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一百三十章 細作問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一百三十章 細作問題字體大小: A+
     

    不考慮內部因素,單從局勢來看,太平軍的處境其實並不危急,甚至還可以說是比較有利。

    首先總兵力方面仍然還是太平軍佔優勢,劉麗川、周立春和曾立昌三支軍隊加在一起,數量達到兩萬三千多人,並且還可以繼續招募城外的難民補充,兵力方面遠超城外的萬餘清軍。其中劉麗川軍的士兵戰鬥力和裝備雖然差點,卻又有青壯居多的優勢,只要加以嚴格訓練,把整體戰鬥力拉上去一截問題不大。同時清軍方面也有各營各軍戰鬥力參差不齊的弱點,所以比較兵員素質太平軍其實並不處下風。

    糧草彈藥方面,因爲劫得大量漕糧的緣故,城裏的糧食足可以讓太平軍輕鬆支撐半年以上,武器彈藥這邊也問題不大,上海北門半里外就是法租界,法租界又緊挨着英租界,在洋人目前保持嚴格中立的情況下,太平軍主力只要捨得出銀子,什麼樣的洋槍洋炮都買得到,補充彈藥甚至比在南京都還方便。同時太平軍還可以從租界補充鋼鐵、藥品和布匹等軍需之物,更加方便長期堅守上海城池。

    吳軍苦味酸武器的優勢已經被上海城牆抵消,擅長土工作業的太平軍在全力加固上海城牆的同時,又在城牆外修建了一道羊馬牆,用來剋制吳軍的擊針槍優勢,城牆內更是深挖壕溝和大建地堡,又在城內街道和各處要害修建了堅固的土石工事,清軍和吳軍就算可以炸開城門或者城牆進城,到了打巷戰時也依然是太平軍佔據絕對優勢。

    外無必救之援,則內無可守之城,援軍方面太平軍也不用怎麼擔心,吳超越一手養肥的謝長沙牢牢控制着無錫,曾立昌另一個副手陳仕保也帶着軍隊在吳凇江上游的蘇州城駐紮,雖然這兩支軍隊都實力較弱很難爲曾立昌提供強力增援,但是有無錫和蘇州在手,楊秀清計劃中派出的第二波援軍林鳳翔就有了立足之地,可以針對戰場局勢隨時調整增援戰術,或是直接增援上海城,或是配合曾立昌前後夾擊清軍,重新扭轉整個上海戰場的形勢大有希望。

    也正因爲這些有利情況,所以撤進了上海城裏後,曾立昌倒也沒有急着和劉麗川搶奪上海城的控制權,選擇了儘量爭取與劉麗川同心協力,按照劉麗川的要求駐紮在最容易受敵的上海東南兩道城門外,負責守城主戰場,讓劉麗川軍駐紮到最爲安全的西北角和城內中部,又主動接手了修建工事的苦差使,拿出了十足的誠意表明與劉麗川友好相處的態度立場。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曾立昌都已經這麼主動吃虧了,劉麗川卻仍然還是不肯對太平軍完全放心,把麾下精銳放在城內中部駐紮把槍口對準太平軍的背後就算了,劉麗川軍又假借準備巷戰之名,強行接管了太平軍背後的巷戰工事,用太平軍修建的工事防備太平軍突然翻臉動手。而更讓曾立昌火大的是,官職比他一級的劉麗川楞是從始至終就沒有主動上交吳超越寫給他的書信,還連提都沒有提過一次。

    最後,實在是放心不下,曾立昌乾脆直接挑明瞭這件事,藉着與劉麗川見面的機會,主動向劉麗川問起了這件事。劉麗川則大模大樣的回答道:“有這事,信是兩封,一封是清妖巡撫許乃釗寫的,一道是超越小妖寫的,都是勸我投降,我當場就撕了。”

    “除了招降外,清妖巡撫和超越小妖就沒說其他事?”曾立昌將信將疑的問道。

    “再有就是勸我幹掉你。”劉麗川倒也老實,如實說道:“清妖巡撫許乃釗給我出主意,勸我騙你進城,或是在酒裏下毒,或是關門打狗,把你幹掉拿着你的腦袋去請功,還給我許了一個六品官職。”

    劉麗川說得輕鬆,曾立昌的臉色卻有些微變,半晌才強做笑顏說道:“清妖還是和以前一樣,不識人,象劉檢點你這樣的人才,起碼也得給你許一個四品官嘛。”

    “曾丞相說得對。”劉麗川哈哈大笑,說道:“如果是給我一個四品官,還讓我象爽叔一樣管海關,那我或許可以考慮考慮,六品官就算了,我還看不上。”

    說罷,習慣了和幫會兄弟開玩笑的劉麗川再次開心大笑,還是得意自己這個並不好笑的玩笑,而曾立昌卻是臉上強笑,心中暗怒,暗道:“這麼說,只要清妖出得起價錢,你就真會拿我的腦袋去換榮華富貴了?”

    劉麗川討人嫌的地方除了性格過於粗魯這點外,還有一點就是有些愛記仇,與曾經翻過臉的周立春也處得有些不愉快,雖然迫於清軍壓力和友軍情分讓周立春的軍隊也進了上海城,但劉麗川卻半點沒有想過什麼拋棄前嫌,和周立春齊心協力的抗擊清軍。而周立春的糧草輜重既是大部分遺失在了閘北戰場,又沒有足夠的銀子自行向租界購買糧草,被迫無奈下進城後才過了兩天時間就只能向劉麗川伸手,要劉麗川幫補自己的糧草,結果劉麗川卻是一口拒絕,藉口周立春不是自己的部下,要周立春找曾立昌想辦法。

    碰了一鼻子灰的周立春又找到曾立昌面前時,除了伸手要糧外,當然又怒火沖天的向曾立昌報告了劉麗川拒絕提供糧草的情況。而曾立昌爲了團結友軍,除了乖乖給糧外,也無比窩火的說道:“這個劉麗川,怎麼就不會考慮一下團結大事?周旅帥的糧草不足,是因爲力戰清妖不敵才丟了糧草,劉麗川自己不願出兵打硬仗,還不給打硬仗的友軍補充糧草,拼命佔便宜寧死不吃虧,天下那有這麼好的事?”

    “曾丞相,錢糧的事必須得儘快想辦法解決。”許宗揚提出警告道:“我們的糧食雖然勉強還算充足,但我們的銀子不多,沒辦法向洋人大量購買武器彈藥,如果不想辦法儘快解決這個問題,恐怕我們將來也會受到影響。”

    曾立昌點頭,曾立昌也知道,劉麗川發動小刀會起義拿下了上海城後,除了收繳了上海海關的幾十萬兩稅銀外,還查抄了包括吳健彰在內的所有滿清官員的家產,同時又強迫城內富戶捐款助軍,手中現銀少說也有七八十萬兩,突破百萬大關也並不是沒有可能。而如果太平軍能夠說服劉麗川拿出這些銀子向洋人買槍買炮,太平軍的裝備馬上就可以上一個大臺階,將來全部裝備上吳軍練勇的野戰利器擊針槍也不是沒有可能。

    盤算着如何逼迫劉麗川出血掏錢的時候,門外又突然有士兵來報,說是清軍方面派遣使者到上海西門外叫城,與駐守在那裏的劉麗川軍取得了聯絡,然後劉麗川軍放下繩索,把一個人給拽上了西門城牆。

    聞知劉麗川又未經請令就直接和清軍接觸,曾立昌的臉色當然是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立即派人去傳劉麗川來見時。結果很意外的是,派去和劉麗川聯繫的信使還沒消息,劉麗川那邊也主動派來了一個使者,邀請曾立昌去位於城中心的劉麗川指揮部見面。同時劉麗川的信使還主動告訴曾立昌,說清軍放進城的人是楊秀清派來和曾立昌聯繫的使者,不小心被清軍攔截抓捕後,清軍方面不知道吃錯了什麼藥,又把那個太平軍使者放進了上海城,還把楊秀清寫給曾立昌的書信也給帶了進來。

    聽到這個消息,曾立昌當然不敢怠慢,但是爲了謹慎起見,曾立昌還是安排了一隊絕對可靠的精銳親兵護送自己前往劉麗川的指揮部。結果到得現場時,劉麗川倒是沒擺什麼鴻門宴暗藏什麼刀斧手,只是一見面就衝曾立昌嚷嚷道:“曾丞相,壞事了!東王九千歲來信,說林鳳翔林丞相的援軍來不了,要我們自己想辦法死守上海、蘇州和無錫,等過上一段時間才能給我們派遣援軍!”

    臉色難看的接過那道已經被吳超越和清軍諸將看過的楊秀清親筆信,仔細一看見內容與劉麗川的嚷嚷大同小異,曾立昌的臉色當然是更加陰沉,心情沮喪之餘,曾立昌又無比疑惑的向楊秀清派來那個信使問道:“你不是被清妖抓了麼?清妖怎麼又主動把你放進了城,還讓你把東王九千歲的書信也帶進來了?”

    “回曾丞相,是超越小妖故意放小的進來的。”那倒黴信使哭喪着臉答道:“超越小妖說,他要讓你知道,我們在上海的天國大軍已經毫無指望了,要我們儘快打開上海城門出城投降。對了,超越小妖還要小的帶進來了兩道書信,一道是給曾丞相你的,一道是給劉檢點的。”

    “那信呢?”

    曾立昌趕緊又問,那邊則有劉麗川的親兵呈上吳超越寫給曾立昌的書信,曾立昌一看書信的火漆已經被捏破,顯然已經被劉麗川搶先看過,心中當然是萬分惱怒,只是礙於團結大事沒有發作,也沒有向劉麗川追問原因——其實曾立昌如果問了就好了,因爲那道寫着曾立昌親收的書信,火漆早在吳超越的營地裏就已經被吳超越給親手捏破了。

    吳超越寫給曾立昌的書信竟然也是招降,大肆嘲笑太平軍的兵力捉襟見肘,應接不暇,狂妄宣稱上海小城在吳軍練勇面前彈指可破,力勸曾立昌懸崖勒馬,浪子回頭,棄暗投明帶着太平軍投降清軍。同時吳超越又許了一個曾立昌不小的官職,更加狂妄的揚言說如果曾立昌繼續執迷不悟,那麼等清軍殺進城裏後,太平軍就全都得化爲齏粉!

    問候着吳超越的老孃,曾立昌三下兩下把吳超越的書信撕得粉碎,又重重吐了一口濃痰,曾立昌這才轉向劉麗川問道:“劉檢點,超越小妖寫給你的書信,說了什麼?”

    劉麗川眨巴了一下眼睛,答道:“也是招降,除了招降全是廢話,被我撕了。”

    聽到劉麗川的回答,帶信進來那個倒黴信使嘴脣動了動,似乎想要說些什麼,但又強行忍住。然後曾立昌又咒罵了吳超越幾句後,乘機對劉麗川說道:“劉檢點,順便商量個事,聽說你在起事時,從清妖的海關裏搶到了不少銀子,能不能拿一些出來幫補一下本丞相,向洋人多買一些武器武裝我們的軍隊?”

    劉麗川的臉色變了,趕緊鬼扯說那些銀子已經被用於獎勵士卒和購買軍火,現在已經所剩無幾,實在幫補不了曾立昌。最後,還是曾立昌表明態度是借,說等打跑了清軍恢復了與蘇州的直接聯絡,就拿蘇州城裏的銀子歸還劉麗川,劉麗川才答應考慮一下再給曾立昌答覆。

    無比窩火的離開劉麗川的指揮部時,曾立昌當然帶走了那個楊秀清派來的倒黴信使,結果纔剛回到太平軍自己的營地,那個倒黴信使就馬上對曾立昌說道:“曾丞相,劉檢點沒對你說實話,超越小妖給他的書信上,除了招降外,還說了一些很重要的事。”

    “你怎麼知道的?”曾立昌疑惑問道。

    “超越小妖是讓別人代他寫信,當做小人的面口述內容,所以小的知道大概內容。”那倒黴信使既忠心又傻乎乎的回答道。

    “那大概內容是什麼?”曾立昌趕緊又問道。

    “除了招降以外,主要是三條。”那倒黴信使如實答道:“第一條,超越小妖要寫信的人在信上明白告訴劉檢點,說他知道劉檢點這一次撈了不少金銀珠寶,只要劉檢點殺了曾丞相你開城投降,劉檢點弄到那些銀子就全歸劉檢點所有,超越小妖不會追討。”

    曾立昌的臉色有些發青,問道:“另外兩條是什麼?”

    “一條是清妖的道臺惠徵,超越小妖要劉檢點保護好那個叫惠徵的清妖道臺,還說那個道臺是清妖皇帝的岳父,他的女兒在清妖皇帝的面前非常受寵,劉檢點只要護住那個道臺,將來就會有人替劉檢點在清妖皇帝的面前說話,脫罪容易,升官更容易。”

    “還有一條是超越小妖要求和劉檢點取得直接聯繫,說上海北門外就是法租界,超越小妖會派人在那裏設點,專門負責和劉檢點聯繫,劉檢點只要願意,隨時都可以去那裏的法國教堂和超越小妖的人見面,還說不管什麼條件都可以談。”

    “狗ri的王八蛋!”曾立昌忍無可忍的大罵起來,“這麼重要的情況,竟然也對本丞相隱瞞!看來這個劉麗川靠不住了!無論如何都靠不住了!”

    …………

    曾立昌大發雷霆的時候,吳超越正在許乃釗的中軍大帳裏與許乃釗、和春等人飲酒聚宴,慶祝太平軍再無軍隊增援上海的喜訊。而衷心祝願了咸豐大帝萬壽無疆和洪楊髮匪斷子絕孫後,許乃釗與和春自然又少不得衷心希望吳超越的離間妙計能夠順利成功,讓劉麗川和曾立昌兩個匪首儘快內訌打起來。

    末了,許乃釗又向吳超越問道:“慰亭,以你之見,你這條離間計,有幾成把握成功?”

    “難說。”吳超越搖頭,很坦率的答道:“下官打賭,長毛肯定會中計生出隔閡,但是就此讓長毛火併內訌,下官卻沒有太大把握。情報支持太少了,我軍雖然也在長毛軍隊內部安插了一些細作,但他們都是低級士卒,沒辦法接觸曾立昌和劉麗川這個層面的長毛,對他們的具體動向無法瞭解,下官也就沒辦法給他們致命一擊,促使他們火併內亂。”

    說罷,吳超越還嘆了口氣,說道:“那怕有一個可以直接接觸劉麗川的細作也好,有這樣的細作,我們想拿下上海城就是易如反掌了。”

    “是啊,以慰亭你的聰明才幹,我們如果能有一個這樣的細作,那這仗就好打多了。”許乃釗感嘆,又頗有不滿的哼道:“那象我們的向榮向大帥,放着炳垣先生這樣的傑出俊纔不知道善用,炳垣先生都已經混進長毛僞王洪秀全兄長洪仁發的幕府了,他居然都想不出什麼好的辦法用好炳垣先生。”

    “炳垣先生?”吳超越這一驚非同小可,忙向許乃釗問道:“撫臺大人,你說的炳垣先生?莫非是張繼庚張炳垣?”

    “慰亭,你也認識他?”

    許乃釗驚訝反問,再得知張繼庚就是吳超越當初在江寧時的戰友時,許乃釗也沒隱瞞,先是趕走了帳中外人,然後才低聲告訴吳超越道:“慰亭,江寧城破後,炳垣先生並沒有戰死,還改了個名字叫葉芝發,靠友人舉薦混進了洪秀全的兄長僞國宗洪仁發的幕府,又暗中與我們取得了聯繫,幫我們收集到了大量關於長毛主力的軍情機密,祕密提供給向榮向大帥。”

    “有這事?”歷史稀爛的吳超越張口結舌,壓根就沒想到鐵桿漢奸張繼庚能夠鐵桿到這地步,竟然能冒這麼大的風險繼續給滿清朝廷當幫兇走狗。

    許乃釗點頭,說了這是隻有他和向榮、和春等極少數清軍高層才知道的機密,然後又抱怨道:“可惜,這麼好的一個細作內應,我們的向榮向大帥卻不知道如何善用,一個勁的只是叫炳垣先生聯絡同伴,準備在我們攻城時打開城門接應我軍入城,還異想天開的要炳垣先生設法刺殺洪秀全和楊秀清!全然不會想想,江寧城裏的長毛何等勢大,炳垣先生和少許細作,如何可能打得開全有甕城的江寧城門?又怎麼不想想,炳垣先生一個文弱書生,如何能夠刺殺有大量賊兵保護的長毛匪首洪秀全和楊秀清?”

    吳超越益發的張口結舌,好不容易回過神來後,吳超越一邊拼命誇讚着張繼庚的忠君報主,一邊在心裏暗暗說道:“這件事,得讓我的秀英寶貝想辦法法讓楊秀清知道,解決太平軍的內部隱患,也讓楊秀清知道我對他的誠意!”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
    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