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九十一章 求之不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九十一章 求之不得字體大小: A+
     

    身爲天地會旁支的洪門骨幹,能夠以幫會老大的身份潛伏在吳健彰身邊多年而不被發現,期間還取得了吳健彰的充分信任,劉麗川在演技方面當然有他的獨到之處。

    進到江陰時的劉麗川在外表方面簡直就是天衣無逢,油兮兮的辮子蓬鬆髒亂,破爛衣服被荊棘掛成一條一條,釘鞋磨破了底,兩隻腳拇指都露在外面,臉上手上還有幾處掛傷,一看就是經受過千辛萬苦,絕不是躲在外面享福。

    同時劉麗川鬼扯的逃生經歷也是基本毫無破綻,座船被太平軍包圍前跳江逃生,靠着水性逃到長江南岸,太平軍巡查嚴密不敢現身,躲在蘆葦蕩裏吃了幾天生魚,好不容易逃回太平州駐地楊文定已經逃回了江陰,被迫無奈走陸路回江陰,路上靠左輪槍搶了幾個路人百姓,飢一餐飽一頓辛辛苦苦逃回江陰,卻又趕上太平軍圍城,就又逃到了申浦躲了兩天,本來想直接逃回上海,還是聽說吳超越這個大侄子親自率軍江陰,劉麗川才冒險摸到了江陰城下,僥倖進到城中。

    生性多疑的吳超越當然不會輕信劉麗川的鬼扯,但反覆追問細節都沒有發現任何破綻,又因爲林阿福等劉家軍殘部都爲劉麗川求情,最後再加上劉麗川之前確實給老吳家賣了不少力,歷史稀爛的吳超越終於還是點頭同意了讓劉麗川重回麾下。劉麗川大喜道謝之餘,又趕緊主動說道:“賢侄,你放心,鎮江那次是我輕敵,中了長毛的圈套纔打了敗仗。下次不會了,下次世叔我一定汲取教訓,進兵作戰一定會小心再小心,把鎮江那個場子找回來,把洪秀全和楊秀清這些匪首揪回來給你請功。”

    “沒下次了。”吳超越很坦白的說道:“以後你不用上戰場了,董家渡團練已經被我解散了,你和你麾下的練勇如果願意繼續當兵,我安排你們加入其他團練,如果不願意,就回上海去繼續辦你的雙刀會。”

    “解散了?”劉麗川的臉色都變了,驚訝問道:“賢侄,我不過是不小心打一個敗仗,你就要解散董家渡團練?”

    “源叔,別怪我,我這麼做,也是爲了你好。”吳超越更直接的說道:“你不是打仗的材料,戰場上槍林彈雨,對你來說也很危險,還是繼續混幫會對你來說才更有前途。”

    說罷,吳超越又補充了一句,道,“對了,差點忘了你還有一個七品頂戴,看在我們兩家的世交份上,我會想辦法幫你保住官職,也會想辦法給你弄一個實職,這總對得起你了吧?”

    如果換成以前,吳超越答應給劉麗川弄一個七品實職,劉麗川肯定早就是喜出望外又千恩萬謝了,但是現在嘛,吳超越那怕是答應給劉麗川弄一個縣令實缺,把柄被太平軍捏在手裏的劉麗川也高興不起來了。趕緊又請吳超越重新考慮,可惜吳超越卻嫌和劉麗川廢話浪費時間,三言兩語就催促劉麗川離開,劉麗川無奈,也只好硬着頭皮先隨林阿福舊部離開,同時劉麗川的心裏也不斷盤算,“吳超越這小子這麼無情無義,老子是不是真的打開江陰城門,把太平軍放進來?”

    劉麗川大概是做夢都沒有想到的是,他就算想投降獻城都沒有時間了,就在他進到江陰城的同一天,同時也是太平軍地道攻城慘敗的第二天,吳超越就已經拿定了主意,決心主動出城和太平軍交戰,全力爭取把林鳳翔和吳如孝打跑,徹底粉碎太平軍對江陰的包圍。對此,楊文定和臺文英等人雖然很謹慎的提出了反對意見,力勸吳超越不要這麼冒險,吳超越卻只用一句話就讓他們閉上了嘴巴,“不出城決戰?行啊,不過城裏的糧食只夠用半個月了,那我就帶着團練去常州押糧過來,江陰城就暫時拜託你們了。”

    貪生怕死的楊文定和臺文英等滿清文武倒是好打發,真正讓吳超越擔心的還是誘軍問題,決戰中,吳超越必須派遣一個營的吳軍練勇擔任誘軍,拿卡賓槍和刺刀太平軍正面硬扛,引誘太平軍出動主力吃掉吳軍這個營。期間這個營自然要承擔最爲沉重的壓力,付出最爲慘重的傷亡代價,不管派那個營擔任這個任務,吳超越都沒有把握,也都捨不得。

    不得已,吳超越只能是把麾下的四個營官全都叫到面前,把戰術計劃直接告訴他們,也讓黃大傻、孟馹、王錘和曹炎忠這四個營官自告奮勇,擔任這個危險任務。結果讓吳超越十分欣慰的是,包括炮營營官孟馹在內的四個營官都毫不猶豫的稽首行禮,開口請求執行這個艱難任務,態度全都異常堅決,還爲了誰能執行這個任務爭了起來。

    最後,吳超越把這個任務交給了全程參與江寧大戰的老哨官黃大傻,其他三個營官大失所望,黃大傻卻是喜笑顏開,抱拳大聲保證道:“請大帥放心,這一戰不管多辛苦多艱難,末將都一定把長毛主力給你引出來!”

    吳超越點點頭,親手攙起了黃大傻,又拍了拍他的肩膀,鄭重說道:“活着回來,你一定要給我活着回來!”

    聽到這話,性格過於憨直的黃大傻也沒多說什麼,只是眼圈馬上就紅了。

    …………

    經過周密細緻的精心準備後,次日上午十一點左右,緊閉了多日的江陰東門突然打開,百餘名綠營兵在江陰守備李添潮率領下,先行走出江陰城,然後則是黃大傻率領的五百吳軍練勇,列隊與綠營兵一起向香山腳下的太平軍主力營地開拔。太平軍斥候把情況飛報到林鳳翔面前,因爲摸不清楚清軍的目的和用意,林鳳翔也沒急着下令派兵迎戰,只是命令各軍堅守營地工事,等待清軍下一步的動作。

    還別說,江陰綠營兵打仗的本事稀鬆平常,聽到槍聲炮聲都有可能被嚇得尿褲襠,但是幹挑釁激怒拉仇恨的事卻是拿手好戲,見太平軍緊守工事不出,負責挑釁誘敵的江陰綠營兵馬上就是花樣百出,在太平軍的火槍射程外是又跳又罵,瘋狂問候林鳳翔的祖先父母和每一位女性親戚,脫下褲子衝着太平軍的營地放水撒尿,還有許多綠營兵乾脆坐在地上抽起了大煙,藐視太平軍將士到了骨子裏。

    太平軍將士不是沒遇到過被敵人挑釁的情況,但是之前敢當面挑釁太平軍的清軍中,也只有江忠源、鄧紹良和吳超越等寥寥可數的幾支強兵而已,被是被戰鬥力爲負的綠營兵這麼挑釁對太平軍來說還真是第一次。大怒之下,許多的太平軍將領都跑到林鳳翔的面前請戰,而林鳳翔雖然很明白綠營兵敢這麼做必然留有後手,也肯定是出自吳超越的安排,但還是有些忍受不了綠營兵這麼的揚威耀武,又欺綠營兵身後的吳軍練勇只有一個營,林鳳翔最終還是派遣部將歐振彩率領一千軍隊出營去砍這些小人得志的綠營兵。

    還別說,已經接受過戰火考驗的江陰綠營兵還真有了些長進,看到太平軍出營列隊,百來名綠營兵居然還硬撐着沒有立即逃跑——只是叫罵聲不可避免的小了許多,然後到了歐振彩率軍發起衝鋒時,這些綠營大爺才都全部抱着腦袋撒腿往後跑,還和往常一樣的馬上跑得漫山遍野,逃得比兔子還快。

    誰都知道這些綠營兵絕不可能真和太平軍硬拼,所以歐振彩和他帶出營的太平軍將士始終關心的還是一里多外的吳軍練勇,結果讓歐振彩等人暗暗奇怪和歡喜的是,吳軍練勇這次竟然沒有馬上排列讓他們頭疼萬分的空心刺蝟陣,還十分罕見的列起了四排橫隊主動向太平軍發起了進攻。見有機會可乘,歐振彩也沒猶豫,馬上把軍隊一分爲二,五百人列隊前進,正面迎戰,另外五百人則從南面迂迴去抄吳軍練勇的後路。

    與此同時,太平軍的營地中突然炮聲大作,早就蓄勢待發的太平軍火炮突然同時開火,把十餘枚炮彈打向了吳軍練勇的橫隊,其中至少五枚炮彈打到了吳軍練勇的隊列中和隊列前,炮彈彈跳間吳軍練勇接連倒地,連死帶傷不下三十人,太平軍隊列中和營地中也頓時響起了壓抑已久的歡呼聲音。

    太平軍的歡呼聲很快就逐漸稀落,因爲太平軍將士已經目瞪口呆的看到,已經遭到了迎頭痛擊的吳軍練勇竟然隊列絲毫不亂,仍然還在端着槍穩步前進,同時歐振彩等人還隱約聽到吳軍練勇隊列中有人大吼,“弟兄們,不要慌,不要亂,保持隊列,繼續前進!別忘了,洋鬼子死一半人還在列隊前進,難道我們連洋鬼子都不如?!”

    “三十米開槍!英國兵最驕傲的,就是三十米開槍!我們也要這樣,三十米開槍!”

    聽到這喊叫聲的太平軍將士個個都懷疑自己聽錯了,但是讓他們目瞪口呆的是,對面殺來這支吳軍練勇還真的始終沒有開槍,始終都在頂着不斷落下的炮彈列隊前進,氣勢平靜得根本就不象是在槍林彈雨的戰場上。相反倒是躲在營地裏的太平軍炮手出現了慌亂跡象,調整炮位間接連出現偏差,命中率明顯下降了許多,填藥裝彈的速度也有些下降,對不斷前進的吳軍練勇威脅反而減少。

    隨着彼此距離的不斷拉近,眼看就要互相進入射程時,歐振彩很狡猾的命令自軍士兵停止前進,舉槍瞄準,而對面的吳軍練勇卻神色平靜,依然穩步前進不止。距離相距約百米時,歐振彩也忍不住搶先下令開槍,槍聲大作間,吳軍練勇不斷中槍受傷陣亡,然而令歐振彩等太平軍將士難以置信的是,吳軍練勇竟然還在繼續列隊前進,槍支雖然都對準了太平軍的橫隊,卻始終沒有那怕一個吳軍練勇沉不住氣開槍射擊。

    還從來碰上過這樣的亡命戰術,太平軍將士在重新裝彈填藥時難免出現了緊張慌亂,速度爲之大減,至到吳軍練勇列隊逼近六十米內,太平軍陣中才陸續響起槍聲,繼而靠着近距離射擊的優勢,對吳軍練勇的命中率大爲提升,吳軍練勇中槍倒地的數量明顯更多。然後……

    然後歐振彩感覺自己快要瘋了,都這麼近了,吳軍練勇竟然還沒有那怕一個人開槍射擊,仍然還是神情平靜的列隊前進,吳軍指揮官的吼叫聲也更加清晰可聞,“沉住氣!沉住氣!沒有命令,不許開槍!”

    終於,在付出了近百人的死傷後,吳軍練勇終於還是逼近到了太平軍陣前的三十米處,然後隨着黃大傻的一聲怒吼,第一排的吳軍練勇終於瞄準敵人扣動扳機,打出了第一輪子彈。然後第一排的吳軍練勇迅速蹲地裝彈,換第二排練勇瞄準射擊,繼而是第三排,第四排。

    向英國龍蝦兵學來的瘋狂戰術收到了讓吳軍練勇萬分滿意的效果,第一輪四隊射罷,對面的太平軍士兵至少死傷了兩百人,餘下的太平軍士兵則承受不了這麼恐怖的心理壓力,紛紛離隊撒腿逃命。再到吳軍練勇打出第二輪子彈後,還敢在他們面前站着的太平軍士兵已經寥寥無幾,包括歐振彩都已經被親兵拉着跑向了遠處,留下滿地的死屍和傷兵。

    被嚇住的還有從背後迂迴殺來的另外五百名太平軍士兵,看到了吳軍練勇的瘋狂和冷酷,這些迂迴到了吳軍背後的太平軍士兵竟然紛紛駐步,看向吳軍練勇的目光中也已經盡是畏懼。

    這時,負責誘敵的黃大傻下了一道十分冷酷的命令,那就是命令練勇繼續列隊上前,用刺刀把正在地上翻滾慘叫的太平軍傷員全部捅死,然後才命令橫隊掉頭,又列隊殺向後面的敵人。而在營中看到這一情景,林鳳翔在大怒之餘也沒遲疑,馬上就下令主力全部出動,親自率領了來找這支殘酷囂張的吳軍練勇拼命,期間歐振彩還捱了林鳳翔的耳光,被林鳳翔逼着去與那支迂迴的太平軍會合,同時林鳳翔還怒吼道:“不管花多少代價,都要給老子把這支清妖攔住!今天老子不把這支清妖殺一個遍甲不留,老子就不姓林!跟他超越小妖姓!”

    歐振彩親自督陣也作用不大,和之前一樣,鐵了心要學龍蝦兵的黃大傻仍然是命令自軍練勇三十米開槍,那怕是黃大傻本人都在列隊前進中了一槍,也仍然還是一邊捂住傷口一邊指揮將士列隊前進,直到來到三十米處才下令開槍。超近距離的集體射擊使得吳軍練勇的命中率高得十分可怕,同樣只是一波輪射,就有兩百來名太平軍死傷。而卡賓槍的射擊速度雖然不及擊針槍那麼快,卻又遠遠勝過太平軍的前裝火繩槍,所以對拼排隊槍斃期間,吳軍練勇仍然穩佔上風,照樣是隻用了兩波輪射,就把後面的五百敵人打散擊潰。

    這時,倉促出營的太平軍主力已經分兵衝殺過來,但黃大傻卻指揮着吳軍練勇仍然還是不慌不忙的列隊向來路撤退,同時也照樣捅死了所有中槍倒地的太平軍傷兵。直到太平軍的追兵逼近兩百米內,黃大傻才命令麾下練勇排出吳超越賴以成名的空心刺蝟陣,保持着陣列不慌不忙的向來路緩緩撤退。

    太平軍將士一向最怕的就是吳軍練勇的空心刺蝟陣,不過也還好,這支追兵的任務是切斷黃大傻的歸路,遠遠就繞開了吳軍刺蝟陣迂迴到後方列隊攔截,而吳軍練勇改四排輪射爲刺蝟陣後攻擊力也嚴重下降,火槍對射時即便仍然穩佔上風,卻再也無法迅速擊潰攔路敵人,被迫放緩了腳步與太平軍繼續對射,攔路的太平軍則且戰且退,牽制住吳軍練勇爲主力進兵爭取時間。

    激戰間,林鳳翔終於帶着主力殺到了近處,再大聲喝令調兵遣將後,三個營的太平軍將士立即三路出擊,配合攔截隊四面合圍吳軍黃大傻部,黃大傻則指揮練勇從容迎戰,一邊緩慢而又不可動搖的慢慢向來路撤退,一邊不斷裝彈射擊,射殺試圖衝到面前近戰的太平軍將士。同時爲了壓制敵人衝鋒,吳軍練勇也逐漸開始被迫動用數量十分稀少的手雷彈,結果也收到了十分理想的效果,炸退了好幾次太平軍的集羣衝鋒。

    看到自軍的衝鋒幾次被吳軍打退,林鳳翔大怒下益發堅定全殲這支吳軍練勇的決心,一邊不斷催促軍隊發起衝鋒,一邊提前分出一軍去江陰東門外列陣,攔截吳超越可能派出的援軍。結果命令剛下達後,吳如孝卻出現在了林鳳翔的面前,還一見面就象林鳳翔質問道:“林丞相,你發什麼瘋?怎麼會帶着主力離開營地工事的保護,到這裏來集結?超越小妖如果這時候出動主力,那我們不是就要逼着和他決戰了?”

    得吳如孝提醒,林鳳翔才發現自己今天有些過於衝動,不該主動放棄對自軍有利的營防工事,把所有主力都帶到毫無遮攔的曠野上。但是看了一眼已經只剩下三百多人的吳軍黃大傻部,又看了看遠處的江陰城,林鳳翔還是咬牙說道:“求之不得!超越小妖真要是敢帶着主力來和我決戰,我正好和他拼一個你死我活!”



    上一頁 ←    → 下一頁

    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
    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