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半路失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半路失蹤字體大小: A+
     

    曾立昌沒有選擇立即撤軍,原因也有兩個,一是曾立昌並不知道陳仕保究竟傷得有多重,第二則是太平軍當時已經看到了攻克常州重鎮的希望,已經把城外的清軍抽得滿地找牙的滾回城裏去守城,地道已經開挖,同時金阿狗也再次與曾立昌取得了聯繫,表示只要太平軍發起攻城,他就馬上想辦法打開城門迎接太平軍進城。貪圖常州重鎮,又覺得憑藉蘇州城的堅固城防工事和有利地形,守住一段時間絕對不成問題,曾立昌就做出了錯誤決定,白白錯過了最好的回師時機。

    戰場上的決策失誤當然得付出慘重的代價,收到吳軍練勇火速增援蘇州戰場的消息時,曾立昌大驚失色之餘,再想立即回師已經晚了,回援道路已經被吳軍練勇當道切斷,強行回師不但沒有把握,還肯定要付出慘重代價。不得已之下,曾立昌也只好將錯就錯,一邊拼命封鎖陳仕保已經重傷的消息,一邊全力挖掘地道準備攻打常州城。

    碰上吳超越時的太平軍總是黴運不斷,地道即將挖成時,全部由煤炭工人組成的太平軍土營將士居然難得失手了一次,無比倒黴的挖到了地下水脈,地下水洶涌灌入地道,雖然太平軍將士轉移得快沒出現什麼傷亡,但馬上就能挖到城牆下的地道卻因此徹底報廢。同時金阿狗那邊也遲遲不見動靜,太平軍幾次發起進攻都不見他打開城門,隱約察覺不妙的曾立昌也這才下定了決心趕緊撤圍退兵,但是此時此刻,太平軍已經整整浪費了七天七夜的寶貴時間。

    即便到了這個時候,形勢還絕對不算糟糕,因爲周海坤和楊萬勇十分聰明的嚴密封鎖了陳仕保的死訊,爲了防止走漏消息甚至還主動放棄了與曾立昌的聯繫,雖然造成了曾立昌對事態的危急程度不夠了解,卻也暫時嚇住了包括吳超越在內的清軍文武官員,始終沒敢向蘇州發起那怕一次正面強攻。事發後的第九天晚上,當曾立昌帶着太平軍急匆匆來到無錫城下與謝長沙會師時,無錫太平軍提供的情報依然顯示,清軍方面仍然還沒有向蘇州城發起進攻。

    鬆了口氣後,曾立昌這次再沒敢掉以輕心,在無錫城下只休息了半個晚上,第二天的天還沒亮,曾立昌就已經帶着太平軍精銳主力啓程出發,琢磨着那怕不能立即突破吳軍封鎖進駐蘇州城內,只要能夠趕到仍然被太平軍控制的滸墅關駐紮,就可以從背後牽制住最爲危險的吳軍練勇,讓太平軍的死對頭吳超越不敢拿出所有力量猛攻蘇州城。

    比吳超越預料的行軍速度更快,當天下午才四點左右,曾立昌軍就已經趕到了滸墅關,守關的太平軍大將高明輝慌忙出關迎接,結果曾立昌劈頭蓋臉第一句話就問道:“怎麼樣了?蘇州城那邊的情況,怎麼樣了?”

    “超越小妖今天早上向蘇州城發起了進攻。”高明輝的回答讓曾立昌的心臟提到了嗓子眼,說道:“斥候報告說打得很激烈,但是超越小妖的妖兵封鎖了水陸道路,我們的細作斥候只能走太陽山這邊的小路繞遠路傳遞消息,沒辦法隨時掌握蘇州城的戰事情況,只知道截止到下午未時正左右,超越小妖還沒打進城裏,只是攻上了城牆。”

    “一個半時辰了,居然還沒新消息送來,你的細作斥候都是吃乾飯的?”曾立昌十分不滿的呵斥了一句,然後也沒做多想,馬上就喝道:“叫你的人馬上全部出動,東進增援蘇州城,不要你打什麼勝仗,只要從背後牽制住超越小妖就行!”

    高明輝忙不迭答應,趕緊組織自己的麾下兵馬準備出擊,曾立昌則指揮自軍立即接管滸墅關,同時也匆忙安排第二支援軍準備出擊。然而就在高明輝的兵馬全部出關的時候,太陽山那邊的小路上卻突然衝來了一個穿着百姓衣服的男子,高舉着太平軍的身份令牌跌跌撞撞的直接衝進了滸墅關中,曾立昌見了大急,慌忙迎上去向他問道:“怎麼樣了?蘇州城怎麼樣了?”

    好不容易趕回來報信的細作氣喘吁吁,嘴巴還沒張開,眼中就已經涌出了兩行淚水,哭泣着說道:“蘇州城,破了,超越小妖親自率軍殺進了城裏,城裏的弟兄抵擋不住,只能是從胥門棄城突圍……。”

    眼前一黑,曾立昌一個踉蹌險些摔倒,左右親兵趕緊把他攙住時,曾立昌卻一把推開這些親兵,衝那細作大吼道:“那陳丞相呢?陳丞相他如何了?”

    細作搖頭表示不知道,曾立昌大怒,立即喝令高明輝繼續進兵去增援棄城突圍的蘇州太平軍,命令蘇州太平軍停止突圍重新回城作戰,而後又匆匆安排了黃生才率領一軍駐守滸墅關,自領主力匆匆去救蘇州城。但是……

    但是一切都已經晚了,當高明輝帶着只有區區千餘人的太平軍趕到蘇州城郊外時,除了遭到留守營地的吳軍練勇迎頭痛擊外,棄城突圍的蘇州太平軍也已經逃得漫山遍野都是,高明輝不要說是讓蘇州太平軍重新集結起來發起反攻了,就是想找到周海坤和楊萬勇等高級將領傳達曾立昌的命令都是難如登天。而再當曾立昌帶着主力來到現場時,胥門城頭早已插上了吳軍大旗,曾立昌怒不可遏,強行催動軍隊向蘇州城發起反攻,然而吳軍那邊卻動作更快,早已登上了城牆開槍射擊,連飛梯都沒有一架的太平軍又如何能重新殺入蘇州城內?

    最後,還是從嚎啕大哭的周海坤口中得知陳仕保已經在中槍當夜傷重而亡,還有自己讓周海坤暫時主持蘇州城防的書信命令不知因爲什麼原因沒能送到蘇州城中,曾立昌才明白了蘇州城淪陷的真正原因——沒有統一指揮,精銳戰兵數量的又太少。後悔得捶胸頓足之餘,曾立昌也只能是乖乖下令撤退,不敢讓連續急行軍的太平軍將士連夜作戰下去,吳軍和清軍也乘機徹底肅清了城內殘敵,勝利光復蘇州城還奪得大量的糧草輜重。

    吳超越也在這次攻城戰中受了點傷——被流彈擦破了胳膊,僅僅是出了點血上了點藥就已經止住。不過當興高采烈的許乃釗與和春等人見到吳超越時,卻大吃一驚的看到,吳超越的半個身體已經被鮮血染紅,胳膊上包着厚厚紗布還躺在擔架上奄奄一息,許乃釗與和春等人大驚,趕緊詢問吳超越的傷勢情況如何。吳超越則有氣無力的回答道:“沒事,一點小傷,將養幾天就沒事了。”

    見吳超越的神智清醒不象是隨時可能斷氣,許乃釗和和春暗罵蒼天無眼的同時,又趕緊稱讚吳超越的身先士卒和勇冠三軍,居然敢親自參加蟻附戰——這在清軍高官中可是十分罕見的行爲。吳超越則有氣無力的謙虛道謝,又懨懨的說道:“許撫臺,和軍門,蘇州城雖然勉強拿下來了,但長毛主力也已經回師到滸墅關,這仗十天半個月內怕是還打不完,我們得趕緊派出一支軍隊去滸墅關外駐紮纔是。就算一時半會拿不回滸墅關,也可以牽制住長毛主力,不給長毛又來反攻蘇州的機會。”

    “吳臬臺所言有理。”許乃釗立即點頭,又馬上對和春說道:“和軍門,吳臬臺受了重傷,本官要重建巡撫衙門和主持蘇州城裏的善後事宜,現在唯一能抽出身來的就是你了,繼續辛苦你一下如何?”

    和春的臉拉得比驢還長——好不容易打下蘇州城,正是和春軍姦淫擄掠的大好機會,和春當然不想馬上又去和太平軍主力正面對峙。但是沒辦法,吳軍練勇是第一支打進蘇州城的軍隊,吳超越還在攻城戰裏受了不輕的傷,蘇州城又是許乃釗這個江蘇巡撫的駐治地,全都有名正言順的充足理由留守蘇州城,所以和春心裏即便有一萬個不樂意,也只能是無可奈何的挑起這個重擔。

    不過也還好,許乃釗和吳超越還算要點臉,一致同意把繳獲的戰利品分給和春軍三成,許乃釗軍拿三成,血戰入城打開局面的吳軍練勇拿四成,用相對比較公平的戰利品分配堵住了和春的嘴,也讓和春對部下有了一個交代。吳超越乘機脫身躲過與太平軍主力繼續正面抗衡,許乃釗則讓他的駐治躲過一場浩劫,對蘇州城裏的老百姓也有一個交代有利於重建江蘇巡撫官署,一起皆大歡喜。

    和春軍也絕對不算吃虧,移駐到了滸墅關外駐紮後,儘管太平軍那邊也是一萬個不甘心,但整體實力不如有吳軍練勇助戰的清軍,背後還有常州清軍牽制又沒有援軍可以依靠,所以曾立昌也沒再敢隨意發起戰事,只是想方設法與南京城裏的楊秀清取得聯繫,請示下一步的行動計劃。然而曾立昌大概是做夢都沒有想到的是,現在的楊秀清,已經對吳超越的態度發生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

    …………

    導致楊秀清改變對吳超越態度的原因來自洪仁玕,隨着小包令的使節團抵達南京後,洪仁玕當然第一時間就向接待英國使節團的太平軍官員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太平軍官員大驚之餘也沒敢怠慢,趕緊把洪仁玕請進城裏,領到美女如雲的天王府中讓洪秀全辨認。

    真相很快大白,由洪秀全親自證明了洪仁玕的身份不假後,洪仁玕當然在南京城裏受到了最爲熱烈的歡迎和款待,就連眼高於頂的楊秀清也在百忙之中抽出時間參加了爲洪仁玕接風洗塵的宴會。結果洪仁玕也還算冷靜,當着太多的外人沒有聲張,直到宴會結束後,洪仁玕才主動開口請求獲得了與洪秀全、楊秀清單獨交談的機會,也這才把他在上海與吳超越打交道的前後經過報告給了洪秀全和楊秀清,也複述了吳超越要他轉達的話——和平相處,對大家都好。

    “超越小妖這話是什麼意思?他這是對誰說?想和誰和平相處?”

    除了裝神弄鬼外一無所長的洪秀全滿頭霧水,半點都不明白吳超越這話的意思更不知道抓住重點。天賦很高的楊秀清卻是眼珠子亂轉,只稍一盤算就立即問道:“仁玕兄弟,超越小妖認出了你的身份沒有?”

    “不知道。”洪仁玕如實回答,說道:“不過我認爲,他很可能已經認出我了,只是不知道爲了什麼原因,故意沒有戳穿我的真正身份。”

    “詳細說說,越細緻越好。”楊秀清趕緊吩咐道。

    洪仁玕答應,這才把吳超越對他的幾次試探對楊秀清仔細說了,也坦然承認他當時都已經做好了被發現真正身份的心裏準備,無法控制的神情反應基本上都已經出賣了他,但是吳超越就是不肯戳破最後一層窗戶紙,沒有把他繩之以法。最後,洪仁玕還又說道:“我後來左思右想,總覺得超越小妖說的我的親戚三哥和拜把兄弟,就是天王和東王你們。超越小妖故意把我放走,真正目的就是想讓我把話帶給你們,替他和你們暗中聯絡。”

    “裝神弄鬼!”洪秀全哼了一句他最沒資格說的話,說道:“超越小妖怎麼可能會有那麼好心,明明已經猜到了你的身份還故意不揭穿?仁玕,你想多了。”

    正貪圖洪秀全即將賞賜的榮華富貴,洪仁玕當然是只敢附和不敢反駁,然而太平天國真正的掌權者楊秀清卻是始終不吭聲,只是突然想起了一件陳年往事——當初江寧大戰時,太平軍佯兵佈置疏忽險些暴露真正的主攻目標,坑蒙拐騙時一出手就是無解死間的吳超越卻突然犯下低級錯誤,派了一個廢物點心江寧練勇出城偵察,還當做那個廢物練勇主動說出了清軍的真正打算,幫太平軍彌補漏洞,也掩護了太平軍的總攻得手。

    那件往事畢竟與洪仁玕轉達的吳超越善意毫無牽涉,楊秀清雖然生疑,卻也沒有和不敢斷定吳超越其實根本不想和太平軍血拼到底,再加上神經兮兮的洪秀全因爲韋昌輝的事痛恨吳超越入骨,楊秀清便也沒有動心想和吳超越取得聯繫,化干戈爲玉帛再不無謂死拼白白便宜滿清朝廷,事情就此作罷。但是這件事卻也在楊秀清的心裏釘下了一個楔子,讓楊秀清開始懷疑吳超越對太平軍的真正態度。

    真正讓楊秀清大概明白吳超越用心的時間還是在曾立昌書信送到南京城的那一天,在書信上得知蘇州城已經被吳超越攻佔,陳仕保遇害,曾立昌軍失去可靠立足地還孤立無援。楊秀清在大怒之餘,一度還動心想給曾立昌派去援軍,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水西門的守軍卻把一個少女送到了楊秀清的東王府門前,說是那少女有機密大事要向楊秀清稟報。

    很有些奇怪的下令召見時,被領到楊秀清面前的是一個容貌清秀的妙齡少女,那做百姓打扮的少女得知了楊秀清的身份後,也馬上向楊秀清雙膝跪下,恭敬行禮說道:“天國無錫女營周秀英周卒長帳下親兵葉荷花,見過東王九千歲。”

    “周秀英的親兵?”楊秀清先有些糊塗,然後猛然想起在千里之外向自己揭發張繼庚的周秀英,頓時吃了一驚,忙問道:“你是周秀英的親兵?那她呢?她人呢?本王要她來天京見我,怎麼是你一個人來?”

    “東王……。”葉荷花突然哭出了聲,哽咽着說道:“稟東王殿下,周卒長她失蹤了。”

    “失蹤了?”楊秀清又是一驚,忙又問道:“她是怎麼失蹤的?在那失蹤的?”

    葉荷花哭哭啼啼的如實稟報,說她和三個同伴隨同周秀英化裝前來南京時,在路上週秀英也不知道是生了什麼病,一個勁的嘔吐不止,全身無力行路困難,不得不在茅山的小山村裏休息了幾天,然後周秀英就突然失蹤,沒有留下任何消息只帶了一點隨身行禮就消失得無影無蹤。葉荷花和其她親兵找了許久都找不到周秀英的下落。

    不得已,葉荷花等人只能是一分爲二,兩個同伴繼續尋找周秀英的下落,葉荷花則和另一個女親兵繼續趕來南京報信,結果在繞道方山時,葉荷花等人不幸被清軍巡邏士兵發現,逃亡中另一個親兵與葉荷花走散,最後周秀英一行五人中,就只有葉荷花一人僥倖到得南京。

    聽完了葉荷花的介紹,楊秀清當然是大失所望,知道關於張繼庚的事很可能將會成爲一個不解之迷。然而葉荷花卻又說道:“東王九千歲,小女還有一件大事要向你稟報。周卒長她在患病時,擔心她難以到達天京,悄悄對小女交代了一件機密大事,要小女一定要當面稟報給你,還絕對不能再讓其他人知道。”

    “快說,是什麼機密大事?”楊秀清趕緊催促道。

    “周卒長要小女告訴東王九千歲,張繼庚的事,是超越小妖要她告訴你的。周卒長還說,超越小妖想和東王殿下你做朋友。”葉荷花回答道。

    “什麼?”楊秀清這一驚非同小可,猛的跳起來問道:“張繼庚的事,是超越小妖要她告訴本王的?”

    葉荷花點頭,說這是周秀英對她的單獨交代,楊秀清更是震驚,趕緊又問道:“周卒長和超越小妖,是什麼關係?”

    “這……。”葉荷花有些爲難,說道:“小女不知道,周卒長當時也拒絕回答小女這個問題。但小女一直都懷疑,時常與周卒長在租界單獨密會那個男子,很可能就是超越小妖。”

    楊秀清趕緊又追問詳細,葉荷花則老實交代了她隨周秀英在租界採購武器時與一個神祕男子的兩次交集,還說了周秀英和那男子兩次在租界的飯店裏長時間祕密相處。楊秀清聽了更是驚疑不定,趕緊又問道:“那個男子長什麼模樣?”

    葉荷花如實回答了那個男子長得又幹又瘦象根蘆柴棍,楊秀清聽了也沒遲疑,馬上叫人取來了太平軍收集情報繪製的吳超越畫像。結果只看得一眼,葉荷花就說道:“象他,很象他,又瘦又幹,很好認。”

    真相大白,確認了周秀英在租界祕密相會的人就是吳超越後,楊秀清雖然還不敢完全確定,卻也大概猜到了吳超越一再通過周秀英和洪仁玕向自己帶話的目的——希望太平軍別再接連不斷的主動去找吳超越的麻煩了。而明白了這一點後,楊秀清也突然發現,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出兵去和吳超越這個強敵正面硬拼,實在是太過不智,既沒有多少勝算,還註定要白白犧牲衆多的忠勇將士,白白便宜太平軍最大的敵人滿清朝廷。

    想通了這一點,當天晚上,楊秀清也終於下定了決心,去信命令曾立昌和謝長沙主動放棄已經被徹底打爛的無錫地區,向清軍薄弱處流竄突圍,有機會就攻佔新的城池立足,建立新的根據地,沒機會就返回南京,補強因爲分兵過多而有些空虛的南京太平軍兵力。

    放下了筆後,楊秀清又在心裏說道:“得想辦法儘快和超越小妖取得直接聯繫,看看他心裏到底是什麼想法,能不能象捻軍一樣,成爲我們天國的戰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
    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