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五十一章 果然來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五十一章 果然來了字體大小: A+
     

    吳超越完全就是被逼着擴軍的,望孫成龍的吳健彰逼,希望確保上海安全的地方富商士紳逼,想多賣武器的洋人逼,期望肅清境內的松江知府陳廷璜逼,兩江總督陸建瀛和滿清朝廷也先後來文下令要求吳超越擴軍,還就連上海的老百姓都希望吳超越多辦點團練,控制一下因爲人口急劇增加而迅速敗壞的上海治安情況。

    最後實在是沒辦法了,不勝其煩的吳超越也只能是瘦手一揮,一邊悄悄寫辭官摺子,一邊把上海團練擴編爲一個營五百人,而這一次,吳超越那些看似荒唐的招兵條件不但再沒有一個人嘲笑,還成了租界洋人和松江各縣團練的研究和學習對象,上一次對這件事不理不問的吳健彰還親自來到現場幫助寶貝孫子招兵,也瞭解寶貝孫子爲什麼要如此招兵。

    雖說這一次已經再不用怎麼爲錢糧操心了,但還是有讓吳超越煩心的事,那就是吳家的老走狗劉麗川眼紅上海團練的戰鬥力,鬧着要把一百人塞進吳超越的營中,讓吳超越幫他訓練和武裝打手。素來反感鄉黨幫會的吳超越斷然拒絕後,不肯死心的劉麗川又跑到吳健彰的面前軟磨硬泡,念在劉麗川一向以來的忠心表現份上,吳健彰也向吳超越開了口,吳超越被迫無奈,也只好給了劉麗川一紙公文,讓劉麗川自起爐竈自行招募兩百名練勇成軍,幫助維持碼頭治安,錢糧裝備則讓劉麗川自己去找吳健彰想辦法,但也答應幫劉麗川聘請洋人擔任教官,幫助劉麗川訓練團練,這才總算把劉麗川給打發了。

    武器方面,吳超越仍然還是向普魯士人購買後膛擊針槍爲主戰步槍,同時爲了安撫和答謝幫了大忙的美國軍火推銷員布朗,吳超越又向布朗採購了一百支左輪槍和五十支米尼槍。但英國領事阿禮國不肯放過吳超越,也找上門來硬逼着吳超越向他採購軍火,吳超越不敢得罪現在的世界霸主,只好是硬着頭皮向阿禮國訂購了兩門臼炮和兩門後裝膛線炮,又安排了一些自己的親兵到英國人的軍艦和武裝商船上學習火炮操作,糟蹋了許多吳健彰辛苦貪污來的銀子,費了不少勁才把貪得無厭的英國人給打發走。

    必須還得交代一點,在此期間,吳超越並沒有忘記下落不明的周秀英,除了配合地方官府張榜懸賞緝拿周立春父女外,吳超越又悄悄派出雙刀會和百龍會的打手四處打聽周秀英的下落,但是小丫頭卻象是在這個世界上消失了一樣,始終都是毫無音信,吳超越幾次爲此夜不能寐,也終於明白了自己心裏其實一直都在念着周秀英。

    周秀英的下落找不到,倒是辭官的摺子有了答覆——本應替吳超越轉遞辭官奏摺的江蘇巡撫楊文定不但沒把摺子送京城,還派人把摺子送回上海直接交到了吳健彰手中。吳健彰看了摺子勃然大怒,馬上派人把正在訓練中的吳超越給提溜了回來,把摺子砸在吳超越臉上也把孫子罵了一個狗血淋頭,不管吳超越再是如何的解釋哀求吳健彰都不聽,硬逼着吳超越繼續把這官當下去。吳超越最後也來了一些火氣,扔下一句話撒腿就走,“爺爺,你不讓我辭官可以,但是將來朝廷調我去打長毛髮匪的時候,你千萬別哭!”

    又和買辦爺爺鬧了一次矛盾後,吳超越怒氣衝衝的直接出了上海城,打馬直奔位於縣城西南十餘里外的訓練場地,因爲心情不好,吳超越還把怒氣發泄在了戰馬上,不顧自己騎術平平,一個勁的只是催馬急行,從軍營裏帶來的幾個親兵根本跟不上,又見吳超越臉色極不好看,幾個親兵都不敢叫喊,只是快步跟在後面,還很快就和吳超越拉開了距離。

    過了陸家浜後,路上行人逐漸稀少,生了半天悶氣的吳超越火氣稍息,這才放慢馬速等待後面的親兵,但心裏還是窩火得厲害,實在不明白自己到底是什麼運氣,明明就不想當官,更不想給滿清八旗當奴才,怎麼就死活辭不掉這個破官,還一步步的被逼着要走上和太平軍血拼的最前線?窩火之下,吳超越還忍不住低聲罵了一句,“****的滿清,再敢逼老子給你們當炮灰,老子就當袁大頭孫大炮,替他們推翻你們!”

    噹一聲輕響,吳超越的話剛罵完,就已經聽到頭上傳來了一聲輕響,接着紅纓帽也飛了出去,吳超越斜眼一看間,發現自己的帽子上竟然插着一把飛刀,頓時就嚇得趕緊跳下馬藏到戰馬旁邊,拔出左輪槍緊張觀察周圍動靜,見四周無人,路旁的草叢中卻似乎有人影晃動,吳超越毫不猶豫,立即對着草叢中連開兩槍,吼道:“出來,不然老子又要開槍了!”

    草叢晃動,一個人影快步逃向遠方樹林,吳超越本想繼續開槍,可是隱約看清那人的背影后,吳超越卻又大吃一驚,慌忙放棄開槍,還大喊道:“世妹,你別跑,我不開槍,我有話對你說!”

    背影很象周秀英的那人根本沒理睬吳超越,腳步不停只是衝向遠處的黃浦江蘆葦蕩,同時遠遠跟來的親兵聽到槍聲發現不對,也大呼小叫的快步衝來,吳超越再不遲疑,趕緊提槍跟了上去,親兵高呼危險要吳超越等等他們,吳超越也不做理會。

    追着那人一路來到了茂密的蘆葦蕩旁時,周秀英那熟悉的背影早已消失不見,吳超越只能是大聲喊道:“世妹,秀英,你出來吧,我不抓你,更不會殺你,我只是想和你見一面,對你說幾句話。”

    沒有回答,只是江水流淌,蘆葦晃動,吳超越無奈,只能是又喊道:“秀英,青浦的事你不是主犯,你就算出來見我,我也可以保證替你洗脫罪名,你要相信我!”

    蘆葦蕩中還是沒有半點聲音,倒是幾個親兵大呼小叫的追了上來,拔槍要對蘆葦蕩亂射,吳超越趕緊制止時,一個親兵又一指地面,說道:“練總,你看,地上有血。”

    得親兵提醒,吳超越這才發現雪地上還真有幾滴血跡,吳超越頓時更是叫苦,忙又叫道:“秀英,你是不是受傷了?我剛纔不知道是你就開了槍,是不是打中你了?你快出來吧,我這裏有傷藥,我給你治傷!”

    苦口婆心的衝着蘆葦蕩喊了許久,周秀英卻依然不見動靜,不知道是仍然還藏身在蘆葦蕩中,還是已經逃走,有個親兵便建議道:“練總,現在是冬天蘆葦都幹了,我們放火燒蘆葦,只要裏面藏得有人,就肯定得出來。”

    吳超越搖了搖頭,說道:“她不願出來,那就隨便她吧,反正她只是一個小從犯,能不能抓到她不要緊,我們走吧。”

    說罷,吳超越又衝着蘆葦蕩喊道:“秀英,你不想出來見我,我不勉強你,你什麼時候想通了,隨時都可以來找我。你記住,你只是被脅迫從叛,可以脫罪,但你不能找其他人自首,只能來找我!”

    “還有,我把傷藥放在這裏,我走了你快過來拿,先把血止住!”

    喊完了這些話,吳超越把傷藥放在了原地,一步三回頭的帶着親兵走了。而過了許久後,周秀英也捂着中槍的左臂走出了蘆葦蕩,先看了吳超越放在原地的傷藥,又眺望着吳超越遠去的方向,周秀英早已噙滿淚花的美目中終於流下了眼淚,哽咽着輕聲說道:“我是怎麼了?這麼點距離,我的飛刀怎麼就打偏了?”

    悶悶不樂離開的路上,吳超越除了要幾個親兵對這件事嚴格保密外,然後就再沒說過一句話,心裏盤算的也就是如何爲周秀英脫罪,如何讓松江官府取消對周秀英的通緝令,但吳超越心裏也非常清楚,自己就算想到辦法替周秀英脫了罪,自己只要還是在滿清官場上混,再想把周秀英娶爲正室就絕對沒有任何可能。但吳超越轉念一想,卻又在心裏說道:“不過也沒關係,真到了那一步,估計她也不敢再奢求什麼正室的位置了,納她爲妾估計她也願意。對了,提起這個問題,我該娶個什麼樣的媳婦當正室?我在這個時代也算老大不小了,該考慮一下娶媳婦的事了。”

    …………

    又和買辦爺爺吵了一架,吳超越原本還以爲和象上次一樣,買辦爺爺會幾天都不理自己,但是讓吳超越沒想到的事,纔到了第二天,吳健彰就又派人來叫自己回城,還指望着將來繼承吳健彰萬貫家產的吳超越也沒敢耍脾氣,乖乖答應,還汲取教訓帶了一隊親兵保護自己回城。結果順利到得城裏時,讓吳超越更沒想到的事發生了,吳健彰竟然和顏悅色的把一摞生辰八字給放到了吳超越的面前,微笑說道:“乖孫兒,看看這是什麼,全是想把女兒嫁給你的,你也不小了,看看喜歡那一家的閨女,爺爺給你派人上門提親。”

    “又來?”吳超越的額頭冒汗了,叫苦道:“爺爺,你怎麼又來了?上次那個周秀英給我們惹的麻煩還少,你怎麼還要給我相親?”

    “不是相親,是給你選媳婦。”吳健彰笑吟吟的說道:“以前你是不爭氣,沒有什麼大戶人家看得上你,所以爺爺我才讓你和姓周那個小丫頭相親,你現在爭氣了,還當上了官,還去相那些大腳婆娘做什麼?這些都是大家閨秀,不是書香門第,就是大富人家,你看看有沒有那個中意的,爺爺我請媒人給你下聘!”

    “我不選,我不要那些三寸金蓮,我喜歡天足。”吳超越斷然拒絕,“而且我也不要你挑,我要自己找媳婦。”

    挑雞販子出身,吳健彰的原配老婆同樣是大腳婆娘,對孫媳婦是否天足倒是不怎麼在乎,但是看到寶貝孫子這態度,心裏同樣窩着火的吳健彰便徹底忍無可忍了,吼叫着逼迫孫子挑媳婦,還揚言說吳超越如果不選,他就替吳超越挑一個大戶人家的閨女請媒下聘,直接用花轎把孫媳婦擡回來硬塞到吳超越牀上。很清楚這個時代這麼做完全合法的吳超越別無選擇,也只好趕緊想出一個敷衍辦法,說道:“爺爺,不是我不想娶媳婦,是我心裏面已經有人了,我要娶就只娶她!”

    “是誰?”吳健彰趕緊追問,然後又不放心的喝道:“別說是姓周那個丫頭,她現在是朝廷的通緝犯,你想娶她是做夢!”

    “當然不是她。”吳超越搖頭,鬼扯道:“我喜歡那個姑娘是京城人,叫馮婉貞,住在圓明園旁邊的謝莊,家裏條件雖然一般,但我就是喜歡她,我要娶也只娶她!”

    在晚清排得上號的全國級大富豪吳健彰當然不會介意孫媳婦家裏有沒有錢,一個勁的只是追問吳超越和馮婉貞到底是什麼情況,吳超越則信口胡扯,鬼扯說自己和馮婉貞在京城一見鍾情,李鴻章還替自己做過媒差點就成了,只是馮婉貞的父親馮三保沒摸清楚老吳家的底細所以沒有答應。而吳健彰一聽就樂了,馬上就說道:“這事好辦,爺爺馬上派人進京,請媒人到謝莊給你提親下聘,一定給你把那個馮婉貞娶回來!”

    吳超越肚子裏偷笑,爲了更多的拖延時間,吳超越又說道:“爺爺,過了年再說吧,到時候你派去的人可以直接去找李鴻章,他知道我和那姑娘的事,還知道那個姑娘住在那裏,請他幫忙說媒,這事準能辦成。”

    “行行行。”吳健彰哈哈大笑,說道:“只要你喜歡就行,雖然你說那個姑娘不是什麼大戶人家,配不上我們的家世,但只要你喜歡,爺爺我就不介意這些了!”

    暗歎這個買辦爺爺對自己還真是好的時候,一個海關衙門的差役卻突然進到後堂,把一道公文雙手呈到吳健彰面前,說是兩江總督陸建瀛剛剛派人送來的公文,吳健彰也沒多想,隨手接過就拆開觀看,然而只看得兩眼,吳健彰的臉色就變了,兩隻枯瘦的老手也開始發抖了…………

    察言觀色,發現吳健彰的神情不對,吳超越本想打聽發生了什麼事,話到嘴邊時,吳超越卻突然猜到了原因,便說道:“爺爺,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應該是陸建瀛調遣我去湖北參戰的公文吧?”

    “你怎麼知道?”吳健彰大驚問道。

    “能讓爺爺你嚇成這樣,除了是調我去湖北參戰,還能有什麼事?”吳超越苦笑,又說道:“怎麼樣,爺爺,我沒說錯吧?我只要不辭官,就一定跑不過這一天。”

    吳健彰啞口無言,許久才大吼道:“陸制臺是不是瘋了?你纔多少點人,還是在上海駐紮,他怎麼還要你率軍趕赴九江助剿?!”

    “九江?”吳超越眉毛一揚,忙問道:“爺爺,長毛打到那裏了?”

    “公文裏說,長毛已經包圍了武昌,還拿下了漢陽城。”吳健彰哭喪着臉說道:“陸督憲受命率軍西進助剿,下文讓你率領上海團練趕赴九江助剿。”

    “正常,病急亂投醫,我就知道遲早會有今天。”吳超越不屑冷笑,又說道:“爺爺,你也別急,陸建瀛上有政策,我們下有對策,你叫師爺給我寫一封回信,就說我剛剛擴軍,兵士尚未訓練,武器糧草也還沒有齊備,還有周立春殘匪也還沒徹底剿滅,無法從命,先敷衍過去再說。”

    “對對對。”吳健彰連連點頭,說道:“先這麼應付,能拖一天是一天,實在不行就用你的法子,上摺子辭官,爺爺我不准你去打長毛,絕對不能去,連向榮那樣的老丘八都不是長毛的對手,更何況是你。”

    吳超越一聽叫苦,忙又說道:“爺爺,事情都到這步了,你還不准我辭官?這要是長毛打下了武昌,乘船順江而下,要不了幾天就能打到江寧,到時候我這個官還辭得掉?”

    吳健彰有些動搖,然而又很快搖頭說道:“胡說八道!武昌是湖北省城,長毛怎麼可能打得下來?長毛之前打長沙和打桂林都沒打下來,武昌肯定也一樣,辭官摺子先不能上,再看看情況再說。”

    “隨便你。”吳超越懶得和官迷心竅的吳健彰爭辯,又盤算了一下,吳超越便又說道:“爺爺,順便叫你的師爺把關於長毛的情報統計一下,抄錄一份給我,讓我瞭解一下長毛亂匪的具體情況。”

    “你想做什麼?”已經吃過虧的吳健彰一聽急了,瞪着眼睛說道:“你該不會又想揹着我去打長毛吧?”

    “我要是想打長毛,我就不會揹着你上摺子辭官了。”吳超越沒好氣的說道:“我是想了解長毛的具體情況,看什麼時候辭官纔是最好時機。還有,如果長毛真的順着長江往下打來,上海還不是照樣跑不掉?我不瞭解一下敵人情況,到時候怎麼帶着團練保護上海和保護你?”

    聽了孫子的話覺得有理,吳健彰便也沒再多說什麼,只是按照孫子的要求,讓幕僚把關於太平軍的情報整理了一份交給吳超越,結果拿到了這些情報仔細研究後,吳超越卻發現自己剩下的時間似乎已經不多,因爲太平軍的進兵速度之快太過出乎吳超越的想象,打下了道州的短短半年之內,太平軍勢如破竹接連攻克桂陽、安仁、攸縣、醴陵、江華、郴州、永明、永興和茶陵等地,如果不是圍攻長沙浪費了八十天時間,早就應該打進湖北,而放棄了攻打長沙後,太平軍又只用了二十四天時間,就又拿下了寧鄉、益陽、嶽州、蒲沂、嘉魚和漢陽六座城池,攻城掠地轉戰近千里,堪稱神速。

    武昌是肯定會被太平軍拿下的,這點吳超越很清楚,吳超越只是不知道太平軍在拿下了武昌後,又用了多少時間就打下南京。但是考慮到長江水路的交通便利,吳超越又絕對可以肯定這個過程絕對不會太長,所以吳超越也沒猶豫,馬上就掐指估算起了自己還能剩下多少時間…………

    “今天是公元一八五三年元月六號,野豬皮九世咸豐二年的十一月二十七,太平軍用了二十四天從長沙打到武昌,武昌的守軍再怎麼混蛋,守一個月應該沒問題吧?太平軍拿下武昌要準備糧草船隻和對付死纏着他們不放的向榮,起碼又得浪費一個月時間,再從武昌一路打到南京,就算是水路速度快,沿途大小城市,還有九江、安慶和蕪湖這幾座軍事重鎮一定得打,沒有三兩個月休想摸到南京城牆。對了,太平軍還沒打過水戰,想突破滿清的長江水面防線也沒那麼容易。”

    “過了年再辭官。”吳超越很快就拿定了主意,還頗爲輕鬆的在心中盤算道:“藉口練兵拖上一個月時間,過了年就找藉口辭官,我就不信太平軍能推進得這麼快,一個月時間就打進安徽威脅南京,逼着咸豐和陸建瀛一定要調我到南京參戰。”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
    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