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一百零二章 幸未辱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一百零二章 幸未辱命字體大小: A+
     

    吳超越和勝保都太小看了一些咱們僧王爺的情報能力,事實上,事發後沒過多久,吳超越和勝保化敵爲友、吳超越重立軍令狀、還有勝保決心不惜代價的幫助吳超越攻破出城這些消息,就被勝保帳中的蒙古副都統佟鑑派人送到了僧格林沁營中,點滴不漏的向僧格林沁做了報告。——家族號稱佟半朝的佟佳氏子弟佟副都統,可是根本瞧不上舉人出身的官場暴發戶勝保,抱的也當然是世代王爵的僧王爺大腿。

    咱們僧王爺在官場上的本事可比打仗強多了,聽到佟鑑的密報,僧格林沁當然馬上就明白,勝保和吳超越準備聯手了,如果真讓吳超越在一天之內拿下了出城,那麼咸豐大帝在大喜之下肯定不會對勝保過於追究,清軍將帥失和的大黑鍋九成九要被自己背上!

    所以在破口大罵了吳超越的卑鄙虛僞和勝保的無恥歹毒後,僧格林沁也沒猶豫,只稍一盤算,馬上就對佟鑑派來的密使說道:“回去告訴佟都統,勝保派給吳超越幫忙的西淩河和善祿可以爭取,叫他私下和這兩個人聯絡聯絡,讓他們千萬別讓吳超越得逞。也明白告訴他們,皇上早就對屢戰屢敗的勝保萬分不滿,這一次有人模仿他的筆跡向長毛告密,他又在中軍大帳以下犯上,與本王當衆鬥毆,皇上這次肯定會藉着這個由頭撤了勝保,等本王接任主帥後,一定把他們的頂戴還給他們!”

    僧王爺這一次可以說是揪準了勝保的弱點往死裏打,深州大戰時,太平軍突圍成功,西淩河和善祿受命擔任先鋒率軍追擊,結果在追擊途中,這兩位爺率領的前隊先行出發,結果卻反倒跑到了勝保的主力屁股後面,勝保在大怒下摘去了他們的頂戴,讓他們戴罪立功。所以佟鑑私下裏替僧格林沁許下承諾後,同樣對勝保十分不滿的西淩河和善祿雖然也沒做出什麼承諾,卻也一起獰笑着向佟鑑反問道:“佟都統,長毛已有充足準備,吳超越揚言要在一天之內拿下出城,你認爲可能嗎?”

    “當然不可能。”佟鑑回答時臉上當然盡是笑容。

    太平軍這邊也沒閒着,雖說對來歷不明的箭書內容並不是十分相信,但是爲了謹慎起見,吉文元還是全力加強了對出城的防禦,加固工事深挖壕溝,還專門針對吳軍的作戰特點,用草袋裝土在柵欄內部修築了一道羊馬牆,潑水使之結冰,專門用來剋制吳軍練勇的優勢火槍。同時李開芳那邊收到了消息後,也早早就在天津城內安排了一支精兵,專門用來對付清軍,吳超越如果真敢向出城發起進攻,李開芳就馬上出兵攻打清軍營地或者吳超越的輔助軍隊,圍魏救趙替吉文元分擔壓力。

    當天半夜,朔風突起,烏雲開合間,雪花紛紛,一場大雪突然落下,多少有些提心吊膽的僧格林沁也放聲大笑了起來,“天助我也,天助我也!下這麼大的雪,吳小蠻子明天想把火炮佈置到位,有得苦頭吃了。”

    和僧格林沁預料的一樣,第二天清晨,大雪雖然已經收住,但厚達半米的積雪卻給吳軍練勇運輸火炮製造了相當不少的困難,孟馹率領的吳軍炮營,比預計的多用了半個多小時才把十門後裝膛線炮、十門臼炮及大量彈藥運送到了前線。同時因爲氣溫再度下降的緣故,幾乎全是南方人的吳軍練勇在列隊保護炮營運送火炮間,也被凍了一個夠戧,許多將士的眉毛鬍子上都結了冰渣。

    這裏必須交代一個細節,也幸虧吳軍練勇的主力步槍是普魯士生產的擊針槍,所處環境氣候更加寒冷的普魯士軍隊爲了在冬天作戰,對武器的抗寒能力要求極高,所以吳軍練勇的擊針槍纔不至於被凍得連槍栓都拉不開,不然吳超越肯定就只能欲哭無淚了。

    厚實積雪給吳軍練勇製造的麻煩讓僧格林沁喜笑顏開,但吳超越的出兵規模卻又讓僧格林沁大吃一驚——吳超越竟然只出動了三個半營攻打太平軍出城,另外還有一個半營則留守營地,象沒事人一樣的休息,做飯供給前線。所以在收到了這個消息後,原本打算躲在營地裏摟着美妾喝酒等好消息的僧格林沁也改了主意,帶了一隊騎兵穿着厚厚的紫貂皮裘來到前線,親眼一睹吳超越的攻城情況。

    僧格林沁來到前線時,勝保那邊也已經親自督促着四千清軍過來給吳超越幫忙,但因爲善祿等人極力鼓動的緣故,這四千清軍並沒有越過運河到東岸列陣,選擇了在已經結起厚冰的運河西岸擺開陣勢,準備等待戰機再發起進攻。而李開芳那邊也是針鋒相對,馬上出兵一千到天津城西南角列陣,隨時準備攔截勝保這支清軍。

    這時,勝保也終於看清楚了吳超越的出兵情況,大驚之下,勝保趕緊拉着載垣打馬直接來到了吳超越的面前,剛一見面就劈頭蓋臉的向吳超越問道:“慰亭,你發什麼瘋了?你在我面前立了軍令狀,怎麼還沒出動所有兵力來打長毛出城?”

    “這點兵力已經足夠了啊?”吳超越有些疑惑的說道:“下官已經仔細測量過,長毛的出城長寬都是一百五十步,裏面最多隻有四千軍隊,對付這麼點長毛,下官出動三個營的兵力已經足夠了啊?”

    “就算你的練勇能打,但長毛有工事保護!還是相當的堅固工事!”勝保趕緊又提醒道。

    吳超越笑了,說道:“多謝大帥提醒,但也請大帥放心,下官的火炮馬上就佈置到位了,要不了多久,大帥就可以看到下官如何用火炮把長毛的工事轟成一堆廢墟。”

    狐疑的去看吳軍練勇的火炮時,讓勝保疑惑的是,吳軍的二十門火炮竟然只有十門在調整炮位準備投入作戰,另外十門又粗又短的火炮則躲在後面按兵不動,同時吳軍那些炮手也在伸着大拇指對着太平軍比劃,不知道在搞些什麼鬼。見此情景,勝保心中更是疑惑和擔心,乾脆也就沒急着回到運河西岸歸隊,就留在了吳超越的身邊,和載垣一起觀看吳軍的作戰情況。

    上午九時三十分左右,經過吳軍炮營將士的辛苦努力,十門超遠射程的吳軍火炮終於佈置到位,但就在這時候,太平軍出城裏的火炮卻突然搶先開火,把十來枚實心炮彈打到了吳軍炮陣附近,激起了漫天雪花,先聲奪人。

    不過還好,厚達半米的積雪在一刻站在了吳軍練勇一邊,積雪吸收了大量實心炮彈的衝擊力,所以太平軍轟出的實心炮彈彈跳不多,僅是砸傷了兩名特別倒黴的吳軍炮手,吳軍練勇也毫不慌亂,有條不紊的只是繼續裝彈和搬運傷員,其中一些炮手還乘機用鐘錶法測量起了距離遠近,更加確保了吳軍火炮的射擊精度。

    九時三十五分,吳軍全部佈置完畢,炮營居中位前,兩個營排列左右,稍微拖後。由親兵和狙擊隊組成的半個營則位列炮營之後,承擔中軍責任。見了吳超越的排兵佈陣,勝保當然是眉頭皺得更緊,僧格林沁則是眉花眼笑,不住在心裏說道:“狗長毛,爭點氣,派你們的騎兵出來迂迴了衝擊吳小蠻子的背後,保管可以獲得大勝!”

    九時三十七分,吳超越派遣一名使者手打白旗上前,到太平軍出城外大聲喊話,要求吉文元出城投降,承諾饒吉文元不死,吉文元則回答以槍彈。

    九時四十五分,確認了太平軍拒絕投降後,先禮後兵仁至義盡的吳超越再不遲疑,將手中令旗一揮,親自向孟馹發出開火命令,“打!讓長毛看看我們的厲害!”

    看到吳超越的信號,孟馹手中令旗也立即揮動,大聲下達開火命令,吳軍炮手立即拉動炮索,底火受到撞擊的十枚炮彈幾乎同時發出巨響,呼嘯旋轉着飛向太平軍出城,其中兩枚炮彈打到了出城前方的雪地上,五枚炮彈擊中出城的土木牆壁,另外三枚則飛進了出城內部。

    “一般嘛,也沒見得打得有多準。”

    僧格林沁的冷笑嘀咕還沒說完,猙獰笑容就已經凝固在了臉上,因爲吳軍那十枚炮彈的落地處火光四射,竟然先後又爆發出了十聲巨響。僧格林沁也馬上暗叫了一句,“開花炮彈!洋人的開花炮彈!”

    更加讓僧格林沁瞠目結舌的還在後面,同時也讓很少接觸開花炮彈的太平軍將士目瞪口呆的是,吳軍炮彈的爆炸威力不僅遠遠比他們想象的還要巨大,噴發出來的火焰還馬上就引燃了附近的一切可燃物,包括木製城牆都燃起了沖天大火。

    “潑水!滅火!”

    太平軍也知道木製出城最大的弱點就是怕火攻,所以早早就準備好了大量的滅火器具,吉文元也並沒有吳超越這隻紙老虎嚇怕,馬上就下令士兵潑水滅火。然而太平軍將士飛快把夾雜着冰塊的冷水潑到起火處時,撕心裂肺的慘叫聲,卻又馬上傳進了吉文元的耳朵中,“潑不熄!超越小妖有妖法,他的火用水潑不熄!”

    “什麼?!”

    不等大驚失色的吉文元親自去查看情況,更加讓他魂飛魄散的事又發生了,纔剛打出了一輪齊射的吳軍火炮,竟然在不到兩分鐘內再度開火,又把十枚炮彈轟了過來,還因爲適當做了一些微調後,十枚炮彈全都打在了太平軍的出城木牆上,也再度發出了震耳欲聾的爆炸聲。

    見此情景,不要說吉文元和天津城上的李開芳張口結舌了,勝保、僧格林沁和託明阿等清軍將領士兵就沒有一個不把嘴巴張得可以塞進兩個雞蛋,驚叫聲此起彼伏,“怎麼這麼快?那是什麼火炮,怎麼這麼快就又開炮了?他們不要填緊火藥?不要清洗炮筒熄滅餘火?”

    吳軍火炮的第三輪齊射速度更快,才一分鐘左右就再次十炮齊發,第三次轟中太平軍的出城,而三輪齊射過後,太平軍的出城正面就已經變成了一片火海,到處都是濃煙滾滾,火焰沖天,不要說木製的牆壁和密集的鹿角拒馬紛紛燃起沖天大火,就連被吳軍開花炮彈轟中的兩處雪地上,也同樣是火焰沖天,根本無視飛快融化的雪水存在。

    原本守衛嚴密的太平軍出城正面早已是一片大亂,士卒奔走潑水滅火不止,慘叫聲驚叫聲更是不絕於耳。清軍陣中則是歡聲漸起,不要說對勝保比較聽話的託明阿喜形於色,就連鐵了心準備故意扯吳超越後腿的西淩河和善祿也開始動搖,暗道:“如果吳超越真能打破長毛出城,還是賣力衝一衝吧,先揀個便宜再說!”

    炮聲隆隆,吳軍的後裝膛線炮轟鳴不絕,並且不斷向太平軍的出城內部延伸射擊,讓出城內部也迅速燃起了沖天大火。城裏的太平軍火炮硬着頭皮開炮還擊間,吳超越瘦手一揮間,三十名吳軍營將士揹負十具擲彈筒快步上前,貓着腰跑到太平軍的出城近處,以擲彈筒精準射擊太平軍火炮所在,輕小的擲彈筒炮彈爆炸威力雖小,卻勝在精確,各自射擊下來,太平軍的火炮很快徹底啞火,還有兩門火炮在裝藥期間被打中,引燃火藥導致殉爆,用太平軍的火藥炸死炸傷了不少太平軍士兵。

    十時十分,爲了節約價格昂貴的後裝炮彈,吳超越下令停止射擊,同時撤回了前方的擲彈筒隊。但即便如此,短短二十多分鐘的射擊過後,太平軍的出城還是已經籠罩在了一片火海之中,正面的拒馬鹿角和木製牆壁全部燃起了沖天大火,出城內部也到處都是烈火濃煙,城裏的太平軍將士徹底大亂,驚叫聲喧譁聲在數裏外都清晰可聞。

    勝保和載垣都沒有質問吳超越爲什麼停止炮擊,因爲他們已經在望遠鏡裏清楚看到,太平軍的出城木牆已經被燒成了一片通紅,冒着濃煙逐漸開始垮塌,根本不用吳超越繼續炮擊就會自行燒燬。所以勝保在狂笑之餘也沒猶豫,馬上派人給運河西岸的託明阿等將傳令,讓他們在太平軍放棄出城逃命時立即發起進攻,用不着向他請示命令。

    咱們僧王爺的臉皮厚度也非常值得讓人讚歎,看到太平軍的出城已經註定不保,僧格林沁也根本沒做任何的猶豫,馬上就命令自己麾下的察哈爾騎兵出動,到自己這裏來集結聽令,只等太平軍棄城突圍,馬上就出兵揀便宜搶功勞。

    與此同時,在城牆上看到出城內外的沖天大火,又看到了城內將士的混亂模樣,李開芳也徹底死了保住出城的心思,一邊命令已經出城集結的將士退回到南門近處,在南門西面列陣保護吉文元的撤退道路,一邊派人給吉文元傳令,“立即放棄出城!全部撤回天津城內!”

    如果不是這一次面對的敵人是吳超越,吉文元肯定會拒絕接受撤退命令,也肯定會親自率軍發起衝鋒,和掌握神祕新武器的清軍拼一個你死我活!但是沒辦法,對面的敵人是吳超越,吳軍練勇的攻堅能力有多強吉文元不清楚,吳軍練勇的空心刺蝟陣有多可怕,吉文元卻是早就領教過不止一次。所以聽到了李開芳的命令後,雖然萬分的不甘心,猶豫再三後,吉文元還是一咬牙一跺腳,“全部撤回天津城!”

    還算好,因爲知道吳超越難纏,吉文元在開戰前就已經提前做好了隨時準備放棄出城的準備,匆匆撤退的四千太平軍將士先後有序,並沒有象清軍希望的那樣混亂崩潰,自相踐踏。同時首先出城的一千太平軍將士還搶先在天津南門的東面列陣,防範清軍乘機從東面發起突襲。

    這時,看到太平軍終於放棄了已經籠罩在火焰中的出城,在運河西岸列陣的西淩河和善祿也迫不及待的跑到了他們上司託明阿面前請令,要求率軍發起衝鋒,突襲撤退中的太平軍吉文元部,爲了誰能當先鋒還當做託明阿吵了起來——沒什麼仗比順風仗更好打,西淩河和善祿當然誰也不願錯過這個拿回頂戴的機會。

    結果,託明阿纔剛命令西淩河擔任先鋒,急着搶功的善祿腦袋一發熱,竟然直接向託明阿告密,說是佟鑑奉了僧格林沁的命令祕密聯絡西淩河,要西淩河故意在戰場上扯吳超越的後腿。託明阿大怒下立即撤消命令,改爲讓善祿去揀這個便宜,氣急敗壞的西淩河自然也馬上指出善祿在這件事上同樣有份!也是一丘之貉!最後氣爆了肚子的託明阿乾脆親自率軍衝鋒,留下西淩河和善祿在後方互相指責對方背信棄義,差點沒象勝保和僧格林沁一樣當場打起來。

    怒不可遏的託明阿親自率軍發起衝鋒時,那邊僧格林沁也馬上親自帶着剛出營的千餘察哈爾騎兵發起了衝鋒,一左一右包抄太平軍的敗兵兩翼。見此情景,勝保當然是破口大罵僧格林沁的厚顏無恥,載垣也是暴跳如雷,賭咒發誓一定要上摺子彈劾僧格林沁故意搶功——搶先出擊搶佔道路,不給真正的破敵功臣吳超越刷人頭的機會。

    其實載垣根本用不着這麼氣惱,吳超越本人還巴不得有人替自己打近身戰,減少士卒傷亡和節約寶貴彈藥,同時還可以讓更多的太平軍勇士有機會逃出活命——能夠在這麼艱苦的環境中,從揚州一路打到天津,期間還殺了那麼多的八旗寄生蟲,吳超越可是對李開芳和吉文元麾下的太平軍將士充滿了敬意的!

    所以很輕鬆的聳聳肩膀後,吳超越也沒遲疑,馬上就向勝保單膝跪下,拱手大聲說道:“大帥,下官吳超越受命攻打長毛出城,幸未辱命,一戰得手!請大帥檢查下官戰果!”

    雙手有些顫抖的攙起了吳超越,勝保的聲音裏都帶上了哽咽,說道:“慰亭,你如果早到我的麾下,幫着我剿殺長毛,長毛何以猖獗至此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
    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