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三十八章 參加談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三十八章 參加談判字體大小: A+
     

    正所謂臭味相投,儘管只是一個芝麻綠豆大的六品編修,此前連讓鬼子六奕訢留下印象的資格都沒有,但是隨着吳家祖孫來到了恭親王府後,只是一番言談下來,李鴻章就馬上贏得了鬼子六的好感與重視,吳超越再乘機建議鬼子六把李鴻章也帶到大沽口幫辦文書,鬼子六也是一口答應。於是乎,一個絕對算得上遺臭萬年的外交談判團隊就組成了。

    談判團團長:鬼子六愛新覺羅·奕訢,《中英北京條約》、《中法北京條約》和《中俄北京條約》等賣國條約簽訂者,第二次鴉片戰爭時,一個人就先後向老毛子割讓一百三十二萬多平方公里的土地,向英法兩國賠款紋銀兩千兩百萬兩以上!

    談判團次要成員:大清裱糊匠李鴻章,代表大清朝廷簽訂《越南條約》《馬關條約》《辛丑條約》等,向日本割讓臺灣、澎湖和琉球等地,如果不是俄、德、法三國爲了各自利益出手干涉阻撓,還差點把遼東半島也割讓給鬼子,僅馬關和辛丑兩道條約,就向外賠款六億五千萬兩紋銀!

    談判團主要成員:買辦帶路黨先驅吳健彰,劃定上海租界邊界,主張向洋人借兵鎮壓太平天國,青浦教案查辦者,逼迫百姓向洋人賠款紋銀三百兩!

    談判團低等成員:潛在的買辦帶路黨吳超越,幫洋人傳教,與洋人合夥建廠,擅長借洋人勢力狐假虎威,現在雖然還沒參辦什麼教案,簽訂什麼條約割土賠款,但將來肯定跑不掉!

    形勢危急,這個主要由漢奸買辦帶路黨組成的談判團隊甫一組建,第二天就全都快車趕往大沽口,僅用一天時間就趕到了天津,稍微休息了一個晚上,次日又急匆匆趕到軍糧城與駐守的清軍隊伍會合,然後派遣聯絡信使向西洋六國聯合艦隊知會情況,邀請聯合艦隊的談判代表布爾布隆到軍糧城展開談判。

    當天傍晚,聯絡信使帶回消息,說是布爾布隆斷然拒絕親自來武糧城談判,要求鬼子六到大沽口談判,並規定鬼子六的隨行人員不得超過二十人,且不能攜帶任何武器。

    對此,與洋人友誼深厚的吳家祖孫倒是毫不擔心,但鬼子六卻是提心吊膽,猶豫許久都不敢答應布爾布隆提出的這個條件,鬼子六的護衛也認爲這麼做是洋人想把鬼子六騙到大沽口一刀砍了,極力反對鬼子六接受布爾布隆的條件。最後,鬼子六乾脆把皮球踢給了吳健彰,要吳健彰去大沽口和洋人交涉,讓布爾布隆帶人來武糧城談判,還同樣要求布爾布隆等人不得攜帶任何武器。

    來大沽口談判本就是城下之盟,求和方還要讓勝利方不到任何無來自軍營中談判,吳健彰當然是傻眼不敢接這個差。看出吳健彰的爲難,吳超越便站了出來自告奮勇,說道:“王爺,我爺爺年紀大了,腿腳不方便,還是讓我去吧。”

    “你有這個把握?”鬼子六趕緊問道。

    “回王爺,草民沒有把握。”吳超越搖頭,坦然說道:“但我爺爺去同樣是沒把握,與其讓他老人家來回奔波,受洋人羞辱,還不如我去。”

    鬼子六不再吭聲,吳超越則又說道:“王爺,皇上還在等着我們的消息,洋人那邊也等得不耐煩了,如果連談判會場都遲遲定不下來,皇上肯定會不高興,洋人那邊如果沉不住氣,說不定又會把戰事擴大。所以不管有沒有把握,都請讓草民替你跑一趟,爭取讓洋人接受你的條件。”

    吳超越故意提起咸豐大帝和洋人都已經等得不耐煩,當然是間接提醒鬼子六不能過於耽誤時間。結果這一手也還算有點效果,考慮到上一個談判代表花沙納就是因爲過於拖延時間被洋人攆回北京,還導致洋人攻佔大沽口炮臺把事態擴大,不願重蹈這個覆轍的鬼子六考慮了一夜,把牙齒一咬,終於還是決定接受布爾布隆的條件,只帶二十個隨從去大沽口談判。咸豐派給鬼子六的侍衛紛紛勸阻,但鬼子六不聽。

    其實鬼子六和他的侍衛完全就是白擔心,聯合艦隊來大沽口是爲了敲詐勒索,既沒有把戰事擴大的打算,也沒有和直隸清軍全面開戰的實力,當然不會對鬼子六下毒手自行切斷與滿清朝廷的聯絡渠道。所以當天正午時分,當鬼子六領着二十個毫無武裝的隨從趕到大沽口後,不但沒有受到任何的刁難苛刻,相反還受到了聯合艦隊相當隆重的接待。

    見面時,讓吳家祖孫頗爲尷尬的事發生了,當着鬼子六和李鴻章等人的面,聯合艦隊的帶頭人法國公使布爾布隆和美國准將馬修·培裏直接就給了吳家祖孫一個熊抱,臉龐和嗓門一樣大的培裏還抱着吳超越大聲嚷嚷,“親愛的吳,真高興能在這裏見到你和你的祖父,你們清國的愚蠢朝廷這次總算是做了一件聰明事,讓你們也來參加談判,這件事就容易解決了。”

    可能是覺得吳家祖孫的嫌疑不夠大,布爾布隆也抱着吳健彰直接用中文說道:“吳,我的好朋友,我們終於又在談判桌上見面了,和以前一樣,我對你絕不會客氣,你就準備哭着回去向你的皇帝報告談判結果吧。”

    鬼子六和李鴻章等人都面無表情的看着吳家祖孫不吭聲,吳健彰也只好苦笑着解釋道:“王爺,你千萬別誤會,洋人習慣這麼直接說話,私下裏關係再好,到了談判桌上也是敵人,公私分明!”

    “沒錯!”布爾布隆接過話頭,也衝鬼子六嚷嚷道:“密斯特恭,你這次帶來了一個好幫手,吳在談判桌上一向就是我們最狡猾的敵人。但你也別高興得太早,每一次的勝利者都是我,這次也不會例外。”

    還好,鬼子六和李鴻章都是比較能接受新生事物的人,雖然驚訝於洋人說話的直接坦白,也多少有些擔心吳家祖孫會出賣大清朝廷,卻也都沒有直接流露出來,只是客客氣氣向洋人拱手行禮,然後鬼子六還提出儘快展開談判,早就等得心焦的布爾布隆和培裏等人求之不得,立即點頭同意。

    談判會場被設在了大沽口炮臺的指揮廳裏,儘管布爾布隆等人以禮接待鬼子六一行,卻也在座位的安排上耍了花招,剛進大廳就立即落座,又邀請鬼子六等人做到他們的對面,然而鬼子六剛想坐下時,吳超越卻看出了情況不對,忙阻止道:“王爺,不能坐。”

    “爲什麼?”鬼子六疑惑問道。

    吳超越不答,只是轉向了布爾布隆等人,微笑着用中文說道:“親愛的布爾布隆公使先生,非常遺憾,似乎你們的工作人員在佈置座位時,犯下了一個嚴重的錯誤,怎麼把座位安排成了南北走向?這座位安排,似乎應該是東西走向纔對吧?”

    中國古代也有面北這個詞,得吳超越提醒後,鬼子六和李鴻章這才發現洋人耍的花招——搶先坐到了代表勝利者的北方面南,卻把坐南面北的失敗者位置讓給了鬼子六。而布爾布隆則微笑說道:“吳,你比你祖父更狡猾,但這樣的位置安排並不錯,我們打下了大沽口,是勝利者,所以應該坐在北面。”

    “親愛的布爾布隆先生,很遺憾,恭親王他這次並不是來和你們談判停戰,大清與歐美六國也並沒有宣戰。”在二十一世紀參加過兩次外貿談判的吳超越針鋒相對,微笑說道:“恭親王他來與你們談判的目的,是爲了大清與歐美六國就通商、建廠和建立大使館等事展開談判,是典型的外交談判,按國際慣例應該是東西而坐,平等交談。布爾布隆先生,你是法國著名的外交專家,你說是不是應該這樣?”

    “吳,你這個口齒伶俐的傢伙,我就不應該在上海救你。”

    布爾布隆無奈的抱怨了一句,然後與培裏、勞瑞歐等人低聲商量了一通後,布爾布隆最終還是同意改變座位爲東西走向,讓鬼子六和吳健彰等人坐到了代表平等的東面,鬼子六見了大喜,還悄悄拍了拍吳超越的肩膀,低聲說道:“好,繼續,本王一定會向皇上替你請功。”

    吳超越苦笑,暗道:“也就是這麼一點小事了,洋人是講點國際公約,但是在利益方面是從不手軟,能不能讓我少背點漢奸罵名,關鍵還是得看你。”

    結果也不出吳超越所料,儘管只是一支由軍艦和武裝商船臨時拼湊起來的聯合艦隊,總兵力也才四千多人,同時也沒得到國內的開戰允許。但布爾布隆等人卻仍然是獅子大張口,提出了一大堆合理不合理的苛刻要求,堅持要讓鬼子六全部接受。

    布爾布隆等人開出的條件主要有這幾點:一:允許英、美、法、西班牙、比利時和普魯士六國商人在通商口岸租買土地,建立工廠銀行等商業設施。

    二:允許六國傳教士進入內地遊歷和傳教。

    三:允許英國和法國在北京建立大使館,允許法國在上海建立租界。

    四:增開南京、臺南、溫州、潮州、海州(連雲港)和天津六個通商口岸,並允許六國軍艦自由進出通商城市港口,允許六國軍隊在通商港口停泊駐紮。

    五:修改《南京條約》,允許六國商人自由進出港口城市,嚴懲阻撓洋人進城的官員百姓。

    六:賠償聯合艦隊軍費紋銀一百萬兩。

    七:承認吳健彰和吳超越祖孫無罪,嚴懲陷害吳健彰和吳超越的兇手,允許中國商人、百姓及官員與六國商人展開一切商業合作,允許中國人幫助六國傳教士傳教,大清官府不得阻撓。

    聽完了洋人開出的條件,鬼子六和吳健彰當然都是大皺其眉,因爲咸豐大帝要求的是不許洋人在北京建立大使館,更不許再開港口,尤其是不許開放天津港,同時還要少賠款,最好是不賠款。被迫無奈之下,鬼子六和吳健彰也只好是先答應第一、二、五和第七條,同時也同意讓法國在上海建立租界,然後再就餘下幾條與洋人討價還價,儘可能的殺低價格。

    很遺憾,儘管鬼子六壯着膽子答應了開放臺南、溫州和潮州三個南方口岸,硬着頭皮承諾賠款二十萬兩銀子,熟悉洋人風俗語言的吳健彰也不斷解釋哀求,力勸布爾布隆等人做出讓步,但布爾布隆等人卻寸步不讓,堅持要鬼子六無條件接受他們開出的一切條件,並且動輒威脅以戰爭。最後在焦急無奈下,鬼子六還主動露出了咸豐大帝的真正底牌,道:“布爾布隆先生,除了天津港和大使館的事,其他都可以商量,但你們如果一定要我們大清開放天津港和允許你們在北京建立大使館,那這次談判就絕不可能成功!”

    聽到這話,吳健彰和吳超越當然都是臉色一變,心裏一起大罵鬼子六蠢貨——事實上鬼子六也就是這麼蠢,二鴉戰爭時簽定了北京條約後,遵守約定退兵的法國軍隊撤退途中遇到大雨,稍微耽擱了幾天,以爲法國人反悔的鬼子六就嚇得把烏蘇里江以東的土地全部割讓給毛子,還答應中亞那邊的邊界以哨兵崗位劃定,又白送給了老毛子幾十萬平方公里的國土。

    吳家祖孫臉色大變,布爾布隆和勞瑞歐等外交老手卻是眼中放光,馬上就揪準了鬼子六不敢答應開放天津港和允許在北京建立大使館的弱點,逼迫鬼子六以開放長江航線和再度增開五個內陸外洋港口爲交換,也鯨魚張口把賠款提高到了兩百萬兩,並且再不做任何讓步。

    看到鬼子六的臉色發白,生怕這個蠢貨嘴巴一鬆就答應了這些苛刻條件,吳超越只好趕緊開口,向鬼子六提議道:“王爺,你如果累了的話,可以暫停談判,稍微休息一下再重新商談。”

    茫然的哼了好幾聲,鬼子六纔回過頭來要求暫停談判,布爾布隆等人雖然答應,卻也再度揚言絕不會做任何讓步,鬼子六如蒙大赦,趕緊逃出談判會場喘氣,吳健彰和李鴻章等人趕緊跟上。而吳超越也想跟出去時,布爾布隆卻逮住機會湊了上來,飛快的低聲說道:“吳,你如果能勸說密斯特恭答應這些條件,三萬銀元。”

    吳超越不吭聲,毫不猶豫的追了出去,先出門的鬼子六則頭也不回,一直飛奔到炮臺邊沿,大口喘了許久粗氣,然後纔回過神來對吳健彰和李鴻章等人說道:“洋人開出的條件太苛刻!我就算勉強答應,皇上那裏也肯定不會答應!”

    吳健彰和李鴻章等人默默點頭,然後鬼子六又低聲對吳健彰說道:“吳道臺,你不是和那個布爾布隆很熟嗎?能不能給他送點銀子,讓他多做些讓步?”

    “王爺,沒用。”吳健彰搖頭,如實答道:“洋人這次是六個國家聯手,任何讓步都必須經過六國代表同意才能決定,給他們送銀子和送女人都沒用,只是白白浪費。”

    “那怎麼辦?”鬼子六苦惱的說道:“洋人已經說了,他們不會再讓步了,這要是談不成,本王怎麼向皇上交代?”

    “王爺,不是下官說你,你還是太沒經驗了。”吳健彰埋怨道:“你怎麼能直接告訴洋人說我們大清絕不允許開放天津?這不等於是告訴洋人我們的真正底限,洋人不獅子大開口那才叫怪!”

    鬼子六板着臉不說話,過了半晌才說道:“不行的話,就請旨吧,看皇上是否答應洋人開出的條件。”

    隨行衆人默默點頭,鬼子六便叫人拿來筆墨,親自提筆當場做書,向咸豐大帝奏報談判情況,請示是否決定洋人的苛刻條件。在此期間,包括吳超越在內的鬼子六隨從都保持沉默,惟有李鴻章輕輕嘆了一聲,低低道:“完了,這次至少銀子是賠定了。”

    李鴻章的聲音雖然低,但吳超越正好站在他的身邊清楚聽到,所以吳超越便拉着李鴻章退後了幾步,低聲問道:“少荃兄,你說銀子賠定了,難道你認爲皇上一定會答應賠銀子?”

    “肯定的事。”李鴻章低聲說道:“剛纔六王爺在談判時,明顯關心的只是天津開港和大使館這兩件事,關於賠款的問題幾乎都沒張口,全是吳大人和洋人交涉,這說明皇上早就對六王爺暗中有交代,銀子的事好商量。”

    吳超越仔細回憶,發現剛纔的情況確實如李鴻章所言,鬼子六在賠款方面確實不怎麼上心,而再想起歷史上野豬皮家族對外的出手大方,吳超越心裏難免也有些嘀咕,暗道:“不會吧,不會真同意賠給洋人這麼多銀子吧?”

    雖說賠的不是自己的銀子,但這件事追根溯源卻是和自己有關,一想到中國老百姓的活命錢因爲自己要這麼大把大把的白送給洋人,吳超越心裏怎麼都有一些愧疚,也努力開始盤算,“怎麼才能不賠銀子或者少賠銀子就把這件事解決?洋人這次其實是爲了商業利益來的,也根本沒有和滿清朝廷全面開戰的打算,只要給他們足夠的利益,讓他們大幅度讓步也不是沒可能。”

    “那拿什麼利益和他們交換,纔可以讓他們放棄賠款?修鐵路?建立電報網絡?不行,這些投資太大,六個國家也絕不可能讓對方共享這些利益。建更多租界?開更多港口?開礦?開……,等等,開礦?!”

    想到這裏,吳超越突然心中一動,腦海裏頓時就飛快盤算了起來,下意識的想起中國的幾處著名礦產,“馬鞍山鐵礦,山西煤海,大慶油田,漢陽鐵礦,銅礦,金礦,鎢……,再等等!金礦!我怎麼把那裏的金礦給忘了?!”

    稍微晚了一步,吳超越絞盡腦汁的拿定主意時,鬼子六已經寫完了奏摺,交給隨行的侍衛快馬送往了京城,還已經吩咐重回談判會場,要求洋人等待咸豐答覆。吳超越趕緊上前,低聲對鬼子六說道:“王爺,我想出了一個辦法,或許可以不用賠款和做那麼多讓步,就讓洋人答應我們的條件。”

    “什麼好辦法?”鬼子六趕緊問道。

    “進了會場再說。”吳超越怕鬼子六不同意更不敢相信自己的異想天開,便也沒有立即說出自己的主意,只是低聲說道:“請王爺回會場去重新談,到時候也請王爺允許我和洋人爭辯幾句。”



    上一頁 ←    → 下一頁

    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
    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