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八十一章 得意門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八十一章 得意門生字體大小: A+
     

    看到了弟子吳超越擊斃韋昌輝的朝廷邸報後,曾國藩是既得意,又失落。得意的當然是他的學生爭氣,給他長了面子。失落的則是他的大弟子江忠源幹翻馮雲山,小弟子吳超越弄死韋昌輝,一起靠着軍功名揚天下,他這個當老師的在軍事上卻至今毫無作爲,徹徹底底的被兩個學生給比了下去。

    事實上,曾國藩之所以下定決心辦理團練,除了是不甘心默默丁憂守制三年外,更大的原因是曾國藩很想在軍事上有所作爲,做一個名垂青史的儒帥名臣,而且早在咸豐二年的年底,曾國藩就已經上摺子求到了湖南團練幫辦的職位,並且立即着手組建在後世赫赫有名的湘軍。

    與學生吳超越相比,曾國藩辦團練最大的優勢就是人脈關係廣,學生弟子多,親戚多宗族成員多,依靠師徒、親戚、好友等複雜的人際關係,很容易就拉起了一支五千餘人的團練隊伍,並且還忠誠度相當有保障,兵員素質也相對其他地方團練爲高,最大的欠缺只是訓練和武器。

    訓練這方面的問題倒不是很大,僅憑戚繼光留下的《紀效新書》和《練兵實紀》,曾國藩就相信只要給自己一點時間,絕對能練出一支橫掃天下的精銳強兵——大家都知道,曾國藩在歷史上確實做到了這點。

    僅有武器讓曾國藩操心,雖不象學生吳超越那樣迷信洋人武器,但思想開通的曾國藩卻也知道,再想靠弓箭刀矛戰無不勝已經不可能了,清軍最先進的火器鳥銃和擡銃太平軍那邊也有,就算同樣裝備也不過打個平手,所以曾國藩還是盯上了洋人的洋槍洋炮,派人到廣州採購洋槍洋炮的同時,曾國藩還專門給買辦學生吳超越寫了一道書信,讓吳超越幫他在上海打聽洋人槍炮的價格,以便與廣州的軍火價格比較,節約銀子。

    水路不通,曾國藩的信使只能走陸路去上海和吳超越聯繫,耗日持久,所以一直到了咸豐三年的四月中旬,信使才帶着吳超越的答覆書信回到湘軍駐地湘潭。結果也是湊巧,一向喜歡親自督練士卒的曾國藩這會恰好不在校場上,信使就只能是向曾國藩的九弟曾國荃打聽曾國藩的下落,知道曾國藩在營房裏的曾國荃又恰好有些軍務要向曾國藩奏報,便親自領了信使去拜見曾國藩。

    進得營房,曾國藩正在書案旁奮筆疾書,曾國荃開口說話還被正進入狀態的曾國藩揮手製止,知道兄長脾氣的曾國荃無奈,只能是乖乖坐在一旁等待。結果等了不少時間後,曾國藩才終於放下手中毛筆,先長長舒了一口氣,然後向曾國荃笑道:“沅浦,過來看看,爲兄這道討賊檄文寫得怎麼樣?”

    “討賊檄文?”

    曾國荃楞了楞,趕緊上前拿起曾國藩的新作欣賞時,卻見宣紙上龍飛鳳舞,鐵畫銀鉤,還真是一道聲討太平軍罪行檄文——文章名稱叫做《討粵賊檄》,文筆如刀,歷數太平軍的各種罪行,義正言辭,極力鼓動天下文人士子對太平天國的仇恨情緒,讀來令人熱血沸騰,餘音繞樑,三日不絕。讓曾國荃忍不住大聲叫好,道:“好!好文章!兄長的文才,想不到已經精進至此,小弟欽佩!”

    “沅浦,你怎麼也學會拍馬屁了?”曾國藩含笑指責曾國荃的誇獎過甚,又問道:“沅浦,以你之見,這道檄文可還有什麼需要改動之處?”

    “用不着,兄長的文才,何需改動一字?”曾國荃繼續拍馬屁,然後又疑惑問道:“但是兄長,我們現在還沒有把兵士練熟,更沒決定出兵討伐長毛,你這麼早就把檄文寫好做什麼?”

    “心血來潮,一時手癢,忍不住就先寫好了。”曾國藩微笑說道:“先備着,等我軍出征討賊時,立即把這道檄文傳佈天下,號召天下文人士子羣策羣力,幫助我軍共破長毛。”

    同爲曾聖之後和未來名將,曾國荃在心機謀略方面不輸給兄長多少,所以聽了曾國藩這番話後,再細一琢磨品味,曾國荃很快就明白了兄長的真正意圖,一拍大腿喜道:“兄長高明,此舉大妙!”

    “妙在那裏?”曾國藩微笑問道。

    “兄長,你對小弟何必也要明知故問?”曾國荃放聲大笑了,先看看左右無人,然後才低聲說道:“當然是搶佔道義高地,樹立兄長你和我們湘勇的天下練勇統帥地位,也給朝廷和皇上吃一顆定心丸,讓他們知道我們起兵只是爲了討伐長毛,並無二心。”

    曾國藩的笑容中帶上一些得意了,曾國荃的笑容中也帶上了一些奸詐,低聲說道:“自長毛起兵以來,大清各省府州縣雖然基本上都有官員士紳辦理團練,助國討賊,卻又都是各自爲戰,少有聯絡,更無領袖。兄長你先天下之先,首發檄文號召天下文人士子羣起助你討賊,等於就是搶到了天下團練的統帥地位,即便不能如臂使指的指揮各地團練,卻也佔據道義上風,不管是朝廷還是地方團練,都會認定我軍是討賊骨幹,認定兄長你爲討賊總帥,對兄長你用兵作戰益處無窮。”

    “還有,更關鍵是讓朝廷和皇上對我們放心。”曾國荃又奸笑說道:“滿人猜忌漢人,從不肯讓我們漢人掌握重兵,兄長你這次組建五千練勇,朝廷和皇上還要硬塞一個塔齊布進來摻沙子,暗中監視我軍,將來兄長你如果還想擴大軍隊規模,必然是千難萬難。但是這道檄文一旦發出,皇上和朝廷見了定然就會認爲我軍只爲討賊,兄長你對朝廷絕無二心,即便還不肯放心,也必然不會刻意刁難,嚴格限制我軍規模。兄長,你說小弟說得對不對?”

    看了曾國荃一眼,曾國藩笑而不答,只是問道:“不在校場督促練兵,來這裏做什麼?”

    “有點軍務要向兄長你奏報。”曾國荃先亮出手中公文,又說道:“還有,我們去和吳超越聯繫的信使回來了。”

    曾國藩點頭,一邊隨手翻看曾國荃帶來的公文,一邊隨口吩咐讓信使進來,然後才向已經等了不少時間的信使問道:“見到吳道臺了?他可有什麼話說?”

    “稟部堂,吳道臺託小人向你問安,還說他因爲軍務政務纏身,不能親自到湘潭向你行弟子禮,望你千萬恕罪。”

    得意門生對自己的尊敬讓曾國藩萬分滿意,又問起軍火價格的問題時,信使趕緊拿出了吳超越的回信,說道:“稟部堂,吳道臺讓小的給你帶來了一道回信,還有一份西洋各國的槍炮報價清單,吳道臺還說,只要部堂你需要,他可以立即替你向洋人訂購,如果部堂你這裏軍費一時難以籌措,五萬兩銀子以內,他可以替你先墊着。”

    聽到這話,不光曾國藩笑得更加開心滿意,曾國荃也忍不住開口讚道:“不錯,兄長,你這個學生還算不錯,比你的其他門生強多了。”

    “誰叫他爺爺是廣東出了名的大富豪?”曾國藩笑笑,道:“但他能有這份孝心,確實算是難得。”

    “對了,部堂,小的差點忘了一件大事。”那信使又從懷裏拿出了一個卷軸,恭敬說道:“吳道臺他在上海發表了一道《討粵賊檄》,歷數長毛各種罪惡,號召天下文人士子羣策羣力,投筆從戎助他討伐長毛髮逆,檄文讓小的帶回來請你斧正,還說部堂你如果方便的話,請助他在湖南傳播這道檄文。”

    信使的話還沒說完,曾國藩的臉上就已經變了顏色,手裏的公文也不知不覺的落地。曾國荃更是臉色大變,飛快上前搶過那道檄文,展開了只看得幾眼,曾國荃就徹底的目瞪口呆了,口中喃喃,“我的天!天下竟然還有這麼巧的事?兄長,你敢相信麼?這道檄文不但題目與你的檄文一模一樣,就連內容也相差無幾?”

    雙手有些顫抖的接過學生搶先發布的檄文,低頭細讀時,曾國藩幾次擦眼以確定自己沒有看錯,也幾次掐大腿以確認自己是否在做夢,口中也忍不住低聲唸誦起了其中的精華句子,“君臣、父子、上下、尊卑,秩然如冠履之不可倒置……。”

    “舉中國數千年禮義人倫詩書典則,一旦掃地蕩盡。此豈獨我大清之變,乃開闢以來名教之奇變,我孔子孟子之所痛哭於九原,凡讀書識字者,又烏可袖手安坐,不思一爲之所也……?”

    “本道臺德薄能鮮,獨仗忠信二字爲行軍之本,上有日月,下有鬼神,明有浩浩長江之水,幽有前此殉難各忠臣烈士之魂,實鑑吾心,鹹聽吾言。檄到如律令,無忽……!”

    讀到這裏,曾國藩差點沒有一口鮮血噴在吳超越的檄文上,心中慘叫,“好學生!真的是好學生!你不但完全和我想到了一點上,動作還比我這個老師快得多,快得多!好學生,真的是我的得意門生啊,我收了你這個學生,真的是,真的是……。”

    “真的是倒了八輩子血黴了!”

    …………

    雖然很不想把吳超越這道無恥之極的《討粵賊檄》呈遞到咸豐大帝的面前,但是沒辦法,知道吳超越還有特殊渠道可以讓咸豐大帝看到這道檄文,所以收到了江蘇地方官府呈遞來的吳超越版《討粵賊檄》抄文後,好不容易纔重新回到軍機處的穆蔭還是乖乖的把摺子遞到了咸豐大帝的面前,違心幫助吳超越討咸豐大帝的歡心。

    再然後,八旗老爺們的一再進讒也就化爲了泡影,本來在滿蒙王公的挑唆提醒下,咸豐大帝還認真考慮過是否往吳超越身邊多安插幾個眼線暗中監視,可是看到了趙烈文給吳超越代筆的飄香奇文後,咸豐大帝不但暫時打消了這個念頭,認爲繼續讓老丈人給忠心耿耿的吳超越當監軍就足夠了,還笑道:“想不到吳愛卿還能想到這麼一點,不錯,長毛髮逆確實是人人得而誅之,吳愛卿首樹義旗號召天下文人士子羣起討賊,朕心甚慰,朕心甚慰。”

    如果不是八旗王公堅決反對,還有因爲吳超越的官職實在是小了點,咸豐大帝差點就想用朝廷邸報把吳超越這道檄文明發天下,幫吳超越擴大影響和增加聲望。但即便被八旗老爺們堅決攔住了,咸豐大帝還是下旨道:“傳朕口諭,告訴吳愛卿,他的《討粵賊檄》朕已經看到了,寫得好,叫他照着檄文上說的做,早些把他的精兵練出來,再打了勝仗,官職賞賜,朕絕不吝嗇!”

    說罷,覺得口頭獎勵不夠的咸豐大帝還有專門下旨,給吳超越封了一個三等車騎尉的爵位。八旗王公和僧格林沁等人垂頭喪氣的叩首,個個心中大罵,“狗蠻子,拍馬屁的功夫還真是越來越了得!”

    …………

    頒佈《討粵賊檄》搶佔道義制高點完全是趙烈文的主意,吳超越壓根就沒插過手,任由去趙烈文折騰,眼中盯着的也是新兵訓練和苦味酸武器開發這兩件大事。但還好,有兩百多老兵爲骨幹帶動,新兵訓練已經用不着吳超越全程參與;同時有了黃勝和龔振麟部下的幫忙後,武器開發的事也逐漸進入了正軌,吳超越在這所要的關心,也就是如何取得技術方面的突破。

    苦味酸手雷倒是容易解決,把彈筒裏的黑火藥倒掉,筒壁內漆上一層油漆再塗上一層石蠟裝進苦味酸,第一次試驗就取得了成功,同時自行生產也不是很難,自行少量生產不是多大問題。最難的還是迫擊炮和擲彈筒,本來吳超越還胃口很大的想把這兩種武器同時搞出來,但是到了真正着手研究製造的時候,吳超越才發現自己想得實在太簡單了,別說迫擊炮了,就是最簡單的擲彈筒搞出來都沒有那麼容易。

    擲彈筒的筒身倒不難製造,吳超越也清楚記得筒管裏有一根金屬撞擊杆用來擊發尾火,難的是炮彈的底火和引信問題,吳超越就是絞盡了腦汁也想不出什麼辦法造出一撞就發火同時必須保證安全的底火,更造不出更加複雜的觸發引信,實驗了五六十種辦法都沒能取得成功。最後當吳超越都要絕望的時候,黃勝才通過反覆的實驗研究,找到了包裹****的薄銅皮理想厚度,製造出既確保一定靈敏度又相對比較安全的火帽,勉強取得了第一次發射成功。

    底火勉強解決了,但觸發引信吳超越和黃勝都是徹底無招,迫不得已,吳超越只能是在用上了向英國人買來的開花炮彈延時引信,才總算是用擲彈筒打出了第一發開花炮彈——爲了安全,還是刻意縮小了裝藥量的黑火藥炮彈。

    終於取得了這一次成功後,吳超越第一件事就是躺在地上五肢大張,有氣無力的對黃勝等人說道:“接下來的就交給你們了,儘快想辦法把苦味酸炮彈給我搞出來,然後再想辦法如何量產。”

    同情的看了已經徹底累癱的吳超越一眼,黃勝先是老實答應,然後才向吳超越小心翼翼的建議道:“慰亭,要不請一些洋人武器專家幫我們的忙吧,不然的話,我也不是很有把握把你要的擲彈筒和迫擊炮搞出來啊。”

    “那苦味酸的祕密不就暴露了?”吳超越有氣無力的反問道。

    “不讓他們參與苦味酸的事不就行了?”黃勝反問,又說道:“只要洋人把我們把炮身和炮彈搞出來,然後我們悄悄把炮彈裏的火藥換了就行,何必一定要我們自己閉門造車?費時費力還進展緩慢?”

    仔細一想覺得黃勝的話有道理,吳超越這才點了點頭,又坐起身來說道:“這樣吧,開出懸賞花紅,讓洋人專家幫我們研究擲彈筒和迫擊炮,這事你去辦,只要能成功,花多少銀子都可以。”

    黃勝答應,還立即去了租界尋找和歐美各國武器研究專家聯繫的辦法,吳超越則坐着踢了一腳那架好不容易纔鑄造出來還絕對不滿意的擲彈筒,罵道:“老子就不信了,抗日戰爭時要什麼沒什麼都能造出擲彈筒,我這裏有的是洋人幫忙,也會把你這破玩意搞不出來?”

    鬱悶自己以前沒有學好武器製造的時候,親兵隊長吳大賽突然來到了吳超越的面前,把一道公文遞給吳超越,說道:“孫少爺,劉麗川剛剛派人送來的。”

    隨手接過了公文打開,只看得幾眼,吳超越就瞪大了眼睛,脫口說道:“反攻鎮江?劉阿源瘋了,就他那點人那點德行,還敢跟着楊文定反攻鎮江?”

    “源叔要跟着楊文定反攻鎮江?”吳大賽也被嚇了一大跳。

    吳超越點點頭,因爲劉麗川送來那道公文上,確確實實寫着楊文定決定向鎮江發起反擊,而已經被封了一個七品頂戴的劉麗川不但沒有反對,相反還決定跟着楊文定一起去打鎮江——所以要吳超越給他補充武器彈藥。而點頭過後,吳超越的心裏也頓時生出了一種不詳的預感,暗道:“難道劉麗川要不聽話了?上海的上游一帶,也又要面臨危險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
    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