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七十二章 放心去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七十二章 放心去吧字體大小: A+
     

    和之前一樣,傅善祥又是跪着侍侯吳超越,思想完全是個現代人的吳超越看不下去,便主動說道:“傅姑娘,用不着動不動就下跪,我這裏沒這個規矩,起來吧。”

    “吳老爺,奴婢願意。”傅善祥拒絕起身,柔聲說道:“老爺你是奴婢的再生恩人,這麼侍侯你,奴婢心甘情願。”

    “可我不習慣。”吳超越苦笑說道:“我家裏那些丫鬟也從沒這麼侍侯過我,我爺爺也沒訂這樣的規矩,所以你還是起來吧,不然我不習慣。”

    見吳超越一再堅持,傅善祥這才乖巧的改跪爲蹲,一邊替吳超越穿着鞋襪,一邊小心翼翼的問道:“敢問吳老爺,你的家裏還有什麼人?”

    “我在上海的家裏,就只有一個爺爺,還有七個奶奶,她們都是我爺爺的侍妾,最小的八奶奶年齡和你差不多大。”吳超越隨口回答,“至於我的父母還有我親祖母,他們都在廣東老家。”

    “那麼吳老爺,你可有妻妾,奴婢應該怎麼稱呼她們?”

    傅善祥更加小心的問,又悄悄擡頭來偷看吳超越,得知吳超越目前還是一個沒妻沒妾的孤獨小處男後,傅善祥還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點喜色。結果看到傅善祥這點歡喜表情後,吳超越也終於醒過了一些味來,微笑問道:“怎麼?這麼關心我是否有妻妾,擔心她們容不下你?”

    傅善祥俏臉有些微紅,不敢回答吳超越的問題,吳超越則又笑道:“放心吧,你的運氣不錯,我不但沒妻沒妾,還連親事都沒有訂,我把你帶回去,沒人敢說什麼。”

    傅善祥臉更紅了,鼓起勇氣又問道:“吳老爺,那你爺爺能容得下奴婢嗎?老爺你也知道,奴婢是望門寡,還沒成親就剋死了丈夫,還犯忌諱,老爺你的爺爺又是官老爺,他會不會……,會不會覺得奴婢不吉利?”

    吳超越放聲大笑了,笑着安慰傅善祥道:“這點你更放心,先不說我爺爺不是很在意這些,就算他在意,只要看到我平安回到上海,他就可以什麼都不在乎不介意了。你是不知道我爺爺有多疼我,我要星星他絕對不會只給月亮,我說要娶沒裹足的媳婦,他二話不說就能派人上門提親!所以你放心,我爺爺不會說什麼不準讓你進門的話。除非……。”

    說到這,吳超越頓了一頓,舊病復發,脫口就說道:“除非我要娶你爲妻,那我爺爺倒是肯定會反對,還肯定會提起戒尺就打我屁股。”

    這樣的玩笑在這個時代當然不能亂開,傅善祥的臉皮又比較薄,頓時就紅霞滿面,垂着頭不敢吭聲,心臟也不受控制的砰砰亂跳起來。見此情景,其實早就對傅善祥垂涎三尺的吳超越心癢難熬,忍不住伸出魔爪,輕佻的擡起了傅善祥的下巴,欣賞她的動人羞態,心裏又開始盤算是否該問問傅善祥願不願意給自己做妾了。傅善祥則俏臉通紅,美目緊閉,絲毫沒有反抗,一副任由吳超越爲非作歹的乖巧模樣。

    很可惜,關鍵時刻,上次就壞過吳超越好事的惠徵又跑來搗亂,還招呼都不打就直接推開艙門,“慰亭,聽說你醒……,呵,不好意思,好象壞了賢弟你的好事了。”

    惠徵這麼說,當然是看到了吳超越和傅善祥的曖昧動作,嚇得吳超越趕緊收回鹹豬手,也羞得傅善祥掩面而逃,惠徵本人卻呵呵傻笑。末了,吳超越也只能是尷尬的請惠徵坐下,一邊和惠徵客套,一邊詢問他的來意,惠徵則說道:“我就是來告訴你,我們已經快到無錫了,要不要靠岸休息休息?”

    “用不着了。”吳超越歸心似箭,說道:“在船上也可以休息,直接回上海吧,我們走這條路雖然安全,但是太繞路,我爺爺那邊肯定會先收到江寧城破的消息,我如果不趕緊回去,他指不定會有多擔心。”

    惠徵點頭同意,又看似無心的說道:“慰亭,你這次是奉了陸制臺的憲令,護送他出城調集援軍,突圍路上陸制臺雖然被長毛的流彈打死,但你還是保護着他的遺體殺出了長毛重圍,可以算是功過相抵,然後你還又擊斃了髮匪的僞北王韋昌輝,爲朝廷立下大功。這請功的摺子,不知你打算什麼時候發出?”

    “回到上海再說吧。”吳超越打着呵欠答道:“長毛打下了江寧,肯定會窺視鎮江水路咽喉,運河水路未必暢通,回到上海上摺子,走陸路驛站比較安全點。”

    惠徵再度點頭,然後又突然吞吞吐吐了起來,道:“慰亭……,那個,賢弟,愚兄有個不情之請,不知你能否答應。賢弟你也知道,蕪湖大戰,愚兄我連道治蕪湖城都丟了,丟城失土,喪師辱國,罪在不赦。然後陸制臺雖然給了愚兄立功贖罪的機會,可是愚兄在江寧城裏又偏偏寸功未立,所以……,所以……,賢弟你能不能……,能不能……?”

    惠徵的臉皮厚和心腸黑遠不如他的寶貝大女兒,剛說到這就已經是老臉通紅,再不好意思把話說下去。不過也夠了,吳超越也已經明白他的意思了,馬上就微笑說道:“兄長,誰說你寸功未立了?突圍大戰時,你除了親自手刃八個長毛外,又出主意親自用計,幫我把僞北王韋昌輝給騙了出來,幫我兩槍打死韋昌輝。皇上如果知道了這些事,想來也不會再計較兄長你之前的些許過失了。”

    萬沒想到吳超越會這麼爽快就把功勞分給他,惠徵喜出望外之餘,當然是趕緊向吳超越行禮拜謝。吳超越則微笑着攙起惠徵,又拍着惠徵的手說道:“兄長,小弟認爲你最好再寫一道書信給你的長女,她在皇上面前說話最方便。至於送信進宮的花費,小弟也可以替你承擔。”

    “多謝賢弟。”惠徵也拍了拍吳超越的手,奸笑說道:“賢弟放心,這道家書我一定會寫,賢弟你的蓋世奇功,愚兄擔保誰也搶不走。”

    吳超越主動表態願意讓惠徵分功,原因除了和惠徵確實處得不錯外,最重要的一點當然是想乘機搭上慈禧這條線,把進言渠道和消息來源一杆子直接插到咸豐大帝的枕頭邊。同時在不知不覺間,吳超越也逐漸沒了之前那種得過且過的心態,開始積極的籌劃自己的將來,所以還在返回上海的路上時,吳超越就已經決定一回上海就立即擴軍備戰,也着手開發和研究新式武器,彌補自己火力薄弱的要命弱點。

    “反正出了國也是當末等公民,與其去給洋人欺負,不如學袁大頭拼上一把,拼贏了利國利民,早幾十年幫同胞擺脫滿清八旗的奴役,也早一點把中國帶進工業時代,拼輸了再往國外跑也不遲。”

    終於下定這個決心後,租來的民船也很快來到了蘇州城下,直接轉進了吳凇江後,順江而下船行自然更快,只用一個晚上就進入了松江府境內,距離上海也就只剩下了幾個時辰的路程。然而在經過黃渡鎮的時候,歸心似箭的吳超越卻又想起了差點和自己合法滾牀單的周秀英,忍不住登上甲板向南眺望,希望奇蹟出現,能讓自己與周秀英再見上一面。

    很可惜,曾經是賊巢的黃渡鎮早就被地方官府一把火燒得乾乾淨淨,殘垣廢墟中連人影都看不到一個,更別說是正在被官府通緝周秀英了。結果吳超越萬分遺憾的時候,傅善祥卻突然出現在了旁邊,還拿了一件衣服給吳超越披上,柔聲說道:“老爺,江上起風了,還是回艙裏吧,小心着涼。”

    “沒事,我沒那麼嬌氣。”

    吳超越搖頭,可是不搖頭還好,搖頭擺動目光間,吳超越卻又突然看到了下游的一條小漁船——船上有人,還是做漁家女子打扮。吳超越也沒多想,趕緊就舉起望遠鏡細看,結果令吳超越難以置信的是,船上那女子的身材高挑婀娜,竟然還真有幾分與周秀英相似,吳超越不再猶豫,馬上就大聲喊道:“那邊的漁船,搖過來,我要買魚。”

    漁船上的女子明顯猶豫了一會,然後才把船搖了過來,而隨着距離的拉近,吳超越的心臟也忍不住越跳越快——船上那女子體型越來越象周秀英,只是戴着斗笠,看不清楚具體容貌。最後,那女子搖着漁船在距離吳超越座船隻有十來米的地方停下,用沙啞的聲音問道:“想買什麼魚?”

    “四鰓鱸魚。”吳超越說道:“船上有幾個外地朋友,想買幾條吳凇江纔有的四鰓鱸魚款待他們。”

    “沒有。”那女子搖頭說道:“有刀魚有鯽魚鯉魚,就是沒有四鰓鱸魚。”

    搖頭的時候,可能是因爲分了心,那女子的聲音沒再刻意裝得沙啞,露出了一些本來聲音,也讓吳超越一下子就聽出了端倪。心中更加激動,可是又不敢叫破她的真正身份,吳超越一時間都不知道接下來該說些什麼,倒是旁邊的傅善祥提醒道:“老爺,沒有你要的魚,怎麼辦?”

    從斗笠的邊緣處看到傅善祥出現在吳超越的旁邊,那女子的身體明顯震了一震,雙手也不由自主的握緊了船篙。吳超越卻不明白她的心思,只是搖頭說道:“既然沒有,那你走吧。起風了,你的船小,小心點。”

    一聲不吭,那女子徑直把漁船搖開,到了吳超越的船隊走遠後,那女子也一把掀去了頭上的斗笠,露出一張流滿眼淚的俏麗臉龐,衝着吳超越的座船低聲哽咽,“神氣什麼?身邊有了漂亮女人,故意把我叫到你面前讓我看,還故意說些關心話氣我,你神氣什麼?你以爲我真的喜歡你?假洋鬼子狗少爺,我早把你忘了!忘了!”

    嘴裏強硬,可那女子的一雙美目中卻淚花更加翻涌,最後乾脆蹲了下來,雙手捂臉哭出聲音…………

    下午申時將至,吳超越的船隊順利抵達上海,在北門碼頭靠岸,不等水手放下跳板,歸心似箭的吳超越就已經徑直跳上碼頭,然而身手太差,落地時沒有站穩,腳一滑就一屁股直接坐在了碼頭上,疼得吳超越殺豬一樣的慘叫,也惹得碼頭上的百姓一陣鬨堂大笑。接着令吳超越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人羣中竟然響起了這樣的叫喊聲……

    “鬼!鬼來了!死人的鬼魂回來了!”

    人羣譁然,吳超越卻詫異擡頭的時候,卻見一個上海縣的衙役指着自己大吼大叫,“那個是鬼!他爺爺正在他家裏給他辦喪事,他又跑回來了,他是鬼!是鬼!”

    吼叫着,那嚇破了膽的衙役還撒腿就跑,嚇得周圍的人羣也紛紛發足飛奔,吳超越心知不妙,趕緊吩咐了黃大傻和鄧嗣源等哨官帶練勇回營休息,然後匆匆領了吳大賽和惠徵父女回城,結果經過城門時,守城那些差役也同樣是連哭帶喊的撒腿逃命,吳超越顧不得理會他們,只是一路衝回自己家中。

    不出所料,纔剛到街口,吳超越就一眼看到自家門前已經掛起了招魂幡,院牆更是一片雪白,連路邊的樹木都包上了白布,地上的紙錢更是堆起了幾寸厚,吳超越又好氣又好笑,趕緊直衝過去,結果那些掛着孝出入的吳府下人看到了吳超越出現,同樣也是被嚇得屁滾尿流,哭喊着手腳並用的跑開,還有一個膽子小的下人被嚇得直接昏了過去。

    更熱鬧的還在後面,當吳超越衝進了自家大門後,第一眼就看到家裏已經搭起了高大靈堂,堂前還有無數全身掛孝的男女在哭喪,看到吳超越進來那些人馬上又是一片雞飛狗跳,驚叫逃命間差點衝翻靈堂,正在吃大戶的那些賓客更是一鬨而散,狼奔豕突間不知衝翻了多少桌椅,砸爛了多少酒杯碗盤。再然後,吳超越就提前好幾十年看到了自己的靈牌,靈牌上端端正正七個字——亡孫吳超越之位!

    最慘的還是吳健彰的七個偏房,看到吳超越突然出現,七個偏房中有三個被直接嚇昏了過去,餘下四位兩人直接癱在地上,一個逃命的時候被絆倒,只有吳超越最小那個奶奶膽子大點,衝着吳超越連連磕頭,哭喊道:“超越,你放了我,放了我,別帶我走!你爺爺已經在給你配陰婚了,是個十六歲的黃花閨女,她的過戶門貼和你的生辰八字已經送到命館去了,你在下面不會孤單!你如果覺得不夠,可以託夢給你爺爺,請他再給你在陰間納妾,納幾房都行!”

    哭笑不得的時候,哭得雙眼紅腫的吳健彰終於被下人給攙了出來,看到寶貝孫子出現,吳健彰倒也沒有怎麼害怕,只是跌跌撞撞的衝了上來,一把抱住吳超越,哭喊道:“孫兒,是爺爺我害了你,我不該逼你當官,不該逼你當這個官,是我害了你啊!爺爺我也不想活了,你帶我走吧,帶我走吧。”

    痛哭中,吳健彰壓根就沒留心到寶貝孫子在說什麼,只是突然看到了吳超越帶回來的惠徵,還又突然向惠徵雙膝跪下,抱着惠徵的雙腿大聲哭喊哀求,“無常老爺,無常老爺,我知道你是無常老爺,你帶我孫子回來看我,我謝謝你!求你告訴閻王爺,讓我孫子還魂復生,我跟你走,我替我孫子下陰曹地府!你要多少錢都行,你要多少錢都行啊!”

    “我長得很象黑白無常嗎?”

    惠徵鬱悶的時候,門外又突然嘩啦啦的進來一羣洋神父,沒看清楚院子裏的情況,就操着生硬的漢語對吳健彰沉痛說道:“吳,我們來爲你的孫子做祈禱了,他雖然沒有在死前做懺悔,但我們一定懇求仁慈的主讓他上天堂!”

    “你們才上天堂!”吳超越終於怒吼出了聲音,“誰說我死了?是那個王八蛋說我死了?!”

    馬丁和麥都思等洋神父目瞪口呆,但事還沒完,阿禮國和祁理蘊兩個洋人領事又穿着黑色西裝大步進到了院子,同樣是沒看清楚情況就迫不及待的大聲說道:“吳,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們已經聯名派出了使者,去和太平軍那幫人交涉,爭取把你孫子的屍體要回來!”

    吳超越徹底無語言了,只能是哀號着問道:“那我的墳地呢?我的墳地,你們是不是也給我選好了?”

    “還沒有。”吳超越的小奶奶怯生生說道:“你爺爺準備在香山給你建衣冠冢,不過已經派人回去給你選風水寶地了,你爺爺還點名要請廣州那個有名的風水先生給你選地。所以,超越,你放心的去陰曹地府吧,別嚇我們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
    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