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三十三章 朋友登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三十三章 朋友登門字體大小: A+
     

    與之相反,吳超越對李鴻章的第一印象卻非常好,除了感謝李鴻章的仗義施援外,更對同屬一路人的李鴻章有着一種天然的親切感,去兵部的路上也不斷的和李鴻章套近乎,那怕李鴻章在態度上明顯有些不愛搭理吳超越,吳超越也毫不介意,口口聲聲都是與李鴻章以兄弟相稱,親熱得簡直就象想和李鴻章當場燒黃紙做兄弟一樣,弄得吳健彰吳大賽都有些莫名其妙,搞不懂吳超越爲什麼要這麼巴結初次見面的李鴻章。

    宗人府正對面的兵部衙門很快就到了,謝過了李鴻章的引路後,吳健彰親自拿了官憑印信到門前請求入內報到,然而也不知道是門子故意刁難,還是吳健彰卷着舌頭現學現賣的官話不夠標準,守門的差役半天都不聽不懂吳健彰的廣東普通話到底是什麼意思。正準備和吳超越道別的李鴻章剛想過去幫忙,不曾想頗被李鴻章鄙夷的吳超越卻搶先上前,一邊用字正腔圓的京城話(也就是普通話)幫買辦爺爺翻譯,一邊往那門子手裏塞了點東西。

    那門子當然知道吳超越塞的肯定是銀子,但斜眼一看發現竟然是一塊不小的金子後,那門子臉上的趾高氣昂馬上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取而代之的則是滿臉的諂媚笑容,也馬上能完全聽得懂吳健彰的廣東普通話了,畢恭畢敬的把吳健彰請進了門房等候,然後立即飛奔進去爲吳健彰轉遞名刺。見此情景,李鴻章難免有些好奇,向重新退回來的吳超越問道:“吳公子,你以前來過京城?”

    吳超越搖頭說自己是第一次來京城,李鴻章也更加好奇,忙又問道:“那你這口官話是跟誰的?怎麼比我說得還地道?”

    在電影電視上學了一口普通話的吳超越當然無法回答這個問題,倒是旁邊的狗腿子吳大賽插口,得意說道:“李大人,這算什麼?我家孫少爺的洋話才叫說得好,我家老爺和洋人打了幾十年交道,都還承認孫少爺的洋話比他說得好。而且我家孫少爺不但會說洋話,還能寫洋文!”

    “吳公子,你能夠讀寫洋文?”李鴻章這一驚非同小可,也馬上把想要告辭的念頭拋到了九霄雲外。

    吳超越也沒謙虛,微笑着點點頭,又補充道:“只有英語能做到,其他外語不行。”

    “這也就很了不起了。”李鴻章稱讚,然後又問道:“那麼西洋各學科,吳公子你瞭解那些?”

    “這個……。”吳超越有些爲難,盤算了一下才答道:“西洋的物理化學,地理天文,法律政治,哲學生物學,醫學數學微積分,進化論相對論霍金悖論,這些我都略懂一些皮毛,就是都不精通。”

    說罷,愛面子的吳超越還又補充了一句,“不過化學、機械和天文地理這些科目,我還算有點自信,那怕是到了洋人的皇家科學院裏也不怯場。”——吳超越這話還真不是吹牛,單就吳超越一直藏在心裏苦味酸祕密一旦拋出來,就足以讓所有的西方國家瘋狂。此外還有硝酸甘油加硅藻土做成的安全炸藥,也絕對可以讓吳超越在科學史上留下名字。

    李鴻章臉上的驚喜神情消失了,心裏也給吳超越加上了一條愛吹牛皮的評語,失望之下,李鴻章再次拱手,說道:“想不到吳公子對西洋學科如此精通,在下佩服,但時間不早了,在下還有些事,先告辭了,待改日有機會再向吳公子討教。”

    早就看出李鴻章對自己不是很待見,吳超越也沒勉強,只是拱手還禮,道:“少荃兄請便,今天的事多謝少荃兄了,改日小弟一定到少荃兄府上登門道謝。”

    李鴻章含笑點頭,客套着與吳超越告辭,走遠了之後,李鴻章還忍不住在心裏冷哼道:“物理化學,天文地理,醫學數學生物學,這些西方學科什麼都懂?纔多大點年紀就敢吹這樣的牛,你要是真的什麼都懂點,那恩師給我天縱奇才的評語,就該讓給你……,等等!”

    自言自語到這,李鴻章突然全身一震,下意識的回頭去看吳超越,心中驚叫道:“不對啊?他怎麼知道我號少荃?剛纔我沒說過啊?”

    吳超越當然不知道他隨口的一句話已經讓李鴻章徹底改變了對他的印象,在兵部門口只是耐心等候吳健彰報完到出來,但是足足等了大半個時辰後,吳健彰雖然總算是重新出現在吳超越面前,卻吩咐道:“孫兒,隨便給我留幾個人就行了,其他的人你帶着住到廣東會館去,辦完了事我到那裏去找你。”

    “爺爺,你的事還沒辦完?”吳超越趕緊問道。

    吳健彰點點頭,神情有些複雜的說道:“剛纔兵部的右侍郎曾大人接見了我,說是要帶我去軍機處拜見各位中堂大人,商議和洋人談判的事。還說如果我的福分到了,說不定還能見到皇上。”

    現在這個情況下,見到咸豐未必就是什麼好事,這點吳超越非常明白,但吳超越也沒其他辦法,只能是低聲叮囑道:“爺爺,不管能不能見到皇上,在軍機處裏,你的話千萬不能說死,只能說盡力而爲,不然的話,麻煩只會更大。”

    “這個不用你教,爺爺好歹當了幾年的官,知道這個道理。”吳健彰嘆了口氣,然後也是叮囑道:“到了廣東會館就住在這裏,別四處亂跑,也別動不動亮你的洋槍。”

    吳超越答應,叮囑了吳健彰要讓僕人準備好點心吃食預防萬一,然後按照吳健彰的吩咐,留下了幾個隨從給吳健彰使喚,又向剛纔塞金子的門子打聽到了廣東會館所在,吳超越便帶着餘下的隨從重新出了崇文門,一路尋到現在龍潭公園旁邊的廣東會館,在會館裏租了幾個房間安歇,也將就着在會館裏吃飯。然而就在吃飯的時候,卻有人來到廣東會館門前,點名道姓的要和吳超越見面。

    剛到京城就有人點名要見自己,吳超越一度還以爲是剛認識的李鴻章,還歡天喜地的親自迎出門去,結果卻發現來人是一個從沒見過的三十多歲的男子,吳超越疑惑問起來人姓名時,那人拱手答道:“不才宋晉,翰林院六品編修,吳公子,久仰大名了。”

    一聽是李鴻章的同事,吳超越倒也沒有怠慢,慌忙把宋晉請到會館中設酒款待,然後又小心問起宋晉的來意,宋晉也沒客氣,直接說道:“吳公子,我是替同年來向你賠罪的。今天你進崇文門時,與稅吏發生衝突,巡街御史、也就是我那個同年範會一時不明就裏,言語中對你多有冒犯,事後他非常後悔,還望你千萬恕罪。範兄說了,改日他還要做東向你當面賠罪,就是怕你不肯賞臉,所以就請我先來道聲罪,別計較他的失察之過。”

    “多大點事?”吳超越一聽笑了,說道:“宋兄請放心,那種雞毛蒜皮的小事,我絕不會放在心上,你那位範年兄也用不着擺什麼酒,約個時間地點,我請你們吃飯,大家交個朋友。”

    宋晉一聽大喜,忙向吳超越連連道謝,又十分客氣的一再舉杯向吳超越敬酒,沒口子只是替那個巡街御史說好話,也不斷誇讚吳超越的護送祖父進京的孝行,吳超越雖然覺得這事有些唐突,但也沒有怎麼猜疑,只是與宋晉酒到杯乾,交談還算愉快。

    酒至近醉時,天色已然全黑,吳健彰始終沒有回來,宋晉也沒有任何打算告辭離開的意思,出於禮貌,吳超越便邀請宋晉在廣東會館留宿,宋晉爽朗的一口答應,不過再當吳超越叫下人去給宋晉開房時,宋晉卻揮手阻止,搖頭晃腦的對吳超越說道:“吳公子,你我一見投緣,酒也還沒有盡興,不如我們再叫一些酒菜到你房中痛飲,喝個一醉方休。”

    如果換成了以前那個吳超越,肯定就是一口就答應了,然而現在的吳超越卻必須時刻保持清醒頭腦,以便給買辦爺爺當參謀出主意,所以吳超越開口就想謝絕,那曾想宋晉卻搶先拋出一塊碎銀子叫酒叫菜,還叫小二直接送到吳超越的房中。吳超越無可奈何,只好同意,同時吳超越的心裏也終於起了一點疑心,暗道:“不對啊?這個宋晉,怎麼好象要故意把我灌醉一樣?”

    畢竟是在國企裏混過,心裏起了疑,吳超越便生出了許多警惕,與宋晉回房繼續痛飲時,吳超越不但把吳大賽留在了房裏侍侯,還搖頭晃腦的裝出了前言不搭後語的酒醉模樣。結果也不出吳超越所料,之前還在說一些京城閒聞趣事的宋晉果然逐漸轉移了話題,扯到吳健彰這次進京和洋人談判的事上,故做隨意的說道:“吳兄弟,聽說吳道臺這次奉旨進京,是來幫着欽差大人和洋人談判的,是真的嗎?”

    “果然來了。”吳超越心中冷哼,腦袋卻搖晃着含糊說道:“當然是真的,不然我爺爺來京城幹什麼?”

    “朝廷這次真是選對了人啊!”宋晉大聲感慨,晃着腦袋說道:“從澳門到廣州,再從廣州到上海,幾十年的光陰,吳道臺一直就是和洋人打交道,都不知道認識了多少洋人朋友,朝廷這次把吳道臺召進京和洋人談判,真是找對了人,選對了人啊!”

    “那是當然。”爲了試探宋晉的真正用意,吳超越故意順着他的話說,一邊給宋晉斟酒故意滿出杯外,裝出已經醉得不輕的模樣,一邊口齒不清的說道:“我……,我爺爺不但,不但認識的洋人多,還認識許多洋人裏的大人物,什麼東印度公司的股東,英吉利國的領事,比利時國的領事,美國領事祁理蘊,還和我爺爺是莫逆之交,我在租界就住他家的隔壁……。哦,對了,就連這次來大沽口的洋人艦隊的談判代表,布……,布什麼來着,反正就是法國公使,他和我爺爺也是好朋友,鐵哥們……。”

    舌頭牙齒打着絆的說到這裏,吳超越已然醉得都已經爬在了桌上,在房裏侍侯的吳大賽趕緊過來攙扶,卻捱了吳超越的罵,“滾,我沒醉,我和宋大人一見如故,我還要和他再喝三壺,再喝十壺……。”

    宋晉的城府極深,臉上仍然還是一幅醉醺醺的表情,只有眼中偶爾閃過一些異樣色彩,同樣口齒不清的向吳超越說道:“那……,那吳兄弟,吳道臺這次進京前,應該早就在上海租界和洋人領事商量好該怎麼談了吧?”

    “你問這個幹什麼?”吳超越不再一味的裝傻,警惕的反問,也大概猜出了宋晉的真正來意。

    “隨便問問。”宋晉一揮手,搖頭晃腦的笑道:“吳道臺和洋人的關係這麼好,出發的地方又是洋人領事扎堆的上海,說洋人事先沒找吳道臺商量談判的事,我可不信。”

    “原來如此,是來刺探情報的,想找我爺爺和洋人私下勾結的證據。”

    心中得出定論,吳超越臉上卻笑着否認,醉醺醺的搖頭說沒這事,宋晉大笑,道:“吳兄弟,你我一見如故,這樣的事還用得着瞞我?說,有沒有?有沒有?”

    “沒有,當然沒有。”吳超越繼續笑着否認,先是手顫抖着給宋晉和自己滿上酒杯,然後又笑着說道:“不過宋兄你放心,這次差事辦完了,我爺爺怎麼都得升上一級半品的,到時候我請你去上海租界喝酒,再在租界給你找幾個洋女人,咱們一邊玩洋女人,一邊……,一邊喝……。”

    說到這裏,吳超越捂住了嘴巴,彎着腰就衝出了房間去找地方嘔吐,吳大賽也趕緊跟了出去侍侯,留下宋晉一個人在房中盤算,暗道:“想不到這個紈絝的嘴巴還挺緊,不行,還得繼續套話,想要幫恩師脫罪,就只能從這個紈絝身上拿到吳健彰和洋人暗中勾結的鐵證!”

    很是過了一段時間,吳超越纔在吳大賽的攙扶下跌跌撞撞的回來,大聲嚷嚷着要和宋晉繼續再喝,宋晉求之不得,與吳超越酒到杯乾,很是又喝了不少,期間宋晉又幾次提起吳健彰和洋人談判的事,吳超越則是得意洋洋的自吹自擂,言語中盡是暗示吳健彰事前與洋人有聯絡有交易,宋晉聽了暗喜,默默記住,最後吳超越不勝酒力,再次在房中當場嘔吐,宋晉這才停止灌酒,與吳超越同塌抵足而眠。

    天色微明時,宋晉忽然發現有人在低聲呼喚吳超越,趕緊繼續裝睡,同時小心睜開一點眼睛觀察情況,發現是昨天晚上的吳大賽正在搖晃呼喚吳超越。而吳超越卻醉得厲害,過了許久才迷迷糊糊的醒來,口齒不清的問道:“什麼事?”

    “法國公使布爾布隆先生派人送來了一道書信。”吳大賽把一道書信遞到了吳超越的面前,低聲說道:“來人交代,讓老爺看完後立即燒燬!”

    “知道了。”吳超越接過書信,順手往被窩裏一塞,聲音含糊的吩咐道:“出去吧,早飯別叫我了。”

    吳大賽唱諾,輕手輕腳的退出了房間,還順手關上了房門,宋晉則是心中大喜,耐心等到吳超越的鼾聲再起,又默默數了上百次鼾聲以確認吳超越已經睡熟,宋晉這才輕手輕腳的掀開被子,拿到了剛送來的那道書信,粗略看了一眼發現書信被火漆密封着,宋晉稍一思索,馬上就把書信塞進了懷裏,然後悄悄的溜出了房間…………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