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果斷決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果斷決定字體大小: A+
     

    “殺!天國的弟兄們,給我殺啊!殺清妖!只准向前,不準後退!那怕是受傷了,也得給我往前爬!”

    吶喊着,李開芳部將李添佑第六次率軍向對面的清軍陣地發起了衝鋒,衝鋒的道路上屍橫累累,全是之前犧牲在清軍槍炮下的太平軍勇士遺體,殷紅的鮮血潑灑在厚厚的積雪上,一片一片,觸目驚心,但李添佑和太平軍將士還是腳步不停,前仆後繼的繼續衝鋒。

    李添佑沒有其他的選擇,李開芳給他的任務是從天津南門出城,迂迴到天津西門去攻打清軍主力的側翼,牽制清軍遲滯清軍從西門進城的速度。李添佑也並不知道清軍不但已經拿下了城中心的鼓樓要地,基本控制了天津西城,李添佑只知道執行命令,爲李開芳也爲天國的北伐大軍爭取保住天津城的希望。

    很可惜,前五次衝鋒都遭到了失敗,該死的清妖提前搶佔了有利地形,依靠城下町的房屋院落廢墟設防,火繩槍和擡槍的數量衆多,兵力數量更是多達三千餘人,並且還獲得了一次增援,而李添佑麾下的太平軍將士只有一千來人,敵衆己寡還得強行衝鋒突破,前五次衝鋒除了白白犧牲兩百多名太平軍勇士外,幾乎沒有取得任何的收穫。

    這一次不同,聽到天津城中心地段傳來的猛烈爆炸聲,急紅了眼的李添佑直接喊出了寧死不退的口號,知道形勢危急的太平軍將士也紛紛捨死忘生,紅着眼睛不惜代價的向前衝鋒,那怕是中槍中彈也絕不後退半步,也靠着這股悍不畏死的勇氣狠勁,終究還是衝到了清軍的防線面前,揮刀挺矛猛砍亂捅正在裝藥填彈的清軍士兵,爭取到了與清軍近身白刃戰的機會。

    清軍本來就最怕刺刀見紅的白刃戰,心情焦急的太平軍將士又已經豁出了一切,刀槍相搏沒過多少時間,第一道防線的清軍士兵就紛紛敗下陣來,太平軍將士腳步不停,驅逐着清軍士兵打免費先鋒,勢如破竹的連破清軍的第二道和第三道防線,在付出了慘重代價之後,終於還是突破了清軍的攔截陣地,殺到了陣地後方的開闊處,壓抑已久的歡呼聲,也迅速在戰場上回蕩了起來。

    “師帥,又有清妖過來了!”

    李添佑的歡呼被部下的提醒打斷,李添佑趕緊扭頭看去時,卻見仍然還在飄蕩着稀疏雪片的道路遠處,確實正有一支清軍正在列隊殺來。不過很好,從火把數量判斷,對面這支清軍數量應該不是很多,同時前方地勢開闊,正是衝鋒突襲的理想戰場,所以李添佑也沒猶豫,馬上就大吼道:“兄弟們,跟我衝!殺前面的清妖!”

    吶喊着,李添佑再次率軍發起衝鋒,還身先士卒的繼續衝在最前面,後面的太平軍將士毫不猶豫的跟上,士氣如虹的衝鋒迎向前方敵人。然而令李添佑萬分詫異的是,看到自軍發起衝鋒後,對面那支清軍不但沒有半點的慌張,反而也加快速度,態度同樣堅決的直接迎向太平軍將士,勇猛得根本不象李添佑熟悉那些的清軍。

    沒關係,雖然有些詫異,但經驗豐富的李添佑卻根本不介意對面的清軍是衝還是跑,仍然還是相信只要一打近身戰,自軍馬上就能象砍瓜切菜的殺散對面來敵。可是更讓李添佑意外的還在後面,兩軍距離已經不到百步了,就連太平軍將士都忍不住紛紛扣動火繩槍扳機開槍射擊了,對面的敵人仍然還是一槍不發,仍然還保持着密集隊形大步衝鋒。驚訝之餘,李添佑再一仔細回憶間,一個讓他魂飛魄散的念頭就突然出現在了他的腦海中,“難道……?”

    “砰砰砰砰砰!”

    反應過來時已經晚了,相距不到五十米時,對面的清軍突然接連扣動扳機,爆豆一般的槍聲中,密集的子彈又快又準的打在太平軍將士身上,眨眼之間就有無數太平軍將士慘叫悶哼着翻身倒地,衝在最前面的李添佑也覺得肚子上接連被捅了兩下,捅得他忍不住後退了一步,小腹上血如泉涌。

    對面來敵的可怕程度還在李添佑的想象之上,一波四段射打完後,在太平軍還沒有徹底崩潰的情況下,對面那支清軍竟然沒有繼續開槍射擊,端着雪亮的刺刀就直接發起了衝鋒,衝鋒間那支清軍中還飛出了好些黑糊糊的東西,落到太平軍人羣中發出恐怖巨響,發出巨大的衝擊波也飛出無數彈片,其中一次爆炸還就在李添佑身邊的發生,眨眼間就炸翻了李添佑身邊殘餘的太平軍士兵,氣浪也把李添佑直接掀翻在了地上。

    上好的軍鞋接二連三的從李添佑身上踏過,垂死間,李添佑隱約聽到有過依稀熟悉的聲音吼叫,“快!快!快去出城!快去出城!快!!”

    “超越小妖,爲什麼要急着去出城?”帶着這個奇怪的疑問,李添佑永遠的閉上了眼睛,不幸成爲了又一位喪身在劊子手吳超越屠刀下的太平軍名將。

    …………

    大雪已停,粉塵般的細雪仍然稀疏灑落,未及落地,就已經烈火融化汽化,曾經被太平軍和清軍輪流佔據的出城早已化爲了一片火海,軍帳大都已經被燒成了一片灰燼,但輜重車和木製的城牆卻依然還在熊熊燃燒,融化了出城內的積雪,雪水流淌,與無數的鮮血匯爲一股,在低窪積起一個個血水泥潭,血水中的屍體橫七豎八,密密麻麻,層層疊疊,有一些是太平軍將士的屍體,但大多卻是天津鄉勇的屍體,空氣中盡是肉類燒焦的臭味。

    大部分的太平軍士兵已經撤出了出城,但還有一些太平軍士兵正在城中搜索殘敵,噼噼啪啪的木材燒裂聲中,也不時傳來一兩聲垂死的慘叫聲。每聽到一次這樣的聲音,躲在一輛破車下的馮婉貞就忍不住心頭跳一下,生怕那聲音就是來自她的父親馮三保。

    汗水和血水已經遮掩了馮婉貞的俏麗小臉蛋,可愛的雙馬尾也被燒焦了許多,馮婉貞手裏緊緊攥着一把在戰場上揀來的柳葉刀,就象攥着她的生命一樣攥着,刀上沾有鮮血,有太平軍士兵鮮血,也有天津鄉勇的鮮血——混亂中,一個早就對馮婉貞垂涎三尺的天津混星子逮到機會,妄圖把馮婉貞拖到隱蔽處施暴,可惜那個混星子卻不知道,虛歲只有十三的馮婉貞雖然年齡幼小,卻是五歲就開始習武,一年多前就已經能開弓射獵,拉扯間馮婉貞突然一刀捅出,那混星子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肚子就直接被捅了一個對穿。

    低估了馮婉貞的還有一個太平軍士兵,雖然太平軍的羣衆紀律嚴明,連滿清官員都不得不在給野豬皮九世的奏摺上寫下了‘賊不好淫’的評語,但是混戰中,殺紅了眼的太平軍士兵碰到了馮婉貞後,卻還是二話不說就一刀砍下,可惜那個太平軍士兵無比倒黴的碰上了馮婉貞,馮婉貞不但一個就地打滾躲開來刀,還反手一刀割傷了那太平軍士兵的大腿。再等那暴跳如雷的太平軍尋找馮婉貞報仇時,矮小靈活的馮婉貞卻早已消失在了火海深處。

    即便兩次躲過劫難,可馮婉貞還是在逃命中受了不少的輕傷,手腳被擦破多處,衣服幾次被火焰引燃,有一次還差點被一顆流彈打中。而且馮婉貞還是一個認死理的小籮莉,本來出城的木牆已經被燒塌多處,小籮莉幾次都有機會逃出去,但小籮莉爲了尋找她在混亂中失散的父親和其他謝莊同伴,卻每一次都主動放棄了逃跑機會,始終都是在烈火濃煙中左衝右圖,尋找她父親的下落,始終沒能逃到相對比較安全的野外。

    又一個太平軍士兵出現在了馮婉貞藏身處的附近,還好,那個敵人只是粗略了看了一眼周邊情況,給一個還沒有死透的鄉勇補了一刀,然後就匆匆去了遠處,小籮莉也這才悄悄鬆了口氣。

    小籮莉很是後悔她當初沒有堅持立場,沒有堅持阻止父親給僧王爺當鄉勇,從那件事過後,小籮莉就對僧王爺沒有什麼好印象,可是父親卻又堅持要她不能記恨,要報效朝廷爲朝廷做事,小籮莉這才極不情願的隨着父親進了這座出城。結果也讓小籮莉明白她是對的,僧王爺麾下的人果然大都不是什麼好東西,那些賊眉鼠眼的鄉勇不停對她口花花就算了,兩個官老爺還直接找到她的父親,要用十兩銀子把她買去送人,並且直接說明是準備送給朝廷的僧王爺,她的父親斷然回絕後,那兩個官老爺還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這次長毛攻城,她的父親就被派到了最前線。

    最讓小籮莉想不通的還在後面,長毛殺進出城後,僧王爺那些官老爺自己帶頭逃命就算了,爲什麼還要故意放火燒斷唯一的出城道路?故意不給出城裏的鄉勇逃命機會?父親滿身鮮血的回到小籮莉面前後,小籮莉向父親問起這個問題,父親也沒有辦法回答,只說了一句,“我沒想到僧王爺會是這樣的人。”

    “我早就知道他是這樣的人!”

    小籮莉恨恨的想,想起一年多前她到僧王爺小舅子的酒樓裏賣天鵝時,僧王爺那些狗腿子的無恥嘴臉!再然後很自然的,小籮莉又突然想起了那個乾瘦如柴的吳大哥,心中也不由生出了一些遺憾,“吳大哥,我爲什麼就沒機會能和你再見上一面,當面告訴你一句,我以前錯怪你了?”

    後悔無用,小籮莉藏身附近的出城木牆招架不住烈火肆虐,突然轟然倒塌,火星亂飛間,一大塊碎木也帶着火焰正好砸到小籮莉藏身的破車上,熊熊燃燒着徹底毀掉了小籮莉好不容易找到的藏身處,逼得小籮莉只能是趕緊爬出車下。然而很不幸的是,她剛爬出車外,剛纔那個已經走開的太平軍士兵聽到聲音回頭,就恰好看到了她,立即大呼小叫着衝了過來,“站住!狗清妖,給老子站住!”

    迫不得已,小籮莉只得趕緊向反方向逃跑,後面的敵人緊追不捨,同時出城外突然又槍聲大作,顯然又有新的戰事展開,再然後,還有許多包着紅頭巾的太平軍士兵又從不遠處的一個缺口衝進出城,口中還在大喊大叫,“超越小妖來了!快跑!超越小妖來了!”

    超越小妖是誰?小籮莉不知道,也沒時間去細想,只是一個勁的撒腿逃命,可是後面的敵人卻象是吃了秤砣的王八一樣鐵了心追趕,同時出城裏的其他太平軍士兵也發現了小籮莉的蹤跡,也馬上有好幾個人衝了過來。小籮莉上天無路,下地無門,只能是咬着牙齒乾脆跑向北面,跑向正有許多人影晃動的出城缺口。

    砰一聲,也不知道是誰開的槍,小籮莉只覺得小腿上象是被什麼撞了一下,一個踉蹌就摔在了地上,摔倒後,小籮莉趕緊去看自己的右腳小腿時,見那裏鮮血涌出,顯然已經中了子彈。小籮莉欲哭無淚,只能是趕緊捂住傷腿往前爬,儘可能爬向那個距離已經不遠並且又大量人影晃動的出城缺口,從不認輸的口中也第一次喊出,“救命!救命!”

    “婉貞!婉貞!婉貞你在那裏?”

    接連不斷的槍聲中,一個意外的呼喊聲依稀傳進了小籮莉的耳中,讓小籮莉忍不住楞了一楞,幾乎懷疑自己聽錯,但還是不由自主的喊了起來,“我在這裏!我在這裏!”

    呼一聲,一刀突然從側面砍來,常年習武的小籮莉反應極快,一個打滾躲開來刀,但這麼做卻更加激怒了敵人,吼叫着,敵人又是一刀劈下,逼着小籮莉只能是在血水火海中接連打滾,最後實在躲不了時,小籮莉只得勉強舉起手裏的單刀招架,然而她不僅年紀小又是女孩,再有習武的天賦在氣力上也處於下風,兩刀相撞間,敵人的刀子雖被暫時擋住,小籮莉手裏的單刀卻被劈飛了出去,直接落到火堆中。

    “臭娘們,老子今天不宰了你,就不姓劉!”

    吼叫着,那敵人突然一腳踩住小籮莉受傷的小腿,雙手反握尖刀提起,向着小籮莉當胸刺下,小籮莉既無法躲避也無法反抗,只能是認命的閉上眼睛,腦海中也飛快閃過一幕幕熟悉的畫面,謝莊的山山水水,嚴厲的父親,慈祥的母親,村子裏的鄉親,從小到大的玩伴…………

    砰!砰!砰!砰!砰!

    認命的死亡並沒有降臨,千鈞一髮之際,相反倒是急促的五聲槍響傳進了小籮莉的耳中,小籮莉驚訝的睜開眼睛時,卻見雙手握刀的敵人胸臉冒血,正在緩緩摔倒。再然後,有些熟悉的焦急呼喊聲又傳進了小籮莉耳中,“婉貞!婉貞!婉貞是不是你?”

    掙扎着勉強坐起,讓小籮莉難以置信的是,提着左輪槍跑過來的那個男子,那個臉上身上到處都是煙熏火燎痕跡的男子,赫然就是她曾經只見過兩面、還一度厚顏無恥派人到她家裏提親的那個乾瘦青年。再然後,兩行委屈的淚水,也馬上涌出了小籮莉明亮的雙眼,“吳大哥,是我,你怎麼來了?”

    那個乾瘦的青年歡呼着衝了過來,直接一把將小籮莉給抱在了懷裏,儘管小籮莉對這個乾瘦青年從來沒有什麼感覺,可是此時此刻被他摟在了懷裏,又聽到他疲憊沙啞的親切問候聲音,小籮莉的心理防線還是轟然倒塌,忍不住一把抱住了那乾瘦青年,哇哇大哭出聲,“吳大哥,我……,好想你。”

    “我更想你啊!”吳超越輕拍小籮莉被燒焦了許多的可愛雙馬尾,無比抱歉的說道:“婉貞,是我不好,我不知道你在這裏,我如果早知道你在這裏,你就絕不會受這麼多的委屈,是我不好,是我不好。不過你放心,從現在開始,你再沒任何危險了。相信我,你再沒事了。”

    “吳大哥。”小籮莉把可愛臉蛋緊緊埋在吳超越的懷裏,哭着說道:“吳大哥,我相信你,我永遠相信你!”

    烈火還在熊熊燃燒,槍炮聲也從未停歇,可是依偎在吳超越的懷裏,小籮莉卻如在天堂,連腿上的傷痛都徹底忘得乾乾淨淨……

    …………

    吳超越從出城火海中救出馮婉貞的同時,吉文元也已經親手砍倒了僧格林沁的僧字大旗,太平軍將士象潮水一般的殺進僧格林沁的中軍營地,抱頭鼠竄的清軍將領士兵大呼小叫着四散逃亡,爭先恐後的逃出營外。至於咱們的僧王爺本人,則是早早就帶着印信和親兵撤往了左營,嘴上說是要組織軍隊準備發起反擊,實際上卻很快有清軍將士親眼看到,有那麼一大羣的察哈爾騎兵已經從左營集羣撤出了營外,消失在了東面開闊處。

    付出了絕對不算小的代價,終於還是拿下了僧格林沁的營地,指揮這場戰事的吉文元臉上卻絲毫沒有喜色,回頭看到北面天津城內越來越大的火光,吉文元的臉上還盡是擔憂神色。

    這時,部將劉子明衝到了吉文元的面前,一邊行禮一邊飛快說道:“丞相,清妖的營地我們已經拿下了,天津城裏形勢很危急,末將請令擔任先鋒,率軍一支立即回援天津,請吉丞相准許!”

    “不!”吉文元斷然拒絕,說道:“不能回師!馬上掃清營地裏殘餘的清妖,然後把清妖的糧草輜重能收集的全收集起來,裝在車上備用!”

    “那天津城怎麼辦?”劉子明趕緊問道。

    “如果天津城有希望保得住,李丞相自然會下令讓我們回援。”吉文元神情痛苦的搖頭,無奈的說道:“可是李丞相到現在還沒下這道命令,就足以說明天津城已經保不住了,我們也只能未雨綢繆,先做好撤退的準備。”



    上一頁 ←    → 下一頁

    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
    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