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一百一十七章 燈下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一百一十七章 燈下黑字體大小: A+
     

    作繭自縛,悄悄放水倒是放成了,但吳超越沒有想到的是,爲了對付已經逃進山脈地區的幾百名太平軍殘兵,咸豐大帝居然要他繼續留在濟南,幫着載垣繼續圍剿太平軍殘部,讓吳超越想盡快從北方戰場抽身的打算落了空,也徹底粉碎了吳超越帶着馮婉貞回上海去給買辦爺爺一個驚喜的美夢。

    吳超越不敢抱怨,也沒空去抱怨,因爲收到咸豐大帝這道旨意的那天,尊師重道的吳超越正在自軍營地新建的靈堂中嚎啕大哭——痛哭自己失去了從沒見過面的著名師兄江忠源!

    江忠源是在李鴻章的老家廬州城被太平軍幹掉的,也是被豬隊友陝甘總督舒興阿坑死的,太平軍合圍廬州城,江忠源的弟弟江忠濬(音同浚)帶着救兵打到廬州城外已經只有五里處了,卻因爲舒興阿的懼戰不前,導致江忠濬後力不繼被太平軍殺敗,接着太平軍用吳超越對付天津城的手段用火藥炸開廬州城門,殺入城內幹掉了剛當上安徽巡撫沒幾天時間的江忠源。

    消息傳到了吳超越的面前後,無數次被豬隊友拖累的吳超越既是物傷其類,又爲了騙取重情重義的好名聲,就徵得載垣同意,在軍營裏擺設了一座靈堂遙祭江忠源,賭咒發誓一定要爲這個從沒見過面的師兄報仇雪恨。載垣和清軍諸將紛紛過營祭奠,山東巡撫崇恩和濟南知府陳寬等地方官員也都裝模作樣的跑來磕頭上香,還全都對吳超越的尊師敬長和情義雙全讚不絕口,給吳超越的僞善之名又增添了幾分光彩。

    再然後,當傳旨欽差恰好把冊封吳超越爲江蘇按察使的聖旨送到吳軍營地後,小小年紀就位居正三品的吳超越自然馬上又成了衆人恭喜和阿諛諂媚的對象,在場的滿清文武官員或是羨慕,或是嫉妒,嘴上說的全是恭喜升遷的漂亮話,逼着吳超越不得不再掏腰包,擺設酒席感謝這些文武同僚,好不容易纔把這些白吃白喝還口不對心的豺狼餓虎打發走。

    也是在送走了載垣和崇恩爲首的滿清官員後,吳超越才撕去僞裝,衝着趙烈文抱怨道:“真不知道朝廷和皇上是怎麼想的,區區幾百長毛餘匪,還一定要我繼續留在山東助剿,找不到長毛蹤跡我們再能打又有什麼用?對付這點殘匪,把山區周邊堅壁清野讓地方官府負責不就行了?何必一定要把我們留下?”

    “從長遠來說,朝廷這個決定不算錯。”趙烈文微笑答道:“天下未亂山東反,山東民風彪悍,百姓性情豪爽,自古就是常出反賊的地方,吉文元殘匪雖然所剩不多,但都是冥頑不靈的核心骨幹,凝聚力強又有造反經驗,朝廷如果不抓緊時間把他們趕盡殺絕,稍有什麼風吹草動就可能重新形成烽火燎原之勢。所以在我看來,朝廷這麼重視吉文元殘匪,絕對算得上是一個難得的正確決定。”

    “我最巴不得這樣。”

    吳超越心裏嘀咕,但現在卻又不敢把真心話說出來,只能是點點頭,轉移話題繼續抱怨道:“還有皇上給我封的官,正三品的江蘇按察使,聽上去倒是不錯,還比我爺爺的官都大,但是這個官對我有什麼用?管全江蘇的刑法案件,大清律我都還背不熟幾條,能管得下來不?那怕封我一個正五品的松江知府,我都覺得比這個按察使強,可以管理地方的民政財政,辦團練搞洋務怎麼都比當這個按察使方便。”

    “慰亭,我覺得你這話還是有點問題。”趙烈文今天彷彿是鐵了心要和吳超越擡槓,又駁斥道:“不錯,江蘇按察使這個官職是有點不太適合你,就連你的親兵隊長吳大賽,都在背後讓你管江蘇刑案,江蘇一省的採花案起碼得翻好幾倍……。”

    吳超越憤怒去看吳大賽,吳大賽趕緊把腦袋垂下,想笑不敢笑,心說我說的是實話。趙烈文則又接着說道:“但是慰亭,我就搞不懂了,你怎麼老是盯着江蘇松江不放?江蘇是富庶不假,松江也有上海這個聚寶盆不錯?可是慰亭你難道忘了,江蘇現在已經半個省都是烽火連綿,戰亂不斷,你就算掌握了江蘇的民政財政,弄到點錢糧也得先去填江南大營和江北大營這兩個無底窟窿,朝廷就算封你爲江蘇巡撫,又能有什麼意思?”

    “還有上海。”趙烈文很不客氣的繼續說道:“上海是有油水,辦團練的銀子可以靠地方上樂輸,長江上游的難民不斷東逃,你補充兵員也十分容易,但是上海有足夠的糧食嗎?有你辦洋務所需要的鐵礦煤礦嗎?就算你可以花銀子買,長江航道不通陸路不通,光靠海運你能買得到多少?能不能保證穩定充足的供應?又能不能保證隨時都有充足的銀子買到這些東西?況且海運也得受朝廷和洋人的雙重製約,你不管得罪那一方,誰都能輕鬆掐住你的脖子把你掐死你信不信?”

    吳超越愕然瞠目,看着趙烈文都有些不敢相信——因爲吳超越發現,趙烈文似乎已經看出了自己想當軍閥的野心。而趙烈文頓了一頓後,又神情平靜的說道:“慰亭,你如果真想大展拳腳,建更多的團練和辦更多的洋務,就別打江蘇的主意,江蘇已經被朝廷的平叛主力和長毛主力攪成了一個爛攤子,又有洋人插手攪渾水,你想在江蘇發展壯大,朝廷、長毛和洋人誰都可以把你掐死在萌芽期,不會給你尾大不掉的機會。”

    “所以慰亭,你如果真想大展拳腳,必須要離開江蘇這個爛攤子,到外省去發展,到一個沒有人能直接威脅你生死存亡的地方去發展壯大,這纔是上策。”

    聽了趙烈文的話,內心雖然無比贊同,吳超越卻再沒感嘆什麼勝讀十年書,只是默默的點了點頭,然後纔開口問道:“惠甫,那以你之見,我應該尋求去那裏發展立足?”

    “慰亭,這個問題只能問你自己。”趙烈文答道:“洋務你比我精通百倍,什麼地方最適合辦洋務,辦理裝備洋槍洋炮的團練,只有你自己最清楚。”

    吳超越不再說話,心裏也馬上浮現出了幾個工業基地的名字,東北工業基地,河北工業基地,山西煤海,攀枝花鐵礦,馬鞍山鐵礦,武漢工業基地……

    迅速否定了幾個決不可能弄到手的工業基地後,吳超越心中很快就只剩下了一個答案——武漢!九省通衢,水陸交通發達,又有長江航路直抵上海,與海外聯繫方便,遠離太平軍的核心地盤可以避免直接衝突,資源雖然及不上東三省,卻也勉強夠用,還有人力充足和糧食可以自給的優勢。劣勢則是鐵礦石含磷太高,傳說中的萍鄉煤礦在什麼鬼地方也暫時還不知道,此外還有一個更大的麻煩——曾國藩!

    盤算着是否應該謀取武漢的地方官職,目前還不敢得罪咸豐大帝的吳超越老實在濟南呆了下來。不過也還好,新任清軍主帥載垣把吳超越倚爲長城,並沒有急着把制勝法寶吳軍練勇派進山區和太平軍捉迷藏,同時太平軍進了深山後就基本上銷聲匿跡,沒再鬧出動靜,清軍士兵也在山中陸續發現了不少凍餓傷重而死的太平軍士兵屍體,太平軍殘部已被嚴寒飢餓消滅的樂觀推測也因此大行其道,吳超越和吳軍練勇自然也更沒了出手的必要,得以在濟南安心休整,****傷口休養生息。

    爲了給買辦爺爺一個驚喜,不懷好意的吳超越剛在濟南安頓下來,自然早早就派人去了天津和馮三保聯繫,邀請馮三保攜帶妻子女兒南下與自己會合,以便將來一起返回上海。而馮三保親眼看到了吳超越率軍衝進火海救出他的女兒,又看到女兒對吳超越的態度,也只好認命的做好了給吳超越當岳父的準備,不僅一口答應南下,還要把謝莊的一些武術好手帶着南下來給吳超越當打手,吳超越對此當然也是求之不得。

    也是湊巧,馮三保一家來到濟南與吳超越見面時,吳健彰也派家中下人給吳超越送來了一道家書,勉強還算有點良心的吳超越聞訊大喜,顧不得和臉蛋紅撲撲的小籮莉眉來眼去,馬上就把吳健彰的信使叫到面前,討過書信細看內容。

    書信的內容和前幾道家書大致的一般無二,吳老買辦在信上除了誇獎寶貝孫子的爭氣外,就是告訴寶貝孫子,說他身體很好吃得飽睡得香,工作也還算順利,叫寶貝孫子不必爲他擔心,安心在前線立功受賞要緊。而吳超越看完書信後是既歡喜又操心,生怕買辦爺爺怕自己掛念只報喜不報憂,便當面送信的下人質問起了吳健彰的真正情況。

    事實證明吳超越只是白操心,挑雞販子出身的吳健彰早年勞作鍛鍊,身體強壯,發達後又注意保養,身體狀況確實不錯,曾經的尿結石舊疾這段時間也沒犯過,根本用不着吳超越擔心。而稍微放心後,吳超越又想自家下人問道:“上海現在的情況如何了?”

    “回孫少爺,不是很好。”下人如實答道:“無錫的長毛越鬧越大,兩次打進蘇州,一次還燒了滸墅關,劫走了許多關銀,蘇州、常州和長江上游的百姓大量逃到上海避難,上海城一帶到處都是人滿爲患,糧食價格翻了十倍都不止,冬天時凍死餓死的老百姓有好幾千人。”

    “這麼嚴重?”吳超越吃了一驚,忙又問道:“那開倉放糧了沒有?”

    吳府下人給出的答案是放過兩次糧,但松江府的糧食是既得供應清軍的江南江北大營,又得通過海路運交漕糧供應京城裏的八旗老爺,地方官府能拿出來賑濟的糧食並沒有多少,再經過各級官吏的層層貪污剋扣,真正能熬成稀粥發放到饑民手中的糧食更是少得可憐,所以幾乎沒起到任何的緩解災情作用,還兩次在施粥時都出現了饑民動亂,逼得吳健彰和上海官員只能是出兵鎮壓。

    聽到這些情況,吳超越心裏當然更加擔憂,盤算間下意識的問了一句,“上海,現在有沒有一個叫小刀會的幫派?”

    “小刀會?”吳府下人楞了一楞,然後給出了一個驚人答案,“有啊,孫少爺你在北方,怎麼知道上海的小刀會?”

    “什麼?已經有小刀會了?!”吳超越直接跳了起來,衝上來一把揪住自家下人衣領,大吼大叫道:“快告訴我,那個小刀會是什麼情況?”

    “孫少爺,小刀會就是以前和我們家很親密的雙刀會啊。”下人滿頭霧水,如實答道:“劉阿源帶着雙刀會的人當了團練後,雙刀會就解散了,劉阿源進了綠營當把總後,雙刀會的其他人衣食沒了着落,就重新把雙刀會辦了起來,也把雙刀會改了個名字叫做小刀會。”

    “雙刀會就是小刀會?”歷史稀爛的吳超越張口結舌,半晌才趕緊又大吼問道:“那小刀會的幫主是誰?”

    “還是劉阿源。”吳府下人如實答道:“孫少爺你到了北方後,官府就把劉阿源調回了上海任職,林阿福和陳阿林他們得老爺允許重建雙刀會,但誰也不服誰,劉阿源就重新當了幫主,也是他把雙刀會改了個名字叫小刀會。”

    什麼叫做如遭雷擊,吳超越現在的感覺就是如遭雷擊,同時吳超越也終於徹底懂了一個詞——燈下黑!苦尋不見的東西,其實就在燈光照不到的腳下黑暗處!

    好不容易纔回過神來,氣急敗壞的吳超越當然是立即提筆給買辦爺爺寫信,以劉麗川人品卑劣不可依靠爲由,要求吳健彰馬上解散小刀會,最好隨便找一個藉口把劉麗川給抓起來,同時另想辦法安撫小刀會的其他骨幹,讓他們不至於無路可走選擇鋌而走險。然後逼迫自家下人立即返回上海,當面把這道書信交到吳健彰手中!

    吳府下人老實領命後,吳超越還是不肯放心,又對他叮囑道:“記住,告訴我爺爺,如果上海發生什麼意外,叫他馬上帶着我們家裏的人往租界跑或者往我的軍營跑,其他的什麼都不用管,我會爭取儘快回上海善後!還有,告訴我留在上海的營官鄧嗣源,如果上海城有什麼意外,優先保護我交託給他的那個地方!寧可丟掉我們的營地,那個地方也絕對不能出意外!”

    派下人把急信帶走後,吳超越仍然不敢放心,又叫趙烈文代筆寫了一道奏摺,向咸豐大帝稟報上海已經出現民變苗頭的情況,提醒上海關稅和海運漕糧集中地的重要性,請求咸豐大帝允許自己立即率軍返回上海,鎮壓那裏的妖魔鬼怪和跳樑小醜,把民變暴動扼殺在萌芽中!

    還別說,吳超越的奏摺用快馬送到京城後,軍機處裏的幾位大爺雖然覺得吳超越有些杞人憂天,但考慮到吳超越目前在咸豐大帝眼中的重要性,還是乖乖的把摺子遞交到了咸豐大帝的面前。

    很可惜,關鍵時刻,咸豐大帝雖然也覺得吳超越的話有些道理,可還是也覺得吳超越未免有些杞人憂天,盤算了片刻後,咸豐大帝也沒諮詢衆臣意見,只是問道:“上海那一帶,署理綠營的官員是誰?”

    “回皇上,是蘇鬆太兵備道惠徵。”軍機大臣彭蘊章回答道。

    “是他啊。”咸豐大帝臉上露出了溫柔微笑,說道:“給惠愛卿去一道旨意,叫他派遣綠營兵會同地方官府整頓上海地方,一旦出現民變苗頭,立即出兵鎮壓,該抓就抓,該殺就殺,絕不可使上海錢糧重地出現動亂。”

    說罷,咸豐大帝還提起硃筆,在吳超越的奏摺上親筆批示了一句話,‘知道了,已令上海地方嚴防,汝儘快破賊,朕侯你佳音。’末了,咸豐大帝除了叫軍機處通過驛站把奏摺送還給吳超越外,又在晚上去臨幸了一次吳超越的侄女。

    拿到咸豐大帝硃筆批迴的摺子時,吳超越簡直就是想哭的衝動都有了,但再怎麼心急如焚也沒用,既然還想在滿清朝廷裏繼續混下去,吳超越自然不敢私自帶着吳軍練勇回師去救上海,只能是朝夕禱告上天保佑,讓自己的親筆書信提前送到買辦爺爺面前,也保佑買辦爺爺順利剷除劉麗川這個巨大隱患,把歷史上坑害自家的小刀會起義扼殺在萌芽中。

    禱告無用,請旨回師被駁回後纔剛過去五天時間,一道朝廷邸報突然送到了吳超越面前,吳超越拿起只看得幾眼,馬上就跳了起來破口大罵,“****你娘啊!怎麼還是晚了一步?”

    “孫少爺,出什麼事了?”親兵隊長吳大賽趕緊問道。

    “劉阿源那個忘恩負義的狗東西發起叛亂,奪佔了上海城,還打出了長毛的旗幟直接造反!”吳超越鐵青着臉答道。

    “啊?劉阿源造反?怎麼可能?!”吳大賽難以置信的大叫了一聲,然後趕緊問道:“那老爺呢?老爺和我們家裏人怎麼樣了?”

    “邸報上沒寫!”吳超越大吼回答,又更加憤怒的大吼道:“操他孃的!不聽老子的逆耳忠言就算了!我爺爺是生是死,下落如何,居然也不在邸報上寫清楚!這下子麻煩了,這下子麻煩大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
    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