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一百三十八章 海歸赤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一百三十八章 海歸赤子字體大小: A+
     

    其實如果不去考慮實力問題和時間的倉促性,整體戰場的局勢還是對吳軍克復蘇州相當有利,原因是太平天國的真正掌舵人楊秀清和清軍的最高軍事統帥咸豐大帝都在拼命的分兵,全都在拼命的拉長戰線和攤薄兵力,自行分散主要戰鬥力量,全都沒想過集中力量在關鍵戰場上打開局面,以點帶面搶佔戰略上風。

    當然,楊秀清拼命的拉長戰線和新開戰場,也有他的考慮,指揮太平軍發起北伐西征,同時又東進侵擾長江下游,主要目的是想引誘盤踞在南京城外的清軍主力向榮部主動分兵,讓太平軍偏師象以前那樣牽着清軍主力到處跑,在機動戰流竄戰中消耗清軍實力,也爲南京城裏的太平軍主力創造一舉殲滅清軍江南大營主力的機會。

    而清軍這方面呢,在流竄戰中吃過太平軍大虧的向榮倒是一眼看穿了楊秀清的如意算盤,堅持沒有讓江南大營過於分兵,始終沒給太平軍殲滅清軍主力的機會。但是向榮與太平軍主力的消極對峙,又逼得咸豐大帝不斷調兵遣將組織清軍偏師對付太平軍的偏師,動用兵馬數十萬,耗費錢糧軍餉以百萬兩紋銀計,卻始終無法集中力量給太平軍沉重一擊,反倒讓太平軍的各路偏師見縫插針,不斷在清軍力量薄弱處取得突破,牽制了清軍的更多有生力量,滿清朝廷徹底鎮壓太平軍起義自然也就變得更加遙遙無期。

    在這樣的背景下,蘇州太平軍能夠繼續得到增援的可能性自然是微乎其微,而楊秀清只要在戰略層面目光長遠一些,最理想的選擇也應該是儘量避免繼續擴大蘇南戰場的戰事規模,把寶貴的有生力量用於其他更有把握的戰場,先消滅一兩支清軍偏師,騰出兵力再去對付其他清軍偏師,繼而逐步佔據整體上風。

    很可惜,燒炭工人出身的楊秀清雖然天資聰穎,卻始終受限於沒有接受過良好教育,在戰略眼光很有一些問題,收到了上海得而復失的消息後,楊秀清在大怒之餘不但沒想到縮小蘇南戰事的規模,儘量避免與難纏對手吳超越的直接衝突,相反還命令孤懸在蘇州無錫的曾立昌、謝長沙等人全力擴軍備戰,一有機會就反攻上海找吳超越報仇。同時再次給曾立昌等人派遣援軍的打算,也已經出現在了楊秀清的腦海之中。

    與之相反,向榮在這點上倒是頗有頭腦,收復上海後不但沒有急着讓許乃釗與和春率領清軍回援江寧,相反還要求兩江總督怡良也帶着常州清軍東進增援許乃釗等人,準備先幹掉孤懸在蘇南戰場的曾立昌和謝長沙,讓怡良、許乃釗、和春與吳超越四支清軍徹底騰出手來後顧無憂,然後再去江寧給向榮幫忙。

    除此之外,向榮甚至還一度考慮過讓琦善也率軍南下增援蘇無戰場,雖然因爲害怕鎮江太平軍乘勢反撲而作罷,但是這點也足以證明向榮在蘇南戰場的戰略選擇上比楊秀清更高明,看得更透徹。

    很可惜,向榮看得雖然透徹,奈何執行命令的人卻是陽奉陰違,告發過琦善的兩江總督怡良手中力量既是有限,又不想跑到寧鎮戰場上去受向榮和琦善兩個欽差的鳥氣,對反攻蘇州無錫並不熱心。早就在江寧城外受夠向榮鳥氣的許乃釗與和春同樣如此,仗着手裏已有克復上海大功,盤算着就算半年打不下蘇州也有一年多拿不下江寧的向榮在前面頂着,同樣不想急着奪回蘇州又給向榮名正言順抽調自軍的機會。所以向榮的命令分別送到了常州和上海後,怡良和許乃釗連象徵性的出兵敷衍都懶得敷衍,始終都是按兵不動,在崑山重新站穩了腳跟的和春也乘機賴在崑山城裏不再動彈——友軍不來幫忙,咱們和軍門能有什麼辦法?

    惟有吳超越是真的動了腦筋盤算如何克復蘇州,雖然手中力量不足,但吳超越也還有一個指望,那就是情人小三週秀英也許有可能說服曾立昌出兵常州,調虎離山爲自己創造機會。爲此,吳超越還派出了大量的細作眼線嚴密監視蘇州太平軍的一舉一動,盼的就是曾立昌趕緊出兵西進,去找兵微將寡的怡良麻煩。

    奇蹟出現,與周秀英第二次苟合的十天後,蘇州那邊果然傳來好消息,說是周立春已經帶着直系軍隊向無錫轉移,雖然吳軍細作並沒有發現太平軍有向常州用兵的可能,但吳超越一眼看出這很可能是太平軍的暗渡陳倉之計,周秀英也很可能已經說服了曾立昌準備向常州下手——怡良那邊可是一直在陽湖一帶與謝長沙相安無事,太平軍除了準備對常州下手,沒有任何理由增強無錫的兵力!

    猜到了這一點,吳超越當然是馬上加強了戰備工作,以便隨時出兵去攻打蘇州,同時又採納周騰虎的建議,以防範太平軍順吳凇江東進爲名,提前派遣了兩個營的兵力進駐蘇州府邊緣的白鶴港,搶先佈局以便爭取先機。

    整兵備戰忙得不亦樂乎的時候,又一個喜訊突然傳來,吳超越大名鼎鼎的老鄉容閎在耶魯大學畢業後,終於取道香港來到了上海。吳超越聞報大喜,趕緊帶着趙烈文和黃勝跑到了碼頭上迎接容閎,還一見面就給了容閎一個熊抱,激動的用家鄉話說道:“容兄,純甫兄,咱們終於又見面了,還記得我不?七年前你去美國讀書的時候,我爺爺帶着我去碼頭給你送過行,那時我才十二歲。”

    “記得,記得。”容閎笑容滿面的回抱吳超越,用家鄉話說道:“那時候你還問過我,什麼時候再回來?但我那時候是說什麼都沒有想到,等我七年後回國的時候,超越你不但已經是名滿天下,就連美國國內的報紙都已經報道了你的名字和事蹟,誇獎你是唯一真正懂西方的清國人。”

    “還已經是朝廷的三品大員。”

    容閎的身邊站出了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年男子,微笑着插嘴說道:“不到二十歲的三品按察使,大清幾百年了,這麼年輕有爲的少年英傑,還真沒出過幾個。”

    疑惑的看了那中年男子,見他相貌平常胸前還掛有一個十字架,吳超越有些莫名其妙,便向容閎問道:“純甫兄,這位聖職人員是……。”

    “我在香港結識的朋友,叫水謙益。”不知爲什麼,容閎的目光有些閃爍,含糊的說道:“他是佈道師,香港本地人,也對西方文化十分了解,我和他一見如故,正好他也想來上海傳教,所以我們就一起來了。”

    “既然是純甫兄的朋友,那就也是我的朋友。”吳超越招呼道:“快,別在這裏說話了,到我家裏去,今天咱們不醉不歸!”

    容閎並沒有急着答應,而是先看了水謙益一眼,直到水謙益點頭後,容閎才笑容滿面的接受了吳超越的邀請。見此情景,吳超越當然是心中有些奇怪,暗道:“怎麼有些不對?容閎何等人,怎麼會對這個水謙益言聽計從?”

    是日,吳超越在剛搶回來不久的自家宅院裏擺設豪華宴席,熱情款待容閎和他的朋友水謙益,黃勝、趙烈文、周騰虎和吳曉華等人做陪,收到消息的吳老買辦也匆匆回到家中,接受容閎的誠懇道謝。

    吳老買辦和容閎、黃勝都是老鄉,水謙益接受過西方教育有共同語言,周騰虎和趙烈文這對無良郎舅雖然都是八股文讀出來的書生,卻性格開明能夠接受西方事物。席間衆人自然是言談甚歡,酒至半酣時,性格爽朗的容閎還主動談論起了當今時局,向吳超越問道:“慰亭,現今天下大亂,長毛猖獗,不知你對現在和今後的時局有何看法?”

    太多外人在場,尤其還有一個不知底細的水謙益,吳超越當然是大打官腔,笑着說道:“純甫兄此言差矣,長毛眼下雖然是有些猖獗,但不過一羣跳樑小醜,遲早必然自亡,根本不足爲懼。而且大清的賊亂也不過侷限於長江中下游一帶,如何能談得上天下大亂?純甫兄放心,不消多時,長毛必然會被朝廷平定,天下重歸大治,到時候可就是純甫兄你大顯身手的時候了。”

    聽到吳超越的官腔,水謙益的嘴角邊露出了難以察覺的譏笑,容閎的眼中卻是閃過失望,但容閎還是勉強點了點頭,裝做贊同吳超越的看法,然後容閎又問道:“慰亭,你現在已經是三品大員了,朝廷對你委以如此重任,你又打算如何報效朝廷?用你手中職權造福百姓,富強大清?”

    “那還用問?”吳超越想都不想張口就來,“當然是忠君報國,勤政愛民,興農桑辦教育,治理地方安撫百姓,上不負君王之恩,下不負黎庶之望。”

    容閎更失望了,但念在受過吳家大恩的份上,容閎還是又說道:“慰亭,那你準備辦什麼教育?中學八股,還是西學科技?”

    “中西並舉,中學爲體,西學爲用。”吳超越搬出了張之洞的套話,“循序漸進,先讓國人逐步接受西學與西方事務,然後再大興西學。”

    容閎又點了點頭,臉上卻難掩失望之色,只是擡起酒來又喝了一口,吳超越看出他的心思,便主動問道:“純甫兄,你以你之見,我當如何興辦教育?”

    看了吳超越一眼,容閎勉強打起精神,說道:“慰亭,洋人都說你是最懂西方的清國人,想必你也非常清楚,大清的科舉八股和西方的現代教育究竟有多大。大清要想國富民強,華夏要想與西方列強並肩,惟有全力學習西方的現代教育,方是正途。”

    吳超越苦笑了,吳健彰和吳曉華同樣苦笑,那邊周騰虎和趙烈文也是對視了一眼,一起苦笑着心裏嘀咕了一句,“書呆子。還是讀洋人書讀出來的洋書呆子。”

    苦笑過後,吳超越點了點頭,說道:“純甫兄,你說的當然有道理,但你太不瞭解大清的國情,大清科舉路上通着官場,天下聰明人全都往科舉八股裏鑽,有幾個人能夠定下心來研究西學,鑽研科技?而且就現在大清國內的西學人才數量,又有幾人能挑得起傳播西學的重任?”

    “那就廢除科舉,大力引進和培養西學人才!”容閎語出驚人,道:“慰亭,你是三品大員,可以把摺子直接遞進軍機處,呈獻到大清皇帝的面前,你如果能夠說服朝廷廢除科舉,全力引進和培養西學人才,興科技建工業,那麼不出二十年,以大清之地大物博,資源人口,必然可以比肩於世界列強!”

    噗嗤一聲,趙烈文直接把嘴裏的酒給噴了出來,周騰虎忍俊不禁,吳老買辦臉色發白,吳超越則是直接苦笑道:“純甫,你是想要我的命?讓我上摺子請廢科舉?你信不信,我今天遞了這道摺子,明天就能被天下讀書人的口水淹死!”

    與吳超越話不投機,容閎主動閉上了嘴巴,吳超越則微笑說道:“純甫兄,我知道你急,其實我比你更急,但是沒辦法,國情所在,我們急也沒用,只能慢慢來。”

    吳超越的弦外之音並沒有打動容閎,難掩失望之情的容閎也不再怎麼說話,最後,還是容閎曾經的同學黃勝開口,邀請容閎到他負責的吳軍武器研究實驗室裏去看看,容閎才重新提起興趣,一口答應。

    宴席在頗有些沉悶的氣氛中結束,吳老買辦和吳超越雖然極力邀請容閎住在自家,但已經習慣了西方生活的容閎卻堅持要去租界下榻,吳超越無奈,也只好派人護送容閎和水謙益去租界住宿,還早早就拿出銀子給容閎和水謙益支付房錢。結果容閎前腳剛走,吳老買辦馬上就對吳超越說道:“超越,和純甫打交道小心些,別因爲他誤了你的前程。”

    吳超越老實點頭受教,末了隨着趙烈文和周騰虎返回自軍營地時,趙烈文也對吳超越說道:“慰亭,容先生雖然精通西學,但是他太不懂大清官場,又太過心急。你如果想重用他,得抓住時間和他單獨談一談,讓他知道你真正的胸懷抱負,不然的話,就算他勉強爲你所用,也只會害了他自己,進而連累到你。”

    吳超越點點頭,說道:“我早就看出這點,明天先讓他看一看我的武器實驗室,讓他知道我肚子裏究竟有多少西貨。然後我再專門抽時間和他談一談,讓他知道,在華夏復興這件大事上,我比他焦急百倍!”

    說罷,吳超越也這才提出了一個心中疑問,向趙烈文和周騰虎問道:“惠甫,弢甫先生,你們發現沒有?和容純甫在一起那個水謙益,好象有點不對勁,說話雖然不多,但一直都在留心傾聽我們的談話,容純甫和他在一起,好象也有點惟他馬首是瞻的態度?”

    “他還笑過幾次。”周騰虎接過話題,說道:“我注意到,臬臺大人你和容先生話不投機時,他笑過幾次,笑得很古怪,象是在嘲諷臬臺大人你。”

    趙烈文附和,說他也發現水謙益對吳超越的態度似乎不對勁,吳超越心中納悶,卻又打破腦袋也想不起歷史上有那個名人叫水謙益。實在琢磨不透,吳超越乾脆向吳大賽吩咐道:“大賽,安排個可靠的人,給我仔細調查一下這個水謙益的情況,有什麼收穫,馬上報告給我。但記住,千萬不能驚動容閎和那個水謙益。”

    吳超越下令調查水謙益的時候,那個神祕的水謙益也已經和容閎住進了租界裏的飯店,雖說吳府下人是肆意揮霍吳超越的血汗錢給水謙益和容閎各開了一個單間,但是剛安頓下來後,水謙益卻馬上進到了容閎的房間,衝容閎微笑說道:“純甫,怎麼樣,我沒說錯吧?你想指望吳超越實現你的生平所願,完全就是白日做夢,癡心妄想。”

    容閎坐在牀邊不吭聲,半晌才嘆了口氣,說道:“還真是見面不如聞名,我真沒想到,在西方大名鼎鼎的吳超越,在清國竟然是這麼的畏首畏尾,虛僞膽小,與清國那些腐敗愚昧的官僚毫無區別。”

    “所以說,你還是跟我走吧。”水謙益微笑說道:“只有我的兄長,才能幫你實現夙願,辦教育興工業,設立武備學校和海軍學校,改變政體和建立新制度,創造一個與西方列強比肩的新中華。你那個舊恩主的孫子做不到這點,他也不會去這麼做。”

    容閎又不吭聲,又過了半晌才說道:“我再考慮考慮,我也還想再觀察觀察他。如果他真的是扶不起來的阿斗,那我就跟你走。”

    “隨便你,但我敢打賭,你只會對他越來越失望。”

    水謙益含笑點頭,又在心裏冷哼說道:“容閎,美國耶魯大學畢業的第一個華人留學生,這麼難得的人才,我絕不會讓你落到超越小妖的手裏!”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
    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