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一百三十七章 三月之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一百三十七章 三月之期字體大小: A+
     

    幸災樂禍的同時,吳超越又突然看到了保住吳老買辦的希望,雖說日見蒼老的吳健彰常說自己累了,想要休息了,但吳超越看得出來,吳老買辦其實根本不想就此退休,同時吳超越更不願看到吳老買辦晚節不保,也不想讓他丟掉江海關監督這個肥差,影響到自己擴軍備戰的大計。所以吳超越很快就讓趙烈文代筆幫自己寫了一道奏章,厚着臉皮懇求咸豐大帝寬恕自己的買辦爺爺,發揮自己買辦爺爺的理財之長繼續爲咸豐大帝徵收關稅,又給肅順寫了一道書信,懇求肅順幫忙爲自己的買辦爺爺脫罪,爭取讓吳老買辦繼續主持上海海關。

    除此之外,吳超越還目光十分長遠的盯上了上海知縣這個重要位置,一邊奏明周騰虎的上海戰功,舉薦周騰虎出任七品官職,一邊派人進京活動,替周騰虎謀取上海縣令這個職位。

    許乃釗也還算知道點禮義廉恥,當吳超越找到他懇求他也上摺子保吳老買辦時,念在吳老買辦主動背黑鍋的份上,同時更爲了維護與吳超越這個重要部下的友好關係,許乃釗毫不猶豫的上了摺子爲吳老買辦脫罪。同時許乃釗也順便向咸豐大帝叫苦,說是長毛勢大且蘇州城池過於堅固,清軍士卒疲憊且傷亡巨大,天氣又對攻城作戰十分不利,短時間內很難攻破蘇州光復無錫,請求咸豐大帝讓清軍在松江府暫做休整,也給自己增派援軍,增撥軍費——和吳超越一樣,許乃釗可也是無比眼紅每個月都能拿到幾十萬兩軍費還基本上不幹正事的向榮和琦善。

    與此同時,許乃釗此前的奏捷摺子已經被六百加急送到了京城,聞知重要財政來源上海城勝利光復,咸豐大帝當然是龍顏大悅,狠狠誇獎了幾句許乃釗和吳超越等人的忠勇善戰。然而在有心人的提醒下,咸豐大帝卻又想起了追究上海官員鎮壓賊變不力罪責這個重要問題。

    鎮壓民變不力導致小刀會起義軍成功奪取上海城,上海城裏的大小文武官員除了當時正在北方勤王的吳超越外,當然都得扛一些責任。然而定誰爲罪魁禍首卻讓咸豐大帝傷透了腦筋,值守城池的上海知縣已死,傳說死的時候還罵了起義軍勉強算是忠烈,最大的黑鍋當然不能讓他背,管理綠營的兵備道惠徵是咸豐大帝寵妃的親生父親,愛屋及烏,咸豐大帝當然也不想砍下惠徵的腦袋給天下人交代,所以這口大黑鍋於情於理,都應該扣在上海城內官職最高的吳健彰頭上。

    託了與洋人親近的福,以反洋仇洋爲榮的滿清朝廷裏要求嚴懲吳老買辦的呼聲也相當不小,不過吳老買辦這次難得沾了寶貝孫子的光,爲了照顧吳超越這個重要戰將的情緒,咸豐大帝同樣不願對吳老買辦下手太重,一度打算把吳老買辦革職了事,不再問罪。

    可是很快的,當聞知吳老買辦與洋人簽定和約,把逃進租界的太平軍士兵驅逐出國和答應讓洋人擴大租界面積,咸豐大帝馬上就再一次勃然大怒了。翁心存的門生御史樑紹獻也乘機落井下石,抖出了早就在暗中收集的一些證據,彈劾吳老買辦在徵收關稅期間中飽私囊,貪污鉅額關稅,都已經窮得鑄鉛錢搜刮民財的咸豐大帝更是忍無可忍,當即就下令把吳老買辦逮捕下獄,押赴京城交部議罪。

    如果不是吳超越的靠山肅順和吳老買辦自己花銀子買來的靠山鬼子六極力勸說求情,或許逮捕吳老買辦的欽差都已經派去了上海,而稍一耽擱間,吳超越和許乃釗爲吳老買辦求情的摺子也同時送到了京城,呈放到了咸豐大帝,結果看了吳超越厚顏無恥爲吳老買辦求情開罪的摺子後,咸豐大帝當然是又好氣又好笑,說道:“這個吳超越,還真是不避嫌疑,孫子上摺子爲爺爺求情脫罪,這事朕別說沒碰到過,就是聽都沒聽說過。”

    “那也是因爲祖孫兩人同時爲朝廷效力的情況很少出現。”正好在場的肅順趕緊說道:“吾皇慧眼識珠,力排衆議重用吳超越,這纔有了吳超越的連戰連捷,屢破發匪。吾皇英明神武,用人不拘一格,實爲千古帝王之楷模。”

    肅順這個馬屁雖然拍得讓人噁心,卻也勉強算是一句實話,與向榮、琦善、勝保和僧格林沁這些爺比起來,咸豐大帝親自破格超撥的吳超越確實很給咸豐大帝爭面子,接連打出讓咸豐大帝喜笑顏開的漂亮勝仗。所以暗暗得意之餘,咸豐大帝也悄悄打消了重辦吳健彰的念頭,重新盤算起了如何收拾吳健彰。

    察言觀色見咸豐大帝已經怒氣大消,肅順便又乘機說道:“主子,奴才認爲,御史樑紹獻彈劾吳健彰貪污關稅,雖然出示了一些證據,卻都是些旁證口述,並無確鑿證據,眼下國庫空虛,吳健彰在徵稅方面十分得力,又熟悉江海關的各種情況,是重建江海關的最佳人選,關於如何處置吳健彰,還望主子慎重考慮。”

    咸豐大帝微微點頭,盤算着拿起了吳超越和許乃釗的奏摺重新細看,然後咸豐大帝還難得的靈機一動,吩咐道:“傳旨,摘去吳健彰的頂戴花翎,貶爲庶人,暫留原職主持重建江海關事務。再給許乃釗負責調查吳健彰貪污關稅之事,如實奏報,不得徇私舞弊。”

    說罷,咸豐大帝又微微一笑,說道:“再給吳超越去一道旨意,告訴他,朕給兩個月時間,兩個月內,他如果能夠攻破蘇州,替朕奪回這座錢糧重鎮,那朕就可以對他的爺爺從寬發落,保住他爺爺的頂戴花翎也不是沒有可能。他如果做不到,兩個月後,他爺爺就給朕滾回廣東老家去養老。”

    “主子妙計,此舉既體惜了吳超越,又可以不必耽誤重建江海關的大事,還可以激勵吳超越及所部將士奮勇殺敵,平定蘇州匪患。一舉三得,一石三鳥,真乃絕妙之舉!”

    肅順趕緊大拍馬屁,然後又還算講義氣的小心說道:“主子,只是兩個月時間,是不是有些太短了?吳超越所部這段時間南征北戰,北上勤王,南下破賊,聽說傷亡很大,彈藥消耗也太多,兵員和武器都需要時間補充,蘇州又是大城重鎮,讓他在兩個月內拿下蘇州,恐怕時間上有些倉促。”

    “那給他三個月時間!”咸豐大帝想不想就說道:“三個月內,只要他能替朕光復蘇州,朕就不治他爺爺的罪。”

    儘管肅順很夠交情的給吳超越多爭取到了一個月的時間,然並卵,收到了咸豐大帝的聖旨後,吳超越還是苦笑連連,吳健彰則坦然認命,拍着吳超越的肩膀說道:“孫兒,不用勉強,爺爺知道你已經盡力了,但爺爺我命中該有這麼一劫,爺爺認命了,你不用勉強,該怎麼做就怎麼做,用不着強行去打蘇州城,白白犧牲你麾下的忠勇將士。”

    三個月內奪回蘇州,吳超越確實做不到,且不說吳軍練勇並不擅長攻堅攻城,友軍也不夠多更不夠強,就算吳超越能夠按照原定計劃迅速把吳軍練勇擴編爲十個營也沒用。清軍細作早已探明,成功逃回蘇州的太平軍和周立春、潘起亮三支軍隊加在一起足足有六千多人,同時蘇州城裏還有陳仕保的五千多軍隊,守城兵力相當充足並且還在迅速的擴大之中,此外無錫那裏的太平軍‘名將’謝長沙也肯定會給曾立昌、陳仕保提供增援,正常情況下,吳超越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在三個月內拿回蘇州城。

    希望渺茫得十分可憐,但勉強還算一個孝順孫子的吳超越卻不肯放棄,全力擴軍和訓練士卒的同時,吳超越又絞盡腦汁的琢磨起了三個月內攻破蘇州的可能,可是沒辦法,敵人過強自軍實力又不足,吳超越幾乎把腦漿扭幹都想不出什麼靠譜的計策破城。同時讓吳超越哭笑不得的是,率軍追擊到蘇州城下的和春還在蘇州城外打了一個大敗仗,被迫率軍退回崑山守城,幫不了吳超越的忙還反過來催促吳超越和許乃釗趕緊帶兵去給他幫忙。

    好不容易纔不用爲激烈戰事擔心受怕,得以在富庶繁華的上海休整,許乃釗和吳超越當然是把和春的求援信擦了屁股。結果也是在同一天,爲了預防萬一和將來更進一步擴軍,吳超越還又一次進到了租界找到普魯士領事阿化威,又向阿化威訂購一批擊針槍和配套的彈藥。然而吳超越沒有想到的是,阿化威這一次竟然獅子大開口,要求把擊針槍的價格上漲兩成。

    “吳,不是我乘機敲竹槓,是我必須要漲價。你也知道,我們普魯士正在準備和俄羅斯開戰,武器價格急劇上揚,我的採購成本增加,必須要漲價才能賺錢。而且我還是給了你特別優惠,對你只漲價百分之二十,對別人,我可是漲價了百分之三十。”

    “對別人漲價了百分之三十?”吳超越生出警惕,忙問道:“親愛的阿化威先生,請問還有誰向你採購了擊針槍?”

    “吳,保護顧客的隱私,是商業的美德。”阿化威笑着拒絕回答。

    “確實。”吳超越點頭,也是微笑說道:“但是親愛的阿化威先生,如果你的這個客人沒有在合同裏要求對他的身份保密的話,那麼以我和你的交情,你還忍心對我也保密嗎?”

    阿化威哈哈大笑,說道:“吳,其實你根本就不用問,誰被擊針槍打得最慘,當然誰就想買到同樣的武器作戰。你的那些對手,可比你們愚蠢的朝廷聰明多了。”

    “他孃的!狗長毛還真會向我學習!”吳超越罵了一句髒話,然後又微笑說道:“親愛的阿化威先生,那麼我要付出多少代價,才能知道你給他們交貨的具體日期和地點呢?你放心,我絕不會耽誤了你的生意,也絕對不會在租界裏直接動手。”

    “吳,即便不考慮道德方面的問題,這個問題我也無法回答。”阿化威很坦白的說道:“吳,你知道,我要向國內才能買到擊針槍,什麼時候才能把武器運到上海,我也不知道。所以那位美麗的中國少女只是交了訂金,卻並沒有與我約定交貨日期和地點。”

    “美麗的中國少女?”吳超越一聽大喜,馬上就跳了起來,追問道:“親愛的阿化威先生,她什麼時候向你訂的貨?還在不在租界裏?”

    嚴格遵守中立原則的阿化威閉上嘴巴,拒絕再回答吳超越的這個問題,吳超越知道洋人的德行也沒逼他,向阿化威遞交了採購清單和支付了訂金後,吳超越乘着阿化威去整理合同的機會,找到了阿化威的僕役,遞上吳大頭打聽情報,結果那個僕役果然說了實話,道:“昨天,昨天有個很漂亮的女子來找領事先生。”

    “昨天?這麼說,她很可能還在租界裏?”

    吳超越這一喜非同小可,趕緊謝了那個僕役,又和阿化威把武器採購的事情辦妥,吳超越就趕緊帶着親兵在租界裏找開了。但是很可惜,吳超越把英法租界跑了個遍,腿都快跑細了,卻始終都沒有在越來越繁華的租界裏看到周秀英的影子。

    大失所望的準備放棄時,吳超越卻靈機一動,突然想到了一個可能,趕緊帶着吳大賽等心腹去了自己和周秀英好事成雙的那個飯店,還直接跑到了自己****周秀英那個房間門前去敲門,然而還是很可惜,開門的是一個滿口金牙的大胖子。吳超越徹底絕望,也只好垂頭喪氣的帶着親兵離開。

    衆裏尋她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都已經徹底絕望的時候,來到了飯店大廳時,吳超越卻迎頭碰見了一個手裏拿着食盒的年輕女子,還正是吳超越曾經見過的周秀英女親兵之一。吳超越大喜,趕緊一聲不吭的跟上了那女親兵,跟着她到了一間普通客房的門前,那女親兵也早就認出了吳超越,雖然始終沒給吳超越什麼好臉色,卻也沒有故意擺脫吳超越的跟蹤,敲開房門後直接進去,然後又飛快關上了房門。

    趕緊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擡手剛要敲門時,客房門卻被人從裏面打開,衣着樸素的周秀英也突然出現在了吳超越的面前,臉紅撲撲的瞪了吳超越一眼,問道:“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裏的?”

    “猜的。”吳超越笑嘻嘻的說道:“我知道,你一定不會忘了這裏。”

    周秀英的俏臉紅到了脖子根,又瞪了吳超越一眼後,周秀英還是讓吳超越進到了她的房間,又把她的兩個女親兵給叫了出去。結果電燈泡剛走,吳超越當然是迫不及待的一把抱住了周秀英,大肆動手動腳,周秀英則奮力掙扎,低聲說道:“規矩點,上次的事,小葉她們已經生出懷疑了。”

    女親兵的名字提醒了吳超越一件大事,趕緊停住了在周秀英內衣中活動的魔爪,又在周秀英的耳邊低聲說道:“快想辦法告訴楊秀清,洪秀全大哥洪仁發的幕府裏,有一個叫葉芝發的,是清妖朝廷的奸細,他的真名叫張繼庚,是我在江寧時的戰友,也是冥頑不化的鐵桿漢奸。”

    周秀英一驚,趕緊點了點頭,然後又低聲說道:“我和楊秀清的品級相差太遠,沒辦法見到他啊?”

    “沒關係,直接寫信給他就是了。”吳超越低聲說道:“楊秀清看到書信後肯定會派人調查,查出真相後肯定會對你無比重視,會想和你見面瞭解真相,到時候你就可以把我的真正打算告訴他,他是聰明人,會停止對我的敵對行動,避免我和他的無謂消耗,白白便宜清妖。”

    周秀英又點了點頭,記住了吳超越的叮囑,,一邊淫笑着低聲說道:“還有,聽說楊秀清很好色,你和他見面的時候,可要記得爲我守身如玉,千萬別貪圖榮華富貴,給我戴了綠帽子啊。”

    “呸!你把我當什麼人了?還有,你爲什麼不爲我守身,身邊要有漂亮女人?

    щшш ★ttКan ★C〇

    抓緊時間以某衣庫的姿勢又得逞了一次心願,大口喘着粗氣休息的時候,儘管明知道希望不大,吳超越還是在周秀英低聲說了自己要在三個月內拿下蘇州城的事,向周秀英詢問太平軍是否有可能主動放棄蘇州城?周秀英卻是果然搖頭,整理着被吳超越弄亂的衣服說道:“不可能,曾丞相他們不可能會放棄蘇州,他們要以蘇州爲基地反攻上海。”

    “幹!這不是又要白白便宜清妖麼?”

    吳超越罵了一句髒話,周秀英則猶豫了一下,低聲說道:“如果可能的話,我會盡力幫你,我上次救過曾丞相,他對我很信任,有機會,我會盡力提出一些對你有利的建議。”

    吳超越眨巴眼睛,說道:“那麼,你勸曾立昌去打常州如何?那裏也是重鎮,拿下了以後可以方便你們和天京的聯絡,他的主力走了,我就有希望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
    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