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龍後裔 » 番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龍後裔 - 番外字體大小: A+
     

    番外

    看着這黑壓壓的一片人頭,蕭靖只是一笑置之。他前進的步伐並沒有因爲人羣擁擠而停下。

    只見他每前進一步,擋在他前方的人似乎都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給撥開,而蕭靖便從這條撥開的縫中穿過。

    這是對風系法則的一種運用,用柔和的風之力撥開人羣,然後蕭靖從容穿過。

    只是更讓人費解的是,蕭靖如此穿梭於人羣之中,居然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即使是被蕭靖擦肩而過的人羣也絲毫沒有注意到蕭靖的存在。

    以蕭靖如今的修爲,只要願意,他可以變成萬人矚目的焦點,同樣,他也可以讓普通人忽略他的存在。

    很快,蕭靖來到了人羣的最前方,站在這裏的人實力都相對稍高,就連先天的都有不少。而且,這些先天中,看容貌大多是一些青年甚至少年。

    只是略略一想,蕭靖便明白了,這些人應該都是來參加青衣劍派招收弟子選拔的。

    太陽漸漸升起,青衣劍派得人也列着整齊隊伍從山上下來。接着,他們按照人員職位等級落座或是站立,當然,這些人無一列外,全都身着青色長衫,這是青衣劍派的統一服飾。

    原本嘈雜的聲音頓時停歇,而最前方那些打算競爭弟子名額的青年們更是雙眼中亮起了希翼的光芒。

    這個時候,青衣劍派的一個主事人站了出來,這是一個鬚髮花白的老者,老者首先自我介紹了一番。

    他是青衣劍派的長老,同時也是留守在青衣城的主事人,名叫夏元。

    接着,高聲歌頌了一番青衣劍派的豐功偉績,接着宣佈這次的選拔弟子活動開始。

    規則很簡單,青衣劍派招收二十個弟子,凡年齡在二十以下,修爲在武者六階以上都可以參加選拔。

    選拔第一項測試靈魂修爲,因爲青衣劍派是一個修仙門派,對靈魂是有一定要求的,這個要求便是靈魂修爲至少不可以比身體修爲低!

    第二項測試的是戰鬥力,非常直接的測試方法,直接擂臺比試!

    在這名主事人說完規則的時候,便朝後方的座位走去。只是,就在他懂得時候,一枚溫潤的令牌不經意間露了出來。

    蕭靖雙眼圓瞪!那令牌他認識,不,準確的說應該是他身上便有着這麼一枚令牌。

    收下令牌的時候,蕭靖只以爲青衣劍派是個小門派,而派內的長老嘛,也就是個空頭銜。可是這會兒,蕭靖終於知道他完全想錯了,一個門派能有分支,那必定是個大門派,而派內的長老能夠擔任分支的負責人,那麼長老的職位和權限一定很高!

    在夏元長老講完後,弟子選拔便正式開始了。

    一個個附和要求的青年們紛紛涌至報名點,蕭靖也跟了過去,報了名。

    接着是一個身穿青衣的青衣劍派弟子手持水晶球走到了一處空地,所有報了名的被有序的排成隊伍,等待第一輪的靈魂強度測試。

    已經有少年接受測試,這時候,那個叫夏元的長老又開口了,只聽他道:“這是專門測試靈魂強度的水晶球,球內光芒越明亮,靈魂強度便越高,當然,你們可以放心施展,這個水晶球最高能夠承受初入丹道高手的靈魂之力。”

    蕭靖在一旁靜靜的看着,他感覺着靈魂強度測試居然有點像西方魔法世界中的精神力測試,同樣都是將手放在水晶球上,然後觀察水晶球的變化,水晶球越明亮,靈魂強度便越高。

    一個約莫十五六歲的少年有些怯懦的走到水晶球前,只見他很沒底氣的將手放到水晶球上,很快,球亮了,很柔和的白光,不算耀眼。

    “靈魂強度後天巔峯,自身修爲後天巔峯,二者持平,通過!”隨着宣佈聲響起,這個少年頓時歡快的跳了起來。

    接下來測試的是一個稍胖的少年。

    “靈魂強度武者八階,自身修爲武者九階,淘汰!”

    接下來的測試連着淘汰了十多個,而蕭靖也是看的眉頭直皺,他一直認爲靈魂修爲會和身體修爲一般都是持平,很少會有人靈魂修爲趕不上身體修爲或是超過身體修爲的,感情他一直想錯了。

    靈魂一直是最難修煉的地方,而一般修者所謂的瓶頸,壁障什麼的,大多都是靈魂修爲趕不上身體修爲而造成的暫時無法突破!

    測試了百多個少年,通過的也才寥寥十多個,終於,輪到蕭靖測試了。

    “把你的手放到水晶球上。”測試員溫和的聲音響起。

    蕭靖依言而動,只是他留了個心眼,沒有暴露完全的實力,只將靈魂之力控制在先天前期巔峯這個樣子。

    對普通修者來說,控制靈魂之力簡直就是不可能,可是這對修煉了凝神訣的蕭靖來說卻是太簡單了。

    水晶球亮了,非常明亮的光芒,甚至都有些刺眼了!

    周圍頓時傳來了一些些驚歎聲!

    “靈魂修爲先天前期巔峯,身體修爲初入先天,通過。”

    蕭靖只是淡淡一笑,沒有顯示太多的興奮,可是觀衆們和其他一些參選的少年少女們卻炸開了鍋!

    “天哪,他居然是先天!”

    “…………”

    一道道驚詫的聲音傳來,也難怪,不滿二十歲的先天強者,那修煉天賦太讓人嫉妒了。

    不過也有幾道身影撇撇嘴,似乎對蕭靖頗爲不屑,不過這一切蕭靖卻是懶得計較的。

    畢竟,蕭靖的真實修爲早就已經達到了先天巔峯,靈魂修爲更是恐怖的達到了金丹中期!也就是說他不屑和這一幫小毛孩計較,雖然他自己也沒多大……

    很快,已經測了二百多號人了,通過的人數也達到了五十多個,當然,這其中大多都是靈魂修爲和身體修爲持平的,靈魂修爲能夠超越自身修爲的非常少。

    這會兒正在測試的是一個十**歲的少年,此少年面白脣紅,只是紅脣稍稍薄了些,讓他看上去有些刻薄的感覺。

    他的手放上水晶球的同時,還挑釁的看了蕭靖一眼!

    接着,水晶球猛然綻放出熾烈的光芒!明亮的白光照的觀衆們幾乎睜不開眼睛!

    不光看客們驚詫的,就連手握水晶球的考官也驚詫了!

    “靈魂修爲先天巔峯,自身修爲先天前期,通過!”

    一波又一波的驚呼聲響起,一時間這麼少年的風頭無二!

    蕭靖再次邁上了一個人的旅程,當然,小虎小豹依舊跟在他的身旁,離別的愁緒似乎也影響着兩隻機關獸,一路上他們竟沒有發出一絲聲音。

    一輛裝滿稻草的牛車上,蕭靖雙手放在腦後悠閒的躺着,他的嘴裏甚至還不時哼起小曲。

    小虎和小豹一左一右躺在蕭靖旁邊,此時小豹一臉的睡眼惺忪,而小虎則是愜意的舔着它的虎爪子。

    至於牛車駛往哪裏,那就不時蕭靖所關心的了。憑他如今的修爲,再加上小虎小豹兩隻強悍的機關獸,又有哪裏是他去不得的呢?

    趕車的是一個老漢,此時老漢根本就不知道他的牛車上已經多了三個不速之客。

    估摸着,蕭靖和小虎小豹在牛車上躺了半日,日頭西斜,蕭靖漸漸聽到了一些嘈雜的人聲,應該是快要到一個人口相對密集的城市了。

    蕭靖眼底閃過一絲精光,接着他悄無聲息的跳下了牛車,帶着小虎小豹朝着不遠處的城池走去。

    趕車的老漢對此依舊一無所覺。

    還沒進城,便有稀稀疏疏的行人和蕭靖相對而過,蕭靖稍稍觀察了一下,頓時發現,這些人大多都是武者,而且實力相對還不弱,**階武者比比皆是,就連後天巔峯的武者,蕭靖一路上也遇到了兩個。

    蕭靖和小虎小豹行進的速度不快,足足走了有一刻多鐘纔到城牆下,城門正上方寫了三個大字,青衣城。

    看到青衣城三個大字,蕭靖第一時間想到的便是青衣劍派。

    守城的是兩個彪形大漢,他們穿着鎧甲,筆直的站在城門口守衛。對於蕭靖入城,他們只是稍稍的瞟了一眼便不再關注,倒是一身血色皮毛的小虎小豹惹得二人觀望了半晌。

    入城後,蕭靖才知道,原來還真被他給猜中了,這青衣城便是青衣劍派管轄的一個城池,而且青衣劍派的一個支脈便設在這青衣城內!

    因爲青衣劍派的原因,這個青衣城的城民非常崇尚武道,對於強者更是推崇備至。

    蕭靖收斂了一身先天巔峯的修爲,原本他是不會惹人注目的。可是偏偏小虎和小豹一身血色的皮毛太惹眼,再加上虎豹類魔獸通常階位都不低,於是乎一路上蕭靖自然而然的成了衆人關注的焦點,當然,這些關注中隱隱還帶着敬畏,畢竟強者在這種崇尚武道的地方是越加受人尊敬的。

    對此,蕭靖倒也不是很在意,他隨意找了間酒店坐下,剛踏進店裏,店小二看到蕭靖身旁的小虎和小豹後,對蕭靖頓時熱情無比。

    原本嘈雜的酒店,在蕭靖進入的一瞬間便安靜了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齊齊射向小虎小豹!

    沒辦法,小虎小豹是在是太扎眼了。

    只是片刻,酒店內又恢復了嘈雜,所有人接着談論他們感興趣的話題。

    蕭靖簡單的點了兩樣小菜,便找了個靠窗戶的座位坐下。

    酒店裏往往是最容易聽到信息的地方,這也是蕭靖一入城就找個酒店吃飯的原因。

    在蕭靖不遠處的一桌食客正在大聲的談論着。

    “哎,青衣劍派在五日後公開招募弟子,你們聽說了沒?”

    “切,這麼大的事,誰不知道啊。只可惜啊,人家只招募二十歲以下的青年,若是我等再年輕個二十歲,倒是可以去試試。”

    蕭靖聽得眉梢一挑,青衣劍派招募弟子,有意思。

    蕭靖思量着,反正眼下也沒個去處,不如去青衣劍派見識見識,畢竟是仙家門派,說不定能有什麼意外收穫呢。

    草草吃了些東西,蕭靖便在這家酒店的客房住下了。

    距離青衣劍派公開招募弟子還有五天,這五天的時間,蕭靖打算用來修煉。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客房內,蕭靖卻沒有睡覺,而是靜靜盤坐在牀上修煉着凝神訣。

    蕭靖修煉凝神訣三個多月,雖然沒和別人交過手,但是他有自信,一般的初入丹道高手在他手中絕對走不過一合之力!當然,金丹中期或是金丹後期的高手他就沒什麼把握了。畢竟他只是靈魂厲害一點,而自身的修爲才先天巔峯而已。

    夜深人靜的時候,蕭靖依舊在修煉凝神訣,如今凝神訣的修煉幾乎完全取代了睡眠。三個月的修煉,如今蕭靖已經突破了凝神訣的第一階段形。也就是說他如今已經能用靈魂之力模擬任何形狀。

    而他現在所修煉的便是凝神訣第二階段壓縮!

    如今的蕭靖能夠將靈魂之力兩倍壓縮!也就是說十個立方的靈魂之力,蕭靖能夠將之壓縮成五個立方,兩倍壓縮後的靈魂之力,無論是攻擊力或是防禦力都不是沒有壓縮的靈魂之力能夠比擬的!

    清晨,蕭靖退出了凝神訣的修煉,這一夜得修煉,他只感覺到靈魂之力稍稍有些增長,當然,距離三倍壓縮靈魂還遠得很。

    白天的時間,除了吃飯以外,蕭靖全都將自己關在屋內,演練古武二十四式!

    好在這時上等客房,房內空間極大,倒也不用擔心會束手束腳。

    這古武二十四式,隨着蕭靖對法則領悟的越深,越是覺得其深不可測!如今蕭靖早已不再重視那二十四個招式,他現在注重的是形、意和法則!

    一個怪異無比的姿勢被蕭靖擺了出來,這個姿勢不論從哪個方位看都難受無比,可是蕭靖臉上卻一臉恬淡的笑容,彷彿這個姿勢及其享受一般。

    屋內,門窗都是關着的,可是隨着蕭靖修煉,屋內卻起了徐徐清風,清風圍繞着蕭靖演練的步伐,時起時落,時快時緩。

    這風便是風之法則的一種外露,只要蕭靖願意,這種讓人舒泰的威風隨時可以變成吞噬性命的狂風!

    在修煉中,五天時間過得飛快,似乎只是眨眼功夫,如今蕭靖的修爲已經無限接近丹道,最多一年他必定能夠突破先天巔峯達到丹道。

    換句話說也就是蕭靖子在一年內隨時都有突破的可能!只是蕭靖卻覺得一年太長了……

    第六日清晨,青衣城呈現了一幕萬人空巷的奇景!

    各處街道上無不擠滿了行走的人羣,而且更奇怪的是人羣行徑的方向出奇的統一!全都是往着青衣城城西的一片空曠之處走去。

    城西的空曠地帶正是青衣劍派的外圍地區,若是往常,這裏根本就是普通行人的禁區,只是今日,因爲要公開招募弟子,所以這裏纔對外開放!

    此時,距離公開招募時見還有一個多小時,招募地點便已經人山人海。

    看着這黑壓壓的一片人頭,蕭靖只是一笑置之。他前進的步伐並沒有因爲人羣擁擠而停下。

    只見他每前進一步,擋在他前方的人似乎都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給撥開,而蕭靖便從這條撥開的縫中穿過。

    那就是蕭靖似乎有些朝着酒鬼的方向發展了,現在的蕭靖幾乎是無酒不歡!

    不光是蕭靖,就連小虎小豹也都被李木匠“寵”成了酒鬼機關獸……

    轉眼,三個多月過去了。

    這三個月,蕭靖收貨甚豐,首先,他自身的實力已經達到了先天極限,再接着是他的靈魂修爲達到了金丹中期,而靈魂強度更是可以媲美金丹後期。

    當然,李木匠也可以說是收貨不菲,在蕭靖的指導下,如今他已經能夠輕鬆製作出後天巔峯修爲的機關獸!

    又一天清晨,蕭靖像李木匠辭行。李木匠沉默了,他一路將蕭靖送到木頭鎮十里之外。

    一路上,李木匠只是靜靜的走在蕭靖旁邊相送,沒有說一句話。

    “李大哥,就送到這兒吧。”蕭靖停下腳步說道。

    李木匠也停下了腳步,沉默了半晌後,他終於擡頭。此時他的眼底流露出濃濃的不捨,那是一種對知己的不捨。

    “也罷,天下無不散之宴席,你我相遇一場,我就再送你幾件東西傍身。”說罷,李木匠手一翻,頓時,兩件小巧的物品頓時出現在他掌心。

    這兩件物品分別是一枚小巧的令牌,和一柄精緻異常的小巧彎刀。

    “李大哥,這是?”蕭靖看着李木匠遞過來的令牌和彎刀問道。

    “這令牌是青衣劍派的長老令牌,若是你日後遇到什麼難處可以憑着令牌去青衣劍派尋求庇護。這柄彎刀是我年輕時候使用的武器,是一件中品靈器。如今我早已不問世事,也用不到這件武器了,我看你似乎慣用彎刀,這柄刀便贈於你吧。”說完,李木匠將兩件物品塞入蕭靖手中。

    接着,李木匠轉身要走,蕭靖怔怔的出聲道:“李大哥……”

    一股濃濃的不捨情緒油然而生。

    李木匠擺擺手,沒有回頭,只是淡淡的說道:“世間險惡,切忌保護好自己,我等着你再來找我喝酒……”

    李木匠的聲音漸行漸遠,這一瞬間,爲了減少離別的傷感,李木匠竟使出了一種蕭靖看之不透的奇異身法。似乎李木匠每邁出一步,都能走出數十米遠,僅僅幾步,李木匠便出了蕭靖的視線範圍。

    蕭靖再次邁上了一個人的旅程,當然,小虎小豹依舊跟在他的身旁,離別的愁緒似乎也影響着兩隻機關獸,一路上他們竟沒有發出一絲聲音。

    (哎,劇情又卡住了……)

    蕭靖感激的笑了笑,隨後便自顧自的找了個安靜的地方參悟起了這《凝神訣》上的功法!

    一個僻靜的山谷內,蕭靖翻開了凝神訣第一頁。

    一種亙古滄桑的氣息頓時鋪面而來!

    日落月升,蕭靖就像**的旅者,完全沉浸在凝神訣的領悟之中。

    凝神訣主修靈魂,普通人即使他的修爲達到丹道,甚至更高的元嬰期,他的靈魂之力也就是僅僅能夠做到外放查探周圍信息,最多也就是能夠釋放些威壓來壓迫壓迫實力低一些的人。

    這樣說來,大部分修者的靈魂都不具備什麼攻擊力,而凝神訣中的功法則恰恰是講述了讓修者的靈魂具有攻擊力!

    直接攻擊對手的靈魂,讓對手防不慎防,這便是凝神訣的真諦!

    凝神訣修煉第一步便是控制靈魂!不僅要做到靈魂之力的收放自如,而且還要做到更精妙的控制。比如說控制靈魂之力外放後形成某種形狀,三角形,菱形,甚至是形成某種動物植物的形態。這便是鍛鍊修者對靈魂之力的精確控制能力!

    蕭靖簡單的看了一下凝神訣中所述的修煉方法,之後便按照這種方法開始修煉了起來。只是,這一修煉他才知道,原來控制靈魂之力改變形狀是如此艱難!

    簡單的控制靈魂之力外放或者收回,那是非常簡單的一件事,可是要控制靈魂之力在體外形成一種固定的形態那就艱難無比了!

    反覆的嘗試,一次次的失敗,終於在第三天傍晚,蕭靖成功的控制自己的靈魂之力在體外形成了一個長方形!而且以蕭靖現在的意志力也只能控制着這個長方形凝聚三十秒,三十秒過後,這長方形便會逐漸變得不規則,最後完全散亂。

    可是,雖然如此,蕭靖看着凝神訣時候的眼神依舊精光閃閃。

    看起來,他這三天似乎進步緩慢,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進步了多少!才僅僅三天,他的靈魂之力強度和凝聚力比之前便已經進步了很多。

    之前他的靈魂之力是丹道中的金丹初期,現在他的靈魂之力依舊是丹道初期,可是他的靈魂之力中的凝聚力和強度是很多丹道中期強者都趕不上的!

    也就是說,現在如果有那個金丹中期的強者來和蕭靖對拼靈魂的話,那還真不一定是蕭靖的對手!

    就這樣,蕭靖樂呵呵的朝着李木匠的住處走去。

    一陣飯菜的香味飄來,感情李木匠是剛剛做好飯菜準備吃晚飯了。

    李木匠看到蕭靖的身影,倒也不意外,直接添了雙碗筷便兀自坐下了。

    而蕭靖則是嘿嘿笑着連拉帶搶的奪過李木匠手中的小酒罈。

    和李木匠相處的這些天,蕭靖除了修煉進度快了一些以外,還染上了一些小毛病!

    那就是蕭靖似乎有些朝着酒鬼的方向發展了,現在的蕭靖幾乎是無酒不歡!

    不光是蕭靖,就連小虎小豹也都被李木匠“寵”成了酒鬼機關獸……

    終於,蕭靖畫完了最後一筆,就在他收筆的瞬間,融入天地之間的境界也瞬間脫離,似乎只有持筆作畫的時候,蕭靖才能達到那種飄渺的境界。

    只是,蕭靖收筆了,李木匠卻再次震撼了!

    白紙上畫了一個人,一個凌威四射卻又稍顯慵懶的男人。若是仔細觀察可以看出,畫上之人與李木匠有幾分相似,只是比李木匠看起來整潔和年輕一些。

    只是李木匠震驚的並不是蕭靖畫出了他年輕時候的樣子,他震驚的是蕭靖居然可以讓一副畫上的人具有氣勢,若是普普通通的氣勢倒也不會惹得他如此震驚,主要是這幅畫上具備的氣勢居然是蕭靖剛剛達到的那種融入天地空間時候釋放的氣勢!

    也就是說,如果誰天天待在這幅畫的氣場中,那說不定十年或是百年後,即使此人不修煉,也能自然而然的達到那種融入天地空間的境界!

    光是這一個特點,便讓這幅畫變得價值連城了起來!

    蕭靖一臉淡然的看着李木匠的驚詫,只聽他淡笑道:“李大哥,此畫如何?”

    “妙絕!妙絕!”李木匠連聲稱讚,“若是我沒看錯的話,在剛剛畫畫的過程中,你的靈魂之力應該在飛速的增長中吧。”

    蕭靖點頭。

    “果然絕妙,不知是哪位大能,居然想到這麼個方法來修煉靈魂。”李木匠感慨道,“怪不得你的靈魂之力和自身的實力相差這麼多,原來是有這等精妙的修煉靈魂之法。”

    李木匠似乎思考了片刻,接着他道:“也罷,你我也是有緣,再加上你小子的資質和心性都不錯,我就再送你一套靈魂修煉的功法!”

    接着李木匠手腕上突然出現一個古色古香的鐲子,只是稍稍一感應鐲子上的氣息,蕭靖便已然知道,這是一隻空間手鐲。

    李木匠從手鐲中取出一本色澤泛黃的古書,遞給蕭靖道:“這是我年輕時在外歷練中偶然得到的靈魂修煉心法,只是這套修煉心法對靈魂的要求頗高,其中之一就是靈魂境界必須比自身修爲高出至少一個層次!”

    而蕭靖剛好滿足這個條件,也剛好,蕭靖的脾氣正對李木匠的胃口,於是乎,李木匠將這本古書遞給蕭靖。

    蕭靖鄭重的接過古書,這本書名叫《凝神訣》。而古書封面上的凝神訣三個字不知是用什麼手法寫出來的,只要稍稍一看,便會有一種似乎整個人的靈魂都被這三個字吸引的感覺。

    接過古書後,蕭靖只是對着李木匠一拱手,沒有說太多感謝的話,相贈功法這份情義他記在心裏了。

    李木匠也淡笑着點點頭道:“我自身的條件根本不符合修煉這份功法的要求,只好便宜你小子了!”

    蕭靖感激的笑了笑,隨後便自顧自的找了個安靜的地方參悟起了這《凝神訣》上的功法!

    一個僻靜的山谷內,蕭靖翻開了凝神訣第一頁。

    一種亙古滄桑的氣息頓時鋪面而來!



    上一頁 ←  

    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
    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