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八十八章 再不上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八十八章 再不上當字體大小: A+
     

    實在拼不過吳軍練勇的炮火,儘管主動撤回了黃山炮臺上的駐軍,但林鳳翔和吳如孝困死吳家軍的態度非常堅決,新營地纔剛見雛形,太平軍就已經分出兵力來開始挖掘深壕,離城四里的壕溝還是北到長江,南到橫河,擺明了徹底切斷江陰城與外界的陸地聯繫。

    讓吳超越和趙烈文都十分無奈的是,江陰本地百姓也紛紛自願加入了挖掘壕溝的工作,飽受滿清暴政荼毒的江陰百姓三五成羣,自帶乾糧工具趕到施工現場給太平軍幫忙,導致太平軍本就進展神速的圍城工事施工速度更是飛快,壕溝只用了一天時間就基本挖掘完畢。然後太平軍又迅速開始修築土壘,建立哨臺,施工速度同樣極快。

    在此期間,臺文英和趙德轍等清軍文武官員不是沒有建議過吳軍主動出擊,破壞和阻撓太平軍施工,被吳超越斷然拒絕後,臺文英還小心翼翼的問起原因,“敢問吳道臺,長毛如此猖獗,你如果不趕快出城殺散長毛,真讓長毛建成了圍城工事,我們接下來的仗豈不是更加難打?”

    不敢泄露自軍彈藥嚴重不足的機密,吳超越無言可對,倒是趙烈文找到了藉口,道:“臺大人,不是吳大人不願出城,是我軍遠道而來,士卒疲憊,急需時間休息,我們吳大人又素來愛兵如子,體恤麾下兵勇,所以纔打算讓士卒多休息幾天。不過臺大人請放心,等我軍士卒稍微休息幾天,吳大人他一定會親自率軍出城,一舉粉碎長毛的包圍!”

    知道吳軍練勇是走陸路來的江陰,臺文英和趙德轍等人倒是沒起什麼疑心,點頭接受了趙烈文這個解釋,但管糧草的糧臺趙德轍卻又提醒道:“吳大人,恕我提醒一句,最好動手快一點,城裏的糧草情況,可不容樂觀。”

    吳超越點點頭,心中益發煩悶,知道內情的楊文定明白吳超越心思,也向替未來孫女婿分擔一些煩惱,便轉向江陰知縣莫載問道:“江陰縣,江陰城中,民間存糧情況如何?你能否號召城內富戶再捐一些糧草助軍?”

    輪到莫載愁眉苦臉了,苦喪着臉答道:“撫臺大人,不是下官不肯盡力,是江陰城裏的富戶士紳恐怕也拿不出來了。前番江陰大戰時,爲了籌辦練勇,下官就已經號召他們樂捐過一次,後來打退了長毛撫臺大人你募兵到鎮江參戰,他們又捐了一次,這次大人你再回江陰守城,爲了招募練勇補強守軍兵力,他們又捐了第三次。四個多月三次捐錢捐糧,城外的秋糧又還沒有來得及收割入庫,讓他們再捐第四次,恐怕他們也是有心無力了。”

    楊文定大失所望,只是暗恨新上司怡良亂抽手瞎指揮,破壞他的江陰屯糧大事。那邊的臺文英卻說道:“莫大人,不妨再試一試,你可以直接告訴他們,如果他們不願樂捐,我們可能就要強徵了!”

    莫載一聽更是心中叫苦,好在吳超越立即反對,說道:“絕不能威脅強徵,我們守江陰是爲了安境安民,不是爲了禍害百姓!而且這麼做了,不就等於告訴城外的長毛我們的糧草不足,更加堅定長毛的圍城決心?”

    不想被萬夫所指的莫載趕緊點頭附和,臺文英和李添潮等綠營將領卻不以爲然,還悄悄撇嘴表示不屑,暗罵吳超越是****立牌坊,虛僞之至。倒是趙烈文被吳超越的話提醒,忙轉向吳超越說道:“慰亭,既然你不想讓長毛髮逆通過蛛絲馬跡發現我們的糧草狀況,那你爲什麼不想過辦法,製造一些假象,讓長毛認定江陰城中糧草充足,光靠圍城斷糧耗不垮我們,誘使長毛改變戰術,爲我軍贏得破敵戰機?”

    趙烈文這話又反過來提醒了吳超越,有城防優勢在手,吳超越不怕太平軍正面攻城,也不怕太平軍拿手的地道攻城戰術,更不怕太平軍用什麼投機取巧的辦法發起偷襲奇襲,怕就怕太平軍學習曾鐵桶,用壕溝營壘的笨辦法只圍不戰。而想破解太平軍這種笨拙卻又正確的戰術,最好的辦法莫過於誘使太平軍主動改變策略,動起來露出破綻,給吳軍練勇一戰破敵的機會!

    製造糧草充足的假象無疑是誘使太平軍放棄圍城的一個好辦法,而坑蒙拐騙這方面也從來就難不倒生性不良的吳超越,只稍微盤算了片刻,吳超越馬上就對楊文定說道:“祖父,請你立即派人把城裏所有的鹽巴全買回來,能買到多少買多少,一點不能剩!”

    “買鹽?爲什麼?我們不缺鹽啊?”楊文定疑惑的問。

    吳超越不想當着太多的人解釋原因,只是催促楊文定趕快行事,楊文定無奈,只能是馬上命令莫載去執行此事,吳超越則又趕緊對莫載說道:“莫縣令,江陰城裏可有什麼靠得住的士紳,明天請一個來見我。記住,一定要靠得住的士紳。”

    莫載辦事還算得力,派出去差役沒用多少時間,就把江陰城中大小店鋪裏的食鹽收購一空,結果自然也造成了城裏的鹽價飛漲,百姓議論不斷,好在食鹽雖然重要,卻始終沒有糧食重要,所以除了給百姓生活製造了一些不便外,倒也沒有引起什麼動亂。而到了第二天時,莫載又親自給吳超越領了一個叫黃植生的江陰士紳。

    從莫載的介紹來看,這個黃植生倒是相當靠得住,地主富戶出身,秀才功名,做夢都是想考舉人中狀元,太平軍兩次攻打江陰期間,都搶了他在城外的莊園,他也先後三次捐錢捐糧幫清軍抵禦太平軍。同時黃植生對吳超越也表現得異常崇拜,一口一個道臺大人,看着只有十八歲就當上四品道臺的吳超越時,兩隻眼睛裏還盡是星星,正是執行吳超越特殊任務的理想人選。

    許下諾言,說黃植生如果幫着自己把事情辦妥,就上表朝廷給黃植生弄個官噹噹,換得黃植生大喜過望的磕頭道謝後,吳超越這才吩咐道:“黃秀才,麻煩你代表江陰士紳出城跑一趟,去見見長毛的僞丞相林鳳翔,就說江陰城裏現在糧草不足,官府又向民間強徵糧食,你們馬上就要斷糧活不下去了。你們江陰的士紳徵得莫縣尊的同意,由你做代表出城和長毛談判,請林鳳翔念在上天有好生之德的份上,允許城裏的無辜百姓出城投降,自尋生路……。”

    “吳大人,不行!”

    吳超越的話還沒說完,莫載就已經傻了眼睛,黃植生更是斷然拒絕,大聲說道:“吳大人,我等孔孟門生,豈能向長毛髮逆屈膝投降?城中糧草不足,我等再捐納樂輸就是了,小生雖然家境平平,卻也願意勒緊褲帶,再向王師捐糧五石……,哦不,小生願意再捐糧食十石!”

    吳超越一聽笑了,微笑說道:“黃秀才,你的報國之心,固然可敬可佩,但你怎麼不想想,如果城裏的糧食真的不足,我怎麼會派你去告訴長毛這麼重要的消息?我這麼做不過是爲了哄騙長毛,爲朝廷大軍攻破長毛創造戰機,明白了沒有?”

    黃植生聽了先是一楞,然後猛的醒悟過來,拍手笑道:“吳大人,妙計,學生想起來了,三國演義上是有這麼一條妙計,袁氏忠臣審配,就用這條計騙過奸賊曹操。”

    拍手贊罷,黃植生又臉色一變,道:“但是審配那一計,好象是被奸賊曹操給識破了,曹賊將計就計,又殺了許多袁軍忠士……。”

    “審配那一計失敗,是因爲袁紹的軍隊打不過曹賊,但我這裏就沒有任何問題。”吳超越微笑說道:“我現在所欠缺的,只是一位敢出城替我誆騙長毛髮逆的忠勇之士,黃秀才,不知你……。”

    “學生願往!”黃植生想都不想就磕頭說道:“學生與長毛不共戴天,情願捨死忘生,替道臺大人你出城去誘騙長毛,也定然說得長毛僞丞相同意城內百姓出城投降!”

    吳超越聽了大喜,先是狠狠誇獎了一通黃植生的精忠報國,然後又給黃植生指點了一些坑蒙拐騙的細節,最後才把趙烈文代筆的書信交給黃植生,派人立即送黃植生出城去和太平軍聯繫。結果也是到了黃植生走後,莫載才滿臉蒼白的說道:“吳大人,長毛圍城,江陰城中糧草不足,你怎麼還故意派人去告訴長毛這個情況?”

    “你認爲長毛還會相信我的話嗎?”吳超越微笑問道:“在江寧時,我三次詐降,長毛三次中計,難道長毛都是傻子,還會再相信我對他們說的話?還會相信我故意泄露的所謂重要軍情?”

    莫載終於恍然大悟了,趕緊向吳超越大拍馬屁,稱讚吳超越的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但莫載卻還是有點擔心,又小心翼翼的問道:“吳大人,如果長毛真的相信了黃植生的話,或者長毛真的答應讓江陰城裏的百姓出城投降,那怎麼辦?”

    吳超越笑笑,答道:“如果長毛不會汲取教訓,真的相信城裏糧草不足,那我就另想辦法再騙他們。如果長毛真的答應讓城裏百姓出城投降,那更好。”

    說罷,吳超越又在心裏補充了一句,道:“那我就真的讓老弱婦孺出城投降,省下糧食給軍隊用。”

    …………

    和吳超越預料的一樣,吃過無數大虧的太平軍這一次是說什麼都不敢再相信吳超越的話了,所以黃植生帶着請求百姓出城投降的書信來到太平軍營地後,林鳳翔雖然親自接見了他,看完書信後卻馬上起了疑心。然後林鳳翔也沒有立即給黃植生答覆,只是把黃植生暫留營中,同時趕緊派人去水寨把吳如孝請來商量。

    和林鳳翔一樣,看完了黃植生帶來的所謂百姓請降書,吳如孝的第一反應同樣是絕對不能相信,第二反應這一定又是超越小妖的無恥詭計。然後再細一分析吳超越的此舉用意,一個可怕的念頭也頓時出現在了吳如孝的腦海中,讓吳如孝忍不住脫口說道:“難道城中糧草充足,超越小妖有意堅定我們的圍城決心,才故意派人騙我們說城裏糧草不足?”

    “我也是這麼擔心。”林鳳翔點頭,臉色陰鬱的說道:“我軍圍城斷路,固然可以切斷超越小妖的糧草和彈藥補給,但江陰城裏如果糧草充足,超越小妖只要堅守不戰,遷延日久下去,被拖垮的搞不好就會是我們。”

    吳如孝也點了點頭,然後又說道:“可是我們反覆審問過抓到的清妖俘虜,還有向江陰本地的百姓瞭解情況,他們都說江陰城裏的糧倉很小,囤積不了多少糧食啊?現在秋糧又還沒有收割,江陰城裏的糧食應該不足啊?”

    “但他們並不知道江陰城裏的糧食究竟還有多少。”林鳳翔提醒道。

    吳如孝沉默,片刻後才說道:“抓舌頭!想盡一切辦法抓舌頭!江陰城裏的糧食是否充足,只有現在城裏的人才知道,多抓舌頭問口供,一定能找到一些蛛絲馬跡。”

    林鳳翔同意吳如孝的這個提議,又說道:“現在我們營裏就有一個剛從城裏出來的,送信那個使者還沒走,但他是使者,對他動刑逼供……。”

    “超越小妖派來的使者,還用得着對他客氣?林丞相,超越小妖用使者這招騙了我們多少次?碰上他這樣的無恥奸詐之徒,還用得着講什麼仁義道德?”

    吳如孝這話自然註定了黃秀才的悲慘命運,但是還別說,不管太平軍將士如何的威逼利誘,嚴刑逼供,被打得遍體鱗傷的黃植生居然就一直沒有改過口,一口咬定他從來就沒見過吳超越,更不是受吳超越指使出城使詐,江陰城裏真的糧食不足,他家裏已經三天揭不開鍋了。但……

    但越是這樣,林鳳翔和吳如孝就越是不信!他們已經被吳超越的死間騙過不止一次,早就把‘死間’這個兵書名詞牢牢記在了心中,那能繼續吃虧?繼續上當?

    迂腐秀才黃植生的嘴巴撬不開,其他的人卻很容易撬開,當天晚上,太平軍就抓到了一個從江陰城裏跑出來的鄉勇,而那個被強徵進城助防的鄉勇當逃兵的原因很簡單——想念他在華墅的老婆孩子,被太平軍抓獲後也馬上跪地投降,還主動交出了武器。

    這個鄉勇自然受到了太平軍的善待,還得到了林鳳翔愛將歐振彩的親自接見,投桃報李,這個鄉勇也把他知道的城內情況向太平軍如實坦白——城裏的糧食價格確實上漲了不少,但他們鄉勇的糧食配給從來沒有變過,只是江陰官府前天時突然開始大量收購鹽巴,同時他們吃的鹹菜也被削減了一半分量。

    “城裏不缺糧,只是缺鹽?”

    這是林鳳翔和吳如孝看到鄉勇口供後的第一反應,但是吃虧上當的次數已經太多,林鳳翔和吳如孝再是如何懷疑也不敢輕下決斷了。可也還好,到了第二天下午時,太平軍士兵又抓到了一個悄悄下城到橫河撈魚改善伙食的江陰鄉勇,再度證明了之前那個鄉勇的口供,林鳳翔和吳如孝也忍不住再度動搖,“難道城裏真的不缺糧食,只缺鹽巴?”

    真正給了林鳳翔和吳如孝致命一擊的還是在第二天晚上,太平軍巡邏隊在通往常州的小路上抓到了一條大魚——江蘇巡撫楊文定派遣出城去常州和兩江總督怡良聯繫的信使,還從他身上搜到了楊文定寫給怡良的書信!同時那信使還如實招供,說出城去和怡良聯繫的使者不止他一個人,另外還有一個使者也出了城,和他走了另一條路去和怡良聯繫。

    趕緊看了楊文定寫給怡良的書信後,林鳳翔和吳如孝頓時就徹底絕望了,楊文定親口告訴怡良,說江陰城裏的糧食可以支用五個月有餘,就是鹽巴不足,即便遍收民間食鹽也最多隻夠兵勇支用三十來天,所以楊文定請怡良務必想辦法儘快給江陰送來一些食鹽,以緩解城裏的燃眉之急!同時如果可能的話,最好再給江陰送來一些火藥。

    雖然也不完全算是壞消息,但林鳳翔和吳如孝卻都是大失所望,因爲他們都是金田起義時的老人,當時清軍也是瞄準了太平軍食鹽不足的弱點,拼命封鎖鹽道,還故意不許清軍兵勇隨身攜帶過多的食鹽,以免被太平軍繳獲。但太平軍還是咬牙堅持了下來,煮土熬鹽吃辣椒的堅持了下來,而城中清軍缺鹽的情況不僅遠不及太平軍那麼嚴重,也因爲鄰近產鹽地,想要補充細小輕微的鹽巴相對比較容易,所以想靠斷鹽熬死清軍,簡直就是癡心妄想!

    別無選擇,林鳳翔和吳如孝只能是死了困死吳超越的心思,開始盤算其他的破城之策。然後很快的,吳如孝就遲疑着對林鳳翔說道:“林丞相,要不然用老辦法吧,派土營的兄弟挖地道埋火藥,炸開城牆殺進城去收拾超越小妖。”

    林鳳翔遠比吳如孝遲疑,許久後才說道:“超越小妖的妖兵極難對付,就算順利炸開了城牆,殺進城裏後,恐怕也只是一場苦戰惡戰。”

    “總遠比超越小妖彈藥充足時好打。”吳如孝說道:“超越小妖目前彈藥不足,我們打得辛苦點還有勝的希望,但是等他從洋人那裏買來的彈藥洋槍運到了上海,給他的妖兵裝備充足了,那我們再想破他,肯定只會付出現在十倍的代價!”

    又猶豫了一下,林鳳翔總算是下定了決心,咬牙說道:“叫土營的弟兄立即動手,再有,想盡一切辦法,先把超越小妖的彈藥多消耗一些!”



    上一頁 ←    → 下一頁

    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
    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