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六十五章 小寡婦歸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六十五章 小寡婦歸誰?字體大小: A+
     

    心思各異的等待了一段時間,一身戎裝的吳超越急匆匆的來到總督府大堂上,很是規矩的向陸建瀛行了禮,然後就好象沒看到祥厚和福珠洪阿等人一樣,語氣焦急的只是向陸建瀛問道:“敢問陸制臺,匆匆傳喚下官,可是有什麼緊急軍情?”

    “這小子裝的真象。”陸建瀛先是在肚子裏暗讚了一句,然後才說道:“吳主事,不是有什麼緊急軍情,本督傳喚於你,是有人告你強搶民女,私藏他人兒媳,被發現後仍然拒不交還,既違國法,又犯軍法。祥將軍和福提臺都爲此勃然大怒,要求本督親自審理此案,你可有什麼答對?”

    “強搶民女,私藏他人兒媳?”吳超越面露詫異,驚訝說道:“陸制臺,這那跟那啊?下官受命助守神策門,這幾天吃住幾乎都在神策門上,那來的什麼時間幹這些事?又什麼時候幹過這樣的事?”

    “吳超越,你裝什麼裝?”福珠洪阿大聲冷笑,指了指李傅氏那個潑婦婆婆,說道:“你看看她是誰?見過沒有?”

    彷彿現在纔看到那潑婦,吳超越先是看了那潑婦一眼,然後才向福珠洪阿點點頭,說道:“稟福提臺,下官見過她,剛纔這個刁婦試圖強闖松江團練營地,下官那時候見過她,她的鼻子還是下官踢破的。”

    “聽到沒有?陸制臺你聽到沒有?”祥厚和幾個旗人將領都象發現新大陸一樣,迫不及待的就衝着陸建瀛嚷嚷起來,“吳超越他不但強搶民女,還毆打無辜百姓致傷!”

    “祥將軍,衆位大人,你們搞錯了吧?”吳超越接過話題,神情十分奇怪的說道:“她算什麼無辜百姓?下官剛纔說得明明白白,這個刁婦試圖強搶松江營地,還侮辱咒罵下官,下官爲了驅逐她離開才把她打傷,這有什麼不對?難道說,任何人都可以直接闖進你們的營地?你們也不驅逐離開?”

    祥厚等人語塞,那潑婦卻嚷嚷起來,“青天大老爺,民婦不是強闖他的什麼營地,民婦是去要我的兒媳婦,我的兒媳婦在他那裏,我去要我的兒媳婦啊!”

    “陸制臺,在下可以做證。”鄒鳴鶴也馬上說道:“這位李夫人是去要她的兒媳婦,她的兒媳婦也躲在松江團練的營地裏,學生親眼目睹。”

    “鄒總辦,我總算知道你的籌防局爲什麼連旗幟鑼鼓都能被人偷走了。”吳超越譏笑,振振有辭的說道:“她再有理由,那也是軍營重地,沒有軍營主官允許,誰也不許進去!是個人有理由有藉口就可以直接進軍營,那長毛髮逆的奸細還不把嘴巴笑歪了啊?鄒總辦你治軍有方,或許不怕,我可怕長毛的奸細把我的彈藥給炸了。”

    “你!你!你!”

    鄒鳴鶴被吳超越氣得連話都說不利落了,那邊祁宿藻也有些看不下去,對吳超越呵斥道:“超越,不管是對是錯,鄒總辦都是你的前輩,你對他說話客氣點!”

    “對!”福珠洪阿也跳出來說道:“就算這位李夫人強闖你的軍營有錯,但你把她的兒媳婦藏在你的軍營裏做什麼?”

    “福提臺,下官什麼時候把她兒媳婦藏在軍營裏了?”吳超越反駁,又說道:“大清國法,軍中不得攜帶女眷,下官就是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把女人藏在軍營裏。”

    “那鄒總辦怎麼看到她的兒媳婦在你的軍營裏?”福珠洪阿大喝問道。

    “回福提臺,剛纔鄒總辦去下官的軍營門前時,下官的軍營門內,確實有一個女子。”吳超越不慌不忙的回答,又反問道:“但是福提臺,既然那女子是站在門內,包括鄒總辦在內的在場所有人都能清楚看到她,那下官如何能算是私藏民女?這又算那門子的私藏民女?”

    福珠洪阿也啞口無言了,祥厚則跳起來喝道:“吳超越,你少摳字眼!不管是不是私藏,這個民婦的兒媳婦在你的軍營裏,這總不錯吧?”

    “回祥將軍,當時確實有一個民女在下官的軍營門內。”吳超越微笑答道:“但她是不是這個刁婦的兒媳婦,下官不敢確認,因爲下官並不認識這個刁婦,不知道她的家庭成員情況,無法確認那個女子是她的兒媳婦。”

    “祥將軍,老夫可以做證,那個女子是這位李夫人的兒媳婦。”鄒鳴鶴怕吳超越又摳字眼,忙插嘴說道:“老夫去李夫人籌糧籌餉時,見過她的兒媳婦。”

    “鄒總辦,那你當時爲什麼不說?”吳超越叫起苦來,語氣中盡是埋怨的說道:“鄒總辦,當時你如果直接說你見過那女子,還知道她是這個什麼李夫人的兒媳婦,那我不是馬上就把那個女人交給你旁邊這個什麼李夫人了?那會把她帶進營中查問她的身世,又那會有後來的事?”

    “吳主事,聽你口氣,倒是老夫不對了?”鄒鳴鶴的鼻子差點沒氣歪了。

    “當然是你的不對!”吳超越更加理直氣壯,說道:“那個女子跑到我的軍營求救,我身爲朝廷命官,自然要替皇上萬歲和大清朝廷保護大清百姓,那能不問青紅皁白就把她交給一個素不相識的人?鄒總辦,如果突然有個人跑到你家門前,說你兒子其實是他的兒子,你會不查清楚就把你的兒子交出去嗎?”

    聽到吳超越這話,許多堂上的差役都忍不住笑出了聲,陸建瀛和祁宿藻也是忍俊不禁,恨吳超越入骨的祥厚和福珠洪阿同樣憋得難受,鄒鳴鶴卻是幾乎氣昏過去,指着吳超越全身顫抖,“你!你!你……,你滿口污言穢語!”

    “鄒總辦,我就是打個比方,可沒有說一個髒字。”吳超越微笑答道。

    “行了!”怕事情繼續鬧大的祁宿藻開口喝止,強撐着站起身來,對陸建瀛說道:“陸制臺,看來事情已經很清楚了,吳主事並沒有那裏做錯,這個民婦的兒媳出於特殊原因,跑到吳主事的軍營門前求救,吳主事出於愛護百姓的職責收留和保護了那個女子,又因爲不能確認這個民婦是否那女子的婆婆,所以沒有立即交人,這也是出於愛護百姓的謹慎,有功無過,怪不得他。”

    “祁大人所言極是。”惠徵也趕緊幫腔道:“吳主事勤於王事,愛護百姓,所統練勇駐紮慈修庵期間,於民秋毫無犯,百姓有口皆碑。這件事完全就是一個誤會,吳主事有功無過。”

    江寧城都已經危急到這個地步了,陸建瀛本來就不想收拾吳超越,再聽到吳超越已經巧妙的開脫了所有罪名,自然是馬上就順水推舟,點頭說道:“言之有理,這就是一個誤會,吳主事愛護百姓,確實有功無過,沒有任何責任。”

    祥厚和福珠洪阿等旗人將領無話可說,心裏再恨吳超越也找不出任何理由繼續逼迫陸建瀛揮淚斬馬謖,只能是暗恨着緊緊閉嘴。那邊李傅氏的婆婆卻急了,忙說道:“青天大老爺,那民婦的兒媳呢?民婦的兒媳怎麼辦?”

    “是啊。”鄒鳴鶴也忍氣吞聲的說道:“陸制臺,就算吳主事在這件事上沒有做錯,但李夫人的兒媳婦現在還在吳主事的軍營裏,是不是應該叫吳主事把人交出來?李夫人可還要把她的兒媳婦接回去守寡,也還要爲她的兒媳婦請貞節牌坊。”

    “超越,交人。”陸建瀛想都不想就吩咐道:“把這個民婦帶去你的營地,再把她的兒媳婦交給她,這事就結了。”

    “陸制臺恕罪,沒辦法,下官交不出來了。”吳超越無奈的攤手答道。

    “爲什麼?”陸建瀛一楞。

    “因爲那個女人想不開,就在下官駐紮的慈修庵出家爲尼了。”吳超越苦笑答道:“法號妙空,是慈修庵的主持慧諦師太爲她受的戒。”

    “她當尼姑了?”

    陸建瀛眼睛一下子就瞪圓了,那邊正盤算着把李傅氏買回去當出氣筒的鄒鳴鶴更是勃然大怒,咆哮道:“胡說!她剛纔還好好的,怎麼一下子就出家爲尼了?”

    “因爲她的婆婆生性狠毒,不僅時常虐待她,還想把她賣到點翠樓當妓女,她實在是走投無路,所以就索性出家當了尼姑。”吳超越如實答道。

    堂上一片大譁,秉性正直的祁宿藻還憤怒的看向那潑婦,怒喝道:“刁婦,你好毒的心腸!”

    潑婦被祁宿藻趕緊磕頭,一旁的鄒鳴鶴看了不妙,忙說道:“祁藩臺,你別聽那個女子胡說八道,李夫人是想讓她在家裏守寡,還向爲她請貞節牌坊,那個小****是耐不住寂寞才逃出家門,這點老夫可以爲李夫人做證!”

    “本官也可以做證!”福珠洪阿也跳出來說道:“李夫人親口告訴本官,她是要讓兒媳婦在家裏守寡,是那個小賤人自己不願意才跑的!”

    吳超越一聽樂了,忙向陸建瀛行禮說道:“陸制臺,下官彈劾福制臺與鄒總辦輕信人言,幫助刁民逼良爲娼,請制臺大人處置!”

    福珠洪阿和鄒鳴鶴聽了當然更是大怒,陸建瀛也疑惑問道:“吳主事,你爲什麼要彈劾福制臺他們?”

    “因爲下官已經派人去點翠樓查證過,點翠樓的老闆周健良親口承認,這個刁婦準備用八十兩銀子的價格把她兒媳婦賣給點翠樓爲娼。制臺若是不信,可以立即派人去查。”

    吳超越微笑答道:“還有,這個刁婦在下官的軍營門前,也親口說過她要以八十兩銀子的價格把她的兒媳婦賣給點翠樓,還說下官如果願意,可以拿一百兩銀子把她兒媳婦買下,當時鄒總辦和許多百姓都在場,都親眼所見,親耳所聽!”

    做爲咸豐大帝的東宮座師,陸建瀛的人品再爛在這方面也要點臉面,聽到吳超越的話當然是勃然大怒,重重一拍桌子,吼叫道:“李楊氏,你給本官如實交代,是否真有此事?還有,鄒鳴鶴,你既然親耳聽到了這個刁婦要把兒媳賣入妓院,爲什麼還要在本官面前說什麼她是要把兒媳婦接回家去守寡?!”

    潑婦被嚇得直癱軟在地,鄒鳴鶴也是心中大慌,但鄒鳴鶴畢竟是當過幾十年的官還當過廣西巡撫,馬上就推卸責任道:“陸制臺恕罪,在下之前去這個刁婦家中籌集糧款時,聽她吹噓要讓兒媳守寡,還要爲她的兒媳婦請貞節牌坊,一直信以爲真,後來又聽說她要把兒媳賣進妓院爲娼,還道她是氣憤兒媳私逃說了氣話,但在下萬沒想到,這個刁婦居然如此狠毒,真要逼她的兒媳賣娼!在下輕信刁婦之言,在下有罪。”

    陸建瀛的臉色稍微放緩,明知鄒鳴鶴是在推卸責任卻不願深究,只是拍案喝道:“來人,把這個刁婦拿下,押往上元縣衙交給劉同纓,讓劉同纓從重治罪!”

    堂下差役應諾,立即衝上來拿人,拖起那潑婦就往走,那連尿都嚇出來的潑婦魂飛魄散,掙扎着衝鄒鳴鶴喊叫道:“鄒老爺,鄒老爺,救命啊!鄒老爺你救救我,八十兩銀子我不要了,我把兒媳婦白送給你,一文錢不要就白送給你,鄒老爺你救救我啊!”

    堂上又是一片大譁,鄒鳴鶴老臉通紅,趕緊喝令差役趕緊把那潑婦拖下去,那潑婦卻哭喊不絕,“鄒老爺,我那個兒媳婦長得漂亮,又是望門寡,還是黃花閨女,你帶回家去不吃虧啊!鄒老爺你救救我,我把兒媳婦送給你啊——!”

    鄒鳴鶴的老臉更紅了,吳超越則瞪大了眼睛,脫口驚叫道:“望門寡?還是黃花閨女?!”

    Www_ тt kдn_ c ○

    “吳超越,你叫什麼叫?”祥厚沒好氣的呵斥吳超越,冷笑說道:“是黃花閨女又怎麼樣?她已經出家爲尼了,你還能怎麼樣?難道你還想……。”

    說到這裏,祥厚突然心中一動,忙喝道:“來人,給本官拿二十兩銀子,去那個什麼慈修庵把那個小寡婦給本官贖出來!”

    堂上又是一片譁然,祥厚則毫不在意,還冷笑着衝衆人說道:“叫什麼叫?出家了就是方外人,割斷前緣與往事無關,但是出家後還可以再贖出來,重新做人,無論國法佛法都無可指責,完全合情合理!本官可憐那小寡婦年紀輕輕就削髮爲尼,派人把她贖出來,也是出於一片好意,難道有什麼不對?”

    說罷,鐵了心要噁心吳超越的祥厚得意洋洋來看吳超越,在場的旗人將領也全都拼命點頭,福珠洪阿還迫不及待的說道:“祥將軍,既然鄒總辦有意,你又把那個小寡婦贖出來,那個小寡婦就是你的人,你乾脆就把她送給鄒總辦吧!”

    “誰也不給!”祥厚笑得無比猙獰,說道:“本將軍要成全她的婦道,把她關在院子裏,終身不許她出門一步,讓她知道什麼叫三綱五常!也讓江寧全城的百姓都看一看,一個寡婦該怎麼爲亡夫守節!”

    聽到祥厚這話,在場幾乎所有人都是心中一沉,知道那個小寡婦這輩子算是徹底完了。惟有吳超越不動聲色,還怯生生的說道:“祥將軍恕罪,不好意思,那個小寡婦你已經贖不出來了。”

    “你這話什麼意思?”祥厚先是一楞,然後突然醒悟過來,指着吳超越怒吼道:“難道,你已經……?”

    “祥將軍猜對了,是,下官已經用銀子把她贖出來了。”吳超越笑嘻嘻的回答道:“下官也是覺得年紀輕輕就削髮爲尼太過可憐,所以她剛受了戒擺脫前緣,下官就花銀子把她贖了出來。祥將軍,你說她現在是誰的人?”

    “你?!”祥厚氣得差點想把吳超越當場掐死了。

    “謝祥將軍,你也承認她是我的人了。”吳超越笑得更加開心,又飛快補充道:“但是祥將軍請放心,下官把她贖出來,並不是爲了什麼男女之事。而是下官答應過,要爲皇上的一位親戚買個丫鬟侍侯她,所以下官纔想出來這個兩全其美的主意,既救了那個可憐的小寡婦,又對當今萬歲盡了忠心。”

    “你爲皇上的什麼親戚買丫鬟?”祥厚大怒問道。

    不等吳超越回答,還算講義氣的惠徵已經戰戰兢兢的站了出來,小心翼翼的說道:“稟祥將軍,是下官的小女兒,下官的長女在宮中爲妃,下官的小女可以算是皇上的半個妻妹,吳主事之前答應過下官,是要買一個丫鬟伺候下官小女兒的飲食起居,這件事下官可以做證。”

    祥厚幾乎氣昏過去,那邊陸建瀛則怕事情繼續鬧大,忙說道:“好了,好了,都消停了吧,既然吳主事已經把那個尼姑贖身,又準備讓她伺候皇親國戚,那就是那個女人的福氣,也是吳主事對皇上的一片忠心。歇了吧,歇了吧,這件事就到此爲止了。”

    祥厚氣呼呼的拂袖而去,吳超越笑吟吟的恭送他離開,又在心裏惋惜道:“早知道她是個望門寡,我又何必拿她便宜慈禧老妖婆的妹妹?不過算了,先把這事了啦再說,以後還有機會,以後肯定還有機會!”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