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二十五章 禍水外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二十五章 禍水外引字體大小: A+
     

    下面該回過頭來看看翁心存父子和袁祖悳這邊的情況了,遠遠看到西方各國的軍艦和武裝商船在黃浦江上一字排開,打開炮窗推出火炮,把黑洞洞的炮口對準上海城東門,連火炮都沒怎麼見過的翁心存和翁同龢父子竟然還不明白這代表着什麼,還是旁邊稍微吃過見過的袁祖悳最先反應過來,驚叫道:“洋人把洋炮推出來幹什麼?難道他們要攻打上海城?”

    “洋人要打上海城?”翁心存和翁同龢都覺得有些難以置信,翁同龢還憤怒說道:“洋人爲什麼要打上海城?上海軍民百姓何罪之有?他們憑什麼要打上海?”

    還是聽到洋人軍艦上傳來的鳴槍警告聲,翁家父子和袁祖悳才終於明白洋人這次是來真的,然後袁祖悳象只受驚的兔子一樣,一個箭步就衝向了下城臺階;翁心存嚇得雙腿發軟,連站都無法站穩;翁同龢則是象殺豬一樣的慘叫,“洋人要開炮了!快快快!快關城門!快去叫人來守城,守城!要打仗了!要打仗了!”

    城門沒辦法馬上關上了,因爲受驚的百姓已經迅速的擠滿了進城甬道,城門兵也早早就抱着腦袋逃向了城裏,而再到幾個戈什哈把翁心存扶到下城臺階上時,城裏也已經是一片大亂,亂糟糟的人羣堵住了翁心存父子的逃命道路,還趕都趕不開,驅都驅不散。翁心存父子無奈,也只好是儘量背靠城牆,在臺階上不斷的瑟瑟發抖,心裏不斷禱告上天保佑,千萬別讓洋人的炮彈打中了自己。

    等了許久都沒再聽到槍聲和炮聲,血色才重新回到翁心存和翁同龢的臉上,再聽說城門已經被關上後,翁心存和翁同龢這才驚魂稍定,又小心翼翼的重新回到城上查看情況,也親眼看到了已經重獲自由的吳家祖孫被一大羣洋人包圍的畫面。再然後,翁同龢馬上又憤怒吼叫道:“賣國賊!漢奸!吳健彰和吳超越祖孫是賣國求榮的漢奸!他們這是在勾結洋人攻打上海城,他們這是在做吳三桂第二!”

    “想不到吳健彰狗賊敢這麼做!”翁心存也咬牙切齒的說道:“老夫要參他!參他!請皇上降旨,把他滿門抄斬!誅滅九族!”

    這時,此前扔下欽差大人搶先逃命的袁祖悳也畏畏縮縮的重新來回到城牆上,看到死對頭吳家祖孫被一大羣洋人洋兵包圍保護,袁祖悳的臉色又變成了蒼白色,忙向翁心存說道:“欽差大人,吳健彰祖孫勾結洋人攻打上海,你要向朝廷奏明實情,向朝廷奏明實情啊!”

    先兇狠的瞪了袁祖悳一眼,翁心存這才問道:“上海城裏有多少守軍?周邊有多少軍隊可以調動?什麼時候能趕到上海增援?”

    “這……。”

    對軍事一竅不通的袁祖悳傻眼,根本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但還好,旁邊的其他人又驚叫說洋人過來了,替袁祖悳解了圍,也讓翁心存父子趕緊又扭頭去看城外,見果然有幾個西服革履的洋人在一羣西方士兵的簇擁下,正在向着城門這邊走來,走在最前面的一個則是至今還沒弄掉鐐銬的吳超越,翁心存父子心中也不由爲之大奇,不明白已經被洋人救出囚車的吳超越爲什麼還要冒險靠近城牆。

    在馬丁神父的幫助下,鐐銬在身的吳超越花了不少力氣才走到淤塞嚴重的護城河旁邊,其他的洋人和西方士兵則在後方數十米外等候,吳超越提高聲音,衝着城牆上大喊道:“城上的人聽着,去告訴欽差翁心存,就說我有話要對他說,叫他出來答話。”

    城上沒人吭聲,全都把目光看向躲在箭垛後的翁心存,翁心存猶豫着不肯說話,而吳超越則又大聲喊道:“城上的弟兄,煩勞你們去告訴欽差翁大人,就說我吳超越代表我爺爺,來和他說幾句話,說清楚洋人爲什麼要來救我們的原因和道理!他是欽差大臣,奉聖旨來抓我和我爺爺,現在洋人來救我們,他如果不出來和我們把話說明白,知道洋人爲什麼要救我們的原因,我看他怎麼向朝廷交代!怎麼向當今萬歲交代!”

    翁心存還是不吭聲,眼珠子亂轉着心裏不斷盤算,吳超越冒着城上守軍開槍放箭的危險等了許久都不見動靜,心裏也有一些焦急,乾脆就破口大罵道:“翁心存,你這個辜恩負職、膽小如鼠的老不羞!現在上海城裏的大清官員就數你官最大,品級最高,洋人兵臨城下,大炮對準上海城,我主動來告訴你洋人爲什麼要這麼做的原因,你連站都不站不敢出來和我說話,還算個卵的朝廷官員?你以爲你當縮頭烏龜躲着不露面就沒事了?將來你回了京城後,皇上問你洋人的軍艦爲什麼要開進黃浦江,我看你怎麼回答?!”

    考慮到吳超越的話也有點道理,爲了將來回京後對咸豐有個交代,翁心存還是低聲向兒子翁同龢吩咐了幾句,讓他出面和吳超越交涉。翁同龢雖不樂意,但也不敢違背父命,只能是硬着頭皮站了出來,衝着吳超越大聲說道:“姓吳的,你這個賣國求榮的狗漢奸,沒資格和我父親說話,有什麼事對我說!”

    “翁同龢!”吳超越回罵道:“你這個道貌岸然、口是心非的僞君子,更沒資格和我說話,叫你爹滾出來,有什麼事我只對他說!”

    “卑鄙小人,我父親不見你!”翁同龢大聲說道:“你有話就說,有屁就放,不然我也要走了!”

    考慮到把那些外交照會拿給翁同龢也一樣,吳超越便也沒有堅持直接見到翁心存,只是大聲說道:“那好,我也懶得和你這個僞君子廢話,你出城來,我把我爺爺寫給朝廷的奏章交給你,奏章上把什麼都說得很清楚,你和你爹看了就明白了。”

    翁同龢那有膽子出城,馬上就斷然拒絕道:“不行!我出城的時候,你這個狗漢奸乘機帶着洋人衝進來怎麼辦?”

    “那你用繩子放下一個提籃,我把奏章放在籃子裏,你拉上去看!”吳超越主動給翁同龢出了一個好主意。

    覺得主意不錯,翁同龢便讓人拿來繩子和提籃,拴好提籃放下城,吳超越見了大喜,想趕緊上前去把那些外交照會放進籃子裏,無奈身上鐐銬沒有鑰匙無法打開,行動十分不便,好在攙扶吳超越過來的馬丁神父既講義氣又有勇氣,替吳超越捧了那疊用布包裹着的外交照會冒險上前,把各國公使和領事放進了提籃中,翁同龢不知是計,待守軍士兵把提籃給拽上了城牆後,還親手把那個布包雙手呈到了翁心存面前。

    再然後,大概看了一下那些同時用中外文字寫成的各國外交照會,翁心存和翁同龢父子就一起傻了眼睛了,然後翁心存連躲都不敢躲了,直接就探出頭來衝吳超越質問道:“吳超越,你不是說替你爺爺遞交奏章麼?怎麼送上來的,全是西洋各國公使領事寫給我們大清朝廷的書信?”

    “翁大人,我爺爺戴着鐐銬暫時還沒辦法寫奏章,他的奏章你得等一兩天,現在請你順便幫個忙。”吳超越笑嘻嘻的大聲回答道:“我爺爺的頂帶被你拿下了,現在上海城裏就是你的官最大,還是欽差大臣,所以西方各國的這些外交照會,就請你轉遞給朝廷和萬歲了。”

    “老夫不遞!”翁心存嚇得魂飛魄散,趕緊舉着那些照會喊叫道:“把這些洋人的什麼照會拿回去,老夫是查案欽差,不是五口通商大臣,這些什麼照會不歸老夫管!你拿回去,馬上拿回去!”

    吳超越傻了纔會把這些燙手山藥又拿回來,一邊回頭離開,一邊大聲說道:“翁大人,用不着客氣,就請你辛苦一下,派六百里加急送到京裏,交給朝廷和皇上,我就先走了。哦,還有,你放心,洋人的軍艦開進黃浦江只是爲了準備着保護租界安全,不會真的打上海。但你如果不替洋人把這些外交照會呈遞給朝廷,洋人的這些軍艦還會做些什麼,我就不敢保證了。”

    說罷,戴着鐐銬的吳超越壓根不理翁心存的一再呼喚,徑直揚長而去,而已經得到過吳超越指點的布爾布隆和阿禮國等公使領事則大步上前,或是直接用生硬漢語大聲說話,或是讓通譯代爲轉達,全都要求翁心存這個欽差大臣替他們向滿清朝廷遞交照會,並揚言說翁心存如果不肯照辦,他們就要把軍艦開到江寧城下,開到天津大沽口,直接向兩江總督和滿清朝廷追問翁心存的故意扣留照會之罪!——這點自然是出自吳超越的指點,不把這口大黑鍋硬扣到翁心存和翁同龢的頭上,難消吳超越的心頭之恨。

    其實嚴格來說,這一次西方諸國公使領事集體提交的外交照會絕對不算苛刻,除了抗議滿清朝廷逮捕吳家祖孫和要求滿清朝廷承認吳家祖孫無罪是粗暴干涉滿清內政外,但是要求與滿清朝廷建立一條暢通快捷的外交聯絡渠道,還有要求就建立現代化工廠、傳教和洋人自由進出港口城市展開談判,實際上卻是十分正常的合理要求,只要處置得好,於滿清朝廷不但絲毫無害,相反還可以起到引入外資和西方先進技術的作用,對滿清朝廷的利遠大於害。

    引入外資發展經濟,學習西方先進技術發展生產力,現代人都知道是求之不得的大好事,然而對於愚蠢無知又固步自封的滿清朝廷來說,這樣的事卻無異於是離經叛道和賣國求榮——誰敢提起誰就得腦袋落地!所以拿着吳超越耍賴硬塞過來的各國照會,再聽到了西方諸國公使領事的恐嚇威逼,雙手瑟瑟發抖的翁心存在天旋地轉之餘,眼前突然一黑,竟然一屁股直接摔坐在了城牆上。

    “父親,父親!”

    翁同龢趕緊來攙扶翁心存,翁心存卻一把推開了兒子,繼而老淚縱橫道:“完了!這下該怎麼辦?這下該這麼辦?老夫如果真的把洋人的這些什麼照會送到朝廷裏,皇上還不得大發雷霆,還不得把火氣全撒到老夫頭上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