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一百一十章 各打各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一百一十章 各打各的字體大小: A+
     

    “天津城!本帥當然要天津城!去告訴慰亭,叫他馬上出兵攻打天津城!本帥這就親自提兵來給他助戰!不惜一切代價,一定要拿下天津城!”

    勝保滿臉興奮大聲吼出這句話的時候,太平軍也已經從正面殺進了清軍出城,十幾名先鋒勇士頂煙突火,從燒塌的木牆缺口處吶喊而入,紅着眼睛猛砍猛殺,天津鄉勇雖然也拿出了驚人的勇氣和鬥志拼死抵抗,奈何裝備、經驗都和太平軍精銳差距太遠,在太平軍的瘋狂衝擊前節節敗退,毫無還手之力,後面的太平軍將士乘機從缺口處源源不絕的殺進出城,成功搶佔了一處城內陣地。

    本來被太平軍打開的缺口並不大,率先殺進出城的太平軍將士也不多,慶祺麾下的八旗士兵如果全力反撲,憑藉數量優勢和比太平軍士兵更好的裝備,殺退太平軍封堵缺口並非沒有可能。但是很可惜,僧王爺愛惜主子的好奴才,早有密令讓慶祺在必要時放棄出城,八旗勇士躺着坐着每個月可以領到大清朝廷從華夏各族百姓身上搜刮來的血汗錢,同樣十分愛惜自己的寶貴小命,所以在這個關鍵時刻,慶祺不但沒有率軍發起反擊,相反還馬上組織八旗將士向南門撤退,留下天津鄉勇在烈火熊熊的出城內與太平軍繼續苦戰,拿天津練勇的小命爲八旗勇士爭取撤退時間。

    這還沒完,慶祺等人跑就跑吧,可是僧王爺爲了最大限度壓榨出城裏的鄉勇剩餘價值,還命令慶祺提前堵死了出城的其他城門,只留下南門可以通行,同時又讓慶祺提前在出城的南門旁邊準備了大量的柴草,清軍撤退時迅速把柴草車拉到南門處把路一堵,然後放上一把火,出城裏的天津鄉勇也就只剩下了和太平軍死拼到底一個選擇。而因爲慶祺早早就讓八旗將士接管了出城南門的緣故,所以直到南門處燃起大火,正在前方和太平軍激戰的鄉勇才愕然發現,他們已經是想逃都沒有地方逃了。

    雪花紛飛,烈火熊熊,天津鄉勇的哭喊聲怒罵聲此起彼伏,四散而逃者有之,但是卻無路可走;跪地投降者有之,可是已經殺紅了眼的太平軍將士根本就沒時間去收納俘虜,爲了打開主力進兵的道路,對已經放下武器的天津鄉勇同樣是揮刀就砍,逼着天津鄉勇在火海中哭喊奔走,上天無路,下地無門。

    與此同時,兵分兩路出城的太平軍已經在天津南門外會合完畢,看了一眼烈火沖天的清軍出城,爲了主力的道路安全,吉文元毫不猶豫的下令盡殺城中清妖。然後馬上率軍南下,列隊殺向南面十里外的僧格林沁營地,先行出發的太平軍前鋒還成功咬住了清軍慶祺部的尾巴,與清軍在雪花中展開激戰。

    早已親自披掛上馬的僧王爺對八旗勇士倒是萬分愛惜,聞知慶祺敗兵已經被太平軍咬住,僧格林沁連眼皮都沒眨一下,馬上就派出五百騎兵從側門出營,迂迴去衝太平軍先鋒的側翼,接應慶祺軍撤回營地。結果還別說,緊急出擊的察哈爾騎兵還真纏住了太平軍側翼,迫使太平軍停下腳步與清軍騎兵交戰,慶祺軍乘機全力逃命,還算順利的先行撤回了營地,然後清軍騎兵也靠着良好的機動力迅速擺脫與太平軍的糾纏,成功撤回了營地。

    成功撤回營外軍隊還只是開始,對僧格林沁來說,真正的考驗還在後面,兩萬太平軍殺到僧王爺營地近處後,吉文元只留下了五千軍隊保護後方做爲預備隊,然後立即兵分三路,同時猛攻僧王爺的營地東西北三面,僧王爺慌忙命令清軍開炮,炮聲隆隆,炮彈落地處雪花漫飛如沙,但是卻絲毫不能阻攔太平軍將士的前進腳步。經驗豐富的太平軍將士進退有序,聽到炮響就伏地避炮,炮聲剛歇馬上就起身衝鋒,成功殺到營地近處,二話不說就是拋出火彈焚燒清軍鹿角,同時就勢滑進壕溝躲避清軍槍炮,有機會就爬到壕溝對面繼續前進,沒機會就抓緊時間破壞前方的鹿角拒馬,清軍在營中開槍發炮不絕,但是收效甚微,真正能殺死殺傷的太平軍將士並沒有幾個。

    剛挖到一半的第五道和第四道壕溝迅速被太平軍將士搶佔,然後第三道壕溝也宣告失守,見此情景,不要說清軍將領士兵心中大怯,就是咱們的僧王爺也開始慌亂起來,吼叫着只是催促士兵開槍放炮,還親自挽弓放箭射殺正在不斷逼近的太平軍。但是風雪太大又是北風,雪花不斷撲面掩目,逆風作戰的僧格林沁軍視物不清,導致遠程武器的威力一減再減,阻攔效果小得可憐,太平軍將士則憑藉順風優勢不斷前進,許多的先鋒勇士還已經殺進了第二道壕溝,同時後面的太平軍將士也迅速鋪上壕板,爭分奪秒以土石積雪填塞壕溝,爲主力進兵打開道路。

    “如果勝保那個狗奴才故意不發救兵,那本王的營地肯定就要危險了!”僧王爺心中叫苦,同時又迫不及待的開始盤算——如果自己的營地真被太平軍攻破,該怎麼彈劾勝保的見死不救和挾私報復之罪?

    與此同時,勝保的命令終於送到了吳超越的面前,然後吳超越連眼皮都沒眨一下,一揮手就讓早已列隊完畢的自軍練勇出動,五個營的吳軍練勇外穿破衣爛衫,兵分三路從三道營門出營,迅速在正門前會合完畢,然後吳超越一聲令下,吳軍練勇立即大步前進,一個營居前,四個營呈田字形居後,頂着風雪衝向天津西門。其後保桓、桂良和達明阿也各自提兵出營,隨後趕來不提。

    距離天津西門還有兩裏的時候,擔任先鋒的吳軍營隊曹炎忠部首先與敵人遭遇,風雪中,在護城河旁邊列陣而立的兩千太平軍根本看不清來敵旗號,發現敵情還馬上分兵一半上前迎戰,妄圖殺散吳軍曹炎忠部。曹炎忠則指揮麾下將士保持隊形繼續前進,交代沒有命令不許開槍,一直到了距敵四十米內,曹炎忠才大吼一聲,下達開槍命令,五百吳軍練勇四段輪射,頓時把對面的太平軍打了一個措手不及,眨眼間就躺倒一大片,吳軍練勇則一邊裝彈一邊繼續大步前進,到了二十米內時,吳軍練勇還突然拋出了整整五十枚苦味酸手雷!

    猛烈的爆炸接二連三在太平軍人羣中炸響,火焰迸放,彈片橫飛,太平軍將士接二連三的倒地間,也終於明白了對面的敵人有多麼恐怖和可怕,無數太平軍士兵慘叫着回頭就炮,吳軍練勇則繼續大步前進,快步衝向正在護城河旁邊列陣的太平軍後隊,然後先是開槍,後是投彈,象砍瓜切菜一樣的收割敵人性命。守衛過河橋樑的太平軍將士一片大亂,無數人撒腿就跑,慘叫着四散逃命,而更多的人則是逃向了城門方向。

    戰機稍縱即逝,好不容易從黃大傻那裏搶來先鋒任務的曹炎忠不敢有半點的耽擱,大聲喝令吳軍練勇繼續前進,冒着冰面隨時可能破裂的危險踏冰越過護城河,一邊開槍一邊搶佔對岸陣地,然後把寶貴的苦味酸手雷象不要錢一樣的拋到城門前的敵人密集處,爭分奪秒的驅散攔路敵人。

    這時,早已經發現不對的城上守軍早已經集中火力招待曹炎忠部,奈何過大的風雪對處於攻勢的太平軍吉文元部有利,對正面進攻的吳軍練勇也同樣有利,看不清楚來敵情況和位置,太平軍的槍炮效果同樣十分微小,根本擋不住吳軍練勇的前進腳步。吳軍練勇則乘機不斷拋出手雷和對着城門開槍,迅速殺散了淤積在城門前的太平軍敗兵,逼着他們向兩旁逃命,讓出進城道路。

    終於肅清了門前殘敵,曹炎忠大聲命令爆破組出擊,三十名吳軍練勇保護着爆破手大步向前的同時,天津西門這邊突然出現的消息,也終於送到了正在南門城樓上觀戰的李開芳面前。

    “火力強?槍打得又準又快?還能扔出可以爆炸的鐵彈?不好!”

    儘管還從沒有見過吳軍練勇使用手雷,但是李開芳僅憑直覺,就已經發現情況不對,隱約猜到自軍已經中計,天津西門已經危在旦夕!然後李開芳連眼皮都沒有炸一下,馬上就命令城中預備隊向西門開拔,同時匆匆下城,準備親自率領預備隊去西門增援。

    李開芳走下城牆臺階的時候,吳軍爆破手已經把苦味酸炸藥包堆積到了天津西門的城門前,迅速點燃了引線後馬上撤退,城上的太平軍將士雖然拼命的開槍下石,卻還是無法阻攔吳軍導火線的迅速燃燒。

    “轟隆!”

    終於,當李開芳在南門處騎上戰馬的時候,吳軍練勇堆積的炸藥包終於發出了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震得連大地都微微搖晃,城牆上和城內民房上的的積雪大片大片滑落。而待硝煙散去後,天津西門的堅固城門則早已化爲了齏粉,同時也把正在死頂城門的太平軍將士盡數震飛震死,吳軍練勇齊聲歡呼,曹炎忠大聲一聲吼,帶頭殺進了天津西門,吳軍練勇大步跟上,源源不絕的殺進天津西門。

    天津,城破!

    跟着衝進城內的吳軍練勇還有黃大傻部和王錘部,孟馹率領的炮營也進去了一半人,吳超越則帶着剩下的一個半營守在城外——不是吳超越怕死不敢進城打巷戰,是爲了保護進城道路和留下預防萬一的預備隊。

    光憑一千多人拿下天津城當然毫無可能,不過還好,看到吳軍練勇已經率先殺進城內,貪圖進城後的燒殺搶掠和戰功賞賜,達明阿和保桓麾下的清軍不但沒有一支軍隊害怕進城作戰,還爭着搶着要先進城,最後距離吳軍練勇最近的保桓部先行入城,然後達明阿麾下的兩千人也跟着衝了進去,迅速把城內清軍的數量增強到了六千餘人。

    槍聲炮聲大着間,吳超越當然對第一次打巷戰的自軍練勇牽掛萬分,生怕他們不適應巷戰吃什麼虧,還有破城後腦袋發熱,忘了自己的事前指令,沒能及時搶佔要害錯失戰機,還是到了聽到城牆上也響起密集槍聲的時候,吳超越才稍稍鬆了口氣,知道黃大傻沒有忘記自己的命令,進城後立即上城搶佔城頭陣地。

    這時,勝保也言而有信的親自帶着一萬多清軍主力來到了天津西門外,看到天津西門確實已經被吳軍打開後,勝保當然是哈哈大笑,迫不及待的就給了吳超越一個熊抱,吳超越則掙扎着催促道:“大帥,先別高興,快進城,快讓你的兵馬進城,只有先徹底控制住天津西門,我們才穩操勝算!不然的話,一旦讓長毛把我們的進城兵馬趕出來,我們就前功盡棄了!”

    聽了吳超越的催促,勝保這才總算是放開了吳超越,一邊大聲下令,安排後續軍隊進城,一邊大吼道:“傳令下去,破城之後,立功的弟兄們可以在城裏逍遙一天!想發財,給老子賣命衝啊!”

    有了勝保的這個許諾,清軍將士當然是個個眼放綠光,嗷嗷嚎叫着爭先恐後只是衝向城門。結果也是這個時候,桂良才逮到機會向勝保提醒道:“大帥,僧王爺那邊的戰事很激烈,是不是給他派一支援軍?”

    勝保沒聽到桂良的提醒,只是大聲傳令,讓北城外的德興阿部讓向天津北門發起進攻,藉以牽制太平軍兵力,同時又命令託明阿把營中所有後軍都調出來,到天津城的西南角建立攔截陣地,防範太平軍回師反撲或者從南門出兵來救西門。結果還真起到了未雨綢繆的作用,過了一段時間後,太平軍果然從南門出軍一支,迂迴了殺向西門來圍魏救趙,早有準備的清軍憑藉地形和兵力數量方面的優勢堅守陣地,半點沒給太平軍切斷清軍從西門進城道路的機會。

    與此同時,都已經殺到僧王爺營地柵欄旁邊的吉文元終於發現了後方不妙,看着天津西門處不斷擴大的火光,吉文元猶豫萬分,既有心想全速回師去救天津,又不甘就此放棄,同時也害怕臨陣退兵給僧王爺全力反擊的機會——雖然這點明顯是白擔心。遲疑了不少時間,吉文元才咬着牙齒拿定主意,決心不惜代價的繼續全力猛攻僧王爺的營地,把天津防務繼續委託給李開芳。

    正在城中催軍激戰的李開芳同樣猶豫萬分,雖然很想命令吉文元退兵來救天津城,但臨陣退兵是兵家大忌,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導致全軍崩潰,到時候不但天津城保不住,還連逃都沒辦法逃!所以猶豫再三後,李開芳還是下定決心,命令吉文元全力攻打清軍南線陣地,沒有命令不許退兵回師,僅憑自己一軍之力苦守天津,全力爭取通過巷戰殺退進城清軍,保住城池和城裏堆積如山的糧草。

    站着太平軍立場上來看,李開芳和吉文元的決策自然是正確得無法正確——就算真的把天津城給丟了,只要拿僧王爺的營地,等於就是打開了南下道路,起碼想跑還有地方跑,怎麼都比把賭注全部押在保住天津城一邊強。只是這麼一來,無疑就苦了咱們可憐的僧王爺了。

    驚天動地的槍炮聲中,太平軍將士前仆後繼,踏着同伴的屍體不斷猛攻僧王爺的柵欄防線,僧王爺雖然紅着眼睛大吼大叫,拼命催促自軍將士上前封堵,還親手砍了兩個膽怯而逃的清軍士兵,卻還是改變不了他的麾下士卒零零散散向後逃命的事實,僧軍柵欄防線搖搖欲墜,隨時都有可能崩潰。

    終於,第一排柵欄在烈火的焚燒下和太平軍將士的衝擊下倒塌,露出了一個不下五丈寬的缺口,太平軍將士歡呼在殺進僧軍營內時,卻又不知道的是,就在同一時間,吳軍練勇的旗幟,也終於插上了天津西門的城樓,宣告吳軍練勇已經拿下了天津西門,徹底守住了清軍的進城道路。

    天色早已全黑,雪花也逐漸在悄悄變小,但天津戰場上卻仍然是戰火紛飛,槍聲炮聲連綿不絕,北到天津北門戰場,南到僧格林沁的營地,北門戰場,西門戰場,城內戰場,城外西南角戰場,出城戰場,僧格林沁的營地內外,到處都是喊殺震天,人頭似蟻,十數萬人炮來槍往,刀矛見血,廝殺得不可開交。

    城內戰場上,如果不是吳軍練勇打先鋒,太平軍其實大有希望把清軍驅逐出城,重新奪回天津西門。但是沒辦法,打先鋒的偏偏是吳軍練勇,雖然沒打過巷戰,但吳軍練勇僅記洋人教官的指點,在大街上列隊而戰,同時分兵搶佔道路兩旁衚衕路口,攔截從兩翼包抄的敵人,同時吳軍練勇還不斷向太平軍人羣密集處拋出手雷,始終不給太平軍集羣衝鋒的機會,所以不管太平軍如何的瘋狂衝鋒反撲,就是衝不垮吳軍練勇的攔截陣地,相反還被緩緩推進的吳軍練勇殺得不斷後退,其他的清軍則不斷向兩旁展開,搶佔各個小衚衕,期間還有許多清軍士兵已經迫不及待入屋搶劫,殺人放火不亦樂乎。

    初更過半時,清軍已經基本控制了天津城內西大街的主幹道,還有兩旁的小衚衕,雖說暫時還難以繼續向前推進,被迫與堅守鼓樓中心點的太平軍展開苦戰,但也絕對算是在城內站穩了腳步。同時沒有經過戰火考驗的太平軍新兵也紛紛開始逃亡,太平軍的軍心已經開始慌亂,天津失守已經只是時間問題。

    不過還好,就在這個時候,吉文元及時派人送來了他已經殺進僧格林沁營地的消息,李開芳這才稍稍鬆了口氣,趕緊命令骨幹隊伍儘量攜帶彈藥糧食準備撤退,同時安排殿後隊伍,準備出城南逃。

    終於,靠着擲彈筒的幫助,苦戰了許久的吳軍練勇終究還是炸跑了天津鼓樓上的太平軍殘餘守軍,拿下鼓樓搶佔了城內製高點,切斷了城內太平軍的南北聯繫。而這一重要進展送到吳超越的面前時,早就把天津城內地形背得滾瓜爛熟的吳超越這才鬆了一口氣,也悄悄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暗道:“希望老子的練勇傷亡別太大,不然就虧大了。還有,李開芳,吉文元,快跑吧,別辜負了老子對你們幾次故意放水的一片好心。”

    “快去救出城!快去救出城!出城裏的弟兄快要死光了,你們怎麼還不快去救出城?!官老爺,快去救出城啊!”

    突然傳來的瘋狂吼叫聲打斷了吳超越的嘀咕,吳超越循聲看去時,卻見斜後方遠處有一個人正在清軍士兵的阻攔下大吼大叫,聲音裏還帶着哭腔,“老爺們啊!你們爲什麼還不去救出城啊?那裏我們的兄弟都快被長毛殺光了啊!”

    聽到這哭喊聲,狼心狗肺的吳超越當然是充耳不聞,根本難得理會,勝保也裝着沒聽見,不過那人接下來的大吼,卻讓吳超越和勝保兩個壞種同時豎起了耳朵,“軍爺,求求你們了,快救出城吧!僧王爺的人,故意堵死了出城的所有道路,故意讓我們在城裏給長毛殺,我們的人快死光了,求你們了!求你們了!”

    “故意堵死道路?彈劾好機會!”吳超越和勝保眼睛都是一亮,然後異口同聲的大喝道:“把那人帶過來!”

    那人終於被帶到了吳超越和勝保的面前,儘管那人此刻已經是滿身滿臉鮮血,全身佈滿煙熏火燎的痕跡,吳超越一時沒認出他,但那人卻馬上就認出了乾瘦如柴特徵明顯的吳超越,大聲喊道:“吳大人!吳大人!我終於見到你了,你還記得我不,我是馮三保!我是馮三保啊!”

    “馮三保?!”吳超越也終於認出了來人,大吃一驚的問道:“馮大叔,你怎麼會在這裏?你什麼時候來的?”

    “吳大人,我來天津已經有十來天了。”馮三保飛快說道:“我還在你營裏住過一晚上,但你軍務繁忙,一直沒能見到你,後來我和婉貞就進了僧王爺麾下的練勇隊伍,我當練勇,婉貞給我們做飯!”

    “婉貞也來了?她在那裏?”

    吳超越這一喜非同小可,然而令吳超越沒有想到的是,問出了這個問題後,鐵骨錚錚的馮三保竟然流下了眼淚,直接哭出了聲,哭着說道:“她和我在出城裏失散了,現在也不知道她還活着不,是不是還在出城裏?”

    “婉貞下落不明?!”

    自打開戰以來,做惡多端的小買辦吳超越還是第一次心中大慌,手腳冰涼,緊張得差點忘記呼吸!——惡有惡報!這就是故意不去理會南線的報應!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
    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