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八十九章 報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八十九章 報仇!字體大小: A+
     

    說幹就幹,剛決定放棄耗時漫長的圍城戰術,改圍城對耗爲地道攻城,專門負責挖掘地道的太平軍土營將士馬上就忙碌了,勘探地脈,挖掘坑道,又以兩柱一樑的支護坑道,熟練而又快捷的從地下不斷向江陰東門城牆挺進。

    爲了掩護地道施工,太平軍特地把坑道入口開在一座土山背後,又在環山築壘,在高地建立炮臺,僞裝要建立一座大型工事據點,結果還真騙過了包括吳超越和趙烈文在內的清軍文武,一度都以爲這裏的施工是太平軍圍城工事的其中一部分。

    與此同時,爲了消耗吳軍彈藥減輕將來的攻城壓力,林鳳翔和吳如孝又絞盡腦汁的佈置了一連串的佯攻行動,專門在夜間派出小股軍隊到江陰城下敲鑼打鼓的驚擾,同時又在火槍射程內佈置大量的稻草假人,引誘清軍開槍射擊。但很可惜,這招數只對普通的清軍兵勇管用,對以江寧大戰舊卒爲骨幹核心組建的吳軍練勇卻是毫無作用,假人很快就被吳軍練勇識破,清軍兵勇遂改用火箭射擊,徹底粉碎了太平軍的佯攻計劃。

    一計不成,林鳳翔又生一計,集中民船祕密在夜間南下到江陰運河上游,滿載土石又在土石上放上一些糧袋,僞裝成運載糧草輜重的船隊,令五百老弱士兵操船北上,故意途經江陰西門城下,又令兩千士兵到運河口僞裝接應,妄圖誘使吳超越出城劫糧,也乘機再度試探江陰城裏的糧草情況。

    林鳳翔這一手再一次騙過了江陰城裏的清軍文武,包括楊文定都認爲這是一個奪糧補給的大好機會,要求吳超越派兵出城劫糧。可惜吳超越卻死活不上當,擔心糧草有假更害怕這是太平軍在試探江陰城裏的糧草儲備情況,堅決不肯出城,還力勸楊文定和臺文英等人也不要派兵劫糧,繼續打腫臉充胖子,眼睜睜看着太平軍的糧隊從江陰城下順利通過。

    兩次都沒能騙得吳軍練勇開槍,又捨不得拿人命去換吳超越的子彈,林鳳翔也只好暫時打消了事先誘使吳軍練勇浪費子彈的念頭,老老實實的全力佈置攻城計劃,一邊催促土營將士加快施工,一邊命令士卒砍伐木材,趕造飛梯和壕橋車等攻城武器。結果這麼一來,早就盼着太平軍改變戰術的吳超越終於生出了疑心了,在收到了太平軍大量砍伐木材的報告後,吳超越連帽子都沒戴,拉着趙烈文一溜煙的就衝上了東門城牆,舉起望遠鏡向太平軍的營地方向張望。

    江寧富庶,土地開發程度極高,稍微平坦點的土地都已經被改造成了農田,太平軍想要砍伐木材當然只能往山上找,結果這一點自然方便了吳超越的觀察,站在城牆上用望遠鏡遠遠看去,香山林區一帶太平軍人頭蟻,到處可見正在奮力砍伐的太平軍將士,成根成根的大木和成捆成捆的毛竹不斷向山下運輸,一目瞭然。見此情景,吳超越當然是面露喜色,旁邊的趙烈文也是大喜過望,忙向吳超越說道:“慰亭,看來你的虛張聲勢之計成功了,長毛不想圍城對耗,想要發起正面強攻了。”

    “有可能。”吳超越點頭,但還是不放心的又說道:“但也不能大意,要防着長毛象我一樣,也是虛張聲勢裝做要攻城,騙得我們掉以輕心,實際上卻繼續堅持圍城戰術,和我們比拼糧草物資的消耗。”

    “那麼可有辦法甄別?”趙烈文趕緊問道。

    吳超越盤算了片刻,然後才答道:“有辦法,重金招募死士化裝成百姓出城,假裝自願去給長毛效力,乘機刺探長毛軍情。”

    趙烈文一聽叫好,催促吳超越趕快行事,吳超越則是連招呼都懶得對楊文定等人打,現場就招募起了敢於化裝出城偵察的鄉勇,結果也是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聽到吳超越開出的二十兩紋銀重賞,馬上就有不少鄉勇跑出來應徵,吳超越則從其中挑選出了兩個江陰本地的鄉勇,安排他們在夜間出城,又交給了他們不少的偵察技巧,讓他們全力尋找太平軍是否真要發起攻城的蛛絲馬跡。

    吳超越的美夢也做得太好了一些,他這邊派遣鄉勇出城探察敵情,卻不知道太平軍那邊正在全力尋找江陰糧草情況的情報,也正在不遺餘力的抓舌頭問口供。所以到了天色全黑時,兩個鄉勇分頭出城後,還沒摸到太平軍大營的旁邊,就已經被太平軍埋伏的暗哨發現,一個鄉勇被生擒活捉,另一個鄉勇則被太平軍將士窮追猛打,幾次差點被抓到,最後完全是靠着運氣才帶傷逃回了江陰城下,在同伴的幫助下用繩子逃回城上。

    第二天清晨收到報告後,儘管大失所望,吳超越還是親自去探望了那個帶傷回城的鄉勇,好言安慰親自爲他喂藥,還當衆賞給了他五兩銀子的慰問金,把那沒能完成任務的鄉勇感動得嚎啕大哭,掙扎着起身向吳超越連連磕頭,哭泣着說道:“謝吳老爺,謝吳老爺,小的沒用,沒能混進長毛的營地裏,你還這麼待小人,小人就是當牛做馬,也報答不了你的大恩。”

    純粹就是爲了收買人心,讓其他的江陰鄉勇死心塌地的給自己賣命,吳超越當然不希奇那鄉勇的由衷道謝,親手攙起了他又假惺惺的安慰了幾句,然後就要離開。而那鄉勇更是感激感動,又突然想起一事,忙說道:“吳老爺,請等一等。”

    “什麼事?”吳超越停步回頭問道。

    “吳老爺,小的昨天晚上也不是完全沒有什麼異常,只是不知道對你有沒有用。”那鄉勇如實答道:“昨天晚上小人被長毛追殺時,跑錯了路經過長毛的炮臺背後,看到有許多長毛正在推送什麼東西,但是他們都沒打火把,小的又沒敢停步,所以小的沒看清楚他們到底在運什麼。”

    吳超越的臉色變了,然後吳超越也沒遲疑,馬上就喝道:“走,隨我上城牆,指給我看,你是在什麼地方看到長毛在偷偷運送東西!”

    在同伴的攙扶下,那鄉勇掙扎着隨吳超越上到了江陰城牆,也馬上指出了他無意中看到太平軍正在祕密運輸物資的位置——就是那座被吳超越誤以爲是太平軍圍城工事支撐點的土山背後!確認了這點後,吳超越終於恍然大悟了,心頭的一塊大石也頓時落地,大喜之下,吳超越向吳大賽吩咐道:“大賽,馬上拿二十兩現銀,賞給這位兄弟!”

    吳大賽乖乖掏錢,那鄉勇卻驚喜得根本不敢相信,訕訕說道:“吳老爺,小的沒有辦成你交代的差使,不敢收啊。”

    “誰說你沒辦到?”吳超越開心笑道:“你不但辦到了,還超額完成了,收下吧,這是你應得的。”

    說罷,料定太平軍已經開始挖掘地道的吳超越也沒遲疑,馬上就按照張繼庚教給自己的地聽法,命令江陰鄉勇在城內沿城牆每隔百步挖掘一個三丈半左右的深坑,又找來許多的大水缸,埋在深坑中,挑選耳音靈敏的士兵下坑測聽。

    儘管按規矩來說吳超越無權直接指揮江陰鄉勇,但是有榜樣在前,吳超越的命令還是被江陰鄉勇立即嚴格執行,而工事完成後,水缸也安放完畢後,下坑監聽的清軍兵勇便很快驚叫了起來,“有聲音,真的有聲音!是挖土的聲音,距離好象還不遠了!”

    確定了這點,還大概確認了太平軍的地道位置,接下來的事就好辦得多了,不要說趙烈文馬上就提出了好幾個收拾太平軍地道的歹毒主意,就連打仗本事稀鬆平常的參將臺文英都提議道:“吳大人,長毛埋火藥炸我們,我們也埋火藥炸他們,在他們的地道頂上埋上火藥,等他們挖過來就引爆火藥,把這些長毛活埋在地道里!”

    “埋火藥炸不死多少長毛,最好是用毒煙燻!”楊文定更狠,目露兇光的說道:“準備好柴草、巴豆、砒霜、硫磺和火油,挖地道連通長毛的地道,點火放煙薰!把所有的長毛都薰死在地道里!”

    “撫臺大人妙計!”馬屁聲四起,除了吳超越外,在場的清軍文武沒有一個不是阿諛諂媚,齊聲稱讚楊文定的悲天憫人,菩薩心腸,江陰縣令莫載還迫不及待的要去收集砒霜巴豆等劇毒藥材。

    吳超越很冷靜的叫住了莫載,然後對楊文定說道:“祖父,以孫婿之見,我們不應該破壞長毛的地道,應該讓長毛把地道挖成,埋下火藥炸燬城牆,然後再發起反擊。”

    “爲什麼?”楊文定和臺文英等人都傻了眼睛。

    “因爲長毛爆破城牆的同時,肯定還要發起突襲和蟻附攻城。”吳超越答道:“我們如果提前破壞了長毛的地道,不管是用什麼辦法發起反擊,最多不過殺死幾百個長毛兵,只是傷長毛的皮毛,傷不了長毛主力的筋骨,也改變不了敵強我弱的局面。”

    “但我們如果故意讓長毛的爆破得手,那情況就完全不同了。”吳超越指出道:“長毛爆破得手,爲了破城必然要不惜代價從缺口處殺進城內,同時發起蟻附攻城增加勝算,也掩護他們的突擊隊進城。這麼一來,我們只要立即發起反擊,就可以殺死數量衆多的長毛精銳,讓長毛主力傷筋動骨,也爲我們的全面反擊創造戰機!”

    覺得未來孫女婿的話有道理,楊文定先是點了點頭,然後遲疑着說道:“慰亭雖然言之有理,但這麼做,是不是太危險,如果長毛藉着機會真的殺進城內,就算我們把他們給殺出去,也肯定損傷不小啊?”

    “沒關係,我們只要提前做好準備就行。”吳超越答道:“抓緊時間修建一道柵欄,呈半圓形包圍住長毛的地道入口,柵欄內建一道羊馬牆防彈,柵欄外多立鹿角拒馬,再挖一條深壕保護羊馬牆和柵欄。這麼一來,長毛就算殺進城內,我們也可以憑藉工事優勢把他們想怎麼殺怎麼殺。”

    “還有,如果覺得不保險的話,我們也可以效仿長沙大戰時的官軍守城戰術,在城牆上提前準備好大量沙袋,必要時填補城牆缺口,不給長毛繼續進城的機會。”

    如果不是親眼看到過吳軍練勇的強大戰鬥力,楊文定和臺文英等人肯定接受吳超越的這個相對比較冒險的提議,但就是因爲知道吳軍練勇能打,還有考慮到城裏的糧草問題。楊文定盤算了許久,終於還是點頭說道:“好吧,就這麼辦!儘量多殺長毛,讓長毛知道我們的厲害!”

    經過仔細的測量和精心安排後,在吳超越的親自指揮下,江陰軍民百姓很快就行動了起來,先是包圍着太平軍的地道出口挖掘一道漫長深壕,用挖壕所得泥土在壕溝後面修築了一道齊胸高的羊馬牆,又在羊馬牆的前方修建了一道柵欄,柵欄前方密佈距馬鹿角,最大限度防止太平軍越過深壕衝擊柵欄和羊馬牆,保護躲在羊馬牆後開槍射擊的清軍士兵。同時吳超越又用多餘的泥土在幾個要害處修築了幾座高臺,讓吳軍狙擊手可以躲在高臺上盡情射擊太平軍士兵。

    爲了不讓城外的太平軍察覺異常,吳超越寧可夜間施工進度慢點也不許多打火把燈籠,同時包圍圈內的民房吳超越也沒有拆除——只是拆了可以防彈的院牆,又在房樑上或者閣樓上藏了許多灑過硫磺的柴草和火油壺,到時候只要隨便射上幾支火箭,打上幾發苦味酸炮彈,那躲在房子裏的太平軍自然是樂子要多大有多大。

    還別說,這麼勞民傷財的事還真沒讓楊文定和吳超越破費多少錢糧,因爲之前吳超越已經派人買光了市面上的食鹽的緣故,極度缺鹽的江陰百姓全都要求用鹽巴代替工錢支付,那些房屋被徵用的百姓也樂意拿鹽巴代替部分補償款,手裏根本不缺鹽的楊文定和吳超越再大把大把的揮灑食鹽後,施工進度自然是飛快,才用了不到一天時間,城內工事就已經基本建成,並且在不斷的加固中。

    同一天夜裏,負責地聽的清軍士兵不但清楚聽到了太平軍在城牆下的挖掘聲,還隱約能聽到太平軍士兵的口號聲。消息報告到吳超越的面前後,得張繼庚指點已經十分熟悉太平軍用兵習慣的吳超越也馬上斷定,太平軍第二天如果發起佯攻,那麼他們的真正總攻,就肯定是在第三天的清晨,還肯定是黎明曙光時分!

    太平軍的這個習慣確實沒有糾正,第二天上午,林鳳翔和吳如孝果然派遣大約三千兵力的軍隊向江陰東門發起了多次佯攻,戰事雖然不是十分劇烈,卻是從上午一直持續到了天色全黑,攻城手段則是火槍對射配合火燒城門,用壕橋車搭建臨時橋樑,運載柴草到城門下舉火燒門,還多少給江陰城門造成了一些威脅。

    早就知道太平軍是在佯攻,吳超越自然沒捨得浪費打一顆少一顆的擊針槍子彈,還連相對比較充足的卡賓槍子彈都捨不得消耗,毫不要臉的讓吳軍練勇搶過清軍士兵的火繩槍迎戰,配合彈藥勉強可以自制的米尼槍還擊,同時指揮清軍兵勇潑水下石,遲滯和阻撓太平軍燒門,應對有方,絲毫不給太平軍以任何的可乘之機。

    吳超越知道太平軍的作戰習慣,太平軍這邊也總結出了一些和吳超越交戰時的心得經驗,其實早在發現城牆上火槍發射頻率緩慢的時候,林鳳翔和吳如孝就已經明白吳超越根本沒出全力,正在拼命節約他從洋人那裏買來的紙殼子彈。但是知道這點也沒用,吳超越死活不肯出全力,林鳳翔和吳如孝也不可能爲了消耗吳超越的子彈,故意派大量士兵到城下白白送死。所以破口大罵了吳超越的狡詐無恥後,林鳳翔和吳如孝也只能是抓緊時間往江陰城牆下運送火藥,鋪設導火線,還有就是全力準備明天發起的全面總攻。

    天色全黑後,太平軍終於收兵回營,辛苦了一天的吳超越卻根本不敢休息,趕緊連夜調兵遣將佈置防禦,準備迎接第二天的真正惡戰。同時吳超越又要求清軍兵勇和自軍練勇五更初刻起牀吃飯,帶足乾糧飲水,五更三刻前趕赴預設陣地備戰。

    對此,楊文定和臺文英等人都多少有些擔心,擔心吳超越對太平軍的總攻時間判斷失誤,太平軍提前發起進攻殺了江陰守軍一個措手不及。吳超越則露齒笑道:“放心,錯不了。從長沙到武昌,又從武昌到江寧,長毛每一次都是在清晨卯時發起爆破攻城,他們也要時間準備,尤其是也需要時間祕密運送火炮和調整炮位,轟擊城牆增強爆炸效果,發起突襲時更需要微光照明,所以長毛的總攻時間絕對是五更後的卯時,絕不會有錯!”

    就好象太平軍也是由吳超越指揮一樣,第二天清晨的卯時正,朦朧曙光中,江陰東門的南段處,突然響了一陣驚天動地的如雷巨響,城外也幾乎同時響起火炮轟鳴聲,十餘發炮彈先後命中搖晃中的江陰城牆,不堪重負的江陰城牆在巨響中轟然倒塌,露出了一個不下五丈寬的缺口!

    “得手了!”

    早就在盼着這一刻的林鳳翔重重一揮手,向前方率領突擊隊的部將汪一中大喝道:“汪一中,率軍突襲!爲北王六千歲報仇!爲所有慘死在超越小妖槍下的天國兄弟報仇!”

    “報仇!”由六百精兵組成的太平軍突襲隊勇士齊聲怒吼,聲若春雷。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
    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