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一百六十章 模範師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一百六十章 模範師生字體大小: A+
     

    嘛叫虛僞?曾國藩和吳超越這對無良師生就十分完美的詮釋和展現了這個詞。

    久別重逢時,儘管心裏一百個不以爲然,吳超越還是一步一步的緩緩走到了曾國藩的面前,緩緩的雙膝跪下,然後嘴巴還沒張開,兩行傷心的淚水就已經十分聽指揮的奪眶而出,繼而又抱住了曾國藩的雙腿嚎啕大哭,許久都說不出一句利索的話,“老師……,學生吳超越……,見……過……,老師……。”

    理髮匠老師也表現得很完美,心裏對買辦學生再是一萬個不滿和妒忌,理髮匠老師還是溫柔的伸出手,慈愛的拍着買辦學生的腦袋,眼中淚花閃爍,語帶哽咽,“很好,很好,你很好,老夫沒看錯人,沒看錯你這個學生。”

    聽到了這感人的對話,又聽到了曾國藩和吳超越師徒抱頭痛哭的感人畫面,旁邊的曾家兄弟和湘軍衆將無一不是鼻子發酸,還有許多人流下了淚水,無不感動於曾國藩與吳超越之間的師生情,師徒情,之前對吳超越遲遲沒來武昌上任而積累的怨氣也徹底一掃而空,對初次見面的吳超越好感大生。

    實質上噁心人的表演始終沒有結束了,親手攙起了混得最好的門生後,曾國藩又關心的問起了吳超越是如何突破太平軍封鎖來到武昌府城,再當得知吳超越只帶着兩百多人就冒險從沌水航道前來,曾國藩還連連埋怨道:“太冒險了,你可是一省之尊,怎麼能如此冒險?那沌水航道,但是沿途沒有任何城鎮港口可以駐住,也沒有任何朝廷官軍接應保護,長毛只需要千餘賊兵便足以封鎖河面,還讓你想退都沒地方可退,你這麼做,簡直就是拿自己的性命當兒戲。”

    吳超越當然不會說自己的兩百多隨從全是吳軍練勇的最精銳者,還攜帶有擲彈筒和手雷彈等先進武器,突破三千太平軍水師的攔截都沒有問題。吳超越只是嘴巴象抹了蜜一樣的說道:“學生也知道危險,但學生更關心恩師你的安危,恨不得長出翅膀直接飛到恩師你的身邊,助恩師一臂之力。所以儘管明知道危險,學生還是冒險來了。”

    “胡鬧!”曾國藩大聲呵斥,道:“虧你還是一省巡撫,孰輕孰重都不能分辨?是你來武昌府城助我守城重要,還是湖北十府一州的安危更重要?你是湖北巡撫,到了湖北後首先要考慮如何組織湖北的官軍防範長毛流竄,不給長毛匪患繼續擴大的機會,這點你都不明白?”

    義正言辭的呵斥完了,曾國藩又在心裏嘀咕道:“再說了,你帶着兩百多人來這裏又有什麼屁用?能給我幫上什麼忙?”

    “是是是,學生錯了。”吳超越趕緊低頭認罪,萬分誠懇的說道:“學生一時糊塗,忘了恩師的諄諄教誨,學生該死,請恩師責罰。”

    說罷,吳超越也在心裏嘀咕道:“老師,這話可是你說的,以後你真要遇到什麼危險,我如果對你見死不救,那也是你教的,按你的要求不救你。”

    各懷鬼胎的說了一番冠冕堂皇的話,曾國藩這才命人擺下酒宴爲得意門生接風洗塵,然後又給吳超越介紹一旁的湘軍將領,而聽到了胡林翼、彭玉麟、曾國荃和羅澤南等一個個熟悉的名字,吳超越悄悄感嘆之餘,忍不住還生出了一點貪心,暗道:“可惜,如果這些人都是我的幫兇走狗就好了。”

    吳超越垂涎理髮匠老師的幫兇走狗,殊不知曾國藩也在眼紅吳超越從上海帶來的狗頭軍師趙烈文和打手黃大傻和曹炎忠等人——曾國藩可是早就打探明白,吳超越搶在他前面向全天下頒佈的討粵賊檄就是出自趙烈文的手筆,也非常鬱悶連寫道書信都狗屁不通的忤逆學生竟然能夠網羅到如此傑出的人才。同時吳超越的兩個得力打手黃大傻和曹炎忠在滿清軍隊中也早已是聲名顯赫,黃大傻在江陰戰場上發瘋一樣的三十米開槍戰術更是被傳爲美談,曾國藩也早就巴不得自己麾下能夠有這麼一名勇猛忠心的猛將,這會終於與始終站得筆直滿臉剛毅神色的黃大傻見面,曾國藩同樣也是貪念大生,“這樣的勇將,如果能歸老夫差遣就好了。”

    順便說一句,曾國藩最不如門生吳超越的一點就是沒有歷史先知優勢,所以對吳超越的未來岳父馮三保和大舅子聶士成都不怎麼感興趣,壓根就不知道這兩位爺的發展潛力其實遠在黃大傻和曹炎忠之上。

    爲吳超越接風洗塵的宴會在頗爲熱烈的氣氛中展開,收到消息的湖北按察使李卿谷、武昌知府多山和守將楊定國、林天直、鮑超等人也全都趕到湘軍拜見吳超越,吳超越與他們互相見禮問候,好言慰撫,又乘機拿老師的酒菜款待了這些下屬。然而在省了一筆銀子的同時,吳超越卻又敏銳的察覺到,武昌城裏不管是統帶綠營的楊定國還是統管團練的林天直,都對曾國藩表現得十分尊敬,話語中不乏諂媚,顯然已被曾國藩和湘軍所折服,本來就是湖南人的鮑超更是直接坐到了湘軍衆將的人羣中,操着湖南鄉音與湘軍衆將說笑喝酒,很明顯已經和湘軍穿了一條褲子。

    也是藉着聚宴的機會,吳超越趕緊向李卿谷等人瞭解了一下武昌府城的綠營和團練情況,結果讓吳超越暗皺眉頭的是,武昌府裏的綠營兵總共纔有一千兩百人左右,湖北本地的練勇只有三千多人,這點力量不要說在太平軍面前處於下風了,就是在湘軍面前也不值一提,吳超越就算全部掌握了也沒多少本錢和太平軍和湘軍叫板。所以吳超越很快就下定了決心,決定在武昌戰事結束前暫時別打整編湖北本地軍隊的主意,讓楊定國和鮑超等二五仔盡情的吃裏爬外,惟曾國藩的馬首是瞻,以免刺激到理髮匠老師,影響到自己與理髮匠老師目前看似親密無間的友好關係。

    曾國藩也確實有壓制湖北綠營和團練的本錢,當吳超越小心翼翼的問起湘軍目前的兵力情況上,曾國藩頗得意的告訴吳超越,說湘軍在嶽州大捷與光復武昌的戰事後,水陸兵力一度擴張至三十二個營一萬六千餘人,後來雖然幾次偶遭小挫折損了一些兵馬,又在守城戰中損失不小,但是目前仍然還有二十二個營一萬一千人以上,且武器彈藥還算充足,水師實力更是還保持在顛峯時的八成以上,足以在水面上與太平軍水師一較長短。

    暗暗嘀咕了一句難怪祁寯藻和野豬皮九世這麼警惕自己的理髮匠老師,吳超越難免又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盤,尋思能不能借理髮匠老師的手把太平軍儘快攆出武昌戰場,繼而把太平軍盡數驅逐出湖北,讓自己可以徹底騰出手來大展拳腳。盤算了片刻後,吳超越便試探着向理髮匠老師問道:“恩師,學生雖然僥倖入城,但是卻沒有帶來一兵一卒,進了城後也只能替恩師你打點錢糧,吶喊助威。接下來武昌府城這一戰應該怎麼打,還請恩師示下。”

    “當然是堅守待援。”曾國藩想不都不想就回答道:“數日之前,楊制臺的人也和我取得了一次聯繫,說楊制臺已經命令湖南巡撫駱秉章組織了一支援軍北上增援,西安將軍扎拉芬也已經率領陝甘兵馬南下到了隨州,不日便可與楊制臺會師一處,聯手來救武昌。所以我們只需要堅守不出,要不了多久就能出現轉機。”

    吳超越不吭聲,只是與趙烈文互相交換了一個眼色,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憂慮。然後吳超越猶豫了一下,還是對曾國藩說道:“恩師,那長毛如果採取圍城打援的戰術怎麼辦?留下部分兵力與我軍對峙,又分兵去把我們的援軍各個擊破,那該如何是好?”

    “是有這個可能。”曾國藩點頭,又隨口說道:“不過沒關係,我們的援軍只要進軍謹慎,遇到長毛分兵小心應對,就算滅不了長毛分兵,也可以長時間牽制住長毛分兵,爲我們這裏分擔壓力。”

    曾國藩的戰術選擇其實不算錯,湖南和陝西來的援軍就算幹不過太平軍,只要小心點別被太平軍一下子直接弄死,確實可以牽制住太平軍的偏師,爲武昌戰場這邊分擔壓力,繼而甚至可能爲湘軍創造乘機全面反攻的戰機,絕對是湘軍以最小代價換取最大收穫的最好選擇。

    但是,這又卻是對吳超越最不利的選擇,武昌府和湖北打得越爛,激戰持續的時間越長,戰火波及到的土地越廣大,對吳超越這個湖北巡撫就越不利!所以,吳超越的最好選擇其實和曾國藩完全相反,那就是引誘太平軍把兵力主要集中在武昌戰場,設計讓太平軍不要分兵去攔截清軍援軍,儘量少讓戰火荼毒周邊土地,這樣在太平軍退出武昌戰場和湖北後,吳超越這個湖北巡撫纔可以在最短時間內重整湖北的軍政和民政,節約天文數字一般的錢糧開支。

    引誘太平軍把兵力集中在武昌戰場的辦法很簡單,直接讓湘軍適當出擊就行了,適當發起幾次反擊把太平軍打疼,太平軍方面當然就不會輕易分兵了。當然,吳超越的理髮匠老師不是二,這麼吃虧的事當然不會去幹。

    “恩師,學生愚見,我們不妨考慮一下適當出擊,向長毛施加一些壓力,爲我們的援軍爭取進兵的時間和機會,不知道恩師以爲如何?”

    果不其然,當吳超越小心翼翼的提出了這個建議後,果然遭到了曾國藩的一口拒絕,曾國藩還教訓得意門生道:“慰亭,你在軍務上雖然很有獨到之處,但你用兵還是太喜歡弄險了。現今敵強我弱,我軍堅守武昌府城都還憂嫌力量不足,又那能冒險出兵去和長毛交戰,萬一出城軍隊有什麼危險,我們又那來兵力堅守武昌府城?別忘了,這裏可是湖北省會,你的巡撫駐治,容不得有半點閃失!”

    暗罵理髮匠老師的自私自利,吳超越嘴上還得唯唯諾諾的感謝老師指點,曾國藩則不依不饒,又對吳超越教導起了正合奇勝和主客之道等兵家至理,逼着吳超越不斷點頭,也不斷感謝理髮匠老師的教誨指點,明明吃了大虧還得打落牙齒和血吞,鬱悶之至。

    善始好終,在吳超越的極力忍耐下,宴會總算是在很好的氣氛中結束,到了告辭離開的時候,準備去巡撫衙門下榻的吳超越又主動向李卿谷等湖北文武吩咐道:“李臬臺,多知府,請你們二位領我去巡撫衙門就行了。楊總兵,林練官,鮑將軍,你們幾位武將各回自己的崗位當值,隨時準備聽從曾部堂的差遣,曾部堂一有軍令,你們必須無條件立即執行,不得貽誤!”

    楊定國和林天直等掌兵武將想都不想就一口答應,曾國藩則是臉帶笑意,微笑着問道:“慰亭,這麼做不太好吧?你是湖北巡撫,到了駐治上任,湖北的綠營和團練應當直接聽令於你纔對,那能還讓他們繼續聽從我的軍令?”

    “恩師千萬不要謙虛。”吳超越慌忙擺手,無比誠懇的說道:“恩師之才,勝過學生百倍,現在學生又是初來咋到,對武昌府城裏的各種情況都是兩眼一抹黑,什麼都不知道,現在就接過兵權,那就是不知彼更不知己,如何能夠擋得住長毛亂匪?所以學生斗膽,還想請恩師繼續替學生掌管一段時間的兵權,讓楊總兵和林聯官他們繼續直接聽令於你,避免令出多門,號令不一,釀成禍患。”

    又推辭了幾句,實在是堅持不過得意門生的好意,曾國藩終於還是勉強點了點頭,答應繼續替門生掌管一段時間的軍隊。而親自把學生送出營門後,看着學生離去的背影,曾國藩還捻着鬍鬚得意微笑,暗道:“算你聰明!”

    …………

    湖北巡撫衙門位於北城的糧道街,背靠胭脂山立衙,雖然傳說風水不是很好,風景卻相當優美,吳超越的隨從已然全部住進了衙門。見吳超越到來,一干上海舊部便馬上出來要列隊迎接,心情不是很好的吳超越則揮手製止了老走狗們的殷勤,讓衆人回去繼續安排住宿,也讓親兵隊長吳大賽暫時挑起管家的職務,然後才領了李卿谷和多山兩個地頭蛇進衙,還反過來要他們帶路才進到後堂落座說話。

    坐下後,吳超越很是抱歉對李卿谷和多山說道:“李臬臺,多知府,真是不好意思,初來乍到,連茶都沒一杯,你們別見怪。”

    李卿谷和多山趕緊連說沒關係,然後很會拍馬屁的多山還主動提出要給吳超越送來一些僕人丫鬟和廚子,對多山還不瞭解的吳超越則搖頭拒絕,說道:“多謝多府尊好意,但不必了,我在軍營裏住習慣了,就這樣挺好的。大敵當前,軍務爲重,丫鬟僕人這些小事以後再說。”

    說罷,吳超越又要求李卿谷和多山向自己介紹武昌府城裏的民生情況,李卿谷和多山如實回答,說因爲太平軍北上攻打武昌府城時提前收到了預警,城外的百姓士紳倒是大都轉移到了城內躲避戰火,但也有相當一部分人不肯進城,或是逃到了外地,或是給太平軍當了順民。此外李卿谷又介紹了楊霈怯極而逃的事,還主動說道:“楊制臺在去德安前,曾經有過交代,要我們務聽從必曾部堂的號令,無論軍政民務,都不得違抗曾部堂的命令。所以……,所以……。”

    “所以什麼?”吳超越問,又說道:“直接說,不必隱晦。”

    “所以藩庫府庫的錢糧,都是曾部堂的人看守,說是爲了提防長毛奸細燒糧。”李卿谷小心翼翼的說出了實話,“曾部堂還說爲了支取方便,派人把帳目也掌管了起來。”

    吳超越不吭聲,只是注意觀察多山的反應——別看多山是滿人,滿人塔齊布可也是理髮匠老師的忠實走狗,所以吳超越不得不防着多山一些。還好,多山猶豫了一下後,也是說道:“下官也就此事提出過反對,但曾部堂卻搬出了楊制臺,楊制臺在出城前又下過嚴令,說在他回來之前,曾部堂的命令,就是他的命令。所以下官沒辦法,也只好交出了府庫的鑰匙。”

    察言觀色,發現李卿谷和多山說這些話時雖然小心,沒敢過於流露對曾國藩的不滿,卻也不象是替曾國藩來試探自己,吳超越也這才稍微放下了些心,微笑說道:“既然這是楊制臺的命令,那當然不能怪你們。放心吧,以前如果出事,天塌下來有楊制臺個高的頂着,現在開始如果出事,那就是我的責任,與你們沒有什麼相關。”

    李卿谷和多山悄悄鬆了口氣,但還是不敢對吳超越這個曾國藩的得意門生完全放心,說話時仍然不敢盡吐肺腑,吳超越知道他們的苦衷,也沒有強迫他們說出對曾國藩的不滿,只是突然想起了另一件大事,忙問道:“那湖南團練的軍紀如何?他們在武昌城裏,有沒有發生大規模的擾民事件?”

    “回撫臺大人,這個倒沒有。”李卿谷和多山如實回答,都說湘軍在武昌城裏雖然是和百姓多少有些口角衝突,但總的來說還算不錯,至少要比綠營兵強得多。

    歷史稀爛,不知道湘軍的軍紀開始確實不錯,直到中後期才逐漸蛻變敗壞,早就對湘軍暴行如雷貫耳的吳超越雖然覺得有些奇怪,但也多少鬆了口氣——湘軍這時候如果在武昌府城裏胡來,吳超越的立場可就得無比尷尬了。

    又向李卿谷和多山瞭解了一些武昌戰場和湘軍的情況,看出他們心存忌憚不敢在自己面前暢所欲言,吳超越也沒勉強他們,只是藉口昨天晚上沒有休息,打着呵欠主動開口結束了這次談話。末了,吳超越還接受了李卿谷的晚飯邀請,並請多山派人去給巡撫衙門採買糧肉蔬菜,禮貌送走了這兩個應該可以爭取的文職官員。

    還是到了送走李卿谷和多山重新回到後堂時,趙烈文才從吳超越笑道:“慰亭,楊制臺可真是給你留了一個爛攤子啊,武將不聽你的,文官忌憚你是曾部堂的學生,不敢和你交心。你要想坐穩湖北巡撫的位置,看樣子還得吃不少的苦頭。”

    “錢糧方面只是小事,反正始作俑者就是楊霈,料他也不敢在這件事上和我爲難。”吳超越笑笑,又說道:“隨便恩師怎麼支取吧,反正武昌城是八月十三才光復回來,幾個月時間,藩庫府庫裏能積攢多少錢糧?”

    “小心爲上!”趙烈文提醒道:“最好還是和曾部堂那邊通通聲氣,有問題的帳目,最好還是都弄到你上任之前,反正楊霈棄城逃跑已經獲罪,這黑鍋推給他背理所當然,曾部堂爲了維持你和他的關係,想來也不會反對。”

    “這事交給你去辦。”吳超越隨口吩咐道:“現在替老師掌錢糧的幕僚是郭嵩燾,你出面去和他暗通聲氣,說話方便點。”

    從不良姐夫那裏學到了一身理財本領的趙烈文一口答應,吳超越又叫堂上親兵去準備紙筆,趙烈文還道吳超越是要擬令,便主動坐到了書桌旁,吳超越則微笑說道:“惠甫,這道書信還是我來寫。”

    趙烈文一聽笑了,問道:“慰亭,你又要炫耀你的書法文筆了,這次是向誰炫耀?”

    “長毛大將林鳳翔和韋俊。”吳超越淡淡一笑,說道:“老師不肯出兵牽制長毛,爲我們的援軍儘快抵達武昌戰場創造機會。沒關係,他不出兵,我讓長毛繼續來全力攻打武昌府城,也是一個效果。”



    上一頁 ←    → 下一頁

    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
    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