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六十二章 看出破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六十二章 看出破綻字體大小: A+
     

    楊秀清的迷魂陣成功騙過了江寧城中的所有人,包括剛揀到一個漂亮小寡婦的吳超越,當遠遠看到太平軍又往神策門外大量增兵,又聽到此起彼伏的‘踏平神策門’和‘活捉吳小妖’的口號聲,此前就懷疑太平軍將要主攻神策門的吳超越又被嚇了一大跳,還真以爲自己是把太平軍打得太慘,適得其反徹底激怒了太平軍,所以太平軍才鐵了心要和自己死拼到底,爲那些被自己殘酷殺害的太平軍將士報仇雪恨。

    江寧城裏的太平軍盟友天地會成員也很給力,這段時間一直活動得十分猖獗,不斷張貼各種佈告恐嚇和動搖江寧軍心民心,刺探清軍的各種軍情通過特殊渠道送出城去獻與太平軍。收到了太平軍的命令後,天地會成員也大量散播太平軍必然踏平神策門找吳超越報仇的謠言,城內軍民百姓紛紛信以爲真,造成神策門附近的普通百姓大量逃離,陸建瀛和祥厚同樣被嚇得再次向神策門增派練勇助守,祁宿藻提議把吳軍練勇調回城內當做總預備隊使用,也被嚇破了膽的陸建瀛斷然拒絕。

    在這樣的情況下,吳超越當然認爲自軍已經很難從神策門戰場突圍逃命,也馬上打起了從其他城門逃走的主意,還馬上就盯上了神策門右邊的太平門,藉口巡城專門往太平門跑了一趟,勘探那裏的地形尋找逃生道路,也乘機和太平門那邊的清軍守將拉關係套交情。然而就在吳超越邀請太平門守將陳新立到神策門吃飯的時候,神策門那邊卻又吳軍練勇過來報告,說是太平軍又有異動,吳超越無奈,只能是匆匆返回神策門主持防務。

    回到了神策門向北一看,太平軍那邊的情況確實不對,新從下關碼頭過來那些太平軍除了全力修築營壘之外,又分出一支軍隊拆毀城外房屋,拓寬直抵神策門城下的道路。吳超越見了更是叫苦,還道太平軍是爲了方便把大型攻城武器直接運抵城下,旁邊好歹有些軍事經驗的耿橈也看出不對,向吳超越說道:“吳兄弟,長毛主動幫我們拆房子,恐怕不是安什麼好心,怎麼辦?”

    “當然不是安什麼好心。”

    吳超越沒好氣的回答,耿橈又問太平軍爲什麼要如此做時,吳超越就無法回答了,只是盤算着說道:“情報不足,我也沒辦法猜到長毛的真正用意,但如果有一支軍隊出去衝一衝,試探一下長毛的虛實,或許能找到點什麼蛛絲馬跡。”

    “那你再帶你的練勇出去衝一衝。”耿橈馬上建議道。

    “我以後不再打仗了?”吳超越更沒好氣的說道:“我的彈藥都是從洋人那裏買的,在江寧這邊沒辦法補充,子彈打光了,到了長毛髮起進攻的時候,我拿什麼打?”

    說罷,吳超越又對耿橈說道:“耿大哥,你是不是應該動一動了?拆房子的長毛肯定是輔兵,戰鬥力比較差,你帶軍隊出去衝一衝,得手的機會應該很大。”

    耿橈一聽大搖其頭,連連說他不是沒有這個膽量,是他手下那些綠營兵實在靠不住,而且他是神策門的守將,按規矩沒有陸建瀛的親自派遣不能私自出城作戰。結果也就在耿橈與吳超越互相謙虛推讓的時候,兩個貪生怕死的鼠輩身後卻突然有人說道:“耿將軍,吳主事,若你們不介意,在下願意派遣麾下練勇出城去與長毛交戰。”

    耿橈和吳超越一聽大喜,趕緊回頭去看誰有這麼大的膽量,卻見是曾經來過神策門的籌防局紳董張繼庚站在他們身後,吳超越見了一楞,忙又問道:“炳垣先生,你什麼時候來的?”

    “剛到的。”張繼庚微笑着出示了一道公文,說道:“陸制臺憲令,讓在下率領六百練勇來神策門助守。吳主事,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並肩作戰的戰友了。”

    “歡迎,歡迎。”吳超越已經從惠徵口中知道了一些關於張繼庚的事,知道張繼庚帶出的練勇好歹有些和太平軍正面硬扛的膽量,是江寧城中爲數不多的可靠軍隊,所以吳超越還真有些歡迎張繼庚的到來。然而歡迎過後,吳超越卻又猛然想起一事,忙問道:“炳垣先生,你辦理的團練,不是已經在聚寶門外……,那個了,怎麼手裏又冒出來了六百練勇?”

    提到聚寶門那事,張繼庚的神情不由黯淡了一下,但很快又振作起來,說道:“在下之前辦理的團練確實已經全軍覆沒了,但小生散盡家資招募練勇,並說服了一些江寧士紳富戶捐資助軍,這幾天就又新招募了六百名練勇,繼續報效我大清朝廷。”

    “還真是一個死心塌地的鐵桿漢奸。”吳超越心中鄙夷,嘴上卻說道:“炳垣先生,既然你自願出戰,那麼你放心,我一定帶着練勇在城牆上掩護你,擔保絕不會再重蹈聚寶門的覆轍。”

    張繼庚一聽大喜,忙向吳超越道謝,又迫不及待的向耿橈請令出戰,巴不得炮灰越多越好的耿橈自然也沒有拒絕。當下迅速做好了安排後,張繼庚還真把他麾下的三百練勇給派出了城,拿着簡陋的武器去衝擊那些正在拆除房屋和開闢道路的太平軍將士。

    還別說,張繼庚在調教練勇方面還真有一套,帶出來的練勇雖然武器裝備極差,士氣和鬥志卻頗爲高昂,又有熟悉地形的優勢,拿着扁擔木棍仍然和太平軍的工兵在巷戰中打得難分難解,許久都不見敗象,精神之頑強讓吳超越都忍不住稱讚了幾句。

    太平軍那邊的反應稍稍有些出乎吳超越的意料,見江寧練勇殺出城來和他們的工兵交戰,今天早上才從下關那邊移駐過來的太平軍卻沒有出兵過來增援,只是繼續修築營壘和建立營地,相反倒是之前移駐過來的太平軍李開芳部的營地派出了援軍,也沒用多少時間就把張繼庚的練勇打得抱頭鼠竄,狼狽不堪的逃到城下尋求吳軍練勇的火力掩護。

    再然後,太平軍雖然也發起了追擊,卻只是追到了距離城牆裏許外就停住了腳步,然後很快退兵折回,掩護工兵繼續拆除房屋。見此情景,吳超越總覺得有什麼不對勁,卻一時半會想不起來究竟是那裏不對勁,倒是旁邊的耿橈大爲惋惜,罵道:“操他孃的,長毛也學奸了,不敢過來送死了。”

    言者無心,聽者有意,聽到耿橈這話,吳超越心裏猛的一震,忙轉向耿橈問道:“耿大哥,你剛纔說什麼?幫我再說一遍。”

    “我說長毛學奸了,不敢過來送死了。”耿橈疑惑重複,又問道:“吳兄弟,我這話有什麼不對嗎?長毛如果敢衝過來,你的弟兄不就有開槍機會了?”

    “開槍?!”

    吳超越終於發現到底是那裏不對了——打垮張繼庚練勇的太平軍只追到一里外就停下腳步,很明顯是知道吳軍練勇的火槍射程究竟有多遠,知道再追過來只會白白給吳軍練勇當活靶子練習槍法!

    這麼一來,一些新問題也就出現在了吳超越的腦海中,太平軍爲什麼不用新調來神策門外立營生力軍增援巷戰戰場?偏偏要用已經和吳軍練勇幹過仗的舊有軍隊增援巷戰戰場?以太平軍諸將的能征善戰,不可能連輪番上陣消耗敵人體力這個道理都不懂吧?

    “難道,今天早上來的這支太平軍有問題?”

    吳超越突然又想到了這個重要問題,趕緊舉起望遠鏡仔細觀察新來的太平軍,但是很可惜,距離太遠,無法看清那些新太平軍的具體情況,更看不到新來那些太平軍將士到底是什麼裝備,年齡大小。但吳超越卻又細心的發現,新來的這支太平軍數量雖然龐大,但營地的施工速度卻似乎不及之前太平軍那麼快。

    雖然察覺到了一些破綻,但吳超越卻還是不敢肯定心中的懷疑——今天新來這幾萬太平軍,很可能是虛張聲勢裝樣子的老弱後軍!

    不過正爲難的時候,吳超越卻又想到了一個驗證辦法,趕緊又用望遠鏡去看那座新營地與大壯觀山之間的道路,再然後,更大的破綻就出現在了吳超越的望遠鏡中——新來的這些太平軍,在運送建立營地的木材時,車上木材的堆積高度明顯有些偏低!這也就是說,那些太平軍士兵很可能是因爲體力不足,所以才無法往車上多裝木材!

    發現了這個問題後,吳超越的心跳當然開始加快,也隱約猜到了太平軍在神策門這邊虛張聲勢的真正目的。接着吳超越毫不遲疑,馬上把吳大賽拉到了一邊,在他耳邊低聲說道:“從我們的軍隊裏挑選兩個可靠的練勇,讓他們做好深夜出城的準備,到了今天晚上,用繩子把他們放下城去,讓他們摸到長毛新營地旁邊給我看看情況,尤其是給注意新來這些長毛的武器裝備,還有年齡大小。但記住,絕密,除了我們的人,不許任何外人知道這件事!”

    吳大賽點頭答應的時候,那邊的鐵桿漢奸張繼庚卻已經發現了吳超越正在和吳大賽耳語,便微笑問道:“吳主事,悄悄在說什麼?是不是想到了什麼破敵妙計?有的話可記得一定要提攜小生一把噢,小生破產爲國,可正盼着陸制臺的軍功賞賜補貼軍用啊。”

    “關你屁事!”吳超越肚子裏暗罵,嘴上卻笑着說道:“炳垣先生誤會了,破敵之策那有那麼容易想到?我是昨天晚上救下了一個無家可歸的可憐女子,答應了照顧她,所以叫我的親兵隊長去給她租房子買衣服。”

    張繼庚不疑有他,說了一句原來如此就繼續去觀察敵情,也讓他的那些出戰練勇回城,吳超越也這纔想起自己昨天晚上救下的漂亮小寡婦李傅氏,決定一會抽空去看一眼她的情況。

    計劃沒有變化快,傍晚吳超越準備下城時,陸建瀛和祁宿藻等人卻突然來到了城上巡視軍情,吳超越不得不留下來陪同,好不容易把這些瘟神給打發滾蛋了,天色卻已全黑,耿橈又厚着臉皮一定要去吳軍營地混飯,吳超越也只好放棄了今天去探望李傅氏打算——耿橈可不是好鳥,如果讓他看到了李傅氏的姿色,那說不定新的麻煩就來了。

    所以一直到了第二天清晨,吳超越才抽空去了探望李傅氏,被親兵領進了駐地旁邊的小院後,未及敲門,就已透過窗戶看到李傅氏正在給院中的幾顆梨樹澆水,時逢初春正是梨花綻放,已經恢復了女裝的李傅氏俏立花下,白色花瓣飄飄灑灑,宛如花雨,李傅氏長髮飄飄,膚白脣紅,眉目如畫,彷彿在與鮮花比美,頓時就給吳超越一種驚豔之感,也讓吳超越不由停住腳步,不忍打破這一美麗畫面,乾瘦醜臉上露出豬哥像,心中再次大罵,“幹!爲什麼是個寡婦?!”

    最後,還是吳超越親兵的說話聲打破了這份寧靜,被驚動的李傅氏擡頭看到吳超越站在窗外偷看自己,瘦臉上色迷迷的表情還與街上常見流氓無賴一般無二,李傅氏也不由露出羞容,同時也暗暗奇怪,“他怎麼現在纔來看我?”

    實際上,早在主動向吳超越露出真容的那個時候,李傅氏就已經做好了被吳超越欺凌污辱的心理準備,因爲李傅氏心裏很清楚,已經走投無路的自己如果繼續在街道上流浪下去,就算不被狠毒公婆找到抓回去毒打虐待,也絕不會有什麼好下場,餓死的可能很大,被男人發現她的真正容貌後,也肯定跑不掉被凌辱淫污。所以李傅氏當時就已經悄悄下定決心,如果吳超越真的向她提出什麼無恥要求,她也咬牙忍了,委身於吳超越,也乘機讓吳超越永遠收留她——吳超越雖然醜點,但心腸還算不錯,是李傅氏值得以身相許的人——至少李傅氏自己是這麼認爲。

    只是李傅氏並沒有想到的是,她主動洗去了臉上泥污之後,吳超越麾下那些練勇雖然個個看着她兩眼放光,全都低聲嬉笑說吳超越這次揀到大便宜了,吳超越也確實在她面前露出了色迷迷的表情,卻從沒對她動過一次手腳,沒有說過一句下流話,那怕李傅氏以奴婢自居,跪地伺候吳超越更衣着鞋,吳超越也沒有絲毫的不軌之舉,言而有信的把她安置了附近小院後,又整整一天沒在她面前露出一次面,彷彿全沒想過什麼乘人之危,逼着李傅氏做一些不願做卻又不得做的事,正人君子得讓李傅氏都不敢相信,也讓李傅氏頭一次對她的容貌生出懷疑,“難道,這個吳老爺看不上我?”

    羞紅着俏臉打開院門,把吳超越請進了小院,親兵倒是知情識趣的沒有跟進來,吳超越卻全然沒有提出什麼把李傅氏帶進房間裏說話,只是問道:“怎麼樣?在這裏住得是否習慣?”

    “謝老爺關心,小女只求有片瓦遮身。”李傅氏有些臉紅的回答道:“能有這麼好的院子住,小女已經是喜出望外了。”

    “那就好。”吳超越點頭,從懷裏拿出幾塊銀子遞給李傅氏,說道:“軍務繁忙,我不是時常能來看你,也沒辦法經管你的衣食,這點銀子你先拿着,想吃想穿自己去買,有什麼事就去駐地找我。如果我不在,也可以把事情告訴我的練勇,他們會向我報告的。”

    “多謝老爺。”身無分文的李傅氏羞紅着臉接過銀子,又主動說道:“吳老爺,你請房裏坐,小女這就去給你泡茶。”

    “茶就不必了。”吳超越搖頭,說道:“長毛圍城,我馬上就得到城上去,所以也不坐了,得馬上走。”

    “見一面就走?他對我,真的沒半點心思?”急需徹底得到吳超越依靠的李傅氏都有些不敢相信她的耳朵,見吳超越真的擡腿要走,李傅氏心中一急,忙說道:“吳老爺,請等等。”

    “還有什麼事?”吳超越停下腳步問道。

    “吳老爺,如果你有什麼文書方面的事需要處理,可以讓小女爲你效勞。”李傅氏紅着臉說道:“小女自幼識文斷字,文章小楷,連小女做教館先生的父親都時常誇獎,小女注意到老爺你好象沒有什麼師爺幕僚,如果老爺你有什麼文書要寫,隨時可以吩咐小女代筆,讓小女略報你的如天之恩。”

    “好啊。”吳超越一聽樂了,說道:“我最頭疼的就是寫公文,既然你文筆好,那以後我要寫公文的時候,就讓親兵來請你幫忙。”

    “你不親自來嗎?”

    李傅氏有些傻眼,然而就在這時候,吳大賽卻急匆匆的來到吳超越的旁邊,先向吳超越行了禮,然後湊到吳超越的耳邊低聲說道:“孫少爺,我們派出去的那兩個練勇回來了,昨天晚上他們冒險摸近長毛營地,發現新來那些長毛只是人數多,但武器裝備非常差,士兵也不是老頭就是小孩,還連在夜裏巡邏的都是女兵和半大孩子!”

    聽到這話,吳超越一直提在嗓子眼的心臟頓時就放回肚子裏了,還激動得重重一揮手,道:“好!是這樣就好!不出我所料,長毛果然是在裝模作樣嚇我!”

    “長毛裝模作樣嚇你?”吳大賽聽得滿頭霧水,問道:“孫少爺,長毛嚇你什麼?”

    “路上我再告訴你,記住,這事一定要保密,去告訴那兩個弟兄,讓他們把昨天晚上的事藏在心裏,對誰都不能說!走,我們上城去!”

    嘴裏低聲飛快說着,吳超越連告辭的話都忘記說,領着吳大賽等人就急匆匆趕往了神策門城上,留下李傅氏在院中發呆,心中喃喃,“完全當我不存在?難道他真看不上我?”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