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一百零六章 都想放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一百零六章 都想放水字體大小: A+
     

    “怎麼樣?怎麼樣?本王沒說錯吧?本王沒說錯吧?什麼圍三闕一,什麼地穴攻城,全是狗屁!根本沒用!現在好了,路是讓出來了,長毛出城沒有?地道也挖好了,可又有什麼用?還白白死了十幾個好老百姓!空耗軍力,勞而無功,這責任必須有人承擔!”

    壓抑已久的怒火得以發泄間,咱們的僧王爺當然是要多得意洋洋就有多得意洋洋了,在勝保的中軍大帳裏興奮得簡直就象是剛打了一個什麼決定性的大勝仗一樣。兩旁許多心向僧王爺的清軍貴族將領也是個個心中冷笑,幸災樂禍的不斷偷看坐在帥位上的勝保。而勝保卻是臉色陰沉,一聲不吭,任由僧格林沁在他面前放肆,心中暗恨到了極點,可又不敢收拾其他將領一樣,拿貴爲郡王的僧格林沁怎麼樣。

    勝保忍讓,僧格林沁也還算知道收斂,沒有把勝保逼到絕境,衝着勝保得意叫囂了一番後,僧格林沁又突然轉向了吳超越,質問道:“吳大人,聽說地道攻城的這個主意是你給勝大帥出的,本王當初反對勝大帥採納的時候,也是你最堅定支持的,現在你的錦囊妙計效果出來了,不但浪費時間,還白白死了十幾個好老百姓,你還有什麼話說?”

    僧格林沁說這話當然是無理刁難,清軍將領也大都沒有附和,但佟鑑和瑞昌幾個僧王爺的死黨卻還是開口幫腔,要求吳超越解釋地道攻城失敗的原因,話裏話外都是想逼着勝保揮淚斬馬謖,砍了敢和僧王爺過不去的吳超越。吳超越懶得理會他們,繼續一聲不吭,但瑞昌等人卻還是不肯罷休,又向吳超越問道:“吳大人,你爲什麼不說話?你的地道攻城戰術,爲什麼會是這樣的結果?爲什麼?”

    忍無可忍,吳超越終於還是發起了反擊,還是無比強烈的反擊,反問道:“各位將軍,你們問我地道攻城爲什麼會失敗?我還想問你們,在出城內部祕密挖掘的地道,爲什麼會被長毛髮現?這些天長毛基本就沒出城過,他們是怎麼知道我軍在祕密挖掘地道的?又是怎麼知道我軍地道的準確位置的?這一切,是否與上次有人向長毛告密有關?!”

    “說得對!”勝保也順勢反擊,大聲說道:“慰亭說得對,長毛是怎麼知道我們在挖地道的?又是怎麼知道我們地道的準確位置的?這件事是否和上次一樣,是有人暗中向長毛告的密?”

    佟鑑和瑞昌等僧格林沁死黨啞口無言,僧格林沁卻是吹鬍子瞪眼睛,憤怒說道:“長毛精於穴攻,還用得着有人告密?只要發現不對,設幾個地聽找到我們地道的位置易如反掌!”

    “王爺,那你上一次爲什麼不這麼說?”吳超越冷笑問道:“既然你早就知道長毛有可能用地聽之術破解我軍地道,那你爲什麼上一次沒有提醒勝大帥?”

    本想逼着勝保揮淚斬馬謖,結果卻被吳超越反誣爲想故意看勝保笑話和故意讓隋軍吃敗仗,僧格林沁大怒間直接就去拔刀,幸得載垣及時開口,大聲喝住了僧格林沁,勝保也當面質問僧格林沁在中軍大帳是想幹什麼?這才逼着僧格林沁把刀收回去,然而僧格林沁怒氣衝衝的大步離去後,勝保還是向吳超越問道:“慰亭,地道攻城沒希望了,接下來怎麼打,你還有什麼辦法?”

    “暫時沒有。”吳超越答道:“不過我想到地道現場去了解一下具體情況,然後再決定如何是好。現在出城是被僧王爺的軍隊控制,請大帥給下官一道公文。”

    勝保一口答應,正要提筆寫文時,那邊載垣卻擔心吳超越又和僧格林沁起什麼衝突,影響到自己進軍機處的大事,便主動表示陪吳超越同去給吳超越當保護傘,吳超越求之不得,當下吳超越和載垣各領幾騎出營,一路到了出城實地瞭解情況。

    吳超越的運氣還算不錯,僧格林沁已經直接回了他的郡王大營,出城雖然是被他的部下控制,但守出城的僧格林沁部將慶祺等人前幾天又因爲狙擊手的事欠過吳超越人情,所以吳超越也沒受到什麼刁難,直接就被慶祺領到了位於出城內部的地道入口前。

    地道的水勢之大頗有些讓吳超越意外,一丈多大的地道入口都已經被水淹沒不說,地道里的水還漫出了地道入口許多,逼得清軍兵勇被迫用土袋圍堵,這纔沒讓水勢繼續蔓延。見此情景,吳超越難免有些疑惑,向慶祺等人問道:“慶將軍,地道里的水怎麼會這麼多?長毛是引那條活水灌的地道?難道是護城河的水?護城河那裏沒看到水位下降啊?”

    並非天津本地人的慶祺攤手錶示不知,不過這也難不倒吳超越,助守出城的鄉勇裏有的是天津本地人,叫來了幾個本地鄉勇一問後,一個曾經長時間住在城裏的鄉勇馬上就說道:“大人,應該是大水坑裏的水,那裏的水多,又是活水,所以地道里的水這麼大。”

    “大水坑?活水?”吳超越心頭一動,忙又問道:“天津城裏有一個大水坑?在那裏?”

    “回大人,天津城裏不止一個大水坑,是有三個,最大的兩個大水坑就是在南門這邊。”那鄉勇如實答道:“三個水坑都是活水,從四座水門引進的水,三個水坑都連着護城河,護城河又連着海河,所以水很大。”

    “天津的護城河連着海河?又連着城裏的水坑?”吳超越這一喜非同小可,忙又問道:“那如果海河發大水怎麼辦?還有,這些水又是從那裏出去?”

    “天津的……,的東南角,有一座閘口,可以控制進水方向。”那鄉勇回憶着答道:“出水口也是在南門,南門左邊的那條河,就是出水口。”

    聽完了鄉勇的介紹,吳超越也沒猶豫,馬上就吩咐那鄉勇上前帶路,帶着自己去查看天津水利設施的具體情況。結果現場勘探下來,吳超越發現情況完全如那鄉勇介紹,天津城的東南角處,確實有一道河流連通海河與天津護城河,河口處設有水閘控制進城水量,水枯把水逼往北面維持護城河水量供應全城,豐水季節則把河水直接排往南門西面的泄洪河,護城河則有四座水門連通城內,排泄餘水的泄洪河是人工挖掘而成,把水流經陳家溝一帶向南引入運河。(真實地形)

    看到這點,即便對水利並不是十分精通,但吳超越也馬上就知道自己如果想把太平軍困死在天津城裏其實是易如反掌了——只要毀掉那座閘門,使之失去調節水流的作用,同時堵塞那條泄洪河,就算太平軍可以堵塞水門無法用洪水淹沒城內,也可以的把天津四周化爲一片澤國,讓太平軍插翅難飛!

    如何堵死太平軍逃生道路的辦法找到了,但是吳超越的乾瘦臉蛋上卻始終沒有半點的喜色——吳超越可不想把李開芳和吉文元等民族英雄困死在天津城裏,想方設法幫他們逃命,纔是吳超越的真正目的和最大心願!所以吳超越不但沒有迫不及待的跑去找勝保獻計請功,相反還陷入了極度的猶豫之中,“是救李開芳和吉文元他們要緊?還是爲野豬皮家族立功要緊?”

    這時,一直尾隨在旁的載垣忍不住好奇,開始不斷追問吳超越親自勘探天津水利設施的原因,而吳超越猶豫再三後,終於還是把引水圍城的辦法告訴給載垣。載垣一聽大喜了,拍腿說道:“好辦法啊!不費一兵一卒,引海河水就困死長毛,這樣的好辦法,我們應該立即實施啊!”

    “但是王爺,太耗時間了。”吳超越警告道:“長毛不是傻子,發現情況不對,肯定會馬上堵塞四座水門不讓洪水進城,到時候洪水固然擋住了長毛的逃命道路,可也擋住了我們的攻城道路,天津城裏的糧食又相當不少,我們想等到長毛糧儘自滅,不知道要花費多少時間和軍餉錢糧!”

    載垣呆了一呆,一度也有些猶豫,但耗費多少軍餉錢糧那是軍機處頭疼的問題,咱們的載王爺現在既不是軍機大臣也不是戶部尚書,還犯不着爲他們操心。所以載垣只稍一猶豫,馬上就又說道:“這是以後的事,我們現在先把這事告訴勝大帥要緊,和他商量是否應該這麼做。”

    說罷,載垣又趕緊催促吳超越馬上和他去見勝保,吳超越無奈,也只好賞給了那提供重要情報的鄉勇五兩銀子,然後和載垣一起返回北倉大營。而見到勝保後,載垣纔剛說完吳超越琢磨出來的洪水圍城之計,勝保馬上就拍案大吼道:“妙計!還是慰亭聰明,去現場看一次就能想出這麼好的妙計!馬上着手實行,先把長毛徹底困死再說!”

    歡呼完了,勝保還要馬上升帳點兵,安排人手實施此事。吳超越則趕緊阻止,說道:“大帥且慢,請聽下官一言,引水圍城固然可以讓長毛插翅難飛,但之後我軍再想速戰速決,勢必也成泡影。現在長毛猖獗,南方到處都是戰亂,軍餉錢糧開支巨大,大清國庫捉襟見肘,不得不鑄造當五十大錢以供國用,皇上和朝廷無時無刻不在爲錢糧發愁,我們這裏如果和長毛打成了僵持之勢,戰事繼續耗日持久,勢必會讓朝廷的錢糧處境更加窘迫,所以我們身爲人臣,必須得爲皇上和朝廷的處境多加考慮。”

    心裏雖然是爲了方便太平軍突圍逃命,但吳超越的嘴上說得確實漂亮,至少事事處處都是在爲咸豐大帝着想,所以勝保和載垣心裏再是如何的想要建功請賞,嘴上不敢指責吳超越半點,反倒還得連連點頭,讚賞吳超越對野豬皮家族的耿耿忠心。

    不敢反駁吳超越的觀點,勝保也只能是向吳超越問道:“慰亭,既然如此,那你可有什麼辦法速戰速決?儘快拿下天津,攻滅長毛?”

    吳超越無言以對,如果太平軍出城野戰,那麼吳超越倒是有把握打敗太平軍主力,迫使他們向南撤退,結束這次已經毫無希望的北伐。可是太平軍卻偏偏躲在天津城裏賴着不出來,等待楊秀清承諾的援軍,吳超越就是真的沒辦法了——友軍全都是豬隊友,吳超越總不能帶着只有五個營兵力的吳軍練勇去攻打有五萬太平軍守衛的天津城吧?

    見吳超越沉默,勝保和載垣也知道他也沒辦法了,當下載垣眼珠子一轉,說道:“勝大帥,要不這樣吧,你我聯名上折,把我們引水圍城的計劃和利弊向皇上稟報,請皇上決定是讓我們耗日持久的全殲長毛,還是另想辦法破賊。”

    載垣這麼做當然是爲了推卸責任,先把皮球踢給咸豐大帝,讓咸豐大帝選擇是用把穩的慢藥徹底治斷病根,還是選擇用快藥急藥不保斷根的先治好病症,到時候不管咸豐大帝如何選擇,勝保和載垣都不用承擔半點決策失誤的責任。勝保一聽大喜,馬上點頭同意採納,而吳超越在無法決斷的情況下,也只好悶悶不樂的同意讓咸豐大帝來選擇採取什麼戰術。

    吳超越還是有些小看了僧格林沁,勝保和載垣聯名寫成的奏摺纔剛被快馬送出去沒多久,勝保用來犒賞吳超越的宴席纔剛擺好,咱們僧王爺就屁顛屁顛的跑進中軍大帳,一見面就迫不及待的向載垣說道:“王爺,王爺,好事,奴才已經想出辦法困死長毛了!只要用奴才的辦法,包管天津城裏的長毛一個都跑不掉!”

    載垣驚訝問起僧格林沁想出了什麼妙計時,僧格林沁卻說出了一個和吳超越構思的完全一模一樣的辦法——毀掉天津東南角的水閘,堵塞天津南門西面的排水河流,同時擴大連接天津護城河的海河進水口,引海河水包圍天津城,徹底堵死太平軍的出城道路!

    聽完了僧格林沁的妙計,載垣難免有些張口結舌,半晌才說道:“王爺,這個辦法,你是怎麼想出來的?”

    “當然是本王不辭勞苦,親自勘探天津河流地形的結果。”僧格林沁毫不臉紅的回答,又微笑問道:“王爺,勝大帥,怎麼樣,我這個辦法不錯吧?”

    勝保和載垣面面相覷,都有些奇怪僧王爺的軍事智商怎麼突然暴漲了一大截?吳超越則突然問道:“僧王爺,你見到被下官賞過銀子那個鄉勇了?”

    “見……。”咱們僧王爺差點就露出破綻,好在及時閉上嘴巴,然後咱們僧王爺馬上把臉一翻,喝道:“大膽,你算什麼東西?敢這麼直接問本王?”

    吳超越冷笑,載垣和勝保也恍然大悟,當下勝保微笑說道:“王爺,這條妙計確實很不錯,但是很抱歉,慰亭在你之前已經對本帥說過這條妙計了,你晚了一步。”

    裝模作樣的看了吳超越一眼,僧格林沁重重哼了一聲,道:“想不到吳大人也還算有點腦子,還能和本王想到一處,但是沒辦法,本王已經直接上表朝廷,請皇上讓本王着手實施此計了。”

    “這王八蛋爲了搶功,還真是不擇手段。”勝保和載垣一起在心裏鄙夷了咱們僧王爺一句,然後勝保又微笑說道:“王爺,真是抱歉,本帥也已經上表朝廷,請皇上恩准我軍實施此計,所以……。”

    “勝大帥,天津南門戰場,你是交給本王負責的!”僧格林沁打斷勝保的話,冷笑說道:“海河閘門,天津排水河,都在本王的防區之內,所以引水圍城之事,只能由本王的兵馬負責實施!”

    “王爺,是下官先提出這條計策的。”吳超越佯做焦急的反對道。

    “閉嘴!”僧格林沁再度大聲呵斥,橫蠻的說道:“你只不過和本王同時想出此計,本王也不過是距離稍遠,稍微慢了一步而已!南門戰場是由本王負責,誰也搶不走!”

    說罷,僧格林沁一甩袖子,大步直接出了中軍大帳。然而咱們僧王爺大概是做夢都沒有想到的是,他前腳剛走,勝保和載垣馬上就指着他的背影哈哈大笑了起來,載垣在大笑之餘,還又指着勝保和吳超越笑罵道:“克齋,慰亭,你們這兩個壞種,簡直坑人不眨眼!克齋你向皇上指出引水圍城的利弊,事事處處爲皇上和朝廷考慮,僧王爺只顧他自己立功搶功,要皇上馬上就同意他這麼做,皇上看了你和他摺子,心裏一定會把僧王爺寵到愛死了!”

    “他活該!”

    勝保狂笑,吳超越則只是輕輕微笑,又在心裏說道:“野豬皮九世會答應這麼做嗎?如果野豬皮九世真打算不惜代價的殲滅太平天國的北伐軍,我又怎麼想辦法幫李開芳和吉文元他們逃命?”

    勝保、載垣和吳超越三人還是太小看了咱們僧王爺的建功報國之心,就在勝保設宴獎勵吳超越的獻計之功的同時,咱們僧王爺爲了搶下引水圍城全殲太平軍的首功,就已經迫不及待的開始了安排引水圍城計劃步驟,決定在當天晚上就派精銳步兵去搗毀海河閘門,同時大量組織民工,準備填塞天津護城河的排水河流,還有同時擴大海河水口。

    僧王爺的計劃只有一個小問題,那就是天寒地凍土地堅硬,土木工程又有些大,挖土擔石的人手有些不太足。不過沒關係,這個問題對僧王爺來說只要一句話就可以解決,“馬上去招募民夫,不管男女老幼,只能擔土挑石和掄鋤頭挖土的就行,一天給米一升和銅錢五十文,足夠讓那些刁民願意爲朝廷賣力了!”

    就是因爲這句話,原本已經在回京途中的一對父女和他們的一些同伴,就在路上被招募民夫的僧王爺部下攔住,而稍做商議後,那對父女和他們的同伴也很快拿定主意,“迴天津去,掙錢多少不要緊,只要能有機會見到吳大人向他當面賠罪就行!”

    與此同時,好不容易纔從勝保那裏脫身的吳超越回到自軍營地後,也終於接到了一個報告,“大人,今天早上有個從京城來的民夫想見你,但你被勝大帥傳去了恰好不在,那民夫在大營門外等了差不多兩個時辰都沒等到你,就自己走了。”

    “什麼民夫想見我?”吳超越一度有些迷惑,但事情不大,人又走了,吳超越就沒再放在心上。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
    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