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六十七章 爭取時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六十七章 爭取時間字體大小: A+
     

    吳超越和張繼庚在城牆上打得慘,吉文元帶着太平軍在城牆下當然打得更慘,六次蟻附攻城下來,太平軍的士卒死傷數字已然突破千人,雖然大部分都是二線的炮灰,但其中也有相當不少是吉文元的嫡系精銳,損失着實讓吉文元肉痛心疼,同時對太平軍的軍心士氣也是一個不小的打擊。

    可是沒辦法,楊秀清給吉文元的任務是把吳軍練勇咬死在神策門,還有大量消耗吳軍練勇的彈藥,兩個任務都只是開了一個頭,所以再是如何的肉痛心疼,第六次蟻附衝鋒被神策門守軍打退後,吉文元還是馬上命令第七支攻城軍隊出陣,鐵了心要憑藉兵力優勢徹底耗垮吳軍練勇。

    以二線軍隊爲主力輔之以少量精銳組成的攻城隊很快擡着飛梯出陣,吉文元剛想下令發起進攻,不料神策門城上卻突然出現了一面白色旗幟,由一名旗手舉着搖晃,還有許多的清軍士兵在城牆上大喊大叫,只是隔得太遠,聽不清楚在喊什麼。

    覺得事情太過古怪,生出了好奇心的吉文元便臨時改了主意,讓第七支攻城軍隊暫時原地待命,又派了一個親兵上前去聽清軍士兵在喊什麼,親兵飛奔上前後不久就跑了回來,向吉文元抱拳奏道:“稟副丞相,清妖是在喊別打了,要我們派一個代表上去和他們談判,他們有大事要和我們談。”

    “有大事要和我們談?難道是想投降?”

    吉文元的第一反應當然是神策門清軍想要獻城投降,也多多少少有些心動——第一個率軍殺進江寧城可不是什麼小功勞,所以即便懷疑其中或許有詐,吉文元還是派了自己的親兵隊長上前,讓親兵隊長去問清軍想談什麼。

    怕將來背黑鍋,吳超越把神策門守將耿橈給推了出來,教他對太平軍使者喊道:“城下的太平天國大使,我叫耿橈,是大清江寧綠營的守備將軍,也是神策門的守將,你認識我不?”

    “少廢話,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城下的太平軍使者很是不耐煩的催促,然後在吳超越的指點下,耿橈才又大喊道:“太平天國的大使,麻煩你告訴你們的攻城主將,就說請他暫停攻城片刻,我大清兩江總督陸建瀛陸制臺一會就要來到城上,要親自和他商談一些事!”

    太平軍的使者聽了有些納悶,但軍令在身,還是答應了替耿橈轉達話語,然後耿橈又在吳超越的指點下趕緊又大喊道:“等等!煩請轉告貴軍攻城主將,就說我們陸制臺說了,你們如果不答應談判,他就要下令燒燬江寧糧倉,讓你們進了城也沒糧食用!”

    吳超越讓耿橈說這話當然是瞄準了太平軍的要害命脈下手——太平軍千里而來,沒有後方補給,糧草全靠就地徵收,當然得要顧忌一下江寧城裏的糧草安全。所以親兵隊長把話帶回了吉文元面前後,吉文元皺眉猶豫了片刻,終究還是點了點頭,吩咐道:“去告訴清妖,就說我答應和陸建瀛談判。”

    可憐的親兵隊長又辛辛苦苦的跑到城下轉達吉文元言語,吳超越聽了大喜,忙又指點耿橈大喊道:“多謝大使,請稍等片刻,我們陸制臺已經在趕來神策門的路上了,一會就到!還有,做爲報答,我們允許你們派人搶救城下的傷兵,只要你們不碰城門,我們就絕不開槍放箭!”

    吉文元果然中計,同意暫侯片刻之餘,也趕緊派出輔兵上前,搶救之前沒能帶回來的傷兵重傷員。吳超越和張繼庚在城上見了大喜,也是趕緊補充飲水乾糧和搶救傷兵,同時也乘機讓士兵練勇休息和冷卻大炮,全力爭取比黃金還要寶貴的時間休整。

    過了半個小時後,等得不耐煩的吉文元一度派人催促趕快談判,吳超越則又讓耿橈出面,大喊道:“貴軍請再等一等,兩江總督府上在南城的西華門大街,離神策門這裏差不多有二十里路,陸制臺年紀大了又騎不了馬,只能坐轎子,轎子走得慢,所以你們得再等一會。不過你們請放心,快了,馬上就到了!”

    好不容易又把太平軍使者騙回了一次,又過了五六分鐘,正當吉文元逐漸懷疑中計的時候,也正當吳超越和張繼庚認命的準備繼續迎戰的時候,奇蹟卻突然出現——陸建瀛領着幾個江寧官員,還真的畏畏縮縮的上到了神策門,還一見面就無比疑惑的向耿橈和吳超越問道:“出什麼事了?不是說你們這裏打得最激烈麼?怎麼又突然不打了?”

    不知道陸建瀛是否准許這麼做,耿橈、吳超越和張繼庚等人只能是趕緊把剛纔用的緩兵計稟報給陸建瀛,又拼命強調客觀原因,說是因爲大炮過熱需要冷卻,傷兵過多需要搶救,乾糧和飲水需要補充,不得已才這麼做。然而令吳超越和張繼庚喜出望外的是,陸建瀛聽了後不但沒有發怒,還滿臉驚喜的問道:“真的?這麼做真的有用?”

    “制臺,有沒有作用,你一看就知道。”吳超越指指遠處暫時按兵不動的太平軍,又說道:“長毛千里而來,沒有糧草補給,害怕我們真的一把火燒了江寧城裏的糧食,所以纔會中計。”

    看了一眼遠處暫停攻擊的太平軍,陸建瀛更是驚喜萬分,忙又問道:“吳主事,那你還有沒有辦法再騙騙長毛,讓他們暫時退兵,或者多爭取一點時間?”

    吳超越一聽樂了,想都不想就對陸建瀛說道:“陸制臺,很容易,只要你不介意,你可以親自出面和長毛談判,就說你願意讓出江寧城和完好無損的江寧糧倉,換長毛放你率領城裏的軍民百姓離開。城下的長毛大將肯定做不了主,也肯定要稟報洪秀全和楊秀清這些長毛首領。”

    “這麼一來,洪逆楊逆就算不中計,也起碼可以給我們爭取一個時辰的休息時間,他們如果中計真的相信,那我們可以爭取的時間就更多了,說不定還可以找各種藉口爭取更多時間,等到我們援軍到來!”

    吳超越抄襲張特的這個餿主意雖然粗淺,可是做夢都想拖到援軍到來的陸建瀛聽了卻是讚不絕口,馬上就同意依計而行。結果也恰好就在這個時候,早就等得不耐煩的吉文元再次派出使者來到城下,要求陸建瀛馬上出來談判,否則就要立即發起進攻。

    終於輪到咱們一直吃乾飯的陸大總督大顯身手了,正正衣冠站到了箭垛旁邊後,陸建瀛先是大聲表明自己的身份,然後在吳超越的指點下要求太平軍攻城主將過來談判,吉文元見了也無比聽話,立即同意親自與陸建瀛談判。只是害怕吳軍練勇的冷槍冷炮,所以吉文元沒敢走得太緊,只是派了一些親兵來回傳話,借親兵之口間接與陸建瀛談判。

    如吳超越所料,當陸建瀛提出要以交出城池和糧倉爲藉口換取太平軍讓路放行後,吉文元果然不敢私自做主,只是要求陸建瀛暫時等待一段時間,等他與洪秀全、楊秀清取得聯絡再給陸建瀛答覆。陸建瀛聽了大喜,不但一口答應,還不用吳超越指點就主動喊道:“好,本督可以等待,請告訴你們的首領,最好請他們親自到神策門城下來,親自與本督當面談判!”

    帶着陸建瀛的口信,吉文元的使者一路打馬飛奔到了下關水寨,通過太平軍將士的層層封鎖,浪費了不少時間才得以見到洪秀全和楊秀清,向洪楊二人稟報神策門發生的情況。結果吉文元的使者才把話說完了,鼻子差點氣歪的楊秀清就放聲咆哮了,“蠢貨!這是緩兵之計,你們這些蠢貨怎麼就信了?馬上回去告訴吉文元,叫他別理清妖的詭計,只管給本王繼續攻城!”

    吉文元的信使唱諾,剛想離開時,不料高坐正中的洪秀全卻突然開口,先是叫住吉文元的使者,然後很是疑惑的向楊秀清問道:“東王兄弟,你爲何認定這是清妖奸計?我天國大軍重兵圍城,清妖總督棄城求活,這很符合情理啊?如果清妖總督是真心求活,你又斷然拒絕,清妖真的放火把城中糧草燒光,不是太可惜了?”

    “萬歲,怎麼連你相信清妖的鬼話?”楊秀清哭笑不得,耐心解釋道:“萬歲明鑑,且不說到目前爲止,還從來沒有督撫一級的清妖向我軍投降。就算這個陸建瀛真的有心和我們談判,他也應該是登上鄰近下關的儀鳳門,要求與我軍談判,那會跑到遠離下關碼頭的神策門說這樣的話?這不是故意拖延時間是什麼?”

    楊秀清的分析自然是完全合情合理,可惜洪秀全卻還是不信,又表態懷疑陸建瀛是見神策門戰事危急才生出這個念頭,還動心想親自到神策門下和陸建瀛親自談判。楊秀清勃然大怒,乾脆又上演了一出天父下凡的精彩戲劇,先以天父的名譽訓斥了次子洪秀全一通,然後又衝着吉文元的使者咆哮道:“快去傳令,叫吉文元繼續攻城,再有遲疑,天法不容!”

    楊秀清的決策自然正確,見識分析也自然精妙,然而無用,等他的命令送到了吉文元的面前後,神策門這邊都已經爭取了足足三個小時的時間休息調整,所以再當太平軍發起第七次蟻附攻城時,不但時間已經是下午三點,還必須得面對體力已經基本恢復的神策門守軍的迎頭痛擊,不但損失更大,還再難收到消耗吳軍練勇彈藥和體力的效果。

    順便說一句,看到太平軍連招呼都懶得打就直接發起進攻,陸大總督連滾帶爬的衝下城牆逃命的同時,還沒忘了衝吳超越叫喊,“吳主事,以後再有這樣的妙計,你記得一定要馬上稟報本官,只要能爭取時間,本官一定採納!”

    是日,太平軍猛攻江寧十三門整整一個白天,直到天色全黑方纔退兵撤走。看到了太平軍撤退後,筋疲力盡的江寧清軍也馬上橫七豎八的歪倒在城牆上,象是差點淹死一樣的大口大口喘氣,許多士兵還纔剛躺下就鼾聲大作的睡去。而神策門這邊的情況也同樣如此,即便在中午騙到了三個小時的休息時間,卻因爲是真刀實槍的與太平軍接連火拼多場,士兵和練勇仍然還是累得連慶祝歡呼的力氣都不剩下,許多人同樣是倒地就睡。

    吳超越和張繼庚同樣累得十分夠戧,但這兩個奸猾之輩都害怕太平軍去而復返,堅持着都沒有立即下城休息,一邊讓士兵練勇繼續保持戒備狀態,一邊仍然緊張的觀察着太平軍的一舉一動。在此期間,張繼庚還向吳超越提醒道:“吳主事,這會不管長毛是真退假退,今天晚上你的練勇都不能脫衣睡覺,必須時刻提防長毛又來攻城。”

    吳超越點點頭,問道:“炳垣先生,以你之見,類似今天這樣的進攻,長毛能夠持續多久?”

    “才只是開始。”張繼庚臉色陰鬱的回答道:“長毛以地穴攻城時有個習慣,就是先會發起一段時間的佯攻,然後再突然引爆埋藏在城牆下的火藥,最後才發起真正的總攻。所以,如果不幸被我料中,靜海寺那邊是假炮臺真地道,那麼今天的戰事就只是長毛的佯攻,長毛真正的進攻,也還在後面!”

    “今天還只是佯攻?”吳超越有些傻眼,探頭看看城下橫七豎八的屍體,驚訝說道:“今天的進攻也算是佯攻的話,那長毛也太捨得下本錢了吧?洪秀全和楊秀清他們,就真不把士兵的命當成……。”

    話說到這裏,吳超越已然自行打住,驚訝說道:“不對!難道長毛今天的進攻,只有神策門這邊是真的?其他城門都是裝模作樣的佯攻?”

    “吳主事,你現在纔看出來啊?”張繼庚苦笑說道:“其實正午的時候,我就已經看穿了長毛的真正用意,他們是真的在猛攻神策門,但他們的目的並不是爲了攻破神策門,更不敢奢望能夠從這裏取得突破。他們真正的目的,是纏住你,讓你無法分身去救其他城門!”

    說罷,張繼庚又看了一眼吳超越,淡淡說道:“吳主事,今天我讓麾下練勇不惜代價的抗擊長毛,其實真正的目的也是爲了讓你節約火槍彈藥和練勇體力,讓你隨時可以抽身去救其他城門。不然的話,我能看不出來吳主事你今天沒用全力,一直在儘量節約火槍子彈?”

    吳超越沉默不語,心裏是既感謝張繼庚的全力分擔,也暗恨這個鐵桿漢奸的執迷不悟,鐵了心給滿清八旗當奴才還不知悔改。張繼庚則又嘆了一口氣,道:“我現在最擔心的就是儀鳳門,那裏的地聽雖然沒能發現長毛的地道,但那是因爲連續下大雨造成的,所以吳主事,如果儀鳳門那邊傳來爆炸聲響,還望你立即提兵去救儀鳳門,千萬別辜負了我的一盤苦心。”

    什麼叫好心當做驢肝肺,張繼庚就是好心被當做了驢肝肺,聽了張繼庚發自肺腑的由衷之言後,吳超越不但沒有半點感激,相反還在心裏暗暗琢磨道:“不行,得想辦法把這個鐵桿漢奸弄走!不然的話,太平軍在儀鳳門那邊爆破得手,我在這裏出城突圍,這個鐵桿漢奸肯定不答應,萬一這個狗漢奸在我出城時突然把甕城的千斤閘放下去,那我的麻煩就大了!”

    想把受命助守神策門的張繼庚弄走雖然沒有那麼容易,但還是那句話,在坑蒙拐騙方面能夠難得住吳超越的事情不多,仔細盤算了片刻後,吳超越就又想出了一個餿主意,忙向張繼庚說道:“炳垣先生,既然你無比懷疑長毛的真正主攻點是儀鳳門,還有長毛猛攻神策門是爲了牽制我,那麼爲了謹慎起見,我們乾脆搶先佈置一支疑兵如何?”

    “疑兵?”張繼庚眼光一閃,忙問道:“如何佈置?”

    “弄一些木棍,綁上刀子冒充刺刀,給你的練勇備着。”吳超越建議道:“如果真的出現了什麼緊急軍情,你就帶上你的練勇,打上我的旗幟,假裝成我的軍隊,或是去救援戰場,或是冒充我繼續留守神策門。這麼一來,江寧城中就等於出現了兩支松江團練,關鍵時刻突然使出,必然可讓長毛疑神疑鬼,猜不透我的真正所在!”

    “好主意!”張繼庚一聽大喜,一拍箭垛說道:“長毛對吳主事你這麼忌憚,看到你的練勇調動,必然會做出臨陣調整,有利於我軍見機取利!此計大妙,我這就去準備!”

    說罷,張繼庚還真的急匆匆去了組織他的練勇準備假冒吳軍練勇,吳超越見了心中暗喜,暗道:“狗漢奸,最好是太平軍把你當成了我,全力的圍追堵攔,讓我可以更輕鬆的突圍撤退。”

    沒心沒肺的嘀咕完了,吳超越還又擡眼去看遠處的太平軍營地,心裏更加沒心沒肺的嘀咕道:“洪秀全,楊秀清,你們爭點氣,趕緊炸開城牆殺進來吧,老子實在是不想在江寧城裏呆下去了!”

    太平軍沒有讓吳超越失望,次日清晨,咸豐三年二月初十的清晨,卯時將半,天未明,大霧籠罩,一片朦朧的儀鳳門那邊就突然傳來了驚天動地的一聲巨響,獅子山正面的城牆轟然倒塌,露出一個兩丈來寬的缺口!

    與此同時,早已調整好了炮位的太平軍火炮也數十門一起發炮,猛轟城牆爆破處,不但大爲加強了爆破效果,還意外的引發了城牆上的一門紅衣大炮殉爆,雷鳴般的爆炸聲中,獅子山正面的城牆接連垮塌,城牆缺口迅速擴大至六丈以上!

    江寧,城破!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