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九十章 最後底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九十章 最後底牌字體大小: A+
     

    考慮到吳超越的奸詐狡猾,在實施爆破戰術前,其實林鳳翔和吳如孝等太平軍將領都已經做好了計劃失敗的心理準備,但林鳳翔等人又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地道爆破戰術會這麼順利的就取得了成功,順利得讓林鳳翔等太平軍將領都有些不敢相信。

    不敢相信也沒有關係,親眼看到江陰城牆被炸出了一個五丈來寬的缺口,又悄悄掐了一把大腿驗證了自己不是在做夢,林鳳翔便毫不猶豫的下達了進攻命令,由把六百精兵組成的攻城突擊隊擔任先鋒,在大將汪一中的率領下首先向城牆缺口發起衝鋒,然後是一千五百名擡着飛梯衝鋒的輔助軍隊,負責蟻附登城和爲突擊隊分擔壓力,另外還有大量的弓箭手火槍手尾隨在後,負責遠程攻擊壓制城上清軍射手。

    城牆上的清軍明顯被太平軍殺了一個措手不及,太平軍火炮不斷轟鳴的同時,城牆上的清軍火炮竟然沒有一門開炮還擊,同時吳超越那面張牙舞爪的吳字大旗也沒有出現在城牆上,很明顯還沒來得及登城作戰。在望遠鏡中看到這點,林鳳翔當然是心中暗喜,知道天賜良機已經到來,自軍報仇雪恨已然有望。

    全速衝鋒的太平軍突擊隊衝到護城河旁邊時,江陰城牆上才響起了零星的槍聲,也奇蹟般的打死打傷了好幾名太平軍勇士,但戰機難得,太平軍將士仍然還是沒有半點的退縮膽怯,冒着隨時可能喪命的危險把四架壕橋車先後搭在護城河上,建成了四道臨時過河橋樑,汪一中再一聲令下時,五百多太平軍勇士以盾手開路,護住頭胸要害大步衝過護城河,衝上被火藥炸塌的城牆殘骸,大步衝進了江陰城內,突擊得手的歡呼聲音,也頓時在太平軍突擊隊中迴盪了起來。

    與此同時,看到自軍將士潮水一般踏着碎磚斷牆衝進了江陰城中,林鳳翔心頭的一塊大石也頓時落地,剛毅的臉上更是難得露出欣慰笑容,口中喃喃,“超越小妖,動作慢點,你的動作越慢,我們破城的希望就越大!”

    清軍的應變速度再一次讓林鳳翔喜出望外,吶喊聲中,太平軍蟻附隊都已經用壕橋車搭起許多過河橋樑了,城牆上的清軍士兵仍然還沒有展開有力還擊,眼睜睜的看着太平軍的蟻附勇士擡着飛梯接連過河,接二連三的把飛梯搭上江陰城頭,欣喜若狂的太平軍將士不斷踏梯而上…………

    “轟隆!轟隆!轟隆!”

    突然響起的火炮轟鳴聲徹底粉碎了太平軍將士一舉拿下江陰城的美夢,炮火聲中,一枚接一枚的炮彈準確打進了太平軍的火炮隊中,炮彈落地反彈,四處亂跳,砸死砸傷多名太平軍炮手,還砸歪了兩門太平軍火炮的炮位。再然後,清軍的炮彈落地處,還先後響起了四次劇烈爆炸聲,火光迸發間,許多的太平軍炮手被氣浪吹得離地飛起,更有一門太平軍的火炮發生殉爆,剛纔還嚴整無比的太平軍火炮隊也頓時爲之大亂。

    “怎麼可能?!”

    林鳳翔和吳如孝同時發出驚呼,一種不祥的預感,也馬上籠罩到了林吳二人的心頭,“清妖那邊,怎麼好象有充足準備啊?!”

    確實有很充足的準備,城頭炮響的同時,原本守軍寥寥無幾的江陰城頭突然是人頭涌動,多根大木狠狠砸到太平軍的飛梯頂端,把好幾架太平軍飛梯撞得向後翻倒,正在踏梯而上的太平軍將士措手不及,紛紛驚叫着摔進護城河中,不是摔死,就是摔成重傷。

    同時出現的,還有冰雹雨點一般落下的石灰瓶和羊頭石,不斷傾灑而下的生石灰粉如同霧霾一般籠罩到太平軍將士頭上身上,眼睛被生石灰灑中的無法視物,口鼻被灑中的難以呼吸,被羊頭石砸中的太平將士非死即傷。同時還有許多火槍對着正在攀爬的太平軍將士開火,中槍死傷的太平軍接二連三,太平軍的蟻附攻勢也頓時爲之一蹙。

    與太平軍的突擊隊比起來,太平軍的蟻附將士其實還算是幸運的了,真正悲慘的還是太平軍突擊隊,看似順利的殺進了江陰城內,剛聽到城頭突然炮聲大作,經驗豐富的汪一中就已經懷疑自軍已經中了埋伏,結果也不出所料,衝在前面的太平軍勇士很快就大吼了起來,“中計了!前面是柵欄!還有羊馬牆和壕溝!”

    虎軀一震間,汪一中剛想衝上前去查看情況,側後方卻先響起了慘叫聲音,汪一中趕緊扭頭看去,卻見城牆後方的開闊處,突然出現了一個深坑,還有幾個太平軍將士在大聲吼叫,“是陷阱!有弟兄掉下去了!”

    其實這個陷阱倒不是吳超越故意派人挖的,而是吳超越之前設置地聽時挖的深坑,確定了太平軍的地道位置上,吳超越也懶得叫人填上,隨便派人做了一些僞裝做成了一個陷阱,不曾想還真收到了殺敵效果。

    情況危急,汪一中當然沒時間去查看落阱士兵的死活情況,只是趕緊上前一些去看清軍的城內防禦工事,結果讓汪一中倒吸了一口涼氣的是,他的軍隊前方不但有着一道難以逾越的深邃寬壕,還有密密麻麻的鹿角拒馬和堅固柵欄,柵欄後則是齊胸高的防彈羊馬牆,牆後則是嚴整以待的吳軍練勇。同時在城內道路的各個要害處,還建有丈半高的土臺,臺上同樣站有吳軍練勇。

    沒等汪一中繼續細看,羊馬牆後的吳軍練勇已然開始了舉槍射擊,雖說吳超越爲了節約子彈,讓這些守衛城內工事的自軍練勇全部使用的是卡賓槍,射速遠不及擊針槍那麼快,但是在有羊馬牆保護着身體大部分要害的情況下,這個弱點卻又被徹底抵消,卡賓槍射速再慢只要打出去都同樣可以對太平軍造成巨大死傷,而太平軍將士打出的火槍子彈卻大部分都打在了羊馬牆上,對吳軍練勇基本造不成什麼有力威脅,火槍對射吳軍練勇仍然穩佔上風,繼續吊打完虐太平軍。

    猛烈的火槍對射戰只持續了不到十分鐘,太平軍突擊隊就已經招架不住了——傷亡數字迅速達到百人,而羊馬牆後吳軍練勇卻只有不到十人,同時幾個冒險想要越過深壕近戰的太平軍勇士也白白送了性命,不是沒能跳過深壕摔了進去,就是勉強跳過深壕卻又馬上被吳軍練勇的火槍打翻。見此情景,汪一中也只能是趕緊下令,“全部進房,先守住城內陣地,等待援軍!”

    命令傳達,太平軍將士迅速砸門翻窗的衝進鄰近的房屋中,而這些磚木結構的房屋雖然防彈效果平平,卻也可以起到良好的藏身效果,讓吳軍練勇沒辦法再精確命中藏在房間裏的太平軍將士,同時太平軍將士也可以躲在窗後開槍還擊,多少挽回了一些局勢。

    在羊馬牆後看到這一情況,趙烈文當然是趕緊建議吳超越馬上施放火箭,燒死那些躲在房屋裏的太平軍將士,吳超越則微笑答道:“急什麼?讓長毛先高興高興,等他們的後續援軍再進城一些,我們不就可以釣到更多大魚了?”

    被吳超越料中,得知了城內情況後,林鳳翔和吳如孝果然不肯死心立即下令收兵,只是馬上又派出一千步兵上前,攜帶挖掘工具和輕便壕橋車殺入城內增援,妄圖沖垮江陰城裏並不算十分堅固的內城工事,盡最大努力破城。

    與此同時,蟻附戰場那邊也是打得如火如荼,爲了替突擊隊分擔壓力,太平軍將士在前進受阻的情況下,仍然前仆後繼的不斷蟻附登城,象單細胞動物一樣的不斷把飛梯搭上城牆,堅定不移的踏梯登城。清軍這邊則憑藉着高度優勢瘋狂反擊,不斷把石頭灰瓶儘可能砸到太平軍將士頭上,喊殺聲和槍炮聲驚天動地,響徹雲霄。

    悍不畏死的衝鋒間,太平軍的後續援軍終於還是從缺口處衝進了城牆內部,迅速與躲在民房裏的汪一中部會師一處。見時機已到,吳超越也沒客氣,立即揮動令旗發出信號,城牆上的清軍預備隊立即擡着早就備好的沙包衝到缺口處,拋出沙包封堵缺口,製造關門打狗的有利局勢。正在蟻附登城的太平軍將士見勢不妙,衝殺得也更加猛烈,戰事激烈程度再度猛增。

    與此同時,羊馬牆後的吳軍練勇終於射出了第一波火箭,早已安排在了城內的四門臼炮也同時開火,把苦味酸炮彈呈拋物線打到太平軍將士藏身的民房頭上,被炮彈命中的脆弱民房瓦裂樑斷間,藏在房樑上的柴草也紛紛灑落,繼而被苦味酸的火焰和吳軍火箭引燃,轉眼間就升起了熊熊烈火。

    自打金田起義起來,太平軍將士恐怕還從來沒有遇到過吳超越這麼惡毒歹毒的敵人——竟然早早就料定他們會藏進民房躲槍,也早早就在房間裏藏滿了澆過火油硫磺的柴草!火頭四起間太平軍將士根本就是措手不及,被困在火海中燒死燒傷者不計其數,頂煙冒火衝出房屋又得被吳軍練勇的卡賓槍當活靶子打,上天無路,下地無門,慘叫聲哭喊聲不絕於耳,場面悽慘得無法更加悽慘。

    火箭接連不斷的射上房頂,高射速的臼炮也不斷開炮放彈,數量不是很多的民房逐漸一一升起火頭,逐漸變成了一個個巨大的火堆,手足無措的太平軍將士徹底混亂,有的捨命衝擊吳軍練勇的柵欄防線,有的掉頭逃向來路,更多的則是象沒頭蒼蠅一樣的在火海中亂跑亂逃,不管汪一中再是如何的呼喊怒吼,都再也無法控制住局面。

    妄圖從來路出城的太平軍將士很快就徹底絕望了,在不斷增高的沙包堆面前,他們的來路早已斷絕,勉強攀爬而上吧,早有準備的清軍兵勇則不斷向缺口處拋下火藥捅和澆過火油並且已經點燃的柴捆,烈火熊熊,火藥爆炸,把攀爬而上的太平軍士兵燒得滿身起火,燒得非死即傷,真正能夠越過沙包堆逃出的太平軍將士根本就寥寥無幾。

    無路可逃,進退都是死路,一向意志堅定的太平軍隊伍中難得響起了要求投降的聲音,汪一中對此完全就是束手無策,最後也只能是一咬牙一跺腳,拔刀親手砍死了幾個跪地投降的動搖者,大聲怒吼道:“弟兄們,進退都是死!跟我衝,拼一個夠本,拼兩個賺一個!殺啊!”

    “殺啊!”

    凝聚力值得讓人讚歎,儘管明知道是自殺性衝鋒,但跟着汪一中咬牙衝向吳軍柵欄防線的太平軍將士先後還是有五六百人,吶喊衝鋒間,太平軍將士的人羣中,還響起了悲憤的軍歌聲,“賊做官,官做賊,清廷一片黑漆漆。骨****,皮包骨,金田快有新君出!賊做官,官做賊,清廷一片黑漆漆。骨****,皮包骨,金田快有新君出!”

    再是如何的悲壯也毫無作用,在專克步兵衝鋒的內城工事面前,太平軍勇士飛蛾撲火一般的前仆後繼,被羊馬牆後的吳軍練勇成排成排的不斷打倒,倉促搭建的過壕橋樑脆弱而又單薄,根本無法容許太平軍勇士大量迅速過壕,無數的太平軍將士在單薄壕橋上中槍,更多的勇士摔進深壕,偶爾還有幾枚手雷落進太平軍勇士的人羣密集處,炸出一波波鮮豔的血浪,鮮豔而又悽美的血浪。

    只有極少數的太平軍將士能夠越過深壕,但是沒等他們破壞鹿角拒馬,甚至還沒等他們觸摸到柵欄,就已經被吳軍練勇的左輪槍打倒打翻。壕溝後的太平軍勇士屍體橫七豎八,層層疊疊,壕溝裏同樣躺滿太平軍勇士的屍體和奄奄一息的重傷員。見此情景,身邊已經只剩不到二十人的汪一中也再無指望,只能是把腰刀橫到頸上,大喊了一聲天國萬歲,然後狠狠割斷了自己的頸動脈…………

    很湊巧,汪一中橫刀自刎的動作恰好被羊馬牆後的吳超越看到,看到敵人主將絕望自刎,吳超越的瘦臉上卻沒有半分喜色,相反還悄悄唸叨起了太平軍的軍歌歌詞,“賊做官,官做賊,清廷一片黑漆漆。骨****,皮包骨,金田快有新君出……。”

    “太平天國的兄弟們,太平軍的同胞們,你們什麼都說得對,就是最後一句錯了,金田那個洪秀全,不是能改變這個黑暗時代的新君,還是一個扶不起的阿斗。不然的話,我更願意跟着你們幹,幫着你們殺清妖啊!”

    最終,一千六百名進城的太平軍將士,能夠活着逃出城的,總共還不到二十人。聽到了這些敗兵帶回去的噩耗,林鳳翔足足呆了差不多三分鐘,好不容易回過神來後,剛一張嘴,林鳳翔卻噴出一口鮮血,人也一下子摔下了戰馬,吳如孝等人趕緊把林鳳翔攙起時,儘管臉色灰暗,胸口氣血翻涌不止,林鳳翔還是艱難的下令道:“鳴金,收兵吧,別讓兄弟們白白送死了。”

    鳴金銅鑼敲響,正在城牆戰場上艱難掙扎的太平軍蟻附隊迅速潮水般退去,同樣在城下留下了滿地的屍體和重傷員,清軍歡聲如雷,拼命開槍放炮擴大戰果不止,太平軍將士則是一去不回頭,好不容易逃到了火炮射程外,還有許多太平軍將士哭出了聲音,痛哭陣亡在城下城內的自家兄弟,不甘心卻又無可奈何,只能是隨着主力垂頭喪氣的收兵回營。

    在城牆上看到這一情況,最是擅長捕捉他人心理的趙烈文馬上就對吳超越說道:“慰亭,長毛士氣已沮,恐怕很快就要撤圍而去了。”

    吳超越點點頭,同樣認定太平軍的士氣已經衰竭,然後吳超越卻又說道:“但是長毛是否會主動撤圍這一點,現在還不能確定,畢竟長毛的整體實力仍然還在我們之上,又有可能獲得後續援軍,所以爲了保險起見,我們還是得想個辦法再給長毛來個重的,逼他們趕緊撤軍。”

    被吳超越猜中,儘管遭到了傷筋動骨的慘敗,士氣嚴重受挫,士卒畏戰懼戰,但林鳳翔和吳如孝卻仍然還是不想就此撤軍——現在的吳軍練勇就已經這麼難打,如果不抓住吳軍練勇彈藥不足的機會破敵,讓吳超越等到了從洋人那裏買來的彈藥武器補給,林鳳翔和吳如孝就完全不敢想象那時候吳軍練勇會有多麼難打了。

    還好,林鳳翔和吳如孝手裏還有最後一張底牌沒有打出,收兵回營後仔細商量了許久,林鳳翔和吳如孝終於還是下定了決心,決定讓已經祕密投降了太平軍的劉麗川裝做逃回江陰,潛伏進城聯繫城裏的劉家軍殘部,設法打開江陰城門迎接太平軍進城。

    爲了離開太平軍,劉麗川當然是一口答應了林鳳翔和吳如孝的安排,還拍着胸口保證一定打開城門讓太平軍進去。林鳳翔和吳如孝都看出劉麗川並不是十分可靠,但林吳二人也不點破,只是由吳如孝出面,微笑着向劉麗川發出警告道:“劉檢點,我知道你和超越小妖是世交,但你別忘了,清妖朝廷最恨的就是反清復明的天地會,你如果耍什麼花招的話,就算超越小妖容得下你,清妖朝廷也容不下你。”

    臉上橫肉抽搐了幾下,劉麗川不敢多說什麼,只是低眉順眼的說道:“林丞相放心,劉檢點放心,小的對天國一定忠心耿耿,絕不敢耍任何花招。”



    上一頁 ←    → 下一頁

    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
    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