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六十六章 準備跑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六十六章 準備跑路字體大小: A+
     

    如果不是慈禧老妖婆的妹妹搗亂,吳超越在這個時代就已經破了處男身了!

    從兩江總督府回到駐地的時候,吳超越抽了個空去探望小寡婦寧傅氏,向已經恢復原名傅善祥的小寡婦大概介紹了事情經過,然後傅善祥當然是淚流滿面,在吳超越的面前長跪不起,發誓要用一生報答吳超越對她的恩情,話語中已經坦然告訴了吳超越她的心意。

    很可惜,軍務在身,門外又有親兵煞風景,吳超越沒能抓住機會檢查傅善祥是否真的是個望門寡,她的前老公斷氣前都沒能碰到她,只能是耐心安慰了傅善祥一通,又答應晚上一定再來探望她,然後就急匆匆上了城牆當職——吳超越得罪的江寧大佬可不一個兩個,要是被他們抓住把柄,麻煩肯定只會更多。

    得到了吳超越晚上再來探望的承諾,又讀懂了吳超越眼中無論如何都隱藏不了的下流慾望,傅善祥也認命的開始着手準備侍侯吳超越,燒好了熱水準備伺候吳超越洗澡,換了新牀單新被子,也精心準備了幾道拿手小菜,還把一塊白布都偷偷藏到了枕下。然而就在這時候,惠徵卻要死不死的把他的小女兒葉赫那拉·婉貞給送了過來,還直接把婉貞給送進了傅善祥的房間,對傅善祥宣佈了吳超越此前對她女兒的承諾,要求傅善祥以丫鬟身份好生伺候他的女兒。

    吳超越知道這件事時已經是晚飯時分,儘管心中恨得咬牙,吳超越卻不得不請惠徵與自己共同享用傅善祥精心準備的晚飯,也假惺惺的向惠徵道謝。惠徵則揮了揮手,坦白說道:“慰亭,你我兄弟還用得着這麼客氣?而且這事我也得謝你,知道不,今天早上長毛對着內城開炮,一顆炮彈就打進了婉貞借住那家旗人隔壁的院子,把婉貞嚇得不輕,所以沒辦法了,愚兄只能是把婉貞送過來,請你幫着我照看一下了。”

    “長毛在朝陽門那邊開炮,內城現在的情況如何?”吳超越好奇問道。

    “唉,還能怎麼樣?還不是雞飛狗跳,全城不安?”惠徵嘆了口氣,恨恨說道:“愚兄就不明白了,滿城那邊的八千斤重炮,怎麼就轟不過長毛的大炮?聽說長毛那些火炮,還是吳三桂逆賊兩百多年前祕密藏在嶽州的老炮,怎麼偏偏就是比我們大清現在的炮打得遠?打得準?”

    “廢話,誰叫你們這些滿狗故意打壓我們漢人的火器發展?”吳超越心中嘀咕,嘴上卻問道:“那麼兄長,內城的守軍可有什麼辦法應對?這任由長毛不斷炮轟內城,對軍心士氣的影響很大啊?”

    “他們能有什麼辦法?”惠徵滿肚子的火氣,恨恨說道:“出城突襲長毛在朝陽門外的炮臺他們沒膽量,火炮對轟不過,有人聽說神策門這一帶的火炮打得準,建議從神策門這邊調炮手過去操炮和長毛對轟,祥厚不但不答應,還反罵出主意的人是蠢貨,說什麼一旦把漢人放進了內城,漢人就肯定會乘機打開內城的城門,放長毛進內城!”

    別說這話誇張,歷史上更誇張,第一次鴉片戰爭時,英國軍艦開進長江逼近鎮江,守鎮江的旗人副都統海齡就認定漢人一定會勾結英國人出賣鎮江,派旗兵大肆屠殺無辜的漢人百姓,末了還被前後清共同譽爲愛國將領。

    言歸正傳,聽到惠徵這話,吳超越暗怒之餘也悄悄暗喜,巴不得太平軍早一點攻進滿城執行他們的歷史使命。再然後,知道江寧城已經時日無多的吳超越爲了留下惠徵這條直通咸豐大帝耳邊的說話渠道,又違心的低聲說道:“兄長,還是那句話,情況一旦不對,什麼都不要管,馬上過來和我會合。”

    惠徵點點頭,也是低聲說道:“賢弟,到時候爲兄可是什麼都拜託你了,江寧這情況,愚兄算是徹底死心了。”

    彷彿是爲了驗證惠徵的這番判斷,惠徵的話纔剛說完,鄰近的神策門城上就是炮聲大作,報警銅鑼聲此起彼伏,把在一旁低聲聊天的傅善祥和婉貞都嚇得失聲驚叫。吳超越無奈,只能匆匆扒完碗裏的剩飯,留下惠徵照顧兩個弱女子,領了親兵趕到城上察看情況。

    神策門守軍開炮的原因把吳超越氣得是七竅生煙,僅有幾十名太平軍在城上晃了一圈,就把城上守軍嚇得趕緊開炮。除此之外,大壯觀山那邊雖然出現了大量紅色燈籠,象是有太平軍在集結,可是吳超越用望遠鏡仔細觀察之後,卻無比懷疑太平軍是把燈籠系在樹上或者驢馬身上,用少量兵力驅逐毛驢騾子行進,製造準備夜襲的假象,誘騙神策門守軍大量浪費寶貴彈藥。

    太平軍這樣的虛張聲勢,其實也是在直接給吳超越幫忙,至少可以讓吳超越不必擔心被陸建瀛和祥厚等人從其實最安全的神策門調走,所以吳超越始終沒有點破太平軍的戰術意圖的同時,也祕密開始準備撤退計劃,藉口戰事需要讓士兵大量準備行軍乾糧,又嚴令禁止浪費擊針槍子彈,還悄悄準備了一些紅布,以便在需要時扮做太平軍迷惑敵人。

    再接下來的兩天時間裏,晴朗了多日的江寧這一帶接連下了兩天的大雨,雖然嚴重影響了吳軍練勇的戰鬥力,但好在太平軍並沒有抓住這個機會向神策門發起進攻,僅僅只是抓緊時間徹底夷平了神策門外的礙事房屋院落,讓吳超越白擔心了兩天——使用紙殼子彈的擊針槍和左輪槍,還有燧發點火的米尼槍,最害怕的可就是雨水。

    這兩天的大雨也幫了太平軍一個大忙,那就是嚴重影響了江寧清軍對太平軍地道的偵察效果——始終懷疑太平軍真正主攻目標是儀鳳門的鐵桿漢奸張繼庚,費了不小的力氣說服祁宿藻和上元縣令劉同纓在儀鳳門內挖掘深坑,埋設水缸佈置地聽,讓耳音靈敏的清軍士兵坐在缸內靜聽,藉以尋找太平軍地道的位置,結果卻因爲這兩天的大雨影響,地聽也就成了虛設。(史實,這兩天的江寧大雨確實存在。)

    最後,在吳超越和老天爺的聯手幫忙下,也在太平軍將士日夜不停的奮力挖掘下,太平軍終究還是成功挖掘出了三條從靜海寺直通儀鳳門城牆下的地道。情況呈報到太平軍的軍事總指揮楊秀清面前,楊秀清在大喜之餘也沒猶豫,立即召集太平軍衆將佈置攻城計劃,並將發起總攻的時間定在了兩天後的——二月初十!

    二月初八下午,楊秀清在下關水寨召開軍事會議,向與會衆將安排攻城計劃,決定先在二月初九這天向江寧十三門全面發起佯攻,消耗清軍已剩不多的火炮彈藥,也進一步疲憊清軍的體力精神,二月初十再真正發起總攻,總攻主戰場則被楊秀清親自定爲聚寶門和儀鳳門。

    在場的太平軍將領都是身經百戰之輩,所以楊秀清只是交代了計劃步驟,就再沒去關心細節問題,細節任由諸將自行發揮。惟獨神策門這邊,楊秀清很是花了一些力氣關心,向負責佯攻神策門的太平軍大將吉文元吩咐道:“吉副丞相,明後兩天的戰事,偏師戰場就數你的擔子最重,本王不要你真能攻下神策門,但是一定得給本王咬住超越小妖,逼着他把麾下妖兵盡數調到城上作戰,不能讓他抽身增援其他戰場,還得大量消耗他的洋槍彈藥,這一點最爲關鍵,你務必要辦到!”

    “還有。”楊秀清又補充了一句,道:“本王知道超越小妖不好對付,所以本王不會計較你付出多少代價!”

    “末將謹遵東王號令!”吉文元抱拳大聲答應,又迫不及待的問道:“東王,能否給末將再補充一些戰兵?後天我天國大軍破城之後,超越小妖如果從神策門突圍逃跑的話,末將擔心僅憑手中的三千戰兵,難以將超越小妖和他的妖兵全殲。”

    楊秀清點點頭,剛開始盤算應該給吉文元補充多少戰兵,一旁的北王韋昌輝卻搶先站了起來,說道:“東王,用不着給吉副丞相補充戰兵,後天總攻時,本王親率三千精銳爲吉副丞相押陣,助吉副丞相全殲超越小妖,爲林副丞相和我天國陣亡將士報仇雪恨!”

    楊秀清並不是很願意接受韋昌輝的自告奮勇,但考慮到這次攻打江寧名城,負責南線的是翼王石達開,負責北線的是自己的心腹愛將李開芳,不給北王六千歲韋昌輝一個建功的機會實在有些說不過去。所以盤算了半晌後,楊秀清還是很勉強的點了點頭,同意由韋昌輝親自率軍去爲吉文元擔任預備隊。但楊秀清卻還是有些不放心,又向韋昌輝叮囑道:“北王,小心提防超越小妖的冷槍。之前我軍幾次與超越小妖交手,首先中槍的都是我軍將領,你貴爲北王六千歲,肯定是妖兵冷槍的首選對象,若非必須,北王你最好不要親自率軍衝鋒陷陣。”

    “九千歲放心,這點我當然知道。”韋昌輝神情輕鬆的說道:“超越小妖不突圍便罷,他要是真敢從神策門戰場突圍,本王擔保讓他全軍覆沒!”

    看出韋昌輝多少還是有些輕敵,但是私下裏與韋昌輝交情並不是很好的楊秀清卻懶得再和他廢話,只是又轉向了負責儀鳳門主戰場的李開芳,叮囑道:“李丞相,我知道你深恨超越小妖入骨,但是你務必記住一點,拿下江寧城纔是我們的首要目標,所以炸燬了江寧城牆後,你絕不能爲了報仇直接兵進神策門,只能是優先守住我軍入城道路,爲我後續大軍打開入城道路!”

    李開芳唱諾,心裏也萬分遺憾神策門那邊太不適合地道攻城——玄武湖一帶的地下水乾的好事,所以李開芳唯一所能做的,也就是暗暗祈禱,“超越小妖,你千萬別跑啊!陣亡的天國將士,你們的在天之靈也一定要保佑我可以親手爲你們報仇!”

    …………

    偷襲戰和奇襲戰也就罷了,準備發起大規模戰事還能做到不露半點蛛絲馬跡,那是連二十一世紀的美帝軍隊都無法做到。所以太平軍再是如何的封鎖江寧城的內外交通,他們積極備戰準備發起大規模進攻的種種動作,還是沒能瞞過江寧城裏一些人的眼睛,其中既包括吳超越,也有戰場經驗還在吳超越之上的鐵桿漢奸張繼庚。

    吳超越和張繼庚都是通過太平軍的攻城武器準備情況分析出敵人即將發起全面進攻,這些天來爲了準備攻城武器,太平軍一直都在砍伐軍營附近的木材,日夜不停的運往營中,打造出了數以千具的上城飛梯和過河橋車。而二月初八的傍晚時分,太平軍卻又突然停止了這一工作,同時營中炊煙數量突然增多,持續時間也遠超往常,露出正在趕做乾糧的跡象,吳超越和張繼庚就馬上都斷定,太平軍很有可能在第二天就發起大規模進攻!——當然,因爲嚴重缺乏情報支持的緣故,吳超越和張繼庚都無法判斷太平軍的真正總攻時間是在第三天。

    得出這個結論,吳超越當然是趕緊讓吳軍練勇也積極備戰,早早做好突圍準備。張繼庚則是連夜去了兩江總督府拜見陸建瀛報告這一情況,力勸陸建瀛立即全力備戰,把江寧城裏最能打的吳軍練勇撤回城內,當做總預備隊使用,同時加強儀鳳門的守禦。但是很可惜,陸建瀛還是不聽,仍然拒絕採納這些正確建議,自知死期已近的張繼庚急得放聲大哭,但是又無可奈何。

    二月初七夜,三更後巡城,由水西、漢西,巡至儀鳳,天已明。守城兵無幾,鄉勇均未上城,北城主將綠營總兵程三光酣睡帳中。——這是助守江寧城的前浙江樂清副將湯貽汾留下的原始記載。

    在如此鬆懈的情況下,當太平軍將士突然向江寧十三門同時發起進攻的時候,江寧清軍的倉促與混亂當然是可想而知,還沒等太平軍正式發起進攻就已經拼命開炮轟擊空地,白白浪費火藥卻毫無殺敵效果,江寧文武幾大佬陸建瀛、祥厚和福珠洪阿全都嚇得龜縮家中,不敢上城一步,惟有布政使祁宿藻抱病登上聚寶門督戰,卻又偏偏趕上太平軍佈置在報恩寺的火炮密集轟擊城樓,瓦裂木碎間塵煙飛揚,祁宿藻心膽具裂,再次大量吐血,又一次摔倒昏迷。

    擡回了官署被救醒後,自知命不久矣的祁宿藻乘着還能動彈,趕緊提筆書寫遺折向大清朝廷和咸豐大帝告罪,然而遺折尚未寫完,,突又聞報陸建瀛和福珠洪阿都拒絕上城督戰,氣憤擔憂之下,祁宿藻這位江寧城中唯一靠譜的大佬頓時一口鮮血噴在遺折上,兩腿一蹬,當場斷氣!

    其實祁宿藻已經算是幸運的了,他如果是到了神策門督戰,恐怕他連被擡回官署的機會都沒有,當場就能被嚇死在神策門上!太平軍對江寧其他城門都是雷聲大雨點小的佯攻,惟有在神策門這邊是真的猛攻,受命牽制和消耗吳軍練勇的太平軍大將吉文元根本就是不惜代價,僅一個上午,就向神策門發起了六次蟻附攻城,同時集中炮火猛轟神策門,在沒有修建炮臺的情況下玩命與神策門對拼炮火。

    如果不是神策門上還有張繼庚這個相對比較靠譜的戰友,楊秀清大量消耗吳軍練勇彈藥的目的肯定能夠順利達成。也虧得有張繼庚這個鐵桿漢奸拼死守城,帶着他親手組建的練勇四處奔走抗擊,憑藉居高臨下的優勢迎頭痛擊太平軍的蟻附將士,吳超越纔有底氣命令麾下練勇禁止使用彈藥無法補充的擊針槍,全憑彈藥勉強可以獲得點補給的米尼槍殺敵,還極不要臉的用銀子收買耿橈,讓吳軍練勇從清軍綠營兵手裏搶來火繩槍射擊,拼命節約最爲重要的擊針槍子彈。

    還有很關鍵的一點,就是英國軍艦免費幫吳超越訓練那些吳軍炮手,靠着這些炮手操作火炮,神策門上的十六門火炮才得以盡顯威力,有效打亂了太平軍的攻城隊列,使得太平軍無法發揮兵力優勢密集攻打某一牆段,只能是分散兵力分路衝擊,多少給了神策門守軍一點喘息時間。然而令吳超越欲哭無淚的是,因爲清軍火炮的質量問題,火炮連續發射過多,炮身過熱,導致一門火炮突然炸膛,炸死了一名吳軍炮手和兩個在旁邊幫忙的清軍炮手,也給神策門守軍的士氣造成了不小打擊。

    到了正午時分,好不容易打退了太平軍的第六次蟻附進攻後,吳超越吩咐將士抓緊時間喝水吃飯的同時,自己也趕緊抓起水葫蘆往嘴裏大口大口的灌水,眼睛則警惕的繼續看着城外太平軍隊伍。而當看到太平軍仍然沒有半點撤退跡象,相反還在積極調兵遣將,準備發起第七次進攻,吳超越頓時就叫起苦來,“糟了,再這麼打下去,就算守得住神策門,我的練勇體力和彈藥都得大量消耗,到時候照樣還是想突圍都難。必須得趕緊想個辦法,先暫時穩住太平軍,給我的練勇多爭取一點休息時間。”

    坑蒙拐騙這方面從來就難不倒吳超越,眼珠子轉了幾轉後,吳超越就衝到了同樣在氣喘吁吁的張繼庚和耿橈面前,低聲對他們說了自己匆匆想出來的緩兵之計。張繼庚和耿橈聽了雖然覺得有些匪夷所思,但是考慮到他們的士兵練勇都已經累得厲害,那怕多爭取一刻休息時間也是好事,兩人終究還是點了點頭,都說道:“試一試!不管成不成,先多爭取點休息時間再說!”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