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九十二章 樂極生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九十二章 樂極生悲字體大小: A+
     

    對吳軍練勇來說,江陰這一仗的激烈程度絕對要超過當初的江寧突圍戰,當時吳軍練勇面對的敵人雖然遠比現在多,但當時吳軍練勇人人拿的都是高射速的擊針槍,彈藥也比較充足,可以強力有效的壓制太平軍的衝鋒。而現在黃大傻這個營的吳軍練勇手裏拿的卻全都是卡賓槍,射速比較慢又容易後膛漏火,對太平軍的衝鋒壓制力度不夠,被太平軍衝到近前的次數大增,繼而也只能是被迫與太平軍展開最爲殘酷的刺刀白刃戰。

    激戰中,壓制不住太平軍的衝鋒突襲,配備的手雷彈又少得可憐捨不得隨便亂用,黃大傻麾下的吳軍練勇也只能是端起刺刀和太平軍正面硬拼,連捅帶砸的太平軍士兵刺刀見紅,太平軍將士的白刃戰經驗豐富,吳軍練勇的訓練嚴格又有戰術配合,棋逢敵手廝殺天昏地暗,如火如荼,中刀中槍的慘叫聲悶哼聲此起彼伏,喊殺聲不絕於耳。

    肚子上已經中了一槍的黃大傻傷口一直在滲血,但即便如此,性格憨直的黃大傻仍然還是端着刺刀接連捅翻了兩個對面敵人,口中不斷大喊的也是穩住陣形,扎穩陣腳,不許後退一步。還是到了對面敵人大量聚集時,黃大傻才終於扔出一枚手雷炸散敵人,而後又拔出左輪槍連續開槍,殺退了專門衝着他來的太平軍人羣。

    勢頭稍受遏制,但已經總結出了不少與吳軍交戰經驗的太平軍將士同樣是死戰不退,那怕沒有機會衝散吳軍刺蝟陣也仍然死死以白刃戰纏住吳軍練勇,爲後續援軍近身爭取時間,而林鳳翔也毫不猶豫的一口氣又投入了兩個營的兵力,加固加深對吳軍刺蝟陣的包圍。率軍作戰的太平軍將領更是個個身先士卒,帶着麾下將士衝殺不休,紅着眼睛與吳軍練勇生死相拼。

    吳軍練勇的傷亡數字迅速上升,空心刺蝟陣幾乎被壓迫成實心陣,但江陰那邊還是沒有半點出動援軍的跡象,黃大傻口裏也一直在不斷大吼,“挺住!挺住!不要忘了洋鬼子是怎麼打的,我們漢人難道連洋鬼子都不如?殺!給我殺!”

    憨直歸憨直,黃大傻打仗也不是全然不會用腦子,當太平軍的後續援軍上來輪換作戰人羣大量聚集時,黃大傻就突然大吼道:“有手雷的,每人一顆,給我扔!”

    吼叫着,黃大傻再次扔出一枚手雷,有資格裝備手雷的吳軍什長哨長也扔出了一枚枚手雷,三十來枚手雷先後向四面八方飛出,發出一聲聲巨響,也爆發出一陣陣恐怖的衝擊波,太平軍將士驚叫着東倒西歪,慘叫不絕。每一名吳軍練勇卻都在心中萬分遺憾,因爲他們手中總共就只八十枚手雷,又已在此前的戰鬥中用了一些,這樣的攻擊頂天能打出兩波,不然的話,就算手裏全都拿的是卡賓槍,吳軍練勇也絲毫用不着害怕對面敵人。

    遺憾無用,乘着太平軍被炸亂的機會,吳軍練勇立即發起反衝鋒奪回陣地空間,刺刀捅刺配合左輪槍連續開槍,殺得太平軍將士連連後退,總算是重新穩住了一度搖搖欲墜的陣形。

    在遠處看到這一情況,林鳳翔當然是窩火萬分,立即大聲催促士兵繼續衝鋒,絕不能向後退卻前功盡棄。而旁邊的吳如孝卻是憂心忡忡,趕緊對林鳳翔說道:“林丞相,超越小妖的戰術已經非常明確了,就是用這支妖兵勾出我們的主力,以有備對無備和我們展開決戰。再這麼打下去只會正中超越小妖的下懷,我們必須另外想辦法。”

    “另外想什麼辦法?”林鳳翔沒好氣的反問道:“難道要現在就退兵?繼續長超越小妖的威風?”

    “稍微示弱,也不算什麼壞事。”吳如孝飛快說道:“現在退兵,撤回去我們還有工事可依,就算超越小妖傾巢來戰我們也有把握擋住他,但再這麼打下去,超越小妖突然出兵,戰事一旦不利,我們再想撤回去就沒那麼容易了。運氣稍微差點,說不定我們的營防工事都得被我們的敗兵給沖垮了!”

    知道吳如孝說得有道理,林鳳翔確實有些動搖,然而就在這時候,遠處的江陰東門那邊卻突然傳來了喧譁聲音,緊閉的城門開啓,隊列整齊的吳軍練勇大步出城,迅速越過護城河在城外列陣。見此情景,林鳳翔幾乎是條件反射一般的大吼道:“打旗號,讓黃益峯馬上衝鋒,不要給超越小妖列陣的機會!”

    旗號打出,率軍一千五百在江陰東門城外列陣的林鳳翔部將黃益峯也沒遲疑,馬上大聲下達衝鋒命令,他麾下的太平軍將士也知道一旦讓吳軍練勇列好戰陣只會更難對付,聞令下全都發足衝鋒,吼叫聲頓時響徹天地。然而很快的,黃益峯和他的部下卻又突然看到……

    二十支古怪的鐵管突然在四十名吳軍練勇的保護下越陣而出,一尺多長的鐵管黑黝黝的沒有多粗,由一名吳軍練勇雙手拿着按在地上,看上去似乎毫無威脅,但是很快的,太平軍將士卻又看到,另一名吳軍練勇突然把什麼東西放進了那些鐵管裏。再然後……

    再然後,當然是原始擲彈筒的炮彈第一次在戰場上炸響了,二十枚內裝苦味酸的炮彈呈拋物線飛出,帶着白煙落入太平軍人羣中,劇烈的爆炸聲也緊隨着接二連三的響起。與之相伴的,當然又是火光四射,彈片亂飛,躲避不及的太平軍將士不是彈片射中,就是被爆炸產生的衝擊波,還有特別倒黴的被苦味酸火焰燒燃衣服毛髮,慘叫聲接連不斷,衝鋒隊型也頓時一片東倒西歪。

    知道吳超越的主力肯定無比難打,黃益峯雖然驚駭卻也沒有慌張,只是大聲催促士卒繼續衝鋒,不給吳軍練勇重新裝填炮彈的機會。可是黃益峯很快就絕望了,一輪炮彈打出後,吳軍練勇竟然馬上又往那些黑鐵管裏裝上了新的炮彈,輕響聲中,那些炮彈居然馬上又飛上了半空,準確打進太平軍的人羣中,再次發出陣陣可怕的爆炸聲響。

    “超越小妖的火炮會連發?!”

    無數太平軍將士難以置信的慘叫了起來,黃益峯本人更是臉色蒼白,心中下意識的閃過這樣的念頭,“這一仗,又輸定了!”

    確實是輸定了,在吳軍練勇突然使出的原始擲彈筒面前,本來就畏吳軍如虎的太平軍將士再無鬥志,衝鋒間爲了避彈隊形自行散開,還有許多人開始掉頭往後跑。而乘着這個機會,首先出城的吳軍練勇已然排好了戰鬥隊列,以擊針槍掩護好了擲彈筒隊,後面的練勇源源不絕的出城,迅速補強戰陣,再到太平軍士兵衝到面前時,不再留力的吳軍練勇迅速紛紛扣動扳機,打出珍藏多時的擊針槍子彈,眨眼間就打退了隊形大亂的太平軍。

    “豈曰無衣,與子同袍”的軍歌聲也在吳軍陣中響起,軍歌嘹亮,隊列整齊的吳軍練勇形似游龍,源源不絕從城內向城外開拔,以炮營爲先鋒,迅速在城排出了一個品字形戰陣,吳超越則把自己那面張牙舞爪的吳字大旗列在了最前面,親立旗下發令進攻,三個營的吳軍練勇高唱軍歌,大步前進,氣勢洶洶殺向已經被黃大傻營隊成功誘出營外的太平軍主力。

    考驗林鳳翔和吳如孝指揮能力的時刻到了,雖說兵力方面太平軍還佔着絕對優勢,但是蓄勢已久的吳軍主力面前,一向勇冠三軍的林鳳翔卻徹底動搖了,拿不定主意是否要和吳超越打這場決戰。吳如孝更是一再苦勸,“林丞相,不能猶豫,超越小妖這次出擊非同小可,我軍準備不足,倉促決戰把握極小,還是先把軍隊撤回去,回營去採取守勢才最把穩。”

    遲疑了約有半分鐘,林鳳翔終於還是一跺腳,下令鳴金收兵退軍回營,並且立即佈置撤退順序和殿後隊伍。然而令林鳳翔和吳如孝都大吃一驚的是,他們的鳴金銅鑼纔剛一敲響,正在前方和吳軍黃大傻部苦戰的一千多太平軍竟然都馬上發足向後飛奔,撤退時倉促得就好象吃了敗仗一樣,露出膽氣早怯的敗象。而已經只剩下了兩百多人的吳軍練勇在黃大傻的指揮下,竟然端着刺刀毫不猶豫的發起了追擊,驅逐着數倍於己的太平軍敗兵爲前鋒,直接向着林鳳翔的旗陣殺來。

    爲了避免旗陣被自家敗兵衝亂,怒不可遏的林鳳翔立即下令對着自家敗兵開槍,然而把自家敗兵打得四散逃亡後,林鳳翔卻又張口結舌的看到,已經傷亡慘重的吳軍練勇竟然腳步絲毫不停,頂着太平軍的槍林彈雨繼續衝鋒不止,還剛到五十米內就馬上拋出了剩下的所有手雷,炸亂了太平軍的火槍隊,繼而乘機衝進亂軍中和太平軍展開刺刀見紅的白刃戰。

    很清楚這時候帶頭逃亡只會導致軍隊徹底崩潰和混亂,林鳳翔硬着頭皮催軍上前迎戰,和兩百多名吳軍練勇纏鬥在了一起。然而隨着吳軍主力的迅速逼近,兩百多吳軍練勇越戰越勇,兵力佔據絕對優勢的太平軍將士卻是越打越心慌,隊伍中不斷出現逃兵,反倒出現了被吳軍練勇打垮的念頭。

    看情況不妙,吳如孝只能是趕緊一拉林鳳翔要他趕緊走,林鳳翔堅決拒絕,吳如孝則大吼質問林鳳翔是不是想當韋昌輝第二?將來還想不想再找回這個場子?捱了訓斥的林鳳翔這才一咬牙一跺腳,掉轉馬頭向營地撤退。

    兵敗如山倒,看到林鳳翔都帶頭逃命了,已經開始被吳軍練勇壓着打的太平軍中軍瞬時崩潰,從上到下都是撒腿向來路逃命,連累了兩旁隊形嚴整的太平軍隊伍也是一片大亂,將領士卒再無戰心,全都是爭先恐後的向營地逃命。黃大傻率領的吳軍練勇則緊咬住太平軍中軍的屁股不放,緊緊追殺不止,後面的吳超越也下令全軍加快前進,去抓太平軍倉促回營的難得戰機。

    洶涌的敗兵人潮迅速淹沒了太平軍的各處營門,你推我搡間,即便是光線充足的白天,都有無數的太平軍將士被同伴踐踏致死,傷兵屍體填滿護營壕溝,沖垮柵欄把鹿角拒馬踩成碎片,林鳳翔和吳如孝再是如何呼喊阻止都毫無作用——命令聲被徹底淹沒在了巨大的喧譁聲中。

    戰機難得,吳超越果斷命令擲彈筒隊跑步前進,把炮彈傾瀉到太平軍人羣頭上,結果也正如吳超越所願,又捱了這麼一下後,原本就亂成一團的太平軍敗兵人羣更是變成了無數的沒頭蒼蠅,你爭我奪的逃命期間沖垮更多的營防工事,繼而又沖垮了無數太平軍的營內設施。再到吳軍主力殺到太平軍營前時,曾經形如銅牆鐵壁的太平軍營門處早已是一片坦途,鋪滿了層層疊疊的太平軍將士屍體。

    見勢已極,林鳳翔也徹底死了憑藉中軍營地堅守的心,聽取吳如孝的建議直接衝着水寨去了,許多聰明的太平軍將士則跑得更快,更多的太平軍將士則是在營地內到處亂跑。吳超越揮師追殺,勢如破竹的直接拿下太平軍中軍營地,還親手砍倒了林鳳翔的丞相大旗,吳軍練勇則不斷開槍捅刀,拼命擴大戰果。

    這時,看到勝局已定,臺文英和李添潮等清軍將領也帶着綠營兵勇來揀便宜了,大打順風仗砍殺太平軍敗兵間比吳軍練勇還更狠更猛。最爲貪功的臺文英還乘着吳軍練勇專心搜殺營中殘敵的機會,帶着綠營兵直接殺向了太平軍的水寨碼頭,甚至還喊出了活捉林鳳翔的狂妄口號聲。可惜……

    可惜卻被做困獸之鬥的太平軍抽了一個滿地找牙,已經無路可退的太平軍將士在碼頭上殊死反抗,轉眼間就把戰鬥力爲負的清軍綠營打得抱頭鼠竄,然後乘機抓緊時間登船往江心逃命。衝了兩次都被太平軍殺退,臺文英也沒了辦法,只能是趕緊派人去向吳超越求援,請吳超越趕緊帶軍隊過來幫忙。

    也是到了收到臺文英的求援時,被勝利衝昏了頭腦的吳超越才恍然大悟的醒味過來,一拍腦門大叫後悔,然後才趕緊帶着吳軍練勇殺向碼頭。可是這麼做已經太晚了,不要說林鳳翔和吳如孝早就已經上到了戰船逃走,就連太平軍的精銳戰兵都已經大部分登船,吳軍練勇再是如何對着碼頭開炮開槍,所殺死殺傷的也都是未及上船的太平軍二線士卒,看似斬獲頗豐,實際上對太平軍傷害不大——得百姓支持,這樣的二線炮灰太平軍可是想怎麼拉就怎麼拉。

    沒能成功取下林鳳翔和吳如孝的首級,吳超越當然是大叫後悔,然而看着正在向上遊逃命的太平軍船隊,吳超越嘴上倒是叫後悔了,心裏則是在冷哼,“林鳳翔,我這次可是故意饒了你一命。別讓我失望,以後多爲我殺點八旗寄生蟲,不然你就是對不起我!”

    即便在最後關頭悄悄手下留情,吳軍練勇這一戰的斬獲仍然還是讓楊文定等滿清官員欣喜若狂,僅是首級就砍下了近四千顆,俘虜超過三千,繳獲火炮十五門,糧草輜重無法計數。同時因爲太平軍主力敗退得太過突然的緣故,林鳳翔和吳如孝甚至還來不及撤回佔據無錫縣城的軍隊,清軍只要迅速封鎖住狹窄緩慢的江陰運河,就可以把無錫那支太平軍孤軍變成甕中之鱉,又一場大捷等於是唾手可得。

    值得一提的是,吳超越用來誆騙林鳳翔和吳如孝的那個迂腐秀才黃植生竟然還活着,還正好被吳軍練勇救出,再被帶到吳超越面前時,黃植生還跪在吳超越的面前放聲大哭,連連磕頭說道:“吳大人,小的沒招,小的什麼都沒招!長毛再對小生如何的嚴刑拷打,小生都沒有改過口,堅持說江陰城裏已經斷了糧!”

    “知道知道。”吳超越笑着說道:“想不到你還有這樣的鐵骨頭,不錯,以後你跟我混吧,我會盡量提攜你的。”

    安撫好了痛哭流涕的黃植生,到了天色全黑吳超越收兵回城時,楊文定自然是親自率領全城文武官員到城門前迎接吳超越的凱旋之師,還一見面就對吳超越說道:“賢孫婿,打得好!捷報我已經寫好了,明天就用六百里加急送到京城,向萬歲爲你請功。”

    吳超越笑笑,剛想主動開口把功勞分一份給楊文定時,不曾想遠處卻突然奔來幾騎,爲首的騎士還大聲表示他的身份,說他是御前侍衛景壽,還是咸豐大帝派來的宣旨欽差。楊文定不敢怠慢,趕緊拉着吳超越等人跪地接旨,誰知景壽剛一拉開聖旨就念道:“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江蘇巡撫楊文定督師鎮江期間,畏戰怯敵,屢催不進,臨陣之際又首先逃命,致使鎮江兵敗,喪師辱國,着即罷去江蘇巡撫一職,押赴京城交部議罪!欽此!”

    шшш¤ тt kǎn¤ C ○

    景壽還沒把聖旨唸完,楊文定就已經徹底癱在地上了,正指望楊文定這個頂頭上司爲自己擋災的吳超越聽了也是有些焦急,趕緊開口說道:“欽差大人,楊撫臺確實在鎮江打了敗仗,但他那是實力與長毛髮逆相差太遠,輸了又是情有可原。還有,我們今天又打了這麼大一個勝仗,難道還不足夠抵消他的鎮江兵敗之罪?!”

    景壽露出了爲難的神色,先看了看左右,小聲提醒了吳超越趕緊謝恩,然後才走到吳超越的面前,低聲說道:“吳大人,小的是肅中堂的人,肅中堂要我告訴你,鎮江這次敗得太慘,皇上龍顏震怒,朝廷又不可能動向榮、和春和鄧紹良他們,所以他對楊撫臺的事也是有心無力,望你體諒他的苦衷。但吳大人你也可以放心,楊撫臺到了京城,肅中堂還會再想辦法救他,絕不會讓他被判得太重。”

    吳超越啞口無言,其實吳超越心裏也非常清楚,以楊文定江寧和鎮江戰場上的表現,咸豐大帝就算把他砍了也絕對沒冤枉他,只不過希望楊文定能替自己遮風擋雨吳超越才力保他,現在實在保不下來,吳超越也是毫無辦法。

    頓了一頓後,景壽又低聲說道:“還有,吳大人,你上那道請求軍餉的摺子,因爲僧格林沁和麟魁他們搞鬼,皇上不但沒答應,還有不太好的口諭要我帶給你。這裏人多,皇上口諭我就暫時不宣了,等到了僻靜的地方再說。”

    要換了尋常的大清官員,聽到景壽這麼說就算不被三魂嚇飛六魄,也非得提心吊膽心驚肉跳不可,惟有吳超越例外,聽到景壽這麼說,吳超越還悄悄撇了撇嘴,心道:“狗屁口諭!野豬皮家的口諭,在我這裏就是狗屁!老子就不信了,他野豬皮九世現在敢把老子給罷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
    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