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國難思良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國難思良將字體大小: A+
     

    帶着失望離開了仍然還被滿清蠻夷霸佔的紫禁城,吳超越琢磨了一下,乾脆就又跑到了肅順府去等他下差,看他能不能給自己帶回來什麼好消息。

    混了一頓午飯,快申時的時候,肅順才臉帶倦色的回到家裏,見吳超越迎上來行禮,肅順也不奇怪,招了招手就把吳超越叫進了後堂,剛坐下就神情不善的衝吳超越說道:“你的事懸!年齡太小又沒民政經驗,軍機處裏幾乎都是反對聲音,惠郡王更是堅決反對!主子遲遲拿不定主意,我怎麼勸主子都下不定這個決心!所以今天事情沒定下來!”

    說罷,肅順還抓起茶杯喝了一口,不曾想茶是新茶太燙,把肅順燙得叫了一聲也把茶碗摔在地上,下人趕緊上來收拾時還被肅順當出氣筒踢了一腳,然後肅順才又對吳超越說道:“今天定不下來,今後事就只會更難辦,那些看你不順眼的,還有我的那些對頭,肯定會串聯起來上摺子反對,故意舉薦別人補這個缺噁心我和你,到時候六部軍機一起反對,讓主子下這個決心就更難了!”

    吳超越的臉色也很不好看了,沮喪問道:“連祁寯藻祁中堂也反對?”

    “軍機處裏除了恭王爺沒吭聲,其他都反對。”肅順沒好氣的回答道:“祁中堂還直接說,你的才具能力或許勝任巡撫一職有餘,但起碼得先有三年民政經驗再說!現在就把你放到湖北巡撫的位置上,是拿湖北十府一州的安危穩定冒險!”

    連首席軍機都站到了自己的對立面,吳超越當然更失望了,肅順則又埋怨道:“今天你在養心殿裏也是,說話那麼膽小幹什麼,明知道主子在擔心你的老師曾國藩尾大難掉,你就應該抓住這點大做文章,直接告訴主子說你的老師靠不住,只有你當湖北巡撫纔可以讓主子和朝廷放心,這樣你的希望怎麼也得大點!”

    吳超越一聽有些想哭,心說肅中堂你說得倒是輕巧,你是血統純正的野豬皮子孫又是野豬皮九世面前的大紅人,說話進言當然是不怕得罪人,可我能和你相比?曾剃頭又是我名正言順的老師,我在野豬皮九世面前說他的壞話,壞了尊師重道的規矩,天下文人士子的口水還不得把我淹死啊?

    暗暗抱怨了一通,吳超越這才說道:“中堂,不是下官不想在皇上面前暢所欲言,是今天養心殿裏的人太多了,那麼多的人在場,下官不得不出言謹慎,如果當時外人少點,下官肯定就不會象今天這麼說話了。”

    肅順點點頭,也知道今天養心殿裏的官員是有點過多,換了誰說話都必須得掂量一下後果。又盤算了一下後,肅順略有些無奈的說道:“這麼辦吧,你耐心等幾天,我爭取多爲你說幾句話,看看能不能讓你再和主子見上一面。但你也要做好準備,畢竟你的年齡實在太小了,又沒有民政經驗,想把你推上去不是一般的難。”

    吳超越認命的無奈點頭的時候,今天在湖北巡撫一事上就沒開過口的鬼子六也離開了軍機處下差,很湊巧的是,在走出宮門的時候,鬼子六遇到了近來已經與肅順翻了臉的首席軍機祁寯藻,互相禮貌性的問安後,祁寯藻本想上轎回府,早就憋着壞的鬼子六卻抓住了機會,招呼道:“祁中堂請稍等,能否借一步說話?”

    很疑惑的看了一直表現低調的鬼子六一眼,祁寯藻停下腳步,反問道:“恭王爺,有什麼事嗎?”

    “關於湖南按察使陶思培,不知祁中堂你對他怎麼看?”鬼子六很有禮貌的問道。

    雖然滿頭霧水,祁寯藻還是答道:“還不錯,三年考績兩年是優,長沙大戰時,他雖然不是守城主將,卻也輔佐着張亮基堅守城池,力保長沙不失,不無微功,算是一個稱職的官員。”

    “本王也這麼看。”鬼子六點頭,又嘆了口氣,輕描淡寫的說道:“只可惜他與曾侍郎不和,曾侍郎在長沙練兵時,他對曾侍郎的大肆擴軍就十分警惕,時刻防範,曾侍郎被迫把練兵地點搬遷到湘潭,有不少原因就是因爲他。”

    “有這事?”祁寯藻問道。

    鬼子六點頭,微笑說道:“湖南提督鮑起豹與我有舊,是他在書信中無意間向我提起的。”

    “那王爺爲何向微臣提起此事?”祁寯藻警惕的問——老狐狸祁寯藻可是早就看出來,表面上做事低調的鬼子六其實是個真正的狠角色,不然的話,在與咸豐大帝爭過皇位的情況下,鬼子六也不可能進駐軍機處掌握大權。

    “沒什麼,就是想提醒祁中堂一句,陶思培這個人可以重用。”鬼子六圖窮匕見,微笑說道:“有政績有能力,又與曾侍郎不和,祁中堂你那麼擔心曾侍郎,不妨考慮一下重用這個陶思培。”

    說罷,鬼子六也沒再和祁寯藻廢話,馬上就拱手告辭,而老狐狸祁寯藻還是上了轎子後才突然醒悟過來,暗罵道:“小滑頭,果然夠狠,想收拾肅順又不想親自出手,就借老夫的刀!”

    暗罵歸暗罵,爲了曾國藩的事已經和肅順翻臉的祁寯藻還是有些動心,又暗暗盤算道:“如果把陶思培推上去,既可以卡住曾國藩的錢糧軍餉脖子,防範他尾大不掉,又可以打一打肅順肆意濫用私人的威風,一舉兩得,其實相當不錯啊?”

    鬼子六背後捅這一刀算是把吳超越給坑苦了,本來就因爲年齡和資歷壓不住老師曾國藩,祁寯藻又突然把湖南按察使陶思培給推了出來攪局,吳超越能夠當上湖北巡撫的可能自然又小了許多。

    三人相爭的結果是朝堂大亂,第二天的早朝上,當咸豐大帝要求百官討論湖北巡撫的人選時,參加早朝的文武官員也馬上分成了三個派系,祁寯藻領着一幫清流御史舉薦陶思培,綿愉和花沙納等人堅決推薦曾國藩,肅順和載垣也帶着他們的黨羽親信力捧吳超越,互相之間吵得天翻地覆,不可開交。耳根子極軟的咸豐大帝暈頭轉向,難以抉擇,躲在背後捅刀子的鬼子六則完全置身事外,笑呵呵的在一旁欣賞鷸蚌相爭。

    爭論的結果是吳超越首先被淘汰出局,也理所當然的首先被淘汰出局,資歷太淺完全比不過已經入仕十幾二十年的陶思培和曾國藩,不到二十歲就出任巡撫又實在太過駭人聽聞,所以不管肅順和載垣再是如何的極力誇讚吳超越的赫赫戰功,也始終繞不過年齡和資歷這兩個坎。最後就連咸豐大帝都親自發話,“吳愛卿是忠臣,也是能臣,但是他實在太年輕了,想當巡撫,起碼得等三年以後再說!”

    無可奈何的閉上了嘴巴後,肅順和載垣等人也只好看祁寯藻和綿愉等人繼續表演,然後曾國藩的靠山們又很快就招架不住了——同樣沒有地方理政經驗,擴軍又太猛太兇太招人忌,綿愉和花沙納等人在爲曾國藩說話時也有些底氣不足。而祁寯藻一方則是理直氣壯,一口咬定陶思培有戰功有資歷,還有當過知府治理地方的經驗,是再理想不過的湖北巡撫人選,同樣對曾國藩十分警惕的咸豐大帝也萬分動心,幾乎就要張口答應。

    千鈞一髮的危急時刻,奇蹟突然出現,留在兵部當值的左侍郎王茂蔭突然親自捧着一道加急軍情衝上金鑾殿,向咸豐大帝奏道:“啓稟萬歲,黑龍江將軍奕山剛剛派人送來的六百里加急,是緊急軍情!”

    “什麼緊急軍情?快說!”咸豐大帝趕緊喝問道。

    “六天前,羅剎國炮船侵襲黑龍江江口,與我大清軍隊對峙,並開炮挑釁。”王茂蔭飛快答道:“誰曾想英夷法夷的炮船突然出現在羅剎國船隊背後,開炮猛轟羅剎船隊,羅剎國船隊措手不及,被英法洋夷的艦隊擊敗逃往庫頁島。後英夷法夷公使又派人聯絡奕山將軍,要求奕山將軍出兵攻打庫頁島,奪回我大清被佔疆土,洋夷艦隊自願爲我大清軍隊護航登陸,並協同作戰。奕山將軍不敢擅專,請皇上示下!”

    滿朝譁然,咸豐大帝更是驚喜萬分,趕緊從太監手裏把奕山的軍情急報搶了過來細看,見內容確實與王茂蔭的介紹完全一致,咸豐大帝還樂得重重一拍桌子,喜道:“好!想不到還真被吳愛卿給說中了!英夷法夷這次的炮船北上,還真是去替朕收拾羅剎國跳樑小醜的!”

    “吳超越見事明白,這點實在難得。”見希望重現,肅順自然是趕緊跑出來爭取,嘴上象抹了蜜一樣,說道:“吾皇洪福齊天,洋夷自願效力,爲我大清殺夷制夷,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百官趕緊隨着肅順一起山呼萬歲,爭相誇讚咸豐大帝的英明神武和洪福齊天,能讓洋人也自願幫着大清打仗。咸豐大帝哈哈大笑,心情極好,肅順則乘機又進讒道:“主子,左右吳超越就在京中,何不將吳超越宣上殿來褒獎一番?也順便向他垂詢一下將來與洋夷如何善後此事?”

    咸豐大帝下意識的點頭,幾乎就要答應,然而已經公開與肅順決裂的祁寯藻卻跳了出來,反對道:“萬歲,此事萬萬不可,吳超越斷言洋夷出兵北上是爲了攻打羅剎,雖不無微功,卻也沒爲大清朝廷做出任何貢獻。況且他也是因爲與洋夷來往頻繁,方纔能夠知道洋夷的出兵目的,此事若是大加褒獎,引得大清官員人人效仿,後果只怕難以設想。”

    祁寯藻捅刀子的狠毒程度絲毫不在鬼子六之下,咸豐大帝最恨的就是和洋人打交道,也最不喜歡臣子和洋人打交道,臉色一變之後,咸豐大帝也馬上一揮手說道:“祁愛卿所言極是,此事確實不宜大加褒獎,肅愛卿,改天你替朕口頭誇獎幾句吳愛卿就行了。”

    肅順暗恨祁寯藻可是又沒有辦法,只能是乖乖唱諾,不過也還算好,被這件事攪了局後,咸豐大帝也沒了繼續討論湖北巡撫人選的心思,說道:“是否讓陶思培出任湖北巡撫,這件事改日再議,先辦更重要的事,肅愛卿和軍機處的幾位愛卿,隨朕到養心殿商議與洋人合兵收復庫頁島的大事,其他人都回去休息吧,散朝。”

    商議對策的結果是喜歡推卸責任的咸豐大帝再次把皮球踢給了臣子,讓黑龍江將軍奕山負責與英法聯合艦隊接觸商談,說明只要英法聯合艦隊沒有其他附加條件,奕山就可以在洋人的幫助下出兵收復庫頁島,同時咸豐大帝還允許奕山以賞賜的名義爲英法聯合艦隊提供糧食煤炭等作戰必需之物。但咸豐大帝又明確告訴奕山,說洋人如果一旦提出什麼必須修改條約之類的條件,必須立即拒絕,絕不能答應。

    對外政策商議好,又把聖旨用六百里加急送往黑龍江後,心情大好的咸豐大帝放心之下,還下旨傳膳,賞給肅順和祁寯藻等軍機大臣陪同用膳的殊榮。在此期間,肅順倒是一直沒忘了吳超越的事,可惜一直找不到合適的機會開口,又顧忌政敵祁寯藻搗亂,只能是暫時打消這個念頭,同時肅順也已經做好了爲吳超越爭取官職失敗的心理準備,開始尋思如何安撫忠心聽話的吳超越,讓吳超越安心等待將來的機會。

    陪咸豐大帝用膳其實是個苦差事,必須小心翼翼慎之又慎就算了,吃的還都是些不知道熱了多少頓的溫火膳,其中不少咸豐大帝從來不碰的樣板菜還已經有些變味,吃得肅順和鬼子六等人都是悄悄叫苦,發自內心的希望咸豐大帝儘快結束用膳,讓他們可以出去弄些小點心充飢。

    很可惜,心情正好的咸豐大帝這會甚有談興,吃飯時一直在說話也吃得很慢,好不容易等到咸豐大帝端起第二碗飯時,軍機處還有轉來了一道摺子,說是曾國藩再次紅旗報捷,又在湖北與江西交界的田家鎮打了勝仗。咸豐大帝一聽大喜,忙說道:“快拿來,讓朕看看曾愛卿又打了什麼勝仗?”

    太監趕緊把軍情塘報呈到了咸豐大帝面前,咸豐大帝接過打開細看,然而看着看着,咸豐大帝的臉色卻慢慢變了,由紅轉白,由白轉青,最後到了由青轉白時,咸豐大帝還一把掃落了面前的碗筷,把曾國藩的報喜摺子摔在地上,怒吼道:“混蛋!混帳!這算是什麼紅旗報捷?這算是什麼勝仗?!”

    “皇兄,出什麼事了?”鬼子六疑惑問道。

    “曾國藩這個大混蛋,明明打了大敗仗,竟然還敢諱敗爲勝,紅旗報捷!”咸豐大帝咆哮道:“斬首兩百餘,只是因爲匪首林鳳翔率軍增援,未能擴大戰果!又因爲匪首石達開主力進屯九江,匪勢猖獗,被迫放棄馬嶺坳營地,轉進黃石港重新佈防!”

    “一下子從田家鎮退到兩百多裏外的黃石港,具體爲什麼不敢寫在摺子上,途中爲什麼沒有據守蘄州不敢寫,他的陣亡人數和輜重損失也不敢寫一個字!他當朕是三歲小孩子,連勝仗敗仗都看不出來?!這些文字花活,朕看敗保的摺子都已經看膩了!還用得着再看他的?!”

    鬼子六和祁寯藻等人的臉色都變了,萬沒料到前幾天還是連戰連捷的曾國藩竟然會突然打這麼大敗仗,一下子逃出幾百裏,敗退到距離黃岡、鄂城附近的黃石港。而肅順在同樣震驚之餘,也馬上重新燃起了希望,暗道:“天助我也,好機會。”

    果不其然,咸豐大帝鐵青着臉盤算了半晌後,果然向衆人問道:“湖北長毛賊勢復昌,如何是好?”

    衆人都不敢吭聲,直到咸豐大帝怒不可遏的再次喝問後,肅順才叩首答道:“主子,家貧思賢妻,國難思良將,此番打敗曾國藩的匪首林鳳翔雖然驍勇,屢破大清官軍,但是他的剋星,目前就在京城之中!”

    肅順沒說那人的名字是誰,但肅順不用說咸豐大帝也知道那人是誰,同時咸豐大帝又猛然想起昨天晚上他在後宮過夜時,他最寵愛那個妃子,在他耳邊柔聲說出的那句話……

    “皇上,其實你大不必爲湖北巡撫的職位人選爲難,正所謂一朝天子一朝臣,既然湖北巡撫這個職位這麼重要,那你就只能交給你信得過的人,你登基後親手提拔的本朝臣子,只有這樣的親信嫡系,纔可以你放心託付湖北。”

    當時因爲活塞運動做得太多,咸豐大帝嗯哼了幾聲便即象死豬一樣的睡去,沒能體會寵妃話裏的含意。但是這一刻,咸豐大帝卻又突然明白這番話的深意——誰是咸豐大帝登基後親手提拔的親信嫡系?曾國藩和陶思培都不是,他們都是死鬼道光留給咸豐大帝的前朝舊臣,吳超越纔是咸豐大帝登基繼位後入仕的本朝臣子,也是咸豐大帝破格提拔的嫡系親信,還一直十分爭氣、忠心和賣命能幹!

    想通了這一點,咸豐大帝再不猶豫,馬上就喝道:“傳旨,令江蘇按察使吳超越署理湖北巡撫,儘快趕赴湖北上任,統率湖北兵馬平定境內長毛!”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
    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