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帳目果然不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帳目果然不對字體大小: A+
     

    面對着吳軍士兵呈上的淡酒小菜,身材矮小又形容古怪的閻敬銘倒是吃得又香又甜,世家出身的富阿吉卻是臉色要多難看有多難看,連筷子都懶得碰一下。吳超越看出他的不滿,忙說道:“富大人,實在抱歉,田家鎮遠離州府縣城,我軍目前又正在與長毛交戰,物資轉運困難,實在拿不出什麼好的酒菜款待於你,還望你千萬恕罪。待本官攻破了長毛後回到武昌城,一定擺最好的酒宴向你賠罪。”

    “吳撫臺不必客氣,下官還不餓。”富阿吉乾巴巴的回答,又主動說道:“吳撫臺,議議正事吧,嶽州府同知王勳彈劾你的幕僚把持湖北巡撫衙門,越俎代庖替你行使巡撫權力,還窩娼嫖妓肆意揮霍,涉嫌貪污湖北藩庫的錢糧,關於這件事,不知你做何解釋?”

    “無中生有!無恥誣告!”吳超越回答得十分乾脆,說道:“惠甫早在上海時就已經進了我的幕府,他是什麼人我最清楚,他是替我掌管文案,但湖北的每一件大事,都是他與我商量了由我拿主意決定,只有一些繁雜小事是他替我裁定,但也是每次公文都要讓我過目,我同意了簽名才下發施行,這算那門子的架空我?又算那門子的把持湖北巡撫衙門?”

    “還有涉嫌貪污,更是無理取鬧!他王勳一個湖南同知,從來沒見過湖北藩庫的錢糧帳目,憑什麼就一口咬定惠甫涉嫌貪污?關於這件事,我必然會上摺子彈劾他誣告陷害,請朝廷替我的幕僚做主!”

    富阿吉笑得很奸詐,笑嘻嘻的說道:“吳大人,王大人或許是有點風聞言事的嫌疑,但這也是事出有因,就下官所知,你那位趙師爺在武昌城裏,可是租了一座上好宅子,包養了兩個青樓女子,這花費可不小啊。”

    “那又有什麼?”吳超越理直氣壯的反問道:“趙烈文並非在職官員,又並不是在丁憂守制期間,包養兩個女子侍侯他的飲食起居,違反了那一條朝廷律令?”

    “那他的銀子那裏來的?”富阿吉追問道。

    “當然是我給他的。”吳超越想都不想就答道:“且不說惠甫出身於常州富豪之家,家有良田六百畝,桑田八百畝,足夠他錦衣玉食。光本官每年給他八千兩銀子的俸祿,包養兩個女子對他來說就是九牛一毛。”

    “吳撫臺,你每年給趙烈文八千兩銀子的俸祿?”富阿吉差點懷疑自己聽錯了,正在吃飯的閻敬銘也驚訝的擡起頭來細看吳超越,一高一低的兩隻眼睛中目光盡是疑惑。

    “富大人,用不着奇怪,我今年還要給他漲到一萬兩。”吳超越冷笑說道:“至於本官的銀子是那裏來的,我也可以明白告訴你,是我自家的乾淨銀子,我父親在廣州經營的同順洋行一直生意興隆,日進斗金,我又是家中單傳,我父親的銀子就是我的銀子,一萬兩銀子對我來說,和一百兩銀子沒多大區別。”

    富阿吉艱難的嚥下了一口唾沫,是既不滿吳超越的狂妄態度,又對吳超越妒忌到了極點——富大爺咋就沒這麼一個好爸爸?暗妒之下,富阿吉點了點頭,說道:“好吧,吳撫臺你的話下官都記住了,但是抱歉,下官這次辦的是皇差,所以下官即便相信大人你絕不會說假話,也得把這件事一查到底,審問趙烈文和核對湖北藩庫錢糧的事,下官還請撫臺大人盡力配合。”

    “錢糧帳目隨便你查,趙烈文也可以隨你盤問,但是你沒有拿到真憑實據前,我不能讓你拘押趙烈文。”吳超越坦然說道:“現在我軍正在與長毛交戰,本官時刻離不開趙烈文的輔佐。”

    “吳大人,這恐怕不行吧?”富阿吉皮笑肉不笑的說道:“本官奉旨徹查湖北劣幕案,如果不把當事人趙烈文暫時拘押,萬一他乘機竄供和毀滅罪證怎麼辦?”

    “聽富大人的口氣,難道僅憑一道無中生有的彈劾奏摺,就可以直接把人抓起來了?”吳超越毫不客氣的說道:“那朝廷裏那麼多的彈劾摺子,是不是也要把每一個被彈劾的人都先抓起來審問?”

    富阿吉無言可對,本來就極不好看的臉色也變得更加難看,半晌才重重哼道:“那好,就請吳撫臺交出趙烈文經手的錢糧帳目,本官今天晚上開始就要查對與他相關的錢糧帳目有沒有出入!還有,本官查辦期間,趙烈文必須隨叫隨到!”

    “隨叫隨到不可能,只能看情況行事。”吳超越更不客氣的答道:“戰情瞬息萬變,趙烈文替本官掌管軍中文書,又替本官出謀劃策制訂戰術,如果因爲富大人你的隨時傳喚誤了軍情大事,誰也擔不起這個責任!”

    富阿吉的臉色更陰沉了,半晌才陰森森的說道:“好,隨吳大人你的意,但下官也有言在先,這些事,下官必然會向朝廷如實奏報。”

    有肅順當靠山的吳超越當然不怕富阿吉的威脅,冷笑着一口答應,那邊富阿吉則很沒好聲氣的要求閻敬銘陪他下去查對帳目,一直沒說話的閻敬銘這纔開口答應,然後又向吳超越說道:“吳大人,關於貴幕在錢糧帳目上是否有出入,爲了證明他的清白,光光查對他經手的帳目還不夠,下官還要查對湖北藩庫的總帳目,萬望吳大人予以配合。”

    吳超越想都不想就一口答應,也馬上叫其他師爺把各種帳目交給富阿吉和閻敬銘。而富阿吉氣沖沖的離開後,吳大賽也馬上湊到了吳超越的面前,低聲問道:“孫少爺,是不是把準備好的銀子連夜送過去?”

    “不能送。”吳超越斷然搖頭,低聲說道:“這個富阿吉明知道田家鎮正在打仗,還故意跑到前線來查辦趙烈文,擺明了是想故意整治我們,還一直揪着錢糧帳目的事不放,除了想搞趙烈文以外肯定還想把我也捎帶上。這時候給他送銀子,等於就是送把柄給他抓,他把我送的銀子往朝廷裏一捅,我和惠甫更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如果他真從帳目上抓到什麼把柄怎麼辦?”吳大賽低聲問道。

    “沒事,惠甫人正不怕影子歪,量他富阿吉在帳目上也抓不到什麼把柄,我們只需要提防他故意栽贓陷害就行。”吳超越搖頭,又低聲說道:“派可靠的人,祕密盯緊富阿吉和閻敬銘,查清楚他們在私下裏是不是和我那老師那邊有祕密聯絡。”

    吳大賽應諾,又趕緊派人去暗中監視富阿吉等人,吳超越則陰沉着臉低聲罵了一句,“狗ri的!別給老子抓到你被曾國藩暗中指使的證據,等老子抓到了,連曾國藩老子都上表彈劾!”

    wωw ★tt kan ★¢ O

    是夜,太平軍的小股船隊又來騷擾了田家鎮防線兩次,筋疲力盡的吳軍水師將士怒火沖天,一致向吳軍水師營官王孚請求出戰,表示寧願戰死長江也不願再被太平軍水師這麼折磨下去,王孚把水師將士的請求稟報到吳超越面前,吳超越猶豫再三後仍然還是搖頭拒絕——毫無勝算,吳超越實在不忍心讓水師將士白白送死。

    次日上午,富阿吉果然傳喚了趙烈文過去問話,無辜躺槍的趙烈文被迫無奈,只能是老老實實的去接受詢問,吳超越知道趙烈文精細也沒浪費口水叮囑他怎麼行事。然而吳超越沒有想到的是,沒過多少時間,吳大賽卻快步來到了面前,壓低了聲音說道:“孫少爺,護送趙師爺去見富阿吉的弟兄來報,富阿吉的隨從向他發出暗示,說我們只要識相,趙烈文這件事馬上就可以抹過去。”

    雖說老吳家在官場上辦事一向喜歡用銀子開路,但是吳超越這次卻不敢掉以輕心,盤算了一下就說道:“等等看再說,得防着這是富阿吉故意設陷阱,別我們的銀子送過去,他一轉手就上交朝廷,那我們就算渾身是嘴也說不清楚了。”

    差不多到了正午時分,趙烈文才滿臉疲憊的回到吳超越面前,吳超越趕緊問起情況時,趙烈文搖頭說道:“擺明了是有備而來,揪住你以前的公文政令大部分是我代筆這點不放,一再誘供想把控制湖北巡撫衙門的罪名扣在我身上。還不斷問我和洋人的接觸情況,看樣子是還向栽給我一個私通洋夷的罪名。”

    吳超越重重冷哼了一聲,然後才把富阿吉派人暗中索賄的事對趙烈文說了,趙烈文一聽大驚,趕緊說道:“慰亭,你可千萬不能給銀子啊!富阿吉明知道田家鎮在打仗還跑來前線查我,擺明了是想故意整我,你如果再給他送銀子,那他把賄賂當做罪證往上面一交,那我就更說不清楚了。”

    吳超越趕緊安慰趙烈文,說自己也擔心這是富阿吉故意設的陷阱,沒有傻乎乎的去上當,趙烈文鬆了一口氣的時候,不曾想帳外又有親兵進來奏報,說是曾國藩派遣候補知縣李元度爲使前來求見。而吳超越雖然一直都不待見李元度這個師弟,還猜到他此來肯定和自軍僅有那兩條戰船有關,但礙於同門之名,還是點了點頭叫李元度進來——吳超越可沒興趣親自去迎接李元度。

    不一刻,滿臉假笑的李元度被領到了吳超越面前,還一見面就向吳超越行禮,又是尊稱撫臺大人又是尊稱師兄,吳超越忍着噁心把他親手攙起,又更加虛僞的互相道了一番別離之情,然後才請李元度落座,又向李元度隨口問道:“次青,長毛水師盤踞武穴,阻攔航道,你是走那條路過來的?”

    “回師兄,小弟就是走水路過來的。”李元度頗是得意的回答道:“恩師派了一條快船給小弟,經過武穴時雖然被長毛戰船發現並遭到了追擊,但是靠着我軍水師將士的嫺熟架船技巧,小弟的船不但沒被長毛追上成功突圍,還誘使一條長毛戰船誤入沙洲淺灘,現在都不知道把那條船救回來。”

    一聽李元度炫耀湘軍水師士兵的高素質,麾下水手全是一羣菜鳥的吳超越就來氣,忍不住微笑說道:“原來如此,可惜上次次青你沒能帶着恩師麾下的精銳水兵到上海,不然的話,就不會發生太湖裏的事了。”

    李元度的臉皮極厚,雖聽出吳超越是在故意諷刺,卻還是神色自若,笑了笑就轉移話題,拱手說道:“師兄,恩師派小弟來田家鎮拜見於你,正是爲了長毛水師盤踞武穴的事……。”

    “稟撫臺,欽差富大人、閻大人求見。”

    李元度的話被富阿吉求見的通稟打斷,聽到這話,李元度臉上盡是驚訝,忙向吳超越問道:“師兄,你這裏怎麼會有欽差?朝廷什麼時候給你派來欽差了,他們來幹什麼?”

    一邊隨口下令接見,吳超越一邊把富阿吉和閻敬銘等人來這裏的原因大概說了,李元度神情更加驚訝的大叫趙烈文這樣的大才怎麼可能是劣幕時,富阿吉也已經大步衝進了吳超越的帥帳,還高舉着一個帳本衝吳超越嚷嚷道:“吳撫臺,湖北的錢糧帳目不對!果然不對!本欽差懷疑你這是假帳!”

    聽到這話,之前還在裝模作樣起身行禮的李元度再是擅長演戲,臉上也忍不住出現無法掩飾的喜色,迫使李元度趕緊把頭低下,以免被人發現他正在狂喜萬分。而吳超越卻是不動聲色,向富阿吉問道:“富大人,你確認我的帳目是假帳?”

    富阿吉得意洋洋,更加大聲的衝吳超越嚷嚷道:“閻主事查帳發現,你掌管的湖北藩庫,錢糧支出比收入還多出二十多萬兩銀子!你的湖北藩庫是聚寶盆?能自己長出幾十萬兩銀子?”

    吳超越冷笑不語,只是向閻敬銘問道:“閻大人,除了湖北藩庫多出二十三萬六千兩銀子外,我的其他帳目,還有什麼不對?”

    “沒有。”沉默寡言的閻敬銘搖頭,沉聲說道:“但是吳大人,你如果不能解釋這多出二十三萬六千兩銀子的來源,下官就有權懷疑你這是假帳。”

    “對!”富阿吉得意得連臉上的幾顆小麻子都在放光,張狂說道:“吳大人,你如果說不清楚這二十多萬兩銀子的來源,本欽差就要上表朝廷,請求朝廷封存湖北藩庫,徹底清查每一筆錢糧開支!”

    吳超越雙手抱胸,冷笑看着富阿吉,眼神中除了嘲諷外盡是陰毒,深沉殺意讓富阿吉忍不住心頭髮毛,下意識的壓低了一些聲音,問道:“吳撫臺,你看下官幹什麼?下官奉旨徹查劣幕案,發現你的帳上莫名其妙多處幾十萬兩銀子,難道不應該問問?”

    “對,是應該問。”吳超越點頭,轉頭衝吳大賽吩咐道:“大賽,替我告訴富大人,那二十三萬六千兩銀子,是怎麼多出來的。”

    “富大人,那是我家孫少爺自己的銀子!”

    早就無法忍受的吳大賽怒吼道:“我家孫少爺上任後,湖北藩庫裏沒有一兩銀子一顆糧食,可是賑濟饑民、購買種糧耕牛、組辦湖北新軍和供給前線處處都要用錢,我家孫少爺就拿出了自己的銀子借給湖北藩庫,墊錢爲朝廷爲百姓辦事!”

    啪一聲輕響,富阿吉手裏的帳本落地,傻傻看着吳超越呆若木雞,那邊閻敬銘一高一低的兩隻眼睛也瞪得渾圓,看着吳超越同樣不吭聲。而旁邊吳超越的其他親兵也是個個怒吼,“這事我們都知道!我們撫臺大人爲了朝廷爲了百姓,拿自己的銀子墊給湖北藩庫!你們還想怎麼樣?還想怎麼樣?!”

    憤怒中,還有幾個脾氣暴躁的親兵怒不可遏的拔出了左輪槍,把富阿吉嚇得差點尿了褲襠,趕緊退後幾步大叫大喊,“你們幹什麼?幹什麼?我是欽差!我是朝廷派來的欽差大臣!”

    如果實力足夠的話,這件事無疑就是吳超越起兵謀反的最好藉口,但是很可惜,目前手裏的實力弱了些,造反沒有任何的勝算,所以吳超越別無選擇,只能是揮了揮手,示意親兵把槍收起。

    這時,一度張口結舌的欽差副使閻敬銘已然回過了神來,閉上難看怪眼稍一盤算後,閻敬銘這才向吳超越拱手說道:“撫臺大人高德,下官欽佩萬分,然而下官查帳發現異常,稟報於欽差正使面前,又與富大人聯手來向你瞭解帳目不符的原因,行份內之責,這不算故意刁難撫臺大人你吧?”

    “不算。”吳超越也知道閻敬銘不是故意刁難自己,所不滿的也是富阿吉的態度和目的。

    “多謝撫臺大人理解,下官告辭。”閻敬銘拱手,又說道:“也請撫臺大人恕罪,貴幕趙烈文經手的湖北錢糧帳目尚未查覈,下官還要回去繼續查帳,若是貴幕經手的帳目有一分一毫銀子的出入,下官必然一查到底,絕不姑息!告辭!”

    說罷,閻敬銘揀起富阿吉之前掉在地上的帳本,昂首大步走出吳超越的中軍大帳,吳超越的親兵無不怒視閻敬銘,閻敬銘卻絲毫不懼。那邊富阿吉也是趕緊向吳超越拱了拱手說聲告辭,連滾帶爬的跟在閻敬銘屁股後面逃出中軍大帳,還剛一走遠就迫不及待的在閻敬銘耳邊低聲說道:

    “丹初,幹得漂亮,千萬別被吳超越的囂張氣焰嚇倒!繼續查,仔細查,那怕湖北的錢糧只要有一個大子不對,也要給我一查到底,把吳超越這個狂妄小子拉下馬!讓他傾家蕩產,家破人亡,妻離子散!”



    上一頁 ←    → 下一頁

    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
    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