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五十八章 豬一樣的隊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五十八章 豬一樣的隊友字體大小: A+
     

    詳細瞭解了米尼槍的具體性能後,張繼庚當然希望吳超越能把這種先進武器分一些給他和滿城的旗兵,本來吳超越手裏的米尼槍頗有富餘,分幾支給張繼庚也無所謂,但張繼庚既然自己作死提到了八旗大爺,吳超越自然也學了咸豐大帝,藉口武器不足斷然拒絕,一支不給,僅僅只是答應將來有機會幫張繼庚向洋人購買。

    張繼庚十分遺憾的告辭離去後,一道命令又送到了神策門——陸建瀛下令,讓江寧各門城上遍插旗幟,多設鑼鼓,組織百姓上城日夜敲擊,又讓籌防局組織百姓在街道上不斷吶喊,以樹枝拍打地面製造塵土,說是要製造城中兵多將廣的假象恐嚇城外太平軍。

    吳超越用腳指頭思考就知道陸建瀛的空城計行不通,因爲這個時代的望遠鏡已經相當普及,從洋人那裏進口來的望遠鏡不敢說普及到營,守備、遊擊等清軍中層將領卻是基本上人人都有,和清軍打了近兩年太平軍也肯定繳獲了不少,籌防局那幫又沒有搗毀城外房屋,城外的單兵掩體要多少有多少,逼迫百姓上城假冒守軍,太平軍那邊隨便派個斥候拿着望遠鏡摸到城牆近處一看就能知道真假。最後不但起不到任何作用,相反還只會更加暴露城中守軍兵力嚴重不足的弱點。

    知道行不通也沒辦法,吳超越現在的官職實在是太小了些,不要說違抗總督的命令了,就是想見上陸建瀛一面發表意見都相當困難,所以沒辦法,吳超越也只好隨便陸建瀛去瞎折騰了。但還好,與吳超越處得極好的神策門守將耿橈沒把這個苦差使派給吳軍練勇,大手一揮就把這些事一股腦的全部踢給了籌防局派來助戰的廢物點心練勇,自己則繼續拉着吳超越喝酒吃肉,聊天侃大山。

    陸建瀛絞盡腦汁琢磨出來的空城計當然沒能騙過經驗豐富的太平軍,但太平軍的虛張聲勢之計卻把經驗不足的吳超越給嚇了一個半死——第二天清晨,當李開芳帶着四萬多太平軍將士來到江寧城北後,馬上就開始搶築營壘,還一口氣修築二十四座營壘,二十四座營壘中又有整整十座是修築在神策門北面,連同之前移駐到神策門外的太平軍吉文元部,嚴密控制了神策門外的大小道路和各個至高點,並且大量砍伐大壯觀山上的木材建造攻城武器,又在山上搶修炮臺,準備佈置火炮。

    除此之外,飄揚着李字大旗的李開芳主營也是設立在神策門西北面十里外,以神策門爲攻城主戰場的意圖十分明顯。

    見此情景,不要說陸建瀛和祥厚等人都認定太平軍將向神策門發起主攻了,畢竟還嫩的吳超越也完全相信是自己把太平軍打得太過窩火,所以李開芳才專門針對神策門發起主攻,所以之前還害怕陸建瀛把自軍調離神策門的吳超越也馬上改了主意,開始向上天祈禱陸建瀛趕快把自軍調走,不然的話繼續留在神策門,就是想跑都難——吳超越對自己麾下的練勇再有信心,可也沒有信心帶着四百多練勇成功殺出太平軍名將李開芳的包圍。

    很可惜,親自來到了神策門城上觀察了一通敵情後,陸建瀛不但沒讓吳超越滾出這個很快就要血肉橫飛的北線主戰場,還衝着耿橈和吳超越訓斥了許久,要求耿橈和吳超越務必同心協力死守神策門,門在人在,門亡人亡!再然後,陸建瀛又給神策門補充了一個營的江寧練勇就趕緊下城離去,焦急膽怯的樣子象極了太平軍已經殺進了神策門。

    被迫無奈之下,吳超越也只好絞盡腦汁的考慮起如何自行化解已經迫在眉睫的危機,而仔細分析後,吳超越也得出了一個相當靠譜的結論——太平軍痛恨自己入骨肯定不假,但太平軍不是傻子,李開芳更不是傻子,只要自己拿出強硬手段,讓太平軍知道自己不好惹,想從神策門這裏下手只會崩掉牙齒,太平軍未必不會改變主攻方向,去找其他軟柿子捏。

    當然,吳超越不知道,其實楊秀清和石達開都已經預感到神策門這裏肯定不好打,點名道姓不許李開芳主攻神策門,神策門這邊其實已經非常安全。但也正是因爲不知道這點,一向懶散消極的吳超越難得拿出了一點狠勁,下定決心要再打一兩個勝仗,讓太平軍知道想向神策門下手是癡心妄想!

    再接着,之前就已經被吳超越發現的太平軍體力問題也再度浮出水面——正月初二從武昌出發,不到一個月時間就打到江寧城下,如此高強度的長距離行軍,途中又好好歹歹打了幾仗,太平軍將士再是如何的能征善戰,這會也肯定累得夠戧,體力下降戰鬥力不足,正是以逸待勞的大好機會!所以吳超越又得出結論,下一戰越早打對自己越有利!

    敵人的弱點找到了,最佳出手時機也發現了,但如何抓住這個機會卻是一個大問題——吳超越膽子再大,可也沒有膽量帶着四百多練勇去找李開芳的四萬多人拼命。不過難得全力以赴的仔細盤算了許久後,吳超越的奸邪三角眼又很快盯住了神策門的甕城!神策門這裏是沒有聚寶門那邊變態的三座甕城,但好歹也有一座相當獨特的外甕城,只要能想把太平軍騙進甕城,放下甕城內部那道鏽跡斑斑的千斤鐵閘,想把城裏的太平軍殺光宰絕易如反掌!

    如何把太平軍騙進甕城相反倒更容易一些,擅長坑蒙拐騙的吳超越沒花多少力氣,馬上就想出了一條詐降誘敵計,也馬上找到耿橈,建議耿橈派人出城詐降,就說願意向太平軍獻出神策門,騙太平軍在半夜裏出城來偷城,等太平軍士兵一進甕城,馬上就發起埋伏全殲來敵。

    還別說,已經嚐到和吳超越聯手甜頭的耿橈還真有些動心,但不敢私自做主,只能是跑到儀鳳門去拜見駐紮在那裏的上司程三光程總兵,請他批准這個作戰計劃,結果不但被一口拒絕,被程三光給罵了一個狗血淋頭。耿橈灰溜溜的回來後,吳超越還是不肯死心,便破天荒的主動到兩江總督府拜見陸建瀛,想懇求陸建瀛批准這個戰術,而讓吳超越無語的是,戰事都已經緊急到這個地步了,兩江總督府的門子竟然還向吳超越伸手討要門敬,不然就不肯替吳超越通報。

    大罵着現在的世道給門子塞了五兩銀子,請求拜見的消息總算是送了出去,然後又等了不少時間,吳超越才總算是被叫進了總督府大堂。可是很不幸,從一開始就和吳超越不對付的祥厚與福珠洪阿等旗人將領也在堂上,所以吳超越也馬上生出一種不詳預感,知道這個戰術計劃未必能被通過。

    不出所料,吳超越說完自己的戰術計劃後,還沒等陸建瀛這個正主開口,祥厚和福珠洪阿等八旗將領就已經大聲反對,福珠洪阿還質疑吳超越這麼做是否有打算向太平軍獻城的嫌疑?然而還算好,在場還有一個從一開始就看吳超越順眼的祁宿藻,強撐着病體爲吳超越辯解道:“福提臺,你是懷疑錯了人吧?這幾天吳主事先是親自擊中林鳳翔,又在神策門下殺敗來敵,斬殺髮匪兩百多人,早就和髮匪結下了不共戴天之仇,如何還可能向髮匪投降獻城?”

    堵住了福珠洪阿的臭嘴,祁宿藻又咳嗽着對陸建瀛說道:“陸制臺,下官認爲吳主事的妙計不妨一試,若能成功,必可大破發匪,鼓舞城中軍心士氣,也可挫折長毛士氣,對接下來的守城大戰有着無窮好處。”

    “聽上去是不錯,但是不是太危險了?”陸建瀛還是有些擔心。

    “無妨。”祁宿藻慫恿道:“我們只要不開內城門就行了,且甕城內側還有千斤鐵閘,情況危急只要放下鐵閘,長毛就再沒辦法進來。”

    這個計劃確實危險很小,所以仔細盤算了許久後,陸建瀛還是動了心,點了點頭說可以一試,結果祥厚和福珠洪阿等旗人將領一聽急了,趕緊都站起來說道:“陸制臺,如果你一定要冒這個險,那我們也不反對,但是城門和千斤閘必須由我們旗兵把守!”

    陸建瀛一口答應,祁宿藻也沒反對,還迫不及待要親自代筆要爲耿橈寫詐降書,誘太平軍今天晚上來偷襲神策門,吳超越見了大急,忙說道:“祁藩臺,這道詐降書不能由你寫,耿守備是武將,你學富五車筆跡工整,長毛拿到書信一看就是假的,這道詐降書,只能找一個文筆不行的人寫。”

    “言之有理。”祁宿藻贊同的點頭,又向左右問道:“誰的筆力剛勁,象武將的文筆?”

    在場所有人都是面面相覷,本來福珠洪阿倒是很想逞一下能,可是提筆纔剛寫得幾個字,吳超越卻又叫起苦來,“這位福提臺,你的毛筆字還是太工整了,而且用詞文縐縐的,一看就不象武將。算了,還是我來吧。”

    說罷,吳超越還真抓起毛筆替耿橈寫了一道詐降書,結果還沒寫得幾個字,福珠洪阿和祥厚等旗人將領又歡快大笑起來,原因自然是吳超越的書法稀爛到了極點,寫出來的毛筆字比鬼畫符還難看,同時還有被認爲是錯別字的簡體字。知道自己在這方面不行的吳超越則毫不介意,只是繼續奮筆疾書,假冒耿橈聲稱說知道江寧註定不保,爲了活命願意獻門投降,約太平軍今天晚上三更過半時來偷襲神策門,並約定以門上懸掛三盞紅燈爲信號,最後又簽上了耿橈的大名。

    還別說,吳超越這道半文半白的破信,居然換來了當世書法名家祁宿藻的幾句誇獎,“不錯,一看就象是識字不多的武將親筆,難得吳主事你能模仿得這麼象,簡直一模一樣。”

    也是到了這個時候,陸建瀛和祁宿藻等人才想起了一個重要問題——誰去送信?然後祁宿藻雖然建議用重金收買一個敢死勇士出城送信,吳超越卻再次反對道:“祁藩臺,不能這麼做,髮匪狡猾,必須防着他們審問和試探信使,信使一旦意志不堅定或者露出破綻,我們就白忙活了。”

    “那怎麼把這道詐降信送給長毛髮匪?”祁宿藻反問道。

    “簡單,用死間。”吳超越連眼皮都沒眨一下,馬上就說道:“讓耿將軍隨便找一個不知道內情的人,許給他重賞,讓他出城送信,然後不管長毛如何拷問試探,那個信使都絕對不會露出任何破綻了。”

    死間當然是缺德招數,但無所謂,在場的達官顯貴就沒有一個會把底層人民當人看,所以聽了吳超越的陰損招數後,就連祥厚和福珠洪阿等人都忍不住叫了一聲好,陸建瀛更是拍案叫絕,道:“妙計!超越之智,可比諸葛孔明!”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總算是讓陸建瀛和祥厚等蠢貨接受了自己的正確建議,吳超越鬆了口氣之餘,也在心中暗暗說道:“太平軍那邊應該會中計吧?嗯,應該會,太平軍恨我入骨,又連戰連勝士氣旺盛,最容易犯輕敵錯誤,希望肯定很大!”

    回到了神策門後,在祥厚心腹的監視下把書信交給了耿橈後,吳超越又替耿橈指定了一個倒黴蛋——一個強姦民女卻沒有受到任何處罰還抽大煙的綠營兵。而耿橈在這方面執行還算得力,先是把那個倒黴蛋騙到面前威逼利誘,許下種種重賞,然後又用吳超越花銀子買來的鴉片把那個倒黴蛋餵飽,最後在天色剛黑時就把那倒黴蛋放下了城,讓他藉着夜色掩護去太平軍營地送信。

    直到倒黴蛋走了以後,耿橈和吳超越才着手佈置起夜間埋伏,祥厚也親自帶着五百個旗兵過來幫忙,接管了城門和千斤閘等重要設施,同時還在吳超越的建議下先行佈置了開門士兵的逃生辦法。最後,吳超越又向祥厚叮囑道:“祥將軍,記得檢查千斤閘,我注意到那道千斤閘年頭有些久了,要防着它生鏽不會落下,一定要先活動一下閘門,多上些油。”

    祥厚漫不經心的答應,只是催促耿橈和吳超越趕緊去佈置伏兵,同時要求旗兵嚴密守衛城門和千斤閘的控制開關,不許任何漢人靠近,也一分心就把吳超越關於千斤閘的叮囑給忘得乾乾淨淨。

    一切都準備好了以後,耐心等待了一段時間後,三更很快就到了,但城下依然是漆黑一片,不見半點動靜,倒是遠處的太平軍營地中仍然是火光通明,仍然還有許多太平軍將士在連夜施工,修築營壘。見此情景,不要說祥厚等旗人心急如焚,就連和吳超越關係不錯的耿橈也是心中漸急,忍不住向吳超越問道:“吳兄弟,你的計劃到底有沒有把握?怎麼都三更了,都沒看到半點動靜?”

    “天下沒有絕對有把握的事。”吳超越打着呵欠答道:“還有,沒動靜才正常,長毛又不是傻子,來偷城當然會儘量保持安靜,耐心等吧,就快到了。”

    痛苦煎熬到了三更過半,凌晨零點整,手裏一直拿着西洋懷錶的吳超越毫不遲疑,立即命人掛出三盞紅色燈籠,發出聯絡信號,同時甕城裏的兩個士兵也立即打開甕城城門。祥厚那邊也立即命令旗兵做好準備,然後飛奔到了牆邊向城下張望,見城下仍然還是一片漆黑後,祥厚頓時氣不打不出來,轉向旁邊的吳超越低聲呵斥道:“怎麼還沒看到髮匪?你的什麼狗屁妙計,是不是被髮匪識破了?”

    吳超越懶得搭理祥厚,只是緊張觀察着城下動靜,然後沒過多少時間,城下突然響起了三聲布穀鳥叫,城外那些房屋中也馬上竄出了許多黑影,迅速匯聚成羣,然後毫不猶豫的向着甕城衝來。

    也是到了這個時候,吳超越一直緊提在嗓子眼的心臟才重新放回肚子裏,耿橈則是激動得一把抱住吳超越,祥厚也興奮的重重一拍吳超越肩膀,然後立即衝到了千斤鐵閘那裏坐鎮指揮。

    應該是完全相信了耿橈的詐降,太平軍來勢奇快,才一轉眼就衝過了護城河,腳步不停的直接衝進甕城,那兩個開門的清軍士兵則按照吳超越的指點,先是小聲招呼着太平軍士兵快進城,然後藉着夜色掩護溜向城門兩旁的黑暗處,尋找城上放下的繩索回到城上。

    吳超越的陰損之處還沒完,太平軍衝進了甕城後,城門內部的旗兵又按照吳超越的指點,故意敲動門鎖門閂,裝出準備開門的樣子,同時還小聲呼喚,“等一等,我們馬上就開城門!”

    還別說,着急破城的太平軍士兵還真聽話,不但沒有生出懷疑,帶頭衝鋒的太平軍將領還小聲說道:“快!天王有聖旨,封耿將軍爲冬宮右副丞相,你們這些開城門的,個個封爵,還每人賞黃金十兩,白銀一百兩!”

    旗兵答應,繼續裝模作樣的搖動門鎖門閂,而城外的太平軍士兵則繼續源源不絕的涌入甕城,不到兩分鐘時間就衝進來好幾百人。結果也是到了甕城裏快要擠滿太平軍士兵的時候,帶隊的太平軍將領才終於發現不對,忙喝道:“不對!快出城!”

    鐺鐺鐺鐺鐺!話音未落間,城上已然響起了總攻信號,一邊親自猛敲銅鑼,祥厚還一邊迫不及待的大吼道:“放千斤閘!”

    “扎!”

    興奮得雙眼噴火的旗兵迫不及待的板動機關,然而機關板動後,千斤閘卻是紋絲不動,見此情景,祥厚先是張口結舌,然後頓時就後悔得跺腳大叫,“慘了!我忘了讓人檢查千斤閘了!”

    祥厚懊悔吼叫的時候,城牆上早已是喊殺聲四起,石頭灰瓶雨點一般砸向城下,各種火槍對着城下亂放,然而看到千斤閘並未落下,發現中計的太平軍士兵正在大呼小叫着衝出甕城逃命,正在拿着兩把左輪槍連續開槍的吳超越也頓時氣得胸中鮮血翻騰,差點象祁宿藻一樣的口吐鮮血,破口大罵道:“****娘啊!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
    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