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六十九章 艱難突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六十九章 艱難突圍字體大小: A+
     

    火藥車爆炸產生的氣浪確實沒有傷到太平軍大將吉文元的半根毫毛,可誰也沒想到的是,被氣浪吹起的拉車戰馬飛出去後,竟然要死不死的恰好砸到了吉文元的身上,飛行慣性再加上幾百斤重的戰馬屍體,這麼巨大的力量砸來,即便沒能要了吉文元的命,卻也把吉文元砸下戰馬,並且當場砸暈了過去。

    或許火藥車按原計劃在太平軍精兵人羣中爆炸也沒這麼好的效果,因爲那樣炸頂多就是炸死炸傷幾十個太平軍精兵,頂天混亂一下太平軍的隊形,多少給吳軍練勇減輕一些壓力。然而火藥爆炸的效果無意中導致了吉文元昏迷後,情況就完全的大不相同了。

    “吉丞相————!”

    慘呼聲中,吉文元的旗陣立即就是一片大亂,後面列陣以待的太平軍將士同樣是紛紛譁然,爭先恐後的伸長脖子張望前方情況,是既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軍心也頓時一片慌亂。還有那些正在衝鋒中的太平軍精銳回頭看到火藥車在吉文元的旗陣前爆炸,又看到旗陣裏一片混亂,這些精銳強兵再是如何的經驗豐富也難免有些緊張擔憂,未及與吳軍練勇交戰便與自行挫了銳氣,衝鋒速度多少有些放緩。

    “炸死長毛大將了!弟兄們,保持隊形,前進!前進!”

    用望遠鏡看到火藥車在敵人旗陣近處爆炸,又看到敵人的旗陣出現混亂,吳超越當然抓緊機會胡說八道的大喊大叫,藉以鼓舞士氣。結果效果還不錯,多少消除了一些吳軍練勇的恐懼緊張情緒,也讓四百多名吳軍練勇繼續保持着嚴整的隊形小跑前進,行軍速度雖遠不及步兵衝鋒那麼的快,卻勝在隊列整齊,隨時可以投入集體作戰。

    “走!走!快走啊!衝出去,殺出去!殺出長毛的包圍,人人都有重賞!”

    不懂什麼是線性戰術的精髓,只是看到吳軍練勇身出重圍仍然還走得不緊不慢,躲在馬車上的陸建瀛當然是急得滿頭大汗,吼叫着只是催促吳軍練勇發起衝鋒。好在經過嚴格訓練的吳軍練勇只聽吳超越的命令,陸建瀛官再大在此刻也毫無作用,吳軍練勇仍然只保持着嚴整隊形小跑前進,緊握步槍耐心等待吳超越的開槍命令。

    幾場殘酷激戰打下來,多少積累一些戰場經驗的吳超越已經再不是青浦戰場上那個戰場初哥,雖然沒膽量象英國龍蝦兵那樣瘋狂到距敵三十碼纔開槍射擊,但也耐心等到了距敵只剩五十米時,吳超越才命令自軍練勇停住腳步,舉槍瞄準。而期間太平軍雖然也疏疏落落的開了幾槍,卻收效甚微,不但幾乎都沒有擊中吳軍練勇,還自行混亂了隊列,將失去了指揮官的隱患更加擴大。

    “開槍!”

    伴隨着吳超越的一聲令下,吳軍陣前彷彿是響起了一聲炸雷,白色的硝煙噴涌而出,密集的子彈也呼嘯着射向正面衝來的太平軍將士,再緊接着,此起彼伏的慘叫吼叫聲也馬上在太平軍隊伍中響起,中槍倒地的太平軍將士接連不斷,只第一排射擊,就有超過五十名太平軍將士陣亡和受傷,太平軍的衝鋒勢頭也頓時爲之一促。

    第一排吳軍練勇單膝跪地裝彈間,第二排的吳軍練勇也毫不猶豫的瞄準對面來敵開槍,滑膛槍的射擊精度雖低,但是在五十米距離內射擊誤差卻又幾乎可以忽略不計,槍聲連綿間,密集衝來的太平軍將士也象割麥子一樣的成排倒地。

    必須保護陸建瀛一行人,吳超越這次安排的隊形是前後各兩個哨,無法用三段射,但影響不大,逐漸在實戰中歷練出來的吳軍練勇配合高射速的擊針槍,兩段射的速度比之火繩槍的三段射都只快不慢。兩輪射罷,還沒等太平軍向前衝出十米,第一排單膝跪地的吳軍練勇就已經起身瞄準射擊,然後又換上第二排開槍射擊,連綿不斷的槍聲組成一片死亡火網,把正面衝鋒的太平軍將士轟得是人仰馬翻,死傷不斷,傷亡數字轉眼就已經突破了兩百之數。

    太平軍士兵不是傻子,精銳戰兵更是戰場上的老泥鰍,一看吳軍練勇的正面火力太過猛烈,許多人馬上就打起了向兩翼包抄的主意,而左右散開包抄間,自然也更加混亂了太平軍的隊列,徹底喪失衝鋒慣性,吳軍練勇的擊針槍更加從容的開槍射擊,繼續大片大片的擊殺太平軍士兵,迂迴衝鋒中的太平軍士兵自然也在其列,然後即便零零散散的迂迴到吳軍兩翼,也同樣難以近身——不是被吳軍後面兩個哨的練勇開槍打死,就是被吳超越親兵的米尼槍精確狙擊,極個別僥倖能衝近十米內的太平軍將士則專門還有左輪槍招待,連刀子沒能掄起來就已經吳超越親兵的左輪槍打死。

    和上一次的神策門城下大戰一樣,兵力數量佔據絕對優勢的太平軍因爲武器裝備的落後,在專玩線性戰術的吳軍練勇面前仍然還是被吊打完虐的命,還沒抓到半點與吳軍練勇近身肉搏的機會,就已經被這個時代全世界最先進的擊針槍和米尼槍轟得傷亡慘重,死傷無數。

    這一次比上一次還慘,上次太平軍名將李開芳一眼看破吳軍刺蝟陣的最大弱點是方陣內部,下的衝鋒命令是不惜代價衝進吳軍刺蝟陣內部,受命衝鋒的黃懿端又是太平軍中屈指可數的難得猛將,靠着人命堆才堆到吳軍練勇面前爭取到近戰機會。而這一次吉文元下的命令卻是阻擊吳軍練勇前進,還下了這道命令後就直接暈了過去,沒辦法象李開芳那樣的靈活調整戰術,儘可能爭取近戰機會。所以隨着槍聲的持續連綿,在得不到後軍支援又無法近身的情況下,死傷慘重的太平軍將士很快就招架不住了,將領士卒紛紛向後敗退,擁有絕對射程優勢的吳軍練勇乘機不斷開槍,打死打傷了更多的太平軍將士。

    這時,太平軍大將趙鎮元已然暫時接過了吉文元的指揮權,見前軍敗退,統率能力更差的趙鎮元不顧自軍士兵多是虛張聲勢的老弱士兵,竟然命令六千軍隊兩路出擊,一左一右去衝吳軍兩翼,又命令中軍結陣而守,妄圖守住正面用人數淹沒吳軍練勇。而吳超越雖然在經驗方面遠遠不及趙鎮元,卻勝在得到過先進戰術傳授,見太平軍兩翼殺來,吳超越也馬上變陣,再次擺出名符其人的刺蝟陣,組成方陣把陸建瀛一行人和自己包圍在中間,然後繼續小跑向前推進。

    趙鎮元的昏招一出,太平軍虛張聲勢的真面目也很快暴露無遺,彷彿十二年前的三元里大戰再現,手裏拿着竹槍、鐵刀和斧錘等等原始武器的太平軍士兵人數雖多,左右殺來只一眨眼就把吳軍練勇的方陣包圍,然後卻是連吳軍方陣的七八十米內都不敢靠近,只是遠遠的吆喝吼叫,互相鼓舞同伴上前衝殺,自己則幾乎不敢前進寸步,偶有幾個不怕死的上前,也馬上被吳軍練勇的幾槍打退,繼而逃得更遠。看上去吼叫震天,人頭密密麻麻,實際上卻是象老虎咬刺蝟,根本就找不到地方下口。

    與之完全相反的是,小跑前進到了太平軍的中軍近處後,吳軍練勇只幾輪槍擊下來,阻攔在道路前方的太平軍士兵就已經是死傷慘重,不斷出現逃亡現象,同時吳軍的狙擊手也不斷開槍,專挑穿着杏黃衣服的太平軍將領下手,接連打死打傷多名太平軍將領。

    看情況不妙,趙鎮元也曾經想象李開芳一樣不惜代價的衝鋒近身,可惜他的威信遠不及李開芳和吉文元,太平軍將士即便兩次硬着頭皮發起衝鋒,也馬上就被吳軍練勇的擊針槍打得抱頭鼠竄,陣腳迅速動搖,吳超越也乘機指揮方陣緩緩向前,徐徐如林,不斷向前推進,一點一點的碾壓太平軍的中軍陣地。

    這時,吉文元終於被親兵救醒,帶着滿身的馬血回到陣前重新接過指揮權後,只看得戰場一眼,吉文元就忍不住大聲叫苦——因爲此刻太平軍的陣形早就已經是一片大亂,前軍不敢逼近,後軍想沖沖不上去,互相擁擠,互相推搡踐踏,想要重新調整隊列就必須暫時後退,而以現在的情況,一旦下令後退那些二線輔兵就有可能收不住腳步,引發全軍崩潰的可怕後果。

    實在是無計可施,吉文元也只能做好蒙受慘重損失的心理準備,一邊派人與後方的韋昌輝取得聯繫,讓韋昌輝做好阻擊準備,一邊命令還沒有出動的後軍左右分開讓出道路,繼續按兵不動,不給吳軍練勇驅使他們打免費前鋒的機會,同時親自指揮中軍緩緩後撤,牽制住吳軍練勇的行進速度,給後面的韋昌輝爭取阻擊時間。還有就是收攏之前敗退的精銳強兵,讓他們在左方重新整隊等候自己的命令。

    至於之前就已經被趙鎮元派出去的六千輔兵,吉文元是既不想理會,更不敢理會!——要是敢給他們下一道撤退命令,他們馬上就能全線崩潰,象烏合之衆一樣亂哄哄的後逃,還肯定是人那裏多往那裏去,不要說沖垮尚未出動的吉文元后軍了,沖垮韋昌輝的阻擊陣地都不是沒有可能!

    命令一條條的迅速傳達,組織能力怎麼都要比正規清軍強一些的太平軍各部迅速做出迴應,後方數量龐大的二線軍隊左右分開,主動讓出道路,以免被吳軍練勇正面擊潰;之前敗退下來精銳戰兵則迅速向左面集結,重新整隊也提防吳軍練勇向左逃竄——右面是長江無所謂;吉文元則努力約束中軍,指揮着中軍且戰且退,儘可能拖住吳軍腳步;而之前撒出去的六千輔兵則依然在吳軍刺蝟陣的左右和後方大呼小叫,也依然不敢真衝上來和吳軍練勇拼命,戰場表面上喊殺震天,槍聲不斷,實際上卻是有條不紊,暗藏殺機。

    見此情景,吳超越當然大皺眉頭,因爲吳超越即便戰場經驗再是不足,也明白戰鬥力實際上參差不齊的太平軍如果發起全面總攻,其實對自軍最爲有利;然而敵人的指揮官卻不但沒有這麼做,還主動讓開道路放自軍通行,反而讓吳軍練勇十分難受——發起衝鋒混亂隊形是找死,繼續這麼緩緩推進,浪費時間更浪費彈藥,持續下去同樣危險。

    犯難的時候,旁邊有人突然拍了拍吳超越的肩膀,吳超越扭頭看去時,卻見陸建瀛不知何時鑽出了馬車,還滿臉興奮的說道:“吳主事,了不起,太了不起了,老夫是怎麼都想不到,就憑你這幾百人,竟然能把長毛殺得不敢靠近。這樣的雄兵精銳,你怎麼就不多練一點出來?”

    “我那來的銀子?”吳超越沒好氣的說道:“從建軍到現在,朝廷總共就給了我一萬兩銀子,連買武器彈藥都不夠,我那來的銀子練更多兵?還有,回車上去,小心流彈流矢!”

    聽到吳超越這話,陸建瀛趕緊重新縮回車裏,又在車裏嚷嚷道:“吳主事,等你護送本督到了鎮江,本督一定爲你向朝廷請功請賞,請皇上萬歲給你更多的銀子,練更多這樣的雄兵!”

    說罷,陸建瀛還下意識的看了看他帶來的二十來匹馬——天地良心,這些馬身上馱的真是書籍啊!

    與此同時,吳超越也迅速盤算出了一個主意,下令停止開槍繼續前進,還叫士兵端起刺刀裝出要和太平軍近身肉搏的模樣,結果老奸巨滑的吉文元雖然沒有上當,之前被趙鎮元撒出來的六千輔兵卻全都中計,全都吼叫着清妖沒槍子了發足衝鋒,吳超越則催促吳軍練勇加快行進,儘可能拉近與吉文元部的距離,直到那些二線輔兵吼叫着衝到了三十米處,吳超越才大聲下令戰兵一起開槍。

    三百多支擊針槍同時開火,場面與聲響當然是要多壯觀就有多壯觀,白色硝煙四面噴涌間,四面八方的太平軍士兵也接連中彈倒地,然後吉文元的中軍情況還好點,衝擊吳軍方陣兩翼和背後的太平軍輔兵卻是鬼哭狼嚎,連想都不想,掉轉腦袋就撒腿逃命,吳軍練勇飛快裝彈填藥再次射擊,驅使這些敗兵逃得更快也逃得更亂,結果也正如吳超越所願,那些太平軍的輔兵果然一跑就不再回頭,逃得到處都是,徹底不成隊形。

    抓緊機會,吳超越又是一聲令下,左右兩翼的吳軍練勇立即列隊穿插,火速將三個哨的兵力佈置在正前方,以三段射猛射前方敵人。結果這麼一來,咬牙攔住吳軍道路的吉文元中軍也終於支撐不住了,士卒將領紛紛撒腿逃命,吉文元也被親兵硬拉着向後跑,吉文元深知敗兵難擋,便趕緊大聲吼叫,“往右走!往右走!全都給我往右走!”

    如願以償的終於暫時殺退敵人,吳超越不敢有任何遲疑,連陣形都不敢做任何調整,催促着練勇只是發足衝鋒,抓緊時間沿着官道向東北面的外郭觀音門方向逃命。而吳軍練勇和陸建瀛、惠徵等人大聲歡呼的時候,吳超越卻又無比驚駭的發現,太平軍的指揮官竟然還是沒有下令發起總攻,壓根就沒想過拿那些炮灰軍隊暫時遲滯自軍腳步,吳超越的心裏也頓時明白——前方肯定還有敵人,還肯定是更加難纏的敵人,敵人指揮官是怕戰鬥力底下的炮灰軍隊被自軍殺敗,衝潰前方的阻擊陣地,所以才選擇按兵不動!

    不出所料,當觀音門遙遙在望時,吉文元果然帶着重新集結後的精銳強兵追了上來,很狡猾的沒有直接衝上來找死,也更狡猾的始終保持與吳軍練勇的距離,咬住吳超越的尾巴讓吳軍行進快不起來,同時後面也還有着數量龐大的炮灰跟來。而吳超越根本顧不得理會他們,趕緊只是舉起望遠鏡去看觀音門的情況。

    不看還好,一看之下,吳超越就有一種絕望的感覺了,被丘陵包夾的觀音門雖然大開,然而城牆上和丘陵上卻已經站滿了太平軍的弓箭手和火槍手,另有兩千多太平軍士兵在城下嚴陣以待,還把一些車輛拉到陣前排列,車上裝滿土石,既起到了防彈效果,還當道攔住吳軍練勇的去路。

    見此情景,吳超越和吳軍練勇臉色開始發白,還有已經所剩不多的陸建瀛隨從又開始紛紛離隊逃命的時候,後面的太平軍將士也獰笑着追了上來,不急着向吳軍發起進攻,只是立即分兵去封堵吳超越向兩旁逃生的道路。而與此同時,當面攔住道路的太平軍陣中也響起了整齊的吶喊聲,“超越小妖,來吧,這次看你往那裏走?!”

    “怎麼辦?怎麼辦?吳主事,長毛攔住了我們的道路,這次我們怎麼辦啊?”

    耳邊響起了陸建瀛的哭喊聲,讓本就心亂如麻的吳超越更加心煩意亂,不得不在心中不斷提醒自己,“冷靜!冷靜!只要衝過這一關,再往前就好走了!衝過去,一定得想辦法衝過去!”

    心中吶喊着,吳超越的三角眼飛快亂轉間,突然把目光定格到了對面太平軍的帥旗上,那是一面黃底黑牙旗,北方主水,尚黑,對太平軍旗幟已經下過一些功夫研究的吳超越也馬上明白,那是太平天國北王韋昌輝的旗幟!



    上一頁 ←    → 下一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