答應,立即接過指揮權大聲命令瞭望臺打出總攻旗號,忠誠號、仁義號和吳軍小拔船也立即停止炮擊並一起收錨,掉頭向南準備發起突襲。見此情景,石祥禎先是一楞,然後猛的醒悟過來,也頓時放聲狂笑了出來,“想突襲本國宗的旗艦?打得好主意!來來來,儘管放馬過來!”

    “國宗,快看,超越小妖的帥旗!超越小妖的帥旗在清妖旗艦上!”

    還是在旁邊部下的提醒下,之前只顧着觀察敵陣的石祥禎才突然發現,吳超越的帥旗竟然也懸掛在了吳軍水師的旗艦桅杆上。再然後,石祥禎就更是狂喜萬分了,狂吼道:“全軍突擊,拿下超越小妖的狗頭!”

    炮聲隆隆,戰鼓如雷,各種各樣聲音匯聚而成的巨響中,逐漸調整好了隊形的吳軍船隊也已經發起了衝鋒突襲,沒張帆直接順流而下,義無返顧的衝向下游密集的太平軍船隊,太平軍船隊卻是毫不畏懼,搖擼划槳正面迎上。但是在這期間,太平軍將士就算髮現也沒在意的是——兩條僅可盛載兩人的吳軍快船,已經鬼鬼祟祟的越過了吳軍水師主力船隊,筆直向着太平軍船隊的密集處衝來。

    太平軍將士中沒人理會那兩條毫無戰鬥力的小船,更沒在意它們可能對自軍形成的威脅,然而很快的,那兩條小船在衝進了太平軍水師船隊的縫隙以後,船上突然冒出了微不可察的嫋嫋青煙,同時那兩條小船上的四名吳軍水師將士也一起跳下長江,奮力向左右逃開。

    “清妖在幹什麼?”

    還沒等旁邊的太平軍水師士兵明白髮生了什麼,那兩條快船就已經先後爆發出了驚天動地的巨響,強大的衝擊波把旁邊的太平軍船隻直接掀了一個底朝天,噴發的火焰也瞬時籠罩在了大片的江水上,被爆炸衝得東倒西歪的太平軍大小船隻互相碰撞,隊形頓時爲之大亂。

    “發生什麼事了?!”

    正在後方督戰的石祥禎也立即發現情況不對,趕緊舉起望遠鏡查看前方情況,卻又目瞪口呆的看到,又有那麼兩條毫無戰鬥力的吳軍小船衝進了他的船隊密集處,先後爆炸發出巨響,吳軍小船粉身碎骨,周邊的多條太平軍戰船也跟着倒黴,不是被直接掀翻,就是被氣浪和水浪吹得到處亂撞,嚴重破壞了他的衝鋒隊形。

    “自殺船!!”費了不少的勁,石祥禎才終於猜到了異變的真正原因——瘋狂的吳軍水師將士,竟然在快船上裝滿了火藥,衝進他的船隊密集處引爆,以自殺戰術和他的戰船同歸於盡!

    “自殺船!!!”同時發出驚叫的,還有正在岸上觀戰的富阿吉和閻敬銘等滿清官員,瘋狂吼叫出了這個詞後,富阿吉還又更加瘋狂的吼叫道:“吳超越是瘋子?他的手下也全是瘋子?敢拿小船裝滿火藥,衝進長毛船隊同歸於盡?!”

    吳超越和吳軍水師將士確實都已經瘋了,也是被形勢逼瘋的,知道自軍絕不可能是太平軍水師的對手,吳超越只能是用計徹底激怒自軍水師將士,讓他們用出這種不要命的瘋狂戰術!而吳軍將士也很清楚正常戰術自軍毫無取勝機會,唯一的獲勝希望就是和敵人比拼誰更不要命,這纔有了八十名視死如歸的吳軍勇士駕駛着四十條滿載火藥和苦味酸的快船先後出擊,瘋狂衝進敵人船羣與敵人同歸於盡。

    每一名吳軍敢死隊的隊員都在腰間繫上了六個葫蘆,讓他們即便被爆炸震昏也不至於沉入江底窒息溺亡,爭取那微乎其微的獲救的希望,可是在亂戰之中,這樣的希望當然渺茫得十分可憐。

    但吳軍勇士也絕不是白白犧牲,在吳軍水師突然使出的自殺戰術面前,太平軍水師再是精銳驍勇也徹底慌了手腳,再是水戰經驗豐富也從沒見過這麼不要命的戰術。膽怯之下,太平軍水師船隊不僅爲之大亂,許多戰船還因爲害怕被這種無恥瘋狂到了極點的戰術波及,爭先恐後的搖擼划槳逃開。

    帶着哭音的《無衣》歌聲又在吳軍水師船隊中迴盪了起來,無數吳軍水師將士的朦朧淚眼中,一條接一條的吳軍自殺船衝進徹底大亂的太平軍水師船隊中,以粉身碎骨爲代價,替他們炸開直抵太平軍旗艦的道路,拉着無數的敵人同下陰曹地府,象剝竹筍一樣,一層一層的剝開太平軍旗艦的層層保護,直至露出那鮮嫩的筍肉——石祥禎乘座的旗艦!

    江岸的吳軍陸師將士也在瘋狂號哭,一邊痛哭一邊奮力裝填彈藥,以遠超平時的速度把炮彈儘可能轟進敵人船隊密集處,連續發射後滾燙的炮身燒傷了許多吳軍炮手的雙手,可這些炮手絲毫感覺不到疼痛,眼淚也一直在臉上流淌。

    吳軍將士紛紛爲犧牲同伴而落淚的同時,太平軍水師的上上下下早已是一片大亂,甚至就連在靖港大敗過湘軍水師的石祥禎,此時此刻也不知道該如何應對這樣的局面,口中不斷大吼大叫,喊叫出的命令卻是前後矛盾,讓旗號臺上的旗手根本不知所措,繼而又造成了太平軍船隊的徹底混亂,從上到下都不知道是到底應該戰,還是應該逃?

    終於,又一條吳軍自殺船在太平軍的旗艦面前炸開後,石祥禎旗艦的面前也再沒有了一條太平軍小船的保護,吳軍主力則一邊開炮一邊挺進,已經殺到了距離石祥禎座船不到半里的位置。

    再調小船過來保護旗艦已經無論如何都來不及了,迫不得已之下,石祥禎只能是倉促命令旗艦掉頭,然而石祥禎卻在慌亂中遺忘了無比重要的一點,吳軍船隊不但順水,還順風!王孚只是一聲令下,飛快升帆的吳軍戰船馬上就是全體加速,以羣狼撲虎之勢殺向石祥禎的旗艦!

    還沒完,混亂中,又有一條吳軍自殺船直接撞上了石祥禎的旗艦炸開,雖然沒能炸翻石祥禎的拖罟船,卻也在拖罟船的船舷中炸開了一個大口子,江水洶涌入艙,拖罟船頓時失去機動並迅速傾斜。石祥禎等人魂飛魄散,趕緊想要登上小艇逃命時,吳軍水師居前的小拔船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殺到了近前。

    “石祥禎!大長毛石祥禎還在船上!”

    平黃色的帥袍徹底出賣了石祥禎的身份,讓吳軍小拔船的吳軍將士一眼認出了石祥禎,迫不及待的把開槍投彈間,石祥禎不但沒了登上小艇的機會,還很倒黴的被一顆子彈打中了胸膛,子彈入肺,頓時血如泉涌。

    “國宗!”

    身邊的親兵哭喊着撲上來,強架起石祥禎就往船首跑,然而拖罟船的船身傾斜嚴重,親兵慌亂中沒跑得兩步就已經帶着石祥禎滑到了船舷旁邊,自知難以倖免的石祥禎也頓時面露苦笑,嘆氣說道:“天王,東王,不是我不賣命,是我的敵人更賣命,太不要命啊!”

    砰一聲,一枚手雷彈落到石祥禎身邊,接着不等石祥禎等人做出反應,那枚手雷就已經轟然炸開,爆發出了這次大戰最重要的一聲巨響,“轟隆!”

    是日,在與敵人實力懸殊巨大的情況下,初出茅廬的吳軍水師憑藉着捨死忘生的勇氣與鬥志,創造出了令人難以致信的奇蹟,一戰擊敗太平軍水師偏師,斃沉俘虜敵船三百六十餘艘,擊沉太平軍水師旗艦,陣斃太平軍水師主將石祥禎!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
    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